莫问初阳(五)

东尽欢

翌日上班,莫峻言递给初阳几张照片:“把上面的字输入文档,把电子版发给我。”照片是放大过的,拍的是文件,上面密密麻麻全是字,莫峻言需要电子版。

初阳应下:“好。”

打字而已,没什么技术含量,但初阳开始输入时,发现里面全是专业术语,拗口难记,夹杂着许多生僻字,她只懂拼音输入法,对着生僻字连猜带蒙,若仍旧打不出来,就只好翻网络字典……如此这般,速度自然快不起来。

一个小时后,莫峻言站在她的办公桌前,面色阴沉:“怎么还没发给我?”

初阳抱歉:“还要等一会儿。”

莫峻言投来惊异的眼神:“你没弄完?”他的不满写在脸上,“还要弄多久?”

初阳看了看,她刚弄完一半:“大概还要一个小时。”

“就是说,干这点事你需要两个小时?”莫峻言一把抓起桌上的照片,喊一声,“Cici,过来。”Cici立即小跑上前,莫峻言把照片递过去,“马上把上面的字输入文档,发到我的邮箱里。”

Cici赶紧干活,十指在键盘上翻飞,啪啪的按键声响个不停,一刻钟后,她收工,道:“莫总,已经发到你的邮箱了。”

莫峻言盯着初阳,质问:“别人十几分钟可以搞定的事,你需要两个小时?”

初阳羞愧,可她的专长是摄影,为什么不叫她去拍照,P图也行。

“你进来。”莫峻言扔下这句话,转身就往办公室走。

怎么觉得他今天跟吃了火药似的?

初阳跟着他进了办公室。

莫峻言在办公桌后正襟危坐,两道目光如利剑,似乎要把初阳刺得千疮百孔,沉沉地开口:“我帮过你,但是,截至目前,你没有为我创造任何价值。”

初阳怯怯地辩解:“我很勤快的,你要我沏茶,我就沏茶;你要我煮咖啡,我就煮咖啡……”

莫峻言打断她:“沏茶不懂手法,煮出来的咖啡味道怪异,让你按部就班地打点字,慢慢吞吞,磨磨蹭蹭。”

初阳对待事情的态度绝对认真,但她不是品茶师,也没有买过咖啡豆自己费时费力地煮,更没有经过打字培训,她甚至没待过办公室,菜鸟新人,毫无经验。她只能说:“我在努力学习。”

莫峻言满脸鄙夷,罗列她的罪状:“在餐厅每天大吃大喝。”

不是他说的随便吃吗?

“占着一台电脑,网购、听歌、看电影。”

她只在午休时间干过一次。

“还在公司发展自己的目标客户群。”

她只是顺便而已!

莫峻言总结道:“你每天消耗的公司资源,远远大于你为我创造的价值。”

话似乎没错,比如,他昨天顺手送给她的燕窝,已经远远超过打杂小妹的工资。她汗颜,道:“不如你多分配一点活给我?或者派我去宣传部门拍照。”

那是初阳擅长的技能。

莫峻言冷笑:“公司有自己的摄影师,多一个也浪费。”

初阳郁闷,进行自我改正:“那我以后不再找同事闲聊,也不需要电脑,不在公司吃饭,我叫外卖,或者自己带饭……”

“你会做饭?”莫峻言问。

“马马虎虎。”

“那我也不去公司的餐厅吃,以后你负责给我做饭。”莫峻言一语定江山,“我在附近有套房子,你每天做好饭等我。”

怎么听起来怪怪的?初阳不想接这活,道:“我怕我做的饭不合你的口味。”

他连茶水都能品出味道不同,那他对饭菜的要求岂不是极为严苛?

莫峻言瞟她一眼:“那你还会做什么,能为我创造更多的价值?”

初阳想了想,最后灰溜溜地点头:“按你说的办吧。”

莫峻言的房子距公司不远,雍景首府,市中心地段的豪华小区,从三十二楼的落地窗望出去,万丈红尘都在脚下。莫峻言在这里住的时间并不多,房屋的装修风格也不奢华,而是清爽怡人的居家类型,因常有钟点工来打扫,屋子纤尘不染。

初阳提着菜进入厨房,再一次感慨世道不公,她买套房子累死累活,但莫峻言的厨房比她的卧室还大。她把菜分类,拿过砧板,开始在厨房奋斗。

中午烧了四菜一汤,莫峻言拿起筷子,夹起菜试了试,初阳在旁小心地观察他的脸色,比毕业找工作面试时还紧张,问:“怎么样?”

莫峻言细细咀嚼之后,道:“比我家里的厨师差点。”

她又不是专业的。

“不过,尚能入口。”

他满意就好,初阳只想还他的人情,一个月结束,大家桥归桥,路归路。

初阳在他的对面坐下,食不言,寝不语,她专心吃饭,忽见他握着筷子,看着桌面做沉吟状。她赶紧问:“哪里不妥?”

“差了点东西。”

“差了什么?”

“格调。”

初阳不明白,原谅她是个俗人。

莫峻言道:“你下午去买个花瓶放在餐桌上,插几枝玫瑰。”

真是个有生活品位的人,初阳点头应下,又听到他说:“卧室也要。”

“玫瑰还是百合?”

“放薰衣草,有助于睡眠。”

下午,初阳按他的要求买了玫瑰和薰衣草,她进入他的卧室,随意地扫了两眼,目光掠过壁柜时,眼中忽然光彩迸发。

壁柜上,摆着一台相机和一个长焦镜头。

进口货,知名品牌,镜头长度超过三十厘米。

这种镜头超贵的,初阳做梦都想要一个,无奈囊中羞涩,此时,她双眼放光,哇,这不是模型,是货真价实的相机。

包装盒被扔在一边,上面用黑体字写着产品特性,远射长焦镜头,高分辨率,可实现4K画面的极致细节,创新的光学和机械设计……

初阳扒着壁柜嗷嗷乱叫,把她卖了吧,猪肉多少钱一斤?

可不可以摸一下?

整个下午,初阳都处于极度亢奋中,做晚饭时,仍不时跑到莫峻言的卧室,瞅两眼相机,然后捶胸顿足,长吁短叹。

终于等到莫峻言下班回家,初阳几乎是飞奔过去:“你卧室里有台相机。”

莫峻言回想片刻:“哦,是有一个,朋友送的。”

初阳星星眼看他:“我能摸一下吗?”

“随便玩。”莫峻言不甚在意道,“上个月拿回来的,我还没用过,你顺便帮我试试机。”

初阳立即像快乐的小鸟一样飞向他的卧室。

颤巍巍地捧起相机,初阳热泪盈眶,这是最新款,高对比度……她装好镜头,带着相机来到阳台上,这画质太棒了,远景也能拍得如此清晰,在强光源的环境下,几乎不出现耀斑和重影……

一切都那么完美。

莫峻言吃完晚饭,初阳仍抱着相机爱不释手,莫峻言不常住在这里,准备离开:“我回去了,你要是喜欢就多玩一会儿。”

“嗯嗯……”初阳猛点头。

“你在这儿怎么玩都可以,但是,你不能把相机带走。”莫峻言淡淡地解释原因,“不是我小气,相机很贵,万一在路上弄坏了,我要你赔吧,过于为难你;不要你赔,我们似乎又没那么熟。”

初阳已经十分知足:“我不会带走。”

莫峻言点了点头,走到门边又驻足,似乎想起什么,回头道:“初阳,你要是玩得太晚,可以住在这里,反正有多余的卧室,而我住在这里的时间不多。”

“不,不……”她怎么能住在莫峻言家里呢,他們没那么熟,她说道,“我不能再麻烦你了。”

初阳在莫峻言的家里住下了,他们一起看美国大片,一起逛超市,一起生活……好像一切都那么顺其自然。要看后续精彩,请期待下期精彩内容。

赞 (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