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把你的牙收一收?

六笔小生

楔子:

我叫江蓠,是有一半人类血统的吸血鬼公主,在很久以前,我们祖先深受正统吸血鬼的歧视和排挤,他们打我们骂我们还要我们供着他们,祖先们一气之下大迁徙到了东方的一座深山里定居,又在外面加了八十层结界。

经过几千年的过渡,如今正统吸血鬼公主迎娶了高富帥,走上了人生巅峰,而我同样作为公主,却成了实实在在的山里娃,有了一个同样是山里娃的未婚夫。

虽然我们远离人群,但长辈们总会时不时去外面带回东西,书籍、电视、手机、洗衣机、冰箱,充实我们的童年生活,就在我觉得人生满足的时候,我的未婚夫留书一封,将结界砸了条缝,逃婚了。

呵呵,作为一个身份尊贵的公主,我没有嫌弃他,没有鄙视他,还允许他娶我,他居然还敢逃婚?简直是活够了!

于是一个月黑风高得夜晚,我从他砸的那条缝里溜了出去,陡然间风云忽变,一股强烈的吸力像是要将我搅碎,心道不妙,结界四面八方,唯独有一个角是为了丢弃入侵者,沈默的运气真好!

我控制不住跟着旋转下落,最后不知道砸在一个什么东西上面,失去意识前听到熟悉的声音,带着慌张:“快叫救护车……”

一这里有个精神病

我是被耳边的吵闹声惊醒的,一睁眼就看见沈默那张倾国倾城的脸,他满脸不悦地斜靠在墙上,被一群穿白衣服的人堵在门口。

一个黄毛小伙子挡在他面前,气急败坏地跳脚:“都说了,是她砸在我们沈默车上的,不是撞的,我们都交了医药费,为什么不让走!”

穿白衣服的人都快气笑了:“周围又没有高楼大厦,难不成她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最近一段时间是有很多奇怪事故,但是青天白日说谎,就算是明星的助理,也不能这么不讲道理。”

最近A市发现了很多奇怪的干尸,他们长着獠牙,全身僵硬,被放完了血,只剩下干巴巴的皮肤裹着骨架,闹得人心惶惶。

“我不讲道理?我不讲道理?我……”陡然被扣上这么一顶帽子,黄毛声音中都带上了哭腔,不知道怎么解释。

此刻沈默的双眸猛然朝我看过来,四目相对,他拨开人群朝我走过来:“她醒了,不信你问问她?”

所有的人目光顿时汇聚在我身上,我终于从失神中反应过来,沈默放大的脸近在眼前,他微微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漆黑的眸中有一丝锐利,柔声道:“小姑娘,请你告诉医生,你是为什么掉在我的车上?”

他这种装腔作势的样子我简直太熟悉了,想起差点丢命的事情,我不由得气从心来,习惯性地捏住他的脸转了一圈,气势汹汹:“沈默,你还问我?你在结界上砸的缝差点害死我啊!”

沈默先是一愣,接着眉头紧蹙,一把甩开我的手:“姑娘,请你对我尊重一点。”

“……你傻了?”眼前的沈默一脸的不耐烦,让我一愣,随后怒火暴增:“你居然敢这么跟本公主说话,信不信我休了你……”

以往我这么生气,他早就开始温柔地哄我了,但是今日的他格外不一样,不知抽了什么风,狐疑地走到我面前蹲下:“你叫什么?”

“江蓠。”

“今年多大了?”

我眉头一皱,不耐烦了:“二百岁。”

“……住在哪里?”

我瞬间就管不住自己的脾气了,一把扯住他的衣襟,气道:“你和我从小一起长大,这些你不是都知道吗!”

沈默静静地望着我,半晌默默地掏出手机捣鼓,我好奇地凑上去, 见他正在搜索“北京最好的精神病医院”。

我虽然隐居山林,没有出过家门,对于外界的事情也多少知道点,这个精神病院难道是我想的那种?

我:“……你是认真的吗?”

他不理我,轻描淡写地对着电话道:“喂,你好,请问是轮回精神病院吗?这里有个神经病……”

二你出大事了

我曾经想过找到沈默后的很多场景,所谓“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我不求他抱着我眼泪汪汪,但是也万万没想到,因为一言不合,他就要把我送进精神病院。

我愣愣地看着他,半晌反应不过来,直到一旁有人上来拉我,我才知道他是来真的,咬牙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转身从二楼跳窗跑了,气愤地吼道:“沈默,你好样的!”

出了医院之后,我只觉得一股怒气控制不住地上涨,要不是他们人多势众,我肯定要打死他,掐死他,五马分尸了他!

作为堂堂的吸血鬼公主,这件事若是这么算了,日后我岂不是要被沈默压一辈子?思及此,我实在咽不下这口气,藏在角落里等沈默出来,偷偷地跟在他后面。

我悄无声息地跟踪他,希望等到他单独一个人的时候,然而不管他是洗澡还是睡觉,那个黄毛助理居然一直跟着他。

第三天终于看到他自己进了一个小房子,我眼睛猛然一亮,猛然瞬移过去,眼前的场景一暗,我眯着眼睛看着躺在沙发上闭眼休息的沈默,上前拍了他一下。

沈默不悦地皱眉,抬头:“不是说了吗?我要一个人……”

他的声音戛然而止,我对着他微微一笑:“真好,我们又见面了。”

沈默皱着眉看我半晌,从口袋里摸出一支笔:“现在的粉丝都是这么神通广大?签到哪里?”

他握着笔看着我,就像看一个人陌生人,我的微笑僵在嘴角,感觉自己脑中的弦彻底断了,冷笑道:“不认识我是吧?来,我帮你回忆回忆!”

我千里迢迢来找他,却被他这么对待,心中酸楚加上愤怒,一下没有控制住的形象,头发缓缓变长变白,牙齿从嘴巴中长出来。

沈默瞪大了眼睛,猛然推开我,目眦欲裂:“啊……鬼啊!”

谁是鬼?

他的声音震耳欲聋,吓得我赶紧扑上去捂住他的嘴,不让外面的人听见。他惊恐得转身想跑,被我拉住。

“你不会是真的害怕我吧?”

沈默一脸惊恐,脸色惨白,害怕的样子不像是假的,难道是掉下结界的时候把脑袋摔坏了?

吸血鬼能凭借血液了解对方的记忆,我抓住沈默的肩膀,一口咬在他的脖子上,血液流入我的口中,他的记忆便像电影一样出现在我脑海,却在他踏出结界的时候戛然而止。

我皱着眉拔出了牙齿,沈默脸色惨白,单薄的唇抿成一条线,我握住他的手,认真道:“沈默,听我说,你出大事了。”

記忆被封闭,他铁定是遇到了比自己更厉害的吸血鬼或者猎人,前者还好,同类之间到底是有情分在,若是后者,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沈默脸上的惊恐瞬间消失,他缓缓抽收回手,抹了一把脖子上的血,俊美的脸上忽然露出一抹轻笑:“你也出大事了。”

恍若春花乍开,我心跳骤然加快,简直经受不住这样的诱惑,正欲说话,心脏却陡然剧烈疼痛,身体里血气翻滚,俯身哇地吐出一口血。

沈默的血液竟然有毒?我大惊失色,一柄锋利的银匕首飞快地抵在我的心口,沈默冰冷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猎人309号沈默,你最好别动。”

我一阵无语,只能用看智障一样的眼神看着他。

三人格分裂

如果你的吸血鬼未婚夫出了趟门,就觉得自己变成了一个猎人,你也没有办法不觉得他有病。

傻了的沈默将我带进一个郊区的房子里,用银环锁着我的双手,居高临下地看着我,冷声道:“最好安分点,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银环是用来困住纯种吸血鬼的,我们这种有人类血液的吸血鬼根本就不怕。

沈默身上肯定发生了什么不同寻常的事情,我一定要搞清楚。我看着他微微一笑道:“放心,人家很乖的。”

许是我的语气太过温柔,沈默的嘴角抽动了一下,漆黑的双眸审视了我片刻,才转身走进了一旁的房间。

等他一闭上门,我手腕用力挣断了铁链,脚步轻盈地走到门口,将门扒开条缝朝里面看去,这一眼,差点要了我的命。

只见沈默背对着门在洗澡,健壮的肌肉,白皙的皮肤,莲蓬头里的水流沿着短发流到脊背上,然后沿着脊背缓缓朝下……

我只觉得脑子轰然一声,全身的血液猛然涌上脸颊,一股温热就从鼻子里流了出来,手下控制不住地用力,掰断了门把手。

沈默听到声音整个人像是变成了风,穿衣开门只是一瞬间的事,我就被他大力扼住脖子,抵在了墙上。

他的眸中像是翻滚着墨色的乌云:“你竟然不怕银,你……”

他的话戛然而止,因为我的鼻血控制不住地奔流而出,沿着下巴落到他的手臂上,出血量大得把我们两个人都吓了一跳。

我心跳飞快,企图掩盖我的羞耻:“我血液里的毒发作了。”

沈默目光幽深,瞬息万变,有些恼怒地瞪着我:“那只是一种暂时让你虚弱的药,不是毒,不会发作的。”

我瞧着他耳朵上的红晕,忍不住心中一动,还是这么容易就害羞。我咧嘴一笑,习惯性地摸了他的脸一把:“又逼我夸你,好吧,你的身体确实是健壮结实,引人犯罪……啊!”

下一秒我就被绑成了粽子,沈默又用胶带粘住我的嘴,才扔到他的床上,他居然喜欢这么邪恶的调调?

我正要表示害羞,就见他从一旁取出了一柄银匕首放在床中间,漆黑的双眸含着浓浓的杀气,淡淡道:“敢动吗?”

我赶紧摇头表示,不敢动不敢动。

沈默收回目光哼了一声,背对着我倒头就睡,我听着他平稳的呼吸,这才觉得像是浸泡在冰水里,从头凉到了脚,脸色瞬间泛白。

我们桃花村的吸血鬼,从生下的那一刻起,就会在背后用特殊的颜料文下一朵桃花,永不掉色,但是沈默背后却什么都没有,想起那洁白无瑕的后背,我简直要被吓死了。

这个人到底是不是沈默?如果是沈默,背后的桃花去哪儿?如果不是沈默,怎么会有在桃花村的记忆?

我被乱七八糟的思绪弄得头疼,愣愣地看着沈默的后背手足无措,忽然沈默闷哼一声,猛然坐了起来,一拳头捶到了床板上。

“怎么又是这个鬼地方,我这是怎……”说着他眼风扫过我,又迅速地转过来,惊讶地张开了嘴,愣了半分钟才一把将我拎进他怀里,撕开了粘在我嘴巴上的胶带。

四目相对,沈默漆黑的眸中先是涌过惊讶、惊喜、温柔,最后定格在惊慌,他捏紧我的肩膀,强装镇定:“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应该在桃花村里?你也是被人抓进来的?”

我:“……?”

我是被抓进来的啊,我不就是被你抓进来的吗?你现在这副人格分裂的样子是闹哪样啊?我一堆骂人的话都骂不出口,只能呆呆地看着他,两行热泪轻轻滑下来,轻声道:“沈默?”

“嗯?哭什么?”他伸手使劲儿擦掉我的泪,声音嫌弃中带着安抚,“哭得丑死了,怕什么?我在,我会带你离开的。”

熟悉的语调,我几乎是瞬间就忍不住了,用力挣开我身上的绳子,扑进他怀里,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这个是沈默,真的是沈默啊,天知道我刚才的心理都快崩溃了,我甚至还想着,沈默是不是被人杀了,把脑袋换给了别人!

我哭得淋漓尽致,沈默慌了手脚,紧紧地抱着我,轻声安抚:“这个地方太邪性了,我不管走出去多远都肯定会回到这个房间,而且我发现,我经常莫名其妙地昏睡,肯定是得了什么了不起的病。”

我的哭声顿时一顿,妈妈啊,这难道就是书里说的双重人格?

我正要说话,沈默握住我的手,声音沉稳有力:“不管怎么样,先离开这里再说,一会儿我如果有异常,阿离,你就先跑,好不好?”

最后一句是哄孩子一样的语调,却让我莫名安心,我握住他的手,抹了把泪点点头,先一步下床:“沈默,你背后的桃花怎么……”

他拉着我的胳膊猛然一沉,我一个踉跄扑到他身上,一股不祥的预感让我全身的血液瞬间凝固,猛然抬头,只见沈默不知何时闭上了眼,又缓缓睁开。

四目相对,我心中咯噔一声,还没来得及说话,一只手快速扼住我的喉咙,我下意识地抬起胳膊挡了一下,却被一把抓住手,扭着翻了个身被压在身下。

沈默凑过来,温热的呼吸打在我的脸上,声音冰冷地道:“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敢乱动。”

我:“……”

你啊,就是你啊!

我烦死了他这种像是陌生人一样的语调,只觉得脑中的弦彻底绷断,干脆一抬头,狠狠地咬在了他的唇上,沈默全身陡然一僵。

我尝到了血的甜腥才放缓了攻势,极尽缠绵地辗转在他的唇上,沈默像是被定住了一样,一动不动地任我为所欲为。

“老大,有活……”门忽然被打开,黄毛助理的声音戛然而止,双眼瞪得溜圆,震惊地看着我们,赶紧退了出去。

我淡定地移开唇,看着他微微一笑:“喜欢吗?”

沈默像是如梦初醒,猛然一把推开我,自己从床上跳了下去,面色通红,恼怒地瞪着我:“你……”

我打断他,压低声音:“沈默,你知不知道自己人格分裂?”

沈默怔了一瞬,漆黑的双眸静静地看了我许久,转身大步流星地朝门外走去,缓缓道:“知道。”

我:“……”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爱我的沈默清醒不到十分钟就又变了,看看人家都知道自己有双重人格,他却还觉得自己得了什么了不得的病,差距决定命运。

四我怕是捅错地方了

为了区分两个沈默,我将不认识的我的叫作大沈默,将爱我的叫作小沈默,开始了探索人格分裂的治疗之路。

那日大沈默离开之后,好几天都没有回来,一直留在剧组拍戏,我一边学习现世的知识,时不时地偷看沈默,忽然发现,小沈默完全被压制,没有一刻是清醒的。

难道是只有在这个房间里,才会清醒?我迫切想证实我的猜想,但是沈默的戏拍不完,没日没夜地待在剧组,我决定助他一臂之力。

我用瞬移赶到拍戏现场,淹没在人海中,沈默正在拍戏,他白衣墨发,背着剑站在那里,俊美的脸上带着微笑,如沐春风,目光扫到我的这里,漆黑的双眸骤然紧缩,薄唇抿成一条缝。

我龇牙一笑,即便不是小沈默,但是他们的习惯依旧一样,他生气了。

一直到了晚上后,导演终于发话了:“今天表现不错,收工吃饭。”

人类一向是“以食为天”,一说开饭现场瞬间沸腾,我被人群挤来挤去,简直要窒息了,不知从哪里伸出一只手握住我的肩膀,猛然将我拎起,从人堆中挤了出去,走到一条僻静的胡同放开我,双手撑在墙上把我围住。

沈默皱着眉静静地看着我:“闹够了没有?不是已經放了你?缠着我干什么?”

我摆出一本正经的态度,不动声色地将自己准备好的匕首取出:“沈先生,你这话就不对了,周围那么多人围观你拍戏,难道都是缠着你了?你未免太看得起自己了。”

沈默被我理直气壮的话气笑,单手覆在额头上:“最近A市不太平,很多吸血鬼不明不白地死了,你作为一只吸血鬼,巴巴地凑到我手里,是活腻了?”

我微微一笑:“你也是吸血鬼,我知道你不信,现在我就证明给你看。”

说完我手起手落,一刀捅在了他肩膀上,看见血喷涌而出,兴奋地看着他:“吸血鬼有强大的自愈功能,猎人没有,你自己看你的伤口,是不是……”

我的话一顿,沈默的伤口并没有开始愈合,反而血流不止,染红了他的白色戏服。空气一时之间有些静默,我和沈默四目相对,他脸色微白,我在他反应过来之前,拔出来又插进了另一个肩膀。

他闷哼一声,差点跌倒,咬牙看着我:“你这是干什么?”

“我怕没捅对地方。”我心急如焚,瞪大眼睛看着伤口,果然也没有愈合,我被巨大的恐慌包围,我的沈默不仅脑子分裂了,难道连身体也分裂了?居然真的不是吸血鬼?

我陷在巨大的打击里回不了神,沈默脸色泛白,正打算说话,忽然迎面刮来一道凌厉的风,我还没反应过来,沈默一把拎住我闪到了半丈之外。

只见一个披头散发、露着獠牙的男吸血鬼一爪子拍在了我们刚才待的墙上,瞬间尘土飞扬。沈默脸色阴沉地推开我:“原来这就是你的目的。”

他的眼神冷冽如冰,警惕地朝后退去。我瞬间就明白了,他怕是把我当成这个男吸血鬼的同伙了,我还没出口解释,沈默拔出插在肩膀上的匕首,朝着吸血鬼扑了上去,两个身影在胡同里纠缠。

沈默被我连捅两刀,体力不济,浓重的血腥味在空气中肆意弥漫,刺激得男吸血鬼精神亢奋。眼看沈默落了下风就要被咬一口,我赶紧飞扑而上,一把捏住男吸血鬼的下巴,冷声道:“这位同类,这个是我的人,你下口是不是太过分了?”

男吸血鬼双眸赤红,像是听不懂我说话,一爪子挠在了我的手臂上。我瞬间火大,下意识恢复了真身,露出了爪子毫不犹豫地挠了他一脸。

男吸血鬼年龄尚浅,被我三下两下就打得招架不住,扭身就想跑,我冷哼一声就要追去,一旁的沈默手疾眼快地拉出去我。

“别去,你……”伴随着“刺啦”一声,他的话戛然而止,只见我的T恤从肩膀裂开,缓缓下落挂在腰上,露出洁白的脊背和黑色的内衣……

两人齐齐倒吸一口气,沈默目光灼热地看着我背上的桃花印,我脸色通红,飞快地将衣服裂开之处抓住,以手为刀砍在他的颈后。他瞪大了眼睛,下一刻一头栽进了我的怀里。

我将沈默的戏服扒了穿在身上,扛着他正打算回家,一扭头黄毛助理正震惊地看着我,微微颤抖。

不要怪我,这是你自己太不走运了。

于是我将黄毛一起绑起来带回了沈默的房间。

五封印破碎

我将黄毛堵住嘴巴扔到一旁,将沈默小心翼翼地放在床上,手里拿着根木棍,静静等他醒过来,半晌他幽幽睁开眼,一看见我就双眸喷火:“江蓠你……”

他的话没说完,我毫不犹豫地一棍子敲下去,他果然眼睛一闭又昏了过去,等了半天再次醒来,二话不说就捏住我手里的木棍:“你住手……”

呵呵,他怕是没有见识过我们吸血鬼的厉害,我从善如流地抬起另一只手的木棍,再一次敲了下去……

来来回回好几次,小沈默还是没有半分苏醒的模样,反而大沈默被我砸得生无可恋,再次醒来还没睁眼赶紧抱头:“等会儿,你到底要干什么?!”

我已经有些泄气,一把抱住他将头埋进他的肩膀抓狂:“为什么又是你,为什么不是他,你说,你是不是已经吞噬他了!”

沈默的身子微微僵硬,许久都没有说话,我好奇地抬头看他,却见原本清俊的脸上微微泛红,表情有些不自然,但还是镇定地看着我,缓缓道:“你认识他?”

这个“他”大沈默没有点明,我自然是秒懂,立刻疯狂地点头:“我不仅认识他,我跟他很熟的,你怕是不太了解,我是他的未婚妻呢。”

所以,你作为他的另一个人格,不要总是一副凶巴巴的模样,万一我控制不住失手打死你,岂不是要害得自己要守活寡?

沈默漆黑的瞳孔骤然一缩,瞪大了眼睛看着我,半晌幽幽地道:“看来他这个人不怎么懂事,随便什么样的人都能娶?”

我:“……”他这是看不起我?

我登时一股怒火蹿上头顶,飞快地用魔法禁锢了他的身体让他无法动弹,使劲儿在他脸上捏扁搓圆,狠狠出了一口恶气,才静下心来思考。

现在沈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竟然连吸血鬼的能力也丧失了,这些必须要问小沈默才能知道。

如果不是这个房间的问题,那到底怎么样才能让小沈默苏醒呢?我翻出沈默的笔记本,上网搜了一下关于治疗人格分裂的方法,列出了几条靠谱的一一实验。

首先我要折磨大沈默,让他痛苦难耐、意志消沉,失去生活的希望,这样才能给小沈默一丝反抗的机会,我马不停蹄地在网上搜出最让人痛苦的酷刑,几经筛选,敲定了一条挠脚心的办法。

万万没想到,沈默果然和一般人不一样,我脱了他的袜子,对着他的脚心挠来挠去,挠得我都手疼了,沈默居然没有一丝异样,唯有眼中带着诧异地看着我,复杂地道:“没想到,你口味挺独特。”

……谁口味独特?!

我又灌他辣椒水,他配合地一口闷,完了还冲我微微一笑:“麻烦再来一碗。”

我:“……”

这让我不得不感慨,本公主的男人就是这么与众不同!我正打算再想办法折腾,沈默忽然叫住我,脸色有些不对,眸色深深:“你挠完我的脚洗手了吗!”

我本想说“洗了啊”,脑中忽然闪过一道白光,于是我面不改色地将手指含进嘴里,又吮吸又舔,含糊不清地道:“没有啊,别说,真的好香好甜啊。”

沈默看着空荡荡的辣椒水的碗,又看了看我,臉色瞬间一白,不受控制地干呕起来,这让我受到了启发,我缓缓走到他面前,捧起他的脸,他双眸骤然一缩,声音慌张:“你要……”

我头一低,堵住了他所有的话,我贪恋这种熟悉的气息,由浅吻到深吻。沈默动不了,脸色一会儿白一会儿青,最后变得通红,只有一双眸如乌云密布,漆黑得看不见底。

半晌后我抬起头,心满意足,呼吸加重:“感觉怎么样?”

沈默眸中闪过一丝痛惜,似乎有千言万语要跟我说,却最终化成冰冷如霜的笑意:“感觉你要完了。”

他的话音刚落,我的肩膀忽然一痛,低头一看,一只冰冷的匕首穿透了我的肩膀,鲜血瞬间涌了出来,我只觉得全身的力量像是再也控制不住,在我体内喷涌着、叫嚣着,仿佛要冲破血管,我的银发和牙齿疯狂地长出来,变回了原形。

我意识混沌,缓缓倒下,背后是黄毛得意的冷哼:“多亏了你才能降低她的戒心,我才能戳破她的桃花封印,才能让她显出真身。”

六可以分享食物了

我再次醒来,是在一个地下室,到处都是令人作呕的血腥味,我被关在铁笼子里,肩膀还插着匕首,血已经不流了,我拧着眉扫了一圈,目光对上了站在我面前的沈默。

沈默站在笼子外面,眸光深沉,看见我醒过来,挑起了眉梢:“醒了?”

我原形毕露未免有些不雅,正想收回头发和牙齿,却发现收不回去了,这个认知让我脸色一白,失声道:“沈默,你这是要做什么?”

他静静地看着我,面无表情地道:“在很久以前,你们的祖先是吸血鬼和猎人相爱产生的后代,因为备受两族排挤,所以迁徙到深山不现世,但是经过岁月的变迁,到如今,猎人的寿命短暂,吸血鬼也变成了残暴的野兽,只有你们,还保持着优良的两族混交的血脉。”

这些事情我从来不知道,我一愣,有些震惊地看着他:“我是吸血鬼,怎么可能有猎人的血液?”

沈默平静地看着我,淡淡一笑:“你肩膀的桃花印,是用来保持两种血脉的平衡,所以你才能在人形和吸血鬼之间自由切换,现在封印破碎,有些会定格成吸血鬼,有些则会变成猎人,而你,则是一只血脉纯良的吸血鬼。”

我忽然想起沈默背后的桃花印消失,又看他现在稳站猎人的态度,难不成也是因为桃花印破损,所以定格成了猎人吗?

那沈默忽然人格分裂,会不会也跟这有关系,我倒吸一口气,强装镇定:“你怎么知道我是桃花村的?你们想做什么?”

“你背后的桃花印足以证明。”沈默顿了顿,“人追求长生,不是很正常吗?我们猎人也是人,你们这种吸血鬼血液可是延年益寿的好东西呢。”

说完他就转身离去,我忽然想起在桃花村出去采购的叔叔阿姨有些没有回来,又想起我刚来到人间,医生说的那些长着獠牙的干尸,忽然胃里涌上一股酸水,不受控制地俯身呕吐,只恨不得把胃都吐出来。

小沈默,你快点醒过来,你的另一个人格是个噩梦,他要我的血帮他延年益寿啊。

没有了桃花印保持平衡,我渐渐感觉自己有些嗜血,方圆百里的血腥味飘到我鼻子里都会让我精神亢奋,咽喉中极度饥渴,体内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要吸血,让我暴躁得想要撕开这个铁笼。

沈默每天都会喂给我一些血,味道有些怪怪的,我觉得应该是过期了,不然怎么会不仅解不了渴,还会让我更加烦躁。

这天晚上隔壁忽然传来一声惨叫,瞬间浓烈的血腥味扑鼻而来,几乎是瞬间就点燃了我心中的火焰,我感到咽喉阵阵刺痛,不停地吞口水,猛烈的刺激让我忘记了自己是谁,只想冲过去咬一口。

我控制不住自己,内心的狂躁让我拼命地掰开铁笼,飞快地朝着隔壁而去。

忽然腰被人揽住,一只大手压住我的头,我的唇碰到一个柔软的地方,耳边有人诱惑道:“咬下去,你就能喝到血了。”

我脑中的理智瞬间崩塌,毫不犹豫地一口咬了下去,温热的血液缓缓流入咽喉,就像是在沙漠里滴入了甘泉,我双目赤红,一心只想多吸一口,直到沈默忍不住闷哼,一把推开我,笑道:“再喝我就没血了。”

血液慢慢抚平了我的暴躁,我坐在地上大口喘息,舌尖忍不住舔着唇回味,神志慢慢回归之后,我看见沈默脸色惨白,颈部是一个血淋淋的齿印,瞬间心痛得无以复加。

我坐在那里不敢动,整个人悲伤逆流成河,忍不住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越哭越伤心,半天后沈默缓了过来,黑着脸瞪我:“不准哭!”

都要把我变成这样了还不让我做最后的发泄?就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我边抽泣边委屈地说:“走开,我想哭就哭,你别管我,让我哭死算了。”

沈默双臂环抱,好笑的道:“……说什么呢,好像我会管你一样。”

我一口气喘不匀,呛得我咳嗽。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再有耐心,还是没有等到小沈默苏醒,反而大沈默每天在我面前好吃好喝,然后晚上让我咬他,但是那种味道怪怪的血,他却依旧强迫我喝,我不喝他就不让我咬他,这种养粮食一样的行为每次都让我汗毛倒竖,一个月下来,我居然……胖了一圈。

终于有一天,黄毛指着我点头:“可以分享食物了。”

我顿时大惊失色,猛然回头看沈默,他站在那里,双眸漆黑、深不见底,伸出手指挡在唇边,示意我不要多言,慢慢地跟在了身后。

我所有的话都卡在嗓子里,任凭几个人蒙住我的眼睛,将我从一个地下室抬到另一个地方,有冰冷的匕首划开我的手腕,我感到我的血液缓缓流失,神志越来越不清晰,忽然有人痛苦地大喊一声:“这只吸血鬼的血里有毒!”

接着就是一阵嘈杂的声音,许多痛苦的哀号响起,不知从哪里伸出一只手握住我的手,紧张的语气中带着扑面而来的血腥味道:“阿蓠,没事了。”

我全身僵硬,浓烈的血腥味让我几乎暴走,但我还是用尽全部力气一把掀开遮在我眼睛上的黑布,脸色瞬间惨白,只见沈默口吐鲜血,一只手抓紧胸前的衣服,痛苦地皱着眉,我赶紧扶住他,泪如雨下:“你明知道我血里有毒,你为什么要喝?”

沈默微微一笑,清俊的面容惨无血色,轻轻伸手擦掉我的泪:“傻瓜,我不喝,他们怎么会喝,放心,我有一半吸血鬼血统,死不了的。”

话音一落他就一头栽进我怀里,吓了我一跳,察觉他无事,只是昏了过去,我像是失去了全部的力气。

尾声

我叫江蓠,是桃花村的公主,原本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但是近日我们桃花村有很多失踪的村民不知下落,我的未婚夫暗中奉命出去调查,但是我不知道啊,我以为他逃婚了,所以愤怒地出山找他。

却不想,他居然人格分裂了,居然还变成了猎人,还要将我当作食物分享给其他猎人,差点把我吓死,在我把自己哭死之前,他迫不得已告诉了我真相。

原来人间有一群猎人知道我们的血液能让他们永葆青春,所以迫害了好几个村民,沈默在自己的血液里种下了毒死猎人的药,然后封住了自己的记忆,解除了桃花印,万事齐全,却不想他没有进化成了吸血鬼,反而变成了猎人,无奈之下,他只好将计就计,装成了猎人一族。

再然后他居然看到了私自出走的我,又不想暴露身份,只好趁着没人装人格分裂想把我送走,但是在黄毛忽然出现,所以没有成功,事后又因为我绑架沈默的时候,顺手捎上了黄毛,这就是为何我召唤不出小沈默的原因,因為黄毛在场啊。

后来他无奈之下,只好顺水推舟,将我当作食物关起来,然后又把药喂给了我。一个月的好吃好喝把我变成了对猎人致命的毒,在他们贪婪的本性之下,彻底将他们一网打尽。

事后我背着沈默回到桃花村,把他交给医师,医师重新给我们印上桃花印,我就倒在床上睡了个昏天黑地,等一觉醒来,父王母后统统守在我身边,见我醒过来顿时泣不成声,左一句心肝,又一句宝贝,等两人哭够了,母后从身后掏出一根碗口粗的木棍,吓得我一蹦三尺高:“母后,你冷静,冷静。”

母后拧着眉怒不可遏:“胆子太肥了,居然还私自出山,还差点坏了沈默的大事,看我不打死你!”

我扭头就跑,正巧沈默来看我,我一下子扑到他怀里,求救:“沈默,母后要打死我!”

沈默双手抱住我,轻轻地吻在我的额头,笑意浅而温柔,我陷在美色中无法自拔,就看他朝我母后招手:“母后,我抓住她了,打死她也好。”

我:“……”

出了一趟门,沈默变坏了。

赞 (172)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