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缘逆时

薄骨生香

酒店里半夜发生奇怪的声响怎么办!颜夕慌慌张张地打开门,却发现自己回到了百年前的世界。一封信让她与谢淮纠缠不清,可是,结局不停地改变,她要如何才能救他。

第一章 民国九年

“二零二零年五月二十八日,会入住一名叫颜夕的女子,住宿费全免,只有一个要求,让她住满十五天。”颜夕的目光在泛黄的信纸落款日期上凝了凝,然后轻笑一声道,“一九二零年八月二十三?谢淮?现在的酒店还真是玩出了花样。”

颜夕笑着摇摇头将那封信纸随意地放在床头柜上,顺势环顾了一下酒店的房间。这酒店虽说是民国时期建造的,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酒店要不断维修,外加上为了与时俱进换掉了许多旧时的设备,原来的装潢已经全部被新事物给覆盖。除了酒店外观稍微有点民国的感觉,里面更像是现代仿古的风格,让人有些失望。

颜夕是一个试睡员,随着旅游业的繁荣,这种职业越发兴起。她还是这方面的微博大V,在酒店试睡这一块还蛮有点评权的。

颜夕这次来到谢家酒店,刚才的那封信,正是她登记入住时,前台交给她的。

许是为了营造一种感觉吧,就像去一些历史名城,都会有一些周边产品,这封信,颜夕猜想,凡是入住的客人应该都会拿到一封类似的吧。

因为是旅游淡季,外加上这种有年代的酒店,都会有一些不好的“故事”,酒店空荡荡的,根本就没有多少人。颜夕来之前就听说了,在上个世纪,创办这家酒店的谢家的一位少爷就被枪杀死在这酒店里,活人总是忌讳死过人的地方。

起初,颜夕就是好奇才选择这家酒店的,提前预订好酒店后客服便打电话过来,确定了她的身份后,说要免费提供给她十五天住宿。这么好的事情,她之前也遇见过,都是酒店想让她在网上多说几句好话,但是,这家酒店很奇怪,只是让她住满十五天,其余什么要求都没有。

时间嘀嗒嘀嗒地走着,颜夕的屋里有一个民国时期的摆钟,正对着她的床头。

咚、咚、咚。摆钟发出报时的声音,颜夕猝不及防地被吓了一跳,她抬起头看着摆钟,时间正好是夜里十点整。

这个也太吓人了!颜夕正准备低下头打开手机的备忘录记下这一点时,却发现周围的景物都变了。

酒店的单人大床变成了复古奢华的小床,头顶的白炽灯变成了水晶吊灯,梳妆桌变成了雕花木桌……所有的物品仿佛像是回到了一百年前,唯一没有变的,是那个摆钟。

颜夕的心扑通扑通地跳着,她低下头看了一眼手中握着的手机,上面也显示没有信号!

这是怎么回事?!颜夕想起了酒店的电话机,想问问这是怎么回事,可是一扭头看去,床头摆着的电话机也不见了,连带着她放在那的信也消失了。

屋外传来嘈杂的声音,颜夕咽了一口唾沫,慌忙跳下床夺门而出。

难道出什么事情了吗?

打开门的那一霎那,颜夕撞上一个人,那个人手疾眼快地揽住她的腰,肩上罩的西装外套应声落下。她抬头看向那人,一下晃了神。

“这位小姐,你没事吧?”低沉富有磁性的男声响起,颜夕回过神连忙站好,那人也松开了扶着她的腰。

“谢谢,这位先生,你能不能帮我一个……”

话音一下戛然而止,颜夕瞪大了眼看着眼前男人的穿着打扮以及周围的景物。

原本空荡荡的酒店此刻挤满了人,那些人全都穿着民国时期的服装,连走廊上的灯全部都变成了复古灯,而眼前的男人就像是从民国走出来的贵公子一般,剑眉星目、俊鼻薄唇,一双深邃的眼里倒映着她愣住的表情。

“这、这是怎么回事?”颜夕张张嘴,大脑一下死机了。

谢淮看着眼前的女子,她有一头长而鬈的头发,精致的五官,身上却穿着奇怪的粉色衣服,此刻表情有些茫然。

“这里不是谢家酒店吗?”颜夕回过神看向谢淮急切地问道。

“不。”谢淮吐出一个字,看着眼前的女子道,“这里是谢家旅店。”

一字之差,却让颜夕怔住,谢家……旅店?谢家酒店是在几十年前由旅店改成酒店的。

“现在是什么时候?我说的是年份!”

“民国九年。”

民国九年……一九二零年。

第二章 白天与黑夜

旅店的大厅内,歌舞升平。

颜夕皱着眉看着舞池,这哪里是家旅店,分明就是歌舞场!颜夕收回视线,滑动着自己手中的手机屏幕。

无信号!无信号!

这一切都提醒她这不是一个梦,而是她真的来到了一九零二年。

坐在她对面的谢淮盯着她,眼前的女子不仅衣着打扮奇怪,手里的东西也很奇怪,会随着她的敲击发出轻微的声音。

下人走到谢淮的身边,谢淮的思绪被拉回。

“谢少爷,查过了,那间房间没有人入住。”

谢淮点点头,他看着颜夕,眸里闪着细碎的光,他实在无法相信她刚才所说,她来自一百年后,但是,若不相信,许多东西就无法解释?

颜夕听到下人的话愣了愣,猛地抬起头看向对面的男人道:“谢少爷?你叫什么?”

谢淮盯着颜夕一会兒,见她的神色却不像是演戏,薄唇一掀道:“谢淮。”

“你就是谢淮?!”颜夕霍地一下从座位上站起,那封信后面的落款人正是谢淮!

难道冥冥中有什么关系吗?

周围的人被颜夕的声音吸引,纷纷朝这边看来,颜夕脸红了红,尴尬地坐下看着眼前的男人道:“你认识我吗?”

“此话怎讲?”谢淮靠在椅背上半眯起眼睛道。

“我在一百年后,收到了你的信,上面说你知道我会在五月二十八日入住谢家酒店,要求我必须住满十五天。”她当时还以为写信的是周边!

闻言,谢淮轻笑了起来,他站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颜夕,眼睛里却没有笑意:“我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搭讪方式,够了,到此为止吧。”他真是疯了,才陪一个疯女人折腾到现在。

他以为她这是在搭讪?

“喂!”颜夕气呼呼地喊着转身离开的谢淮,原本灯火通明的大厅突然黑了下来,人群里有女人的尖叫声响起。

“怎么回事?”谢淮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

一旁的下人擦着汗道:“可能是断电了,小的这就去找人看看!”

颜夕打开手机的手电筒功能,她照着谢淮一拍桌子道:“喂,你把刚才的话说清楚?谁搭讪你啊!”

谢淮扭过头,突如其来的强光让他的眼睛有些不适应,他半眯起眼睛,看着颜夕手中小小的东西发出了手电筒的光,大步上前。

“你、你、你不能打人啊?”颜夕一边倒退,一边结结巴巴道。看着那抹高大的身影离自己越来越近,她一下撞到一个东西,身子往后倾,那个男人一只手搂住她的腰,一只手拿走了她的手机。

“这是什么东西?”

手机屏幕的光照在谢淮的脸上,他的五官立体俊美,此刻神情专注地看着手中的东西,颜夕莫名地心跳漏了一拍。

“还我!”颜夕跳起来夺过自己的宝贝手机,刚准备开口,漆黑的大厅瞬间亮了起来。舞池里,有吵闹声响起。

谢淮看了一眼舞池里的情况,眉头一皱。

“少爷,又是张老爷在闹事。”

“我知道了。”谢淮目光一暗,朝一楼的舞池走去,颜夕见他走,连忙欸了一声跟上,她还没搞清楚那封信的内容呢!

“敢趁断电摸我的女人,你找死是吧?!”舞池内,一个穿着长袍马褂的中年男子用手中的拐棍恶狠狠地打着地上的男人,那男人身边有个女子,不停地哭着求那中年男子别打了。

“婉容,别求他!”地上的年轻男人痛苦道。

“怎么回事?”

谢淮一到场,打人的中年男子立刻笑脸相迎道:“谢淮?这男人趁着刚才黑,摸你舅爷我的女人。”

“我没有!”地上的男人虽被打得鼻青脸肿,但是仍可以看出模样清秀。

谢淮看到这一幕,眼底闪过一丝了然,他看着那华服男子道:“张老爷,我这里不准人闹事,你若想打人,就去外面,这里还有其他客人呢。”

张老爷的脸一下挂不住了,他看着谢淮道:“谢淮啊,我可是你舅爷啊,你怎么……”

“生意场上,可没有为了亲戚就不做生意这一说,更何况,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谢淮眼神偏冷道,张老爷的脸一下青了。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啊!”

颜夕拿着手机看着两个民国警察模样的男子拿着警棍张牙舞爪地进了屋。

“没事,没事!”张老爷一看是警察,忙不迭地赔笑道,这些新势力,他们可招惹不起。

“警察,这里有人仗势欺人!”一道女声响起,刚才那幕颜夕看在眼里,也能猜出张老爷跟地上的男人以及身边的女人这三人认识,谁没事找事,一眼就能看出来。

“你胡说什么?!”张老爷瞪着颜夕,这是从哪冒出来的奇怪女人!

颜夕拿着手机,将刚才拍的视频放了出来,在场的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看着那小小的屏幕高清地记录着刚才发生的一幕。他们见过照片,但是照片都是黑白的,从来没见过能把东西拍得那么清楚的玩意。

谢淮看着颜夕手中的东西,目光闪了闪。

“你们,都跟我去一趟警察局!”警察回过神后,指着颜夕他们凶狠道。

警察局里,那些警察都围着颜夕的手机看,对于是谁动手打人根本不在乎。

张老爷有钱立刻被保释,谢淮睨了一眼眼巴巴地看着自己手机被无数人摸着的颜夕,又看了一眼那群警察道:“他们不会给你的。”

“那可是我新买的啊!”颜夕气得一跺脚哀号道,似是想到什么,她看向谢淮咬着唇,瞪大眼睛道,“你可不可以……”

“不可以。”谢淮转过身,“你要想留在这里,就继续待在这里吧。”

“啊?喂,你等等我!”

外面的天已经大亮,街上来来往往的都是穿着长袍马褂的男人或穿着旗袍的女人,颜夕震惊地看着这一幕,这才真真实实地感受到自己确实在一百年前的世界里。

警察局外,一辆黑色的老爷车早已等候多时,颜夕看着谢淮上了车,脚步一下顿住,她跟他非亲非故,好像也不能上别人的车。

“还不上车吗?”谢淮看着站在车外局促不安的小女人道。

他愿意带她?她眼睛一亮,只是当她的一只脚踏上车时,她便看见自己的脚变成透明的,她啊了一声,然后整个人便消失了。

谢淮的目光一滞,车门处,哪还有那个女人的身影。

第三章 两个世界

晚上九点五十九分,颜夕打开门看了一眼走廊,静悄悄的,一切都没有发生变化。

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太冲击她的神经了,她从谢淮的车上消失后,居然出现在离酒店百米外的大马路上。她冲回酒店时,酒店的服务人员还特别讶异没见她出去怎么她就从外面进来了。

酒店内还是她入住时看见的模样,她询问前台昨天晚上十点以后有没有听到什么动静,前台摇头,看样子,是她回到了过去。可是,当她累极睡了一下午后,她又觉得昨天晚上那一切是个梦。

是不是梦,今晚十点就可以知道了。

咚、咚、咚……摆钟准时在晚上十点响起,颜夕深吸一口气打开门,门口站着的男子低着头双手插在裤子口袋,修长的腿微动,碾灭了地上的烟头,听到动静后身子一僵。

“果真不是梦……”颜夕微張着嘴,怔怔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谢淮看着颜夕,表情呆呆的她显得十分可爱。

一连五日,谢淮都在这,他也不知道他自己为什么要在这里,可能是那日的一幕太过于冲击,想求证她会不会再次凭空出现?但是,他等了五天,她都没有出现,这一次,他本来要走的,结果原本没人的房间却从里面被人打开了。

“你的东西。”走在长廊上,谢淮掏出一个东西递给颜夕,颜夕一看,居然是自己的手机!

“你不是说那些人不会还吗?你是怎么弄到的?”颜夕震惊道,况且,那日她想拜托他,结果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他拒绝了。

“有钱能使鬼推磨。”谢淮微微侧过脸,看着又惊又喜的颜夕,眼尾一挑,尽显风流。

颜夕的脸蓦然一红,暗骂一声妖孽。

见她没说话,谢淮停住脚步道:“因为你的东西打不开了,所以,我出钱,那些人便给了。”

打不开?颜夕看着自己的手机,按了几下道:“不是打不开,是没有电了,不过……怎么才一晚上加一个白天就没有电了?”

颜夕嘟囔着,谢淮眉头一皱道:“一个白天加一个晚上?不是过去五天了吗?”

“五天!”颜夕震惊,“你是说我那里才过去了一天,你这边就过去了五天?!”

原来是时间不对……谢淮沉下眼眸,想着这几天自己在门口等的画面。

颜夕没想到时间还会对不上。

“哦,对了,你看这个,可是你的字迹?”

颜夕想起来什么,连忙掏出另一个手机,她白天思来想去觉得很奇怪,拿着那封信反反复复看,最后将那信上的内容拍了下来。

谢淮看去,那上面的字确实是他的笔迹,但是,落款是三个月后的时间。

“是我的字迹。”他沉吟。

“那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呢?”颜夕好奇,这封信时隔一百年落到她的手中,她今天问酒店的服务员,那些人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只说是上面交代的。

“想要知道很简单。”谢淮看向她,嘴角噙着笑,他也想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

“三个月一过,不就知道了吗?”

颜夕看着他,愣住。

第四章 百年前的世界

颜夕没想到自己的试睡体验会变成在两个世界里穿梭。

白天是普通的现代生活,到了晚上十点,她就会进入一百年前的世界,第二天上午十点,谢淮再将她送回房间,她就回到了自己的二十一世纪。

只是,她出现的时间对于谢淮来说不定,有时候是五天,有时候是仅隔着一天……

陌生的世界总是令人好奇的,尤其是可以回到过去。颜夕看着眼前行驶过的有轨电车,无论多少次看见民国的人或者物,她都感觉像是在做梦。

“这东西我还只在电视剧里见过。”颜夕歪着头看向谢淮笑道,這几日相处下来,他们已经很熟悉了。

“你们那个世界那么先进,难道还没有这个吗?”谢淮这几日听了颜夕说的许多现代的事物,倒是又惊又奇未来的发展速度。

“没有了。”颜夕遗憾地摇了摇头,现代城市越发千篇一律,没有什么特色。

“既然如此,我带你去坐一回吧。”谢淮突然一笑,颜夕还没有反应过来便被他抓住手,追着那电车。电车的速度不快,所以许多人都可以不在站牌等就直接跳上车。

谢淮生得高,腿又长,两步一跨便先上了电车。

他朝颜夕伸出手,颜夕看着他伸出来的手,咬着唇努力加快速度跑到可以握住他的手。

抓到了!

当那骨节分明的手握住颜夕的手时,颜夕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耳边是电车行驶带起的风,她惊喜地抬起眼看着那个男人,谢淮低着头看着怀中的女子,眼中带着笑意。

今天的谢淮戴了一副金丝边框眼镜,那是民国时期年轻男士们比较喜欢戴的,他相貌生得好,戴上去有一种斯文败类的感觉。

“不好意思。”有个戴着帽子的男人撞了一下颜夕,颜夕回头看了那男人一眼,那男人连忙低下头,将手中的东西藏了起来,跳下电车。

“抓紧了,不然就掉下去了。”低沉的男声在她的耳边响起,颜夕回过神,脸一红,老实地点了点头。

刚才跳下车的那男人似乎有些慌乱,身上的东西掉在地上,他迅速捡起,朝四处看了一眼。天色太黑,电车又在移动,颜夕并不能看清那男人掉的东西是什么,但是,想到刚才那个男人的眼神,总觉得像是在哪见过。

两个人站在电车的门口,颜夕看着灯红酒绿的城市,这热闹的夜倒是一点儿也不比现代逊色。

他们回到谢家旅店不久,颜夕从口袋里掏出一块金色的东西,递到谢淮的身边道:“谢谢你这几日做东道主带我到处玩,还有上次帮我找回手机,可惜你不能去我的世界,不然,我就带你去看看未来。不过作为谢礼,这个就送给你。”

谢淮看着她手心里躺着的东西,那是一块精致的怀表。

谢淮目光闪了闪,他拿起那块怀表道:“你怎么知道我喜欢收集怀表?”

颜夕吐了吐舌头,故作神秘道:“秘密!”其实,他那么有名,网上搜一下,什么都知道,只是,想到搜到的那些信息,她的眼神暗了暗……不过,她既然能来到这个世界,也知道未来发生的事情,那么,说不定她就可以改变那结局!

谢淮看着颜夕的小表情,轻笑一声,然后道:“你想不想跳舞?”

舞池内,颜夕局促不安地看着谢淮,周围的男男女女相拥着跳着舞,让她显得有些格格不入。谢淮带她回来后,还派人给她换了一套旗袍,让她彻底成了这个世界的人。

谢淮看着眼前的女人,月白色的旗袍勾勒出她玲珑有致的身材,一头鬈而长的发一直垂到腰间,说不出地妩媚动人,但是,她并不知道自己此刻有多美,一双清澈的眼有些无助而又紧张地看着他,令人怜惜。

“你会跳什么?”谢淮看着她。

颜夕心虚地扭了两下道:“这个……”

谢淮愣住,随后大笑起来,眉里眼里全都沾染上了笑意,俊朗的面容好看得过分。

颜夕的脸爆红,她刚才跳的是老年迪斯卡……都怪她刚才一时心情好,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他。

“别笑了,我还是要点面子的……”颜夕羞红着脸就要往舞池一边跑去,却被谢淮拽住了手。

“你有天分,我免费教你!”谢淮促狭地打趣着她,然后手就搭在了她纤细的腰上,他教她的舞步很简单,只需要随着音乐节奏上下左右的挪动步子就行。

“你们那里的姑娘都只会跳你刚才的舞吗?”

颜夕一个激灵,事关未来人的面子,她看着他,鼓起脸道:“谁说的,那只是我不会跳,我们那里的姑娘跳舞可性感、好看了,都这样,这样……”似是怕他不信,她还僵硬地扭出了一个S形。

谢淮嘴角勾起:“性感好看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你……”他俯下身在颜夕的耳边轻轻道,“很诱人。”

热气拂在颜夕的耳边,化作一股电流酥酥麻麻地朝全身蔓延开来,她的心怦怦跳着,她都快怀疑心是不是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

砰。

一声枪响,舞池内的所有人尖叫一声抱起头,颜夕几乎是发蒙地被谢淮一把揽下。

颜夕的心怦怦跳着,一张小脸煞白。舞池中,她看到一个男人压了压头上的帽子,趁乱快速消失在大厅内。她回过头,看向她身旁被子弹射穿而破碎的花瓶,再偏一点,打中的就是她了。

第五章 穿越时空的礼物

“那天晚上是怎么回事?”颜夕走到谢淮的对面坐下,焦急地问道。那天晚上发生了枪击事件,他就立刻将慌乱的她送回了房间。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情,她也不知道。

“没事。”谢淮笑得云淡风轻道,“你也知道这世道很乱,这里每天晚上会有许多权贵商胄来玩,许是哪一个人得罪了谁,惹上仇家,杀到这里来了。”

“谢淮。”颜夕极其认真地看着谢淮,那天晚上回去后,她的心一直不安,她记得她从网上搜索到的信息——他就是被人枪杀而死的。

“怎么了?”谢淮看着颜夕道。

“你上次不是问我怎么知道你喜欢怀表吗?其实,在一百年后,你的所有信息我都可以找到,你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出生年月,我都一清二楚,甚至……甚至是你的死。”颜夕慌乱道,一开始她想着可以改变那结局,但是,当枪声响起的那一刻,她害怕了。

“你会在这一年的八月二十八被人枪杀于谢家旅店内的。”

谢淮目光一闪,凝视着面前不安的小女人,半晌突然笑道:“你是担心我会有危险?”

颜夕忙不迭地点头,一颗心揪起看着眼前的谢淮道:“或许我不出现,你应该就会没事了。”谢淮会死在谢家旅店内,而谢淮天天来谢家旅店,都是在等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现的她。

“傻瓜。”谢淮轻叹一声,握住她的手道,“你既然能知道我的死,那你肯定是老天派来救我的,只要我躲过八月二十八那天,不出现在谢家旅店不就可以了吗?更何况,我想见你……”

颜夕瞳孔一缩,一颗慌乱不安的心也渐渐因为他的话而平缓起来,既然她知道他的结局,还让她出现,或许就是为了改变一些事情的。

谢淮安慰着颜夕不安的情绪,话题一转道:“上次送你的衣服,你怎么没穿?”

“你送给我的衣服,可能是因为从过去到未来穿越时空的原因,烂了……”说到这,颜夕的脸微微一热,有些不好意思。那晚跳完舞,她回到自己的世界当中,原本崭新的旗袍一瞬间颜色开始发黄,并且沾上了许多灰尘,短短的几秒,她就像是看见了一朵花从盛开到枯萎的全过程,她随便一拉那衣服,那衣服便碎了。

闻言,谢淮愣了愣,他看了一眼一楼热闹的舞池,突然开口道:“以后的谢家酒店是个什么样子?”

颜夕不知道他的话题怎么突然跳到这上面来了,他难道是想知道酒店以后的发展情况吗?

颜夕将一百年后的谢家酒店的样子描述了一遍,谢淮挑眉道:“大门的位置还是一样吗?”

颜夕不明所以地点点头。

谢淮站起身走到她的身边朝她绅士地伸出手,她疑惑不解地将手搭上去。

謝家旅店的门口。

“从现在开始,你要跟我一起数。”谢淮含笑看着她道。

“嗯?”颜夕狐疑地看着他。

“乖,照我说的去做就行。”谢淮握着颜夕的手迈着步子一步步数着,走到第两百步的时候,停住脚步,他看向一脸不解的颜夕笑了笑道,“这里,我会为你埋下礼物,你在未来记得要查收哦。”

颜夕怔住。

二十一世纪。

颜夕找酒店人员要了一把铲子,站在谢家酒店门口,握紧手中的铲子,开始按照记忆数着步数,走到第两百步的时候,她停下,便开始挖着。

这块是酒店附近还未开发的一处公园,那天她在描述完酒店的样子后,谢淮便拉着她往这个方向走来。

挖了十几分钟,颜夕都没有挖到东西,就在她以为自己步子数错的时候,铲子碰到一块硬邦邦的东西。她大喜地继续挖着,挖出来一个黑匣子。

那黑匣子上面上了锁,但是,钥匙在那天晚上,谢淮就已经提前交给她。

颜夕将那黑匣子抱回自己的房间,打开看见里面的东西,一下子笑得眯起了眼睛。那些东西都是她在那个世界看中很喜欢但是没钱买的小玩意儿,没想到,他全留意着。

因为锁在匣子中密封性很好,这些东西并没有受时间摧残。

对于颜夕来说,每天都可以看见谢淮,但是,对于谢淮来说,见一次,就得等上五六天,最长的一次,他等了有半个月。于是在闲暇的时候,他便去挑礼物,他在这边送,她在一百年后取。

“你再这样送下去,我可就将一百年后世界的地都挖了个遍。”咖啡馆内,颜夕对着谢淮笑道,为了躲避悲剧发生,他们基本上不会在谢家旅店待着。

自那天枪击事件后,一切又归于平静,颜夕越发觉得,他们可以躲过那一天的悲剧。

谢淮弯了弯嘴角,笑容有些孤寂道:“谁让我们之间隔得不是山高路远,而是时间呢?”

颜夕呼吸一滞,他们之间隔着一个世纪,足以跨越生死。

咣当一声,离颜夕他们不远的一桌打翻了咖啡杯,颜夕睨了那方向一眼,却看到一个熟悉的年轻男子怒气冲冲地站起身离开,而后面跟着的正是那日在张老爷身边的那个叫婉容的女子。

“裴易,你不能这么做!”婉容苦苦哀求道。

“为了跟你在一起,我什么都可以做!”那名叫裴易的年轻男子愤然离开。

就当颜夕好奇他们说的话是什么意思时,一个金丝边框眼镜便架到她的鼻梁上,世界一片模糊。

她的眼睛很好,虽然这眼镜度数也就两百度左右,但是,对她来说,看东西还是很模糊。

“你……”

“别拿下。”谢淮的声音响起,他已经坐到她的身边,因为距离太近,她都可以闻到他身上好闻的味道。

“谢、谢淮?”颜夕心跳如擂鼓。

谢淮看着她道:“若是我想让你一辈子都出现在我的世界里,你是否愿意?”

轰隆一声,颜夕的大脑里像是有一座火山喷发了,她耳朵立刻发烧了起来:“你、你说什么?”

“我说,我喜欢你。”

那男声带着三分喑哑、七分蛊惑,颜夕的耳膜咚咚作响,全身的血液仿佛都涌向了脸。

“你愿意留在我的身边吗?”

颜夕胡乱地点了点头。

世界又恢复了一片清明,颜夕看着帮她拿掉眼镜的谢淮,他歪着头俯下身一下吻住了她。

“刚才,我是害羞。”

唇瓣厮磨间,颜夕听到了他的声音。

第六章 不再见面

颜夕躺在床上回味着那个吻,越想,脸颊越红,明明白天是她补觉的时候,结果现在亢奋得一点儿也睡不着。

颜夕想着,她可能这辈子都要住在这里,然后跟谢淮长长久久地在一起。只是,她还没兴奋多久,一串悦耳的声音便响起。

颜夕拿过手机,是闹铃响了……但是,那并不是叫她起床的闹钟,而是备忘录用来记事的闹钟。

但是,看着上面的字,颜夕的脸唰地一下变成惨白,那原本是一句话,前半句是时间,但是,现在时间消失不见了,只留下后半句。

那是她第一次从那个世界回来时,查询的关于谢淮的生平资料,怕自己忘记,便记在了手机备忘录里。

颜夕昨天晚上离开那个世界时,是八月十五。

夜色如墨,卧房里的景物随着摆钟的敲响慢慢变成了一百年前的模样,颜夕一开门,便看见谢淮。

“今日是八月多少号?”颜夕突然的发问让谢淮愣了愣。

瞧她脸色非常不好,谢淮道:“今天是八月二十三,你怎么了?是生病了吗?”

颜夕摇摇头,看向谢淮道:“谢淮,我们……到此为止吧,不要再见面了。”

“你说什么?”谢淮皱起眉头,盯着眼前的女人道,明明七日前,她还答应他会长长久久地跟他在一起。

颜夕看着他道:“我会马上退了酒店的房间,我们不要再见面了。”

“不!”谢淮抓住颜夕的手道,“发生了什么?你告诉我,你为什么突然会这样?”

颜夕盯着眼前的男人,眼眶慢慢泛红。她最开始搜到的资料上清清楚楚地告诉她,谢淮死于八月二十八,原本他们以为躲过那天就可以改变他的结局,但是,她又去搜一遍时,跟手机备忘录上一模一样,他死的日期不见了,只说了他是被人蓄意谋杀掉的。那个人发现他经常出入旅店的一间房间,便进行有计划的谋杀,而他会出入这里一定是在等她。

他们以为提前知道结局就可以改变,但是,命运发生了改变,变的是没人知道他会什么时候死去,但是,不变的是,他终会死在这旅店的房间里。

“你不要再来等我了……”颜夕边说,边流着泪,“因为等我,你会被人杀死的!时间改变了,我们谁都不知道那一刻什么时候来临!”颜夕哭喊道,只要他们断了,他就不会天天等她,不会被人杀死在旅店的房间里了。

如果再次相见会让他死的话,她宁愿一辈子不见!

谢淮愣住。

“比起在一起,我更想你活着,所以,不要再来了。”颜夕含着泪看着谢淮,然后将门关上。

“颜夕!颜夕!”

任凭谢淮怎么拍着门,颜夕都没开门。

谢淮看着那扇门,手渐渐垂下握成拳。

谢家旅店的大堂处,谢淮在一张信纸上写着什么,写完后,他交给谢家的管家道:“李叔,如果我有一天出了什么事,就将这封信交给谢家的下一代人,让他们按照信上的内容做,等到那一天,将这封信交到信上那个女子的手中。”

三个月前,他不曾明白为什么自己会写那么一封信,如今他明白了,一切,早已命中注定。

第七章 命运

颜夕去办退房,酒店的前台小姐告诉她,因为她未住满十五天,所以无法办理退房手续,让她再住一晚满十五天再退。

颜夕不解,前台小姐便告诉她,从她入住酒店的第一天起,便有一份合同自动生成,只要她住满十五天,任何费用都不会收取,若是差了一天,按正常收费标准的三百倍赔偿。

颜夕回到房间,她看着床头放着的那封泛黄的书信,原来……他早就在一百年前想好了用什么办法留住她。

夜准时地来临,只是与以前不同,颜夕没有一到点儿就开门。

敲门声响起,颜夕慢慢走到门边,隔着一扇门,她听到他的声音。

“今天你又没来吗,还是你来了,却不肯见我?这已经是第十天了……”

颜夕目光带泪,她不是说了,让他不要再来了吗……

“你说,比起在一起,你更想我活着,可是,跟死相比,我更怕见不到你……”

颜夕的心猛地一抽。

“如果你来了……最后一次,你就陪我最后一个晚上,天亮后,我就再也不来找你了,好不好?你……也该来了吧……”他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颜夕一下落了泪。

门里面静悄悄的,谢淮垂着眼眸,看着手中的金色怀表上面的时间,眼里充满希冀的光慢慢熄灭。

门把手突然动了动,谢淮看着站在门口抬着头看他的熟悉容颜,目光一敛。

“最后一晚,我只陪你最后一晚,這一晚后,我们再也不见。”颜夕颤抖着声音道。

谢淮盯着她,最后嘴角弯了弯,淡淡道:“好。”

第十五个夜晚,谢淮与颜夕并肩走在大桥上,颜夕抬头看了一眼天空上的圆月,没想到,在这一晚,两个世界的时间再次重合,都是十五的夜。

突然谢淮停住了脚步,颜夕回头看他,他道:“你往前走一百步。”

颜夕愣了愣,但是看到他的目光,她还是往前走了一百步,然后站住脚步扭头看向他。

“这是我与你之间的距离。一百年。”

桥上昏黄的灯光打在他的身上,他模样俊朗、身材挺拔,与身后的景物融为一体,就像是旧时光里的老照片。

颜夕看着他一步步朝她走来,走到她的跟前,将她腮边的发撩到耳后,一双深邃的眼眸凝视着她道:“一百年后,你的世界是什么样?一百年后,你的身边又会是谁?一百年后……但是,我看不到了,我只知道现在,你在这、在我眼里、在我心上,我不想放开你。”

谢淮将她拉入怀中吻住,时间在他们之间出现了一条裂缝,让两个原本平行的人有所交集,但是,時间一到,他们都要回到各自的世界中。

时间总是在不舍中过得很快,太阳逐渐升起,还有半个小时,颜夕就得回到自己的世界中。

一辆黄包车在他们身侧停下,从上面走下来一个神色慌张的女人,正是婉容。

“谢少爷,赶快离开这里,张玉山派了三四个杀手在这条街上!”张玉山就是那日的张老爷、谢淮的舅爷,因为觊觎谢家的财产又恨谢淮素日里不给他留情面,便想派人出手解决了谢淮。

张玉山让裴易去杀谢淮,事成之后就答应裴易放了婉容,让婉容跟裴易在一起,可是婉容知道,张玉山怎么可能会放了她,他是在利用裴易,借刀杀人,好撇清自己的关系。她怎么劝裴易,裴易都不听,她只能到这里通风报信。

颜夕心神一颤,难道是今天?

“我先送你回旅店!”谢淮反应过来道。

“不,你先走!我不会有事的!”颜夕慌张道。

“你放心。”谢淮握住颜夕的肩膀,看着她的眼睛道,“张玉山想杀我不是今天第一次想杀,以往我都躲过来了,这一次也不会死在他的手上!”

“你们赶紧走吧!”婉容在一旁焦急道。

谢淮跟颜夕上了黄包车,街道在颜夕的视线中不断倒退。

颜夕面色发白,谢淮攥紧她的手。

他们到了旅店颜夕的房间,时间只剩下五分钟。

“你快离开吧,我求求你。”颜夕心跳得厉害,她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我已经叫手下的人看着,如果有张玉山的人,不会放进来。”谢淮安慰着她。

周围的景物慢慢开始发生着细微的变化,那是谢淮不曾见过的景象,阳光从窗户外射了进来,正好投射在谢淮与颜夕之间的地面。谢淮跟颜夕低下头,木质的地板逐渐变成洁白的地板砖,时间以肉眼可见的方式划分开了两个世界。

“我快要走了……”颜夕低下声音道。

谢淮瞳孔一缩,下意识地伸出手,抓住颜夕的手腕,死死地盯着她,但是,颜夕的身体开始变得透明起来。

“谢淮……”

砰的一声,房门被人踹开,颜夕看着那人手中的东西,神色大惊。

“谢淮!”她尖叫一声,空气中有子弹飞过的声音,她一把抱住了他。

咣当一声,裴易愣愣地看着地面上掉落的锈迹斑斑的子弹,那子弹……仿佛被氧化了上百年。

第八章 尾声

第一夜,颜夕遇见了谢淮。

第二夜,他们说要共同度过三个月。

第三夜、第四夜、第五夜……

他带着她游走在他的世界,遇见他认识的人,让她一点点融入他的世界。他带她坐电车,教她跳舞,送她礼物,做她的心上人……

第十五夜,他们说要分开。

颜夕踩上板凳,她抬起头看着那个摆钟,扭头看了一眼床上那个白发苍苍、痛苦不堪的老人,泪一滴滴地落下。

当子弹朝谢淮射来的那一刻,她抱住了他,子弹穿过她的身体,但是她的身体已经透明,出现在现代的世界。那子弹便因为百年的时间,而变得锈迹斑斑落下。

原本谢淮会中弹而死,但是她替他挡下了这一切,但是那个时空里已经没有谢淮,他便跟着她一起出现在她的世界。

见到谢淮与她一起完好无损地出现在现代的酒店房间,她眼中闪过惊喜,可是下一秒,谢淮的容貌就瞬间老去,性命也危在旦夕。

当她再去查询谢淮的资料时,她却发现他在那个世界活到了八十岁,儿孙满堂。

命运再次发生了变化,如果谢淮在那个世界好好地活着,那么,床上痛苦挣扎的老者又会是谁?

摆钟的整点报时让颜夕瞬间明白了什么。

颜夕轻颤着指尖,她将时针逆时针转了一圈又一圈,一共十五圈,回到了她入住酒店的第一天。

颜夕将躺在床上的谢淮扶到门口,将门轻轻关上,她踩着板凳,似是用尽了全是的力气艰难地将时针定格在十点。

一切都会回归原位,他们会像两条平行线,永远不会有交集。

他们会忘了彼此,所有发生的事情都会被时间抹去存在过的痕迹。

砰的一声,摆钟从墙上掉下摔毁。

颜夕看着床头的那封信,看着谢淮送给她的东西,慢慢消失。

“谢淮!”颜夕撕心裂肺地喊着他的名字泪流满面,不想她的记忆也被抽离,可是下一秒,她疑惑地摸上自己的脸,她……为什么要哭?

心口处空荡荡的,仿佛失去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

“谢少爷?你怎么在这站着?怎么了吗?”

一九二零年五月二十八的夜晚,一个人从后面拍上谢淮的肩膀,谢淮回过神,看了一眼面前紧闭的房间,笑了笑道:“没事,就是感觉会有什么重要的人要从里面出来。”

“这不是空房间吗?”

“嗯。”

赞 (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