咔,江湖情侣截图留念

念葵姑娘

她原以为自己混迹在江湖,怎料卻被整个武林追杀!幸好遇到个俊美公子,承诺一路护她宠她,可是为什么突然会有人跟她说,她只是一个游戏npc,what?

(一)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一夜之间,大街小巷贴满了通缉令。画像上的女子眉清目秀,一副纯良无害的模样,偏偏旁边标注了几行触目惊心的字:此女子刺杀武林至尊,夺走星移珠,凡在清明前将此女子带到至尊面前者,可得至尊之位。

人群中,一位蒙着面纱的女子看见后,匆忙走开。

她行至树林,忽闻风声大作,青如意心头一惊,暗道不妙,刚想逃离,却见几位头戴斗笠的剑客徐徐落下,将她团团围住。

这无声无息的轻功,估计是轻风派的,她想从他们手中逃离,怕是不可能了。

思索间,几道剑光已倏然而至,青如意反应极快地避开,但仍是被凌厉的剑气划破了脸颊。她迫不得已地从腰间抽出红绫,与几人缠斗在一起。

只可惜,很快,她便处于下风,眼看一把剑直冲她的命门而来,想到自己即将丧命于此,她只得含泪闭上了眼。

说时迟,那时快,叮的一声响起,青如意立刻睁眼,便看见眼前那把剑断成了两截。

“是皓月天行!”她听见轻风派的人如此说道。

“可恶,快撤!”

皓月天行?这是一个人的名字吗,为什么轻风派的人光是知道他来了,便如此惧怕?

青如意好奇地向四周打量,想知道皓月天行是从哪射出的石子。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朗朗笑声忽地从四面八方传来,伴随着一声“太迟啦”,一位白衣公子从天而降。

只见他立于风中,衣袂飘飘,手中骨扇轻摇,眨眼间便唤出几具白骨,生生缚住了轻风派的人,一并将他们拉入了土中。

霎时间,树林恢复平静,不见轻风派的人,也没有了骇人的白骨。

唯有谪仙般的公子摇着骨扇,眉眼含笑地看着她。

青如意讷讷地开口:“多谢公子相救……”

皓月天行啪地合上骨扇,打断她的话:“欸,谁说我要救你了?”

“你也是来抓我的?”她瞬间打起十二分精神,警惕地看着他,“一个两个都想用我这么个弱女子来换取至尊之位,我呸,简直窝囊。”

“谁又说我要拿你去换至尊之位了?”

这也不是,那也不是,青如意一下呆了。

“那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偏不告诉你。”皓月天行薄唇一勾,眼中闪过一道算计的光芒。

她虽看见了,可还没来得及反应,整个人就已被他揽入怀中。

皓月天行搂住她的腰,将她放低,而后刻意将声音压得低沉又富有磁性,缓缓地说道:“如意,别管我的目的是什么,清明之前,只要你陪我,去阳明崖看夕阳,去百里桃林看桃花,去末镜湖垂钓,我就一直护你周全,直到你完成你想要做的事为止。”

这笔交易听得她很是心动,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做,但现在自己有星移珠在手,只要她能平安撑到清明,这场噩梦就结束了!

于是,青如意郑重地点头:“好!”

“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出发去阳明崖。”

他顺势将她抱起,白衣蹁跹,惊鸿一现,下一刻,树林间只剩斑驳的日光。

(二)武功非常棒,怼人也很强

阳明崖,桃花林,末镜湖,分别位于东、西、南三个方位,而现下距离清明不过半个月,饶是马车再快,也不可能在短短半个月内将这三个地方走遍。更何况,陪他走完这三个地方之后,她还要到最北边的千人坟,催动星移珠,助她回家。

青如意坐在马车里,被颠得差点连胆汁都吐出来时,总算想到了这个问题。

她虚弱地扶着窗,向他提出这个疑问。

皓月天行故作神秘地道:“你的问题,就是我选择最先来阳明崖的原因,等到了,你就知道了。”

“唉,这种情况要是有高铁多好啊。”她闷闷地说。

“你怎么不说有飞机呢?”

“是啊……”

说到一半,拉车的马儿蓦地发出一声嘶鸣!两人只感觉马车狠狠一震,下一瞬,整个车厢便像被砸开的西瓜,变得四分五裂。

皓月天行不假思索地将青如意摁进怀里,为她挡去所有碎木。

她惊疑不定地从他的衣衫间隙看去,就见一些红衣女子手执火雷将他们团团围住。

“皓月天行,我们是打不过你,但我们找到了对付你那荒骨魔扇的方法。你用魔扇召出的骸骨,只能在以你为中心的方圆百丈行动,那么,我们只要不进这个范围,而用火雷袭击你,后果可想而知。”

青如意听了,忍不住挺身向前:“你们是七焰教的人吧?早就听闻你们研制的火雷威力十足,就算是最硬的金刚岩也能炸得粉碎。那你们用火雷,就不怕也将我和星移珠,一起轰得灰飞烟灭吗?”

为首的女子大笑起来:“你是个聪明人,应该知道怎么选。要么,你自己跟我们走,要么,就和皓月天行一起被炸死。反正他武功之高,位居江湖榜榜首,若能亲手除掉他,就算我们当不了武林至尊,七焰教也能跻身武林名门前三名了。”

青如意差点忘了,这里的人取得名声和地位,都不是靠什么权势、钱财,而是靠比武!过程和方法都不重要,世人只在乎结果。

这下可怎么办呢,她要不要丢下他直接逃跑呢?

可是……

青如意咬咬牙,抓住他衣服的一角,悄声问:“皓月天行,你能保护我的,对吗?”

他先是一愣,随即翩然一笑:“那是自然。”

“我信你。”

说完,她就后退一步,紧张地站在他的身后,一脸为他担心的表情。

不知为何,见她这样,皓月天行竟觉得十分愉悦。

“我这个令江湖闻风丧胆的大魔头,居然也有被人牵挂担心的一天,真是稀奇啊。”

他展开骨扇,谈笑间召出一堆白骨。

七焰教的人以为他要出招,立刻往他的方向扔了几颗火雷。

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响起,待硝烟散去不少,七焰教的人才发现那些白骨不是召出来攻击她们的,而是叠起来保护青如意的!一批白骨被炸飞之后,又立刻有新的白骨冒出来填补,给青如意建了个严严实实的保护罩。

“小如意,你不要眨眼,且看我是怎么收拾欺负你的人。”

青如意闻声望去,只见皓月天行将骨扇置于腰间,双目微眯,杀意毕现。

在场所有人均心生惧意,七焰教的人更是慌忙将手中的火雷,一颗接一颗地扔出。

明明有几颗火雷就是在皓月天行的身边炸开的,可他从黑烟中蹿出来时,却毫发无损!

他不知使了什么武功,凭空分出好几个相同的身影,一起向七焰教的人袭去。

近身,抽扇,见血封喉。

整个过程无比简单,却又快得复杂。青如意没有眨眼,可仍旧没看清他的动作。

七焰教的人连与他过招的机会都没有,好像他的几个身影就是凭空出现在她们的身后,等他掠过她们的身侧,站到不远处悠哉地摇起骨扇时,那些人就莫名地倒地了。

她知道他應该很强,可亲眼目睹,还是被深深地震撼了。

“怎么?这样目不转睛地盯着我,可是迷恋上我了?”皓月天行解决掉七焰教的人,便施施然地回到她的身边,解除了骨阵。

青如意微微红了脸,虚心地叫嚷着:“胡扯!”

“那我可得加把劲了。”皓月天行将一旁的马儿牵来,率先翻身上去,又朝她伸出了手,装出一副彬彬有礼的样子道,“马车坏了,到达阳明崖前,只能委屈小如意跟我共骑一匹马了。”

她被他的话搅得心思浮动,完全没敢接茬,直接抓住他的手就上了马。

谁知,她刚坐稳,皓月天行的双手就从身后绕了过来,她吓得一个回头:“你干吗?”

他抓住缰绳,憋着笑反问:“骑马啊,还能干什么?”

“你……”看着他得意的样子,青如意气得说不出话,这个人就是故意的!

没道理啊,她堂堂新时代的女性,居然会被一个古人在撩妹这方面压制住,想她当年在社交软件上,可是三言两语就能逗得网恋对象面红耳赤啊!武功她是比不过他,“撩功”她还能输不成?

自尊心一被刺激,青如意就没了理智。她猛地在他的脸颊上啄了一下,成功地收到他惊诧的目光后,她沾沾自喜地放话:“美人在怀,除了骑马,能干的事,还是挺多的。”

他一听,目光倏然暗了下来,再开口时,声音莫名地沙哑了一些。

“也对。”

青如意一愣,还没来得及脸红,又听他叹息道:“你说的那句话,很有道理,但前提得是美人在怀啊。”

什么前提?他现在不就是美人在怀吗?欸,等等,所以,他这话的意思是,她还称不上美人?

“皓、月、天、行!”一声怒吼响彻云霄。

此刻的青如意被他逗得完全忘了,她之前提起高铁时,他无比自然地说到了飞机。

到底是他乡遇故知,同为穿越者,还是另有隐情?

(三)眼前心上人,又似镜中花

他们花了三天,才到阳明镇。

一路上,她听说了许多关于他的事,就差不多知道他自称大魔头是为何了。他无门无派,亦正亦邪,独来独往,武功之高可占据江湖榜榜首三年之久。传言他那把荒骨魔扇需以血肉喂养,所以,遇上他的人要么成为他的朋友,要么就是死。

可相处下来,她发现,他的缺点只有喜欢捉弄别人,以及相当护短,根本算不上是什么十恶不赦的人。

比方说,刚才她想买两件衣服换洗,莫名遭到了两个富家小姐的嫌弃,对方放话说要包下整间店,让老板赶他们出去。皓月天行直接就剪光了她们的头发,还威胁老板再敢做她们的生意,他就烧店……

虽然这种行为有点恶霸,但青如意深深觉得,有靠山真好啊!

他不仅每天把她喂得饱饱的,还给她买新衣服、小玩意儿,从不让她累着受委屈……按照现代的说法就是,她感觉自己活成了他的猫,安安心心地被他宠着就好。这样下去,她还真有点舍不得回去,回去还要上班,还要自己养活自己,想想就心累。

“皓月天行,我能不能这辈子都跟着你啊?”她的本意是跟着他蹭吃蹭喝的,但不知为何,此话一出,竟十分暧昧。

她还想着皓月天行估计又要捉弄自己一番,早早在脑袋里备好还击的话语,然而反常的是,他只微微一笑,拍了拍她的脑袋说:“只要你愿意,我就没异议。”

青如意听了忍不住傻乐,特别乖巧地去买了两坛酒,陪他上山等夕阳。

起初只是浅尝,谁知,直到他们把酒喝光了,太阳也还没下山。

她醉醺醺地靠在他的肩上,一股脑地将自己的秘密全说了出来。

“嗝,皓月天行,我告诉你哦!其实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我来自2018年,是从很久很久以后,穿越回来的。”

“我知道。”

看到他那仿若洞悉一切的淡定表情,她不乐意了:“你以为你什么都知道吗?你就不知道,我对你,挺有好感的!”

皓月天行挑了挑眉,看着她得意扬扬的样子,忍不住失笑:“我现在不就知道了?”

“啊?你怎么知道的?”喝醉的人全无理智,青如意懊恼地挠着脑袋,一副想不通的模样。

看她傻乎乎的样子,皓月天行只觉得心脏像被放进了棉花堆里,又软又暖。

太阳渐渐落下,红霞布满远方的天空,白衣公子席地而坐,怀中搂着娇小的美人儿,此情此景,美不胜收。

咔嚓一声,屏幕外的冯浩天,将这美景截图下来,发给了自己的游戏好友西门小恨。

青如意并不知道,她眼中的皓月天行,只是一个游戏角色,而这角色的操纵者,便是冯浩天。她身处的江湖,也不过是在游戏里。

冯浩天将截图发出去后,西门小恨很快回了消息。

【西门小恨】这就是活动的NPC?这脸捏得是真的精致啊!

【皓月天行】何止,她还会实时对话,自己做选择,感觉完全不像一个NPC,倒真的像是有灵魂穿越到了她的身上一样。

没错,青如意只是个NPC,这次大型网游《江湖行》的清明节活动,名为江湖清明令,只要玩家找到一个叫青如意的NPC,把她和星移珠带到武林至尊面前,就能领取活动奖励。冯浩天是去年清明节活动的第一获胜者,得到了隐藏任务,只要和青如意完成去阳明崖看夕阳、百里桃林赏花、末镜湖垂钓,获得的奖励就翻倍。

所以,他才会及时出现救了她,才会没头没脑地让她陪自己做这些事。

【西门小恨】哈哈,说什么呢你,你该不会对一个NPC抱有什么奇怪的幻想吧?下次带她过来给我瞧瞧啊,我也想跟NPC玩玩实时对话。

对方一副把青如意当成是无意义物体的样子,搞得冯浩天心烦气躁。他索性不回西门小恨消息,转而操纵皓月天行把青如意抱得更紧一些。

游戏官方设定,青如意是个穿越者,换而言之,就是这个NPC以为自己是从现代穿越到古代的,因为看过她的设定介绍,所以他对她了如指掌,在听到她说自己是穿越过来的时候,也一副意料之中的神情。

可是,越是相处,他就越觉得,她真的是从现实世界穿越到了游戏里的,只不过,她还以为自己是穿到了古代某个江湖而已。

冯浩天看着屏幕上睡得迷迷糊糊的青如意,眼神不自觉得变得温柔起来。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江湖梦,行侠仗义,叱咤风云,但他只希望择一人终老、浪迹天涯……若青如意不是NPC,而是真实存在的人,该有多好?

(四)拨开遮眼云,撞入迷魂雾

从阳明崖下来,皓月天行莫名其妙地多出了三张符,他说是任务奖励,青如意也没太放在心上。

那日从他怀中醒来,她羞得三天没敢正常和他说话,还是最后他忍无可忍,说她那天只是说了自己是穿越者的事而已。这个年头,谁还没见过穿越?光是死在他手上的,就不计其数了,穿越有什么好隐瞒的?

青如意这才松了口气,同时又非常沮丧,她连唯一特殊的地方也没有了,真不知自己还能拿什么博得他的关注。

没一会儿,她又醒悟过来,呸,要他关注干什么?现在又不是微播互粉!

青如意胡思乱想之际,前面的皓月天行突然停了脚步,对着空气说起话来:“你在哪?醉红楼的牡丹房是吧?我这就过去。”

青如意错愕:“你跟谁说话呢?还是你戴了蓝牙耳机?”

“我们用的是千里传音,不知比蓝牙高级多少万倍。”

好吧,武林高手的世界,不是她这种战五渣能懂的。

青如意只好换个问题:“那你在跟谁说话?”

“我那谁也不帮的帮主西门小恨,她说想见见你。”

这个具有浓浓现代风的名字,深深刺激了青如意,难不成这个帮主与她乃同路人?

满怀期待地跟着皓月天行去了醉红楼,一进牡丹房,青如意就惊了。她还以为这个没事就喜欢来青楼寻欢作乐的帮主,是五大三粗的糙汉,没想到,竟是个扎着双髻的小萝莉。

“小朋友,你几岁啊,这就出入青楼?”

皓月天行好心解释:“别看她长相稚嫩,其实也有二十岁了。”

青如意又被惊了一下,难不成这帮主年纪轻轻就练成了什么长生不老术?

同时,西门小恨也一脸震惊地打量着她。

“哇,这次任务的NPC设计得很逼真啊,居然还能实时对话。”

“嗯?什么NPC?”

“你啊,这次清明活动的主要NPC,官方公布的任务是把你和星移珠带到武林至尊面前换奖励,但由于天行是去年清明任务的第一获胜者,所以得到了隐藏任务……”

这下就算青如意再迟钝,她也听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

她呆呆地看了看皓月天行,又看看小萝莉,不可置信地问:“你是说,我们在游戏里?我还以为自己是穿越到了古代,没想到竟然穿越到了游戏里?”

“不、不、不,你就是个NPC而已,你的官方设定就是穿越者,目标是在清明那天拿星移珠去千人坟催动星阵,助你回家。但你仔细想想,你可曾记得自己在现代家住何方?穿越过来之前有什么亲人朋友?”

“我……”

她下意识就要反驳,却发现自己真的完全没有关于穿越之前的记忆。

西门小恨还非常详尽地將她的设定念了出来,说她是个二十三岁的师范毕业生,某天捡到了星移珠和它的使用说明,试着照做后就不小心穿越了,来到这,还被武林至尊看上。为了得到她的心,他把她囚禁起来,因为受不了,她才假装愿意和他在一起,下药迷晕了他,带着星移珠偷跑出来。

一字不落,完全正确。

所以说,她其实并不存在于这个世上,一切都是假的?这怎么可能呢,她明明知晓痛苦、懂得悲喜,和皓月天行在一起的这些日子,还差点动了心……这些都不是她的个人意志,而是官方设定吗?

她迷茫地看向皓月天行,问:“皓月天行,在你眼里,我也只是个NPC吗?”

可他没有回答,只是微笑着站在那里,白衣胜雪,一动不动。

西门小恨仿佛没看见她不知所措的样子,继续道:“他可能上厕所去了吧?也可能睡着了?为了做这次任务,他最近都通宵了,别看你们游戏里距离清明还有半个月,我们现实世界距离清明只剩下几天了。”

什么你们的游戏里,我们的现实世界?她也是真实的人,只是从现实世界穿越到了游戏而已啊!

她一定不是什么NPC,NPC会像她现在这样,惶惶落泪、凄入肝脾吗?

“我不相信……即便我没有可触碰的躯体,我的灵魂也一定是真实存在的……”

青如意红着眼呢喃,西门小恨似乎还想说什么,可她已经没有勇气再听下去。她倏然转身,飞也似的逃出了醉红楼。

(五)不知情之所起,无处问归人

冯浩天只是去泡了个面,回来看到青如意和西门小恨那一页页的聊天记录简直要气疯了。

“你我朋友一场,我现在正式通知你,我要拉黑你!”

【西门小恨】:皓月天行,你疯了吧,不仅给NPC买外观,还为了她去杀玩家,现在又因为她要拉黑我?你该不会真的喜欢上一个NPC了吧?

他没有回答,直接将她拖进了黑名单。

是不是喜欢,他也不清楚。一开始,明明只是抱着做任务的心态去救她护她,可不知怎的,看到屏幕上的她因为自己三言两语脸红生气,还会因为他偶尔送的小玩意儿笑弯了眼,他第一次觉得,游戏真好玩。

他不喜欢在游戏里找情缘,对方会看你的捏脸是否帅气,外观是否限量,金币是否充足……这一切附加在角色身上的东西,都不是他。

只有她似乎不太一样,明知他是不分正邪的大魔头,她却还是全心全意地相信他;明知他在江湖榜排行第一,武功无人能及,她却总是在每一次打斗时,为他紧张担心。她甚至不知他接近她的目的,就这么毫无防备地跟他天南地北地瞎扯,把自己是穿越者的事都直接告诉了他。

这么单纯的家伙,没他在身边,怎么可以?

想到此,冯浩天再也闲不住,一边操纵着角色在游戏里满天下寻找青如意,一边在游戏商城买了悬赏令。

十分钟后,世界频道炸了。

“土豪啊,皓月天行花十万金悬赏青如意?找到她的人,他还送限量外观?这是开服以来最高一次悬赏了吧!”

“悬赏令上还说这是他的情缘?我们服第一玩家啥时候成亲了,居然都没半点消息?青如意是谁啊,哪门哪派的?”

“咦,这青如意好像是个NPC啊……”

二十分钟后,某玩家在某游戏充值十万只为寻找一个NPC的消息,迅速占据了微播、今日尾条、搜猫新闻等各大平台的热门。

然而,现实世界的热闹,青如意一概不知。

她带着星移珠日夜兼程,赶到了千人坟,一心只想催动星阵,回到现实世界去。

在路上,她想了很多,知道自己有可能是个不真实的人后,迷茫、忐忑、不甘心等种种情绪都有,但她最害怕的竟是与皓月天行没有未来。她也不知道,如果在现实世界相遇,他还会不会像在游戏里那样宠她、护她。

知道这个世界只是虚拟的之后,为了不被人抓住,顺利赶来这里,她还花掉身上所有金币去买了一张传送符,将其用掉之后,自己就到了千人坟。但这也意味着,现在的她什么都没有了。

脑海里清晰地记得如何催动星阵,她用一根骨头在地上画出阵符,又将星移珠放在正中央,而后在一旁持续不断地念着盘旋在耳畔的咒语。

青如意一刻不敢停,只默默在心里祈祷:拜托你啊,小珠珠,我是不是人,全靠你了,赶紧显灵,带我回家吧!

不知过了多久,她已经念得口干舌燥、喉咙发疼,可星阵毫无反应。

求求你了,小珠子,给我一点点希望吧,我只是想要一个与他在真实世界中相见的机会啊。

一滴泪从她的眼角悄然滑落,滴在星阵上,骤然间,白光闪现,璀璨夺目,直冲天穹。整片千人坟被笼罩在茫茫光束之中,辨不清时辰。

“我成功了?我是要回去了吗?”光线太强,刺得她睁不开眼,饶是如此,她仍旧满心兴奋,静待奇迹的降临。

只是,白光退去,她缓缓睁眼,所见并非现代世界,而是一头羊不像羊、人不像人的巨大凶兽。

(六)未赏桃花林,先尝白骨恨

吞天饕餮的出现,让所有《江湖行》的玩家沸腾了。

从前他们只在游戏简介中,知道有这么个终极副本的存在,但无数人在千人坟日夜刷怪挂机,都不曾遇见过。如今它凭空出现,不少人吓得赶紧去买了几十张彩票。

一拨又一拨的玩家朝那里赶去,只为宰杀Boss,唯有皓月天行心心念念的全是青如意。

他猜这次异动,肯定又是她引起的,只希望自己来得及留住她。

千人坟人山人海,服务器几度崩溃,即便他用了传送符,赶到那里也是饕餮出现二十分钟后的事了。

它的血量已经被先赶到的玩家刷掉了一半,但它刷掉的玩家显然更多,世界频道里全是死去的玩家在温馨提示。

“千万别被它拍死,死了这个号就废了,装备、金币什么的会全被爆掉!”

“策划脑子是不是进水了,被拍死后还不能复活,要等三天后才可以登游戏!”

大家心中有了计较,再没开始那般英勇,要么就是藏在一边等别人上,要么就是隔得老远丢个暗器什么的。

于是,人群中就只见一抹穿白衣的身影不管不顾地冲上前去,头顶挂着一个硕大的对话框,上面写着:青如意,你在哪里?

为了躲开饕餮的攻击,皓月天行一上来就使了大招,恰巧这里又是千人坟,技能效果增强百分之八十,眨眼间,就见密密麻麻的骷髅人像蚂蚁般爬遍了饕餮全身,它头顶的血条唰唰往下掉,其壮观程度,在许多年后,一直被《江湖行》的玩家列为第一奇闻。

他一边费尽心思去对付饕餮,一边在茫茫尸骸中寻找青如意。

终于,嘈杂的世界里,传来她脆生生的一声叫唤:“皓月天行,我在这里。”

那一刻,电脑前的冯浩天,激动得红了眼眶。

这是他生而为人二十三年,第一次明白喜极而泣是什么感受。

皓月天行狂奔而去,一把将她拥入怀中。他很想俗套地让她永远别再离开自己,NPC也好,人也好,他都不在乎。如果是在游戏里,他就做第一个和NPC结为情缘的玩家,将《江湖行》的所有地图走一遭,陪她看日升月落、四季变换。如果是在现实世界,他就努力赚钱养她,让她安安心心、快快乐乐地待在自己身边,不用上班,只管花錢……

满腔情话就在唇舌之间,可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忽然之间,风云变色。

Boss残血之际都会有一波爆发,这只饕餮也不例外,有了骷髅人的围堵,那些藏起来的玩家又重新上去补刀,导致它的血条快速降到了百分之三,开始终极爆发。

乌云蔽日,飞沙走石,前一瞬还亮如白昼的游戏界面,霎时变得阴沉沉,不知是什么动物的嘶鸣,从四面八方传来。

皓月天行反应极快地撤回白骨,让它们团团围住自己,形成一个里三层、外三层的保护罩。

“对不起,对不起,它是我召唤出来的,我本来是想用星移珠回家的……”

他拍拍她的背,努力安抚着:“没关系,别怕,到了清明,你就能回去了,不是什么大事。”

原来,在非清明当天使用星移珠会召唤出饕餮,难怪一直没玩家遇到,毕竟这Boss是靠召唤而不是靠刷的。

皓月天行还是低估了饕餮,没想到它终极爆发有三段。

最开始,饕餮跳起,引起剧烈震动时,白骨保护罩掉了一半。到了第二段,它怒吼发出声波时,皓月天行召唤出的白骨就全碎了。他还受到余波冲击,呕出一大摊血来。

此时饕餮只剩百分之一的血,皓月天行抓紧时机,将手中骨扇狠狠地扔出,本是扇形的白骨倏然变成一把利刃,准确无误地刺中了饕餮。

饕餮百分之一的血量瞬间清零,他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就见Boss爆发第三段紧随而来,饕餮倒下,化为千万箭矢,飞向四面八方。

身受重伤又无武器在手的他无法避开,眼见一支箭矢朝他的喉咙射来,千钧一发之际,青如意扑了上来!

她本是想推开他的,可双手碰到他的那刻,她就明白為啥电视剧里的人都是以身挡刀,因为,凭一己之力,真没法瞬间将一百多斤的人推开啊!于是,箭矢就这样穿透她的身躯,带出淋漓的鲜血。

皓月天行怔怔地接住倒下的她,脑袋一片空白,连呼吸都忘了。

“你看吧,我才不是NPC……”她费力地扬起唇,断断续续地说,“NPC没有自我意识,不会主动救人,更不会动心。可我,不仅救了你,还对你动了心,所以,我是真的存在的,只是穿越到了这个游戏里而已,你要相信我啊。”

“皓月天行,你知道吗,正是因为喜欢上你,我才确信自己有真实的灵魂。”

“你不要哭,我跟你约定,等我回到现实世界,一定来游戏里找你。你就到百里桃林等我,到时候见了面,就把剩下的末镜湖也去了,我陪你赏花、垂钓,好不好?”

白衣公子维持着原先的姿势,没有动作,只因屏幕外的他已然泣不成声,肝肠寸断。

青如意终究还是闭上了眼,身体逐渐变得透明。等游戏界面重新恢复光明时,她也彻底从这个江湖中消失了。

(七)择百里桃林,候绝世佳人

《江湖行》里的清明活动结束后,皓月天行虽没有领到“与青如意阳明崖看夕阳、百里桃林赏花、末镜湖垂钓”这个隐藏任务的奖励,却因在击杀饕餮的战斗中,输出最高,获得了一只麒麟坐骑。

他依旧占据江湖榜榜首,只是不像从前那样热衷于对战,每日上线只是牵着小麒麟去百里桃林,一坐就是一整天。

所有玩家都知道他在等一个姑娘,却又叹息这个姑娘怕是永远不会再回来。

因为他们清清楚楚地看到,官方公布的“青如意隐藏结局”有三个,而其中一个就有“召唤饕餮,护心上人而亡”。大家都说那就是一个NPC而已,一举一动都是设定好了的,除非官方添加,否则,她怎么可能再出现?

可他执拗地等着,坚信那个姑娘,真的存在。

日复一日,又到清明。

二十四岁的冯浩天打开游戏,准备操纵皓月天行像往常那样牵着麒麟去百里桃林。

谁知界面却弹出一则公告:又到清明时节,江湖行限定任务重启,全新设定NPC明雨婕上线……

新NPC上线,官方还是狡猾地没把她会出现的地点告诉玩家,冯浩天细细读着,心念一动,立刻操纵着皓月天行往初次遇见青如意的那个小树林奔去。

远远的,他就看见林中有个姑娘被人围住。虽然她模样已变,名字也不再一样,可那一股子熟悉劲,却怎么也挥之不去。

皓月天行毫不费力地将几个想要抓她的玩家解决掉,翩然落到她面前。

“多谢公子相救……”明雨婕讷讷开口,脑海快速闪过几个片段,她对眼前的白衣公子有着模糊的印象,便忍不住开口,“话说,你以前是不是也救过我?”

“去年的时候,我在这里救过一个姑娘,她的名字叫青如意。”

女主讷讷道:“青如意?”她觉得有些耳熟,心里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

皓月天行倍感亲切:敢问姑娘可否愿意陪我去三个地方,我愿意一路护你宠你。

明雨婕一脸激动:我感觉我已经喜欢上你了!

赞 (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