确认过眼神,是个骚的

小喇叭:《太傅》已经全国上市啦!书店、报刊亭、电商渠道皆可购买!喜欢这个故事的小可爱们赶紧行动起来,把《太傅》抱回家吧!欢迎来微博私信骚扰作者@一只君素 分享你的读后感哟!

大家好,我是一名暗卫。我的名字叫第N号大壮……这是我的主子,也就是那位没什么骨气的女帝陛下取的。究其原因,还是我进入国家编制得太晚,代号都给取满了,所以主子她随口说了一个。对此……嗯,我很喜欢这个名字,“真心”的。

我平常的任务是监视太傅沈珣,包括但不限于替他打发莺莺燕燕,neng 死一拨又一拨想半夜拖他去厕所捂死的歹徒,以及拦下意图攀上皇上这根高枝、出于吃醋心理来找太傅大人比试的文人骚客……

妈呀,我好累……想加工资……

我坚守岗位六年有余,基本全年无休,经常受工伤。我老大还每次都嘲讽我,说我的工作最轻松。呵呵,轻松才怪,你行,你上。至于我为什么经常受工伤,这就是一件比较神秘的事了。

现在,让我翻开我存放了两个房间的工作笔记。

我第一次断了两根肋骨,那是在我进入暗卫这个组织的第一个月,准确地说,是第三天。当时,我收到女帝陛下分派的监视任务,我老大,也就是甲大壮和他的基友乙大壮,特别诚恳地对我说,太傅这个人嘛,那是相当好相处,皇上将这个任务委派给你,那是对你的一种厚爱。

我后来才知道,太傅好相处个锤子,我前面残废了的十几个兄弟都是因为他,现在还半身不遂。

老大还说了,但凡有莺莺燕燕招惹太傅,只需一招足矣。

我问什么招?

老大认真且诚恳:“你按皇上平常穿的女装去做一套,有人示爱太傅时,你化个妆,扮成皇上的模样,夸大但必须有理有据地对太傅表白心迹,太傅特别吃这一套。”

怪我太年轻,我居然信了这种骚套路。

我上岗半天,果不其然,太傅府前门庭若市。经过精心打扮的良家小姐、青楼姑娘,那叫一个络绎不绝地在门口蹿,都试图和太傅来个不一样的激情偶遇,能勾动天雷地火的那种。只要太傅一走过,用七百二十度回旋托马斯高难度假动作摔倒在他面前的女子不计其数,有些甚至还正好挡住了太傅的去路。这个时候,太傅就会充分发挥他“为人和善”的特点,放下手里的书,看看脚边媚眼如丝的姑娘,然后,着重避开她的胸,从她的脸或者是肚子上踩过去……

他是真的踩,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只管看书,仿佛在踩蹦床……

然而,即使是这样,姑娘们还是前赴后继。

我就搞不懂了,现在的女孩子,是都需要人为整容吗?我鞋底的花样也是很多的!我妈做的纯手工千层底!

当然,这是后话。没过几天,象征我人生中第一个转折点的女人出现了。

她叫程莺莺,据说是北曌第一富商的女儿。他爹富可敌国,现在的军队开支还有一半仰仗着她爹,所以,这位小姐敢明目张胆地和皇上抢男人,一点都不稀奇。这姑娘不是和皇上一个路子的狂野风,人家是大家闺秀,特别有范儿。趁着沈珣上朝,这位小姐首先叫保镖清了场。我仔细看过了,就她那保镖,我能一打一百个。

然后,她就躲在马车上补妆,一个时辰扑了三盒胭脂水粉。

败家娘们儿。

等太傅大人下朝回来,这位程莺莺女士先是让她的婢女去拦下沈珣,让沈珣到马车上叙话。

我们高冷的太傅大人什么脾气?那必须视婢女为粪土啊!程莺莺一看大事不妙,立刻下了马车。随行的保镖们当即拎出地毯,铺了一路,生怕灰尘脏了他们家小姐的白裙子……

太傅这就不高兴了,论起装×,居然有人比他还专业,必须怼死!

太傅脸一黑。

程莺莺赶忙阻止了一群猪队友,从地毯上跳下来,调整好表情,开始了长达两炷香的表白,其中不乏引用诗词,借鉴经典,哄骗恐吓,以及假装中暑吃太傅豆腐。

这……才二月你就中暑,你咋不直接炸成一朵烟花呢?

我看着程莺莺瘫得像堆五花肉似的靠着太傅的腿儿,心中大感愧对皇上的交托,我知道,该我出场的时候到了。我连一个专业的换衣间都没找到,就在臭气熏天的公共茅厕里换上了主子喜欢的那一身女装,当然是高仿的,只需八块铜板。然后,我随手抹了把墙灰,化了个妖艳贱货才能掌控得住的烟熏妆,随即马不停蹄地隆重出场。

我从树上一跳下,吨位太大,直接把程莺莺震退了八丈远,我也同时劈了个叉,撕烂了我八块铜板买来的高级女装。

我都来不及心痛,就满眼饱含泪水地学着我主子丢人的模样抱住了太傅的大腿根,顺带替他挠了下痒痒。

太傅当时的脸更黑,我从下望去,都怀疑他是不是得了黑无常的皮肤病。但是,我必须振作,主子的终身幸福还靠我去拯救。我回忆了一下主子那些没什么技术含量的情话,感觉由衷地嫌弃,于是,我重新综合了一番我看的高大上爱情小说,用了其中的撒手锏。

“从前,车马很远,书信很慢,一生只够爱一人。”

沈珣整个人一僵。

程莺莺也跟着一僵。

我陶醉地继续:“你是我的心,你是我的肝,你是我胯下的四分之三。”

沈珣:“……”

程鶯莺:“……”

我见程莺莺还没开始百米冲刺,又努力了一把:“沈珣,你看,这是朕为你打下的江山。天是你的,地是你的,银子是你的,我也是你的。”

沈珣拳头一握,我听见了骨关节发出的咔嚓声。不是我自夸,太傅大人这种弱鸡,我能一打两百五十个。

程莺莺惊呼起来:“你自称朕,难道你是……”

我向她抛个眉眼:“没错,我就是太傅的头号脑残粉,集搞笑与奔放为一体,36F大胸、随便吊打你的正义使者。”

程莺莺看了眼我的脸,扶着旁边那棵树吐去了。

我见敌方英雄已阵亡,成功完成了任务,正打算全身而退,还没退出半米远,太傅大人拎住我的后脖颈,问:“你是谁?为什么要吐槽……”他顿了顿,改了口风,“为什么要假扮婧儿?”

主子吩咐过,不能透露我在监视他的事情。我思考片刻,相当机智地道:“我就是婧儿的化身,爱你的缩影。”

沈珣哽了哽。

就在他这一哽间,我发现他意图打我。我作为一个出类拔萃、曾经脚踢幼儿园、拳打老人院的武林高手,分分钟就要把他撂倒。我特别有自信,轻飘飘地出了个右勾拳。

然后……

我……就像一颗划过天际的流星,飞向了五百米外。我飞的同时,还听见太傅大人内力十足的声音。都说他斯文,结果他还骂我。

他说的是:“去你娘的,婧儿没你这么恶心,再学我家婧儿,打得你大小便失禁。”

我:“……”

你们看,我老大这孙子果然骗我,说什么太傅不喜欢主子。我家婧儿……呵呵,他要是不喜欢,我吃十斤剩饭。

……

十天后,我真的差点吃了剩饭。至于为什么……编辑让我下次再讲。如果你们喜欢我,记住,我的名字叫,正义使者!

赞 (167)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