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小香猪

大唐盛世滋生妖气,丞相之子归湛手段用尽终于抓到了为非作歹的野猪精,顺便还收了一只可爱迷你的小香猪。只是……他看小香猪的眼神好变态,好迷离,归湛竟然爱上了这只香猪精?!

【一】猪妖

大唐盛世,妖气滋生。

这半个月来,皇城内闹猪妖,丑陋的猪妖抓走了整整六位美貌女子,一时间引得皇城内的女人都人心惶惶,生怕猪妖的下一个目标就是自己。

朱太傅家的獨女朱颜,跳得一支鼓上舞,模样娇艳世无双——身为皇城第一绝色的她,自然就成了皇城捕快的重点保护对象。

归湛刚到朱家小筑时,就听小筑内传来阵阵声乐。声乐悦耳,苍茫大气,引人入胜。踏入小筑,他就见小筑正中间的湖心亭内,有一道女子的身影在轻轻旋转,她身上的淡紫花鼓裙随着舞姿摆动着,就像是开得正艳的玉簪花。

归湛饶有兴致地看着亭内的身影,也不避嫌,只背着手,缓缓地走到就近的一处石凳边坐下,眯着眼睛看着朱颜跳舞的风姿。

片刻后,她才停了下来。她一路走到归湛的面前,声音娇软道:“你便是朝廷派来保护我的捕快?”

归湛面容俊美如玉,狭长的眸似笑非笑地看着她,点头:“在下归湛。归湛的归,归湛的湛。正是朝廷派我来保护你。”

朱颜走到他面前,仰着脑袋弯着眼睛,笑意盈盈地看着他。

这是归湛第一次看清朱颜的模样——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她的眉眼娇媚,嘴唇泛着透彻的红,竟是一张清澈又绝美的脸。

归湛的目光从她的脸上别开,又撇了眼这小筑的布局,感慨道:“刚入门便有小湖和亭子,潮湿阴暗,不见前方,穷途末路……”说及此,他看向朱颜,“正是一个死局。”

朱颜脸色未变:“归捕快,你是说,这处宅子的风水不好?”

归湛道:“不过,算你命好,竟让你遇到了我。你若愿意支付报酬,我定将这宅子的风水起死回生,顺带,”他看她的目光带了一层深意,“也能更好地保护你。”

朱颜干笑道:“哈哈,归捕快真是说笑了……这处宅子可是家父让白云大师亲自布的阵,岂会风水不好……”

归湛耸耸肩,一副全然不在意的模样:“姑娘若是不信,那便罢了。”说及此,他又继续说,“既然朝廷命我护你,那我自是要歇在这。不知姑娘可曾安排好了我的房间?”

说及此,归湛站起身来,就要朝着后宅走去。

朱颜却在此时拉住他的衣袖,一只手抚摸着自己的脸颊,哀叹道:“那猪妖既然要抓貌美女子,我又偏偏生得如此美丽,可见我已是十分危险。归捕快,我觉得你应该近距离贴身保护我,才能免去那只猪妖的可乘之机。”

归湛故意皱眉,缓缓道:“不知朱姑娘所说的近距离贴身保护是什么意思,你我毕竟男女有别……”

可不等归湛的话说完,朱颜已经认真地看着他:“男女有别又有什么打紧的。若是你的话,贞洁和命,你选哪个?”

归湛道:“我选贞洁。”

“……”朱颜抹了把脸,“归捕快真是幽默。”

归湛道:“不过,既然朱姑娘可以弃贞洁于不顾,那我也就不跟你客气了。”

朱颜脸上的笑意凝固了:“呵呵……既然归捕快没有异议,那就这么定了。你快回衙门收拾收拾,我在这等你。”

归湛道:“不用收拾了。本捕快的换洗衣裳,都在府外的那匹小毛驴身上,你只管带我去落脚就是。”

朱颜下意识地朝着府门口瞥了一眼,却见门口柱子上果然系着一匹棕色小毛驴,似是注意到了她的目光,还朝着她的方向哼哼地喷了几口气。

此时此刻,归湛和朱颜靠得极近,也不知是不是归湛的错觉,他总觉得朱颜的双眸有一瞬间变成了异常的深色,还泛着幽光。

他目光一闪,可等他再看去时,朱颜那双眼睛明明漂亮又温柔,哪里有什么幽光。

约莫是注意到归湛一直在看着自己,朱颜忍不住伸手抚了抚脸颊:“怎么,有什么不对吗?”

归湛摇头:“并没有什么不对。只是……”

朱颜:“只是什么?”

归湛道:“你脸上的皮起皱了。”

朱颜脸色一变,下意识地伸手去探。

“跟你开个玩笑,你这么紧张做什么。”归湛似笑非笑地扔下这句话,便转身朝着后宅大步走去。

朱颜站在原地,目光冷然地看着归湛的背影,许久,才慢慢跟了上去。

【二】原形

猪精连续抓走了六位少女,此案惊动了大理寺、刑部与都察院三堂,整个京城的名捕都在彻查此案,一时间,皇城郊外的野猪被抓了个精光,市井间猪肉价格上涨,百姓哀声一片。

朱家小筑后院,朱颜直接引着归湛,让他搬到了自己闺房的外侧耳房。

归湛倒也不客气,也不推却,便答应了下来,丝毫没有男女有别的觉悟。

于是,当日夜里,归湛睡外室,朱颜睡内室,竟然还有点和谐。

头几日总算相安无事,直到三日后的夜里,终于有了动静。

半夜,正过子时。内室传来一阵窸窣声。只见这片黑暗里,一道单薄的女子身影闪现到了归湛的床边。

这道身影,正是朱颜。

黑暗中,朱颜弯腰,对着归湛的口鼻喷出一口绛紫色的雾气,刹那间,归湛的睡意就愈加沉了起来,连呼吸都变得绵长了不少。

朱颜对着角落的蜡烛动了个响指,房内瞬间就亮起了灯。朱颜嗤笑道:“臭捕快,白天不是很能说吗,现在还不是睡得跟死猪似的。”

说及此,朱颜又去内室披上了厚厚的灰鼠皮大氅,这才出了门,一路朝着北边去了。

此时已是十一月份。皇城夜晚的风已经十分寒凉。朱颜在城内买了几份食物后,出了城门,又上了城郊外的二里山,在山上七绕八拐的,终于走到了一个山洞前。

只是,在走入这个山洞前,朱颜突然听到一道轻笑声。

朱颜循声望去,不过一眼,就让她整个人都不好了!

——因为,就在身后不远处的树干上坐着的人,可不就是被她迷晕在床的那个臭捕快吗?!

朱颜脸色一沉,可随即又换上了一张笑意盈盈的面孔。她走到树下,仰着头看着归湛:“你怎么在这呀?”

归湛从树上跳下,站在她的面前,似笑非笑:“哦,我是一路跟着你到这来的。”

朱颜脸上的伪装快要维持不下去。她闭了闭眼,深吸一口气,忍怒道:“没有人可以抵挡得了我的嗜睡诀,你到底是什么人?!”

归湛道:“我是归湛。”

朱颜:“……”

朱颜和归湛四目相对。她脸上的怒气逐渐消失,周边弥漫着浓重的妖气和煞气。

归湛脸上露出一抹鄙视的笑:“怎么,终于不再伪装了?呵,愚蠢的猪精。”

一边说着,他一边从口袋里拿出了一道明黄色符纸,朝着朱颜扔去。

这明黄色的符纸直接重重地打在了朱颜的身上,在接触她的那一刻,猝然间蹿起一道幽绿的火焰,将她整个人都笼罩在其中!

朱颜疼得在地上打起了滚,浑身上下剧烈的刺痛让她快要丧失理智。泪眼模糊中,她抬头看向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男子,可他只是一脸淡漠地看着自己,无动于衷得可怕。

片刻之后,火焰渐渐熄灭。前一刻尚是模样娇艳的朱颜,此时却已经成了一个模样小巧的小丫头——短手短脚,脸蛋圆嘟嘟,长发只绾成两个团子发髻,倒是将这婴儿肥的脸蛋衬得更可爱了。

归湛的脸上终于浮现出了笑意,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你这只小猪,看上去倒是有些可爱。”

朱颜气得脸鼓鼓的,却让她的模样更显粉雕玉琢,只那一双眼睛充满叛逆,和她的模样极其不不符。

归湛见朱颜不说话,便上前蹲下身,将朱颜整个拎起,抱在自己的怀中,让她动弹不得。

他低下头,狭长的眼睛定定地看着她,在她的耳边轻声道:“你这是不愿和我说话吗?我如今既已抓到了你,就算你不说话,也可直接将你绑了,交到衙门去。”

他说话时的温热气息全都洒在朱颜的耳边,惹得她心里一阵战栗。他身上好闻的檀香味将她的口鼻全都填满,竟让她的脸颊忍不住发烫起来。

她努力尝试着动弹,可归湛将她抱得牢牢的,让她丝毫都动弹不得。

朱颜咬牙切齿地看着他:“你敢动我!”

归湛觉得有趣极了。这么个小丫头,个头不高,气势倒是挺足。他突然就产生了点捉弄的兴致,便更紧地将她圈在怀中。

其实,朱颜的身高只比一般女子稍矮一寸,只是归湛个子高,便愈衬得朱颜个头小。

归湛眯着眼睛,靠近朱颜的耳朵轻声道:“为何不敢?”说话间,他已重重地捏住了朱颜的耳垂,钝痛感瞬间袭上她,让她刹那间眼眶溢出了泪来。

朱颜还想再反驳,归湛已阴森森地道:“你再反抗,我就将你的猪耳朵割下来,配酒吃。”

说话间,归湛手中已经扬起了一把杀猪刀。

杀猪刀的刀面在月光下泛着冰冷的光芒。

朱颜脸色瞬间惨白:“这刀哪来的?!”

归湛笑得肆意:“别管我是哪来的,总之,你若不听话,我便宰了你。”

说及此,归湛高高扬起杀猪刀,对着朱颜重重地挥了下去——

【三】煞气

半个时辰后,二里山山腰,山间小亭。

归湛、朱颜各自坐在两边的石凳上,夜风呼啸,气氛严肃。

归湛看着对面的朱颜:“你说你是一只爱国的小香猪,平日里从不为非作歹,只因在皇宫中待了几日,在宫内染上了天子之气,这才从一只普通的小香猪修炼成了香猪精?”

朱颜鼓着胖嘟嘟的脸,点头:“对,就是这样。还有,我叫珠珠,才不叫什么朱颜……”

归湛双手抱胸,沉吟:“为何要顶替朱颜?”

朱颜——不,如今已是珠珠。珠珠双眸一暗,便挂上了伤心的模样。她低声道:“因为我要阻止你们。因为那几个失踪的少女,如今皇城内都在抓猪妖。可,可只有我知道——”

归湛道:“你知道什么?”

珠珠突然就扬起脑袋,双眸满是泪花,可怜兮兮地紧紧抓住了归湛的手,说道:“野猪哥哥是头好猪,他长相风流倜傥,心地善良,正是我的好哥哥。他抓少女是为了利用少女身上的灵气,好净化自己身上的兽性。”

归湛震惊了,不由得扬声问:“你们猪妖界,也时兴哥哥妹妹那一套?”

朱颜:“……归捕快,您关注错重点了。”

归湛道:“是你的亲哥哥,还是你的干哥哥?”

朱颜怒:“姓归的,你关注错重点了!”

“看来,是干哥哥无疑了。”归湛声音沉沉地笑了两声,目光冷静地看着她,“你怎么就这么肯定他是个好妖?”

说及此,归湛又说:“退一万步来说,就算他是头再好的猪,可他抓了足足六位少女,来净化自己身上的煞气,——你确定,這是一只好妖会做的事?”

珠珠急道:“他真的是只好猪。他身上的煞气是天生的,奈何他却一心向佛。观音说,若他要入佛,便要先净了身上的煞气!”

归湛道:“所以,他就利用少女吸走煞气?”

珠珠道:“少女身上自带灵气,野猪哥哥只需和少女们待足二七十四天,便可放少女们回家,且不会对少女的身体产生任何坏处。”

归湛看着珠珠清澈的目光,缓缓道:“这只猪哥哥在哪?”

珠珠道:“今夜我只是来给少女们送食物。野猪哥哥他要去灵山泉里浸泡几日压制煞气,两日后,便会回来。”

归湛却笑了起来。月色下,他的笑容俊美无边,那双眼眸宛若最漂亮的星辰。

珠珠突然才反应过来自己还握着他的手,她急忙想将手收回,可他已快速反握住了她的手心,粗糙的触感从她的手指尖传来。

不知为何,珠珠突然就觉得自己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而且归湛的眼神是这般炽热,让她避无可避。

一阵夜风袭来,终于吹回她的理智。她努力想要挣脱开他的禁锢,可奈何总是徒劳。

归湛长眸微眯:“你躲什么,难道你觉得我太过俊俏,所以怕忍不住会喜欢上我?”

珠珠脸色已经通红,却故意怒视着她,冷冷道:“我的猪哥哥长相俊俏、风度翩翩,我为何要要喜欢你区区一个凡人!”

归湛弯眼大笑:“既然你不会喜欢我,那你还躲什么?”说话间,他已闪身到珠珠的面前,脸颊同她靠得极近,近得能让她看清他脸上的细致毛孔。

珠珠睁大眼睛看着他,一时之间竟然忘记了呼吸。

归湛俯身,离她的脸颊越来越近,吓得珠珠下意识地紧闭了双眼。

身前许久没有动静,直到半晌,她才听到归湛调笑的声音传来:“你若不喜欢我,闭眼做什么?”

珠珠猛地睁开眼来,脸色奇差地瞪着他:“因为我讨厌你!”

归湛却又俯身,将珠珠抱在怀中,低笑道:“那就委屈你了,谁让我最喜欢圆嘟嘟的东西。”

于是,这个夜晚,归湛全程搂抱着珠珠,进了山洞,让珠珠将那些便当送给那几位女子吃。

山洞内,归湛目光冷然地看着这几个女子——这群少女确实完好无损,只是似乎丝毫没有被困的觉悟,还在嬉笑玩闹,讨论衣着妆容。

离开之际,归湛的心底徒然就浮现了几个字。他漠然地收回视线,低低地念道:“一群可怜人。”

下山途中,珠珠有些感激地看着归湛:“我还以为,你一定会把那几个女孩都带走。”

归湛痞笑,模样有些吊儿郎当:“目标都没有出来,急什么。”

珠珠揉了揉耳朵:“你说什么?”

“我说,”归湛停下脚步,上下打量着珠珠,“你浑身上下都这么小,以后怎么当母亲?”

珠珠:“……”

【四】收服

两日后,子时,二里山山腰。

珠珠和归湛隐身在一处灌木林中,四只眼睛齐齐看着前方的道路。耳边传来一道越来越近的脚步声。伴随着这脚步声而来的,是一阵浓烈到可怕的煞气,让归湛不由得皱起眉来。

珠珠的胸口也有些发闷,她捂着胸口,眉头忍不住蹙成了一团。

归湛斜眼睨她:“这煞气太强大,根本不是你這小妖能承受的。你倒是对这只野猪情深意切,都这样了,竟然还能一口一个猪哥哥。”

珠珠下意识地抓住归湛的手,眉眼间有些痛苦:“奇怪,前些日子猪哥哥的煞气明明没有这么浓烈的……”

归湛脸上的调侃缓缓消失,只目不转睛地望着前方。

月色明朗,星辰骤亮,将这一片都蒙上了一层银白色的光。

前方山道上,脚步声越来越近,不过一会儿,便见一道颀长的身影出现在前方——一袭白色长衫,长衫上是一幅高山泼墨画,果真衬得那张脸俊俏无比、白净无瑕。

归湛冷冷地看着这只猪妖,只觉得这妖精浑身上下都溢满着不正常。

身侧的珠珠想要出声,归湛已十分迅速地伸手捂住了她的嘴,将她的身体带到了自己的怀中。

归湛身上好闻的檀香尽数将她覆盖,她不由得仰头看向他,只觉得月光下的他,虽是满脸严肃,面容却俊得不可思议。

她的心又忍不住加速跳动,可她不知是何缘故。

归湛低头瞥了眼盯着自己出神的小丫头,心中觉得有些好笑,面上却仍旧紧绷着看着前方那只猪精,并没有丝毫放松。

这猪精一直朝着前方走去,眼看就要进入那个关着所有女孩的山洞时,他却突然停下脚步,转过头来。

月色下,他这张脸,显得有些油腻。

他轻笑一声,重新朝着归湛和珠珠二人所在的地方走来,站定,伸手捏了搓鬓角的发,这才笑眯眯道:“珠珠,你和一个凡人躲在此处,是打算干什么呀?”

归湛也懒得伪装,牵着珠珠的手走出了这处灌木丛,站定在他的面前。

猪精和归湛冷冷地四目相对,脸上的笑意却不变,说道:“珠珠,还不过来。”

珠珠却有些犹豫,看了眼猪精,又看了眼归湛。

归湛凉笑道:“你身上的煞气这么重,想来,你的模样也是很丑,否则,你老是跑去灵山做什么,定是为了泡美容养颜的灵山水吧。”

猪精的双眸有一瞬间泛红,嘴角还是不变的笑意:“你这凡人,小心祸从口出哦。”

归湛收了笑,甩起一道气决扔向珠珠,将珠珠推到了远处的一处草坪上,这才看向猪精,伸出手来:“多说无益,动手吧。”

猪精口中发出一阵野兽的号叫声,运着妖力朝着归湛而来。归湛不躲不避,浑身不知怎么回事,竟冒出了一阵金光,轻而易举就将猪精的攻击给挡了下来。随即,他快速运起一道金符,朝着猪妖的脸打去——顷刻之间,猪精那张俊俏的脸蛋就被这金符给磕了下来!

远处的珠珠震惊地看着地上的笑脸皮:“猪哥哥的脸,竟然是——”

归湛在这边一边接话,一边继续和猪精打成一团:“是假的,只是一张面具而已,满意你所看到的吗?”

珠珠不可思议地看着此时的猪精——面具被揭掉之后,猪精就露出了丑陋的朝天大鼻子,一口的黄牙齿,还有那两只外翘的野猪獠牙!

大概是因为自己的伪装面皮被揭了,猪精终于生气了,当即仰天长啸一声,朝着归湛袭来,攻击猛烈,让珠珠不敢看!

归湛依旧面不改色地应对着,一边从怀中掏出了一枚玉镯朝他扔去。

这玉镯在接触到猪精的瞬间,便急速扩大,将猪精整个圈在了镯子里,然后镯子便快速紧缩变小,整个镯子紧紧地掐住了他的腰际,让他痛得直号叫!

野猪就此被收服,归湛示意珠珠放了山洞内的六个少女,可珠珠还是极其不舍地盯着被困的猪精,目露悲切。

归湛冷笑道:“怎么,还对你的猪哥哥不死心?”

珠珠呢喃道:“怎么会这样呢。猪哥哥并没有做什么坏事,他、他只是要用那几个少女身上的灵气,去除他身上的煞气——”

归湛道:“你竟还相信他说的这一套?”

珠珠震惊地看着归湛:“归湛,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归湛看向猪精:“他不是要洗净自己身上的煞气,而是,”他看向珠珠,缓缓道,“要吸食她们的精气,好用少女的清香掩盖自己身上的煞气。”

珠珠急道:“怎么会呢,猪哥哥他根本不是这样的猪!”

归湛笑道:“野猪在陈县高老庄要了七七四十九条人命,幻出人形后竟也学起了人的礼义廉耻,还懂得给自己一块遮羞布,找个借口来掩饰自己的罪行。”

珠珠目瞪口呆,看着野猪精:“归湛说的是真的吗?那你为什么当初还要救我?”说及此,她目光悲伤地看着归湛,说了自己和猪哥哥当初相识的经历。

原来,珠珠在皇宫内受了天子之气后,体内被天子之气冲撞了好一阵时日,幸好偶遇了在山上闭关的野猪精。野猪精出手相助,调整了她体内的龙气,她这才终于成功地化作了人形,并被他照拂,成功长大。

归湛听珠珠说完,不由得摸着她的脑袋感慨:“你怎么知道你的猪哥哥将你照顾长大,不是为了将你养肥了,再一口吃了你?”

珠珠下意识地反驳:“不会的,不——”可话说到一半,她眼角余光看到猪哥哥高耸的獠牙,和牙缝间的血迹,终究说不下去了。

归湛弯腰将野猪收在了八卦镜里,这才去了山洞,将山洞内的女子们全都放了出来。

月光下,这些女子还骂骂咧咧的,有些不愿离开,更有甚者还在叫嚣着要见朱公子。归湛伸出两根手指在珠珠的眼前滑过,等珠珠再看向她们时,才看清这些女子的头发全变成了银白色,原本漂亮饱满的脸蛋上也遍布皱纹,就像是半百老妪。

珠珠脸色惨白,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五】高老庄

将少女们全送回家后,归湛扯着珠珠的衣领,一路走,一路逛,去了京城城西的朱雀路。

朱雀路乃京城出了名的达官路,这条路上的府邸,皆是贵人的住处,王爷郡主,朝堂群臣。

归湛拉着珠珠的手,晃啊晃,就晃入了丞相府。

三日后,丞相后宅听雪院,珠珠被困在此处无法离开一步,归湛不知去忙什么了,已经好几日不见身影。

今日艳阳高照,阳光洒在她的头上,暖洋洋的。她百无聊赖地又翻了个身,将自己的脑袋枕在石桌上,晒着太阳睡大觉。可突然之间鼻尖有些痒,她皱着眉睁开眼来,只见一张放大的俊脸出现在自己面前,一双凤眸幽黑,闪着别样的光泽——正是归湛。

珠珠瞬间清醒,直起身子看着他:“你终于回来了,所以,你根本不是什么捕快,你是丞相的独子归湛?”

归湛坐在她的对面,身体笔直,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对。”

珠珠鼓着嘴巴:“你将我囚禁在这里干什么?”

归湛道:“野猪精尚未超度,你当然不能走。”

珠珠拧着眉头:“我和那只老不死的野猪已经撇清了关系,你把我囚禁在这又有什么用?”

归湛道:“若不是当初你身上的龙气,让你的猪哥哥养出了神识,否则,光凭品阶低下的野猪精,又如何会变成如今这副衣冠禽兽的样子。”

不等珠珠说话,归湛直接下了定论:“所以,你得跟我一起去陈县高老庄。野猪杀了太多人,身上煞气太重,若不解开心中煞魔,怕是超度不了它。”

珠珠猛地一拍桌,一张小巧的圆脸已经皱成了一团:“我不去!我死都不去——”

高山环绕,月黑風高。陈县高老庄,被巨大的树林枝丫阴影笼罩。

此处一片森冷,已经荒废,到处弥漫着阴森之气。珠珠缩着脖子和归湛走在森冷的高老庄内,珠珠只好不断贴着归湛,以此来掩盖自己的害怕。

归湛穿着一袭白衣,俊俏不已,怎么看都和这一片阴森的地方格格不入,仿若此时并不是行走在曾经的惨剧发生地,只是在郊外赏桃花。

珠珠一言不发地看着归湛,突然之间,归湛扫视过来,看向珠珠,和她四目相对。

归湛顺手又将珠珠搂在怀中,脸上露出了招牌的笑意,仿若让人多看一眼,都会被他的皮囊所吸引。

珠珠脸上泛起一阵阵火辣辣的热气,她慌乱地别开眼,不敢再看他。

归湛更紧地搂着她,轻笑道:“珠珠,你的小腿上有一个梅花烙印。”

珠珠瞬间就瞪向他,羞红着脸道:“你、你如何得知?”

归湛道:“哦,因为我偷看过你洗脚。”

珠珠:“……”

归湛搂着珠珠的手微僵,轻声道:“我曾养了一只香猪,可它在两年前跑了。”

珠珠嘲笑道:“定是你虐待它,它受不了你,所以跑了。”

归湛看向前方,声音竟无比温柔:“或许吧。可我总是喜欢圆乎乎的东西。我好不容易将它养肥,它却跑得比兔子还快,让我再也找不到它。”

珠珠看着归湛的眼眸,不知为何,心里突然抽痛了一下,空落落的,仿佛少了一块。

归湛将珠珠带到高老庄最中心的位置,使用幻术将整个高老庄重现。

而野猪精,便被困在了这个幻术里,甚至他还在这个幻术里,又披上了那张俊俏的人皮,和幻化出来的高老庄庄主千金成了亲——原来,这只野猪一直很喜欢这位千金,心中生了执念,所以才会突然发狂地冲到高老庄来。可惜,野猪不过是低贱的东西,所有人都要杀了它。

也正是如此,才酿成了高老庄惨剧。

幻术外,珠珠和归湛面无表情地看着那只野猪精身上的煞气渐渐消失,一切就如同他们所期待的那样。

【六】西去取经

只要七七四十九日,这个幻术就可以洗掉那只野猪身上的煞气。转眼四十五日过去了,珠珠和归湛日日守在高老庄外,同吃同睡。眼看还有两日就大功告成,不知为何,珠珠看着归湛那张白皙莹润的俊脸,竟生出了些不舍来。

此时,幻境内的野猪已经快要被净化完成,归湛脸上的笑意也越来越浓,珠珠第一百零五次看着归湛搂着自己笑眯眯的模样,终是忍不住道:“你好像很开心。”

归湛又忍不住捏住了珠珠的脸颊:“等野猪被带走,我们就可以永远在一起。”

珠珠脸上又泛起异样的红晕,她忍不住低下头,用小拳拳捶他的胸口:“人家才不要嫁给你!”

归湛闭着眼睛,相当享受。

半晌,珠珠又偷偷凑近归湛,在他耳边忸怩地低声道:“不管,人家要龙凤阁的凤冠霞帔,纯金打造的那种,哼!”

珠珠大叫一声,便红着脸颊,娇羞着跑远。归湛一双凤眸都眯成了两条缝,美滋滋地追了上去。

珠珠这么一跑,就跑到了半山腰。

半山腰间,此时正有一个俊俏的和尚带着一个清瘦的俊俏小哥,堪堪拦在珠珠的面前,也不知在和她说些什么。

归湛远远看到这一幕,脸上的笑意终是慢慢消失。他面无表情地走到珠珠的身边,目光森冷地看着面前的和尚和小哥,不发一言。

这和尚看到归湛却十分开心,不但和归湛聊了几句,还非要和他一起用膳。

可归湛始终一副爱搭不理的模样,这让珠珠觉得很是莫名其妙。

到了夜里,和尚和小哥在他们附近歇下了,珠珠这才眨着眼睛,压低声音问归湛:“你好像很不喜欢那个和尚。”

归湛的目光亮得出奇,他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珠珠,仿若要把她刻在眼中。他哑声道:“嘘,别说话。”

头顶的月亮越来越亮,将这一片都照得一清二楚。半夜时分,归湛突然摇醒珠珠,一边捂住她的嘴巴,一边用眼神示意她跟自己离开。

高老庄附近的山道上,归湛紧紧地牵着珠珠的手,快速奔走着,仿若身后有什么猛兽一样。

珠珠更加不理解,可不管珠珠怎么问他,他总是不答。

眼看翻过前面那座山,就能离开陈县,归湛脸上终于露出笑意,弯着眼睛对珠珠道:“那和尚和那姓孙的,都不是什么好人。你以后离他们远点。”

可不等珠珠说话,身边已响起了一道悲天悯人的声音:“归施主,您这话说的,真是让贫僧伤心。”

归湛和珠珠的脚步瞬间停下,一齐朝着声音的发源地看去。

而月色之下,那和尚和清瘦的小哥就站在前方不远处的一棵树下,正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们。

这一瞬间,归湛的脸色竟如土色。

珠珠不知归湛为何会这般模样,她睁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了看归湛,又看了看和尚,心底的空旷蔓延得越来越大。

她一点一点抽出被归湛紧握着的手,问道:“大家这都是怎么了,归湛,你到底为什么要带着我跑呢?”

归湛看着珠珠的目光带上了一层让人难过的神色,他情不自禁地朝着珠珠走了一步,哑声道:“珠珠。”

和尚叹气道:“唉,此事都怪我。都怪我当初给了归施主一只小香猪,可谁知道呢,唉,谁知道会这样呢。发生这样的事,我也是不想的……”

和尚絮絮叨叨地说了一堆,一旁的清瘦小哥估摸着是听不下去了,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跩跩地冷声道:“师父当初从紫竹林抱了只小香猪回寺养着,被归湛给抢了不说,还给养出了感情。”

说及此,清瘦的小哥一言难尽地看着归湛。

珠珠讷讷道:“所以,我……就是那只香猪?”

清瘦的小哥还说,这只香猪是观音赏给师父,以后要护送师父去西天取经的,可没想到被归湛给截和,养了好几年。

可归湛就算养再久,该去西天取经还是得去。和尚设法将小香猪抱了回来,洗掉了小香猪的回忆,还送到皇宫去吸收天龙之气,便是为了洗净红尘。

后来小香猪无意中和煞气的野猪产生了交集,一直暗中观察的归湛竟妄想来个狸猫换太子,让那只野猪代替珠珠,前往西天取经。

珠珠听后,目瞪口呆。

她看着归湛的模样,鼻子忍不住有些发酸。她一步一步地走向他,呜咽道:“所以,你费尽力气要把野猪身上的煞气洗了,就是为了、为了……好让它代替我。”

归湛却紧紧将珠珠抱了满怀,目光冷冷地看着前方这对师徒:“那只野猪精没有煞气,甚至也一心向佛,为什么它不能代替珠珠?!”

此话一出,和尚和清瘦小哥的脸上,都露出了一种复杂的表情。

小哥说:“那个,不好意思啊,兄弟,刚才来追你们之前,老子发现高老庄内妖气太重,就把一只妖物打死了。”想了想,他补充道,“好像就是一只野猪。”

师父干笑:“归施主,小孙的脾气你也是知道的,比较冲动……而且,那只野猪没什么灵气,顶多就是肉质比平常的野猪紧实些,怕是不能送贫僧去西天呢。”

归湛冷冷道:“这么想去西天,让孙猴子打你一棍不就好了?”

和尚只是笑着摇摇头,便重新看向珠珠。

归湛继续道:“要想带走珠珠,除非,先过我这关。”

不过,瞬间,清瘦的小哥突然走上前来,从耳朵里掏出一根细长的牙签,也不知怎的,他不过是对着牙签吹了一口气,这牙签竟然就变得又粗又长,还闪着灼人的金光。

珠珠心里一紧,不由得道:“等等。”

她走向归湛一步,伸手轻轻抚摸归湛的脸颊。她可怜巴巴地看着他,说道:“归湛,以前的事,我真的都不记得了。”

她的眼睛泛出了泪花:“不过,没关系,就算以前的事不记得了,可眼前的事,我会永远都刻在脑子里!”说及此,她又忍着眼泪,勉强笑道,“没事儿,不就是去一趟西天嘛!我跟他们走,你在丞相府等我,好不好?我、我一定会尽快回来的!”

归湛俯身,将珠珠紧紧地抱在怀中,半晌,他才放开她,对着清瘦的小哥伸出手去,浑身杀气四溢:“来吧。”

清瘦的小哥浑身弥漫着邪气的光,他薄唇一挑,棍子一起,于是归湛的话音未落,就被清瘦小哥一棍打飞到了远方……

归湛在夜空中飞翔成了一颗流星。

小哥面无表情地收了棍子,扭扭脑袋,冷笑道:“战五渣,竟也敢挑战老子。”

和尚和珠珠忍不住抱成一团,瑟瑟发抖。

第二日,阳光普照。临出发前,和尚看着珠珠,上下左右看得十分仔细,半晌,叹气,缓缓道:“情根深种,凡根未除,抛不下俗世的情情爱爱,心也静不下来。唉……这经,怕是不适合你去取了。”

珠珠眨着被哭肿的眼睛,可怜巴巴道:“那、那可咋整啊……”

和尚看向清瘦的小哥,问道:“那只野猪精呢?真的被你打死了?贫僧怎么觉得好像还可以抢救一下。”

清瘦小哥的脸相当臭:“臭和尚,不早说!”

【尾声】

那只野猪精果然没死,不过也已经半死不活了,幸好被孙猴子一颗大补丸救了回来,从此代替珠珠,护送唐僧去取经。

说来也巧了,原来,这只野猪精并不是普通的野猪精,而是天上天蓬元帅的转世,也难怪当初好端端的野猪竟会突然间爱上高老庄的千金。

虽然野猪精相当好色,但是孙猴子忍一忍,忍不下去就打一顿,倒也渐渐习惯了。

二十年后,大唐高僧取经归来,成就一段佳话。

众人在京城的城门前夹道欢迎,只为一睹高僧的尊容。

人群之中,只有一位俊俏的男子面容阴森无比,像是要砍人。

等高僧带着自己的徒弟们走到城门口时,所有人都热烈欢迎着,唯独那个俊俏黑脸男,一路默默地跟随着他们。直到他们回到生化寺内忙完之后,这俊俏男才终于站在风尘仆仆的师徒四人面前。

二十年间,归湛和珠珠已成就一段佳话,只是当年的结,归湛却如何都解不开。

此时此刻,归湛杀气腾腾地站在他们面前,冷冷道:“孙悟空。”

孙悟空千里眼顺風耳,此话一出,瞬间出现在归湛的身前,模样依旧是跩跩的,邪气无比:“你找我?”

归湛朝他伸出手,眸色肃杀:“苦修多年,为报一棍之仇。多说无益,动手吧。”

于是,珠珠好不容易跑到这边来时,就看到天空之中又多了一道流星……

珠珠叉腰怒目,瞪着孙悟空:“好歹也是你的老熟人了,你就不能对他温柔点!”

孙悟空邪魅一笑:“温柔?不存在的。”

他转身,深藏功与名。

赞 (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