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我凶萌(一)

作者简介:虫小扁,花火签约写手,2007年开始写文,已创作小说十余篇,风格多变,备受读者喜爱。其轻松幽默的风格独树一帜,获得了读者的广大好评。已出版《桐花朵朵开》。

唐晓在生物制药方面极有天赋,十八岁生日买醉醒来后发现家里多了一只被π星人附身的黑猫,并得知自己被外星人的意识侵占过。与此同时,一个叫狄青的男人突然从阳台翻入她家,口口声声说要保护她,还逼着她还原以前随手调试的失败实验品配方。

唐晓在以前教授的帮助下进了华夏特别军事学院,原来,这个世界并不像普通人看到的那么简单,异能者早就出现,并存在于这个学院中……

1.

“唐,醒醒。”

谁?!

唐晓突然从狼藉的地上惊坐而起,下意识就想扶额喊句“头痛”,然而她惊觉自己……

神清气爽。

……这一点也不像一个宿醉者应有的表现……难不成在喝酒這个技能上,她也天赋异禀?唐晓试图爬起来,一动才发现除了神志清明,喝酒的后遗症还是挺严重,她全身肌肉酸痛得厉害,像是被人敲碎重组再敲碎再重组过一样……而后她视线无意识地扫过地面,抛却严谨且自持的性子大声惊呼道:“啊!我的试剂!”

全空了!

科学小狂人唐晓内心崩溃地看着和N个酒瓶子混杂在一块的N+1个空试剂瓶,而地上并没有什么污染、腐化的痕迹,突然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世上,比平胸更可怕的是……

她可能把药剂……全喝了。

她感觉生无可恋。

“不是“可能”哟,是已经全喝了。”

唐晓脑子里再度迸出来一个声音。

“谁?”她吓得整个人惊跳起来,谁在说话!

她惊悚地环视了一圈空无一人的房间,摇着头说服自己:“不怕,不怕,科学在某种程度上已经证明这世界上没有鬼,这不过是幻觉,所有的一切都是喝醉酒的后遗症。”

“嗯……倒也可以这么说。”

那个声音锲而不舍地继续搭腔。

“对,我什么都没听见,房子里并没有人。嗯,酒精的影响力确实可以深入研究一下。”唐晓一边自嘲,一边笑着自欺欺人地捂住耳朵,啊,这么违背科学的事,你让她怎么相信?

“你在说什么乱七八糟的,唐?”那声音带着不解,自带环绕音效缭绕在她的大脑内,随即,那声音又带着点调侃,“还有我明明用脑电波和你通话,你捂什么耳朵啊,喵。”

“有没有感觉很不一样?”说着说着,空荡荡的房间里突然响起了与脑子里的声音来源不一致的一声猫叫。

“你老东张西望干什么,我在这里!”

“……”

若没有探索精神,唐晓也不会搞科研,既然搞了科研,出于追求真理、勇于探索的天性,她……她轻轻咽了咽口水,克制住恐惧感,深吸了口气,鼓起勇气顺着猫叫声寻去,终于在背后发现了一只通体黑色的小猫。

只见那猫傲慢地摇了摇尾巴,然后一下子没绷住,画风突变地往她脸上一扑:“哦,唐!你终于醒过来了,唐!你猜我是谁!我是库普啊,喵,你终于醒过来了,喵。”

“……”

猫会说人话?

有鬼!

“北京时间2017年2月23日半夜两点,NASA又宣布了一个令人吃惊又兴奋的新发现:科学家们通过斯皮策太空望远镜,在距离地球约四十光年的地方,首次发现了七个地球大小的行星围绕一颗恒星运行的行星系统,更重要的是,其中三颗行星位于母恒星TRAPPIST-1的宜居带内……”

电视屏幕上女主播字正腔圆地陈述着,画面停留在七颗类地球行星的图片上,唐晓本该有几分兴趣,然而,她现在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眼前的这只黑猫身上。

“啊,唐,是特拉比斯特-1星球啊,还记不记得你带我去过那里,那的土著肌肤是蓝色的,脚趾上长着蹼,耳朵下有鳃,能在水中呼吸。当然,他们的牙齿也非常尖锐,对你我并不是那么友好……”

唐晓:“……”

她不过是买个醉,醒来这世界好像出了什么差错。谁能用科学解释一下,为什么一只猫会坐沙发、会看电视,还会用脑电波说话?

眼看库普还没有暂停的意思,感觉脑子快爆炸的唐晓,小心地尝试着打断它:“呃,不好意思,库普先生,我真的听不懂您在说什么。”

请您打哪儿来回哪儿去,我的世界太小,容纳不下您。

库普一双碧绿的猫眼直勾勾地盯着她好一会,蓦地透出几分暗淡,脑子里的声音幽幽的:“我已经尽力了……你……没能侵占成功吗?”

“尽力”什么!唐晓觉得全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侵占”什么?

她脑子里飞快闪过“灵魂侵占”此类的名词,往后大退了几步,警惕地说:“你到底是谁?你到底想干什么?”

“……”

久久等不到回答的唐晓,在这一刻完成了从严谨认真、喜欢钻研的科学小狂人到小话痨的转变。

“‘侵占这个名词让我浑身不对劲,快回答我!”

“不是,我说你怎么不说话?!”唐晓恨不得用晾衣服的架子戳它几下!

“OK,我知道你只能‘喵,那请您用脑电波哼唧两句,我已经准备好了。”

“不好意思,我在问您话,请解释什么叫‘侵占,这名词到底代表及涵括了什么?请您回答!”这个时候玩沉默真的好吗,库普先生!

“不好意思,库普先生,现在不是沉默的时候,我觉得我们有必要就‘侵占的问题展开一系列的讨论及探索,这让我很在意!”

“从你的沉默和默认来说,我是否能认为你已经侵占失败了?”

“哦,对,如果侵占成功,现在讲话的人就应该不是我了……”

唐晓终于在恐慌的情绪中捕捉到了重点,是的,由始至终,在思考的都是她唐晓本人吧。

“如果你刚刚说的‘尽力了是我理解的那个意思,那么,这之后是不是没办法再侵占了?”

又是长久的沉默,突然库普喵了一声,斜了她一眼,有些蔫巴巴的,像是承受了什么巨大打击般蜷在沙发上,不想搭理她的样子。

唐晓:“……”

看,这只猫现在活灵活现地诠释了沮丧这种情绪,很明显在感叹命运的不公、时运的不济,无精打采,甚至封闭自己、责备自己、怨恨自己,具体表现为自信心下降,并呈现出想逃避现实、看不到未来希望的样子,嗯……那应该就是了,它本来想干什么,但是失败了。

啊,失败了就好,真好!

唐晓大脑飞速地运转,思索着她目前的处境——首先,她遇到了一只会用脑电波讲话的猫。这只猫刚开始应该认错了人,它叫库普……可能是个……外星生物。

唐晓越想越荒谬。是的,她感觉亲密的爱人“科学君”正离她愈行愈远。

外星人?活的?还拥有什么“灵魂侵占”的手段?

阿哈,即便唐晓脑容量过人,仍一时无法接受,但好消息是它不但没有成功,而且再也没办法成功。

那就先这么着吧。

唐晓头脑一片空白地得出一个结论:酒再也不能喝。

是了,还有那堆试剂,该死的不会有什么副作用吧,这一刻,她甚至怀疑自己会爆炸而亡……

又是很长一段时间过去,唐晓脑子里再也没有出现库普的……脑电波。

这让她稍微松了口气,反正她也需要时间来整理这些已知信息。但话说回来,它再厉害,也只是一只猫吧。她犹豫着要不要把它扔出去,不过,稳妥点来说——在她满脑子都是“科学君拜拜了”这个念头中,她坚定地认为,在没有杜绝这只猫会突然狂化变成哥斯拉之类的可能性之前,还是以静制动,静观其变为妙。

想到这,唐晓皱眉看了下遍地狼藉的屋子,决定心宽一点,先收拾一下。

唐晓家是普通的三居室,陈设简单,因为独居,其中两间卧房被她改造成冷藏室和实验室,林林总总堆满了各式各样的试剂管及瓶瓶罐罐,客厅北面堆了四台双开门冰箱,填满了整面墙,除了角落里那台塞了点食物,其余的都装着她心爱的试剂。

不过,因为她这段时间的颓废,冷藏室断了电,基本上也只起著陈列室的功能。

唐晓研究的方向是生物制药方面的,说起来,可能有点不要脸。她自小学五年级第一次接触生物,就发现自己可能是这方面的天才,然后就成了生物老师妥妥的小跟班、实验室的小助理。

因对研究有着天生的热忱,再加上后来化学及物理知识的加持及过人的悟性,她十五岁就在生物制药方面小有突破,并持续几年在国内外各类相关竞赛及科研成果展上崭露头角,被媒体誉为天才少女。

只不过,现在新闻版面都是娱乐及社会类的天下,传统纸质媒体的影响力也逐渐衰减中,她在科研版的小新闻自然如石沉大海,激不起一点浪花。

如果没有发生那件事,她的生活还是会像从前那样单纯、简单而快乐吧……

想到这,唐晓的眼眶突然有些湿润,她看到客厅的桌子上插着已融化掉蜡烛的生日蛋糕,自嘲地想起之所以买醉,是因为昨天是她十八岁生日……

而她甚至连一个亲人朋友都没有……

现在能跟她对话的,居然只是一只看起来有点愚蠢的猫……

“收敛点,我听得到,‘愚蠢什么的。”那个声音突然忍不住又响起,“虽然你本身大脑开发程度意外地高,但这并不妨碍我在智商上碾压你。”

唐晓:“……”

“喵——”

啊……还是把它扔出去比较好吧?唐晓正犹豫着要不要将这个想法付诸行动,突然,她为了御寒而全部关得严严实实的阳台玻璃门被什么敲响了。

咚咚咚。那声音清晰且富有节奏。

阳台。

玻璃门。

被什么……敲响了。

唐晓静静地琢磨这几个组合词,有些好笑地迅速否定了自己,甚至为了嘲笑自己多心,还特地“百忙之中”抽空往阳台那里瞟了一眼,验证一……下……

What?!

这一眼差点让她心跳骤停,她满脑子重复着那个单词——What?!

她家阳台上有个男人?

居然有个男人!

那男人身形高大精瘦,身穿一件卡其色及膝长款风衣,底下一件黑色贴身背心,这个角度望去,甚至能看到他肌肉的纹理。

他搭配一条简单牛仔裤,因大兜帽盖着脸,所以她看不清他的模样,在他身后,白雪纷飞,宽大的衣摆如今正放肆地……迎风飘扬……

客厅的电视屏幕不知何时已播放完新闻,正在进行天气预报。

“……B市,小到中雪,零下七到三摄氏度。”

唐晓发誓她一点也不关心这男人不合时宜的骚包穿着,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她家在二十三楼啊!

科学小狂人此刻内心是崩溃的!

二十三楼!

没错,就是二十三楼!所以,那人真的没有敲错门?

她内心的崩溃呈现正无穷状……

她满十八岁生日的这天,天空下着白雪,寒风凛冽,空气却难得地清新。

这天,她醒来时发现自己喝光了家里的试剂,沙发上蜷着一只会用脑电波说话的猫,并且只能带着恐慌的情绪,眼睁睁地看着那个男人……推开了阳台的门。

2.

寒风随着阳台门的打开,呼呼地灌进来,吹得唐晓一个激灵。

她感觉全身的汗毛全竖了起来,完全没来得及酝酿或过脑子什么的,一声尖叫已经冲出了嗓子眼。然而,没来得及喊出口,她就感觉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掐住了脖子,整个人被凌空提起,并以飞快的速度,压向了客厅的墙壁。

唐晓的后脑勺被重重地撞击在了墙上。

“啊!”尖叫转化为痛呼,音调也由往上转为向下,并未能引发注意。

“哦,抱歉,抱歉,我只是不大喜欢女人尖叫,一时失手……”那男人边进门,边开口,然后补充了一句“我敲过门的”便算作对他此刻违法行为的解释,并善意地带上了推拉门。

唐晓在疼痛中领悟到,他在言语中承认了他是导致她刚刚所遭遇的悬疑事件的幕后黑手……而伴随着他最后一个字音落下,施压在她颈部的作用力突然消失,下一刻,她因失重而一屁股摔坐到地上。

“痛……”唐晓因疼痛眼角飞出泪花,但更多的是因接踵而来的灵异事件引发的,想吐血倒地,从此,再也不起来的深深的挫败及抑郁感。

她科学的人生呢?

她感觉自己的世界观正在逐渐崩塌,甚至丧失了思考的能力。

对,她一定还在宿醉,这都是梦!

追求真理的唐晓自欺欺人地想。

“哦,抱歉,失手,失手。”那男人似乎瞥了她一眼,再度补充了一句。可所谓的道歉并没有多大的诚意,让人意外的是,男人的声线是清亮的少年嗓音,带着一点与生俱来的孤傲感,恣意且不受拘束。

他肩头上的雪花因进屋而消融,全身带着点湿意,而他足下的那双黑色短靴,毫不客气地在她保持得光洁发亮的地板上留下几个脚印。

他一边随性地打量着唐晓的三居室,一边开腔:“放轻松,我对你没兴趣,对你这屋子也没兴趣,对你屋子里的钱财更没有兴趣。”

随后,他状似无意地睨过原本还蜷在沙发上、此刻正尽全力缩在阳台拐角处瑟瑟发抖的黑猫库普,稍作停顿。

“不要看我!”

唐晓因脑中突然响起库普高亢的惊呼,吓得骂了句脏话。

男人似乎在兜帽下勾了勾嘴角,多赏了个眼神给库普,话中带了些笑意:“你这玩意儿挺有意思。”

只见库普的猫爪子笔直向唐晓一指,:“她更有意思!”

……她一定要把它扔出去!

唐晓折腾着爬了起来,微微贴着墙,这个姿势能让她稍微有点安全感,她现在已经没办法思考他到底是怎么跨越二十三楼六十多米的高度上到她家阳台,反正经历了被“无形的大手”甩到墙上去的她,现在的接受能力绝对高出了新境界!

她警惕地问:“那……那你对什么感兴趣?”

“白痴!什么‘无形的大手,那是精神力!他能将精神力实体化!”库普感觉自己冒着生命危险在提点这个地球人,就算是看在她和它的主人拥有同一个名字的分上吧,“你知道将精神力实体化是多难多可怕的一件事吗……”

“可怕?”男人的声音又带了笑意,“我喜欢这个形容词。”

唐晓:“……”

库普喵了一声:“啊!我不是屏蔽掉你了吗?难道我屏蔽不了你?不、不、不,大人,我只是一只猫……”

“喵——”

唐晓:……好蠢。

“我先确定一下,”男人似乎正在扫视被唐晓打扫在一块的瓶瓶罐罐,随意地问到,“你是唐晓吧?”

“没错!”库普抢答。

关键时刻,它毫不犹豫地挺身而出,脑电波全开:“她是!她就是唐晓!大人!放心地确定吧,就是她!”敢说它蠢……“她的身份证放在她房间书架上的第二层,她刚刚昏迷期间我看到的!如假包换!”

“……”一定有什么试剂能让这只猫永远闭嘴,唐晓阴暗地想。

“那就好。”男人说完,停下了对屋子的打量,而像一棵挺拔的青松一样面对她站定,并将兜帽放了下来,终于露出了真颜,并微微一笑,“认识一下,我叫狄青。”

他眼眸微垂,低声感慨:“没死就好。”

“……”

震撼中的唐晓自动忽略了他后半句话,发觉哪怕前两天还断定自己已心如死水,却还是无法忽视这男人过人的容貌给她造成的视觉冲击感……

——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

她脑子里突兀地冒出这句诗。

男人意外地年轻,尤其一双眸子好看得紧,幽暗深沉得宛若宇宙至尊、艺术家手中精致至极的作品,找不到一点瑕疵,高挺的鼻梁下,薄唇也轻抿成让人遐想无限的完美弧度,让人不得不感慨他脸上的每个细节都漂亮得恰到好处,足以让每个见到他的雌性生物都为之沉迷。

只是,唐晓……不算正常的雌性生物,在初时震撼过后,她思绪飘远,想起另外一位如莲之香远益清、亭亭净植的男人,那样的温暖,她怕是再也感受不到了吧……

想到这,唐晓眼里闪过一抹暗然,也罢,感受不到就感受不到吧,反正日子总归要过的。

哦,他剛刚还说了什么话来着……唐晓回神,多欣赏了一眼他过分漂亮的容貌。

不管了,反正眼前这位的盛世美颜,很明显她Hold不住,也无福消受……

咦?!

……咦?!

唐晓脑子虽这般想,可她突然像是行为失控般,整个人动作敏捷精准地朝狄青——扑了过去!

What?!

眼看着狄青的脸突然放大,唐晓被自己的行为深深地惊吓到了,这种情绪比今天遭遇任何一件事都要来得汹涌!

不要啊!

“呃?”

那什么神秘的实体化精神力再次出现,唐晓发觉自个儿又被压着往墙上一撞,后脑勺与墙清晰地碰撞出砰的一声,她痛得眼泪又飞出两滴。

但这回,她也顾不得疼痛了,只手捂着撞疼的后脑勺,一脸真挚地解释:“刚刚你看到的都是假象,所有的举措都不是我做的。我的意思是,即使你看到的是我,但也不能代表是我,这么不知羞耻的行为举措,绝不是我这个一本正经、循规蹈矩、热心钻研的美少女的所作所为!”

狄青完全没在听她讲什么,居然也一副受惊吓的模样:“很危险啊,我刚刚差点一剑劈了你。”

话音刚落,唐晓再度脱离作用力而摔倒在地,她有些懊恼自己吃过一次亏没有提前做好准备,听他说完,才瞥见他身后真的背着一把……剑……

她向来是带着疑问去看待这个世界的,这一次,她却对他方才的话深信不疑。

差点一剑劈了你——她感受到来自这个世界深深的恶意……

可刚刚那脱轨的行为真不是她所为!她明明脑子里还想着别的事情,怎么行为却如此不受控制……

“库普!你给我滚出来!”唐晓怒了,她百分百是被不好的东西附身了!

不料,库普缩在角落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难得没有无视唐晓,回应道:“我也得捋捋。”

“好了,说正经的,”狄青不耐烦地皱起眉头,手指随性地勾了勾,地上数个瓶瓶罐罐凭空飞起,夹杂着酒瓶在空中随意地变换着位置,动作虽是无意,却更像在锻炼他的操控能力。

而后,他说道:“你不需要知道我从哪来,总之,我是来帮助你的,順便做一笔交易。”

“帮助我?”唐晓从来没像此刻一般,觉得自己脑子完全不够用,接二连三的问题压得她喘不过气,“交易?”

“前面那件事交给我就好。至于交易,你之前是不是研制过什么特别强的止血药?然后成果被谁拿走了?”说到这,他顿了顿,“还记不记得配方?与之相对的,我可以额外帮你完成一个心愿,怎么样?有没有什么特别想要的?”

“有!”来不及追究狄青怎么会知道她研发成果被带走这件事,她又想起那个将成果带走的男人,她感到有些难过感伤。

然而,狄青的后半句话又让她摒除杂念,心生希冀。她回答得没有半分迟疑:“让我妈妈复活!”

“……”

狄青难得地被噎了一下,说道:“啧,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我又不是神仙,我有那本事,还问你拿什么药!”

“……”唐晓低头,遮掩住失落。

狄青点点头:“再想想,还想要什么?”

“没有了。”她摇了摇头,显得有些意兴阑珊,但仍保持着警惕。

她又瞄了他一眼,却迅速收回视线,怕自己再度被他的脸刺激到,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实话实说道:“其实我也不知道你说的是哪种药,止血类别的市面上很多,也需要对症下药,我只研发药剂,不会看病。你也看到了,我的冷藏室目前是空置的,实验室的架子也只剩下些原试剂,所有的半成品和成品都被我……喝光了,我现在也拿不出什么与你交易。至于帮助我……”

唐晓瞥过那只同样非法入侵的黑猫,带着私心指了指它:“我想我目前并没有什么需要帮助,但你离开时如果能顺带拎走它,我会很感激你的。你刚刚也感应到了,它会脑电波,所以,你今晚的出现会不会被它到处乱说,我可不敢担保。”

她想了想,瞥了眼阳台,干咳了一声:“如果你觉得原路返回辛苦,门口在那边,”她善心大发地指了指与阳台推拉门正对着的正门,“出门转左,那有电梯可以下去,走出大门直走不远就是小区门口。滴滴、的士、公交、地铁,出行方式很多,你就算搭乘火箭走,我也不会惊讶的!放心,我不会追究你非法私闯民宅的行为,更不敢肖想你,今天所发生的一切我保证都会烂在肚子里,绝不会跟任何人提起。”

一口气说完,唐晓深深吸了口气:“我会假装今晚什么都没发生过。”

狄青:……这女人挺啰唆。

他静静地盯着唐晓,空中的玻璃瓶子也随着他的沉默静止在空中,突然,所有的瓶瓶罐罐应声落地,砰砰碎了一地。

唐晓缩了缩脖子,感觉神经再一次绷紧。

“既然你不需要帮助,也不想交易——那好吧,我本来也不想出这一招的。”狄青突然轻耸肩头,嘴角勾勒出一个邪肆的笑,下一秒,根本没让她有时间反应,一把剑连同剑鞘抵在她的颈部,剑身仅微微露出一点,稍稍折射出凛冽刺骨的寒光。

唐晓这一瞬紧张得连呼吸都不敢。

“通常情况下呢,”狄青微笑,“它出鞘是要见血的,但今天或许能为你破个例……”他加深了笑意,倏地眯起了眼睛,“给你个小提示,我这人不喜欢被拒绝。”

“……”

“我也不喜欢等待。”

“……”

识时务者为俊杰。唐晓咬咬牙,突然挤出个尚算友好的笑容,眼睛尽量笑得眯成月牙状,那是她表示“亲切”的最佳方式,她望着他说:“狄先生,你这种乐于助人的性格真是让人钦佩不已啊。呵呵,不介意的话请先帮我个小忙。”

“你说。”他也笑着。

“放心,这件事对你来说非常简单,”她眨了眨眼,一本正经道,“请你和你的剑,都离我稍微远一点。”

3.

狄青沉默了片刻,手腕翻转,收剑归位,而后也眯着眼笑了笑:“的确是举手之劳,很高兴见到你思想觉悟这么高。”

唐晓翻了个白眼,懒得跟他计较:“你到底要帮我什么?”

她今天算是长见识了,世上居然还有这种人,又无亲无故的,硬凑上来算什么事?虽说她的小日子最近确实过得苦兮兮,但也不至于到病急乱投医的地步好吧。

她说得有些不甘不愿:“所以,你帮完我的忙之后,是不是拿了药就会走?”她特地强调了下“我”。

“你所遇到的问题有些棘手,但已暂且摆平,在我想到彻底解决的方法之前,暂且不提。至于药或者配方,在你养成酗酒的爱好与习惯前最好先给我。”狄青说得很嫌弃,因御寒而密封的空间,依旧弥漫着残留的酒精气味。

“我没有酗酒的爱好与习惯,谢谢。”唐晓说得一点不心虚,“还有,我到底遇到了什么棘手的问题?”

“等你需要知道的时候,自然会知道。”

……她忍!

唐晓多少还是忌讳他的剑,思考了下目前的处境,反正她孑然一身,最近的日子也过得糟糕透顶,想她也曾被誉为生物制药界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现在不但沦落到躲在家里买醉,醉酒后发现自己同时置身于科幻剧及武侠剧之中,居然有种破罐子破摔的荒诞心境。

也罢,她轻轻耸肩:“那好,我附加一个条件,你到时候必须把它带走。”唐晓指了指那只陷入沉思的猫。

狄青点了点头:“这个也好办,我现在就可以做到。”只见库普应声悬空而起,径直向阳台飞了过去,但好在阳台推拉门还是关上的,稍稍阻碍了它的“消失”之路。

只见它四肢乱舞,凄厉的脑电波在脑中响起:“不要啊,听我说,唐!唐晓!我能解释你的失控!我能!只要再给我点时间!”

“……你先把它放下来。”

狄青不悦地皱起眉头:“啧,你们女人真麻烦。”

话音刚落,库普被凌空一甩,它喵地惨叫一声,贴着玻璃门及地,一副猫生好悲惨的样子。

狄青也不客气:“你提的要求我都做到了,还多送了一个,为免夜长梦多,现在把药和配方给我吧。”

下期预告:

谈判过后,唐晓在狄青的剑下被迫答应他提出要在自己家里住下的条件,孤男寡女与一只外星黑猫即将共处一室。此时,秦教授来电告知她被华夏特别军事学院录取,让她收拾好东西随时准备去学院报到……

赞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