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生唯一的你(四)

灭绝

上期回顾:言峥主动选择和沈余成为同桌,被沈余嫌弃。互怼之际,罗菲儿提出和沈余换座位,沈余正求之不得,身边的言峥却拿出之前的“三件事”威胁沈余。沈余不得不临时改口不换座位。因此和罗菲儿产生矛盾,罗菲儿怀恨在心。

[2]

第二天,沈余很早就爬起来捣鼓早餐。

家里很安静,一切都保持着昨天的原样。主卧里空荡荡的,老沈同志和徐丽女士均一夜未归。即使这种情况早有先例,她仍然觉得失落。小时候写作文,老师告诉所有人说家是一个温馨而甜蜜的字眼。可是她长这么大,却一次都不曾体会过。

吃完早飯,沈余背起书包,将满室冷清隔绝在铁门后。

走到公交车停靠点,她意外地碰到了言峥。因为昨天的不愉快,她已经打定主意把对方当空气,所以把耳塞一塞,权当没看见他。

这个时间段属于上班高峰期,所有交通工具都挤得要死。沈余艰难地挤上公交车,勉强在车子中间位置的人堆里抓住一个扶手。

车子刚刚经过一个站,沈余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老感觉身后有人在拿东西蹭自己。她抬头看了看自己四周,发现自己身旁站着好几个男的,中青年都有。他们的表情都很正常,看不出个所以然。

沈余以为是自己的错觉,也就没多加理会。可是隔了一会儿,她又感觉到有人在蹭自己。她秀眉一皱,当机立断换了个位置。

这次她留了个心眼,把MP3调成静音,注意力高度集中。车子连续经停两个站点,都没有出现异常,她渐渐也就放宽了心。不料刚刚把音乐声调好,车厢里突然传来男人凄厉的尖叫声。

那杀猪般的惨叫声就在沈余的耳畔荡漾,她想忽略都难。侧过头,她惊讶地发现方才还站在司机周围的言峥,此刻居然站在了自己身后。他把书包单手挂在肩上,另一只手也没空着,紧扣住一个中年男人的手腕,并反手将其扭在身后。

那个长得人模狗样的男人疼得不顾形象地低声求饶。言峥不为所动,礼貌地朝停了车过来询问情况的司机说:“师傅,如果您不赶时间的话,麻烦您到终点站后再去一下派出所,抓到了一个色狼。需要的话,我可以当证人。”

“没问题!小伙子不错啊,练过!”司机笑呵呵地朝言峥竖了个大拇指。

一旁的沈余听到言峥的话,当即明白过来自己方才是遇到色狼了。她迟疑着要不要跟对方道歉,可四目相对下,她又别扭地别开目光。就当是功过相抵好了,她与他还是适合当陌生人。

言峥是在第一节课下课的时候才到学校的。他坐着警车,吸引了无数目光。

学校里,早有先前坐同一辆公交车的同校学生将他勇抓色狼的一幕绘声绘色地传播开来。所以这一天,言峥这个名字又一次荣登全校话题榜第一位。

上学期间,学生们崇拜的无非是两种人。一种是成绩拔尖的优等生,另一种是长得好看,体育好,又有号召力的。而言峥恰好两种优点都有。他待人疏离,也不担任班上的任何职务,但在班上的号召力却毫不亚于阳光开朗,成绩同样优异的班长蔚帅。

他此番意外暴露的好身手,引发了班上女生们的又一轮花痴。

第二节课下课有半个小时的休息时间,因早上下了一场雨,操场湿漉漉的不适合做早操,所以学生们基本都窝在走廊以及教室里玩耍。

以罗菲儿为首的五六个女生趁机围在一起讨论学校里哪个男生最帅,有说言峥的,也有说蔚帅的。当话题提及高三年级公认的男神裴禹时,其中一个女生突然掏出了自己的手机。

“菲儿,昨天隔壁班的女生给我转发了一张照片,我觉得里面的男生超级像裴禹学长,你快看看到底是不是。”

傍晚的街道,穿着一中校服的男生微微倾身温柔地拭去校服少女脸上的泪珠。照片是近距离拍摄,尽管男女主人公只露出侧脸,但还是很容易认出来。罗菲儿接过手机,只一眼就辨认出照片里男女主人公的身份。

周围女生见她面色不虞,一副坐实猜测的模样,都默默噤了声。罗菲儿却再也坐不住,起身打算去找裴禹问清楚。她走到教室门口,正好撞上找上门来的裴禹。

就算照片里的女主角是沈余又怎样?裴禹哥哥关心的人只有她一个!罗菲儿的坏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开心的笑容重回脸上。

“裴禹哥哥,你找我有什么事呀?”

裴禹丝毫没隐瞒自己的目的:“我是来看看沈余的。”

罗菲儿不相信他的说辞:“别开玩笑啦。你找她能有什么事?”

裴禹摇头失笑:“我什么时候骗过你?正好麻烦菲菲你去帮我叫一下她。”

罗菲儿难以接受这个事实,生气地大吼:“我才不要帮你!我讨厌你!我再也不要理你了!”

裴禹忍住安慰她的冲动,无奈地看她跑开,然后请了其他人帮自己叫沈余出来。

沈余听到外面有人找,纳闷了一下。毕竟她在这所新学校认识的人实在是少之又少。她先是开心地跟裴禹打过招呼,然后才四处探着脑袋寻找那个叫自己出来的神秘人。

裴禹被她逗乐,拍了拍她的头:“这么大一个活人站在你面前你居然没看见?我做人有这么失败吗?”

沈余“啊”了一声,说:“找我的人是师兄你?”

“不然你以为呢?我是来看看你今天心情如何,现在看到你生龙活虎的样子我就放心了。那我先回班上了,你好好上课,可别再走神了。即使走神了也别被抓住,不然又该哭鼻子了。”

沈余面色微红:“嗯,谢谢师兄!”

“周末有空的话一起去写生?”

沈余紧张又惊喜地接住他轻轻松松抛过来的橄榄枝,紧紧搂在怀里:“好!”

高一(一)班教室里,罗菲儿没等到裴禹来安慰,伤心地趴在桌上掉金豆子。女生们一边安慰她,一边为她愤愤不平。毕竟在她们眼里,裴禹那种长得帅、成绩好、家境又殷实的富二代,就应该配一个白富美才对。沈余这种人怎么会般配呢?

赵心怡也看过那张照片。她打量着门口有说有笑的裴禹与沈余许久,突然惊讶地问:“照片里的那个女生怎么越看越像沈余啊?”

最先传阅那张手机照的女生嘴巴长得老大:“不会吧?难道沈余在跟裴禹学长谈恋爱?”

大家听到这个大胆的猜测,嘴里虽然都说着不可能,但心里还是默默认定了这个事实。可到底心里不舒坦,毕竟如果那个飞上枝头的人不是自己,那么也不应该是同样平凡的沈余才是!于是挑拨的话语纷纷冒了出来。

罗菲儿经不住一群人言语的挑唆,终于忍不住,气冲冲地跑到沈余的桌边质问:“沈余,你是不是喜欢裴禹哥哥?”

“关你什么事?”第三节是数学课,沈余突然想起昨晚数学练习册上的习题还没做,所以和裴禹说完话就立即跑回座位上奋笔疾书。数学老师是个严厉的老太太,只要让她惦记上,以后甭想有好果子吃。眼看马上就要上课了,又碰上来找碴的,沈余的口气自然不是很好。

罗菲儿正在气头上,被她的口吻一激,顿时失去了理智。她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一把夺过沈余的练习册重重地扔在地上,语气尖锐:“沈余!我告诉你,你别痴心妄想了!裴禹哥哥才不会喜欢你这样的女生,麻雀就是麻雀,永远也飞不上枝头当凤凰!!”

笔尖划破纸张的声音以及书本掉落在地上的声音同时刺激着耳膜,沈余当场爆发,拍桌而起!原本握在她手里的黑色水笔在重压下外壳碎裂,桌面左右堆放的两沓崭新的课本更是被震得齐声掉到地上,一时间声响如雷。

罗菲儿就如生长在温室里的玫瑰花,虽然带刺,但从小在温室的养护下,衣食不缺,只需要负责貌美如花努力绽放即可。此刻,她被眼前的仗势吓到傻了眼,站在原地不敢动弹半分。

其实不仅仅是她,整个教室都因为突如其来的变故而陷入诡异的安静之中。大概除了言峥,再没有人预料到沈余瘦削的身体里居然蕴藏着如此大的力量吧。

言峥原本正在被好学的学习委员缠着说一道物理难题的解答思路,破損的练习册落在他的脚边。他打算弯腰去捡,学习委员一把拉住他,悄声说:“学神!女人的战场,我们男人还是少掺和为妙。特别这两个女人还是为了其他的异性!”

言峥没再继续,只是薄唇微抿,目光沉沉地望着还坐在位子上的沈余。这家伙从小到大脾气就不是很好……

作为暴风的中心,沈余此刻双手紧握成拳,拼命忍了好一会儿才说服自己看在裴禹师兄的面子上别冲动地上前回敬对方两个耳光。

她深呼吸一口气,走过去,居高临下地看着呆若木鸡的罗公主,一字一句道:“罗菲儿,我今天不还手,是看在裴禹师兄的分上。学校不是你家,没有人有义务捧着你。如若再有下一次,别怪我手下不留情!至于我跟裴禹师兄是什么关系,还轮不到你来操心!更何况,你有什么资格质问我?”

沈余深深地看了罗菲儿一眼,随即越过她,朝着地上自己的数学习题册走去。

许是因为沈余眼底还有暴风掠过后的痕迹,她从旁边经过的时候,罗菲儿还以为她要打人,下意识地瑟缩了一下。然而沈余只是捡起自己的数学习题册,旁若无人地走回自己的座位,重新开始——赶!作!业!

“哗啦啦!”周围全是眼镜跌碎的声音。

[3]

突发事件发生后,班上同学看沈余的目光都有些异样。连平日里最爱跟沈余开玩笑的徐小胖也正襟危坐不敢再转向后座随意地乱开玩笑,仿佛生怕她掌风一扫,直接让自己去见阎王。

沈余对于旁人的目光视若无睹,却唯独无法漠视言某人的存在。

她揉了揉有些肿痛的手掌,没好气地道:“看什么看?再看我也不会喜欢你!”

言峥的目光从她瘀青的手腕以及红肿的手掌掠过,最后停在她情绪外露的脸上:“你没看我,怎么知道我在看你?”

沈余词穷,正好看到他的手臂越过了自己当初划的三八线,于是眼明手快地用手中的笔捅他的胳膊借以转移话题:“喂,你过线了!手臂移过去点!”

“幼稚。”他不再看她,将注意力集中到课堂上,手臂却顺势缩了回去。

沈余看到这疑似妥协的一幕,难得好心情地笑了起来。

数学课进行到一半,老太太突然宣布开始检查习题册。

老太太表情严肃双手背后,从靠门口的那一组开始检查。

沈余坐在座位上,用手反复去抚平撕裂的页面,可是再怎么努力都没用,它永远不可能恢复成最初的样子。就像有些伤口,永远也无法愈合。

在她重复第N遍这个动作的时候,旁边突然伸出一只手,抽走了她的书本。

“干吗?”沈余压低声音询问,看着他的目光有些不解。

言峥直接将自己的练习册与她的对调,一目十行,答非所问:“错了一半。”

误解他意图的沈余差点回他一拳。练习册还未掉换回来,老太太已经走到了他们俩的座位旁。

两本练习册,一本字迹工整,一本字迹潦草且书页破损。老太太皱眉,犀利的目光在两人脸上来回审视。虽然她什么话都没说,但接下来的半节课,沈余成了重点关照对象,凡有提问,必定少不了她的份。

沈余提心吊胆时刻准备着,连发呆的空隙都没有。事后,她把这一切都归咎为言峥的阴谋诡计,恶狠狠地剜了他几眼仍不解气,最后掏出上锁的小黑本又记了他一笔。

当天,沈余纠结了很久,还是决定主动把自己跟罗菲儿之间发生的不愉快告诉裴禹。毕竟没有人想被自己喜欢的人误会。

高三年级教学楼与高一、高二是分开的,沈余打定主意后便匆匆忙忙跑了出去。

她因为心急没注意周围,刚冲出教室就与一个短发女生撞到了一起。她急急忙忙道完歉,就准备朝楼梯口跑去,却突然被对方拉住手臂。

“赶着去投胎啊!你是一班的?正好,帮我叫一下你们班的言峥,我有话跟他说。”

“不好意思,我现在没空。”

“跩什么跩,让你叫一下人而已,又不会死!”短发女孩嚼着口香糖,态度嚣张。

沈余没理她,直接甩手走人,身后隐约传来女孩低声咒骂的声音。

抵达裴禹他们班级所在的楼层后,沈余不由得有些怯意。

走廊上有高三年级的大男孩们倚着栏杆谈天说笑。见有女生经过,调皮大胆的就会吹个响亮的口哨,引得众人一阵哄笑。

踌躇了几秒后,沈余还是鼓足勇气走了过去。男生们见是一张生面孔,目光不由分说地集中了过来。听说她是来找裴禹的,立即有与裴禹同班级的男生挤眉弄眼地朝教室里大喊:“裴大帅哥,有美女找你表白啦。”

那一瞬间,沈余差点临阵退缩。可当裴禹微笑着一步步朝她走来,她忽然就不害怕了。此时此刻,他的笑容温暖,步履坚定,仿佛她就是全世界。

大概全世界少女在偷偷暗恋一个人的时候都会脑洞大开想得太多。对方还什么都没说,不过一个眼神,她就已经脑补了以百八十集恩爱、暖心、治愈的电视连续剧。

“怎么了?”裴禹动作熟稔地拍了拍她的头,语气关切。

“我……我,今天你来找过我之后,罗菲儿和我发生了一点争执……”沈余顿了顿,紧接着一字一句道出事情的始末。只是待她说完,眼前之人却没有任何反应。她泄气地垮了双肩,小声地为自己辩驳,“我真的没动她一根汗毛……”

话音刚落,头顶就有好听的轻笑声响起:“我相信你。”

她反射性地抬起头,看见他微笑的脸,忍不住也跟着傻笑起来:“那……那周末还约吗?”

“不。”他笑容一敛,拒绝了她的请求。

她傻了眼,下一秒却又听到他说:“等到你月考结束之后吧。”

她听到答案,原地欢呼起来,踩着上课铃声雀跃地一口气冲回自己的教室,连道别都忘了。

相较于心情大好的沈余,言大状元不知被何事刺激了,一直到放学结束,周身气压都低得足以冻死人。不过沈余沉浸在喜悦里,全然不觉。

只是她在放学回家的路上,看到骑自行车冷着脸头也不回地从自己身旁疾速而过的言峥,小小地纳闷了一下。如果她没记错的话,他早上是与自己搭同一辆公交车来学校的吧?

这个无人解答的疑惑,最终被沈余划入悬疑事件的行列。

当晚,她还在自己的书包里发现了一瓶凭空冒出的药油以及一封多出来的情书。药油不知道是谁放的,不过肯定不是她那个冰山同桌,也不可能是看到她眼神都要冒烟的罗公主。活见鬼了,难道是徐小胖?

情书当然也不是写给她的,上面写着“言峥收”。她没兴趣拆别人的东西,也不想知道信的主人是谁,于是顺手就把信塞回了书包里。

然而,人生总有许多无奈。

有些事你明明不想知道,却总有人不让你如愿。

沈余在第二天早上课间操结束后,就被那封信的主人堵在了教室门口。巧合的是,对方就是昨天沈余不小心在教室门口撞到的那位短发女生!

短发女生一开口就是质问:“为什么没把信转交给言峥?害得我昨晚白白等了一个多小时!这笔账怎么算?”

沈余觉得这人好奇葩:“同学,你约他,他没出现,关我什么事?没听过冤有头债有主吗?”

短发女生的语气很冲:“怎么不关你的事了?如果言峥知道我约他,一定会来见我的!哦,我知道了,你也喜欢言峥对不对?所以才暗中搞鬼?不要脸!”

沈余的语气也有些不善:“请问你是断手了还是断脚了?写封情书还要让别人替你转交,怕死别表白啊!”

短发女生嚼着口香糖,不屑地道:“姓沈的,你跩个屁啊!让你转交是给你面子,你别给脸不要脸!等下帮我把东西交给言峥!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沈余当场气笑:“你对我这么不离不弃,我是不是应该谢谢你全家?我只说一遍,言峥是言峥,我是我,以后与他有关的事情统统都别找上我,否则学校布告栏见。”

这会儿正好是人流量最多的时候,外加两人的动静太大,周围很快就聚集了很多人,包括等着看好戏的罗菲儿等人。沈余没兴趣耍猴给别人看,转身就准备回教室,万万没想到头皮突然一痛。

妈的,对方居然扯住了她的头发!沈余反应过来的瞬间,瞄准对方的脚,用力踩了下去,对方尖叫一声后瞬间松开手。

她反手一摸自己的头发,整个人都不好了!因為对方居然丧心病狂地把口香糖粘在她一直保养得很好的头发上……她想都没想,直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将手中那点勉强抠下来的口香糖粘回对方的头上。

短发女生也是个凶悍之人,直接抬手就想甩沈余一巴掌。不料手臂刚伸到半空中,蓦地被人截住。

事件的男主角不知何时出现在现场,他一言未发,本就清冷的眉目此刻更是冷冽如霜。

短发女生一看自己喜欢的人竟然站在对手那一边,顿时顾不上害怕以及手脚的痛楚,气急败坏地吼起来:“言峥!!你同桌欺负我,你为什么还帮她?你不会是喜欢她吧?”

言峥淡漠地瞥她一眼:“我喜欢谁是我的事,与任何人无关。”

“我就搞不懂了,像她这种又粗鲁又泼妇长得又丑的,到底有什么值得你喜欢的?你是没长眼吗?我可比她强多了!!”回答她的是手腕上瞬间加剧的痛感。

围观的人群越聚越多,已经严重引起老师的注意。在一中,早恋问题小则记过大则退学,短发女生到底还没失去理智,含恨瞪了正在弄头发的沈余几眼,最终选择甩手走人。

风波平息,人群渐渐散去。

“我带你去清理一下头发。”言峥径自走到沈余面前,拉起她的手就走。

沈余的心情差到低谷,不领情地甩开他的手:“不用你管!我说讨厌鬼,你不会是真的喜欢我吧?”

言峥冷冷地看她一眼:“你说呢?”

“啊,谁要是被你喜欢上,肯定是倒了八辈子的霉!”

“你这么恼羞成怒,难道是暗恋我?”

“呸!你死心吧,这辈子我喜欢谁都不会喜欢你!!”

秋风徐徐吹过,桂花香扑鼻而来。年少时说过的轻狂话语,后来都飘散在无声的风里。

下期预告:

裴禹和沈余一起外出写生,难得好时光,言峥再次上线强势刷存在感,惹得沈余不快。回去后获得裴禹温柔的安慰,沈余心情大好。国庆长假过去,月考成绩出来的同时,也迎来了换座位的机会。言峥身为第一名,有选同桌的权利,他会选择……

赞 (29)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