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河入我淮(四)

上期回顧:邬梧参加试镜被众人排挤,暗下决心拿到女主角的机会。无奈英文不行的她不仅闹出不少笑话,还要面对全英文的汇报表演。之前答应帮她补习英文的“埃立森”突然现身……

01

孙雪琪和林欣彤怎么都没想到,不过隔了五个多小时,邬梧的英语竟突飞猛进,甚至还秀了一小段法语。

众人惊到张口能吞蛋。

弓教授在台下一边听一边点头,整场配音演出中,音感好,情绪足,吐词清晰且发音标准的只有两个人。想想早晨邬梧还在犯难,下午便能给出这么精彩的表演,弓教授对这个小姑娘的喜欢又添了几分。

汇演结束,她站起身,准备训话。

姑娘们行排列队,她依次点评。

“林欣彤,你最大的优势在于学过音乐,你有很好的声音基础,但你要记住,配音不是唱歌,不需要那么多的技巧,不要总是用丹田发力,最好的配音演员是要能真实地感悟生活,反映生活。”

“孙雪琪,我知道你是走偶像派路线,但我把丑话说在前头,青春饭吃不了几年,没有作品没有实力迟早要被淘汰。”

“邬梧……嗯,不错,再接再厉。”

她严厉惯了,夸赞起人也收敛三分。但还是让众人嫉妒不已,尤其是孙雪琪,恨不得将邬梧生吞活剥了。但她真的拿邬梧没办法,若邬梧稍稍有点名气,她有一千种方式可以打压她,但气就气在邬梧什么都没有,无所畏惧,也失无可失。

弓教授走到队伍末尾处突然顿步。

“今天配音最出色的,我觉得是夏音。”

“咱们出演任何一个角色都要设身处地,将自己置于角色的处境之下来揣摩。《一代宗师》里的宫先生,经历岁月洗练,晚年又长期浸淫鸦片,夏音在配音的过程中将人物嗓音的那丝沙哑,和经历世事后的释然表现得很精彩。”

众人这才注意到这个女孩。

夏音与其他人不太一样,她是今天下午才突然来到培训教室的。前段时间她因为在忙一部电影的拍摄,档期冲突特意和好莱坞这边告了假,今天匆匆赶来,没多练习便上场了,实在令人叹服。

“谁——啊。”林欣彤小声地问。

邬梧恰巧站在孙雪琪右手边,只听孙雪琪压低声音:“新晋华阳奖影后,说是华阳历史上最年轻的影后。”

“才十七岁——不过长得吧,一般。上天果然是公平的。”孙雪琪轻声笑道。

大家就地解散,自由活动。

人群散开,邬梧这才注意到那个女生。她和大部分人都不太一样,虽然已是新晋影后,但穿衣打扮依旧朴素,素面朝天,视觉直观可能连粉底液都没涂。在三五成群,嬉闹谈笑之间的这份安静显得更加突兀。

夏音就是这么突兀的存在。

隔了不久,弓教授再次走进教室,冲夏音和邬梧招招手:“你们过来一下。”

“总编剧刚刚在后台听了你们的表演,想跟你们俩打个招呼。”

这位传说中的总编剧,身穿漆皮连体裙,踩着十厘米的高跟鞋,红唇,头发高高盘起,居然是那日出现在苏景湛酒店套房里的女人。

但比起那日的慵懒性感,此时的她多了几分雷厉风行。邬梧这才恍然想起,这个女人就是华人知名作家庄舒。

即使再年幼几岁,也看过她的几本小说。

一时间觉得有些尴尬,但对方似乎全然忘了那日的窘况,冲她们热情地打招呼。

“我刚刚在后面听了你们的表演。下周就是正式PK了,希望你们俩能够代表中国娱乐圈加油。”

庄舒是个聪明人,龙蛇混杂,但一下午听完,还是能分出优劣,她的心里基本已经有了一些判断。

临别之际,她拍了拍邬梧:“怎么最近不来找我们景湛玩了?”

邬梧觉得空气都在此刻凝固了,只得尴尬地摆摆手:“最近忙……”

呸,自己居然在大神面前说忙。

简直是找死。

但是等等……“我们景湛”?大编剧已经全然不在乎恋情曝光了?邬梧觉得贵圈有点厉害。

一日险象环生。

但邬梧在纽约也交到了平生第一个女生朋友。

女生的友情很奇妙,同仇敌忾让人一见如故,同病相怜令人惺惺相惜,分享脆弱则会让彼此更加亲近。

“你居然十七岁就当了影后。”邬梧羡慕得不得了,“我十七岁的时候还在跟老吴到处帮人看风水。”

“你还会这个?”夏音饶有兴趣。

“不会,都是瞎说的,讨生活嘛,总要赚钱填饱肚子。”邬梧难以置信,“你都想不到,一个礼拜前我还在非洲演花瓶姑娘,没想到现在居然在纽约——跟做梦一样。”

“我在横店当群演的时候,就总有人跟我说——小姑娘,你趁早放弃吧,你不适合这个圈子。”夏音的眼里似乎闪烁着光芒,“我问为什么,他们跟我说——你太普通啦,长相普通,家境普通,普通在娱乐圈是没有立足之地的。”

“邬梧,我能理解你的那种感受,不真实对吧,我现在的每一天都觉得特别不真实,特别害怕某一天突然惊醒,发现——哦,只是做了一个梦,醒来了还在横店走场串戏演一个又一个尸体、小贩、丫鬟。”

她们在中央公园的湖边坐了片刻,平静的湖面,几只天鹅浮在沙屿之间。

邬梧不知从哪儿来的勇气,突然冲着平静的湖面大喊:“我们都要变得特别厉害!”

声音骤起,惊鸟飞入长空。

02

苏景湛选择的这家酒店实际上并不是标准的五星。

风格偏上世纪,设施已经有些老旧,但也有不少优点。酒店的位置离时报广场恰到好处,避免了喧嚣。最重要的是只要走一个街区,便是纽约出了名的美食街。

陆之淮提前预定了一家华人餐厅。

餐厅不大,在街区一个边角的位置,靠近街尾巷口,生意并不好。邬梧有些纳闷:“埃立森,你之前来过纽约吗?”

“没有。”他没撒谎,他此前旅行去了旧金山、西雅图、拉斯维加斯,唯独没来过纽约。当时恰逢恐袭事件发生,陆父下了死令不许他去纽约。

“那你为什么要选这家店啊?”

“听说你吃了好几天的落基山牡蛎?”陆之淮不答反问,“带你换换口味。”

“中餐你好歹……知道自己吃的是什么。”

陆之淮轻描淡写。

邬梧上课的过程中,任何工作人员都不允许在场,于是他待在酒店研究了一下午纽约的美食与景点。找了许久,才最终选择了这家店,整个纽约唯一的一家杭帮菜馆。

他选择良久,思忖分寸,选择慎之又慎。

但话到嘴边却变成了轻描淡写,不见任何情绪的波动。

“下午的演出怎么样?”陆之淮问得漫不经心。

“还不错,只是……”邬梧犹豫了一下。

“只是什么?”陆之淮问。

“埃立森你的英语那么厉害,这么有才华,为什么愿意来为我工作?我也许,试镜结束就会被淘汰。”邬梧试探着发问。

“敏锐度是一个投资者最该具备的才能。”陆之淮笑道。

经历了为期一周的魔鬼式训练,终于要迎来正式对决。

这一批参加试镜的女孩总共有三十位,大部分都是已经有一定影响力的女星,剩下的要么是带资进组,要么便是些关系户。

邬梧在这批人里最为特别。

所以节目还没开播,社交网络上便出现了《好莱坞非洲掘金,素人少女独战好莱坞》等标题的帖子,而后愈演愈烈,谣言也四起。“阴谋论”论调高涨,观众们开始热衷八卦邬梧的身家背景,网络上出现了各种传闻。

甚至有人断言,邬梧的来头不小,父亲是非洲当地一位石油大亨,身家千亿。

有人坚称邬梧是苏景湛的正牌女友,苏景湛的合约上明文写着捆绑销售。

还有人声称邬梧实则导演的私生女,只因导演曾经被记者采访时提到非常喜欢东方面孔。

邬梧一边背单词,一边心不在焉。

“网上的传闻你看了吗?”邬梧突然问陆之淮。

“看了。”陆之淮皱眉,他昨天看到传闻后便立刻给自己的公关公司下了死令,但帖子太多,删都删不干净。

“好希望他们说的都是真的啊。”鄔梧丢开教材,忍不住伸了一个懒腰,一脸满足。

陆之淮扶额。

网络传闻发酵,虽然把邬梧推到了风口浪尖之上,但也的确带来了不少便利。

国内好几家经纪公司都开始在业界各种打听邬梧的联系方式,但出乎众人的意料,这个新晋流量艺人居然连个QQ账号都没有,更别提微博和邮箱了。

苦于无法接洽,国内排名第一的娱乐公司世星永具直接安排了专人前往纽约。

一顿饭吃得胆战心惊。

艺人部总监赵川见过无数大场面,这次外出纯属公费旅行,她邬梧再多流量也不过是个新人,世星永具这么好的平台,想要签约她简直是易如反掌。

但狠话说在前头,碰面洽谈餐吃得真是五味杂陈。

陆之淮和邬梧同时出现在餐厅的那一刻,赵川简直傻了眼。

集团副董事长,未来的接班人,居然是邬梧目前的经纪人?他张口就想叫“陆总”,手机上突然跳出一条陌生号码的短信——

“假装不认识我。”

陆之淮抢先上前,握住他的手,力道加重了几分:“谢谢赵总监亲自来到纽约洽谈签约事宜。”

收回手,掌心被捏得青里透红。

任邬梧再神经大条,也觉得整顿饭的气氛怪怪的。

“我们想要跟邬小姐签订一份独家经纪合约,时间限定为一年,期满如未提前告知,自动续约。”

“陆——噜,噜噜噜。”差点说漏嘴,赵川适时地卖萌,“埃先生您觉得如何?”

“签约金初步拟定是一千万。”赵川的心在滴血,预算在咆哮,这个数字是他加了两个零后才下定决心说出口的。

“一千万?”邬梧跳了起来。

赵川吓了一跳,心里嘀咕:陆总在这个新人身上看来没少砸钱,看把人给气的。

“不够……的话……咱们再商量!埃先生您意下如何?”

“三十年。”陆之淮冷不丁开口。

“啊?”

“咱们签约三十年,大体合作方向初步拟定,后期再对细节进行细化。”陆之淮转头问邬梧:“签三十年你同意吗?”

邬梧完全沉浸在金钱的诱惑之中,一千万呢,就算把她卖了也没有一千万这么多。

她小鸡啄米般拼命点头,合作意向书签得飞快。

等她按完红手印的那一刻,突然发现并不爱笑的陆之淮嘴角突然掠过一丝笑意,而且这丝笑意——似乎有一点,不怀好意?

她只当是自己看错了。

03

电影背景设定是古埃及和非洲雨林,虽然大量场景都是绿布完成的,但依旧少不了大量的非洲外拍。无论是男主角还是女演员,都需要强大的身体素质。

光是体能测试就刷走了一批娇气的女演员,经过长达一周的层层选拔之后,最终只有七个人进入了决赛环节。

邬梧和夏音都在其中。

但真正公布决赛名单时,又多出了一个人。孙雪琪的经纪公司就是几家国内转播平台的股东,他们几乎动用了全部的人脉,最终挟制剧组增加了一个决赛名额。

决赛采用直播形式,不能出任何差池。但赛制有一点欺负人的地方是——每一位女演员都需要邀请一位男演员来一起完成一段表演。

邬梧是新人,哪里认识什么男演员,脑子里唯一跳出来的名字就是苏景湛。

苏景湛刚刚接受完纽约时报的采访,身心俱疲,躺在浴缸里,脑袋上盖着热毛巾,一旁的木质托盘里摆放着一瓶红酒。因为太过疲惫,红酒并未启封。

门铃骤响。

庄舒去参加一个珠宝公司的晚宴了,还没回来。他以为是客房服务,便拿起浴缸旁的监控电话。

“哪位?”

“苏景湛吗?”求人气短,“是我呀,邬梧。你还记得吗?就是你从非洲带回来的邬梧。”

“嘟嘟嘟——”

电话被立刻挂断。听说邬梧进入了决赛,苏景湛简直气炸了。他好不容易参加好莱坞巨制,最不想的就是搭戏的艺人是新人,一个非洲的“花瓶姑娘”居然要跟自己同台竞演,简直荒唐可笑。

况且这个女孩还特别烦人。

电话再度响起,苏景湛索性把电话线给拔了。

敲门声响了一会儿,终于慢慢安静下来。苏景湛泡完澡就收到庄舒的微信,她喝了太多酒,需要有人去接她回来。

苏景湛刚巧想出门透口气,便简单地收拾打扮了一番,戴了口罩打算出门。

拨开防盗扣,门外突然传来一声“哎哟”的惊叫声。门敞开的一刹那,邬梧整个人踉跄着摔在了地毯上,呈“大”字型躺着。

“嗯,嗨?”邬梧一脸不好意思,“我是想问,你能不能当我的合作男嘉宾?”

她在门口等了很久,因为连日学习的缘故,很快就累了。敲着敲着门,居然靠着门睡着了。

“不能。”苏景湛冷冷地道。

他丝毫不管对方的境况,兀自从她的脸上跨了过去,走的时候连门都没关,背影决绝,邬梧一个人躺在地上更顯尴尬。

但比尴尬更严重的事情很快便发生了。

邬梧从录音棚一出来,开机便接连蹦出二十多个未接来电,除了两个陌生号码外,其他电话都来自埃立森。

世星永具方面在新闻爆出前就把视频发到了陆之淮的邮箱。是一段普通的针孔摄像机的偷拍视频,看机位应该是安置在电梯旁的绿植里。

明显是剪辑的,被有心地剪去了前因后果,公布出来的画面大致就是苏景湛前脚回到客房,随后邬梧敲了很久苏景湛的门,隔了很久对方才开门,并且已经换了一身行头。但对方似乎并不在意邬梧,甚至从她的头上跨了过去。

视频发出来不久,网上就炸了。

苏景湛是流量小生,作为小鲜肉的代表,粉丝不计其数。以往为例,但凡和苏景湛传出绯闻的女星,大多都会备受关注,同样……也会被骂得非常惨。

视频被媒体断章取义,标题哗众:流量新人夜闯男星客房,惨遭跨头羞辱。

原本只是想拜托他和自己合作一段戏,却不想被有心人发在了网上,一众网友不分青红皂白,把邬梧骂得狗血淋头——

爱湛一生:哇,这个女艺人不要脸的啊,为了红这么骚扰男艺人。

湛湛知我心:我湛6666,从头顶跨过去的那一幕简直酷到没朋友。

美景湛流年:呜呜呜——连跨头都这么苏,我也想被跨,快骂醒我!

鲜少有不同意见——

旅行的赵哥:只有我一个人觉得,苏景湛有点没礼貌吗?

评论底下很快被粉丝攻陷——

“没错,只有你一个人!”

“别人骚扰你,就不许我们没礼貌?”

邬梧愣了半晌,把电话回拨过去。

“你为什么要找苏景湛?”陆之淮开口的第一句话并非责备,而是直接发问。

看到视频的那一刻,理智如他,却也不可遏制地生气。尤其是视频中她摔在地上还冲对方挥手致意的样子,让他简直气到不能自已。

他一生气就会乱投资。接连买入十支股票,结果十支股票涨停收盘,他就更生气了。

“决赛不是要找一个男演员搭戏吗?”邬梧觉得网络实在太可怕,这么普通的一件事,居然能发酵成现在的状态,“我认识的男演员就只有苏景湛,所以我……”

陆之淮听到解释,稍稍平复了不少。但不知为何,心中还是有一团火,始终没办法熄灭:“不许找苏景湛。”

“为什么呀?”

“合约规定,不允许。”他解释得极为牵强,但邬梧晕头转向并没有深究。

“那要怎么办啊,别的小姐姐都有演员朋友,就我,谁都不认识……”邬梧碎碎念。

陆之淮沉吟片刻:“我去解决这个问题。”随即便挂断了电话。

邬梧以为的解决问题,应该是联系世星永具,寻找可以合作的男演员。

但当第一次选题会上,所有女艺人都带了各式好友的时候,埃立森却是独自一人前来。

邬梧赶紧把他拉到一旁:“我的搭档呢?”

陆之淮故作苦恼:“你现在负面新闻缠身,没有艺人愿意和你搭档。”

“不过,我刚刚也和世星永具签订了艺人合约,在某种程度上……我也算是男演员。”

“你的意思是?”邬梧一脸蒙。

她当然明白埃立森的言下之意,但对方的脑回路实在让他有些跟不上趟。

陆之淮当然没有跟世星提过任何要求,只要他开口,别说找个男演员,就算是影帝他都能邀请过来。

陆氏集团近几年发展迅猛,在文创、金投、房产、互联网行业都有所建树,国内的电影院,有百分之八十都占股份,更别提旗下的几家视频、直播平台了。

所以赵川询问:“陆总,咱们接下来怎么处理邬小姐的负面新闻?”

他愣了一下,突然有种跃跃欲试般的喜悦。

“不用管那些新闻,不要做任何回应。”

赵川完全摸不着这位未来董事长的套路,说要签邬梧的是她,签了三十年的也是他。末了,邬梧真的出现黑料了,他倒是落得清闲。

“有钱人实在是太难懂啦。”

04

决赛之夜。

连邬梧都没料到,埃立森简直是为了舞台而生的。他们抽到的是陈凯歌的《霸王别姬》,这部香港作家李碧华的经典之作,在国际舞台上获奖无数。他们演的是末尾的那一章节。蝶衣误以为段小楼只在乎菊仙,痛苦无奈,但被自己暗暗怨恨的菊仙却在自己最糟糕的时候可怜自己,帮助自己。恨意夹杂自尊的受损,他将所有的愤恨都发泄在了菊仙身上。抖出菊仙早年为娼的经历,最终菊仙在绝望之中上吊自杀。

结尾之处,邬梧踩上板凳,音乐声起,她踢掉板凳,一脸决绝。

埃立森改了部分剧集。

他比预期要早进入舞台,他就站在门外,看着“菊仙”垂死挣扎。一开始他试图冲上去抱下她,但很快他就踉跄着退后几步,随之大笑。等到菊仙停止了挣扎,他突然瘫倒在地。

埃立森的情感控制极佳,表演内敛克制。以至于表演结束,背景音乐响起的那一刻,台下一片阒静。直到许久后,才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连台下的苏景湛都自愧不如,几位评委交头接耳,纷纷询问对方,这两个名不见经传的新人到底是谁。

直到评委席中突然有人认出了陆之淮。

“居然是陆董的儿子。”

陆氏集团投资福克斯的时候,评委曾有幸参加过一次陆家家宴,所以对陆之淮印象深刻。此刻在舞台上看到陆之淮,实在惊讶。

苏景湛凑到庄舒耳边,悄声问:“他们说的陆董是谁?”

庄舒也算是娱乐圈的老油条了,几个大佬还是了然于心。她凑到苏景湛耳边低声说了一个名字,苏景湛便觉得头皮发麻。

苏景湛目前手头上有二十多个代言,其中起码有十五个是陆氏旗下的产业品牌。陆氏集团到底有多宏伟,可见一斑。

但堂堂陆家公子,不忙企业,跑过来当艺人经纪,就真的有点说不过去了。

虽然大家有些骚动,但并没多少人把这句话当真。老外对中国人大多有脸盲,看岔了也不足为奇。

几轮演出结束,只有三位女艺人顺利晋级,邬梧暂列第一,夏音第二,而孙雪琪也凭借着超高的人气暂列第三。

投资方为了保住孙雪琪,对海选引入了观众投票机制——美其名曰,好电影要叫好更要叫座。

邬梧几乎没有多少观众缘,她的票数几乎都来自专业评审。

虽然经历了那场“酒店骚扰”事件,她被黑得体无完肤,但刚刚那场精彩绝伦的表演还是得到了不少理智观众的票。

按照这一趋势,邬梧夺冠的希望非常大。

但凡事有例外,万事无绝对。临到节目终极PK的时候,还是出了点乱子。

最后一个环节开始前,节目组很贴心地剪辑了试镜女星的家人、朋友采访。孙雪琪是演艺世家,父母邀请了圈内一线明星为她送上了各种祝福,幼年时期的照片也相当讨人喜欢。一时之间,网络投票迅速攀升。

夏音则是走的煽情路线,她来自一个小乡村,父母都是没什么文化的农民。邻里相亲谈起夏音,便说她小时候有多好学,为了梦想有多肯拼。甚至有一起出来的群众演员描述起他们最穷的时候的境遇——买一个馒头舍不得吃,便用热水泡涨,原本只能吃一顿的,这样便解决了一天的伙食。视频制作淳朴动人,不少在场的观众都流下了热泪。

邬梧没想过自己居然也有这样一份视频资料,但更加没想到的是,她的视频资料比所有人的都更加特别。

拍摄地点是T国某法院外,庭审结束匆匆一段采访。

节目组神通广大,找到了老吴一行人。他们在T国机场登机口被警方扣下,视频匆匆闪过几张他们被捕的照片。镜头定格,赵姨疯狂咆哮,大刘试图对抗却被钳制。

他们到T国办理的是旅行签证,却不知被谁举报了非法务工。所以视频拍摄地点非常窘迫,采访编导循循善诱,老吴他们一向真诚,不懂别人的圈套,对着镜头把邬梧跟着他们的经历分享得一清二楚。

“六岁就能装神女。”

“八岁的时候我带着她看风水,这小丫头片子那时候就很会演,帮着我赚了不少钱。”

“你看她演的花瓶姑娘,唬住了多少老外!哈哈,她真的是争气!”

视频只有短短几分钟。

老吴激情澎湃,得知邬梧在美洲大陆过关斩将冲进决赛,满脸的自豪。他分享起从小带着邬梧走街串巷的故事,自以为很有趣地哈哈大笑。

视频弹幕之上,此前黑过邬梧的观众情绪高涨,疯狂地刷屏——

“原来是骗子呀。”

“从小就坑蒙拐骗,也难怪会来骚扰明星。”

“一个骗子居然能当偶像,快艾特大V举报她,希望早点封杀她,还娱乐圈一个纯净空间。”

邬梧站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

她不知道自己此刻是什么心情,羞耻倒不至于,只是一时之间着急、慌乱,还有想念的情绪涌上心头。表情无法管理,她所有的情绪都写在脸上,失了方寸的样子简直比哭还要难看。

陆之淮坐在台下看得一清二楚。

他从来没见过这样的邬梧,看起来脆弱又渺小,有那么一刻,他真的想理智不要了,体面也不要了,过往的一切都不计较了,只想要冲上台,把她锁进自己的怀里。

但他终归是理智的,未停滞太久,便给陆氏旗下的几家直播平台的执行总裁发了信息——

“停止直播。”

不能解決她的境遇,也要留给她最后一份体面。

下期预告:邬梧初闯好莱坞,接连遭遇“陷害”。前有万丈深渊,后无方寸归路,她将何去何从?而十五年未见的陆之淮隐姓埋名接近邬梧又有什么居心?

如果你也喜欢清尧的作品,可以加QQ群:366623464,一起讨论和交流,还有许多福利在等着你哦。

赞 (14)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