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日若再会,仿佛若有光

夏沅

说来有些年头了,第一次看到《仿佛若有光》这个故事,还是在2015年。

我的作者,无论以哪种借口拖稿,事后总能练就应对的本领,其中以撒娇卖萌的占多数。

但陈小愚不同,当年我看完这个稿子后给她标出要修改的地方,她一改就是……两年。两年内我找得到她的次数寥寥无几。

后来长沙下雪,我在Q上私信她:长沙太冷了,你再不交稿我就要买票去三亚过冬了!

可能是心虚,没过多久,她就交出了《仿佛若有光》的全文,然后马不停蹄地飞到尼泊尔……支教去了。(是有多怕我去三亚!)

《仿佛若有光》是讲一个久别重逢的故事。夏有光再遇到陆有湖,是在陆有湖不告而别后的第五年。彼时她是某情感栏目小有名气的心理专家,而他是游戏公司的幕后高管。粉色郁金香接连送了几天,都被夏有光丢进了垃圾桶。

他步步紧逼,她节节败退。

“过去的,让它过去,来日方长。从这里开始,从此刻开始,我重新追求你。”

其实一开始先动心的人是陆有湖。

陆大少颜值高,家境好,又是学霸,早就是学校的风云人物。夏有光在室友的怂恿下顶风作案,偷拍了陆大少的侧脸照,却被抓包。

被抓包的夏有光连忙辩解:“我发誓,我真的没暗恋他!”

而身后陆有湖的两道目光就像两支冷箭,正中夏有光的脊背。

可陆大少哪儿是省油的灯,没过多久就给报复回来了。

起因是夏有光和陆有湖一组人被教授抓去做“死亡实验”,需要关在小黑箱里十二个小时。

夏有光骑车赶到实验室楼下,却没有锁车的东西。正在发愁时,旁边一辆昂贵的Bianchi自行车插过来,直接锁在了夏有光的永久牌自行车上。

夏有光感激地向陆大少道谢,却被云淡风轻地回了句:“你想多了。”

互帮互助?伸出援手?不存在的。夏有光一个激灵,陆大少是把她的“永久牌”当锁车的铁柱子了,呵呵。

夏有光第一次动心,大概是在“死亡实验”里,漆黑的环境让所有不堪的过往浮现——

“把每一场比赛都当作你人生的最后一场拼搏,全力以赴,用尽全力。”

“不想被人打趴下,就想着怎么把人打趴下!”

“不流血汗的擂台没有荣耀。”

“我没有你這种女儿,滚!”

夏有光拼命让自己冷静,黑暗中,一双手伸过来握住了她的。直到她忽如梦醒,冷静下来,那双手才离开。

后来夏有光被人寻仇,她没有看到来人手里的刀子,她也不知道事情是怎样发生的,因为陆有湖把她从背后抱住,像将她隔离开似的,让她处在一个安全温暖的区域,直到她摸到满手的血。

“死亡实验”里浮现在她脑海里的过往终于结果。她还看到那个中年男人被人制住时看向自己的眼神,他恶狠狠地说:“我不会放过你们,你和你父亲都要偿命。”

陆有湖住院期间,夏有光去过几次,他始终昏迷不醒。

后来夏有光一个人去了北海道,她希望陆有湖醒来后质问自己为什么这么狠心,丢下昏迷的他独自离开时,可以告诉他——

“为了在你醒来之后,让你看到我要与你在一起的决心,不是因为你为我挡这一刀,而是因为你这个人。你根本不知道,我从来没想过拥有爱情,因为我不想像我的母亲一样。你也不会知道,拥有这份决心,对我来说,有多困难。”

但是陆有湖没有,醒来后的陆有湖不告而别了。

这本书的封面文案上引用了夏有光五年后再遇见陆有湖时质问他的一句话——

“陆有湖,五年了。你凭什么觉得什么都没变?”

五年前你是照亮我世界唯一的光,后来你走了,光也灭了。

五年后你回来,带着当年不告而别的解释,我没有办法那么轻易就原谅你。

但我也真的没有办法不继续爱你。

赞 (28)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