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绝沉迷游戏,从我做起

自我主持“中场休息”以来,张美丽本是一员大将,不仅在生活中为众人带来笑声,更通过互动里的真实描述,为读者朋友们带去了欢乐。

但后来由于组内成员包括组长的过分活跃,张美丽的戏份也逐渐在衰减……所以我常常能在读者调查表和微博的私信、评论里看到很多朋友表示“希望张美丽能继续为互动添砖加瓦”。于是本期“中场休息”马上满足大家的心愿,这就为大家献上张美丽的回归舞台!

1.重出江湖·神奇的张美丽

要问我们手机相册里存的谁的照片最多,那一定是张美丽。

张美丽拥有一种神奇的技能,那就是不管在哪里,她只要闭上眼睛就能进入梦乡。

因此我们常常在她睡着时进行围观并拍摄——

朵爷(小声):快看张美丽!

于是大家默契地各自点开“照相机”。(张美丽:……)

等到张美丽醒来的时候,便能在群里看到自己被争相传阅了几轮的表情包。

不夸张地说,张美丽光是“酣睡系列”就占满了我们表情包库里的好几页。

无论是公司茶水间沙发上的张美丽,还是大大小小咖啡馆里的张美丽,更有瘫倒在车后座上的张美丽……无一例外,她都是紧闭着眼睛的睡眠状态……

注意!是睡眠!不是假寐!

有请证人发言——

朵爷:你们能相信吗?不过是在停车场找个停车位的时间,张美丽就睡着了!

叉妹:是真的,我拍了照!

但张美丽本人不肯承认。

张美丽:我只是眯一下,意识还是清楚的。

朵爷:那你说,中途有人打电话给我,是谁?

张美丽:夏皇后!

朵爷:……(冷笑)

张美丽:王小明?

叉妹:胡诌。

2.重出江湖·机智的张美丽

在我们的杂志编辑流程中,有一个重要而痛苦的环节就是——定标题!

除了极少数的幸运儿,大多数稿件都要重新想短篇名。

有一天,我和皇后各有一篇稿子迟迟没定下标题,不停地交给朵爷,又不停地被毙……

直到下班,我们还不肯让朵爷走,疯狂地取新标题,希望能通过,好让我们明天不用再受这种折磨。(朵爷:还不是因为你们标题取得烂!)

在朵爷踏出公司的前一秒,夏沅一把抓住她,指着文档里刚打出来的一个标题——

夏沅:朵爷!就看一眼!

朵爷:好吧好吧,就这个吧!

一旁还在冥思苦想的我:什么?!

哼,一定是夏沅拉住朵爷的手在暗暗使劲!

不止夏沅和我,张美丽也常常陷入取标题的困顿中。

但张美丽跟我们不同,剑走偏锋,利用自己熟知朵爷的习惯,企图蒙混过关。

那是又一个“标题日”。

叉妹收集好我们的标题统一发给朵爷筛选,再将结果一齐发布给我们。

已定下标题的人卸下重担,还没过标题的人愁云惨淡,并准备一批新标题再战。

不一会儿,忽然听到叉妹一声惊呼:天哪!

我们立刻抻长脖子等待后文。

叉妹:张美丽模仿朵爷用红色方框圈了一个标题发给我,冒充是朵爷定的!

我:叹为观止!

叉妹:要不是我抬头看了一眼聊天对象,差点就被蒙蔽了!

张美丽既知事情已经败露,只好承认:哎呀!我真的很喜欢这个标题!

叉妹一句话总结“伪冒事件”: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夏沅一句话总结张美丽:智商不高,套路不少。

3.富贵韭菜饼,霸道夏皇后

夏沅,又名夏皇后;字富贵,号霸道。

皇后应该是我们组别名最多的人了。

我们组的风格一向夸张,因为夏沅曾提过自己家乡有过一两个煤矿,就被大家一致拥护为“煤矿小公主”。

从一开始还会解释,到后來的认命(?),夏沅渐渐在第二个“魅丽小贵妇”的路上一去不返,常常会用“不富贵”来教训我们。

比如某次下午市调,我和张美丽却因为垂涎当天食堂的菜色,迟迟不肯踏出公司一步……

夏沅:外面有什么吃不到!

我:可食堂的虾子比外面的好吃……

张美丽:我也觉得!

对虾过敏的夏沅很生气:有那么好吃吗?

我:唉,跟你说了也不懂。

张美丽:食堂的椒盐虾做得最好了。

夏沅:你们真是……不富贵!

我和张美丽:……(啃虾中)

又比如——

夏沅:今天没买到韭菜饼!

我:哪里的饼?好吃吗?

夏沅:很好吃!

我:好的!

于是第二天我也去那家早餐店买了一个……酸菜饼。

夏沅:你为什么要买酸菜饼!

我:就不想吃韭菜饼。

夏沅:韭菜饼才是富贵的象征!(?!)

我:我愿意暂且为了酸菜饼放弃一下富贵。

皇后不仅是夏富贵,偶尔也是夏霸道。

辛苦工作半天的叉妹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

还没伸到一半,就被夏沅喝止:你坐下……你坐下!

叉妹:?

夏沅:你打断了我写“少女咖啡馆”的思路!

叉妹:?!

催互动催得万念俱灰的本小明瘫倒在转椅上,头歪向一旁。

头顶忽地传来一阵怒吼——

夏沅:小明快把你的头拿开!

我:?

夏沅:影响了我写“小美好”的心情。

我:……

4.朵爷的烦恼·游戏篇

我猜如果有机会的话,朵爷可能会加入“反手游协会”(我编的)。

之前在“别让朵爷碰菜单”的故事里,其实已经提到了一些同僚沉迷于手机游戏的情况。

近期这种情况又开始重演。

事情发生在一次聚餐时。

在等饭的途中,不记得谁(估计就是张美丽!)提议先开一局游戏,刚好我们四人一队。

结果一直到点的餐都上齐了,游戏还没有结束。我们只好(?)专注游戏,再抽空吃一勺饭。

朵爷:哇,鸡肉炒饭好好吃呀!

叉妹:这边这边!小心!

朵爷:这个沙拉也还不错,有人要试试吗?

夏沅:有敌人!有敌人!

朵爷:你们再不吃,我就都吃掉了!

张美丽:皇后,不要暴露我的位置!

朵爷:……

好不容易吃完了饭,照例大家是要坐着休息一下,聊聊天的。

但是我们结束了一局,又下意识地开了一局……

等我抬起头来,才发现朵爷已经不见了。

我:咦,朵爷呢?

大家茫然四顾,面面相觑。

后来才知道朵爷已经回家了,走前甚至还和我们道了别……

那个……其实……往好处想,至少朵爷可以吃饱啊!

像隔壁组聚餐吃火锅,小锅回复我三个问号的时间,一盘肉就被组员们瓜分得干干净净了!

封面记录簿(待封面出后再写,大概200-300字)

2018.04——

赞 (8)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