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托了,牙医先生

柏舟

简介:分别两年的前任突然回国了,一回来竟成了魏凌霄的牙医,还屡次在外人面前自称是她的前男友。心心念念了这么多年的男神成了自己男朋友,魏凌霄还有点儿摸不着头脑,一边捂着自己发疼的牙,一边思索,她是怎么掉进陆辞成的陷阱里的?

1.

魏凌霄问好友姗姗:“知不知道什么叫‘没有最尴尬,只有更尴尬? ”

彼时姗姗正慵懒地窝在沙发里吃甜筒,惬意的表情让被牙痛折磨的魏凌霄很是羡慕。

姗姗回答说:“是不是给你看牙的医生是个超级大帅哥,你却要张着血盆大口让他看你的蛀牙?”

她说对了一部分。今天魏凌霄从医院出来时,突然想起之前在电视剧里看到过的话:惊喜就像盒子里的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下一颗,有多粘牙。

比如,魏凌霄多年未犯的牙疼病再度来袭,疼得她满床打滚;

比如,她去医院看病,那医生的长相真的足以媲美各路男星;

比如,一向十分注重形象的魏凌霄,却不得不狰狞着脸,张嘴给医生看她的蛀牙。

这些都不算什么,毕竟她一向心如止水,帅哥对她来说没什么诱惑力。但如果这个帅哥牙医是她的前任,那就另当别论了。

没错,医院新来的牙科专家陆辞成是魏凌霄的前任,他的照片被摆在公告栏最显眼的位置,再加上那张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证件照,搞得跟相亲大会一样。

虽然打了止疼针,但到了晚上魏凌霄还是疼得翻来覆去睡不着,便拿出手机刷微博。她忽然回忆起今天重遇陆辞成时的场景……

在医院见到他的时候,魏凌霄一度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直到陆辞成低沉的嗓音响起:“躺下来,张嘴,疼就说话。”

冰冷的器械在嘴巴里搅来搅去,魏凌霄看着陆辞成那张近在咫尺的俊脸,一时间竟忘了疼痛。

结束后,陆辞成站起身走到她面前。

她个子矮,仰起头也只能到他下巴,在气势上就输了一大截儿。陆辞成却主动伸出了手,轻轻地在她眼角拂拭。

魏凌霄这才意识到,她的眼角现在还挂着泪呢。

陆辞成的手有些冰凉,魏凌霄不禁打了个寒战,却怎么也躲不开。就在她想说些什么的时候,陆辞成先开了口:“凌霄,好久不见,没想到你哭起来还是这么丑。”

魏凌霄尴尬至极。

她这边正回忆着,陆辞成那边像是有心灵感应一样,突然给她发了条信息。魏凌霄看着屏幕上“陆辞成”三个大字,没出息地激动得泪奔了,要知道,这可是一条阔别两年的短信啊。

她点开短信界面,心里想着两年来头一次联系,怎么也得说点儿煽情的话不是?

谁知道陆辞成只发了一句话:“牙疼的时候千万别揉脸,会加重病情。”

魏凌霄赶紧收回手,心想这货难不成在她身上安了监视器?

2.

一夜未眠,魏凌霄的黑眼圈重得不能再重,再加上那肿得高高的脸,说实话,不是一般的丑。

当她这副样子成功地将班里两个小女生吓到时,一个叫聂凡的小男生坐过来,拽了拽她的衣袖,满脸单纯地问:“魏老师,你是挨揍了吗?要不要我告诉我爸爸,他会帮你的。”

魏凌霄哭笑不得,聂凡同学的爸爸是警察,这孩子的妈妈去世得早,一向把自己老爸当作无所不能的英雄。

她没正面回答,没想到这孩子还挺执着,放学之后拉着爸爸就来找她了。

魏凌霄眼看着聂警官被自家儿子连拉带拽地走到她面前,面色有些尴尬。

“魏老师,你有什么事儿和我爸爸说,我爸爸一定会帮助你的。”聂凡兴奋得不行。

聂警官冲她不好意思地笑笑,道:“魏老师,真不好意思啊,孩子太淘气了。”

魏凌霄忙说“没关系”,这时姗姗正好走过来,冲她露出一个坏笑,其中的深意魏凌霄了然于胸。

在此之前,姗姗已经不止一次跟她提过有关聂警官的事儿了。

“上次你在路上遇到流氓,是聂警官经过及时帮了你,在那之后连着好长时间送你回家,美其名曰是保护你,我看啊,他八成是喜欢你。”姗姗说。

果真,聂警官再次开了口:“魏老师,听说你牙疼病犯了,要不要我帮你找个牙医看看?”

姗姗偷偷地戳了戳魏凌霄的胳膊,那眼神儿像是在说:“怎么样?我猜得不错吧?”

魏凌霄正不知该怎么拒绝,忽地听见身边幽幽地飘来一个男声:“不用了,她有医生。”

她一转头,就见陆辞成那张俊脸近在咫尺。

魏凌霄和姗姗同时倒吸了一口冷气。

只见陆辞成一脸云淡风轻地冲聂警官礼貌地笑笑,说:“凌霄已经有专属医生了,就不麻烦您了。”

聂警官扯了扯嘴角没说什么,倒是旁边的聂凡有些不开心,鼓着腮帮子问陆辞成:“你是谁啊?没看到我爸爸正在和魏老师谈话吗?”

陆辞成弯下腰和聂凡对视了几秒,然后便伸出手来抓住魏凌霄的手。

没错!是抓住她的手,还在聂凡面前晃了晃。魏凌霄瞬间感觉全身的血液似乎都在倒流,一口气涌上了大脑。

“当然是魏老师的男朋友了。”陆辞成如是说,然后就拉着她离开了。

直到魏凌霄被陆辞成塞进副驾驶座,神志才稍稍恢复了一些,转头问他:“喂,你干吗说你是我男朋友啊?”

陸辞成开着车,连看都不看她一眼,回答道:“你以前不也经常自称是我女朋友吗?”

魏凌霄听罢,哑口无言。

陆辞成是来接她复查的。魏凌霄不解,问他:“不是要等三天之后?”

“我不觉得这三天里你会听话地不吃冰,不吃辣,不揉脸。”陆辞成说。

好吧……不听话已经是她在他心中的既定形象了。

陆辞成的妈妈也是牙医,魏凌霄第一次见到他就是在陆妈妈开的诊所里。魏凌霄一直有牙疼的毛病,到大学之后,因为饮食不注意,更加严重了。

为此,陆妈妈在给她上完药之后特意叮嘱了一大堆注意事项。

但她完全沉迷于陆辞成的美貌中,愣是一个字儿都没听进去,反而指着陆辞成问陆妈妈:“阿姨,能给我弄一对跟他一样的虎牙吗?”

在那时的魏凌霄看来,陆辞成的两颗小虎牙简直比世界上最甜的糖还要有诱惑力。

她当然没听陆妈妈的话,照样吃糖和冰淇淋,隔三岔五就要跑去诊所一趟,每次她疼得嗷嗷直叫时,陆辞成这家伙都会火上浇油地来一句“活该”。

然后拿出一个冰袋来帮她冷敷。

魏凌霄一边暗暗腹诽这家伙就是刀子嘴豆腐心,一边掩盖住心里的得意。

她为了能经常见到陆辞成,把自己折磨成这个样子,也算是真爱了吧?

3.

到医院的时候天已经很黑了。

魏凌霄和陆辞成走在医院的走廊里,她忍不住往他那边凑了凑。他突然停下步子一把拽住她的衣领,质问道:“魏凌霄,你怎么还是这么不矜持?”

他竟然以为自己是想吃他的豆腐,魏凌霄大窘,凑过去问他:“你没听说过吗?晚上医院的走廊很恐怖的,万一……”

魏凌霄脑子里不由自主地浮现出一连串儿恐怖场景,全程陆辞成都用一种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看着她,然后伸出手在她的脑门儿上重重一击。

“魏凌霄,以后少看点儿恐怖片,对智力发展不好。”

这是赤裸裸的讽刺啊!

魏凌霄快步跟着他进了诊室,冲着他的后背狠狠地瞪了一眼。

你智力才有問题呢!

她张着大嘴让陆辞成检查牙齿,好在他还有点儿良心,知道下手轻一点儿,全程无痛苦,只不过,魏凌霄很没出息地流口水了。

陆辞成一边帮她擦口水,一边无奈地说:“你说你这么大的人了,就不能有点儿出息吗?”

“我张着嘴呀,这是生理反应好吗!而且,谁叫你长得那么好看,你要是长得不好看,求着我我都不会看。”魏凌霄白了他一眼。

“所以,”他突然凑近她,鼻尖对着她的鼻尖儿,距离不超过两公分。魏凌霄此刻还躺在椅子上,眼看陆辞成离自己越来越近,脑子里蓦地蹦出一个流行词——床咚?

“你当初喜欢我,只是因为我长得好看吗?”陆辞成突然问道,声音渐渐变得低沉。

从十八岁第一次遇见他,到现在二十四岁,不知不觉也六年了,其间魏凌霄不止一次幻想过陆辞成主动靠近她的场面,她想自己大概会激动得上天吧?

可实际上她连动都动不了,全程心跳加速,后背冒汗,好半天才憋出一个字来:“是。”

然后,她就不知道怎么把陆大医生惹生气了。

他面无表情地帮魏凌霄换好药,又面无表情地载着她离开了医院,途中还面无表情地帮她买了杯热乎乎的奶茶。

陆辞成生气的时候总是紧抿着嘴唇,也不说话,眼神特别凌厉,那股低气压从三米开外就能感受到。

以前魏凌霄每次把他惹生气,他都是这么一副样子,可那时她还知道自己错在哪儿了,好歹还能狗腿地弯腰认个错,可现在……

她也很迷茫啊。

魏凌霄被这股莫名的低气压环绕了一路,其间只能讲几个冷笑话企图把气氛活跃起来。

“你知道为什么我们这里的犯罪率那么高吗?”

陆辞成继续沉默着。

“因为你迷人的五官,是众人犯罪的开端,哈哈哈。”

陆辞成用一种看智障的眼神看了她一眼,她便赶紧低下头继续喝奶茶。

好吧……在跃气氛这方面,她确实没什么天赋。

4.

回到家之后,魏凌霄被姗姗勒令坐在沙发上如实交代她和陆辞成的过往。

“怪不得你一直清心寡欲的呢,有这么优秀的一个前任当标杆儿,啧啧……”姗姗的表情看起来很欠抽。

“不过凌霄,陆医生这么好,你们当初为什么分手啊?”她突然的发问让魏凌霄有些不知所措。

为什么?

陆辞成这么好,为什么自己会和他分开呢?

应该不能算是分手吧,毕竟他们从来就没有在一起过。

没错,二十四岁的魏凌霄从来没有过什么前任。她用了六年的时间将“陆辞成”这三个字牢牢地刻在心底,并一向以陆辞成女朋友的身份自居。可她自己心里知道,陆辞成并不是她的男朋友。

这是一个有些悲伤的关于明恋的故事,魏凌霄追逐陆辞成,就像夸父追逐太阳那样锲而不舍。

那时她刚刚升入大学,没两天就牙痛发作,然后便在牙科诊所里遇到了陆辞成。

陆辞成长着一张招桃花的脸,为了能经常见到他,魏凌霄不顾医生的提醒,疯狂吃甜食,导致三天两头就要往陆妈妈的牙医诊所里跑。

很快,魏凌霄便打听到陆辞成跟她同校,她便天天跟在他身边,除了提高自己的存在感,更重要的是替他挡桃花。那些女生递过来的情书和礼物,还没到陆辞成手里,就都被她毁尸灭迹了。

魏凌霄以陆辞成女朋友的身份在他身边保驾护航,可以说陆辞成能心无旁骛地完成学业,多亏了她。

朋友们都说:“凌霄,你真是我见过战斗力最强的女孩儿了。”

魏凌霄一甩头,做出一副特别酷的表情,说:“这算什么,作为女朋友就要有女朋友的自觉。”

这话说得她有点儿心虚,因为她并不是陆辞成的女朋友。

认识这么久以来,她对他说的最多的话就是:“陆辞成,你看我这么好,你就考虑一下我呗?”

每到这时,陆辞成都会拿笔敲她的头反问道:“魏凌霄,你难道不知道表白这种事情应该男生来做吗?”

“那你跟我表白啊!”魏凌霄迫不及待,陆辞成却不知从哪里拿出一堆试卷来摆在她面前,一本正经地说:“学生要有学生的样子,别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

等她好不容易快要脱离学生的身份,可以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时,陆辞成却又一声不吭地跑去了国外。

魏凌霄一度心灰意冷,觉得以自己这双小短腿儿,是追不上他的脚步了。

魏凌霄沉寂了两年,谁承想陆辞成又一声不吭地跑回来了,这让她刚刚平复下来的心又不由自主地荡漾了起来。

莫不是上天打算再给她一次机会,搞定陆大医生?

魏凌霄这人没别的优点,就是乐观。

想到这儿,她忙不迭地掏出手机定了两张电影票,并把截图给陆辞成发了过去。

“作为为我诊治的谢礼,我请你看电影好不好?”

陆辞成的回复很快,当然也很简短:“没空。”

魏凌霄悲伤伏地,看来自己的爱情依旧很艰巨。

最后这场免费电影归了姗姗,但是她们并没有看成,因为在电影开演前的二十分钟,魏凌霄的手机很不幸地被小偷偷走了。

那可是她买来不到一个月的手机呀,半个月的工资就这么没了。

魏凌霄摸着空空如也的口袋,心里真是百感交集。

姗姗让她报警,可不知怎的,陆辞成的电话号码竟比报警电话还要迅速地出现在魏凌霄的脑海中。

一听到他那充满磁性的声音,魏凌霄实在没忍住,眼泪就“唰唰唰”地掉下来。

“陆辞成,我的手机丢了。”魏凌霄站在马路边哭得毫无形象,陆辞成也没安慰她,只是耐心地询问她在哪里。

“好,你站在那里不要动,我马上过来找你。”

但魏凌霄还是动了,她在挂断电话之后就和姗姗钻进了一旁的肯德基里,因为外面实在是太冷了。

多虧了陆辞成,魏凌霄将丢手机的悲伤都转移成了期待,心想:陆辞成啊陆辞成,你快点儿过来安慰一下我吧。

5.

比陆辞成先到的是民警,魏凌霄定睛一看,真是无巧不成书,竟然是聂警官。

姗姗每次跟她形容聂警官时都说:“别看聂警官一脸正气的,但每次见到你脸都是红红的,说话也吞吞吐吐的,像只小绵羊。”

聂警官跟魏凌霄了解了情况,又带她去调了监控。

她看着屏幕里那个戴口罩的女人趁她不注意将手伸向她的口袋,顿时气得牙痒痒。

聂警官在一旁耐心地劝慰她说:“魏老师,放心吧,我们会尽力帮你找回手机的,这段时间,你就先用我的手机好了。”

魏凌霄忙摆手,推辞道:“不用,不用。”

陆辞成到达的时候,聂警官正要把自己的手机给魏凌霄用,魏凌霄正不知如何是好,看到陆辞成推门而入,就跟见到救世主一样,飞奔过去扑到他身上,冲聂警官笑了笑,说:“我男朋友会给我买部新手机的。”

她紧紧地挽住陆辞成的胳膊,这家伙被占了便宜倒也没躲,反而很配合地顺势搂住她,用一种十分宠溺的眼神看着她,说道:“好啊,我给你买新手机,但是要刷你的卡。”

在警局做了备案他们就出来了,姗姗今天很有眼力见儿,一看陆辞成来了,马上编了个借口溜了。

所以全程只有陆辞成陪着她,这让她本来寒凉的心暖和了一点儿。

可这货不知怎么回事儿,从警局里出来就一直阴阳怪气地酸她:“哟,魏凌霄,真看不出来,你现在魅力还挺大啊。”

魏凌霄剜了他一眼,回道:“你也不差啊,不是说没空吗,怎么又跑来了?该不会是在撒谎吧?”

陆辞成大概没想到会被她这么一呛,先是愣了几秒,而后便甩开她的手,长腿一迈大步朝前走,任凭她在后面对他大喊大叫。

“喂,陆辞成你站住。”

“你就这么把我放在这儿了?”

“你作为一个医生怎么一点儿良心都没有?”

最后她喊不动了,蹲在地上崩溃大哭,一边哭,一边抱怨道:“陆辞成,你个王八蛋,我手机都丢了也不安慰安慰我。”

“你再骂我,我就真走了。”

陆辞成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折了回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自己都狼狈成这样了他还在耍酷,魏凌霄更来气了。

“我就骂你,怎么了?”魏凌霄打掉他伸过来的手,“谁叫你把我扔在国内跑去留学的?两年里我没联系你,你就不联系我,你气死我了。我好不容易打算开始新的生活,你又跑回来。回来就回来吧,还冒充我男朋友!要不是你的话,我怎么会这么狼狈?”

她哭得涕泗横流,连日来的委屈全部倾泻而出,也顾不上什么形象了。陆辞成站在她旁边,单手环住她,任由她不断地拿拳头锤他的胸口,却并未有任何不悦,眼角眉梢反而渐渐挂上了笑意。

恰巧旁边有个卖气球的小妹妹经过,见这情形大概是觉得商机来了,忙抽出一个气球来递给陆辞成,说:“哥哥,快哄哄你女朋友吧。”

于是那天的结果是,陆辞成一高兴从小姑娘手里买下了全部气球,魏凌霄望着那像蘑菇云一样的气球,忍不住破涕为笑。

什么呀,她又不是三岁小孩儿。她嘟着嘴,脸色却渐渐地由阴转晴。

“哭够了吗?”陆辞成的语气温柔得像能掐出水儿来。

魏凌霄噙着泪点点头,任由陆辞成拉着她朝前走。

不知道走了多久,前面的陆辞成突然停下步子,转头问她:“火气灭了吗?”

“差不多了吧。”

“那还要不要手机?”

魏凌霄这才发现他已经把自己带到了手机店前,想起在警局里的话,她忙护住钱包,小心翼翼地问他:“刷我的卡?”

不问还行,一问像是点到了陆辞成的笑穴,他笑得两眼弯弯,两颗虎牙格外显眼。

等陆辞成平复了情绪之后,他才敲了敲魏凌霄的额头,说:“财迷!”

好吧,她承认自己确实挺财迷的。

因着新手机是他买的,所以这厮霸道地将手机里所有快速拨号键全部设成了他的号码。

魏凌霄哭笑不得,说:“这也太专制了吧。”

“怎么?”陆辞成挑眉,问道,“难不成你有什么事儿第一个想找的不是我?”

魏凌霄猛地摇头,忽然想起一件事儿来:“喂,你干吗总冒充我男朋友啊?”

“那你干吗偷亲我?”陆辞成反问。

6.

其实魏凌霄一直以来把陆辞成叫作前任,除了满足自己的一点儿虚荣心,还有非常重要的一点,那就是这厮抢走了她的初吻。

虽然是她主动的。

这事儿还要追溯到陆辞成出国之前,有一次陆妈妈出诊,吩咐他们两个看店。

其间魏凌霄又大着胆子表白了一次。她凑到他面前厚着脸皮说:“陆辞成啊,你看我们都要毕业了,是不是该考虑一下人生大事了,我觉得……”

她话还没说完,一转头便发现陆辞成竟不知什么时候靠在椅子上睡着了。

他长得好看,长睫毛覆盖在眼睛上,皮肤白白嫩嫩的,魏凌霄心里痒得很,这简直就是活生生的一副睡美人图啊。

她悄悄凑过去,小心翼翼地刮了刮陆辞成的鼻子,又捋了捋他的头发,在确认他睡得很沉之后,一闭眼睛把初吻奉献给了面前的人。

这当然也是陆辞成的初吻。

占了便宜的魏凌霄心满意足地砸砸嘴,等陆辞成醒来之后对这件事绝口不提。

毕竟魏凌霄还是很怕他一怒之下把自己从楼上扔下去的。

后来没隔几天,她就听说了陆辞成要出国的消息,而且是和学校公认的女神一起。

这个女神怎么说呢?一向对陆辞成有好感,是唯一一个忽视魏凌霄的存在,经常变着法儿找他的女生。

而陆辞成这家伙竟然也不拒绝,经常和女神在校园里并排走着,还有说有笑的。

魏凌霄不能让他俩跑到国外双宿双飞,便想着在陆辞成出国之前搞定他。

她制定了一系列严密的表白计划,可临到关头又状况频出。

气球炸了好几个,玫瑰花也因为买得太早而蔫掉了。最可恶的是,陆辞成这家伙竟然半路堵车一直没来。

那天魏凌霄站在一堆蜡烛中间就这么等了一个晚上,最后灰溜溜地回了家,然后以最快的速度收拾好行李一个人出去旅行了。

其间魏凌霄一直没开手机,完全跟他断了联系。

她得承认自己是个胆小鬼,在追逐陆辞成的路上,勇往直前地走了九百九十九步,却在最后一步时退缩了。临到关头,她也只敢躲在机场的柱子后默默地目送他离开。

其实魏凌霄这人还是挺信命的。

属于她的东西可以等,不属于她的也绝对不强求。

魏凌霄这样自我安慰,却在转头照镜子的时候,蓦地发现自己的眼睛不知何时已经哭成了两个大桃子。

7.

魏凌霄有心避着陆辞成,毕竟当初是她不地道地偷亲了他,他要是不知道的话,这件事儿还能蒙混过关。

可他竟然知道!也就是说当时他是在装睡,被拆穿后她还真有点儿心虚。

恰巧这段时间她为了学校的圣诞晚会的事儿忙得晕头转向,每天排练舞蹈,布置场地,和姗姗都是在夜幕降临时才回家。

姗姗揉着发酸的小腿肚子窝在沙发里哀号,魏凌霄则在一边发愣。

她不累,也不疼,只是在静静地思考一个问题。

圣诞晚会最后的舞会需要老师们各自寻找舞伴,魏凌霄认真地在脑海里思索了一下她周围的男性,觉得自己还是不参加为好。

“要不你就和门口的看门大爷凑合凑合得了,我听说他也没伴儿。”姗姗一脸坏笑地说。

闻言,魏凌霄拿起抱枕就朝她扔了过去。

她思来想去觉得自己还真是失败,活了这么多年感情全献给了一个叫陆辞成的男人,还真是挺亏的。

想到陆辞成,她就更难过了。

那天在陆辞成问她为什么偷亲他之后,魏凌霄就跑了。由于太慌张,途中高跟鞋的跟不慎扎进了井盖儿,她直接脱了鞋子光著脚钻进了出租车。

怎么说呢?当她面对陆辞成的时候总会心跳加速,接下来就是口齿不清,她这人嘴巴比脑子快,生怕自己一激动又说错了什么。

所以在那个情况下,她只能选择逃之夭夭。

高跟鞋没了,暗恋的人也没了,魏凌霄整天郁郁寡欢。

聂凡同学见她这副样子,趁着大家都在排练节目时偷偷摸摸地凑过来问她:“魏老师,你是和你男朋友分手了吗?魏老师,你别伤心,我觉得你那个男朋友除了长得好看,真是没什么优点。你看我爸爸多优秀啊,还是人人爱戴的人民警察,你就不能考虑一下他吗?”

魏凌霄敲了敲他的小脑瓜,问道:“这些东西都是谁教你的?”

“不用教啊,电视剧里都这么演的。”聂凡一本正经地说,然后就蹦蹦跳跳地跑开了。

魏凌霄不禁失笑。

很快,到了晚会那天,聂凡果真给她找了个舞伴过来。

“聂警官,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

魏凌霄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看着旁边冲聂警官挤眉弄眼的聂凡,突然就想起之前姗姗跟她说的,那天陆辞成把她带走之后,聂凡拍了拍神情落寞的聂警官的手,信誓旦旦地说:“老爸,放心,我会帮你搞定魏老师的。”

她正哭笑不得,另一个让她感到头疼的人又来了——陆辞成。

他今天穿得很正式,头发梳得一丝不苟,西服也熨得服服帖帖,一个褶子都没有,乍一看,还以为是来求婚的。

“凌霄,我看你这些日子天天暗自神伤,就私自做主把陆医生叫来了,别太感谢我哦。”姗姗忽然从陆辞成身后蹦了出来。

“你怎么联系上他的?”魏凌霄讶然。

“这还用问?你手机里的快速拨号都是陆医生的电话,我就是想不知道也难啊。”姗姗给了她一个恨铁不成钢的白眼。

魏凌霄再次感到尴尬。

“所以,要不要跟我走?”一直沉默的陆辞成开了口。

没等魏凌霄回答,陆辞成便上前拉住她的手环上自己的臂弯。

魏凌霄在被陆辞成强行带走的同时,隐约听到聂凡在后面重重地叹了口气,对聂警官说:“老爸,我只能帮你到这儿了。”

8.

魏凌霄看过很多偶像剧,总觉得男主角向女主角告白的场面特别浪漫,于是就学着跟陆辞成告白,可这货明显没有什么情调,总说:“这种事情,要男生主动才浪漫。”

可要等到他主动,那也太遥远了。

魏凌霄一度觉得自己等不到这一天了。

但她万万没想到,就在元旦这天,新年的伊始,她竟奇迹般地被告白了,重点是被陆辞成告白。

这太不可思议了。

魏凌霄跟着陆辞成来到他家里,一进门便惊奇地发现地板上铺满了玫瑰花,蜡烛的光恍恍惚惚晃着她的眼睛,整个房间充斥着浪漫的味道,可惜陆辞成一句话就毁了这浪漫的场景。

“魏凌霄,你个笨蛋。”

“哎!”魏凌霄不解,问他,“我又怎么了?”

“你还看不出来吗?我为什么要自称是你男朋友,把你的快速拨号键都设成我的电话,还不是因为我喜欢你。”

“我怎么会看得出来?”魏凌霄指着自己,埋怨道,“你从来没有说过。”

“我不是告诉过你,表白这种事情应该男生来做吗?”陆辞成忍不住叹气。

美梦突然成真的感觉让魏凌霄有点儿蒙,在失去理智之前,她故作正经地问陆辞成:“那你为什么那时候还跑出国,把我扔下来,也不管我?”

她嘟着嘴巴,有点儿不开心。

“唉……”陆辞成叹了口气,上前拥住她,轻声道,“因为我一直觉得自己还不够好,我想变成一个更好的人才能好好保护你。你都不知道,我离開那天有多希望你能来送我,可你……”

他突然有些落寞,眉头皱了皱。

魏凌霄大着胆子弹了弹他的额头,问道:“如果你回国之后我没有去医院看病,没有和你重逢,你还会来找我吗?”

“会!”他几乎不假思索地答道。

魏凌霄轻笑了一声,突然发现,无论她怎么胆小,怎么躲,这辈子都逃不开陆辞成了。

她努力地踮起脚吻上他的唇,轻笑道:“我也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好不好?”

他却突然捂住她的嘴巴,一本正经地说:“这句话应该是我来问你,以后换我来追逐你,好不好?”

9.

和陆辞成在一起一段时间之后,魏凌霄突然想起一个十分严肃的问题。

“喂,陆辞成,你那时候为什么要跟我发脾气?”

“什么时候?”

“就是在我夸你长得好看的时候。”

彼时他们正窝在沙发里看电影,听到她这么问,陆辞成突然起身扳正她的头对着自己,十分严肃地问她:“魏凌霄,如果我没有这张脸,你还会喜欢我吗?”

原来这家伙以为自己只看重他的外貌啊。

不过事实也确实如此,魏凌霄第一次见到陆辞成时就觉得,许多男明星跟他比都差远了。

她笑了笑,环上陆辞成的脖颈,一字一句地说道:“我喜欢你确实是始于颜值,但是没有终于此。我会一直喜欢你,喜欢到这个世界上没有魏凌霄为止。”

陆辞成貌似对这个答案很满意,深情款款地看着她,在她唇上轻啄了一下,说:“魏凌霄,你这总喜欢突然表白的毛病什么时候才能改呢?”

大概,也要等到世上没有魏凌霄为止了吧。

赞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