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尽头的你

阿病

简介:他是当红流量小生,拍遍了她影视化的所有作品。别人都说他是她的“御用男主角”,只有她知道,这个前男友可没安好心,一次次地在她跟前刷存在感不说,还一个劲儿地逼问她:“徐小渺,当初,你为什么要跟我分手?”

【一】

“《時光》那部剧的男主角选定了,是简辰良。”

晚上一起吃饭的时候,韩总忽然这么说。徐小渺愣了愣,半晌才“哦”了一声,说:“又是他啊……”

徐小渺是个写手。韩总所说的《时光》,全名叫《时光尽头的你》,是她之前完成的一部小说,由这部小说改编而成的同名电视剧也刚刚完成了选角筹备,开拍在即。

“我还以为你早就习惯了。”韩总不以为意地道。

是,是该习惯了。事实上,不只《时光》这部剧,她每部被影视化的小说,不管是现代还是古代,男主角总是简辰良。以至于她的粉丝都会在微博下开玩笑,说简辰良是她的“御用男主角”。但这些粉丝哪里知道,卖出去的版权如泼出去的水,选角这种事情,哪里是她一个小写手能做主的呢?

“韩总,你们到底看中了那个家伙什么?”这饭着实吃不下去了,徐小渺搁了筷子,望向面前的投资人韩总。

韩总瞥了她一眼,道:“不是我说,你为什么这么排斥人家当红炸子鸡?人家要热度有热度,要演技有演技,这是双赢的买卖啊!”

“但《时光》不一样啊!”

“有什么不一样?”韩总反问。

她梗着脖子想反驳,想了想,又闭了嘴。一顿饭吃得没滋没味,从餐厅里出来,路过一家便利店,她进去买了瓶汽水,正在柜台等着结账,余光中却看见另一个修长的身影从旁边的货架里走了出来。几乎是瞬间,她便转过头,慌忙从包里掏出一副墨镜带上。

便利店就这么一个柜台,那人拿了东西,就很自然地站到了她的身后。

大概是晚上的关系,他戴了一顶鸭舌帽,却没戴墨镜,帽檐压得很低,下巴的线条优美流畅,身上只是随意套着一件黑色帽衫,挺拔高挑的身躯在小店里格外引人注目。

徐小渺站在前面,头也不敢回,忽然听到后面有人叫她:“渺渺。”

那声音十分熟悉,想自欺欺人都不行,她认命地转身望向他。

这样的情景,其实一点儿久别重逢的气氛也没有。他那张脸这几年来她根本没少见。电视剧、网站、广告牌,偶尔站在公交站被经过的公交车溅一身泥水,抬头都能看见他的脸张贴在公交车上冲她笑。

可除此之外,那真的是好久不见了

——简辰良。

“你怎么知道是我?”她不服气地道。

他低着头,嘴角弯了弯,很无奈地道:“没有人会在这种时候突然戴墨镜。”

久别重逢,徐小渺却一点儿也不想叙旧,拿起汽水自顾自地结账,又顺手从柜台旁边拿了一包口香糖。

“你拿错了。”他在身后说。徐小渺莫名其妙地转头,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她刚刚拿的口香糖旁边,赫然放着一排“超薄倍滑”系列。

这个人在说什么呀?!

徐小渺对他怒目而视,他却笑了笑,道:“你想什么?我说的是汽水。”

她愣了愣,还未反应过来,他又漫不经心地道:“……柠檬味汽水,最难喝了,不是吗?”

【二】

徐小渺不喜欢柠檬味,她偏好橘子味汽水,除此之外的味道一概敬谢不敏,柠檬味是简辰良的喜好。两人最黏糊的时候和其他小情侣一样,可以毫不避嫌地交换彼此喝过的饮料,她喜欢的橘子味他不予置评,他喜欢的柠檬味她只喝一口就皱起眉,道:“这是什么玩意儿?这种兑了水的化学试剂喝了不会中毒吧?”

他不置可否,却恶趣味地喝一口汽水低头亲她,柠檬汽水被他强制哺进她口中,呛得她几乎想翻白眼。

徐小渺和简辰良是在大学时话剧社组织的一场演出上认识的。那天她作为青壮年劳动力,被话剧社的室友抓去当后勤。

这活儿繁杂,她干到一半就偷偷溜到道具间里偷懒,开门进去的时候才发现里面还有一个人,正背对着门,费力地伸手够裙子背后的拉链。

徐小渺只当是哪个女生跑到道具间来换戏服,于是上前帮她把背后的拉链拉上去了。那人却被吓了一大跳,猛地转过身来,徐小渺才注意到这位“女生”惊人的身高——

应该一八零往上。

男的。

两人默默地对视了两秒钟,最终都忍不住尴尬地移开了视线。这时,外面传来男生的声音:“女二号呢?换个衣服要这么久?马上就到她上场了,又跑哪儿去了?”

女二号?难道……是在找他?徐小渺转身,刚想开口,身后便伸出一只手,迅速地捂住了她的嘴。她猝不及防,被带得往后退了一步,撞进了他怀里。由于距离太近,陌生而清冽的气息笼罩下来,她的心跳仿佛漏掉一拍。

他低头,对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徐小渺愣了愣,乖乖地点头。

昏暗的道具间内一片寂静,半晌,外面终于安静下来时,他才意识到什么,连忙放开她。徐小渺退开一步,感觉脸烫得简直像是要烧起来。

“那个,我……”面前的他也没比她好到哪儿去,耳根红了个通透,强装镇定地别开头,半晌才憋出一句,“抱歉。”

后来徐小渺才知道,他是被一个学姐诓去的。该学姐谎称自己吃坏了肚子不能上场,好说歹说骗他去反串了那个角色。他信以为真,完全没想到一般的女生戏服怎么会有他的码子?他不好意思跑去男更衣室换这身衣服,便偷偷躲到道具间换,没想到刚好撞上了来偷懒的徐小渺。

那天演出结束后,话剧社聚餐,徐小渺恬不知耻地跟着去蹭饭。聚餐地点在一家自助火锅店,她站在速冻的各类肉制品前,动作优雅而又迅猛地往托盘里放着各种肉类。这时,一个身影走到了她的旁边,她下意识地抬起头望去。演出结束,他换回了自己的衣服,导致徐小渺第一眼没有认出面前这个眉目俊朗的男生是谁。

“你好,”他抿了抿唇,颇有些腼腆地说,“我叫简辰良。”

徐小渺愣愣地点头。

【三】

被电话铃声惊醒的时候,时钟的指针已经快要指向九点了。徐小渺从床上坐起来,满脑子都是这句话。徐小渺重新躺到床上,忽然很厌恶这样的自己,明明都已经分手那么久了,為什么还要把这些小事儿记得那么清楚?

她伸手接起电话,韩总的声音在对面响起:“徐小渺!开机发布会就要开始了,你人呢?”

她愣了愣,不太确定地问:“这……还有我的事儿吗?”

对面咆哮道:“你忘了你还是这部剧的编剧吗?跟组编剧!”

跟组编剧?

这个词晃晃荡荡,终于敲到徐小渺的头上。她终于想起自己为什么那么排斥简辰良接《时光》这部剧了,原因就是,作为这部剧的跟组编剧,他们两个人总是要遇上的,躲都躲不掉。

草草收拾后赶到现场,发布会上再见到简辰良时,徐小渺就淡定得多了,甚至看到他和他的绯闻女友韩叶叶一起出现时,内心也毫无波动。

两人和其他剧中角色一起站在巨幅海报前,回答着一些关于这部剧的问题。徐小渺站在角落里,存在感基本为零。正想溜走时,却忽然听到有记者问道:“听说原著小说里,男主角有在舞台剧里扮女装的情节,书粉们都很好奇,电视剧里会不会还原这一情节呢?”

徐小渺心里“咯噔”了一下,僵在原地,只感觉一道凉凉的目光落到了自己身上。半晌后,简辰良回答道:“当然有的,作者本人也参与了本剧的编剧工作,书里的很多情节,在剧里都会被还原。”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总觉得,这句话里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幽怨。

发布会结束后,徐小渺去找韩总,想着商量一下能不能换个编剧去跟组,跑到休息室却是一愣,韩总没在休息室里,沙发上只坐着一个人——简辰良。

“韩总不在,那我一会儿再来。”她说着刚想退出去关门。

“那要是一会儿我还在呢?”他的声音从门内传来,徐小渺顿了顿,最终还是进去了。可和他共处一个空间,她根本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你当初答应过我那件事儿不会告诉别人。”半晌,他先开口,语气幽怨得活像个被欺压的小媳妇儿。

徐小渺早在社会上磨练出一副厚脸皮,此刻一点儿心理压力也没有,道:“我没告诉别人啊。”她只是写到了书里,怎么能算告诉别人呢?

他没说什么,半晌,低低地叫了一声她的名字:“渺渺,”

他们在一起那阵,他老是喜欢这么叫她,并且屡教不改,天天跟在她身后“渺渺”长“渺渺”短的。有次被她的室友听见,开玩笑说人家谈恋爱顶多是养了只小狼狗,她这是养了只小奶猫。

可时过境迁,现在想起来她只觉得心里越发酸涩。她有些受不了,说:“简辰良,别这样成吗?我们已经分手了。”

他没说话,抿了抿唇,漆黑的眼睛望着她,像是受伤的小狗。

徐小渺别开视线,道:“算我求求你,就当我们根本不认识好不好?有点儿分手后的自觉好吗?”她一个三流小写手,还想好好地过日子,不想被他那一票女友粉丝“人肉手撕”。

他眨了眨眼,神情十分无辜。这时身后传来开门的声音,徐小渺惊讶地回过头去,旁边隔间的门忽然打开了,韩总、陈导以及一群工作人员正从里面走出来,对外间的两人报以微笑,然后离开了。

门被关上的瞬间,徐小渺站在原地,彻底傻了。

“我可什么都没说。” 简辰良笑得十分无辜,眼底却闪着仿佛恶作剧得逞的光。

【四】

徐小渺觉得,简辰良这个人学坏了。

她刚认识他的时候,他是多单纯善良的一个男孩子啊。

他们大学同届,他却小她三岁,那时她还挺纳闷,后来才知道他是一路跳级上来的。他头脑聪明,只是性格单纯得要命,不然那时也不会被学姐诓去演女二号。可偏偏又长了张好看的脸,让同班的女生统统以他姐姐自居,声称他找女朋友要过全班女生的眼。

他们刚刚在一起的消息传开后,有次一起出去吃饭,恰巧遇到了他那帮“姐姐”,一群人跑过来半开玩笑地跟她说:“我们家小良就拜托给你了哦。”

语气活像是老母亲嫁女儿。

徐小渺脸皮薄,坐在那儿尴尬得不行,转头一看,旁边的他还颇为赞同地点点头,笑得眉眼弯弯,顿时气上心头,忍不住在桌下踹了他一脚。

但这话说得没什么毛病,他们在一起,的确是徐小渺照顾他比较多。简辰良脑子聪明,学业上尽得教授们的欢心,生活上却是个不折不扣的白痴。

他们刚刚在一起的那个冬天,他就反反复复地感冒了不下五次,连什么天气穿什么衣服都不知道。那天下雨,气温很低,她刚刚考完试从考场里出来,就看见他穿着件薄薄的风衣站在考场外等她。他身姿挺拔修长,这样穿自然是好看的,站在人群中也是玉树临风,但徐小渺只看见这个傻子被冻得发白的脸色。

她拉着他去了学校后面的商业街,挑了件异常老土厚实的棉服大衣,从头到脚地将他罩上了。她这才满意地点点头,跑去付了钱。

这条街做的都是学生的生意,衣服自然也卖得便宜。她付完钱转过身来时,却发现他正看着她,不知道在想什么。

“犯什么傻呢?”她挑挑眉问。

他低着头笑了笑,颇有些羞涩道:“感觉这样……好像已经跟你过了大半辈子了。”

她愣了愣,瞬间血都涌到了脸上,烫得不行,站在店门口,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外面还在淅淅沥沥地下着雨,他俯下身来,把她整个人都包进了厚厚的棉服里。

他怀里有温暖而凛冽的香气,充盈着她的呼吸。她埋头在他怀里,伸手环住了他的腰,忍不住想,这件棉衣真暖和啊。

《时光》很快开拍,和她开始想的不同,她并没有频繁地见到简辰良,而是待在酒店疯狂地改稿。

夜晚,和陈导讨论完修改的地方后,徐小渺收好标注过的剧本,道:“我今天把这些地方改完,明天早上给您吧。”

剧组日程紧,改剧本一向是越快越好。没想到这次陈陈导看了她一眼,道:“这倒不用,你慢点儿改也没关系,改的部分都是简辰良的戏份,他最近估计来不了。”

徐小渺顿了顿,忍住没问“为什么”。

“你天天蹲在酒店改稿还不知道吧?”陈导自顾自地说道,“昨天不是有场海边的戏嘛,把他吹感冒了,回酒店就发了高烧,三十九度。经纪人今早才给我打电话说要请假。”

陈导走后,徐小渺蹲在酒店房间里,发了好一会儿呆。

【五】

她其实知道他住的房间号。

为了拍摄方便,剧组都住在这家酒店,领房卡的时候她还特地找人确定过,简辰良的房间在她楼上,还在走廊的另个方向,坐电梯都碰不到。

而现在她拿着药站在这间房门口,忽然觉得自己刚刚想的“有点儿感冒,出来买药顺便路过”这个借口非常傻。

理智回笼,她刚转身准备开溜,身后却响起了开门声。

“你这就要走了吗?”微微沙哑的青年声音在身后响起。

她僵在原地没动。

“我还在想,你要站多久才肯敲门……原来你根本没打算敲门。”话里颇有些委屈的意味,徐小渺转过身来,他像是刚刚洗完澡,黑发湿漉漉地垂在额上,穿着酒店提供的柔软浴袍,靠在门边看着她。

徐小渺顾左右而言他:“我……饭后出来散步,随便逛逛。”

“嗯,”他点点头,没深究这个问题,微微侧身道,“那既然来了,进来坐坐吗?”

她怎么想都觉得,这样的场景、这样的对话不太对劲儿,却还是没管住自己,跟着他进了房间。酒店桌上零零散散地搁着一些退烧药,还有喝了半杯的水。她不大自在地找话说:“你吃药了吗?”

他没回答,徐小渺想也知道答案是没有。

当初在一起的时候,她就很烦他这一点,明明是很容易感冒发烧的体质,可每每要他吃药的时候,表情都仿佛要他服毒,还老爱找一堆歪理邪说来证明自己不需要吃药感冒也能好。她懒得和他争辩,趁他聒噪的时候,把药片统统塞进他嘴里,看他被苦得皱着脸的样子心情大好。

徐小渺想起这些,心里又有点儿不是滋味。她拿起杯子,重新倒了杯热水,连着药递给他,说:“把药吃了吧。”

他没接,低头坐在床边,声音仿佛还带着病中的沙哑:“渺渺。”

她没说话。他慢慢地抬起头来,黑色眼眸静静地凝望着她,认真地道:“我很想你。”

徐小渺往后退了一步,抬起头四下望了一圈,上次在休息室里眨眼间就跑出来一堆人的那一幕她現在还记忆犹新。

确定这里除了他们没人其他人后,她回过头来,发现他格外委屈地望着她。

好吧,自己的确有点儿反应过度了。

“你自己注意休息,我先回去了。”她干巴巴地说。刚转身准备走,门口却忽然传来了敲门声,与此同时响起的还有一道女声:“阿良,你的病好一点儿了吗?”

听声音似乎是他的经纪人吴姐。两人对视一眼,都有些不知所措。

“阿良?”伴随着门卡开门清脆的一声“滴”,女声已经在玄关处响起,“这小子,不会出了什么事吧?”

酒店的房间不算大,从玄关走过来,房里的一切一眼就能看完。现下这么晚了,她一个人出现在他的房间,就算他不是个明星,明天组里估计也得是八卦满天飞了。

徐小渺还没想出对策,便见眼前的他朝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伸手将她推到了床上,扯了棉被将她整个人盖了起来。

下一秒,吴姐便走了进来:“咦,你醒着啊?怎么刚刚敲门没人应呢?”

她的声音隔着棉被模模糊糊的,听不太真切。徐小渺缩在棉被里,一动也不敢动,她心跳得极快,脸也在被窝中被捂得发烫。

不知过了多久,身边的位置微微下陷,头顶的棉被才被人拿开,光亮和新鲜空气一起涌了进来。她有一瞬的恍惚,抬眼望去,他半撑在床头,笑眯眯地看着她,道:“可以醒啦,公主殿下。”

徐小渺从床上坐起来,望着面前的简辰良,忽然感觉到了一种似曾相识的无力。

“你过来。”半晌,她忽然道。他不明所以地往她这边凑了凑。徐小渺伸手捧着他的脸,在他疑惑不解的目光中,凑过去,用额头贴住了他的额头。

——高烧三十九度?

老娘信了你的邪!

“你骗了陈导和经纪人。”徐小渺站起来,觉得半个小时前还在担心的自己简直是个傻子,“还有我。”

她理好衣服,正准备走,他却忽然自背后抱住她,说:“我没有骗你。”

她的背后贴着他温热的胸膛,属于他的气息完完全全地将她笼罩,他环着她的力道很轻、很温柔,像是怕碰坏她。徐小渺愣了愣,却并没有挣开。

“我没有骗你,”他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很认真,甚至于带着一点儿难过,“我真的很想你,渺渺。”

【六】

那时在身边的朋友看来,徐小渺和简辰良是那种怎么看都不像会走到一起的人。在话剧社认识之后,除了“长得挺好看”,她对他也没有别的印象。倒是他,三天两头地出现在她的面前,疯狂刷存在感。一来二去,身边的朋友统统看出了端倪。

期末时话剧社聚餐,她和他都去了。席上他喝了点儿酒,借着酒意被周围的人怂恿着,终于向她表了白。徐小渺记得当时的他满面通红,站在她面前低着头,哆哆嗦嗦了半天,才挤出一句告白。而她毫不犹豫地拒绝了:“我不想谈恋爱。”

他愣了好久才抬起头望着她,大大的黑眼珠像是无故被踢了一脚的小狗,她那瞬间居然有些心软。

她原本以为,被拒绝后他就会死心,可寒假过后,一切还是老样子,他还是一天到晚在她跟前转悠,“渺渺”长“渺渺”短地叫个不停。

那次话剧社布置舞台时,她没注意从舞台上摔了下来,脚崴了。原本也不是什么特别大的事儿,他却慌得不行,匆匆抱起她就冲去了医务室。到了医务室,发现医生临时出去了没开门时,更是急得差点儿哭起来。

她却像个没事儿人一样,自己挪到门口的台阶上坐下来,托腮望着他。她觉得他的脑回路十分清奇,决定把事情跟他明着说开。

“简辰良,上次你跟我表白,我跟你说了我不想谈恋爱,对吧?”

他愣愣地点了头,像是不明白她为什么突然说起这个。

“那你也应该明白,这是被拒绝的意思吧?”

他又点点头。

“所以……”徐小渺深呼吸,抬头望着他,道,“你为什么还要对我好?”

他小心翼翼地看了她一眼,低头认真地嘟囔道:“因为我喜欢你啊。”

这个回答太过理所当然,她居然愣了,张了张口,却不知道要说什么,耳边、脸侧亦渐渐升腾起令人心慌意乱的热度。

她是情感内敛的人,可他和她完全不一样,他单纯,喜欢一个人根本就藏不住,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她一直觉得这样的人傻乎乎的,可在那一刻忽然觉得,被这样热切而单纯地爱着,是一件多么幸运的事情。

【七】

第二天徐小渺去片场送改完的剧本时,陈导正在跟简辰良讲戏。

对于“昨天还在发高烧,今天却带病赶进度”的敬业演员小简,陈导赞不绝口。徐小渺表面点点头,内心却只想翻白眼。

这场戏在A市的山上拍,地势高,山风吹起来有些冷。徐小渺送完了剧本,正想开溜。旁边来了个人找陈导,陈导站起来,又把剧本塞到了徐小渺手里:“小徐啊,我先过去一趟,你把剩下的给他讲讲,就按我们昨天讨论的说就行。”

徐小渺还没想好拒绝的借口,便被陳导按到了椅子上。

陈导演一走,两人之间一片寂静,山风吹过,格外尴尬。徐小渺把头发别到耳后,若无其事地道:“刚刚陈导说到哪儿了?”

“说到——”他眨了眨眼,道,“女主角明明是喜欢男主角的,却选择了和他分手,徐编剧,我不懂,为什么女主角要和男主角分手?”

徐小渺面无表情地道:“因为女主角查出了自己有白血病,为了不拖累男主角,所以选择和他分手。”

半晌,他轻声评价道:“很狗血。”

“嗯,”徐小渺点点头,说,“市场所趋。”

她还记得这本书最初交稿后,熟识的编辑对她痛心疾首地道:“结尾男女主角居然就这么平平淡淡地在一起了?读者要看的是跌宕起伏的剧情啊!撕心裂肺啊!疼痛系你懂不懂?”

她在电脑屏幕前无言以对,拿回稿子。闭关改稿十五天,她把最后的结尾改成了狗血无比的白血病大团灭收场。

看,她也曾有过私心想给这个故事一个平平淡淡的喜剧结局,但最后还是败给了市场经济。

“渺渺。”简辰良的声音唤回了她意识的短暂游离,她抬起头来,他收起了剧本,格外认真地望着她。

“如果这个故事没有白血病呢?没有白血病,没有车祸失忆,没有第三者介入……”他的声音很轻,却很清晰,“那为什么女主角要和男主角分手?”

徐小渺顿住,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简辰良!导演叫你!”远远传来一道女声,打破了两人之间的谈话。徐小渺抬起头来,发现是韩叶叶,他的绯闻女友,这部戏的女主角。

“哦,来了。”他应了一声,匆匆起身过去了。

徐小渺把剧本收好,抬起头来,却发现韩叶叶站在一旁打量着她。徐小渺礼貌地朝韩叶叶笑笑,正准备走,韩叶叶却叫住了她。

“徐编剧?”韩叶叶朝她伸手道,“我们在开机发布会上见过的。”

徐小渺和她握了握手。这姑娘似乎是个自来熟,她看了看徐小渺,又掏出手机看了看自己,最后非常肯定地道:“我觉得还是我比较漂亮。”

徐小渺觉得莫名其妙——她一个大明星,还是当红小花,和她一个路人比什么颜值?

见她疑惑,韩叶叶抬起下巴示意远处的某人,道:“喏,那头野猪说的呗,说我演这部剧的女主角完全不够格,看见我就入不了戏!”

徐小渺顺着方向看过去,真难想象,简辰良居然会和女孩子说这种话。

不过……

“野猪?”如果那种脸也被称为野猪的话,那评选标准未免也太过苛刻了吧?而且,他们不是在传绯闻吗?

韩叶叶看出她的疑问,笑了笑,解释道:“没有啦,我们都这么互相嘲讽的,小时候他还一直叫我猪头妹呢……渺渺姐你不知道吧?那些媒体乱写的,其实他是我表哥啦,有血缘关系的那种表哥。”

信息量太大,徐小渺一时间有点儿难消化。

韩叶叶左右看了看,才凑过来道:“再告诉你一件事情吧,网上是不是很多人说他是你的御用男主角?屁啦,他能演你小说里的男主角全靠在我爸面前卖乖。我爸你认识吧?就是买了你小说投资拍摄的……”

“韩、韩总?”徐小渺不可思议地望着她。

韩叶叶点点头,道:“那头野猪以为演你小说里的男主角就能碰到你了啊,我早就跟他说了……”

徐小渺总算明白,当初韩总为什么要忽悠她来负责这部剧的编剧工作了,并且还美其名曰“给她机会”。

不过,真正的幕后主谋——

她抬头,望了望远处正在拍戏的简辰良。他站在山崖的护栏边,因为太远而看不太清晰,正当徐小渺眨眨眼想看清楚时,却发现他刚刚站的地方已经空无一人了。

“我的天!那个野猪!”韩叶叶慢一拍才反应过来,道,“他掉下去了!”

话未说完,韩叶叶只感觉到身边刮过一阵风,徐小渺跑了过去。

【八】

导演喊了一声“卡”之后,便低头看刚刚拍完的画面,工作人员纷纷收拾各自的东西,以至于一时间居然没人发现,靠在栏杆上的男主角,因为栏杆年久失修断裂而掉了下去。

徐小渺一路过去,站在栏杆前,感觉自己的心跳都停止了。她不敢探头去看栏杆外的情况,缓了好久,才鼓起勇气,朝着栏杆下望过去——

想象中山风呼啸的山崖没有出现。

栏杆下,是一片不算陡峭的山坡,刚刚掉下去的男主角在杂草从中躺成一个“大”字,仰头望着天空,一副“在哪儿摔倒就在哪儿躺下”的闲适姿态。

刚刚的慌张、害怕、担心霎时间转化为怒气值,并且瞬间冲破了临界值,下一刻,徐小渺简直怀疑整个剧组都听到了她的咆哮:“简辰良!”

“渺渺,你不要生气好不好……”

“我也不知道栏杆会断啊,我摔得还挺痛……”

“但我看还没人注意到,就想着干脆先躺一会儿啊……”

“真的没有故意吓你……”

低低的声音从剧组的保姆车外传来,徐小渺抱着膝盖坐在保姆车里,尽管知道只是虚惊一场,可急促的心跳还没平复下来,甚至连腿都还是软的。

这个浑蛋!

车外的声音渐渐停了下来,徐小渺把头埋在膝盖间,什么也没说。不知过了多久,才听到车门被轻轻打开的声音。细微衣料摩擦的声音响起,她顿了顿,随即被拥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她这才发现自己浑身冷得像是待在冰窟里。

“渺渺,”他轻轻地将下巴搁在她的发顶,小心翼翼地问:“你还喜欢我的,对不对?”

“我们在一起吧?渺渺。”他说,不等她回答,他又肯定地重复了一遍,“我们在一起,和我在一起。”

【九】

徐小渺想起他们当时分手的原因,觉得其实也挺狗血的。

她一直以为,自家脱线的男友只是哪个小康家庭里过于娇惯的独生子,却没想到是个富家公子哥儿。想来也是,这样单纯不食人间烟火的性子,也只有那样的家庭才养得出。

只是那时的她一无所觉,直到有天见到他的母亲。常常在经济新闻里见到的人物,现实看来,保养得当,更胜电视里的模样。

那天相遇是個意外,简母只是顺路来给儿子送个东西,正巧就撞见了正在商讨晚饭去吃麻辣烫还是鸡公煲的两人。当然最后这两个地方都没去,晚餐是在市里有名的高级餐厅里吃的。雅致的灯光、反射着光芒的餐盘、彬彬有礼的使者,一切都让小市民徐小渺惶惶不安,她甚至发现自己连菜单都看不明白。可更让她不安的是身侧的简辰良,比起那些路边摊、烧烤店,他似乎是更适合这样的环境。

两人的关系自然没有逃过简母的眼睛,第二天,简辰良出去上课后,简母单独将她约了出来。那时候徐小渺才发现,电视剧里豪门夫人给一张支票,要求女孩离开自己儿子的戏份有多假。

——因为人家根本不需要这么做。

简母也只是礼貌地问了问一些关于她的情况,离开时甚至还邀请她下周参加她的生日宴。而那个宴会,徐小渺去了,穿着自己咬咬牙刚买下还算体面的礼服,惶惶不安地站在衣香鬓影中,觉得自己像是误入一个不属于自己的世界。

她没有把这件事情告诉简辰良。回来后,那条花了大价钱买下的礼服被她塞进衣柜最深处,可这些事情她没有办法当作没有发生过。

那些他无法察觉的敏感和不安在她心里发酵,二十来岁,正是一个自尊心过度的年纪,她最终还是选择了和他分手。

而令她心绪复杂的是,她提出分手后,他也只不过是愣了一下,便答应了。

再后来,她听说他出国了。

她毕业后没有找工作,缩在出租屋里日夜不分地写稿,偶尔想起来,觉得那些事情远得像是一场梦。

直到很久后的一天,她忽然在某个广告牌上见到他。

好像也是从那一天开始,一夜之间,到处都是他的脸。

这个她深爱的,有点儿傻乎乎的男孩,忽然变成了大街小巷无数女孩子口中的“老公”和“男朋友”。

【十】

徐小渺是被不停震动的手机吵醒的。她昨晚改稿到三点才睡下,被吵醒时一看时间,七点。

第一条消息来自她昨天才添加的韩叶叶,是一段链接外加短短三个字:“你要火。”

她心里当即“咯噔”一下,点开了链接。

那是一个有名的八卦博主的微博,贴了一段短短的视频,配文是:八亿少女的梦碎没碎?

她点开视频,发现那是一段酒店走廊的监控录像,正是那晚,她去他的房间看他,而他穿了浴袍就出来给她开门的画面。视频经过剪辑,两人一起走进房间后,经纪人来的那段明显被剪掉了,最后的片段是她从他的房间里出来,一副衣冠不整的样子。

短短几小时之后这条微博迅速被顶上热搜,她翻了翻评论,果不其然,全是“天台见”和“取关脱粉”,可除了这些,一条更致命的评论引起了她的注意。

“等等,这个人有点儿眼熟……是渺渺烟大大吗?”

一石激起千层浪,这条评论迅速被顶上了热评。

徐小渺放下手机,满脑子都是乱七八糟的想法,半晌才想起要给简辰良打电话,可一直打不通。她想起他今天有场戏在昨天的山上拍,现在估计已经上山了,所以信号才不太好。正当她手足无措的时候,微信里韩叶叶又发来了一个链接,并表示:“真的受够这只野猪了。”

她点开,却是一愣。

是他微博里刚发的一段视频。

视频似乎是用手机录的,晃动的镜头里,简辰良坐在车里,光线昏暗看不清楚脸,声音却很清晰,带着笑意。

“大家的问题我都会认真回复,希望大家不要打扰她。”

“什么时候认识的?我和她在很久很久之前就认识了,早在你们知道我是简辰良之前就认识了。”

“喜欢她什么?她很温柔,嗯,凶我的时候也很温柔。”

“很久之前,有人跟我说,说她和我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他的声音很轻,却让徐小渺僵在原地。

“我那个时候不知道要怎么反驳,但我现在想明白了,她就是我喜欢的世界。”

她就是我喜欢的世界。

她心中仿佛被什么击中,觉得好像一直以来积在心头的那些阴云,就因为这样简单的一句话,被轻巧地吹散了。

“现在我们是什么关系?昨天我表白的时候,她还没有答应我,不过我现在已经在路上了,今天她一定会答应我的。”

什么意思?他在路上了?徐小渺猛地从床上跳起来,看着镜子里蓬头垢面的自己,慌得不行,刚准备起来收拾一番,却听见了敲门的声音。

她咬咬唇,走过去打开了门。

简辰良站在门口,认真地看着她。

“我……”他想了想,开口道,“我以前喜欢一个人,喜欢得很任性,我总觉得,只要喜欢她,就足够了。可我不知道她在我看不见的地方受着什么委屈,我不知道她心里的难过是因为什么。她跟我说分手的时候,我以为是她终于受不了我的幼稚和不成熟了,于是答应了。可我还是很喜欢她,过了很久,还是很喜欢。”

“我会努力学习成熟一点儿的喜欢人的方式,”他认真地望着她,“可以让我继续喜欢你吗?”

她抬头望着他,弯起唇,有点儿想笑,却又有些想哭。

这个笨蛋。

可是喜欢一个人,有时候或许真的要笨一些才好吧。

幸好他这样笨。

赞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