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可以分手了吗

BY仙子有病

简介:好友喜欢上了坏女人怎么办?江嘉月有口难言,只有天天在微博上打卡,希望他们赶快分手。可当他真的分手后,江嘉月才发现,她这个好友身份,好像有些难以维持了……

【一】

江嘉月看到那篇新闻是在假期的最后一天。

“关柏尔和沈苏叶宣布分手”短短一行字在网页娱乐新闻头条的位置,格外显眼。她坐在电脑前,惊得把一口咖啡直直地咽了下去,随即被烫得险些跳起来。

她想起身去喝口冷水缓解一下喉咙的灼热感,偏偏又不小心打翻了桌上的咖啡,慌忙抽纸巾擦的时候门铃又响了,催命似的让她连忙放下纸巾去开门。望见门口站着的人,她霎时呆若木鸡,不知道要说什么、做什么。

“怎么这么久才来开门?”关柏尔挑眉望着她,见她面色红得诡异,疑惑地朝屋内探了探脑袋。

“你……今天没、没通告?”她状似不经意地问。江嘉月从小就结巴,努力地克制了多年,也只能做到将句子讲得稍微短一些,这样不注意的话不太容易听出来,但一慌还是会说得磕磕绊绊。

她现在就有点儿慌。

“哦,臨时取消了。”他越过她进了客厅。江嘉月连忙跟上去,想把电脑屏幕关上,但等她跟过去已经来不及了。

关柏尔就站在电脑桌前,望着屏幕上的娱乐新闻,脸上的神色阴晴难辨。

“那个……”她刚想开口安慰一下他,他就转身倒在了沙发上。沙发是单人公寓里的小沙发,他长手长脚都垂在边缘,整个人看起来居然有点儿可怜兮兮的。

“小结巴,我饿。”可怜兮兮的人发话了,江嘉月咽下安慰的话,默默地去厨房给他煮面。

一碗鸡蛋面端上来后,面前的大明星不知道饿了几天,端起碗连面带汤吃了个干干净净。江嘉月去洗碗,洗完回来见他还是趴在沙发上,垂着头一言不发。

江嘉月觉得他大概是在伤心,毕竟刚刚分手。方才在门口和自己笑嘻嘻地打招呼估计也是强颜欢笑,现在被发现了连装都不想装了。

江嘉月有点儿心疼,于是试探地开口道:“你——”

话刚出口,关柏尔便抬起头来,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她。他有张漂亮的脸,当明星的颜值都不会差,可他生得更好,一双凤眸看人时眼尾上挑,眉睫漆黑,瞳仁清亮,有股子少年的英气,干净又凛冽。

江嘉月被他这么一打断,刚酝酿出来的安慰词又忘了。

“我好困,昨天拍夜戏凌晨才收工,我去睡一会儿。”他闷闷地道。

江嘉月点点头,他起身往房间走去,走到一半又想起什么,折回来把一个小盒子塞到她手里,道:“这个给你。”然后进房,关门,睡觉。江嘉月拿着盒子愣了一瞬,旋即反应过来,这估计是原本想给沈苏叶的礼物,现在两人分手了,就顺手塞给她了。

这也不是第一次了,江嘉月拉开茶几下的抽屉把小盒子丢进去,里面全是各式包装的礼物盒。坐在茶几前的地毯上,她颇为心虚地回头看了看房门,这才掏出手机登录自己的微博小号。平日里没什么人关注的打卡博今天一下子多了无数粉丝,所有未读消息的大意都是:恭喜博主!

她偷偷地编辑今天的打卡内容,发送:

@关柏尔沈苏叶今天分手了吗:关柏尔和沈苏叶今天分手了吗?——分啦!(图片)

这个坚持更新了一整年的打卡博,今天终于迎来了大结局。

【二】

江嘉月认识关柏尔很久了,比关柏尔认识沈苏叶都久。

那时候她还是个小化妆师,穿梭在各个剧组给各种群演化妆。她认识关柏尔时,关柏尔也还没有现在这么红,脾气却并没有多好。

那天她刚到剧组,就听说有个演员和化妆师闹翻了,化妆师被气得不轻,甩下一句“爱化不化”后居然一走了之了。导演组搞不清楚两边的纠葛,只让人带了句话过来,说半个小时后还没弄好就让化妆师和那个演员一起走人。没人愿意上去蹚这趟浑水,江嘉月和那个化妆师有点儿交情,只能硬着头皮上去救场。

那个演员一动不动地坐在化妆台前的椅子上,戴着一顶黑色鸭舌帽,帽檐扣得很低,整个人都透着一股“生人勿近”的气场。她小心翼翼地走过去,他忽然动了动,吓了她一大跳。

“干吗?”他问。凶巴巴的语气让本来就有些结巴的江嘉月更是说不好话:“那个……导演组说妆发弄、弄不好的话,化妆师会、会丢掉工作的。”

“那也是她的事儿。”

“还、还有你,也……”她小心翼翼地道。他低下头没说话,江嘉月觉得他大概也有些松动了,于是更加努力地说服他,“我、我帮你化……淡一点儿,不会很……难受的。”她以为他只是像其他男生一样,讨厌脸上有粉的感觉。

沉默半晌后,他抬起头来,伸手拿掉了帽子,道:“所以那个人剃掉我眉毛的事情,就这么算了?”

她一愣,抬头望去,那张漂亮得近乎有些秀气的脸上,原本的眉毛被剃得只剩短短一截眉头,如日本的艺伎一般,偏偏他还皱着那一点儿眉头,冷冷地看着她。

“扑哧——”江嘉月没忍住低下头笑出了声。那张脸霎时更黑了:“小结巴,你笑我?”

江嘉月完全不在意他叫自己小结巴,极力憋回笑意后,重新抬起头来,道:“我……替她跟您……道歉。”想了想,她又说,“眉毛……长得很快,在还没长、长出来前,我会帮你、画,我画得……很好,保证看不出。”

在她结结巴巴地再三保证后,他才点了头,她如释重负,连忙开始替他化妆。

这是部古装剧,他在剧中饰演男四号,一个像白鹤一样的少年,纤细洁净,带着一点儿倨傲。她替他化妆时注意到,他原本的眉毛其实生得很英气,跟剧中的角色设定不是很符合,估计也是因为这样,原本的化妆师才会想剃掉半截重新画,大概只是没和他提前沟通好,才闹出这样的矛盾。

她专注地替他化着妆,却没注意到他的眼神从镜子中转移到了她身上,漆黑的眼眸一眨也不眨地注视着她。

男演员的妆比女演员简单,她动作迅速,不到半小时便搞定了。他起身去换衣服,忽然想到什么,回头问她:“小结巴,你叫什么名字?”

江嘉月没反应过来:“什么?”

“你不告诉我名字,我怎么找你?你说眉毛长出来之前会帮我画,不会是诓我的吧?”他说得理直气壮,江嘉月连忙回答道:“江、江嘉月。”

“江江嘉月?”他挑了挑眉,故意道,“还是四个字的?”

江嘉月刚想解释,他却笑起来,像是恶作剧成功的小孩子,道:“逗你的,小结巴……我叫关柏尔。”

后来他果真天天跑来让她画眉毛,他在剧里的戏份不多,半个月便拍完了。可他的眉毛还是没长出来,借着这个,他天天往剧组跑,赖着她画了整整两个月的眉毛才算完。

也因为这样,两人也渐渐熟识起来,成了可以一起聊天喝酒的朋友。

在发现她会做饭而且手艺还不错之后,这个口味奇挑的大少爷就开始到她家花式蹭饭。起初他还有些不好意思,找各种借口,到了后来,江嘉月简直怀疑自己的住处已经成了他的据点了。

【三】

房间被人霸占,江嘉月无奈之下只能在沙发上午睡。一觉醒来睁开眼,她险些被面前靠得极近的脸吓晕。事实证明,再好看的一张脸,睡醒时忽然出现在眼前也是很可怕的。她睁大眼望着他,问:“你、你想干吗?”

见她醒了,他似乎慌乱了一瞬,随即若无其事地直起身来,说:“我、我刚刚看到你脸上好像有只蚊子。”

江嘉月觉得莫名其妙,他结巴啥?而且凑得那么近,准备用脸给她打蚊子?但考虑到他刚刚失恋,她决定不和他计较,起伸了个懒腰,随口问道:“你……睡好了?”

关柏尔瞥了她一眼,道:“起来,换衣服出门。”

他的大少爷脾气说来就来,要是往常,江嘉月肯定懒得搭理他,但想到他刚刚失恋,还是决定迁就他,回房间换了衣服跟他出了门。

两人下楼打车去了A市最大的家具城,因为是星期天,展示区到处都是人,江嘉月看了看戴着口罩、帽子的关柏尔,越发不解,道:“来……干吗?”

他现在和没红的时候不一样了,私下出门时口罩、帽子是必备,偶尔还要戴上墨镜。他自己十分不喜欢戴着些东西,所以一般能不出门就不出门。

“买床。”他道。

“啊?”

“你不是问我睡好了吗?”他扬起下巴一字一句地道,“我没睡好!买张好床睡觉不行吗?”

没睡好就睡好嘛,说那么大声做什么?旁边的工作人员投来暧昧的目光,江嘉月连忙低头拉开两人的距离。她跟着他在卖场里转了一圈,最后停在一款宽大的双人床前。

“躺上去。”他抬了抬下巴。

为大少爷试床,小丫鬟江嘉月岂有不从之理?她乖乖地躺了上去。

“感觉如何?”

“还行。”她老实评价。

“那张呢?”他示意另一款,江嘉月又过去躺下试了试,道:“这个,软、软一些。”

“你喜欢软床?”他问。

她点了点头。他看她一眼,若有所思道:“……也是。”

也是?什么也是?江嘉月一头雾水,他却一点儿要解释的意思都没有,转身跟工作人员道:“那就这款吧。”他跟着工作人员去填送货单,江嘉月趴在柜台上看他填,然而越看越觉得不对。

“等、等等,地址……”地址是她家?不是他買床吗?江嘉月愣愣看他填完发货单、付完款,才反应过来,一把拽住他的手臂道,“你、你……”

“你什么你?你家的床我没份儿睡吗?我买我睡的床不可以吗?”这话逻辑缜密,他说得理直气壮。

她住处的床是原本的房东配的,和屋内的配置一样,非常小,他偶尔在她家蹭完饭后困了就理直气壮地跑去睡觉,醒后还要吐槽她的床又小又窄。

江嘉月拽着他的胳膊半晌没放,总感觉有点儿怪异。他签完字,回过头来看她还拽在自己衣袖上的手,嘴角微微扬起一个弧度,道:“走了,不喜欢的话明天自己把它从楼上丢下去。”

说完正准备走,他的手机却忽然响了起来。他拿出手机看了眼,皱了皱眉,走到旁边去接电话了。江嘉月靠在柜台上望着他的背影,心情复杂。

她刚刚看到来电人的名字了。

是沈苏叶。

果不其然,他接完电话,回来便跟她说有事儿要先走。江嘉月本来想请他吃晚饭,权当安慰他失恋,但现在只能作罢了。她点点头,十分坦然道:“那你……去吧。”

他看了她一眼,眼神古怪,像是想说什么,但最终还是走了。

【四】

江嘉月一开始就不看好关柏尔和沈苏叶。

据说他们是通过合作拍戏认识的,两人外形登对,热度相当,宣布在一起时霸占了好长时间的微博热搜榜,之后还一起上过一档明星情侣真人秀的节目。节目里两人互动甜蜜,一时间圈粉无数。在江嘉月看来,关柏尔对沈苏叶可以说是非常喜欢了。

这种喜欢不光是在镜头前,平日里,他也对沈苏叶有求必应。她记得有次剧组一起出去吃饭,席间沈苏叶的汤勺掉到了地上,明明可以叫服务员再拿一个过来,但沈苏叶偏要他亲自去拿。江嘉月以为以他的脾气是绝对不会去的,没想到他居然一声不响便跑去拿了,温柔得让剧组里的人差点儿惊掉下巴。

他们在一起的一年里,但凡有什么节日,关柏尔都会跑来问她,女生喜欢什么礼物。江嘉月认识他这么久了,还没见过他对哪个女生这么上心。

他这么喜欢沈苏叶,按道理,她应该祝福他们才对。可她觉得,沈苏叶不喜欢关柏尔,当然,这只是一种女性的直觉。她曾经和沈苏叶在同一个剧组,替她化妆时不止一次见到沈苏叶笑容甜蜜地接电话,她偷偷看了,那个号码不是关柏尔的。

那时关柏尔也常来片场探班,有时会带些蛋糕、茶点分发给片场众人,大家都知道是承了沈苏叶的光。每每看见关柏尔,她都要费好大的劲儿才能抑制住自己想给他唱“我听见雨声落在青青草地”的冲动。

她没把这件事儿告诉关柏尔,一是没有确切证据,二是她觉得,他那么骄傲的一个人,要是由自己告诉他,一定会让他觉得更加难堪。

赞 (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