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娇娇啊》连载五

李一枕

联手欺负席晏来,一对迷人又可爱的反派角色却毫不心虚,反而感情更加牢固,两人惺惺相惜,认为是彼此的天作之合——

罗娇觉得这样的天作之合应当更进一步,成为甜蜜恋人,只是不晓得,席博士又是作何想法。

罗娇一觉起来,竟然神清气爽。

昨晚烂醉如泥的似乎根本不是她本人,简直比她十点就上床睡觉还要舒服。她抱着枕头发了半天呆,外面保姆端着小茶盅进来,絮絮叨叨地说:“可算是醒了,这么大的姑娘了,可不好再随随便便喝醉酒了呀。还好是席先生送你回来,万一落在别人手里怎么办?”

“姆妈,你不要讲啦。”罗娇捂着耳朵说,“他才是最坏的那个呢。”

保姆不听,过来掀她的被子赶她下床,她不情不愿趿拉着鞋子去洗漱,出来时保姆已经手脚麻利地将早饭摆了出来。茶盅里炖着双皮奶,罗娇喜欢吃甜的,尝了一下却觉得有点儿不对,有些奇怪地问:“这个味道……”

“就知道你嘴刁。席先生给的解酒药,说是同牛奶放一起,昨天晚上我就灌你喝了,怕你早上还不舒服,又放了些,你赶快吃掉,别耽误了上班。”

嘴里带着果香的双皮奶变得有些难以下咽,罗娇在脑子里努力回想昨天发生的一切,绝望地哀嚎一声说:“死了算了!”

保姆在背后恶狠狠地拍了她一下,道:“大早上讲什么死不死,真的要迟到了!”

罗娇明明是公司的大老板,谁会管她迟不迟到?可是保姆从小看她长大,叮嘱她上学不要迟到习惯了,罗娇没法子,蔫蔫地开着车往公司走。

大夏天,室外温度突破三十九度,她开空调还热得一头汗,将袖子卷起来,风一样冲进办公室。助理已经替她将温度调到了十六度,她总算活了过来,拿着平板电脑翻看一天的工作安排。助理期期艾艾地进来,见她这样,小声地问:“玫瑰……”

“分了吧。”

席长殊每日送玫瑰来,罗娇抗议过,他只说是已经付了钱不能退款了。罗娇虽然是个有钱人,可骨子里就是个小市民,斤斤计较,爱财如命,听说自己不要的话只能浪费,就觉得心如刀割。

她也怀疑过,席长殊是不是骗自己,可是这种事怎么去验证?只好别别扭扭收下来,有三分偷偷地高兴,还有七分不满。搞得这样人尽皆知,大家都以为她是真的陷入爱河了,可怎么得了?

她思前想后,最终定下规矩,来的玫瑰见者有份儿,大家能抱多少就抱多少,拿回家泡脚也比直接扫进垃圾桶要强得多。

她忙忙碌碌一上午,腰酸背疼,起来打了一套太极拳才算稍稍舒服。秘书送来她下半天的日程安排,她看了半晌,秘书问她说:“有什么不对吗?”

罗娇迟疑着,到底摇了摇头说:“没什么。”

昨日她那惊天一踢,身娇肉贵的席晏来是一定要住院的,那席家不说轩然大波,有点儿风吹草动总是很有可能的。可是席长殊呀席长殊,居然这么沉得住气,连理睬都不理睬她一下。

罗娇生闷气,三四天都没个好脸色,公司里见到她的都议论,猜测她是不是情场失意了。到了周五下午,罗娇正把手下训得狗血淋头,这边电话响起来,她随便瞥了一眼就顿住,摆了摆手要他们都出去。

下属们不知道哪里来的好运,竟然被她放过了。几个人连三赶四地退出去,最后那个回头看了一眼,罗娇面色阴沉地望着电话,似乎万分不想接听。

乖乖,手下想,这通电话一定是老板很讨厌的人打来的,看她的眉毛皱得都快能夹死苍蝇了。

可惜这些手下猜得离题万里,罗娇皱眉,是因为不晓得第一句话该同席长殊说什么。

“喂,你好”显得太过冷漠;“死鬼討厌,怎么这么久才打来”又太过轻佻。罗娇犹豫了半天,电话居然挂断了。她瞪着手机屏幕,几乎疑心是不是没电了,可是手机电量满格,那一定是席长殊等了半天见没人接,自己挂了。

罗娇一脚踏空,还没来得及继续生闷气,电话就再次响了起来。这次她不敢矜持,立刻接起来,那头席长殊顿了一下,微笑着说:“娇娇,好久不见了。”

“好久不见。”罗娇嗓子发干,连忙清了清,恢复正常,说,“席博士人忙事儿多,怎么想起我来了?”

话一出口,罗娇就咬了自己一下,觉得这句话说得太没水准,倒像是自己一直盼望着他打电话来,闺怨气息太浓厚,非常不洒脱。

可是那边席长殊不知道是没听懂,还是听懂了懒得理睬她,还是那样温和地说:“这几天我飞了波罗的海一趟,那边信号被屏蔽了,联络不上你。”

这么说,他也是打过电话给自己的咯?罗娇觉得自己有病,他这样讲了就忍不住想要笑,还好忍住了,不然面子往哪儿放?她故作矜持“嗯”了一声说:“这么说你现在回来了?”

“老爷子派人找我,我又怎么敢不回来?”

罗娇闻言,眉头一跳问道:“上钩了?”

“是呀。”他笑道,“娇娇,老爷子请你这周末吃顿饭,一起见上一见呢。”

新媳妇第一次上门是件大事儿,一定要装备妥帖。

罗娇周末难得早起,约了人来给自己做造型。造型师是她用惯的,同她相熟,翘着兰花指问她说:“今天想打扮成什么样?是风情万种的御姐,还是红绡帐底的狐狸精?”

罗娇翻个白眼,说:“就没有点儿良家妇女了?”

“良家妇女同你不沾边呀。”造型师说着,从镜子里看了看她,见她表情不像是开玩笑,不敢相信地说,“娇娇,你别告诉我江湖传闻是真的。”

“什么传闻?”

“他们都说你从良了,洗手做羹汤,一门心思当贤妻良母呢。”

罗娇本来在喝果汁,闻言一口呛住,咳得声嘶力竭,造型师看她这样反而放心了,替她顺气说:“看来是假的,我就知道你不会那么轻而易举被套牢嘛。”

“别说了……”罗娇咳得眼底都是泪,好不容易喘匀了气,这才装模作样地说,“你今天,就给我弄个贤妻良母的造型,我今天是丑媳妇第一次见公婆,被退婚一定找你算账!”

造型师被她说得简直要吓死,唯唯诺诺地替她梳了个规规矩矩的头,又挑出一条小黑裙,配淡水珍珠,她对着镜子看了看,觉得确实挑不出毛病,才往外走去,造型师送她出去,看到门口停了辆卡宴,有人从上面走下来,长腿细腰,揽住罗娇的肩膀带入怀中。

赞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