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上专属男模

秦芦花

简介:

为了在摄影大赛中斩获好名次,唐樱雪决定说服客座教授陶漾当自己的模特!为此她不惜拿出自己的全部零花钱作为拍摄费,扫地拎包,整日接受陶漾的“荼毒”。可谁能告诉她,为什么在陶漾的身边待得越久,她对陶漾反而越依赖了呢?

午后的阳光照进了A大报告厅里,年轻的客座教授坐在沙发里侃侃而谈,报告厅后方突然传来了一声轻微的“咔嚓”声。

声音其实很小,但陶漾还是敏锐地捕捉到了。

他迅速地看过去,微笑道:“这位同学,偷拍可不是可取的行为哦。”

唐樱雪佯装镇定地看着前方,闻言桌下的双手重重一抖,差点儿把单反摔了。她缓缓地对陶漾露出一个无辜而茫然的神情,道:“陶教授,你是在叫我吗?”

陶漾微微地歪了脑袋,茶褐色的短发在阳光下显得清爽可爱,像极了日本动漫里的男主角。

“你可以选择主动删除照片,或者……”陶漾停顿了一下,道,“谈谈对今天这个主题的看法?”

唐樱雪瞪着陶漾,陶漾则优哉游哉地坐着,一副请君入瓮的模样。

唐樱雪咬了咬牙,顿时悲从心中起。

天地良心,她已经很努力地在听了。可也不知道怎么了,从讲座开始到现在的半个小时里,她竟然一个字也没听懂,不然也不会因为客座教授的帅气脸庞走神,还忍不住偷偷举起单反来偷拍。

“再问一个简单的问题好了,”陶漾轻笑道,“你是出于什么动机偷拍我呢?一见钟情?或是情难自禁?”

报告厅里顿时哄堂大笑。

唐樱雪一脸的羞愤欲死。

讲座继续进行。到了自由谈论的环节,其他人纷纷和邻座讨论了起来。

陶漾走了下來,直直地站到了唐樱雪面前,轻轻地敲了敲桌子,道:“这位同学,我刚才可能说得不太清楚,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能不能把照片删除?”

旁边有同学好奇地看向这边,陶漾微微侧身,挡住了他们的目光。

“哦!好的。”尽管感到十分可惜,但毕竟是自己有错在先,唐樱雪立刻爽快地答应了下来。

万万没想到,在这尴尬无比的时刻,单反居然没电了。

“这就没办法了。”陶漾耸了耸肩,优雅地拿起单反,“咔哒”一声卸下了内存卡,道,“这个,我只能暂时替你保管一段时间了,等你充好电,再来找我要回吧。”

唐樱雪便眼睁睁地看着陶漾把内存卡抽走了。

“那,我去哪里找你?”见陶漾转身要走,唐樱雪急忙问道。

“办公楼,三零七室。”

唐樱雪,A大金融系大三的学生,同时是学校摄影社团的主力,还有着比职业模特更漂亮的面容,因而被封为校花。

此刻,校花小姐愁眉不展地站在办公室门外,咬了咬牙,敲响了门,门内却毫无响应。

“来找小陶老师的?他出去办事儿了,你进去等他吧。”对面办公室的老教授听到声响走出来,对唐樱雪说道。

唐樱雪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走进了办公室。

陶漾去年才博士毕业,就被A大破格聘为客座教授,更因为容貌出众而闻名全校。

陶漾来开个讲座都有各个院系的女生慕名前来,不是为了听课,就是为了一睹他的“盛世美颜”。

唐樱雪迫切地想要回内存卡的原因很简单,她报了一个月之后的全国摄影大赛,大赛的主题是“岁月流年”。虽然到目前为止还没什么特别好的创意,但是素材都在内存卡里。

唐樱雪如坐针毡地在椅子上坐了半个多小时,出于无聊,眼皮不知不觉地开始上下打架,最后竟然趴在桌子上酣睡了起来。

醒来的时候,唐樱雪发现自己躺在绵软宽大的沙发上,身上还盖着一件灰黑色的风衣。

耳边隐约传来“哒哒”的打字声,唐樱雪控制着自己的动作幅度,尽量不被察觉地悄悄地抬头望去——

不知什么时候,陶漾已经回到了办公室,此刻正坐在办公桌前专注地写着什么。

工作时的陶漾总是戴着一副细边黑框眼镜,沉稳内敛、严谨认真的神情使他看起来有些难以亲近。

唐樱雪以为自己偷看的动作已经够轻微的了,然而陶漾头都没回,优雅地打了个哈欠,摘下眼镜,站起身来问道:“喝茶还是咖啡?”

唐樱雪还仰躺着,愣愣地说道:“……白开水就好。”

陶漾转过身来,垂下眼睛看着她,忽然露出了如同少年般顽皮的神情,浅笑道:“要不要再睡一会儿?”

唐樱雪知道,出于礼貌和礼节,自己应该立刻诚惶诚恐地从沙发上站起来,鞠躬道歉。可她脑海中突然闪过了两个模糊的身影,一个是昏黄胶片上的青葱少年,一个是沉稳内敛的青年教师。

唐樱雪脱口而出道:“我想到了!”

陶漾挑了挑眉毛,道:“你想到什么了?”

“教授,请你当我的模特!”

陶漾在学校车库停车,刚把车窗摇上去,就见一个白色窈窕的身影从方形石柱后面冲了出来,道:“教授,请问你今天有空吗?”

唐樱雪穿着白色线衫,举着单反,笑得一脸灿烂。

陶漾太阳穴的神经跳了一下,道:“还有十分钟你就要上课了。”

“没有任何一门课能和你相提并论。”唐樱雪的嘴巴如抹了蜜一般,努力地讨好陶漾。

尽管知道这小丫头只是用糖衣炮弹来轰炸他,陶漾心中还是不由得一颤。

他高冷无比地“哦”了一声,无情地转身就走。

听着唐樱雪在自己身后懊恼地嘟囔着,陶漾嘴角忍不住露出一抹笑来。

中午,陶漾去食堂吃饭,刚坐下来,就看见唐樱雪在他对面若无其事地坐了下来,冲他甜笑道:“吃饭啊?”

陶漾的喉咙陡然被半块南瓜卡住,沉着脸没吭声,表面上看上去严肃又冷淡。

唐樱雪见他不作声,不由得有些胆怯,道:“你怎么不说话?是讨厌我吗?其实我不是有意要缠着你……”

陶漾猛咳了一下,终于把那半块南瓜咽了下去,立刻开口道:“不是。”

唐樱雪正紧张地小声反省着自己在课上偷拍的事情,闻言一顿,道:“啊?”

陶漾说:“不是讨厌你。”

唐樱雪脸上莫名有些发烧,道:“那你刚才……”

陶漾不好意思说自己被南瓜卡到的事情,犹豫了一下,道:“你为什么想让我当你的模特?”

唐樱雪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说:“夸你长得好看的人应该很多吧?我再说这个,估计你也听腻了。但我其实最在意的不是你的容貌,而是你身上的气质。”

“嗯?”

唐樱雪把自己的摄影主题和构思跟陶漾解说了一番,途中连夸带赞地把陶漾捧到了天上,说完就一脸期待地看着陶漾,眼神晶晶亮的。

陶漾定定地看着她,沉稳地说道:“我的身份是客座教授,这样堂而皇之地参与学生的作品,你觉得合适吗?”

唐樱雪巧舌如簧,道:“拍摄既能增进交流互动,也能让大家见识到教授的魅力。”

陶漾听完,道:“嗯,我承认你的构思很好。可是,我凭什么帮你?”

唐樱雪一愣,道:“我会付钱……”

“我不缺那个。”陶漾耸了耸肩,道,“请人做事,起码要有点儿诚意吧?你觉得,我最想要的是什么呢?”

唐樱雪神色凝重地思考了整整一个下午,在最后一节课下课后跑去找了陶漾,手微微颤抖地掏出一张银行卡来,道:“生活费加打工攒下来的钱,我只剩这些了……”

教室里的空气瞬间凝固,还没走出教室的学生齐刷刷地看向两人。

陶漾冷静地说:“你把银行卡给我干什么?”

唐樱雪一脸悲痛,道:“我想來想去,这是最能表达我诚意的东西了。”

“我是让你拿出对学术的热情来,下次要好好听讲座!”陶漾卷起讲义,轻轻地在唐樱雪脑门儿上敲了一下,咬牙切齿地道,“你脑子里在想什么?!”

唐樱雪尴尬地道:“啊……原来是这个意思吗……”

陶漾收拾好东西,转身就要走出教室。

唐樱雪立刻扑上去痛哭道:“我错了,你再给我一次机会……”

旁边经过的同学纷纷侧目而视。陶漾只好把她拎到走廊拐角,问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唐樱雪可怜兮兮地看着他,道:“再过一个月就要交参赛作品了……”

“你可以找你的男同学。”

“他们都没有你身上那种纯粹的气质。”唐樱雪委屈巴巴地说。

唐樱雪这句话完全是不假思索地说出来的,听上去像是和以前一样在拍马屁,其实确实是她的真心话。

夜色中,陶漾的脸色微微地红了,道:“……你真的这么觉得?”

唐樱雪敏锐地察觉到陶漾已经动摇了,知道这个时候不能表现得太急切,于是轻轻地、坚定地点了点头。

良久,陶漾叹了口气,道:“……那好吧。”

唐樱雪的眼睛猛地亮起来。

“但是我有条件。”

“你说!”唐樱雪说道,笑得嘴角都合不拢了。

“我有三个条件。”陶漾不紧不慢地说,“第一,整理我上次讲座的所有内容;第二,我看过你的作品,创意有余,功底不足,希望你能去补完《彼得森摄影学》,用来打基础;第三,选出你自己拍过的最喜欢的一张作品,拿给我看。其他……还有些琐碎的小事,以后再说好了。”

唐樱雪有些傻眼:“……啊?”

陶漾耸耸肩,道:“你也可以拒绝,找你的男同学协助你完成拍摄。”

唐樱雪怕他反悔,急忙一口答应下来,道:“我接受!”

陶漾勾唇一笑,道:“那就好。”

从那天以后,唐樱雪正式成了陶漾的拎包小妹。

清晨要提前去陶漾办公室打扫和整理桌子;中午要陪陶漾吃饭,而且每次都会被详细询问讲座的反馈;有时还要为陶漾下次的讲座内容提前找好资料,并在班级群中通知各项事宜。

这些琐碎的杂事都是小事,真正让唐樱雪感到头疼的是陶漾提出的那三个条件。

整理每场讲座的内容——虽然麻烦了些,但也不算太为难人,唐樱雪不得不每天抽出两个小时来整理讲座。反反复复看那些术语名词,时间久了,竟然不觉得像刚开学那样摸不着头脑。

至于摄影学著作,唐樱雪硬着头皮一边看,一边查专业术语,查了之后依然无法理解,只好可怜兮兮地去找陶漾。

陶漾看上去凶凶的,其实回答起她的疑问来总是很耐心。

事实上,陶漾的博学有些出乎她的意料——她原本以为陶漾只是对金融学很擅长,没想到竟然对摄影的取光、构图也很有研究。

唐樱雪忍不住问他:“你也会摄影呀?”

陶漾迟疑了片刻,答道:“以前接触过一点儿。”

唐樱雪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

由于把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啃书和应付陶漾上,唐樱雪不得不牺牲掉了一部分玩乐的时间。

起初,唐樱雪以为自己会厌倦于这样的日子,但事实恰恰相反,她发现自己开始被陶漾吸引,会不由自主地看陶漾英俊的侧脸,在他讲解的时候盯着他的嘴唇出神,甚至每次离开时会恋恋不舍。

很多次她看书的时候不知不觉地睡过去,醒来后总是发现自己躺在沙发上,身上盖着陶漾的大衣。

大衣很温暖厚实,带着陶漾的体温。陶漾没有抽烟的习惯,大衣上是须后水清爽的味道,就像陶漾这个人一样,清新、自然,给人一种安全感。

唐樱雪发现自己竟然渐渐地开始贪恋陶漾的大衣了,大衣上的温度和味道,都让她忍不住想在里面躲起来,最好一辈子都不要离开。

这像什么样子?!唐樱雪严肃地在内心批评自己,怎么能这么对待学校花重金聘来的客座教授呢?简直像个痴汉一样!

话虽这么说,可她还是控制不住自己,厚着脸皮待在陶漾身边的时间也越来越长。

陶漾是天生的模特架子,腿长脖子长,宽肩细腰,身材非常匀称,属于“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那一种。

模特是有了,可一直到大赛开始前五天,唐樱雪还没有想好要在哪里取景,因此开始急躁起来。

陶漾问她:“我让你找出自己最满意的作品,你找到了吗?”

唐樱雪犹豫了一下,道:“找到了,可是……”

陶漾无视她的犹豫,道:“拿给我看。”

唐樱雪只得硬着头皮从书包里抽出那张照片,递了过去。

照片的背景是一个巨大的棕色书架,书架前站着两个穿制服的学生,一男一女。

男生微微低着头,虽然戴着口罩,但是依旧能看出眼睛含笑,如同盛满了星星的夜空。

陶漾低头看了足足一分钟,才抬起头问她:“这张?”

唐樱雪有些难为情,道:“是不是立意有点儿浅?”

“我倒不这样觉得,”陶漾轻声道,“立意没有高低,只是拍摄者的心境不同而已。”

他们预定的拍摄场地在市中心。周六一大早,唐樱雪就背着满满一大包衣服上了陶漾的车。

到了场地又忙着布置背景,唐樱雪脚不沾地地跑来跑去。

陶漾伸出手来,道:“我帮你?”

“不用。”唐樱雪忙得满头大汗,笑得阳光灿烂,道,“你能答应当我的模特,我已经很感激啦。”

陶漾被她的笑容晃得微微走神,正要走过去帮她,忽然被隔壁摄影棚的一群女孩子拦住了。

“请问,可以跟我们合张影吗?”女孩们笑吟吟地问道。

唐樱雪仿佛没听见仍旧忙个不停,耳朵却不知不觉地竖了起来,警觉地听着陶漾那边的动静。

女孩们片刻之后就散开了,神情有些失望,有意无意瞥向唐樱雪的眼神不知为何有些酸溜溜的。

陶漾走过去帮唐樱雪搬桌椅,唐樱雪悄声问他:“你怎么回答她们的?”

陶漾笑吟吟地说:“我说你是我女朋友,随便和别的女孩子合影的话,你会吃醋。”

唐樱雪手里的书“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脸瞬间红了。

“只是一个脱身的小借口而已,”陶漾微微侧着头,道,“你很讨厌的话,我道歉。”

“也不是讨厌……”唐樱雪的脸烫得几乎要爆炸。

“我知道。”陶漾笑着摸了摸她的头。

唐樱雪完全无力抵挡陶漾这种温柔攻势,为了逃避话题,她慌忙转身,假装继续布置背景。

唐樱雪的构想是拍一组前后跨度大约十年的照片,主人公由在图书馆翻阅书籍的青葱少年变为成熟男性。由于陶漾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年轻,穿上学生制服,扮演自己少年时期的模样也完全不会有违和感。

拍摄的背景是咖啡厅式的图书馆,书架是临时借来的空心木板,上面放着纸质泛黄的旧书,更能体现岁月感。

陶漾盯着书架,道:“这个真的牢固吗?要不换个落地书架吧,安全点儿。”

唐樱雪不改抠门儿的本性,有点儿紧张地看着手表,道:“别计较这些啦,这个拍摄棚寸土寸金,一个小时六百块,来不及换了。”

陶漾想说“那我替你付好了”,但是唐樱雪性格要强,绝对不会接受,只好无奈地顺着她的意思开始换衣服。

唐樱雪准备的第一套是黑色的学生制服。

陶漾把衬衫脱了,背上的肌肉匀称漂亮。

唐樱雪装模作样地在旁边收拾东西,眼睛却一直忍不住瞟着陶漾。

真好看啊……

唐樱雪拼命忍着才没有露出花痴般的神情。

等陶漾换好衣服,唐樱雪指挥他在书架前摆姿势,可这对唐樱雪而言就更加难熬。

没办法,陶漾的容貌属于三百六十度无死角,无论从哪个角度拍看起来都相当深情,直击人心,唐樱雪拍着照片都感到脸红耳热。

拍摄效果很好,可不知怎的,唐櫻雪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儿。

确实是青葱英俊的少年,书架的背景和打光构图都很有岁月感,可似乎有些……过于规整了。

唐樱雪抱着单反去给陶漾看,仰头问他:“你觉得呢?是不是有些……不太真实?”

陶漾还没来得及回答,两人的左上方突然传来一声轻微的“嘎吱”声。

原本只是极其细微的响声,陶漾却猛然神色一凛,双手迅速抓住唐樱雪的双肩向右边倒去。

唐樱雪一声惊呼,只来得及高高举起手中的单反,然后就连人带单反一起被陶漾压在了身下。

左侧的书架轰然倒塌。

“没事儿吧?”陶漾在她上方低声问道。

唐樱雪吞了口口水,点了点头,却看见陶漾的右胳膊下方有红色的液体慢慢地滴落下来。

“你的手臂!”

“刚才不小心划破了一点儿。”陶漾爬起来,低头看了看,道,“我车上有备用药箱,帮我把碘酒和绷带拿来。”

唐樱雪慌忙跑去把碘酒和绷带拿了过来。

陶漾咬着纱布,干净利落地给伤口消毒,裹上绷带,然后在没倒下的书架前站定,问唐樱雪道:“这样是不是好多了?”

唐樱雪一愣,道:“可是,你的伤……”

陶漾冲她眨了眨眼睛,道:“就当是工伤好了,我会找你负责的。”

陶漾的眼光确实独到,当唐樱雪再次举起单反,透过摄像头看面前的场景时,竟然惊得说不出话来。

和煦的阳光下,被书架挡住的窗帘在室内蒙下一层阴影,少年安静地站在阴影下,微微低着头,绷带在风中飘动,身旁是一摞倒得乱七八糟的书。整幅画面在青葱感上,又加上了一层少年人独有的桀骜不羁。

直到这时,画面才真正活了过来。

可这是陶漾的伤换来的。

唐樱雪泪眼汪汪地抱着单反跑过去,道:“对不起……”

陶漾似乎对自己的伤一点儿也不在意,反过来安慰她道:“我觉得很值得,而且只是一点儿小伤,没关系的。”

唐樱雪仰面望着他,脸色渐渐红了:“我、我……”

“嗯?”

在之前的朝夕相处中,唐樱雪早已习惯和依赖于陶漾的存在,一有空闲就捧着书跑去找他,忍不住偷看他看书、微笑、喝水时的样子,在看不到他的时间里只感觉度日如年。

起先她以为这只是友情,直到连续几个晚上梦见陶漾之后,终于承认,自己好像真的喜欢上了陶漾。

喜欢陶漾的面庞、声音、大衣外套的温暖和须后水的香味,喜欢关于他的一切。

光线昏暗,气氛暧昧,唐樱雪几乎要将告白脱口而出。

可她最终还是因为羞涩没有能说出口。

唐樱雪捂着脸说:“我有一件事情想说,但是现在还不太好意思,可以等我几天吗?”

陶漾温柔地摸了摸她的头,道:“没关系的,等你想说了再说,我随时在这里。”

当天晚上回去后,唐樱雪一直在看一张照片。

就是她拿给陶漾看的那张,拍摄于三年前。

三年前的她,还只是一个刚进大学的、有些自卑的普通女孩,不会打扮,容易害羞,唯一的爱好就是摄影。

直到偶然一次,她去漫展帮模特们拍照片,看见人群中有个闪闪发光的男子。

男孩戴着口罩,穿着黑色的日式制服,装扮成《魔卡少女樱》里李小狼的样子。

尽管被口罩遮住了大半张脸,但身材修长,笑起来的时候眼睛眯成了一条线。

她一下子被迷住了,直到漫展结束才回过神来,慌张地收拾东西的时候,忽然感觉眼前一暗。

那男子轻声问道:“看见你一直没怎么说话的样子,是第一次来所以觉得紧张吗?”

他的声音被蒙在口罩里,听起来有些模糊。

她不知所措地点了点头。

男子笑着请她为自己拍了一张照片,还夸她的构图很有想法。在被朋友催促者离开之前,他低声说了一句:“你留长发一定很好看。”

她的脸“腾”地红了,直到男子离开,仍旧久久无法回神。

正是从那时起,她开始正视自己的容貌,学会化妆打扮,练习仪态,向所有人自信地微笑。

唐樱雪知道这样的感情有些可笑,明明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却久久不能忘怀。

如果不是因为那个人教会了她什么是自信,今天的她,恐怕连站在陶漾面前的勇气都没有。

如果那个人知道了的话,一定也会鼓励她去告白吧?

摄影大赛结果出来的前一天,唐樱雪终于鼓足勇气给陶漾打了电话。

她想对陶漾说:“我喜欢你。”

可电话并没有打通,唐樱雪疑惑地跑到办公室去找陶漾,却意外地发现陶漾的办公室空了。

对门的老教授说,客座教授原本就只是偶尔才来一两个学期,不会长期授课,没有课程的时候,陶漾自然不会来。

唐樱雪瞬间愣住了。

他要走了?

这一个多月的朝夕相处,难道在陶漾眼中只是一场游戏?

唐樱雪的作品成绩很好,在众多专业摄影师中杀出重围,拿下了二等奖。

获奖作品会在露天艺术广场进行展览,展出时间为一周。

唐樱雪只在第一天去了,在人群中默默地看著陶漾的照片,听着周围小女生们的惊叹声,然后悄无声息地离开了。

到第三天半夜的时候,天空忽然下起了暴雨。

唐樱雪愣了半秒,脑海中第一个闪过的念头就是给陶漾拍的照片原件还在露天广场上,于是立刻下床跑了出去。

冒着暴雨跑到广场上,广场上的画架排得密密麻麻,唐樱雪只好一个一个地看过去,刚看到第二排,忽然听见有人喊她道:“唐樱雪?”

她茫然地抬起头,还没看清楚那人是谁,就被用力地拉到了伞下,裹在了一件温暖厚实的风衣里。

风衣领口处是清新好闻的须后水的气味。

陶漾把她抱到广场旁的走廊里,语气既生气又心疼,道:“你不打伞站在雨里做什么?不怕感冒吗?”

唐樱雪呆呆地抬头望着他道:“我只想着不能让你淋雨……”

陶漾把旁边干干净净的画架指给她看,道:“现在放心了?”

“你不是离开了吗?”唐樱雪反应过来,一把推开他,道,“还来看摄影展做什么?”

陶漾莫名其妙地说:“从作品展出开始,我每天都会来这里看好久。”

“那你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

“那几天我在外出差,而且下学期也没有讲座了,索性就把东西都搬走了。后来想过要给你回电话,但是我不想逼你做选择,想让你自己考虑清楚,就没有再联系你。”

“做……什么选择?”

陶漾伸出冰凉的食指,轻轻地刮了一下她的鼻尖,道:“看你是会选择我,还是漫展上的那个人。从你把那张照片保留了三年来看,他在你心里应该很重要吧?”

唐樱雪身体一僵,难以置信地问道:“你怎么知道那张照片是在漫展上拍的?”

陶漾耸耸肩,语气却异常温柔,笑眯眯地道:“三年前我去漫展玩儿,看见一个很可爱的女孩一直傻傻地站着,不敢和其他人说话,可是她拍的照片很漂亮,长得也很美,于是我就想,我一定要让她明白自己有多漂亮可爱,就去跟她搭讪了。”

唐樱雪瞪大了眼睛,道:“那个人……就是你?”

“不像吗?”陶漾笑了起来,用手挡住了自己的下半张脸,说道。

唐樱雪看看陶漾,又看了看画架上的照片。

一模一样。

唐樱雪恍惚有一种时空交错的感觉:“你从一开始就认出我了?”

“准确地说,还没开学的时候就在学校附近的小吃店认出你了。本来这学期只有三次公开讲座,发现你就在这所学校之后,我便多申请了几场。”

唐樱雪低声喃喃道:“我以为之前一个月的相处对你来说只是一场游戏……如果是这样,这张照片就成了你留给我的唯一的纪念了。失去它的话,我会很难过。”

“怎么会是游戏?”陶漾惊讶道,“我看上去像那么不负责任的人吗?”

唐樱雪嘟起嘴道:“谁让你一声不吭就离开了。”

“所以,现在我可不可以认为,你选择了我?”陶漾歪着头道,“虽然我还是很不赞成你在暴雨中乱跑的行为。”

唐樱雪脸红了,低声嘟囔道:“你们本来就是同一个人啊……”

“现在照片都展出了,其他人都知道我是你的专属模特了,”陶漾温柔地笑道,“你要对我接下来的模特生涯负责啊。”

唐樱雪看着他清俊的面庞,终于能鼓起勇气说出那句深藏已久的告白。

“我喜欢你。”

赞 (30)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