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求生欲

By低茶茶

简介:徐慢慢花了三年时间都没能如愿追到男神邵捷,本想借着二人一同穿越进游戏世界里的机会将他攻略,没想到她不争气到连偷亲都没亲对地方!更让她没想到的是,邵捷竟主动投怀送抱宣布成为“她的人”?!

【1】

午夜两点,徐慢慢还在电脑屏幕前“厮杀”。

屏幕闪烁的光线之下,她一张娇俏的脸随着游戏操作做出各种扭曲的表情,很快,耳机里传来胜利的声音,她又是活到最后的玩家。

邵捷不在的第三天,想他。

徐慢慢拼命地玩儿着邵捷设计的游戏,本以为可以从中感受到来自邵捷的碾压,却没想到这款《荒野求生》玩儿起来这么简单,简直不像是计算机天才邵捷的风格,等他回来她一定要好好嘲笑他一番……

想到这儿,徐慢慢鼻头一酸,也不知道邵捷到底去哪儿了。两天前他设计的游戏上线后,他一个大活人就跟变戏法似的从学校里消失了,满世界都找不到他!

徐慢慢吸了吸鼻子,又进入新一轮游戏,她不能让自己停下来,只有这样她才不会胡思乱想,可眼泪还是没忍住滑了出来。

“邵捷你个大坏蛋!还没有答应做我男朋友呢,怎么可以就这样消失了!”徐慢慢情绪失控后,手上“杀敌”的动作越来越快,地图上的玩家两三下就被她杀得一个不剩。

这时,电脑屏幕上跳出来一个对话框。徐慢慢揉揉眼睛,看清楚了屏幕上的语句:你已被选为高阶玩家,是否进入惊险度MAX的真人版《荒野求生》?

原来还有真人版,这才像邵捷的风格嘛!徐慢慢毫不犹豫地点击了“是,接受挑战”。

“啊——”突如其来的下坠感让徐慢慢失声尖叫,周围急速的气流几乎让她窒息。她极力睁开眼睛,不看不打紧,一看差点儿吓晕过去——她怎么在半空中啊!

而且,这视角不是《荒野求生》游戏开始时的跳伞画面吗?

她俯视着跟游戏里如出一辙的地面景象,喃喃道:“这哪是真人体验游戏,简直就是穿越嘛……”穿越!徐慢慢突然想到莫名失踪的邵捷,难道他也是穿越到游戏里来了?

不容她细想,麻烦就来了。

她慌乱之中竟然落到了人堆里,这下惨了,她初来乍到没有装备,这样落地不就是死路一条吗?!

不过……徐慢慢看清楚先她一步落地的人都是手无寸铁的NPC后,挑眉一笑,在她敏捷的操作之下,不到十秒就能打得这些人叫她大姐!

十秒之后。

徐慢慢被这几个NPC按在地上捶得毫无还手之力,终于意识到真人肉搏和游戏操作还是差得太远。她只能悔恨大叫:“大哥,别打我!”

NPC对她的求饶视而不见,依旧将拳头往她身上招呼。

看着自己不停减少的血条,徐慢慢疼得捂头大叫:“这是什么烂游戏啊!”

“烂游戏你还来玩儿?!”

一听到熟悉的声音,徐慢慢立刻抬起头来,激动喊道:“邵捷!”

邵捷果然也进了这个真人游戏,只见他手持一根尖头木棒,几分钟就将那些人打得不敢近身。颜值高就是好,哪怕拿根木棍也能这么优雅!徐慢慢看着邵捷灵活的身姿,满脑子都是粉红色的泡泡——想当年她就是因为看了他的击剑比赛而迷上他的。

本以为他就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人,应该蛮好追到手的,却没想到他学习、电竞、辩论……处处压自己一头。虽然邵捷说过只要在游戏中输给徐慢慢一次,就答应做她的男朋友,但她努力了三年也没把他搞定……

“喂!发什么呆呀,被打傻了?”邵捷用木棍敲了一下她的头,说,“快上车,别傻笑了。”

“哦。”徐慢慢挠挠头,跳上了他开来的那辆越野车。

“你……被打哭了啊?”甩掉那群人后,邵捷盯着徐慢慢问。

徐慢慢摸摸自己的脸颊,上面的确还有泪痕,但……她是在进游戏之前以为邵捷出事儿了才哭的。她草草地抹干净脸,说:“打开降落伞之前风可大了,吹得眼睛疼。”

徐慢慢脸红了,绝对是在说谎。看着她躲闪的眼神,邵捷弯起了嘴角,她就是这样,所有的心事都会写在脸上,一着急就脸红,一得意就挑眉,一犯花痴就傻笑……

【2】

邵捷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穿进游戏里。他的本意是筛选一些高阶玩家,再通过AR技术来模拟真人游戏,现在事情却脱离了他的掌控。此刻面对突然掉下来的徐慢慢,邵捷说:“看来我们得抓紧时间打赢這一局才可能回去了。”

“你要杀我啊?”徐慢慢抱紧自己。这游戏的设定就是活到最后的玩家优胜,而这里目前只有他们两个人。

“我如果要杀你,刚才直接让你被NPC捶死就好了。我设计这款游戏的时候设定了另一种获胜方式,率先到达地图终点的玩家同样是优胜者。”

将车子开到荒废的城镇区,邵捷停下来又说:“下去找点儿装备。”

徐慢慢赶紧跟上邵捷。刚来到游戏世界就碰壁,她已经知道了打游戏的技术好和能在这里存活下来是两码事,她要跟紧邵捷这个智商和武力值都跟开了挂一样的队友。

两人分工搜集了两大包物资和装备,回到车里时太阳已经落了山,徐慢慢看着地平线处的虾红色落日,心想邵捷这人设计的游戏画面还挺浪漫,不知道他谈起恋爱来是什么感觉……

正想着,手肘被碰了碰,邵捷递过来一套迷彩服,说:“把这个换上,你身上那套太……太容易被敌人发现了。”其实,是太容易让他分心了。

察觉到邵捷的视线,徐慢慢才发现自己依然穿着睡衣,而且因为刚刚一场“恶斗”,上衣已经破了好几个洞,毫无波澜的胸部隐约可见。

她双手抱胸,嘴硬道:“我、我这套怎么了?你是不知道多少场赛区MVP都是我穿着这身衣服拿下的……”明明脸都红成熟虾了,还要嘴硬!

邵捷偏过头,抿嘴偷笑。他把迷彩服朝徐慢慢怀里一扔,跳下了车,说:“赶紧换了!”过了一小会儿,车里才传来窸窸窣窣的衣料摩擦声。邵捷背靠着车尾,只觉得格外安心。

徐慢慢高调地追了他三年,他参加辩论赛遇到她、打游戏遇到她、击剑比赛的观众席里有她……毫不夸张地说,他只要一转身,必定能看见她。

两天前他莫名其妙地穿进游戏里来,面对未卜的危险,身边没了那个熟悉的身影,一向淡定的他突然慌了神……直到游戏世界里提示“玩家‘你的大姐徐慢慢已进入游戏”,他才如打了鸡血般赶过去……

这不是他第一次意识到徐慢慢已经闯进了他的心,他早就暗示过:任何比赛,只要她赢他一次,就做她的男朋友。

可不知道她是单纯还是傻,偏偏不懂鉆空子,非要找他的强项跟他比,他又不能故意输给她,于是这场追逐游戏拉锯了三年……

“啊——”

车里传来徐慢慢的尖叫声,邵捷快步过去,便看见上身只穿着背心短打的徐慢慢。还没来得及把头转过去,身上一沉,徐慢慢像只猴子一样挂在了他的身上,双腿紧紧地盘住他的腰,颤抖着说:“蛇、有蛇……”

邵捷掏出手枪,对着驾驶室里“砰砰”开了两枪,那吐着信子的蛇立刻毙命。

徐慢慢这才意识到自己衣衫不整,以这样的姿势抱着邵捷有多不妥,可是,邵捷的表情更值得玩味——刚刚开枪时他还是一副沉着冷静的样子,此刻被她紧紧地搂着,他的眼神反而有些慌张。

察觉到这一点,徐慢慢竟有了一丝成就感,她玩儿心大起,手脚并用,与邵捷贴得更紧。她几乎可以感受到邵捷胸口的心跳正在变快,正想再凑上去检验一下他的呼吸,身后就传来两声枪响。

背后一阵剧痛,徐慢慢这才意识到自己中枪了。

【3】

“我要死了,邵捷,我要死了。这辈子我、我唯一的遗憾就是没能把你追到手,能不能在我弥留之际,帮我完成这个夙愿……”

邵捷解决掉偷袭他们的人后,就被徐慢慢拉着说“遗言”。他无奈道:“徐慢慢,我给你用了急救包,你已经满血了,不会死的。”

“哦。”眼看这招不管用,徐慢慢便吐了吐舌头,转移话题道,“为什么你用起枪来那么顺手?”

她虽然已经对游戏里的装备如数家珍,但面对真枪实弹依旧是蒙的,想不到邵捷用起枪来就像是训练有素的狙击手。

享受着徐慢慢崇拜的星星眼,邵捷心中得意,语气却轻描淡写,说:“设计游戏期间,我对这些武器了解了不少,自然上手就会用。”

认真的男人最帅了!徐慢慢一脸花痴地跟着邵捷上了车。

“我们要抓紧时间赶路,刚刚偷袭我们的已经不是NPC了,可见现在已经陆续有真实玩家像我们一样穿越进来了。”邵捷不想跟这些真人玩家血腥火拼,就只能走地图上的偏僻路线绕开大部分人,通过率先到达地图终点这一途径获胜。

听邵捷郑重地分析过状况后,见他好看的眉头紧皱,徐慢慢也忧虑起来。她知道地图上偏僻的路线必定是最凶险的路线,她打游戏从来没坑过队友,可是这次穿进游戏,面对真实的危险,她可谓百无一用。

“有些人可别拖后腿啊。”

说完,徐慢慢就偷偷地打了自己一下巴掌,她本来是想跟邵捷说她有可能拖后腿,没想到话从她嘴里说出来就变了味儿,充满了挑衅。她心中祈祷邵捷不要就这么丢下她,还好,只见他微微一笑,说:“慢慢大神,你照顾好自己就行,不用担心我。”

徐慢慢偷笑,得寸进尺地道:“那你是不是承认输给我了?”

输给她就要做她的男朋友!徐慢慢狡黠地眨巴眨巴眼睛,天边最后一抹夕阳透过车窗映照在她的脸上,流光溢彩。

那一瞬间邵捷几乎就要顺着她的话说下去……突然,车子一顿,两人差点儿撞到头。

“糟糕,车没油了。” 徐慢慢不敢告诉邵捷,刚刚找装备时,她看到一桶燃油,嫌重就没往回带。她心虚地说道,“要不我们弃车徒步吧,我不怕累。”

话虽如此,可连她自己也不想采纳这个建议。按照《荒野求生》的地图,前方就是密林区,有很多毒蛇猛兽,白天尚可冒着危险穿林,可现在天色已暗,她可不想在黑夜中被毒蛇咬一口……

“原地休息一晚吧。”邵捷说完就往后座一靠,闭上了眼睛。

可徐慢慢数了一千只羊也没睡着,她中枪后,邵捷给她喝了瓶能量药水,现在她没有一点儿睡意。

周遭一片漆黑,只听得见邵捷匀浅的呼吸声。徐慢慢感到一阵寒意,咳了一声,见邵捷没有反应,便索性大着胆子挨了过去,将头轻轻地靠在邵捷的肩头。她的手抱住他的腰,缓缓地蹭了蹭,光是这样徐慢慢就已经全身发烫,身上的寒意立刻消失不见。她只听见自己的心在“怦怦”狂跳,却没注意到黑暗中的另一个心跳声也在逐渐加速。

挨着邵捷,感受着他的体温,徐慢慢只觉得心猿意马,又想到了她缠抱着他的时候,他明明紧张了,说不定他就是吃这一套呢!

说服了自己后,也不知是谁给她的勇气,徐慢慢轻手轻脚地跨过邵捷的腰,两手左右撑在靠椅上,以一种像蛤蟆的姿势将邵捷“壁咚”在怀中。

黑暗中,只隐约分辨得出邵捷的轮廓,徐慢慢咽了口口水,就噘起嘴朝邵捷的唇边探去。嘴唇碰到一个地方,触感好像不太对啊,徐慢慢正纳闷,一个沙哑的嗓音响起:“你在干吗?”

徐慢慢被吓得差点儿摔下去,她跟做贼似的连忙爬回自己的座位,结结巴巴地道:“你、你没睡啊?”

“没睡。”

邵捷的声音越是淡定,徐慢慢就越是尴尬。他一直没睡?那她做的事他不就一清二楚吗?徐慢慢狂拍自己的额头,她怀疑自己刚刚一定是灵魂出窍了,才会做出这种蠢事。

偏偏邵捷穷追不舍,又问:“你刚刚在干吗?”

“我……你不要误会啊,我只是、只是想抱着你。”徐慢慢觉得自己的脑袋死机了,怎么说都不对,只好又弱弱加了一句,“因为觉得有点儿冷。”

“哦,那直接过来睡就好了,为什么要咬我的鼻子?”

“什么?鼻子?”天哪,徐慢慢多希望现在有个人来打爆她的头。她刚刚黑暗之中,亲到的是他的鼻子?

气氛十分尴尬,徐慢慢缩在座位里,只想装死,偏偏邵捷又问她:“睡不着吗?”

【4】

邵捷神秘兮兮地说要带她去看星星,可抬头只看见一片漆黑。和现实世界不同,这里甚至连月光都没有,整个天幕像个黑洞,十分恐怖。徐慢慢打了个冷战,心想邵捷该不会是因为刚刚的事儿要整她,把她丢在这儿吧?

她忙拉起邵捷的手,紧紧地扣住。邵捷一愣,她又挨得更紧。

“让我傍着大神取暖吧!”嘴上这么说,她心中却在想:哼,休想甩掉我!

走到密林边缘,邵捷果然想挣脱她的手,徐慢慢不动声色地将他的手抓得更紧。一来一回,两人的手已经变成十指紧扣,可现下徐慢慢才没有什么旖旎心思,她只担心邵捷会丢下她,紧张得手心都出了汗。

“松手,让我拿一下枪。”

一路无言的邵捷突然开口,徐慢慢更加忐忑,他要拿枪,难道要在这里把她解决了?

“邵捷!你怎么那么冷血!我不就是偷亲了你一下吗,至于杀人灭口吗?大不了你亲回来就好啦!”徐慢慢豁出去似的将脸凑到邵捷面前。

原来她是在担心这个,邵捷心中好笑,怪不得她一路紧紧地拉着自己的手,他还以为是她已经对他放弃智取,采取强攻了……害他紧张到手心出了汗。

徐慢慢的脸凑得极近,她的呼吸吹得他脸上痒痒的,他伸出手刮了一下她的鼻尖,说:“不好意思,我没有咬别人鼻子的爱好。”

还不忘讽刺她偷亲错了地方,邵捷这人真是太可恶了!徐慢慢正要反击,就感觉到手中一空,邵捷的手挣脱了,不过继而又有一只手放进她的手心。徐慢慢一愣,还没反应过来邵捷为什么要换手,就已被他握住,背后一热,邵捷的身体从身后贴了上来。

“你、你干吗?”

“别乱动,专心看前面。”邵捷将一把手枪塞进她手中,握着她的手扶稳枪把,似乎是要教她开枪。

邵捷比她高出一个头,在身后一俯身,他的嘴角刚好贴在她耳边,他一说话,徐慢慢只觉得耳朵都要化了,哪还有心思去想别的。直到枪声响起,她才回过神来,想要转头让自己的耳朵离邵捷远一点儿。

没想到她刚一动,邵捷就将她贴得更紧,说:“快看!”

一抬眸,徐慢慢就呆住了。黑暗之中,密林上空升起了无数闪烁的星星。

隔了好一会儿,徐慢慢才反应过来这些闪烁的光点并不是星子,而是鸟群。它们身上携着荧光,被枪声惊起后四散而飞,由漆黑的夜做背景,这些闪动的光芒就成了一片闪烁的星空。

邵捷将下巴枕在徐慢慢的肩上,余光刚好可以看见她眼中“星空”的倒影。其实这片星空本就是为她准备的,他知道徐慢慢喜欢玩儿这种操作难度大的游戏,喜欢玩儿最危险的地图。

于是邵捷设计《荒野求生》这款游戏时,在最为凶险的密林区设计了一种翅膀底下会发光的鸟,这样一来,如果它在黑夜中扇动翅膀就会像闪烁的星星一样。他本以为徐慢慢在玩儿游戏时会无意中发现这一景象,给她一个惊喜,没想到他竟会和她在游戏的异世界里一起亲眼看到这场壮丽景象。

看着徐慢慢的睫毛在星光下闪动,邵捷的心也跟着忽明忽暗,他有些动摇——到底是继续做一个吸引她前来挑战的老怪,还是做一个主动进攻的小兵呢?

【5】

“邵捷,等我们回去了,跟我组队一起打游戏吧!”徐慢慢一脸兴奋,脑中还想着昨晚的星空。跟游戏设计者组队,肯定还能玩儿到更多别人不知道的环节。

“怎么,以前不是从来不和我组队打游戏的吗?”

“以前不是总想跟你分出个胜负来吗,现在……现在我承认在游戏界你跟我的水平已经不相上下了。”

“只是在游戏界?只是不相上下?”说话间,邵捷又将扑过来的一头野狼打倒在地。

“好吧……还有体育界,你也比我强那么一丢丢啦。”说话间,徐慢慢觉得鼻腔中涌进一股异味儿,转头一看,邵捷也皱着眉头。

“毒来了。”

说完,邵捷就拉起徐慢慢的手开始狂奔。在《荒野求生》里,玩家面对的危险不仅仅来自野生动物和其他玩家的追杀,还有不断扩大的毒圈,身处毒圈的玩家会不停地掉血。可邵捷和徐慢慢好不容易跑出毒圈,结果下一轮毒圈又快要开始扩大了。趁着空档儿,徐慢慢赶紧用了个急救包补血,然后继续跑路。

可跑出几步,她才感到不对劲儿,忙回头看,就见邵捷停在原地,便问道:“邵捷,你怎么还不跑啊?”

邵捷回答:“我、我想去找艘船。”前面有一条河,只是现在去找船恐怕已经来不及了,第二层毒的杀伤力更大,而且他们的急救包也只剩一个了。河不太宽,直接游过去明明更快。

“你、你不会游泳?”意识到这就是真相后,徐慢慢狡黠一笑,那比游泳她岂不是赢定了?既然赢了,那邵捷不就是她的男朋友了?

“邵捷,我们比谁先到对面,你可别忘了赌注是什么!嘿嘿嘿——”徐慢慢搓搓小手,一头就扎进了水里。

游出几米,看见邵捷还在岸边徘徊,而他背后的毒圈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逼近。

“唉——英雄难过美人关啊。”徐慢慢叹了口气,转身往回游去。

邵捷被徐慢慢拉进河里,呛了几口水,但总算是被她拖着游过了岸。

“原来这个世上也有大神不会的事情。”徐慢慢一边拧衣服上的水,一边说。可邵捷上岸后就背对着她走在前面,一言不发。突然他脚步一停,转身,徐慢慢就直直地撞了上去。

“徐慢慢,你放弃追求我了吗?”

“啊?”徐慢慢只觉得这话问得没头没脑,难道是刚剛她自作主张将他带上岸,让他的自尊心受挫了?她吐吐舌头,说:“我带你过河,仅仅是因为在这真人游戏里,你是我唯一可以依靠的人了,你要是被毒死了,我怎么办?”

没想到等她说完,邵捷的脸色更难看了,露出从未在他脸上看到过的颓然,开口说道:“发现我也是有弱点的之后,是不是就不想再追我了?所以干脆懒得跟我比试了?”

徐慢慢露出惊异的眼光,没想到邵捷也有这么消极自卑的想法,不过,他发丝上还挂着水珠,配上他千年难遇的委屈表情,真是让她想上前蹂躏一番。

她放缓语气,说道:“我发誓,真的没有放弃追求你。”

“你之前不是说,只有无懈可击的男人才会激起你追求的欲望,太容易到手的人你都不屑于追吗?”

徐慢慢抚额,好像之前学校论坛里有人嘲笑她追了几年都没有追到邵捷的时候,她是用这样的话来反驳过别人。只是……这样的话哪能作数呢,哪个女生不希望自己轻松地追到男神?

谁知邵捷竟当了真,她脑中浮现出一个想法,挑眉道:“该不会,你之前就是因为这个在欲擒故纵吧?”见他眼中闪过一丝异样,徐慢慢乘胜追击,“那咱们再比比,比游泳,或者、或者你直接认输。”

“不比了,要是我淹死了,你怎么办?”邵捷一个潇洒的转身又走到了前面。

“喂!”这变脸的速度也太快了吧?徐慢慢有点儿后悔刚刚说了真话,邵捷他这是恃宠而娇啊!

她快步赶上去,喊道:“那你到底认不认输啊?”

“不认。”邵捷手一扬,一把抓住了徐慢慢想要跳起来打他的手。

【6】

通过率先到达地图终点的方法来取胜,这一途径还未对外公布,没有玩家阻拦,所以邵捷和徐慢慢穿过几个最危险的地区后,进程就快了许多。

在天黑之前,他们就找到了邵捷说的那个象征着地图终点的按钮。

“为什么不能两个人一起回去呢?”徐慢慢问。

邵捷说优胜者只能是一个人,他把这个机会交给徐慢慢。可她的手悬在按钮上方始终按不下去,徐慢慢犹豫地道:“还是你来吧,这局我打得烂透了……”

“你难道不想赢我了?这次你要是比我先回去,我就认输,然后做你的男朋友。”

果然,邵捷这样一说就看见徐慢慢笑着按了下去。

“等一……”邵捷刚开口,徐慢慢的身影就从他眼前消失不见了,他本来是想说让她等一下,他想抱抱她。因为,他根本不知道,在游戏世界里被淘汰的人还能不能再回去。

徐慢慢按下按钮果然就回到了现实世界,宿舍里她的室友们还在呼呼大睡,看来这局让她吃尽苦头的游戏也只是打了不到一个小时。

电脑屏幕还亮着,一个对话框里写着“YOU WIN”,徐慢慢喜滋滋地拿出手机编辑了一条信息:明早路口的咖啡店见,当面跟我认输哦,不许反悔!

点了发送后,她立刻爬上了床,在游戏世界里有能量药水帮她维持精力,现实中她大半个晚上没睡,早已体力不支,一挨到枕头就沉沉睡去了。

梦里的时光和游戏里一样悠长,一样甜。

可从美梦中醒来后,她就发现不对劲儿。邵捷没有回复她的消息,她急忙打电话过去,接电话的人却是他的室友,说他依旧没有回来。

徐慢慢这才意识到他让自己先走意味着什么。

“你怎么就这么笨呢,色字当头就失去思考能力了?”徐慢慢丧气地敲打着自己的头,后悔被邵捷一激就按下了那个按钮。

突然,邵捷跟她说过的一段话闪过脑海,他在到达终点后说了好多他是如何一步步地设计这款游戏的,还告诉了她游戏源程序文件夹的密码……

邵捷绝不是会把这种事拿来闲聊的人,他肯定是在暗示她做些什么。

“可是……怎样才能把剩下的玩家解放出来呢?”徐慢慢对着邵捷的电脑自言自语,手中滑动鼠标寻找邵捷说的那个加密源程序文档。

浏览间,一个文件夹让徐慢慢眼皮一跳,她瞪大了眼睛点开这个名为“脸红的徐慢慢”的文件夹。

邵捷也太变态了,竟然收藏她这种照片!

文件夹里有上百张照片,都是徐慢慢的大头照,可以看出是从一些比赛现场的照片中截图出来的。她这个人一紧张旧容易脸红,之前的辩论、电竞等比赛,只要对手是邵捷,她就会陷入这种窘境,没想到他竟然全部保存了下来!当胜利勋章吗?这个家伙,打败了她就这么开心吗?

徐慢慢气得把照片一股脑儿地拖进了回收站。

突然,屏幕角落里弹出一个提示框,是校园论坛的新帖子提示,徐慢慢正准备关掉,移动鼠标的手却停了下来,邵捷竟然把校园论坛里“徐慢慢”这个标签设置成了特别关注。

因为锲而不舍的倒追事迹,徐慢慢在校园论坛里也算个小红人,只是没想到邵捷也这么关心她的八卦。她点进这个新帖子一看,眼睛顿时放光。

发帖的竟然是穿越进《荒野求生》又回来的人!

他在帖子里叙述了自己穿越进游戏的体验,还说他在游戏里打中徐慢慢一枪,最后被邵捷爆头,不仅如此……他还看见徐慢慢强吻了邵捷?

看到这里,徐慢慢总算明白过来,原来这就是在游戏里偷袭她的那个玩家。正想跟帖澄清她并没强吻邵捷,脑中突然一闪,这个人在游戏里死掉就回了现实世界,那她只要让邵捷在游戏世界里死掉不就可以救他回来了吗?

徐慢慢迅速修改游戏程序,眼睛一转,设计了一场洪水淹没了所有地图的场景。

让邵捷在游戏里淹死的做法虽然有些残忍,但是,谁让他把她的丑照当笑料存起来!

徐慢慢正为自己完美的报复得意,突然腿上一沉,一个大活人凭空出现在她怀里。

“邵捷,你这么快就淹死……哦不,你这么快就回来了啊?”徐慢慢推不下去坐在她腿上的邵捷,他一回来就一直看着她,直勾勾的眼神盯得徐慢慢心里发毛,她解释道,“我不是故意这样设计你的,谁让你存了那么多我的丑照,是因为要拿来羞辱我这个手下败将吗?”

“不是的,是因为可爱。”

徐慢慢怀疑自己出现了幻听,可邵捷慢慢逼近的脸让她紧张得一句话也问不出来,从他清澈的眸子里可以看见自己惊慌失措的表情。

“徐慢慢,你应该没忘记我说过的话吧?”邵捷将她的手臂拿起来环上他的腰,两人的鼻尖几乎相撞的时候他才又开口道,“我认输了,徐慢慢,我现在是你的人了。”

“是你的人,你的人,的人,人……”

這四个字在脑中不停地旋转,徐慢慢只觉得自己大脑都快冒烟了,无法思考,索性闭上了眼睛,双臂一用力,将怀中“她的人”搂紧了。

感觉到腰间的手臂在微微颤抖,邵捷一笑,对着她颤动的睫毛轻轻地落下了一个吻。

看着她的脸开始泛红,邵捷心中恍然大悟,谈恋爱不像打游戏,非得做那个高高在上的赢家,有时候,认输才是爱情求生之秘诀。

赞 (21)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