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家的闺女得富养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可获得花火/桃之夭夭/南方人物周刊/等PDF杂志下载链接


  他要富养我的妞妞

  “偷着存私房钱,还想不想过啦!”我在楼道就听到了妈妈的怒吼,女儿妞妞冲我做个鬼脸,三步并作两步跑上楼。门一开,就撞到了老王悲喜交加的求救眼神。6岁的妞妞扑到老王怀里,大声说:“姥爷别怕,我给您求情。”

  妈妈到了更年期,老王自然就成了她的出气筒。不过,今天的问题有些棘手:老王背着妈妈存私房钱,偷偷买了一架9千元的钢琴。经过我和妞妞说情,事情才算得以缓和。老王神秘兮兮地抱着妞妞去了书房,不久,里面飘来了蹩脚的钢琴曲。我好奇地侧耳倾听,啧啧赞叹:“妈,大爷为了咱们娘几个辛苦这么多年,到了晚年,您对他好点。”妈妈哼道:“老不正经,整天跟那些描眉打扮的老太太跳广场舞,这回还偷着买了个没用的大家伙。”

  我笑得前仰后合,然后来到书房。老王正捧着乐谱,一本正经地示范:“妞妞你看,哆来咪,你试试。”妞妞也学着他的样子使劲敲钢琴键。老王认真地说:“妞,姥爷水平不济,所以在外面给你报了个班,已经给你交了半年的学费。”“大爷,您说的是真事?”我冲进去大声问。老王闻声起身,不好意思地说:“我寻思着,周末不如让妞妞学点特长,荒废了多可惜。”我的眼中有抹雾气,“也不跟我商量一下,这课程不便宜,学了就停不下来……”听到这,老王摆摆手:“钱不是事,咱家的闺女必须得富养。”我笑中含泪:“大爷,您这辈子,就想着富养我们了。”

  我们在他的富养下长大

  大爷来我家那年,我正好6岁。妈妈在逼仄的厨房里做饭,我在里屋抱着哭闹的小妹,突然,我稍不留神,小妹挣脱怀抱,重重摔在地上,哭声顿时如雷。妈妈闻声赶来,不管三七二十一,往我肩膀上狠狠一抡,训斥道:“没用的东西,让跟着你爹,你非要跑过来找我干吗?”

  “自己不顺心别拿孩子出气。孩子也是不小心。”一个虎背熊腰、穿着一身蓝布工装的中年男人闯了进来。“不行,得去医院。孩子要是摔坏了,耽误了怎么办?”妈妈大约已经没了主张,只好牵着我抱着小妹坐上了男人的三轮车。

  我们4个在医院跑上跑下,还好虚惊一场。回家的路上,妈妈数落他:“就不该来医院,白白浪费80块钱的检查费。”他理直气壮:“钱算啥?咱家的闺女得富养。”妈妈瞥了他一眼:“谁跟你咱家,厚脸皮。”我隐约感觉到一丝微妙。

  妈妈拍拍已经睡熟的小妹,轻声问我:“妈妈打疼你了吗?”“不疼。”我使劲摇头,两行热泪滚落下来,“妈,别让我回爸爸那里,他每天只打麻将,从不管我。”妈妈还没回答,老王大声嚷道:“闺女,放心住下,大爷供你念书。”

  半年后,妈妈带着我和妹妹搬到老王的单元楼,我有了自己的房间。后来,我才知道老王经营着一家汽车修理部,是那个年代少有的万元户。

  他的爱富养了我们的心

  小学四年级时,我参加全市少儿演讲比赛。为观看我演出,老王特意脱去蓝布工作服,穿上了笔挺的西装。我在比赛中获得了一等奖,上台合影时,作为家属的老王搓着手,半天说不出话。大约主持人看出了他的紧张,便问我:“宝贝,上台与你合影的人是谁?”我瞬间恍惚,但只在两秒钟后便脱口而出:“他是我爸爸。”他意外地僵在那里,瞅瞅我,笨拙地做了一个剪刀手的手势。

  虽然以后我依旧叫他“大爷”,但是,他的三轮车开得更起劲了。我以全校第一名的成绩考入市里的重点高中。送我入学那天,他闷闷不乐。我忍不住问:“大爷,我考上一中了,你不高兴吗?”他低下头,叹了口气:“大爷这些年混得不济,你瞧,别的孩子都是家里开着桑塔纳送来的。”我恍然大悟,拍了拍他的肩膀,“大爷,您放心吧,闺女将来挣大钱给你买宝马。”“真的?”他咧开嘴,黝黑的面庞仿佛绽开了一朵花。

  我一路顺风顺水,不负所望。小妹的经历却波折许多,她从小被溺爱,小学阶段就打架斗殴。他常常带着钱点头哈腰各处道歉,求学校让小妹继续学业。终究,小妹还是在初二那年辍学了。妈妈让她跟着老王学修车。老王不同意,坚持送小妹去省城一所中专技校学汽修。毕业后,小妹振作起来,继承了老王的产业,还用上了现代化的经营理念。

  老王60大寿那天,我们没有大摆筵席,只是一家人聚在一起。老王身穿中国风的大红礼服被簇拥在中间。我和妹妹举杯鞠躬行礼:“爸,生日快乐!”老王感觉到哪里不对劲,眼睛放出异样的光彩。他举起杯子一饮而尽:“这声‘爸’等了30年,今天转正啦!”

  我的心仿佛被一记重锤狠狠敲击着。老王到底泄露了内心的秘密,这一声“爸爸”,他等了30年。

  (丁强摘自《家庭百事通》2017年11期)

  ●孙秦

赞 (0) 打赏

目录

裸捐你的1元钱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0.33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