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还欠你一场风花雪月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可获得花火/桃之夭夭/南方人物周刊/等PDF杂志下载链接


  二舅婆的婚事

  我75岁的二舅婆再婚了。

  在我的印象中,二舅婆是一个不苟言笑的老年妇女,她像大多南方女人一样个子不高,被岁月侵蚀过的脸庞上残留着清逸俊秀的痕迹。可她偏偏又不具备南方女人温柔似水的特质,面目威严,气质冷峻到看不出一丝慈眉善目来。

  二舅婆的命很硬,也极苦。她的第一任老公很早就过世了,她20多岁时带着一个儿子嫁给了我二舅公,很快又添了一个儿子。两个儿子都英俊潇洒,却也都短命。大儿子20出头时,因煤气爆炸被重度烧伤,在医院撑了半个月后走了;小儿子成家立业后,生了一儿一女,但好日子没过多久,也出车祸死了。

  小儿子走后的第三年,二舅公患上了尿毒症。他担心医疗费太高拖累一家老小,便喝了农药撒手人寰。好在儿媳妇孝顺,一直对二舅婆不离不弃。两个孙辈也都争气,学业有成,事业成功。

  眼看着生活慢慢好起来,儿媳妇便给自己物色了一个再婚对象,准备两个人一起照顾二舅婆。结果,二舅婆断然拒绝,“你想结婚就去结婚,别带上我。你的新老公又不是我儿子,我干吗要去找不痛快?”

  儿媳妇见她态度坚决,便花钱雇了村里的一个大姐来照料二舅婆。可还没做几顿饭,大姐就被二舅婆的刻薄和毒舌给气走了。

  大家正发愁怎么照顾二舅婆时,二舅婆的孙子想了一个主意,不如给她找个老伴吧。几个人一合计,便开始张罗起来。二舅婆知道后,哭笑不得地说:“你看哪个男人跟了我还好好活着的。再说了,男人有什么好?我现在好胳膊好腿没病没痛不如自己过。”

  可撂下这番狠话没多久,二舅婆就被隔壁村的一个老头给盯上了。

  英雄救美

  老头比二舅婆小5岁,是个退休多年的老教师,早年丧偶,儿女早已成家不在身旁。也不知他从哪个途径得知二舅婆情况的,没事溜达过来看了一眼二舅婆,结果就动了心。

  不像现在年轻人谈恋爱那么有套路,这个老头的手法很生硬。他对同村里一个和二舅婆相熟的人一阵软磨硬泡,让那个人只要有机会就把自己领去二舅婆家里坐着。不过,他每次去都是坐在那里盯着二舅婆看,不聊天也不说话。

  二舅婆是个精明人,对方来了几次之后就明白了,于是直说:“我不会考虑你的,你走吧。”没想到,赶了几次后,老头非但没有灰心丧气,反而“变本加厉”起来:他每天走上几里地到二舅婆家来帮她做家务,打扫院子,去菜园里浇水翻土。

  大家看在眼里,都劝二舅婆考虑一下老头。可二舅婆一根筋死咬着不松口,“不嫁,我这辈子都不会再嫁。”听到二舅婆的这句话,老头子给了一个更加硬气的回应:“这辈子,我非要娶你。”有时,二舅婆直接关了院子的门不让他进来,有时拿着笤帚二话不说就把老头往外赶,但第二天,老头依旧一如既往地来,风雨无阻。

  就在大家对这段黄昏恋堪忧时,有一天,二舅婆在厨房里摔了一跤。这一跤摔得厉害,二舅婆晕过去了。那天老头也是准点来二舅婆家报到,发现了烧焦的锅和躺在地上全身僵硬的二舅婆。他赶紧拿起电话打120。又担心120来得慢,去隔壁借了一辆电动三轮车,拼了命地往医院赶。二舅婆的命被救了回来。

  偿还的美好时光

  我妈去医院看望住院的二舅婆,在病房里,见到了那个传说中的老头。他从外面回来,手里拿着一个保温桶,见到我妈后,打了招呼,就拿出保温桶里的鸽子汤要喂二舅婆。二舅婆胃口不好,不想喝,嫌油腻。老头就拿勺子慢慢撇掉汤上的油花再喂。我妈从医院回来之后,跟我说:“这老头比你爸要好上个千百倍。”

  这件事后,老头自然而然成了我的新舅公。有一天,二舅婆和儿媳妇闲聊时,说起那天摔跤的事。她说,其实老头过来的时候,她有意识,只不过当时说不出话。她心里想着,算了吧,别救了,死了算了。不过,后来当她听到开着三轮车的老头用普通话说着什么,她听不懂,但是觉得老头声音很好听。突然之间,她又不想死了,觉得自己这辈子过得太苦,老天还欠她一段好日子,如果这次能救回来,那就和老头好了算了。

  二舅婆婚后的生活非常幸福,新舅公很宠溺她。为了防止她再次摔倒,还把家里的瓷砖全都换成了防滑的。二舅婆喜欢听戏,于是每逢有戏班子唱戏,新舅公就骑脚踏三轮车,载着二舅婆骑个十几二十里路去听戏。

  生活残酷,它欠了我的二舅婆一场风花雪月,还好最后还上了。

  (若林摘自《家人》2017年11期)

  ●越客

赞 (0) 打赏

目录

裸捐你的1元钱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0.31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