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给爱情的欠条

  她是一名护士,他是一家外企白领。在闺蜜的订婚宴上,他认识了她,并认定她是自己今生要找的人。

  他的真诚和体贴打动了她,不久俩人便携手走进婚姻。女儿上幼儿园后,他从单位辞职,自己成立了家外贸公司。他们的爱情并未被婚后的柴米油盐埋进坟墓,反而在阳光下更加甜蜜起来。

  他知道她是个马大哈,做事丢三落四,或许因为护士工作压力大,上班时间精力高度集中,下班自然想多休息,所以他更像个家庭主妇,家里家外都是他操心。

  闺蜜提醒她:“这样的男人,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属于事业型暖男,你可得好好盯着。”她笑着说:“我倒是双手欢迎,期盼有人接管他,但好像他身上没有出轨的基因。”

  都说婚姻有七年之痒,他们结婚十几年了,连痒都没痒,虽然激情渐淡,但亲情愈浓了。没想到平静的生活终起波澜,孩子读初二那年,他回家跟她坦白了一件事情:他在外面有个女人,那个女人怀孕了。

  这事犹如晴天霹雳,把她从云端打入地狱。“离婚吧。”她说完这句话转身去抽屉里取了纸笔:房子和家里所有存款都归孩子,孩子归她抚养,他净身出户。

  第二天,他们去民政局办了离婚手续,临分手时,他说他还应该给她打个欠条,因对婚姻不忠,他欠她的爱情债,用亲情还。她冷冷地对他吐出一个字:“滚。”

  后来,他和那个女人结婚了,但每次下班回家,他总是不由自主地往原来那个家走。当钥匙“啪”的一声打开房门时,他知道这个家他还可以回来。孩子和她都不在家,他走向厨房,熬稀饭、煲汤、做菜,然后悄悄离开。

  女儿考高中那年,他天天来给女儿做饭,等差不多她快下班时,他再赶紧离开。虽然离婚了,但家里宽带费、水电费、取暖费还有女儿的一切开销他都抢着支付。

  一次,他和女儿聊天忘了时间,她下班回家了,他尴尬地刚想离开,女儿拉住他。她说只要孩子愿意,他可以留下来吃饭。他告诉她,只要家里不换锁,他一定经常来给孩子做饭。

  女儿考上大学后,他偶尔还是会回家给她做饭。闺蜜问她,他和那个女人结婚没多久,那女人就流产了,他们也离了婚,你看你和他能否复婚。

  她冷静地回答,他们之间已无爱情,复婚不可能,但亲情却被孩子牢牢维系在一起,总得给亲情留一把可以回家的钥匙。

  (田晓丽摘自《德江报》2017年12月18日)

  ●马海霞

赞 (0) 打赏

目录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0.48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