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夺不走的自由

青黎

《七十七天》被誉为“史上最勇敢的电影”。影片的主人公蓝天在现实生活中确有其人,她本名叫尹朝霞。

蓝天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摄影专业,早年是一名户外旅行爱好者。她背着相机走过许多地方,拍下无数的风景。那时的她,是圈子里有名的摄影师、青年旅行家。多家知名的摄影杂志争相向她约稿,大好前程不断向她招手,直到一次意外降臨。

2009年,蓝天去墨脱徒步旅行,投宿在一家青年旅社。旅社二楼的平台是观星星的好地方,能看到群星闪烁的醉人景象。夜幕降临时,蓝天带着摄影器材爬上平台观星拍照。星空太迷人了,每一颗星星都像璀璨的宝石,以至于蓝天完全沉醉其中,忽略了栏杆已经松动的情况。当她倚在栏杆上拍摄星空时,突然仰面从楼上摔下去,当即陷入昏迷。

医生遗憾地向蓝天宣布,她的余生都将在轮椅上度过。年轻的她不愿意相信医生的断言,被家人接回深圳后,她辗转于多家医院接受治疗,仍未能改变高位截瘫的事实。希望破灭后,她陷入无边的绝望,不断问自己:“追逐梦想有错吗?命运为什么要这样惩罚我?”

该用余生来做点什么呢?蓝天喜欢藏地,也热爱拉萨纯净而自由的空气。经历了一段消沉期之后,她鼓起勇气规划出全新的生活蓝图——去拉萨开一家客栈。

为了实现这个愿望,她一遍又一遍地练习如何坐在轮椅上完成日常生活。接下来她又学着用轮椅下台阶,完成那些难度较高的动作。随后,她在朋友们的帮助下,在拉萨开了客栈,她坐在轮椅上监督装修、指挥布置。需要处理的琐事极多,但蓝天硬是一个人扛了下来。“她面容平静,做事利落,整个人像旋风一样刮进刮出,所到之处像被施了魔法一样,变得井井有条。她是一个神话般的存在。”这是来客栈住宿的客人对她的评价。

夜晚忙完客栈里的事,蓝天还是会坐在轮椅上看星星。虽然因为观星而遭遇不幸,但她依然觉得浩瀚的星空美得让人流泪。

对蓝天而言,身体上的残缺给她带来的最大不便,不是限制了她的行动,而是限制了她生命里的许多可能性。一个健全的人再怎么折腾,别人都不会过分关注,可对一个身体有残缺的人来讲,稍微有些大胆的想法,别人就会说她异想天开。当初,她要去拉萨开客栈时,便有人劝她:“在家附近做点小生意多好,何必舍近求远,自讨苦吃?”后来蓝天咬着牙把事情做成了,又有人对她说:“你能做到这些已经很不容易了,不要对自己要求太高,要求越高,活得越累。”“可是我有我的梦想啊,其他人有什么资格为我的人生设限呢?”蓝天对此很不解。

她向往在雪地里疾驰的感觉,于是练起了滑雪。现在,她已经能够在残疾人专用的滑雪板上收放自如,不仅能飞驰,还能做不少高难度动作。教练表扬她:“你真没辜负‘蓝天这个网名,滑起雪来就像一只鸟在蓝天滑翔,以后再有学员恐惧滑雪,我就带他们来看看你的表现。”

蓝天的老家在深圳,每次回乡都大费周章。她不想总是麻烦朋友和家人,便下决心考驾照。克服了诸多困难后,她考取C5驾照,并决定自驾走318国道,从拉萨到成都再回家乡。这个想法最初遭到所有人的反对,因为一路上随时都有可能出现雪崩、碎石、风沙等状况,但蓝天还是大胆地开始了自驾之旅。最终,她克服重重困难,返回家乡。半路车子出故障的时候,她钻到车底修理,肌肉都被冻得僵硬。“太难了,我真的好累。”她在电话里告诉朋友,“可这是我自己的选择,我必须坚持到底。这就是自由做自己的代价。”她的声音听上去疲惫而笃定。

转山也是蓝天一直以来的梦想。坐着轮椅行走,一路上,一个人最常做的事情就是同自己对话。最初,她不断地问自己,也问神灵:“为什么是我?为什么要我遭遇这样的命运?”可是走着走着,她的内心获得了彻底的平静,也意识到:生命的本质就是无常,双腿残疾仅仅是躯壳上的限制,如果失去了追逐自由的能力,才是真正可悲的。

“愿你有能做自己的自由,和敢做自己的胆量。”这是电影《七十七天》的宣传语。可对蓝天而言,做自己需要付出极为惨重的代价。命运就是扑面而来的洪流,令人无处躲藏,她却为了自由选择迎难而上,背水一战。

赞 (31)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