缝匠魅影

暗地妖娆

他解放了女人的腰肢,让“线条”为身体服务;他成全了奥黛丽·赫本,将“优雅”诠释出崭新的定义。因此,纪梵希才算得上真正的“缝匠魅影”——上帝让他降临,就是为了引领女人对于“时尚”的认知。

一日,奥黛丽·赫本用颤抖的手指拨通了于贝尔·德·纪梵希的电话,跟他讲:“亲爱的,对不起,今天我买了其他牌子的衣服。”电话那头,纪梵希只是微微一笑,表示“没关系”。

这位气质温润、眼光敏锐的法兰西时尚设计师,后来倾其一生去证明唯有他,能包揽绝代名伶赫本的行头。直到2018年3月10日,他撒手人寰,人们依旧铭记他为时尚圈和电影名利场制造的视觉“特效”。

女人堆里的奇葩

如果说奢侈品牌创始人之一的可可·香奈尔是灰姑娘群里的一股清流,依靠一双巧手经历了从贫穷到富有的艰辛过程,那么纪梵希则是“天时地利人和”的代表,仿佛是上天注定要他为装扮女人而生。

纪梵希是标准的“富二代”,他拥有近两米的身高和一双漂亮的蓝眼睛,出生在浪漫国度法兰西,体内流淌着巴丁家族的血液。巴丁家族历代都在制造绵织画和挂毯,这让他整个童年都浸淫在“艺术审美”的染料里。1930年,父亲被流感夺去生命,年仅3岁的纪梵希从此生活在一群女人之中,这其中包括母亲贝亚特·丽丝和外婆玛格丽特·巴丁。女人的魔力是无穷的,成日里被鲜衣红唇包围的纪梵希很快便领悟了“红颜”的秘密,她们最爱穿裙子、用香水,出门的时候包里起码备四支口红。家里的时尚杂志越来越多,他看着这些华美的图片,在心里勾勒出一个个关于“巴黎情调”的迷梦。

10岁时,纪梵希随家人去巴黎万国博览会参观服装馆,那一刻他彻底给自己的未来确定了方向——做服装设计师,向家里的女人们证明他有能耐翻新全世界女人的衣橱。

纪梵希的追梦过程堪称辉煌。18岁之前,他在巴黎艺术学校就读,受到法国高级定制大师杰奎斯·菲斯的青睐,跟他一道为杰奎斯效力的,还有后来同样声名显赫的瓦伦蒂诺。

20世纪40年代末至50年代末,是法国时尚圈的流金岁月,一批时尚革命家崛起,让女人不再被鲸骨衬裙所束缚。19岁的纪梵希和另外两位野心勃勃的设计师一道投入卢西恩·勒隆门下,为卢西恩设计品牌服装。这两个人,一个是皮尔·巴尔曼,另一个是克里斯汀·迪奥。这个“铁三角”组合在解散之后,三人都自立门户,几乎占领了时尚圈大半江山。

1952年,年仅25岁的纪梵希创立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工作室。他打破了巴黎女性对传统套装的痴迷,端庄优雅不一定要从头到脚格调一致才能体现,完全可以让她们漂亮的小腿裸露出来,用简洁的线条勾勒出女人特有的柔美。对于这一理念,圣罗兰与范思哲也有着相同的认知,这些引领时尚潮流的精英,不约而同地崇尚简约的款式,衣服挂在衣架上,乍一看不太起眼,穿起来却惊艳全场。

正因为这含蓄低调的精致,纪梵希年少成名,他只用了一年的时间就让好莱坞女星们纷纷向他抛出橄榄枝。当24岁的奥黛丽·赫本走进纪梵希的工作室时,他正忙得焦头烂额。听闻“赫本”二字,以为是自己崇拜的女神凯瑟琳·赫本,他欣然迎接,结果等来的是个头小巧、身材瘦削的奥黛丽。那时候《罗马假日》已经拍完,却还未公映,奥黛丽是为新电影《龙凤配》来挑选自己的戏服。

纪梵希有些失望,决定推掉这个活儿,心高气傲的他对赫本直言:“我没时间给你设计衣服,我太忙了。”

赫本没有生气,反而求他说,哪怕让她试试上一季的款式也行。倒不是说赫本对刚刚崭露头角的纪梵希有多强的执念,事实上此前她一直是巴黎世家高定礼服的忠实拥趸,因为设计师没时间,她只能找纪梵希来“救场”。

在简陋的“过气”服饰间里,赫本换上了一件黑色鸡尾酒裙,肩带上有两只小蝴蝶。这件横平直领的裙装巧妙地掩饰了她过于嶙峋的锁骨,也迷住了纪梵希。他不得不承认,自己一直追求的表现力女神横空出世,他的巧思与赫本的清新优雅实属绝配。

从这个夏天开始,纪梵希与奥黛丽·赫本成了时尚圈一个最炫目的组合。纪梵希曾由衷地感慨:“赫本哪怕套个麻袋上街,也依然是优雅的代言人。”

正是赫本,成为纪梵希品牌LOGO上那四个“G”的最佳范本,它们分别是:古典(Genteel)、优雅(Grace)、愉悦(Gaiety),以及纪梵希(Givenchy)。

掌握女性钥匙

就是掌握全世界

参演《龙凤配》的过程对奥黛丽·赫本来讲并不愉快,男主角亨弗莱·鲍嘉对她的演技大加诟病。可让赫本欣慰的是,电影相当卖座,同时该片也赢得奥斯卡最佳服装设计大奖。因为纪梵希不是电影圈的人,所以片子没有他的署名,这让赫本心怀愧疚,她向纪梵希道歉,发誓以后所有她参演的电影,都会穿上他设计的服装。

其实署不署名对纪梵希来讲并不重要,说赫本与纪梵希是“相互成全”的关系也并不完全正确。因为即便没有赫本,也会有其他人,这其中甚至包括肯尼迪总统的妻子杰奎琳,她曾专门订购了一套纪梵希礼服去参加丈夫的葬礼。因为自己是“美国第一夫人”,在很多时候,杰奎琳对正宗法国出品的纪梵希的服装只能止于“暗恋”,直到有机会访问法国时,她才名正言顺地穿上象牙色绣花丝绸礼服,展示纪梵希的惊才绝艳。

纪梵希的时尚革命是如此嚣张,在功成名就的路上,他曾经毅然剪掉裙子下摆,鼓勵女人露出曲线。倒三角的宽松“麻袋装”颠覆了关于“线条”的概念,把女人的腰解放出来,将俏皮与优雅合而为一。他放言:“裙子必须配合女人的线条,而不是女人去配合裙子。”

与此同时,作为挚友的赫本也不遗余力地通过大银幕传递他的时尚理念。从《龙凤配》《甜姐儿》到《滑稽面孔》,纪梵希为其设计了大部分的戏服。其中最经典的,当属《蒂凡尼的早餐》里那身惊艳的小黑裙,当赫本戴着头钻,手执烟枪,身着黑色长裙出现在海报上的时候,令全世界的女人都羡慕不已。

从那以后,纪梵希与赫本的名字就被联系在一起,二人的友情被世人酝酿出了一点传奇的味道,有人甚至确信他们之间有爱情,他却先后两次为赫本打造了嫁衣。

在长达近半个世纪的交往中,赫本的感情一再受挫,唯独与纪梵希相守如初。即便到了20世纪80年代,纪梵希因财务问题不得不卖掉他的品牌,也依旧牢牢占着“首席设计师”的位置,唯有如此,他才能继续给他深爱着的那些女人带来一波又一波的惊喜。

赫本曾说:“有一些人我深深爱过,而纪梵希是我所认识的人里头最正直的一个。”

这位正直的设计师,一生都没有被婚姻所束缚,反倒是用衣料去“保护”追求时髦和品位的女性,同样,也一直保护着赫本。

岁月改变了赫本的容颜,却没让纪梵希对她的呵护缺少毫厘。他依旧坚持为她设计最美的衣服,陪她在巴黎街头漫步。她罹患绝症时,他用私人飞机将她送回瑞士,在机舱内摆满鲜花,让她找回当年做小公主的感觉。

他为她调制香水“禁忌”,让她独占了整整三个年头,就因为她说:“既然是送给我的香水,那就只能让我一个人用。”三年后,赫本分文不收,为“禁忌”代言,让纪梵希再次收获无数赞誉。

这段旷世情缘直到1993年赫本去世才告一段落。纪梵希在赫本的葬礼上为其抬棺,亲自送天使在人世间的最后一程。

两年后,纪梵希宣布退休,他的缪斯已经远去,灵感的大门也随之封闭。

就在纪梵希去世之前,奥斯卡颁奖礼上有一部提名电影受到了高度关注——《缝匠魅影》。片中丹尼尔·戴·刘易斯扮演的皇家服装设计师,高挑优雅,为他的“缪斯女神”甘愿服下毒蘑菇。可电影未能让所有观众信服,他们认为像这样站在云端的缝匠,怎会迷恋那种村姑式的女人?在现实里,这两个人应该是纪梵希之于赫本,才算天衣无缝。

时至今日,纪梵希的品牌依旧是时尚圈的翘楚。形形色色的女人都穿上小黑裙,以便在正式场合彰显自己的华贵典雅。

(巧 儿摘自《世界博览》2018年第7期)

赞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