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行业”测评师

卡生

本期我们采访了三位测评师:民宿体验师、情趣用品测评师、天然水品尝师。他们的职业看起来很奇特,他们的工作生活超出了大部分人的认知和经验。

我们会羡慕那个民宿测评师,因为她可以实现我们全世界旅行的梦想,但我们并不知道她是怎么克服孤独、面临的危险。我们会好奇情趣用品测评师每天使用振荡器并将其作为一个事业,但她需要面对家人的担忧,男性对她职业的歧视和骚扰。我们会疑惑品水师职业存在的必要性,因为大多数人可以品酒品茶,但喝水却咂摸不出什么滋味来。

民宿里的花园

随着技术的进步,人类机械性、重复性的工作将会被智能替代。数据库的测评结果所具备的精准性是人类无法做到的。而这出现了一个问题,我们是否还需要那些基于“人”的感性的测评体验,而这些与众不同的行业最终会消失吗?

民宿测评师郑辰雨

在全世界流浪,只有一件行李?

复古收藏客厅

与人聊天,当得知我的职业——民宿测评师时,大部分人会有羡慕至极的眼神。“太棒了,我喜欢你的工作,我希望像你一样环游世界,体验不同的民宿,和房东们成为朋友。”

当然,也会有不同的声音,他们会问更多的细节:你怎么实现自己的安全感?你的生活一直在全世界流浪,难道你只有一个行李?

他们的羡慕与担心,都只说对了一半我的工作。

17岁,我收到了美国康涅狄克州霍奇基斯寄宿高中(The Hotchkiss School)的录取通知书,提着三个加起来超过100斤的箱子,辗转16个小时飞越太平洋,第一次面对生活的未知。我节假日寄宿在年过古稀的盖乐普夫妇(The Gallup)家里。这是我第一次住在陌生人家里,一个森林深处的黄色木屋,20年前由丹麦人建造。从那时开始,他们给予我的鼓励和支持让我对家有了新的认识——家是一种陪伴和爱,而不仅仅是房子。

如大多数的人生,我曾经和你们一样经历过朝九晚五的上班生活,在华尔街投行的格子间里处理公务,在深圳搭建社交软件初创团队没日没夜,并不知道什么样的人生才是自己应该去追求的。后来听到硅谷云存储行业Dropbox公司的创始人安德鲁·豪斯顿(Drew Houston)在麻省理工学院的毕业典礼演讲唤醒了我。

他说:“工作最认真的人不是因为他们自律,而是因为他们在解决一个问题,并且解决问题的过程让他们每天精神爆棚……而我的另外一些朋友,每天加班、工资很高,但是他们常常抱怨,好像自己被格子间铐住了。”

2015年9月,我迫切想从创业的快节奏中放空一下,独自去了阳朔。在那里,我遇到了同频道的背包客、民宿老板、匠人,也触摸到心底对老建筑改造和乡土文化的挚爱。在阳朔的8个晚上,我分别住进了4间不同的民宿,不停地搬家,这时我做了一个决定,开始一个体验型项目——365天住民宿。

回到洛杉矶之后,我在一家社交网络公司工作,为了实现我最终的梦想去往硅谷公司,我决定暂不租房,365天民宿的计划也随之开始。周一到周四我住在离公司近的民宿,周末则到洛杉矶不同的街区找有趣的民宿。探索生活的无限可能——对我来说,这是在自己的城市冒险。试想一下,如果每个区你都有一个家,那将是怎样的一种体验?一个月之后,民宿体验让我爱上了洛杉矶,这个曾经让我觉得格格不入的城市。

在这个过程中,我建立了自己的民宿手账,里面记录下这些房东的故事以及对每个民宿设计、特点的评价。我住过洛杉矶建筑师、电影制片人、设计师、美联航机长、律师、复古店老板、摄影师的家里。他们向我展示他们的工作、生活、兴趣爱好。每多敲开一扇门,也敲开了通往他们世界的大门。大部分的房东都是善意且热情的,我一次次收获了萍水相逢的房东带来的善意。他们的贴心像一碗火候刚好的拉面,简单,有劲儿,又热到心里。

我的体验项目并没有任何的商业支持。洛杉矶本地的气候以及高密度的民宿让“365天民宿”尚算可以维持,但当我搬到旧金山,入职Uber总部,这里高额的住宿费用已经超过我的承受能力。后来我慢慢挖掘出了自己的周末新职业——帮助朋友、房东照顾宠物,换取免费的住宿。与此同时,我开始了自己的绘画创作,房东家的宠物们成为我作品里的主角。

听到这样的故事,是不是特别的兴奋?项目体验进展顺利,但有一些实际情况需要解决,譬如我的行李如何处置?不停地搬家,在最疲惫的时候怎么办?

行李问题我曾经写过一个攻略《如何把自己的生活精简成一个旅行箱》——衣服都是防皱、百搭的,我在MUJI购买了很多旅行装瓶子以及IMBLU收纳袋分装生活用品,箱子里备有三双鞋(运动鞋、上班鞋和拖鞋),把大的行李箱分别放置在不同的朋友家里。物质上的断舍离可能是这个项目进行中最艰难的部分,也是大多数人向我提出最多问题的部分。

“安全感和归属感”是人最基础的需求。当我的同龄人在聚会时,我在搬家的路上;在飞机和出租车上,没有休息,一直在修图,给图片分类;当大家进入梦乡,我开始写民宿体验评论。记得最崩溃的一次,我特别想停止这个体验项目,负气地搬到了酒店里。躺在浴缸里,我在想,我做这个的初衷到底是什么?我想起自己17岁来到美国,当时那个寄宿家庭的奶奶,翻开她10年后在我的手账本上的留言:“辰雨,你长成大姑娘了,比以前更加有趣、善良。请坚持做自己喜欢的事,无论是旅行还是画画,它们带给你力量,会赋予你更有意义的人生。”两天之后,我振作精神,继續我对世界的好奇。

不是每一次住宿都是愉快的体验。一次我住的房东家里,有一个可爱的女儿,按惯例我和小女孩打招呼,小女孩不仅没有搭理我,还指着我的脸说:“我家不欢迎你,请你离开。”厨房的氛围好像突然结了一层霜,那一刻,我恨不得把头埋进手中的咖啡杯。小女孩坚定地望着她爸爸,一遍又一遍重复,“不要让这个女人住我家”。后来房东向我解释,他和妻子刚刚办了离婚,女儿对女客人会有些敏感。我这才意识到,房东还没有更换掉房源介绍上一家三口的照片,原来房东信息中,女房东的姓名不是他的太太,而是他的女儿。房源信息的偏差让我有些恼火。

这次体验告诉我,住民宿难免遇到不可控因素。即使和房东很投缘,也可能会因为房东家的生活状态和突发事件,体验不那么完美。同样道理,平日的我可能是一个让人舒服的房客,但遇到工作和生活烦恼时,也未必可以有最好的自己和房东相处。之后再遇到欠佳的民宿体验,我会平静面对。只有内心更强大,才能将这份工作持续下去。

体验项目已经持续了三年,我一边画民宿中遇到的宠物,一边写书。过去的7个月,我从社交生活中蒸发,大多时候独自面对电脑屏幕,与自己挣扎。目前我开始了更系统的测评工作,从房源、位置,与房东的沟通、房子的特色,以及符合什么人去尝试等全方位去提供测评报告。这样的测评不仅能给民宿主人提出合理性建议,也可以给想住民宿的人中肯的推荐,让大家节约时间,避免不好的体验。

民宿测评如今已经成为我的生活方式,即使过程中有误解也有矛盾,甚至会遇到危险。我在手账本上写下一句话:“最好的作品是你度过的时光。”与所有有梦想、认真生活的人共勉。

情趣用品测评师Emma

边界体验

我是2014年开始从事情趣用品测评这个工作的,最多的时候,每天能接收到不同公司寄过来的十几个小样——不同的材质、设计以及类型。我记得在五年前,许多公司招募情趣用品测评师几乎无人响应,一旦有人回应,立马就可以获得这份工作。现在情趣公司在微信公众号发布测评招募,许多年轻孩子会因为好奇主动体验。时代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情趣测评与过去相比,早已失去了它的神秘感。

在做测评师之前,我对性的了解并没有过人之处,甚至觉得这是每个人很隐秘的日常,并不会大张旗鼓地拿出来与人分享。做测评师伊始,我带着好奇、兴奋,开始去探索一些欲望的边界。也因为这个职业,我大量阅读了中国古代有关性知识的书,例如《中国古代房内考》《素女经》《洞玄子》,也有一些西方性学书籍,例如古罗马的《爱经》、印度的《欲经》、美国的《海蒂性学报告》等。

其实说了那么多,我想说的是,情趣用品测评打开了我了解历史人文的一扇门窗,我开始理解到在我们使用情趣用品这件事情面前,首先应该正视“性”的本质。在《海蒂性学报告女人篇》里,最终的结论是,女性获得性高潮毫无过错,需要改变性态度的是社会自身。在与许多需要我帮助的人的交流中,我发现大多数女性在性行为过程中只是为了避免尴尬才在男人面前伪装达到高潮,而也许终其一生都没有对高潮有过更主动的认识。

无论东西方,情趣用品早已经出现,我猜测说不定早就有了测评师这个行业。据考中国古代嫁女儿,家里人都会给准备一个类似情趣用品套装——包含“春宫”瓷器(现代的性爱姿势解锁说明书)、开裆裤(现代的情趣内衣)、小脚瓷鞋(现代的情趣道具)、铜盒(壮阳药)等。在《金瓶梅》里,男性情趣用品出镜率最高的是银托子(增加男性硬度)以及硫磺圈(延时以及避孕)。从实物来看,只能感叹古人的想象力。女性情趣用品更高级,勉铃(加热后不停震动)可以说是最早的跳蛋。西方在公元前3世纪的古希腊就已经有了木制或者石制的假阳具,明显看出西方人对性的理解还是比较直接的,没有中国人那么爱玩花样。

到了近代,女性振荡器的出现也是充满了讽刺和偶然。英国经历了维多利亚时代对性的极端的封锁之后,大量女性患上了歇斯底里症(学名:分离性障碍——一类由精神因素作用于易感个体引起的精神障碍),医学界发明的治疗方案是通过女性阴道的医学按摩达到性高潮,从而缓解发病。医生们手工按摩的量太大,最终由乔治·泰勒(George Taylor)发明了蒸汽为动力的按摩仪器替代手动治疗——这就是现代情趣用品的最初雏形。

在明确了女性获得高潮并不是一种羞耻反而是一种权利时,那么自慰器带来的好处就更显而易见了。在2004年关于情趣用品的一个调查中显示,使用振荡器的妇女比那些不使用振荡器的妇女具有更强的性功能和更满意的性生活,而且被打破的偏见,是所谓使用振荡器会成瘾以至完全替代正常的性生活。

从一个情趣测评师,到现在研究如何将获得的知识与更多的人分享,我开始做实用的女性课程,为那些曾经和我一样对性忌讳如深的人提供一个了解自己的机会。在这个过程中,情趣教育与情感分析成为我的事业。

最早,我做情趣用品测评的工作被家里人得知后,母亲担心我是不是能嫁出去,一度劝解我应该找一份正常的工作。所以在家里的时间,我尽量不去和他们谈论我的工作,尤其是父亲,他或许假装不知道我在做什么。我结婚之后,母亲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下,对我的工作也不再强求转变。

我结婚后很快就怀孕了,那段时间我停止了情趣测评的工作。但我发现,每次与老公出去和朋友聚会,他并不会告知朋友我的工作。作为公务员,他不反对我的事业,但他担心他的朋友们会对此有想法。所以如果说情趣用品测评工作没有影响我的家庭生活,显然并不真实。生完孩子后几个月,我们离婚了,我不想将我婚姻的失败归结到这份工作上来,但或多或少它有影响。

现在我带着孩子独自生活,对于爱情我依旧憧憬,但我比原来多了一些顾虑。一些男人希望和我处男女朋友,有时因为只是想与我上床,以此作为体验。刚开始他们假装出的宽宏大量很快会露出马脚。除了生活,在工作中也会遇到麻烦和困扰。曾经有一对婚姻生活出现问题的夫妻与我约谈,之后,男方私下加了我微信并开始发露骨的照片和言辞。我的助理在帮我打理微信公众号的过程里,几乎每天都会收到男性生殖器的照片,这便是梦想很丰腴、现实很骨感,无论你在性启蒙这条路上看得多么透彻,也终究抵不过他人粗暴的界定和判斷。

在大多数男性看来,一个可以将性放在桌面上聊的女性,势必是一个对性开放且容易“搞定”的女性。

刚开始我有过不能言明的难堪,甚至怀疑这些生活中遇到的人以及工作中需要我帮助的人,他们根深蒂固的思维里对性是否有着不可变更的歧视与误解。当这样的事情的发生,从偶然变成了常态之后,我意识到继续做这件事有了更重要的部分——去矫正人们对性的错误认知,性不可耻,更不是罪恶。我并不想去评价这类人的错,这样的思维是性压抑几百年里,由一颗种子从发芽到成为一棵树的过程,要去消除它又怎么能会是短暂的时间?

现在我有了一个男朋友,他了解我的生活和我做与情趣用品相关事业的决心,从未因为惧怕流言蜚语而让我放弃。我的母亲现在会把性生活有困惑的同辈朋友介绍给我,让我帮助他们解决问题。当我拥有了家人的支持,以及在每次课程结束后有来自听众真诚的感激,我便知道过去的所有选择没有遗憾。

有利有弊的人生可能是一个情趣测评师首先要去面临的困境,而我相信有一天,我们能够正视自己的欲望,有情有趣的闺中之乐应该是再正常不过的日常生活。“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

品水师朱姜良

极致体验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喝到一款澳洲的雨水,被其清甜所折服。我想,水真是一种奇妙的存在,在我们日常生活里不可或缺,但因为太过于熟悉,反而忽略了它的口感。这时,我开始寻找水这个行业里的测评报告和研究资料。

我联系了许多天然水的商家,让他们寄小样到我悉尼的办公室。我的工作台上摆上了十几款不同的天然水,带着好奇,我依次进行了尝试。这一尝让我发现了它们之间本质的不同。欧洲的天然水口感厚实,亚洲、南美、格陵兰岛附近的水品起来非常的柔和。产区决定水的口感,这与红酒类似。再进一步研究我发现,水的口感不同是因为水的溶解性固体含量的不同导致,含量越高,水里面的物质越丰富,口感和层次也就越丰富。这么说起来,似乎有些玄妙。

七八年前,我和人谈论水的品鉴时,有许多嘲笑和反对的声音:这么讲究水,是不是太做作了?红酒还有产区、日照时长、年份,水有什么好品尝的?甚至会觉得对于水的品鉴更像是博人眼球的营销方式。很多人对品水这个行业充满了质疑。水是否在口感上真的犹如酒一样有产区上的不同?我们为什么要去品鉴水?它与我们日常生活的关联是什么?这是我在这个职业中,常常碰到的问题。

品水在国外也并非是一个完全成熟的行业,目前能够发品水师资格证的国家仅有德国、意大利、韩国和中国。如果要真正获得品水大师的资格,大概需要10年的时间。品水师为了保持自己的味觉更敏感,有很多的避讳,譬如不能抽烟、喝酒,也不能食过度辛辣和刺激的食物。一般来说,做品水师的过程很像是修行。

水是可以盲品的,对于品水师来说,大致品出它的产区没有问题。大部分人认为水无色无味,但水与人一样,有着截然不同的个性。为了让普通人对这个行业有一个直观的理解,我常会做一个品水实验:准备三款来自不同地方的水。第一款是来自冰川或者热带雨林的无根水(也叫天水,泛指天上落下的水,雨、雪、霜、露等),它的TDS(溶解性固体含量)≤20毫克/升;第二款选择来自英国白垩深层承压自流水源(TDS≈500毫克/升);第三款是天然矿泉水中的教学样斯洛文尼亚的天然含气矿泉水(TDS≈9850毫克/升)。三款水可以让最普通的人也感受到巨大的差距,他们会去试图描述不同的口感:第一款柔滑、清甜;第二款圆润饱满;第三款丰富饱满的金属感,入口有些咸但回甘明显,层次分明。

我是一个热爱美食的人,喜欢在家里做饭招呼朋友。我给朋友们煲汤时用的是智利的无根水(中医里无根水是药引子),我发现用无根水煲汤不会影响到新鲜食材的味道。煮绿叶菜,我会选择用气泡水,可以保持绿叶菜的亮度和颜色。如果是吃西餐,我们已经知道生鱼片应该搭配白葡萄酒,但如果再搭配一款矿物质含量低的水,那么食物的味道会很好地得到保存,甚至能提升它的甜度。如果是吃牛排,除了口感饱满的红酒,气泡水是搭配这类食物绝佳的饮品。

每一年我都会参加一些勘探水源的工作,这个工作比较辛苦,因为高质量的水源都在人烟稀少的地方,不可能有直达交通工具。翻山越岭、跋山涉水是常态。对我来说最激动人心的一次勘探是在新西兰南岛。勘察显示南岛一个山顶上有一处没有污染的泉眼,但我们找不到能够上山的路,最后一行人只能坐直升机从基督城出发。直升机在那么高的海拔飞行和降落,风险很大,如果气压有变或者有云雾遮挡都只能原路返回。那天非常幸运,我们飞过了整个山脉,抵达山顶。那是一片纯净见底的山顶湖泊,我相信对任何一个品水师来说,这都是人生中难得的体验。

在寻找水源的旅行中,我最想去参观的其实是在格陵兰岛人工打捞冰川。格陵兰岛每年都会出品一款只有1万瓶的冰川天然水,每瓶售卖1500元人民币。只有在夏天时节,打捞冰川的船只才能被允许进入到这个区域,小块冰川从冰山上脱落掉到海里后会形成散落冰块,打捞队需要迅速展开打捞,否则海水浸泡时间过久的冰块便无法饮用。格陵兰岛的官方说法是这片冰川拥有10万~20万年的年龄,但这不是这款水贵的原因,冰川年龄并不影响食用口感。难度在于打捞过程充满风险,并且打捞上岸的冰川有三分之二会无法使用。

中国人的饮茶习惯由来已久,诸多讲述茶性的古籍里都有对水的讲解。水质的好坏成为茶的汤色、味道、香气的决定因素之一。陆羽在《茶经》中写,“山水乳泉漫流者上,瀑涌湍急勿食,江水取至远者,井水取汲多者”。如果用现代的专业术语来描述的话,古人提及水的区别,有两个讲究。其一是软水与硬水之间的区别,水里的钙离子与镁离子矿物质含量越低就是古人所说的软水,泡茶时水中的pH值,金属离子是导致茶汤色泽变化的主要原因。“钙离子”是茶汤中含量较高的金属离子,与茶汤风味及化学成分含量有密切的关系,会导致茶汤滋味变苦涩,内质化学成分变化,形成络合物沉淀及香气品质下降。钙镁离子与茶会形成化学反应,导致茶汤浑浊和沉淀现象的形成,但反之呢,冲泡出来的茶会更加持久稳定,口感上十分的柔和均匀。

《红楼梦》里有一段黛玉和妙玉的对白。黛玉问:“这也是旧年的雨水?”妙玉冷笑道:“你这么个人,竟是大俗人,连水也尝不出来。这是五年前我在玄墓蟠香寺住着,收的梅花上的雪,共得了那一鬼脸青的花瓮一瓮,总舍不得吃,埋在地下,今年夏天才开了,我只吃过一回,这是第二回了,你怎么尝不出来?”品不出水来,黛玉竟也变成了俗人。这虽是一个文学化略有夸张的写法,但足见古人对水有着特殊的见解。

品水这份职业给我带来的大部分时光是快乐,小部分则是困扰和艰难。快乐是因其纯粹和极致,而困扰则是要花大量的时间与人解释,它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行业,对于普通人来说有什么意义。

对我而言,这就是我的生活——茶的品鉴、食物的搭配实验、水源的探访旅行,都是别开生面的生活体验,而对水极致的挑剔在其中只不过是一个媒介。

民宿里的花園

复古收藏客厅

民宿测评师郑辰雨,她在3年前开始自己的“365天民宿体验”项目,并将在今年出版自己的记录民宿体验的书籍——《在自己的城市冒险》

洛杉矶音乐人的爱心厨房

郑辰雨,网名苹果姐姐,从高中开始居住美国,获得普林斯顿大学经济、环境双学位。毕业后进入华尔街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国际金融公司工作。为了圆自己的硅谷梦,她从纽约到了洛杉矶和旧金山,在优步(Uber)总部做产品推广。业余时间她开始进行自己喜欢的民宿体验测评工作,并制定了一个“365天住民宿”的体验项目,一年之中在全世界的20个城市,敲开了99扇陌生民宿的门。

2017年,她辞去了工作,正式成为一名民宿测评师,目前已经是某知名旅行房屋租赁平台的签约作者。今年她将出版自己的书《在自己的城市冒险》,与大家分享在路上的人生际遇。

Emma是1990年出生的东北姑娘,现居住在重庆。她从2014年开始接触情趣用品测评工作,同时还是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曾经为4000多对伴侣提供过夫妻生活优化方案。目前她在网络上开通了荔枝微课,给女性提供性生活指导和咨询。今年4月她开始将自己过去的测评体验与心理学结合,设置了“房中术教学”课程,从两性情感沟通、情趣用品的使用,帮助女性朋友解决性的困惑。

赞 (0)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