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蒂斯为何“欲言又止”?

宋晓军

6月2日,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在新加坡香格里拉对话会上就所谓“印-太战略”发表了闡述性的讲话。在讲话中他一方面毫不掩饰地指责了中国军方的某些行为是对邻国进行的“恐吓与胁迫”,另一方面又称“将继续寻求对华建设性、结果导向性的关系”。随后,一位媒体朋友问我:马蒂斯对所谓“印-太战略”的阐述为什么会给人一种“欲言又止”的感觉呢?对此我的回答是:也许马蒂斯并未把“印-太战略”的内容全盘托出。

6月2日,第17届香各里拉对话会在新加坡持续召开,美国部长马蒂斯(中)参会并发表演讲

要解释这个回答,先要从今年1月19日美国防部发布的《军事战略》说起。在“报告”第一部分“战略环境”中有这样一段描述:中国将继续推动意在短期内获取“印度-太平洋地区霸权”试图在未来取代美国全球主导地位的军事现代化计划。本“战略”最深远的目标是,基于透明和互不侵犯的原则,建立美、中两国的军事关系。简单看,马蒂斯6月2日的讲话内容并未超越《军事战略》中这段描述的范围。但问题在于,这段描述是以“有罪推定”的方式,设定了中国军事现代化计划的目标之一是要谋取所谓的“印度-太平洋地区霸权”。值得注意的是,马蒂斯在6月2日的讲话中,不仅专门就此列举了美国已掌握了的几个所谓的“证据”(如中国在南海人工岛礁部署反舰、防空导弹、电子干扰设备和空军轰炸机在西沙机场起降),而且还特别强调了“印-太战略”是前不久发布的《军事战略》的重要支撑。

说完美国防部的《军事战略》,再说2015年5月26日中国发布的《中国的军事战略》。在第一部分“国家安全形势”中有这样一段描述:一些域外国家也极力插手南海事务,个别国家对华保持高频度海空抵近侦察,海上方向维权斗争将长期存在。在第四部分“军事力量建设发展”中有这样一段描述:建设与国家安全和发展利益相适应的现代海上军事力量体系,维护国家主权和海洋权益,维护战略通道和海外利益安全。在第五部分“军事斗争准备”中还有这样一段描述:海军部队组织和实施常态化战备巡逻,在相关海域保持军事存在。空军部队坚持平战一体、全域反应、全疆到达的原则,保持灵敏高效的战备状态。事实上,从上述三段描述里不难看出,马蒂斯在6月2日讲话中列举几个所谓“证据”,刚好就是中国海、空军3年来通过落实国防和军队改革的具体措施在维护南海主权上兑现《中国的军事战略》的成果。

话说到这问题就清楚了。简单说,6月2日马蒂斯对“印-太战略”内容的阐述,主要是针对3年来中国军方兑现《中国的军事战略》部分成果一种“借力打力”的阐述。但如果仔细对照美国防部今年1月发布的《军事战略》,可以发现马蒂斯阐述的大致内容,基本是与《军事战略》的第三部分“战略途径”中第二节——“加强联盟同时吸引新伙伴加入”的内容相吻合,而对“战略途径”中的第一节(“建立更具杀伤力的部队”)和第三节(“改革国防部提高绩效和可承受能力”)中的相关内容,马蒂斯在阐述中基本没有涉及。

最后我想说的是,马蒂斯6月2日对“印-太战略”的阐述无疑是有选择性的。从美国防部新版《军事战略》最主要的变化是强调“大国竞争”这一点上看,其“印-太战略”的核心内容无疑应该是如何“以己之长克敌之短”。而根据冷战期间美国制定军事战略的特点,什么是“己之长”、什么是“敌之短”,恰恰是不能在公开场合全盘托出的。

6月2日,第17届香格里拉对话会在新加坡持续召开,美国防部长马蒂斯(中)参会并发表演讲

赞 (0)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