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来信

人人都该有双好鞋

记得最初对鞋的思考是从《流星花园》里听到的“人必须有双好鞋,这样可以带你去到想去的地方”,这句话像锤子一样在我的青春里敲了一下,从那以后买鞋就会留意,从不买凑合的鞋子。后来长大看了《阿甘正传》,又听到“这鞋子一定很舒服”,觉得脚的感受最重要,买鞋更难了,既要有款式又要好穿,后来鞋子越买越贵,却忘了之前的这些。有一天突然发现,一双鞋最好穿的时候好像都是已经被穿到变形褪色和脚的形状融为一致的时候,而这些鞋子都在我即将扔进垃圾桶的队列里,可惜。在看过这么多经典款式的鞋子和它们的故事后,虽然心向往之,但更能真切体会到,最适合自己的鞋才是最好的。

(@.Who.)

共同应对期末季

虽然没到高年级,考试以口试为主,但已经嗅到了期末考试的硝烟味。

今天一天时间里,老师在班级QQ群“啪啪啪”连续不断地发任务,看得心里直慌,生怕错过什么。后来,有家长把任务梳理了一遍,前后共有9项。这么密集的任务,释放的是一个强烈信号:让人鸡飞狗跳的期末季到了。

上周五,老师就在QQ群告知,端午节后即将开始期末考试,请家长打印复习资料,在周末即开始陪孩子复习。资料打印出来,一数,有20多页,每一页都满满的,不由为孩子担心:这么大的量,这么短的时间,大人看了都觉得紧张,孩子压力岂不是更大?可担心归担心,也只能咬紧牙关勇敢面对。

周末还有其他课,让复习时间更受挤压,只能打起碎片时间的主意。上周日利用下午上课前的时间,到宜家给孩子选购读书椅,途中有近半小时的时间。孩子妈决定在路上复习一部分内容。孩子觉得应该放松一下,叽叽歪歪不愿配合,在一再劝说下,勉强同意,但状态可想而知。孩子妈为此情绪不佳,两人在后排言来语去,让我这个驾驶人听着甚感头大。

还有些复习任务没完成,就和孩子商量,在下课后睡觉前找时间完成。答应得真挺痛快,但在吃完饭洗完澡后,他却说什么都不干了:太累了,太困了,要休息。软硬兼施都无效,想来是真累了,只好改为明天一早完成。

今天早上5:40,将孩子喊醒,不然怕要来不及了。见他第一时间拿起玩具玩,不由着急,一提醒他该复习了,他又激恼了:让我玩会儿不行吗?怕言语过激他不高兴,影响复习效果,只好说玩当然可以,但是老师今天要检查的内容没复习完,万一检查时不会怎么办。他听了,放下玩具开始复习,到7点终于完成了周末的复习任务。

大人孩子稍稍松口气,便开始带着战斗状态吃早饭,7:15出发赶往学校。

8点到单位时,老师已在QQ群公布了第一部分内容的检查情况,见孩子过关了,心里很觉安慰。等到下午,全部八部分内容检查完毕,孩子只有一处发挥不太理想,更觉得今天的早起没白辛苦。

下班后,接孩子去上课。一开始,和孩子有说有笑。等他说还想吃上课地附近那家口水鸡,我说没问题,他突然没了回应。等遇到红灯时,我回头一看,他已经香甜地睡着了。孩子真累啊,看到此情景,我内心也一阵酸楚。但我知道,期末季就像人生的一个关口,再苦再累也得挺住,就算再心疼孩子,也要陪他一起撑过去,而不该任由他散漫。这是孩子成长过程中做父母的应尽责任,也是真正爱孩子的正确表达方式。(沈阳 厉飞)

职业打假人

我在一家省会国有图书期刊发行公司工作。一个月以前,公司领导给我打电话说,单位给大型连锁超市便利店供应的图书期刊因杂志封面印着“国家××部推荐书目”,被人举报有虚假宣传之嫌。向工商局提交了证明材料后,自觉完备,工商局的工作人员也认可了这些证明材料,想着这事算过去了。

然而过了几天,商超便利店的店长又打电话说,工商局又去检查该店了,说是被人举报销售的儿童类杂志附带的小玩具赠品没有国家3C认证。接到电话,赶紧又联系了工商局,得到的反馈是:你们被人实名举报,如果受理并按规定处理,至少要对涉及的单位处以5万元以上的罚款。几番协商后,举报群众愿意私了,要求至少拿3000元就撤诉。

我说我们是国有企业,这个情况需要回去汇报,即使私了,市面还有产品在销售,保不准再被人举报了,岂不是没完没了?听到我的说法,工作人员关上办公室门,告诉了我实情:“他们是职业打假人,以此为生,有明确的团队分工,第一次举报没有得手,他们回去后做了更多研究,第二次才会戳中你们的痛点。他们举报的问题也的确合理,随刊赠送的小礼品必须有国家认证。一旦提交举报,对你们更不利。”

回单位以后,领导同意私了。我很快与举报人联系上,达成协议:我们给对方2000元费用私了,对方要签一份不再举报的承诺书。

过了几天,按举报人说的时间和地点见了面。举报人是一位40岁出头却一脸沧桑感的中年人,他说承诺书其实不重要,只要他收了钱,以后他和他的团队就肯定不会再盯着我们的东西了。

我向举报人请教了一下当地“打假”的情况,他说:“目前咱们这个省会城市,职业打假队伍从原来的50多人发展到现在的200多人,没事了就在各商店、饭店、超市转悠,发现问题及时向工商局举报,像你们这种小事,一般都是私了。其实工商局也离不开我们打假队伍。当然我们也有自己的规矩,私人的小商店不碰,小商贩们也不容易,我们不去找事;交过钱的我们不会再找麻烦,我们都有信用的。”

听了举报人的一番言论,我的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想起来见诸报端的各种食品安全、环保问题,难道都是靠这些职业打假人推动的吗?我们是否缺乏一条更健全的打假机制呢?(读者 张博文)

体育老师“爱生病”

如今的在校生,以分数论英雄,对学习成绩看得较重,却往往忽略了体育锻炼,有相当一部分对体育项目望而生畏,跑又跑不快,跳又跳不高,甚至有不少初中生连引体向上都做不了几个,真是手无缚鸡之力,以致不能真正做到德智体全面发展。

我有一个同事,从师范大学毕业的研究生,地地道道的体育专业。他对基层体育教学深有体会。据他介绍,刚毕业时曾在农村小学任教,起初真的雄心勃勃,想把大学掌握的体育技巧毫无保留地教给孩子们。熟料,严峻的现实和他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笑。他给孩子们上了两节体育课后,校领导对他的敬业精神大加赞赏,但对教学方法不太认可,让他认真看看年龄大的教师如何给孩子们上体育课。

校领导对他这种态度,让他感到莫名其妙:自己这个体育专业毕业的研究生,难道还不如学历并不高的体育教师?结果,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他惊奇地发现,现实版的鄉村体育教学,和大学课堂上的理论及自己的理想简直天壤之别——那些体育老师哪里是上体育课啊,纯粹在哄孩子,上课铃一响,打开体育器材室的门,让孩子各取所需随便挑。有的孩子可能从来就没有上过体育课,看见大铁球格外新鲜,拿起来就想扔,让他吓一跳。

他终于明白,上这种体育课,轻松随意,根本不用教,不得不慨叹英雄难有用武之地。时间长了,他还发现另外一个特色,这种看似可有可无的体育课还经常被借用。一些主课老师动不动就找他:这节体育课给我吧,给孩子们补补课。

如此一来,本来在课程表写得清清楚楚的体育课,孩子们兴冲冲准备开开心心上一节的时候,突然被主课老师当头泼来一盆冷水,不是说“体育老师今天生病了,咱们改上××课”,就是说“体育老师今天有点事,咱们改上××课”。当孩子们半信半疑,很不情愿地坐在教室补课,脑袋里想着体育老师为何爱生病、爱有事的时候,体育老师其实就健健康康、悠闲自在地坐在办公室看书、看电脑。

如果借用一次两次,不足为怪,体育课被借用的次数多了,孩子们和他都见怪不怪。自己的体育课被借用,从职责来说有点愧对孩子们,而主课老师向孩子们撒谎,说他爱生病爱有事的不良形象,不知那些孩子长大懂事知道真相会咋想。

学校不重视体育课甚至挤压挪用体育课,是对体育课的不重视,也是对学生健康的漠视,如何能实现德智体全面发展?我同事这种特殊体育教学亲身经历可能是个别现象,但值得人们思考:体育老师不是“爱生病”而是“被生病”这种荒唐事,在其他学校究竟有没有呢?

(河北 刘奂明)

赞 (0)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