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的悬疑小说必须教我一些关于真实世界的事

薛巍

去年10月,丹·布朗出版了他的第八本书《本源》。5月22日,中文版出版之际,丹·布朗来了一趟中国。丹·布朗开玩笑说以后他或许会写一部“太极密码”,但《本源》中已经有了一些中国元素,提到了清华大学计算机系和兵马俑。

54岁的丹·布朗用了4年时间研究、撰写《本源》这本书。据说他每天4点起床,他用的电脑每过一小时就会自动卡住,这时他会做一些俯卧撑、仰卧起坐等锻炼。企鹅出版社的网站介绍说,《本源》是丹·布朗以哈佛大学符号学教授罗伯特·兰登为主角的第五部小说。秘符学(symbology)是丹·布朗虚构的一个学科,现实生活中跟它最接近的是图像学、密码学或者符号学(semiotics)。《本源》主要以西班牙为背景,“对于兰登教授的历险来说,西班牙是一个完美的起点,因为它有着丰富的历史、艺术和宗教”。故事的主要情节涉及科学和宗教的关系,“这是一个丹·布朗一直很着迷的主题,因为他母亲是一位教堂风琴手,他父亲是一位数学老师”。

在《本源》的开头,丹·布朗抛出了一个巨大的悬念:兰登的学生、未来学家埃德蒙·基尔希跟几位宗教领袖会面,告诉他们,他的一个新发现也许能够解答“我们从哪里来”“我们要到哪里去”的问题。他邀请兰登出席他的消息发布会,会上,在他即将说到重点时,他被暗杀了。兰登要找出凶手,以及破解埃德蒙由47位数字组成的电脑密码,这样才能把埃德蒙的发现公之于世。

《本源》跟丹·布朗之前的作品的类似之处有:跟神秘组织有关联的隐秘杀手,跟兰登一起转危为安的女搭档(这次是博物馆馆长、西班牙王子的未婚妻),各种高科技设备(无人驾驶汽车、量子计算机)。丹·布朗被称为“知识悬疑小说大师”,跟兰登系列前面的几部作品一样,《本源》一書中遍布着知识点,书中提到熵、专性胞内共生、尼采作品汇编本《孔雀与水牛》、威廉·布莱克的诗、德语变音字符……中文版几乎每页都附有脚注。《今日美国》报评论说,跟丹·布朗其他以兰登为主角的小说一样,读者读了《本源》之后会觉得自己变得更聪明了。

2013年,丹·布朗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说,他几乎只看非虚构类的书,读这类书既是为了研究,也是为了阅读快感。读小说的话,他几乎只读悬疑类小说,从不读恐怖小说。“好的悬疑小说必须教我一些关于真实世界的事情,让我了解那些我知之甚少的领域,如医学、潜艇技术和法律。一部伟大的悬疑小说必须包含发人深省的伦理辩论或者道德难题。”

丹·布朗的新作完全符合他对“好的悬疑小说”的要求,不仅可供读者消遣、包含许多知识,他还“文以载道”,启发人们对科技的思考。《本源》中有一个电脑助手叫“温斯顿”,它能帮助主人制定日程、订交通工具,甚至能出谋划策;它会观察、学习、模仿人类,它知道“幽默不可能被编入程序,幽默必须去学才行”。书中说:“日常报道中经常提到人工智能可以胜任各种复杂的任务,甚至包括写小说——一本人工智能创作的书差一点就赢得日本的一个文学奖项。”

5月22日,丹·布朗在上海图书馆发表了一场演说,谈科学如何改变人们的生活。他说:“如果我们造了一个有人工智能的机器人,但是让它一边待着,在黑暗中,什么都不告诉它,它会有思想吗?它会不会问自己,为什么会被发明?是谁创造它的?它是否会为自己编故事?它会有好奇心吗?会问自己的本源是什么吗?人类用100万年发明机器,几千年发明印刷,几百年发明望远镜,几十年制造蒸汽火车、汽车、太空船,20年发现DNA,而现在我们是以月来计算时间的……科技发展这么快,我们的哲学跟得上吗?道德观、伦理观,能跟上吗?如何能让我们不滥用科技?”小说家的职责不是解答这些问题,而是生动地向人们呈现这些问题。

三联生活周刊:你的新作《本源》有什么特点?《本源》一书前面有一个声明:“书中提到的所有艺术品、建筑物、地点、科学知识及宗教组织都是真实的。”这个声明是认真的吗?

丹·布朗:《本源》跟我前面的作品都是一脉相承的,主角还是兰登教授,也都跟艺术和科学有关,跟非常老的和非常新的东西有关,比如在《天使与魔鬼》中有光照派和反物质,在《地狱》中有但丁和基因工程,在《本源》里则写到基督教的起源、人类的进化,也写到量子计算机、人工智能。但是《本源》这本书跟前面的书也有许多不同之处,比如里面出现了我写到的第一个非人类的机器作为主角,这非常有趣。书中还提到了现代艺术,这也很有趣,因为我的主角对现代艺术一无所知,我必须面对它,以很好的幽默感和开放的思维去面对这一问题。

关于虚构和非虚构,这本书的内容如此惊人、如此让人兴奋,以致很多人问:这些是真的吗?当他们读到那些对教堂、对毕尔巴鄂古根海姆博物馆的样子的描写时,我想让读者知道,这些都是真实的,它们都是艺术作品,这些内容让这本书更有实质性。

三联生活周刊:据说写这本书用了4年时间,其间你都做了哪些研究?

丹·布朗:首先我读了很多达尔文的著作,然后我也读了很多关于人类进化论方面的研究,我也读了人工智能方面的材料,当然我还去了西班牙,拜访了位于巴塞罗那的超级计算机中心,发现有一个教堂里有一个大的计算机,然后我还拜访了巴塞罗那许多著名的景点,高迪最重要的建筑,因为很多的剧情是发生在那里。

三联生活周刊:你对于自己的定位是畅销书作家,还是悬疑小说家?

丹·布朗:我就是一个作家,一个写书的人。

三联生活周刊:你希望读者从你的书中获得什么,是阅读的快感,是艺术、建筑方面的常识,还是关于道德的一些思考?

丹·布朗:你说的这些我觉得它们是相互交织在一起的。对我来说,阅读的快感包括学习,同时也包括对道德的质疑,它们都是紧密关联的。读者都是很聪明的人,他们喜欢学习。

三联生活周刊:你写作的时候会考虑后面电影的改编吗?会参与改编工作吗?

丹·布朗:没有,我开始写书比他们改编成电影早很多,比如《达·芬奇密码》,我想象的兰登教授之前也没有特地预想是汤姆·汉克斯演,后来他去演了当然我也很高兴,但是之前我自己有对兰登教授的想象。如果你读了我以前的书,再读现在的书,会觉得我的写作风格前后是一致的,而不是被电影左右的。

三联生活周刊:根据你的感受和体会,互联网对人们的阅读活动有何影响?

丹·布朗:没有什么影响,阅读就是个人有个人的喜好,有的人喜欢读纸书,比如说我,有的人喜欢读电子书。我也试过读电子书,读着读着进入了故事以后,也就忘记它是电子书了。而且电子书其实挺好的,有些人在拿不到纸书的时候,可以先读电子书。

赞 (3)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