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公众号: 一网 ,回复: 1  , 免费下载PDF电子杂志 回复"虾麦果"或者"2" , 可以在微信中打开本站

余生唯一的你(五)

灭绝

上期回顾:沈余遭遇公交车色狼,言峥英雄救美。罗菲儿从同学手里看到了裴禹和沈余在一起的照片,嫉妒之下,挑衅沈余,遭到沈余的霸气反击……

沈余顶着一头不太整齐的短发出现在教室里,引发了一阵窃窃私语。特别是罗菲儿领导的女生小团体,聚在一起小声评头论足嘲笑的同时,眼睛还不忘朝沈余的方向瞟。

沈余对这些爱说人长短的女生没什么好感,直接把她们的话当个屁给放了。她刚坐在座位上,前桌的徐小胖就乐不可支地扭过头说:“沈大胆,你怎么把头发剪成这样了,跟狗啃的一样,难看死了。”

徐小胖大概经过昨天那一役,把彪悍的沈余视作了哥们,所以又恢复了最初与沈余相处的模式。

听他这么一说,原本就心情不好的沈余郁闷得想死了。

昨天回到家,她花了很长时间都没能把头发上的口香糖顺利地清理干净,于是,一气之下拿剪刀把乱成一团的头发直接给剪了。剪完之后,她看着自己保养了很久的头发如今成了地上的一堆垃圾,差点哭晕在洗手间里。再想到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她就更加郁闷了!

罪魁祸首还没出现,沈余只好将不满发泄在撞上枪口的徐小胖身上:“死胖子,沈大胆叫谁呢?我叫沈余、沈余、沈余!你是文盲吗?”

徐小胖堪堪避开她的无影脚:“听没听过一句话——没有外号的青春是残缺的?所以,大胆,你就别推辞了,而且你不觉得我这外号取得挺实至名归的吗?我拿我的体重担保,全校女生里,你称大胆,绝对没人敢反驳!”

“说你胖,你还喘上了,一边待着去!”沈余嫌弃地扫了一眼体重严重超标的徐某人,把这烦人的家伙的话当成屁给放了。世界瞬间清静。

不过,令沈余意想不到的是,这年头,不止青春期少女有从众心理,青春期的少男们也有啊!沈大胆这个外号被徐小胖叫开后,一天不到的时间里,男生堆里就全传开了,沈余至此踏上了沈大胆的崭新人生。

风萧萧兮易水寒。

高一党们的首次月考,在一种壮士一去不复返的悲壮中拉开了序幕。

不同于别人的紧张焦虑,沈余只要一想到月考过后就可以摆脱言峥这个大灾星,做梦都在笑。

月考结束后,学校开始国庆大放假。沈余一门心思扑在与裴禹的变相约会上,完全没空操心自己月考成绩的好坏。

写生这天,郊外阳光明媚,风光正好。

在跟身旁之人请教了三次画画技巧,借了四次工具后,心情亢奋的沈余终于开始投入画画当中。

但是,在努力了十幾分钟后,沈余画着画着又走神了。

没办法,偶像就在身旁,她要是能冷静下来才有鬼呢,心猿意马才是正常的啊!因为即使眼前风景好看如画,也比不上偶像专注时的完美侧脸来得迷人。

许是她的目光太过火辣,原本聚精会神在作画的裴禹终于转过脸看她:“是不是又忘记带什么工具了?”

他语气温和,问得认真,沈余却满脸通红。她其实哪里是忘记带工具了啊,她方才就是存心想找点话题,借此拉近彼此的距离。可是,她又不能明说,只好涨红着脸随口说了一个工具名。

裴禹将工具递给她,忽然说了一句不相干的话:“师妹,你短发的样子也挺可爱的。”

沈余觉得自己好像瞬间走上了人生巅峰,于是大脑一抽,脱口就回了句:“师兄,你长发的样子肯定也很帅!”

裴禹闻言,当场笑出声。沈余在反应过来自己不经大脑的话,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跟着傻笑起来。

也许是阳光太好,氛围太过融洽,让她恍然生出一种他其实也有那么点喜欢自己的错觉。原本她以为画面会一直和谐下去,可是,一连串相机按快门的咔嚓声突然凭空响了起来,美好的气氛荡然无存。

沈余望向声音出处,脸上灿烂的笑容立马僵住。

只见几米开外,站着一个熟悉的人影。尽管对方正低着头看相机里的照片,沈余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

她顾不得偶像在侧,噔噔噔地跑过去,一把拽住对方的衣服,压低声音问:“姓言的,你怎么在这里?”

言峥抬起头,看到沈余,俊眉微蹙:“你跟踪我?”

沈余抓狂:“我有病啊我跟踪你,我是在写生!明明是你阴魂不散,居然还有脸质疑我?”

言峥见她气急败坏却又拼命想维护形象的样子,忽然俊眉一展:“怎么?真的暗恋我?”

他嘴角似笑非笑的表情太碍眼,沈余强忍住挥拳的冲动:“如果不要脸也有吉尼斯世界纪录,你肯定能破纪录!”

“抱歉,”他表情一收,恢复往日的高冷,“喜欢我的人那么多,你赞美也没用。”

“……”到底是谁给他的自信,沈余气得肺都要炸了!

就在这时,裴禹走了过来。他见到她气愤的样子,单手放在她肩上安慰地拍了拍,然后笑着开口打招呼:“好巧,原来是熟人。兴致不错,这里风景很美。”

言峥的目光滑过她肩上那只碍眼的手,意有所指:“你们也是。原来你真的来写生,不介意我这个外行欣赏一下杰作吧?”后半句明显是对沈余说的,给出回答的却是裴禹。

“当然。”裴禹收回手,领着言峥走向不远处的画板。

沈余站在原地,看着两个外形同样出色的少年相携离去的背影,忽然觉得画风好像有点不对。

她踏着沉重的步伐跟上去,恰好听到言某人在评价裴禹师兄的油画:“立意明确,画面的层次和空间感分明,色调把握得很到位。”

沈余与有荣焉:“那当然,也不看看是谁画的!裴禹师兄一出手,杀遍天下无敌手!”

裴禹笑了笑:“哪有你说的那么好。”

“师兄,你就别谦虚了,你绝对当之无愧!”沈余越看越觉得自家偶像师兄魅力无边。

言峥用余光瞥了下沈余花痴的表情,目光落回另一幅画,犀利地评价:“惨不忍睹。”

沈余隐约听到言某人说了四个字,有些不太确定地转过头问:“你说什么?”

言峥微微勾起嘴角:“好话不说第二遍。”

沈余看不惯他高高在上的样子,虽然知道自己这次画得实在太一般,但是还是硬着嘴皮子反驳说:“嘁,搞得好像自己很厉害的样子,请问你学过吗?司马懿破八卦阵,不懂装懂!”

“如果你说的是你这种,抱歉,没学过。”

他这何止是拐弯抹角地贬低她,这已经是直截了当地在说她水平太烂了!她气得不想理他,气氛一时尴尬,裴禹只得出面当和事佬,主动将话题转移到了其他方面。

两人一路从摄影聊到各类话题,令裴禹惊讶的是,这个年龄比自己小的少年,居然对这些话题都有涉猎,且见解颇深。

两人相谈甚欢,却隐隐有暗潮在涌动。被遗忘的沈余没察觉出来,她完全插不上话,只得独自坐在一旁生闷气。

其间,沈余有五次试图力挽狂澜扭转奇怪的画风。

可是,她明着暗着催促了言峥多次让他识相点早点离开,这家伙就是一副“任尔东南西北风,我自岿然不动”的欠揍样。

沈余无计可施,只好继续生闷气。

回去的路上,因裴禹不顺路,言峥大发善心地提议在岔路口分别。

言峥话音还没落,沈余就拒绝了这个提议。她拒绝得太迅速,在场另外两人同时望了过来。

她随口胡诌了个理由:“这么晚了,裴禹师兄一个人回家不安全……”

言峥一副了然于胸的表情:“哦,所以你是想当护草使者?”

沈余一口气憋在胸口吐不出来。她怨念很深地看着言峥,将他当场灭口的心都有了。他临走还要给自己添堵,到底和她有什么仇、什么怨!可她又不好意思厚脸皮地主动提出要裴禹送她回家……

反倒是裴禹看她脸色通红的样子,拍拍她的头以示宽慰:“小余,到家给我打电话。”

沈余听到他那声称呼,好心情立即又回来了。一旁的言峥冷冷地瞥了她雀跃的模样一眼,推着自行车先行一步。

沈余欢欢喜喜地跟裴禹挥手道别后,赶紧追上言某人。不过,见他臭着一张脸、不爱搭理人的样子,她索性也懒得跟他说话。

尽管这次借机培养感情的行动以失败而告终,但沈余觉得还是有收获的。如果没有言峥这个意外搅局者,收获会更多。她这人有个小毛病,心情一好就忍不住哼哼小曲儿,关键是,她唱歌跑调,还从来不记歌词,唱到哪算哪。

于是,这一路,她从60年代的《南泥湾》唱到了90年代的《七里香》。而言峥同学的心情随着她的歌声持续降温,从阴有阵雨一直降至雨夹雪……

抵达家门口,沈余正好聽到自家大铁门里传来激烈的争吵声。

背后有道灼灼的目光,她既不想让对方看笑话,又不想像个傻瓜一样在门口等里面的争吵声停歇,于是,硬着头皮掏出钥匙开门。

门一被打开,一阵怒火劈头盖脸而来:“死哪去了?一整天都不见人影,午饭不回来吃就算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饭菜都凉了!以后不想回家吃饭就早说,省得浪费大家的时间……”

她沉默地低下头去,不想辩解说现在不过下午五点半,不想辩解说早上出门已交代过自己去写生。反正,再难过、再痛苦、再崩溃,她只要扛一扛都能过去,他们不在乎就不在乎吧,这世界哪有那么多幸运的事情啊!

她抬脚刚往里走,下一秒听到言峥诚恳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叔叔、阿姨,对不起,都怪我没把握好时间,耽误了沈余回家吃饭。她今天是跟我一起去郊外寻找老师布置的作业素材的,早上出门我忘记跟叔叔阿姨说了。这件事是我的错,我保证以后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请你们原谅。”

沈余意外地看了他一眼,刚要说话,徐丽女士已经换上了满面笑容:“哦、哦,原来是和小峥你一起出门的啊,没关系,没关系,你晚饭吃了没有?要不要坐下来一起吃?”

“好,谢谢叔叔阿姨,那我先回家跟家里人说一声。”

“好、好、好,那阿姨再去炒几道你爱吃的菜。”

沈余无声地冷笑。她不愿再绞尽脑汁地去猜测言峥的用意,索性全程装聋作哑,吃完就自顾自回了房间。

窗外的天一点点黑下来,巨大的天幕上挂满了漂亮的星星。她光着脚丫趴在窗边,像从前无数次那样许愿,希望能拥有瞬间长大成人的魔法。

因为长大以后,也许一切就好了吧?

国庆长假结束,冷空气来袭,秋雨一场接着一场。

月考成绩贴出后,言峥以语文一百四十九分,其余科目全部满分的优秀总成绩毫无悬念地获得了年段第一名。蔚帅在语文科目上落后几分,排在年段第二名。罗菲儿考得也不错,年段前四十名,班级前十名。而沈余,在年段百名之外。

罗菲儿在总分出来后,趾高气扬地跑到沈余的面前炫耀:“还以为你有多了不起呢,居然连年段前一百名都没进!”

沈余因为笃定会换同桌,所以此刻心情好得不得了:“没办法,考高分向来不是我的强项。祝你这次得偿所愿哈!”

门口已经一脚踏进教室的言峥,在听见沈余与罗菲儿之间简短的对话后,脚步一收,转身去了班主任的办公室。而罗菲儿挑不出刺,又隐隐觉得自己这回应该能够和言峥成为同桌,于是没继续找沈余麻烦,扬着高傲的下巴满面春风地走回自己的座位。

罗菲儿的同桌赵心怡从数学考卷上抬起头,闷闷不乐道:“菲儿,你好厉害,都没见你怎么复习就考了这么高的分,你看我数学分数乘以二都没你的高。看来,我们注定没法继续当同桌了,你总分这么高,这次肯定能和言峥当同桌。”

罗菲儿翘着嘴角,拥抱了她一下:“你别灰心,虽然我们没办法当同桌,但是我们还是好朋友啊!”

“唉,我考得这么糟糕,不知道老师会安排我跟谁同桌……你说老师要是安排我跟沈大胆同桌,那可咋办?”

“放心,如果真的安排你俩同桌,我就去帮你找老师说情。而且,你考得也还好啊,你看我们班那个虞……虞什么的,当初分数排班上前十名,现在总分班级排倒数第十名!”

“你说虞姗啊。”赵心怡望了一眼角落里总是低着头看不清脸的瘦弱女生,心情好了不少,“这么算来,我其实考得还好啊!”

对于这世上大多数人来说,所谓的安慰,不过是从别人身上找心理平衡罢了。

当天下午最后一节就是班会课,所以,一整天,班里除了讨论考试成绩之外,还在热烈讨论着谁跟谁会成为同桌。

罗菲儿分数在班上女生里属拔尖的,她表现高调,一副势在必得的样子,导致许多人都以为这事情能成。于是,大家看沈余的目光就多了几分不明的意味。

徐小胖觉得沈余在强颜欢笑,本着同学道义,他在班会课开始前好心提议,如果沈余找不到人当同桌,他可以勉为其难地接收她,毕竟他没把她当女的看。

对于如此明目张胆地挖墙脚的行为,言峥什么都没说,只是一个眼神扫过去,对方就立马圆润地滚了。

最后一节班会课,班主任张燕踩着高跟鞋笑眯眯地出现在教室里。

这次她所带的班级总体成绩很不错,所以一开场就先表扬了学生们一番,随后又和颜悦色地安慰和鼓励了一下成绩落差大的同学,紧接着总结了一下最近班上出现的问题,又老生常谈地说了班级纪律以及校规。

讲台底下有男生等不及,直接举手问什么时候换座位,说等得太心焦了,古代凌迟处死也不过如此。整个教室哄笑声一片。张燕心情好,不再多说,直接结束上一个话题,开启全班座位大调整模式。

男女按照成绩各自排成两队,沈余笑容灿烂地站在女生队伍偏后的位置,隐约察觉到有人在看自己。她抬起头,正好撞见排在男生队伍首位的言峥还未来得及收回去的目光。那目光居然不似以往清冷,好似隐隐带着几分无奈却又饱含深意。

她没怎么放在心上,反倒眉飞色舞地朝他挥了两下手,用口型说了两个字:再见。

言峥看着她嘚瑟的模样,嘴角轻舒,慢悠悠地收回目光。

不知怎的,胜券在握的沈余忽然产生一种大事不妙的感觉……

果然,队伍一排好,班主任就给沈余来了个当头一棒!

“先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为了激励大家努力学习,以后每次大考,考第一名的同学,都可以自由选择自己的同桌。所以,言峥同学,你想跟谁当同桌?”

这个所谓的好消息一宣布,果然杀伤力无穷,惊羡声无数。

沈余惊得当场咬到自己的舌头,默默在心里求爷爷告奶奶,希望那个倒霉的人不是自己。女生队伍前头时刻注意着言峥动静的罗菲儿,在听闻这个消息后,眼睛亮了亮。站在她身后的女生悄悄凑到她的耳旁说:“菲儿,我有预感,言峥这次一定会选择你。”

罗菲儿没回答,手里转动着先前忘记放回课桌的铅笔,嘴角快咧到了耳后。

然而,能轻易猜透结局的,从来都不是人生。

窗外雨声淅沥,明晃晃的日光灯下,言峥双手插兜从容地站在灯光下,宛如发光体。他在全班队伍里环视了一圈,最后停在沈余的身上:“我觉得,沈余就挺好的。”

沈余听到自己的名字,脚底一滑差点摔了个四脚朝天。而罗菲儿在听见沈余的名字的瞬间,啪的一声硬生生把手中的铅笔折成两段。

“怎么这样啊……”

“就是,我觉得菲儿比沈大胆那个男人婆好多了。”

“太不公平了,怎么会是沈大胆……”

“就算不是菲儿,那至少也应该是蔚大班长啊。男神跟男神在一起才是王道嘛……”

“菲儿,你别气馁,我觉得肯定是沈余私底下拼命缠着人家,言峥才勉强选择她的……毕竟他们是邻居……”

这出乎意料的结果,引发了潮水般的议论。毕竟,大部分人都认为言峥这回肯定会选罗菲儿,就算退而求其次,他的选择对象也应该是班级里与之并驾齐驱的班长蔚帅,而不是吊车尾的沈余。

班主任拍了拍讲台,示意大家保持安静,并借机激励:“有想法的同学,欢迎下次考试再接再厉,勇争第一名!”

此言一出,学生们奇迹般安静下来。为什么?因为每天早上推开教室的门,看到言峥和蔚帅在,就觉得高中这三年当学霸完全没希望了啊!

座位终于全部安排好。

全班除沈余与言峥这对异性同桌外,还有罗菲儿与蔚帅这一对。

蔚帅初中时就认识罗菲儿,见她沉着一张脸,开玩笑说:“罗大公主,跟我同桌很掉价吗?好歹老同学一场,麻烦给点面子吧?怎么说我也是有粉丝的人啊!”

罗菲儿恶狠狠地盯着沈余的方向,不答反问:“蔚帅,你觉得我跟沈余谁漂亮?”

“班上很多男生都很喜欢你这种类型的。”蔚帅摸摸下巴,煞有介事地打量了两人一番,决定在面对被妒火冲昏头的女性时,全面贯彻“真话不全说,假话全不说”的方针政策。

“那为什么言峥宁愿选沈余也不选我?”在她顺遂的人生里,她從没有像现在这样被人忽视过。她觉得挫败,却又难以抑制地被对方吸引,这种管不住自己心的感觉,真是糟糕极了。

蔚帅用一句话终结话题:“妹妹,你不知道天才的脑袋瓜都是不正常的吗?”

悦耳的放学铃声划破雨幕中的校园,老早就收拾好书包等待下课的少男少女们听到铃声,纷纷背起书包冲到教室后头,拿上自己的雨伞就往外头跑。

沈余没精打采地坐在位子上,一直等到身旁讨人厌的同桌拿着伞离开教室,才起身去拿自己放在教室后头的雨伞。

可是,没有。原本放满雨伞的架子,此刻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她找了一会儿,无意间瞥见罗菲儿以及赵心怡等几个女生正站在教室窗外盯着自己看,脸上满是幸灾乐祸。

低劣的恶作剧。她停止搜寻的动作,径自走出教室。

等她走到教室门口,罗菲儿等人已不见了踪影。她抬头望了一眼黑压压的天,以及越下越大的雨,心里却没有多余的情绪。有什么好难过的呢?反正自己从前又不是没有被捉弄过。

她慢吞吞地走到一楼,原本热闹的校园已经安静下来。

周围还有一些没有带雨伞而滞留在校的学生,可是没过多久,就有家长冒雨赶来将他们接走,没有人注意到角落里孤独的她。很快,喧闹的校园便只剩下哗啦啦的雨声。

0
封面图

社交账号快速登录

微信扫一扫关注
如已关注,请回复“登录”二字获取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