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河入我淮(五)

清尧,新生代优质男作者,文章常见于各大杂志,在《花火》连载的《予我渡北川》现已上市。新浪微博@清尧

上期回顾:邬梧交到了平生第一个女性朋友夏音,也成功签约陆氏旗下的娱乐公司。然而,决赛之夜,邬梧本来拥有大好形势,却因为小时候的经历被集体嘲讽,陆之淮匆匆下令停止直播以保护邬梧……

01

陆氏传媒上下一片哗然。

眼见着《寻梦好莱坞》在网络上的实时关注度不断攀升,微博话题讨论度一度占据话题榜首,却突然收到“切断所有转播数据”的通知。

命令是从总裁办直接下达的,很快,所有转播客户端同时显示“该节目暂时无法播出”。网友靠着几张从现场传过来的图片和一些模糊不清的偷拍视频,才能了解节目后续走向。

亲友采访视频播放完毕,几乎所有摄像机都对准了邬梧,现场的执行导演向来嗅觉敏锐,少女此刻每一帧的表情都是新闻爆点。但令他意外的是,邬梧很快便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

她甚至半开玩笑地问主持人:“这样的话,老吴他们是不是不能来美国看我了?”

所有环节结束,投票将在半夜十二点整截止,但名次公布和最终演员的确认,被设置了悬念,将在电影启动发布会上被公布。

散场的时候,陆之淮匆匆站起身,他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径自去了后台。

散场后,演员有些在闲聊,有些在卸妆,道具服装散落在地。灯光昏暗的后台,莺莺燕燕,慵懒松懈,他却唯独没找到邬梧。

他拨了好几遍她的电话,始终无人接听。但他并不死心,一边随手扫过面前遮挡的帘幕,一边仔细听着手机铃声。

直到走过道具室的储物间,他才听到那阵熟悉的手机铃声持续不断地响着,声音不大,却足以让他循声过去。

邬梧抱着膝盖躲在一个巨大的木箱子里,手机被她随意地丢在一边,上面显示有二十多个未接来电。

“还好?”陆之淮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绪。

但等她一抬头,他便有些慌了,他没有办法形容此刻她脸上的表情,不知是无助多几分,还是担忧多一些。

五味杂陈之下,她猛地一抬头,清亮的眼神撞入他的视线,他的心不由得漏跳一两拍。

他上一次看到这样的眼神,大概是在十几年前离别之际——她和现在一样,像是一只小鹿落入了猎户的陷阱。她不说话,只是乖乖地点了点头。

“那就起来。”陆之淮清了清嗓子,努力调整了一下情绪,恢复了往日的冷静,“躺在这干吗,这种箱子不是用来装尸体道具的吗。”

邬梧吓了一跳,猛地站起身,没站稳,便又跌坐在了木箱子里。

箱子粘合不牢,瞬间被压成了几块。邬梧哎哟一声躺在箱子里,觉得很尴尬,立刻抢白:“不是因为我的体重!”

陆之淮嘴角抽动,伸手:“腿麻了?”

邬梧点点头,看到他伸在她面前的手,犹豫了片刻,才握了上去。他轻轻用力,便将她扶了起来。

门外有很多记者,如狼似虎,正在苦苦守着这位陷入舆论中心的少女。方才他在寻找邬梧的过程中,已经收到不少信息,他清楚地知道,只要走出这扇门,邬梧便将面临更加可怖的挑战。

“外面很多记者在等。”陆之淮轻声道。

邬梧的双腿开始回血,她攥紧陆之淮的衣角,努力保持平静:“待会儿我要怎么回答?他们会问什么问题?”

“不用理会。”

回答是狡辩,缄默是心虚,如果舆论想与你背道而驰,总有方式令你遍体鳞伤。他发了几条信息,已经吩咐工作人员处理这些事。

之前离场的时候,他打了一个电话,初步询问了一下这次来采访的记者的来源,便下了命令。

“动用全部公关力量,不允许出现任何关于邬梧的内容。”

“国外的媒体怎么办?”

陆之淮思忖片刻:“紧急联系对方的广告部,购入大量广告页面,再通过他们的广告部门施压。”

“可是,陆总,这次来的国外媒体挺多的,如果这样操作,会是一笔不小的开支,不需要请示董事长吗?”

“不必,我会跟他解释,你只需要照办即可。”

“这点小钱……他不会管的。”

——小钱?他刚说这笔开支是小钱?公关部总裁的秘书,是入职不久的应届生,听见电话会议里最后这一句话时,简直瞠目结舌。

公关总裁也是扶额,陆家少爷,向来是陆氏传奇,年纪轻轻便学业有成,而后只身援非,外界向来把他描述成视金钱如粪土、品格清高的传奇人物,直到此刻公关总裁才明白,有钱人之所以视金钱如粪土,不过是那些钱已经成了他们眼中的一串数字。

不过,这次事件里的这串数字特别长,长到公关总裁在打完最后一个公关电话后,还是给董事会发了邮件。

02

剧院门外围了诸多记者,即便大部分大咖都已经离场,他们还是不肯散去。

之前他们是为了抓到一手新闻,而现在,他们只为广告部的一再嘱托。

门突然被打开,闪光灯唰唰地对着大门一阵猛闪。邬梧刚想从暗影中走出来,便被陆之淮拽住。他拦腰截住少女,微微用力,便将她整个人横抱起来。其速度非常迅猛,以至于她都來不及拒绝。等回过神的时候,她便听到一道沙哑又好听的声音兜头而下:“头埋进来,不要让他们拍到你。”

她心下一暖,兀自将脸埋在了他的胸口。

他今日穿着西服,白色衬衫打底,似乎喷了好闻的男士香水,味道有些像烟草和草药的混合体。

脸贴在他的胸口,不知怎的,她感觉脸有些涨红,周遭的嘈杂一瞬间突然凝固一般,她的耳朵贴近他的心房,听见一层薄衣之下那颗跳动的心,正在扑通扑通地响着。

就像在慌乱的世界中,突然找到一处桃花源,无人叨扰,无事烦忧,她竟在这样的情境之下,在他的怀中酣然睡去。

剧院外的不远处,停着一辆黑色的轿车。车在树木阴影之下,光线暗淡,车内的人突然轻笑了一下,便摇起车窗,吩咐司机:“现在可以回去了。”

车内的人回想起刚刚那一幕,便觉得值得玩味再三。堂堂陆家少爷,跑到美利坚来当一个名不见经传的艺人的经纪人,已经是足够荒唐的事了。更加荒唐的是,在他们走出来之前,所有记者都已经将相机里的胶片全部抽出上缴,刚刚那一幕,不过是逢场做戏罢了。

只是,让人实在不明白的是,这个邬梧到底什么来头,能够让陆家少爷这么关心。

手机灯光突然亮起,车内的人看完跳出来的信息,手指在屏幕上轻敲了几个字:“游戏变得越来越有趣了。”

——发送成功。

邬梧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

“我居然睡了整整十四个小时?”邬梧仰天长啸,“我是猪吗?”

陆之淮住在套房的另一间卧室,听到响动,很快便敲门进来,看到邬梧此刻的状态,他稍稍放心下来。

“喂,埃立森。”邬梧突发奇想,“我说,你会不会做饭?”

“嗯?”

“我现在特别、特别、特别想吃一顿中餐,宫保鸡丁也好,小炒土豆丝也罢,只要不吃芝士和油炸食品,都可以!”

她的元气恢复些许,昨日因为演出的需要,她没吃多少东西,经过一日的波折,此刻饿极了。

陆之淮没有理她,转身便走出了房间。

他再回来的时候,是推著餐车进来的。邬梧抱着又要吃比萨的必死的决心打开盘盖,却没想到里面居然是几道家常小菜。

“你做的?”

陆之淮点点头:“酒店的厨房里,只有这些中餐食材,不知道好不好吃。”

他不顾大堂经理的阻拦,硬生生闯进了厨房,直接包下了整个午餐段的餐厅,亲自操刀做了几道菜,盘里都是些寻常的小菜,但折算下来成本不菲。

他一边咀嚼饭,一边悄悄抬眼看邬梧。

女生搓了搓筷子,便一脸期待:“埃立森,我有时候觉得你就像哆啦A梦一样,我想要什么,你都可以给我。”

她夹了一筷子鱼香肉丝,刚进口咀嚼,便啊的一声吐了出来。

陆之淮眉头紧蹙,冷眼望向邬梧。

邬梧大口喝了杯水,方才缓过神来:“你做的菜未免太甜了一点吧!”

“我知道你们南方人喜欢吃甜食,但是,你不至于把鱼香肉丝做得比糖还要甜吧!”

陆之淮冷脸站起身,将餐盘从她面前抬起,重新放回餐车内,随后推进了自己的房间。末了,他丢下一句话:“不爱吃就别吃。”

房门被随手关上,邬梧在门外嚷嚷了一小会儿。

“欸,我说你这人怎么接受不了群众的批评啊?”

“耍脾气是吧?你信不信我开除你?”

——陆之淮捏断了手中的筷子。

“好,埃立森,算你狠,你有本事一辈子别出来!”

“你干脆饿死我得了,我一个人来到美国,我容易吗,我不就想吃一顿家乡菜吗,你至于这样给我甩脸色吗……”

等外面渐渐安静下来,他才觉得有些冷清。

面前的餐盘,一粒饭也未少,他抱着手臂躺在沙发上,直到听见开门声。他眯着眼,看见少女从门缝探出一个脑袋。

“我进来喽?”邬梧没等陆之淮回复,径自走了进来。

少女揭开餐盘,又往嘴里塞了块肉,依旧甜到齁人,整个喉咙感觉非常腻味。她没怎么咀嚼便下咽,咕咚一声入喉,方才松了口气。

陆之淮沉声站起身,将餐盖重新盖在了菜上。

邬梧觉得又委屈又不满,立刻急了:“欸,我说你这人怎么这样,我这不是已经吃了吗,你还要我怎样?”

“别吃了。”陆之淮轻声道,“走吧,出去吃中餐。”

邬梧跟在他的身后,小声嘀咕:“你知不知道,你做的菜有一点点甜。”

“知道。”陆之淮轻声道,“我的味觉不太好,嘴里总是有股苦味,所以常常分辨不出一道菜到底有多甜。”

他没说胡话,他从小便是病秧子,常常在医院一待就是十几天。他自很小的时候,便开始服药,吃了大量的药剂,慢慢地也带来了一些负作用,比如,常常深夜无法入眠,比如,时常食不知味。

他需要在菜中加入大量的调味品,方能感受些许甜、些许咸。世间百味,他最喜欢甜味,能让口腔苦涩之际,稍显清爽。

他吃的餐食,从前都是专门定制,加了大量安全健康的甜味剂,味道古怪又浓烈,这些甜味陪他度过了漫长的时光。

不过,当下这刻,他突然觉得似乎不再需要了。

似乎黑暗的夜里突然开了一盏灯,又如冰冷的沟渠突然升起了火把,那些过往凛冽的苦味,在那个人出现的那一刻,便变得不那么张牙舞爪,变得没有那么冷酷无情。

电影《皇家特工》里说,甜食是最可怕的毒药。他深以为然,甜的东西都会令人上瘾,比如……她。

03

邬梧觉得出门还是应该看皇历,她怎么都没想到会在中餐厅门口遇到孙雪琪。

对方一行人浩浩荡荡,似乎刚吃完,从餐厅走出来,跟自己迎面撞了个满怀。孙雪琪是急性子,立马就怒了:“走路不长眼啊!”

经纪人示意她小点声,出门在外,时刻要注重形象,千万不能落人口实。

孙雪琪一抬头看到是邬梧,刚想讥讽,便看到邬梧今天居然穿了一件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衣服。

服装是世星永具的造型师送过来的,说是品牌方的赞助,是国际某知名品牌首席设计师最新设计的作品,还未公开发售,只做了几件样品。

孙雪琪做人向来喜欢拔得头筹,所以,一听说这个品牌有新品,便让经纪人和服装师各路托关系买了回来,一套衣服价格极其高,本想着今天吃完午餐,可以四处找找场景,简单地拍一套街拍照。

她没想到,眼前的邬梧居然跟自己穿了一件一模一样的衣服,顿时觉得索然无味。

想到前几日被邬梧抢走的风头,再想想昨日总决选上的情景,孙雪琪顿时来了兴致:“怎么,以前就也只是坑蒙拐骗,现在连大设计师的创意都要抄袭了吗?

你穿的这件是假货吧,也是,你这种出身的女生,一辈子能来一次纽约已经是祖坟冒烟了。不过呢,我奉劝你,穷人就该有穷人的样子,不要天天做美梦,你以为就凭你能够在好莱坞演戏?

我告诉你,就你这姿色和资历,在好莱坞连尸体都不配演。”

“孙小姐。”陆之淮在一旁忍不住開口,“威廉是我朋友,他设计的这款衣服,总共只做了两件小样。如果没猜错,孙小姐衣服的内衬有一些瑕疵吧,您这套应该是残次品。”

“打样总会有失败的时候。”陆之淮冷冷地道,“不过,邬梧身上的这件,是唯一一件完成品。看得出来,您对威廉的设计很喜欢,没关系,您随时可以跟我联系,我可以帮你引荐。这样,以后您就不必再买残次品了。”

陆之淮轻描淡写的几句话,便让孙雪琪恼羞成怒。她原本便觉得很不悦,现在被如此挤兑,瞬间颜面扫地,立马扭头冲着经纪人和造型师一顿臭骂:“我爸每个月给你们几万块的工资,就是让你们这么做事的吗?残次品?你们居然给我穿残次品。”

造型师被吓得够呛,只能哆嗦道:“雪琪,设计师总共就制作了两件,他说什么都不肯卖成品,就连这件,也是我动用了全部的人脉,找之前杂志社的主编,利用私人关系才买到的。”

“对呀,雪琪姐,就算是残次品,也是孤品啊,好多人买都买不到!”经纪人连声附和。

孙雪琪当然知道他们的不容易,只是怒火攻心,不当下撕个痛快,怎么都不如意。

“邬梧,我告诉你,别以为你现在跟世星永具签约了就了不起,人家经纪公司不过是看你现在是话题人物,有油水可以捞,等你被网上骂成筛子,我看他们怎么对你。”

“你要记住,穷人就该一辈子穷下去,你不如趁早隐退,我看你这身皮肉,干脆别去骗人了,去农村庙会,跳跳乱七八糟的舞好了。”孙雪琪得意扬扬的样子,让邬梧看得非常恼怒,她从小性子就野,无拘无束惯了,做很多事、说很多话都不经过大脑。

明明连孙雪琪生气时都只能压低音量、暗中较量,而邬梧竟猛地冲上前,推了一下孙雪琪。

邬梧虽然莽撞,但也善良,冲上去的那一刹那,她便暗暗收了力道,所以一掌推在孙雪琪的身上,力度并不算大。

不料,孙雪琪整个人往后倾倒,结结实实地摔倒在地。

咔嚓,和孙雪琪同行的摄影师纷纷掏出相机,将刚刚那一幕拍了下来。

邬梧看着孙雪琪身后中餐厅里几个还未用餐结束的亚洲面孔,这些食客议论纷纷,掏出手机不知道在拍些什么。

她立刻就慌了,条件反射一般转身看向陆之淮,她的声音有些颤抖:“埃立森,我没用力……”

孙雪琪见状,立刻“戏精”上身,突然嘤嘤哭了起来。她长得本来就美艳柔弱,这样一哭,便更加令人怜惜了。午餐时分,街道上来来往往很多人,他们这行人又格外扎眼,以至于很快便引来了很多看客。

陆之淮拽住邬梧的胳膊,将她拉到自己的身后,然后走到孙雪琪的面前。

孙雪琪非常警惕,立马便止住了哭声,厉声问:“你要干吗?你别过来,我告诉你。”

陆之淮笑了笑,伸出手:“我拉您起来。”

“刚刚抱歉,邬梧不懂事。”他伸出手,悬在空中。

孙雪琪正愁没有台阶下,瘫坐在地也的确有损形象,便拽住了他的手。

感受到对方的手掌用力,她刚要被拉起来,没想到对方突然松开手,她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陆之淮冷脸,继续说:“邬梧不懂事,没推得更狠一点。希望您下次记住了,看到我们的艺人,有多远,离多远。我们不怕新闻,无论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不过,我也奉劝您一句,夜路走多了,你到底怕不怕,心里还是要掂量掂量。”

他冷眼瞥过,在闪光灯的闪烁里,拉着邬梧走进了中餐厅。

身后是孙雪琪大声的咒骂声,她哪里吃过这等亏,骂得极其粗劣。

邬梧跟在身后,声音很小,但每个字她都听得见。

“埃立森,你刚刚特别像……像电影里的大反派。”

“超级酷。”她悄声补了一句。

“吓到你了?”

他刚刚那一瞬间的“卑鄙”也好,“狠辣”也罢,都没有吓到她,甚至令她觉得有些舒心,像是烽火连三月的一封家书,像是久旱土地上的一场甘霖,刚刚好,拿捏得当。

“我还挺喜欢你这种斯文败类的设定。”

“哦?”

“有一种反差的可爱。”

“总之,今天谢谢你,刚刚真的超级爽。”

“不用客气,我是你的经纪人。”陆之淮顿了顿,“职责所在。”

说“职责”二字的时候,他突然觉得有股回甘,似与她的人生扯上了千丝万缕的联系,会在她的故事里拥有某些重要的戏份。

04

孙雪琪一路咆哮,用力撕扯着自己的外套,随手便将外套丢进了街区巷子口的垃圾桶里。

“你们都不要跟着我!”孙雪琪怒吼,“你们一个个到底做的什么事,刚刚看到我倒在地上,不知道来扶我一下的吗?”

“你、你、你,还有你,愣着干吗,发通告,买头条啊,让全世界看看这个叫什么邬梧的到底是副什么嘴脸。”

“你们一天天说自己会剪辑,会写通稿,现在还愣着干吗?”

她转身,又忍不住转了过来:“我告诉你们,一个都不要跟着我,我要一个人待会儿!”

摄影师面面相觑,互相摊了摊手。

“陈姐,那咱们今天还拍吗?”有个摄影师没忍住发问了。

经纪人陈姐满肚子火正愁没处发泄,便没好气地说道:“拍个屁,艺人都走了,拍啥?难不成给我拍套写真啊?”

“都给我散了吧,赶紧回去修图,只许修雪琪啊。给我记好了,宣传组剪辑一下,赶紧联系媒体发通稿,今天晚上弄不完,都不许吃饭。”

“啊……”众人唉声叹气。

“你们还啊?再这样下去,都干脆别干了,全给我走人!”

苏景湛躺在套房的沙发上,百无聊赖地玩手机。

刷了半天的新闻,苏景湛突然有些奇怪:“你说吧,昨天的事闹得挺大吧,国内的娱乐新闻居然没有一条关于邬梧的。”

“就连关于《寻梦好莱坞》的相关报道,也完全没有提到鄔梧。”苏景湛一脸不解,“真是邪了门。你说,我该不会是在做梦吧,其实根本没有那个烦人的女人,之前都是我在做梦?”

庄舒正在敷面膜,银色金属般光泽的面膜敷在脸上,头发慵懒地披在肩头。

“这样看来,那位埃立森,可能真的是陆家少爷。”

“你别说笑了。”苏景湛笑道,“他要是陆家大少爷,啥事儿不干,放着亿万家产不守,跑到这里来当经纪人?”

庄舒其实也觉得奇怪,不过,听说昨日直播到最后突然中断,她便已经了然。

更何况,今天早晨,她突然接到投资方的要求。

投资方是陆氏旗下的一个影视投资公司,近几年出品了好几部热播剧,突然找到她这边说是要增加投资额。增加投资,对于电影公司方面是一件好事,制作成本上有了保障,成品也会更加精美。

但对方突然提出一个要求——希望能在原剧本的基础上增加一个角色,实现双女主的剧本设定。

投资方态度非常微妙,既要求恳切,又并没有那么强硬,中间似乎有诸多回旋的空间。

等一顿饭吃完,他们才了解到,这是影视投资公司的执行总经理临时提出来的,并没有经过高层审批。

而那位总经理,之所以临时提出这样的要求,听说是看了《寻梦好莱坞》的直播。

据说,他看完之后,站起身在会议室来回踱步,抽了整整一盒烟。

流言至此,她也便知道其中的缘由。不过,她做编剧多年,和好莱坞合作颇久,很少有投资方能说动她,她自然也不会为了一点投资金额动摇。

不过,当对方代表提出这个要求的时候,她居然欣然答应。

——“双女主可能不太可行,目前的故事脉络基本已经确定,不过,再增加一位重要的女性角色,倒也不是不可以。”

“你说什么?”苏景湛不可置信,“你居然答应改剧本?”

“我这么做自然有我的原因。”庄舒笑了笑,突然宠溺道,“你还小,不懂。”

“喂?!”

05

将邬梧安顿好不久,陆之淮和世星永具的高管团队开了一个视频会议。

“将之前的《寻梦好莱坞》视频全线下架吧。”他冷不丁地提议道。

众人面露难色,执行副总裁第一个不同意:“陆总,我们为了买《寻梦好莱坞》的版权花了整整两千万,就算这两千万不要了,这么多冠名、植入广告商也不会答应啊。”

“如果真的下架视频,预计损失真的难以计算。”

“是啊,陆总,咱们就算跟邬小姐签了合约,也没有必要为她这么大费周章,她不过是个新人。”

“哦?”陆之淮挑眉,看了他一眼。

“那接下来,你来负责邬梧的宣发工作吧。”陆之淮顿了顿,“她的收入与你的年终奖直接挂钩。”

会议开到一半,突然被打断了,视频中匆匆忙忙闯进来一位员工,侧头在副总裁耳边说了几句悄悄话,随即,他的脸色大变,声音微微颤抖。

“陆总,出事了。”

陆之淮心里咯噔一下,但依旧努力保持平静:“怎么了?”

“孙雪琪失踪了……”副总裁焦躁极了,“而且,就在她失踪前,网络上流传了一段邬小姐推她摔在地上的视频,现在网上铺天盖地都是关于她的新闻报道。”

“孙雪琪的粉丝很多,在各个大V微博下留言刷屏,形势失控,咱们公关失败了……”

“失踪?”陆之淮愣了一下,“昨天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失踪了?报警了吗?警方怎么说?”

“听说他们经纪公司已经报警,还给使馆打了电话,孙家二老今天早晨已经坐上飞机飞往纽约了……应该不是炒作……”

房门突然被推开,邬梧换了一身简约的裙子,歪头看了一眼:“你在忙?”

“没。”陆之淮合上笔记本电脑,“怎么了?”

“想给你看看,这一身好不好看。”

陆之淮笑了笑:“为什么不穿造型师给你准备的衣服。”

“还是自己的衣服穿得舒服。”邬梧愣了一下,问,“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陆之淮摇了摇头,尽管手心微微渗出汗水,却依旧神情如故:“可能是饿了。”

纽约突然刮了大风,屋外随时有暴雨,风暴来临之前,能有一间温馨的小屋,点上一盏灯,其实就够了。

陆之淮觉得嘴里的苦味,一下子没有那么浓烈了。

下期预告:邬梧惨遭接连暗算,彻底沦为娱乐圈黑洞。陆BOSS高甜之后,突然一反常态决定修改合约。邬梧、苏景湛之间的矛盾愈演愈烈,好莱坞剧组风云再起……

如果你也喜欢清尧的作品,可以加QQ群——725115064,一起讨论和交流,还有许多福利在等着你哦。

赞 (11)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