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谈过恋爱的作者还不能写本言情小说?

  • 花火·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10期】    
  • 桃之夭夭·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10期】    
  • 专栏:非正式告白

    作者簡介:李慕渊,本科毕业后弃医从文,成为同学中的异类;专业后遗症喜欢洗手;学生时代觉得小说没什么好的,后来自己写小说写到凌晨被送急诊。

    新书《鲤若安好》即将全国上市!

    2016年,我二十二岁,本科毕业,一条单身狗。

    也不知道到底是谁给我描绘了青春懵懂、荷尔蒙爆炸的大学生活,反正我除了在解剖实验楼和男同学一起搬过几具“大体老师”以外,连和异性手碰手的机会都没有(医生眼里,病人没有性别,所以,接触过的患者不能计算在内)。

    其实,这也不能怪我,我们学院的男生就只有两种——要么比女生还女生,要么雄性激素过量。前者在我大一用面膜过敏时教会了我怎么正确地使用面膜,而后者,大学几年里一直和我称兄道弟。我既没办法对自己的“姐妹”下手,理所应当也不能打自己兄弟的主意吧?

    没谈过恋爱的我,对这件多巴胺高度活跃的生理活动充满了好奇,然而,现实有时候就是这么不留情面。毕业第一年,我的另外两位室友和男友携手步入了婚姻的殿堂——她俩的恋爱经历风平浪静,是拿来写成小说妥妥要被退稿的那种——就只剩下我和卷卷相依为命。

    我觉得卷卷没有男人缘是十分正常的,毕竟,她的黑暗料理和“创意发明”除了我,大概也没有第二个人能受得了。可是,我怎么能被爱神遗忘呢?这么优秀的我,文能提笔写言情小说,武可在网吧打游戏,进能用扳手修水管,退可去灾区献爱心。

    可是,就在2016年的七月,卷卷突然告诉我:“慕渊,我谈恋爱了。”

    我当时感觉整个天都塌下来了。神啊,就我们寝室这棵能在冬天拿舌头舔栏杆的傻白菜,竟然都有人能产生拱它的欲望?

    为了获得一手素材,我准备在第一时间对卷卷进行采访,可她和心上人分道扬镳的速度远远快于我对她取材。

    无所畏惧的卷卷失恋了,心情一落千丈之余,还因为挂科,在大学最后一年被辅导员延迟签发了毕业证。

    作为“过来人”的卷卷告诉我,就算只谈了一天恋爱,失去所爱之人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毁灭性的打击。

    为了帮助卷卷振作,我在百度查了很多对抗失恋的方法。像用音乐转移注意力,结果,我才放了三首歌,就让她回忆起了她和男朋友在一起的甜蜜时光,最后不得已以纸巾抽空告一段落;像出门旅行放松心情——我花了两百块请她去全市最高的顶层自助餐厅,她却告诉我,那个人曾经和她约好在元旦时来这里吃饭看烟火。

    “慕渊,你根本不懂爱情,恋爱的创伤,不是这么简简单单就能治愈的!”

    望着我往日里大大咧咧的朋友犹如琼瑶剧里的角色附体一般在雨里奔跑,我简直想按住她,研究一下失恋是不是真的会把脑子烧坏。

    可说笑归说笑,失恋当真是当代女性的顽疾。作为好朋友的我使出浑身解数,却没有让她的情况得到任何改观。直到那天,我俩和陌生路人拼车回学校,身为“天选之人”口腔学长硬生生把两女一男的尴尬路程演绎成了相声互损大会。

    “校友?这么不开心啊,你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说出来让师兄开心开心。”

    要说巧舌如簧,怼天怼地,我李慕渊输过谁?

    可如此优秀的我,在那场旅途中一败涂地。卷卷更是棋逢对手,眼前一亮,刚刚还愁容满面,一瞬间却神采焕发,甚至在下车以后告诉我,刚刚在和学长互相伤害的途中,找回了那么一点……恋爱的感觉。

    “欸,慕渊,下车前,你帮我要一下学长的微信号好不好?”

    “嗯?”

    没错,这场旅途对于我和卷卷来说都具有重大的意义。

    十天之后,她拥有了人生中第二个男朋友。

    而我,欠了可爱的编辑大人一本名为《鲤若安好》的“失恋指南”向言情小说全稿,并且在完稿前,又倔强地单身了五个月零九天。

    赞 (12)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0.43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