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你的画风不对呀

  • 花火·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10期】    
  • 桃之夭夭·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10期】    
  • 尚方宝剑:我,一個出场自带背景音乐的小可爱。等灯等灯,跟我念一遍,有没有感受到这文字里深情的律动?

    等灯等灯,我闪亮登场。红变绿,绿变黄,翘首等灯时,请想起我。

    《欢喜又怯怯》现已上市!

    部分读者知道,《欢喜又怯怯》是根据我的一个短篇改写的。当那个短篇上《花火》了以后,一个与我相熟的编辑也看了,说,很难相信,一个这样的男主角会有人喜欢。

    我当时特傲娇地说,何止有人喜欢?喜欢他的人多着呢,反正你是男的,没必要喜欢我的男主角。

    现实里,我就认识这样一个人,不害羞地说,那个人是我弟,他从没缺过女朋友。

    我弟到部队当过兵,也算是兵哥哥。他不讲究条理性,从小就特别不爱收拾,以前都是我给他收拾房间。当年他离家要进部队时,我妈偷偷塞给他一部手机,他特正直地把手机还回来,说:“部队不让带手机,妈,你别闹了。”

    我妈,典型的慈母,对儿女宠上天的那种,哭唧唧地对我弟说:“部队训练强度大,你要是受不住,偷偷打电话给我,妈妈去救你啊。”

    我在一旁差点没气死。

    我弟感受到来自我的鄙视,腰挺得笔直,很有骨气地对我妈说:“妈,我不需要你来救我,我都要进部队了,以后我就是有组织的人,耶稣也带不走我。”

    然后,他就雄赳赳地出门了。

    之后,他一直没消息,我不能否认,那时候我特别想他,他娇生惯养,哪能挺得住。但我弟就像要跟我较劲似的,到部队报到之后,甚至都没打电话来报平安。

    直到中秋,他打来了一个电话,是我外婆接的。他在电话里喊了一声“外婆”,就一直沉默着。我外婆一直在电话这头喊他,他就是不回应,不一会儿就挂了电话。

    我外婆跟我说,你弟好像在电话里哭了。

    他是我弟,我当然懂他,他一定是想家了。久违地听到了家人的声音,他想充硬汉,但又经受不住年少的敏感和脆弱,一下就绷不住了。

    那时,我发誓,等我弟回家后,我再也不骂他,再也不嘲笑他。

    几年后,他回来了,皮肤黑了一点,个头长到一米八,瘦高瘦高的。我以为部队改变了他的生活作风,但一到家,他又开始抛弃尊严地放飞自我。

    对,没错,我食言了,我又轰炸他了。

    有回我想从他房间偷零食,一进门看见他的房间乱糟糟的,我的暴脾气怎么也收不住:“兵哥哥,你房间怎么回事,在部队学的那些都忘了?!”

    我弟扫视一眼,厚着脸皮说:“没事儿,部队是部队,家是家,我不忘初心,你嗓门那么大是怎么回事。”

    “你的房间很乱,你这样舒服?”

    “舒服,我的房间只是不够整齐,但很干净,谁看不顺眼,谁收拾。”

    “让你女朋友来收拾!”

    “不行,我不是那种轻浮的男孩子,才谈恋爱不到半年,怎么就能把女朋友带回来见家长呢。”

    那时候,我真想冲过去,掐断他的脖子,但他的眼神实在太无辜了,我不得不饶了他的狗命,肩负起一个慈祥姐姐的责任,给他收拾整齐。

    之后,这种事屡屡发生,为此,我还曾经写过不止一个短篇倾吐苦水。

    后来,他跟他的女朋友分手了,我记仇地挖苦他:“是不是你女朋友发现了你的真实面目,嫌弃你?”

    “不。”我弟非常自信说,“是我要分手的,她和我一样乱,我承受不了这雪上加霜的劣势,我的女朋友还是要跟我互补比较好,这样,我们才能相互促进、共同学习,迈向美好人生。”

    他说得头头是道,我忽然意识到,这家伙原来一直知道自己的问题的,他在家如此这般,大概是仗着有我惯着他。

    我顿时气消了。

    我当时想,再给他收拾几年又何妨,等到了以后,我们各奔东西,就不能再那么依赖彼此了。

    后来,我嫁了人,他从部队转业。我到了江苏,他一个人住。

    春节,我到他公寓看他,一切井井有条,他还会为我做饭。

    他长大了。只是,偶尔,我会怀念他年少时的样子,怀念他跟我争吵、和我斗气又处处依赖我维护我的样子。

    儿时,我总跟他争宠,甚至希望爸妈能卖掉他,如此一来,所有宠爱都集于我一身。现在,我真庆幸,我有一个儿时那么黏着我的弟弟,陪我度过童年。

    曾经,童年,我的所有欢笑声里,都有他。

    赞 (18)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0.43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