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最好,别说来日方长

扫描二维码关注, 点击下面菜单"下载", 点击"免费下载" 可获得花火/桃之夭夭/飞言情/南方人物周刊/等PDF杂志下载链接


禧年

约稿关键词:现代、少年在弹钢琴、窗帘被风拂动、少女站在门外看

那时的青春是真的漂亮,眉目被点缀得熠熠生辉,涂满了光的模样。

作者有话说:我们这层楼的自习室被占用了,我只能拿着电脑去楼上写,学校特别冷,我的手直打哆嗦,仿佛血液都凝固了,之后就感冒了。这个故事真的是来之不易,有一个小点触动了我,觉得男主角真好,想穿越进去嫁给他!

01 怎么就不能是我?

布拉格瓦茨拉夫·哈维尔国际机场,咖啡馆内。

我百无聊赖地翻看着手机,等待一个叫“一往无言”的微博网友。

布拉格的咖啡美味无比,香浓得让人想起历经千年沉淀的波西米亚文化,头顶是米黄色灯光,轻灵的音乐《Fleur Blance》在我的耳边流淌,我闭起眼睛,仿佛被带入了迷离的旧时光里。

旁边的椅子上摆得满满当当,那是我刚从免税店买的化妆品。这些小宝贝儿花费我卡里大半的钱,女人为自己的脸投资永远是最划算的。

身旁倏忽响起一把年轻男生的嗓音:“一往无言不是一往无前。”

这是我们之前约好的暗号。

男生缓缓地摘下墨镜,露出线条极其完美的侧脸。我刚要犯花痴,想着这次要遇见人间极品了,而当我微微侧身,想将这人看得再清楚一些时,却发现那双桃花眼里盛满了笑意,有好整以暇,也有笃定,似乎我是那只待宰的羊羔。

我仿佛看到漫天的乌鸦朝我飞过来……

我腾地一下站起来,杯里仅剩的三分之一的咖啡都差点儿洒出来:“沈言书,怎么是你?”

“怎么就不能是我?”他把玩着手里的墨镜,慢悠悠地坐下,偏偏嘴角还带着一丝玩味的笑意。

是的,中国有十三亿人口,怎么就不能是他?

最开始,院里给我的一项设计申请了专利,我赚了有生以来最多的一笔钱。我本来是要请闺密去旅游的,可这人临时又变卦,说要去跟男朋友约会。我酒店、餐馆都已经订好了,不方便退,也是福至心灵,我就搞了个微博抽奖,奖品就是旅费全包,跟我去布拉格玩一周。

但我怎么也没想到,那个抽到奖品的人——“一往无言”居然是沈言书!怪我心太大,又赶时间,没思考这两个名字都有一个“言”字,只在微信和他聊了几句,就约定好在机场的咖啡馆会合了。

于是,此刻,我万分纠结,只好小心翼翼地说:“那我们这次奖品取消好不好?我们各玩各的?”

他给我一记看白痴的眼神,无比嫌弃地说:“小心我去抽奖平台告你。”

“别、别、别,微博里面可藏着我许多美好的记忆!”我又试探着问,“要不然,我把钱转给你,你自己玩?”

他看了眼手表,睨我一眼,然后滑开手机,我清楚地看到他已经打开了举报的页面!我一把将他的手机夺走,他站起身,双手按在桌上,弯了弯腰,用捉摸不定的语调说:“小花啊,我们的酒店可是提前订好了的,你如果退订,可是要赔付百分之五十的哦。就算你舍得放弃,那你有没有考虑过,现在是旅游旺季,你还能订得到酒店?”

他轻缓地说着,明明隔了三步之遥,我却觉得他温热的气息喷在了我的脸上,弄得我全身都酥酥痒痒的。顿了顿,他又诱哄着说:“我们之前说好的,我会捷克语,负责导航,你只管吃就好。车我也已经找好了,你跟着我走便是。”他扫了一眼我旁边的“战利品”,“还是你确定一个人能提得动这么多东西?”

英雄不吃眼前亏。我深吸了一口气,须臾,弱弱地说:“成交!”

02.刚刚谁说我是个瘦子的?

有一点他说错了,我不叫小花,我叫小画,朱小画。

他那样叫我纯属恶趣味,我领教过不止一次。

我早就知道学校有这么个风云人物,但真正和他相遇是在高二。

我身为我们班的骨干级辩手参加辩论赛,过关斩将挺到最后一轮,不料,我身上的锐气竟然被半路杀出来的沈言书挫伤。他妙语连珠,三言两语就把我堵得哑口无言。开始我还能勉强还击,最后我像个战败的将军颓然地跌坐在板凳上。

辩论最要紧的就是急不得,时刻都要保持清醒的头脑,当我抢着站起来,却急得说不出话时,我就知道,我输定了。

这件事对我的影响特别大,以至于后来元宵节我和嘉嘉一起去看花燈时,还在说这件事。她耐心地劝我:“小画呀,你可以换个角度想想,你和长得那么好看的人一起辩论,即使失败了,也是记录在史册光辉的一笔啊。”

“去你的,”我为嘉嘉也不理解我而生气,还踢了一脚路边的石子,“那个瘦子有什么好看的,活像一具千年的骷髅。”

“我觉得人家气质挺好的。”嘉嘉悻悻地回答。

“瘦子,瘦子,就是白骨精。”我开始耍赖。

接下来,她却沉默了,像只花蝴蝶一样奔赴到了石凳所在的地方,声音嗲得能拧出蜜来,脸上是浮夸的笑容:“啊,学霸也出来玩啊!”

我默默将目光移到那人的身上,冷哼了一声,不由得跺了跺脚。

沈言书皮肤偏白,头顶的灯光绮丽,枝生无限月,洒在他棱角分明的侧脸,透出明晰的少年感。

“嗯,出来看花灯。”最后二字他咬得很重,目光却落在了我的身上。

嘉嘉有句话似乎没说错,他是真的好看,哪怕是此刻欠揍到不行的模样。

嘉嘉见他愿意理我们,更是热情了几分:“相请不如偶遇,不如我们一起吧。”

我拽了拽她的袖子,用手反反复复地比画着“不行”,不料她径直把我甩开了。美色误人,我黑着脸心中腹诽万千。

沈言书双手抱胸欣赏着我和闺密的大戏,半晌才说:“朱小画同学似乎不太乐意啊。”

我当然不敢真的表现出小气,只得假装将目光移向别处,含着笑说:“没有,没有。”

于是就真的变成了三人行,身旁的二人聊得热火朝天,我一人安静,但好歹自在。我们出门倒真不是为了看花灯,只是为了嗅下年气,凑个热闹。城管下班早,小摊子摆得到处都是,目光所及之处都是人。

当我们终于坐在烤肉摊前时,沈言书七七八八点了一堆,还都是肉类,看得我和嘉嘉瞠目结舌。

他还真是深藏不露。

我忍不住吐槽:“你是猪吗?”

沈言书的嘴角绽开一抹笑意,声音轻飘飘地落进了我的耳朵里,他戏谑道:“刚刚谁说我是个瘦子的?”

03 你不会去抽奖平台告我吧?

华灯初上,布拉格的建筑显得极其绚丽夺目,恍惚着看,整座城市像是被无限放大的金色城堡。路灯把天空灼出一个个大口子,晕着深深浅浅的圈圈光影,浮华如梦。

沈言书驱车一路向前,我伸了个懒腰,在车里眯了好一会儿。经过一间教堂,外观是哥特式建筑风格,看起来非常气派,我忍不住伸出脑袋多看了几秒。沈言书介绍道:“东郊有一间人骨教堂。14世纪爆发了黑死病,死亡人数太多,教士把尸骨搬进这里。后来实在放不下了,就有人提议,干脆用骨头来装饰教堂。据说,光装饰品就用掉了一万具人骨……”

夜色浓稠,我们又驶过一截黑黢黢的桥洞,那头的建筑仿佛朝我伸出了鬼爪,我吓得往后退了退,颤抖着拽紧了行李。

“都说了是东郊,这里是西郊,”沈言书似乎很满意我的表现,他朝后深深注视着我,怪里怪气地道,“看样子你体重涨了不少,智商也没提高。”

我气得把头转向别处。但是,他的确点醒了我,我是路痴,方向感极差,本来在微信和中奖者沟通好,这趟出行是要靠他的,现在看来,肯定是靠不住了,而且指不定他什么时候就把我卖了。

进了酒馆,我发现了一张很小的传单,是用中文写的,上面提供导游服务,是一对一的。我心里一喜,赶紧拨了电话过去,那人说可以约在纳普利科佩街五百米处见面。我趁沈言书上厕所,偷跑出去找了车直奔目的地。

我等了很久,也没等到那人,而电光石火之间,一个身影闪过,我身上的挎包就被抢了去。我还没反应过来,那人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突然想起酒馆老板好心的提醒。所以说,那张字条本身就是骗人的,要不然,怎么会特意嘱咐我要带够现金,字条上写的还是中文。早就听闻这里小偷猖獗,可我第一天就遭遇不幸,实在是太倒霉了。何况那里面还有我的身份证,补办下来又得好几天。

我越想越无力,想打车回去,可奈何身无分文,最后坐在石阶上低低地哭了起来。

夜晚的布拉格,是灯红酒绿的神秘,但是,这热闹绝对不属于一个倒霉鬼。

沈言书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我的面前,他缓缓蹲下,与我平视,灯影里的面容模糊而英俊。

他眉骨偏高,鼻梁又挺,夜里看起来五官特别深邃立体。他可能是跑得急了,出了汗,白衬衫微微贴在肌肤上。在他的注视下,我的啜泣声终于停下来,我也终于明白自己有多愚蠢,关键时刻还是要靠沈言书。

他叹了口气说:“走吧,别丢人了。”

我不肯起来:“沈言书,我没钱了,你不会去抽奖平台告我吧。”

他一副哭笑不得的模样,拉起我的手:“笨蛋,快点走吧!”

我咬咬唇,下了决心才说出口:“那接下来的旅费就靠你了,我写欠条行吗?”

他不在意地笑笑,像是拎起一只小鸡似的提起我:“没事,就当是还你高中时给我带的早餐了。”

04.你為什么非要赢过我?

高中时带的早餐?这听起来有种隔世般的遥远,其实仅仅过了四年时间。

是看花灯不久之后的事,我妈觉得我活得半点女孩子样都没有,听闻学钢琴能培养淑女气质,立刻给我报了名。

恰好,我学钢琴的学校就是沈言书的爸爸开的。

在那里,我知道了沈言书不为人知的一面,比如,他在学校是备受宠爱的天之骄子,在这里是最让老师头疼的后进生。我们是按照学习进度排位的,他就和我一组。

每天早上我妈都会逼我吃她做的早餐,那简直就是黑暗料理,我拗不过她,只好带走在路上丢掉,然后在路上买煎饼果子。

有一回我忘记丢了,就放在钢琴教室的桌洞里,我听见身后的沈言书伸长了鼻子问:“谁带的早餐那么香?”

我开始没放在心上,瞅了一眼桌洞就继续发呆了,没想到他不依不饶,于是我将早餐递给他,他享受地闻了闻,仿佛与那早餐气场极契合,我趴在桌上笑得前仰后合,他一脸不明所以。

于是,之后,我再也没有丢弃过早餐,全都给了沈言书,因此我们的关系亲近了很多。

我对钢琴没兴趣,也不想培养什么所谓的淑女气质,基本功也就停滞不前。我俩环顾四周,都无心学习,最终面面相觑,如同俞伯牙与钟子期相遇,所以一拍即合决定逃课。

在商量出逃时,我俩都为接下来的计划感到骄傲,忍不住哈哈笑出了声,而老师又是出了名的严苛,所以二话不说就让我们去后面罚站。

我们脸皮厚到都不觉得丢人,拿着课本,举起来遮住脸,仅露出一双眼睛,看着对方,不约而同就笑了。

后来,当我呼吸到久违的新鲜空气时,不由得张开双臂给了蓝天一个大大的拥抱。我忽然问沈言书:“辩论赛时你为什么非要争第一?”

这句话等同于:辩论赛时你为什么非要赢过我?

他撇撇嘴,眉眼弯弯地笑:“我就喜欢看你气急败坏却又不能拿我怎么样的模样。”

好吧,我无语。

自由对中二少年重要得无法言说。海阔任鱼跃,天高任鸟飞。间歇性的逃课并不会让老师发现,我们也走遍了城市的大街小巷。

有一次,沈言书突发感慨:“我就要这样舒舒服服地过一辈子。”

我好奇:“怎样才算真正的舒服呢?”

“有好吃的,有好玩的,”他的脸浮现出两团极不自然的红晕,然后不留情面地敲了敲我的脑袋,声音里有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还要有小花陪着。”

那时我们刚看完一部青春片,小花就是里面的梗,意为男主人公喜欢的女孩。沈言书说这话也许就是开玩笑,何况我真的不叫小花,但我真的害羞了。

春风中,他的手指掠过我的长发,像轻柔的唇瓣轻轻吻过。我闭上了眼,心跳跟着紊乱。

“小花才不要陪着你!”我匆忙别过脑袋,甩开他就向前走去,却是一脸得意,“我叫小画,你记住了吗?是朱小画!”

那时的青春是真的漂亮,眉目被点缀得熠熠生辉,涂满了光的模样。

05.你不要怕好不好,你提什么条件,我都答应。

撞破沈言书的秘密是在一个晚风轻轻拂动的傍晚。

那是暑假,钢琴学校还没开课,我在家里待得无聊,想先去那里看看。我没去熟悉的教室,去的是一栋看起来荒废的小阁楼。须臾,我听到了一阵轻灵悦耳的钢琴曲。

那是难度系数极高的拉赫玛尼诺夫的第三钢琴协奏曲,里面赫然坐着的正是沈言书。

他满心陶醉,五指翻飞,像是振翅的蝴蝶。

而我在他的眼里看到了一种叫热爱的东西。

一曲终了,我忍不住为他鼓了掌,他惊愕地站起来,一张俊脸写满了尴尬。我们去了一家常去的冷饮店,我要了两个草莓味的大甜筒,专心致志地啃着。他双手托腮,一脸担忧地看着我:“你不会是生我的气了吧。”

这是除了辩论赛,我第一次见到一本正经的沈言书。

我发蒙地看着他,镇定地摇摇头。他请客,我不见外地又点了杯柠檬茶和两块小蛋糕。

他看着我满心欢喜地吃,眉眼也添上了几分满足,紧接着,他讲起了他的事情。

“其实,我从有记忆开始就喜欢弹钢琴了,这一点是遗传我妈妈。”他似乎犹豫了一下,然后又慢慢说道,“她是小有名气的钢琴家,我爸又是钢琴学校的老板,从这一点上看,他们还挺配的。但是,我刚读初中的时候,她就离开家去追寻艺术梦想了。说真的,我挺恨她的,可能正因如此吧,自那之后我就跟我爸说我再也不想弹钢琴了,但他觉得培养了我那么多年很可惜,不让我放弃,就这样僵持着,而我也成了和你一样的吊车尾。”

我一口柠檬茶差点儿喷了出来:“我是吊车尾?”

他挑挑眉:“难道不是吗?”顿了顿,他又说,“对不起,是我隐瞒了你。”

“没关系,武侠小说里的男主都是这样的。”我笑呵呵地拍拍他的肩膀,“你没必要跟我道歉的,我只是觉得,你对不起你自己。”

他的神色暗淡下来:“倘若我的家庭还圆满的话,我应该开始准备艺考了,但是,现在来看,根本不可能了。”

是的,以他的水平,能读中国最好的音乐学校。我叹了口气,认真劝说了好几句,可他依旧顽固。我理解他,他只是用自己的方法在与自己的母亲抗衡,我就不好再说什么。

但我没有放弃,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我反反复复敲打他,身为他为数不多的朋友,我有必要让他走回正路,可奈何无效。

转机发生在学校里,我奉老师的命令去求知楼抱试卷,谁知就遇上了电梯故障,砰的一声坠落到负二层,我有轻微的幽闭恐惧症,恰巧电梯的灯也坏掉了。

在等待修理工到来的时间里,我度日如年,沈言书不知从哪里得知的这个消息,连忙过来陪我。

隔着厚厚的电梯门,我轻轻啜泣着说:“我怕。”

沈言书想了很多笑话逗我笑,最后他自己都笑了,我依然沉默。

“我们学电视剧里的男女主角,双手隔墙感知对方怎么样?”满脑子歪门邪道的沈言书,居然想出了这么个有趣的办法。

鬼使神差地,我真的把手放了上去,然后我就破涕而笑了——因为一点都不浪漫,我们也感受不到对方,触摸到的只有凉凉的铁板。

他见我笑,也跟着笑。

我说:“沈言书,人家是男女主角,是有爱情的。”

我们还处在尚算单纯的年纪,爱情像是天边触摸不到的云彩。我冷不丁一提,沈言书不自在地干咳了两声。不知道为什么,我确定他害羞了。

窸窣的声响过后,他应当是靠着电梯门坐下了。

他温柔地说:“你不要怕好不好,你提什么条件,我都答应。”

我立刻擦干净鼻涕:“我要你好好学钢琴,去考艺术学校。”

如一颗石子沉寂于深海,回应我的是长久的沉默。之后传来断断续续的脚步声,是修理人员到了,而沈言书低沉的声音也在这时响起:“好。”

06.你为什么会放心不下我呢?

其实,来布拉格我主要是为了看景,可眼下才不过三天,我就已经胖了三斤,沈言书功不可没。他时常损我,嘲笑我,有时我觉得我们像是没经历过分别一样。

但那怎么可能呢。

从老城广场出发,穿越卡夫卡的故居,碧波粼粼的伏尔塔瓦河在时光的刻度下静默地流淌,下行的第一座桥就是查理大桥,这是我们第四天的行程。

大桥上满是支起的画摊,还有一些零零散散的艺术品,金发碧眼的摊主像艺术家一样高傲。那些作品是真的漂亮,我买了一堆,沈言书难得好脾气,抱着战利品跟在我的身后。

我驻足在桥上,两岸的风景,像极了梵高笔下的印象派画作。

我忽然问沈言书:“你读书的地方有这里美吗?”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应该是在音乐之都维也纳上学。

过了好一会儿,沈言书才回答我:“那里不好。”

“哪里不好?”

无论如何,他都不再说话了。

路过一家卖冰激凌的小摊时,他主动过去,用我听不懂的语言跟店主交流,再然后,店主拿出三个冰激凌,他却无法接過来,因为他双手不得闲,我在一旁笑他,他怒瞪我一眼,我才慢慢地过去。

冰激凌是我最喜欢的草莓味。高中时,我每次都要吃两个。他总是一边嘲笑我是猪,一边买给我,但这是夏天才有的福利,如果是秋冬季,他故意馋我,在我面前晃来晃去,却一口都不分给我。

沈言书又带我去了一座小型的人行天桥,我惊诧——简直太浪漫太绮丽了。桥上挂满同心锁,触目所及的是一对对情侣,他们或拍照或甜蜜地接吻,有的正满心欢喜地在锁上刻字。我拽了一下沈言书:“我们来这里不太合适吧。”

我们已经将东西寄存在驿站里,沈言书的双手终于空闲,几粒光点落下来,落进他的眼睛里,显得格外晶亮,他瞥我一眼:“你想多了。”

然后,我尴尬地怔在原地,看着沈言书买来一把锁。他小声说着什么,隔得很远,我听不清,老板帮他刻好字,然后他将锁挂起来,动作很利落,但我有些心酸。

这几年,我完全不了解他的生活,他现在心里是否有别的女孩了?应该是有了吧,要不然,他怎么会挂同心锁?想着想着,我的心充满了针扎似的绵绵密密的痛。

天降暴雨完全是意料之外的事,沈言书拉过我,直奔停车场,风声掠过我的耳畔,雨水掉落在他的肩头,奔跑时,有种酣畅淋漓的快感。

回到酒馆,天已经黑透了,我才想起来我买的东西都没有带回来。

沈言书慢条斯理地打开车门:“老板说,如果今晚不去取就给我们丢掉。”

我一把拽起他,威胁他带我回去取,应该是动作太大,把他弄疼了,他皱皱眉,环视一周我的胸口,毫不客气道:“看样子,你还真是只涨了体重。”

我汗颜。

倒霉的是,酒馆停了电,老板分给我们蜡烛,诚恳地道了歉,虽然我一句也听不懂。

今晚的夜空是清澈的深蓝,月儿很亮,银星如斗,我趴在窗前看了很久,还是找不到一个词来形容这月光。杂乱无章的雨声蔓延至沉默的罅隙,是沈言书敲敲我,提了个建议:“明天去露营吧?”

其实,我长这么大还没有露营过,立刻激动地开始收拾。

甚至于我收拾好了自己的,还主动提出帮沈言书收拾。他一边嫌弃,一边指挥我干这干那,我没想过他一个大男人东西竟然比我还多,最后累瘫在沙发上。他忽地眼神一变,但是已经晚了。

在沙发的空隙,我看到我那个可怜兮兮的、第一天就被抢的钱包。

如寒冬料峭突遇四月暖阳,我几乎听到心中破冰的声响,冒出来的第一个念头竟然是这一切都是他设计好的,他故意这么做,让我依赖他,然后达到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

我也这么说了,他觉得我不可理喻:“你言情小说看多了吧?”然后,他拿出一张警察局的证明给我看,原来那天他不放心我,直接跟了去,从另一个路口堵住了小偷,并且把他送进了警察局。

听他这么解释,不知为什么,我的胸口竟然凉丝丝的,像是白天的雨水浇在心头最嫩的一块肉上。

但我到底还是笨,怎么就没想起反将他一句——

沈言书啊沈言书,你为什么会放心不下我呢?

07.不好意思啊,小花,让你失望了。

高三上学期结束后,因为学业繁忙,我就没有再去钢琴学校。

因为沈言书的存在,我的高中生活简直太美好了。在学习之余,我们仍旧到处闲逛。有一次为了缓解压力,他带我来到一棵树面前,教我爬树。

我麻利地上去,从一个树杈奔向另一个树杈,不亦乐乎,可在下去的时候却犯了难。我尝试着闭上眼好几次,都没有勇气迈出第一步。

最后,沈言书向我伸出双臂,他说他可以接住我,让我勇敢一点。

我张开手,像一个捕风的人,跌落在他温热的怀抱里。

还是冬天,我裹得像只厚厚的北极熊,沈言书不怕冷,外套的拉链是敞开的,里面是温热结实的胸膛。我的心突突狂跳,不由自主就脸红了。他这个不害臊的,还那样灼灼地看着我,我猛地推开他,他捂着手腕,喊了句“痛”。

青春的美好在于那些将明未明的情愫,眼里心底的欢喜无论如何都是藏不住的。沈言书在漫天的雪花里笑得温柔:“小花啊,接下来,我要准备艺考了,你得自己玩了。”

我骄傲地抬起头:“谁稀罕你陪!”

没有他的陪伴到底是无聊的,我一个人在开着暖气的房里刷了三本高考题,从晨光微明到暮色沉沉,从初雪降落到春光回暖。最后我看着窗外,后知后觉地想,沈言书这个坏家伙,什么时候才会回来呢?

三月初的一模考试,我的理综成绩进步了五十分。我决定出门玩一圈,可我怎么也想不到,居然会遇见沈言书。

他此刻应该在中央音乐学院的考试现场。

沈言书姿态慵懒,将手往身后一背:“不好意思啊,小花,让你失望了,我不想去考试了。”

更可恶的是,他的理由就是“不想”,连句合理的解释都没有,我气得眼泪差点儿流出来。

因为他的弃考,直到高考结束,我都没有理他。最后一次见面,是他堵在我家的门口。他告诉我,他爸爸想送他去维也纳学音乐,问我该不该去。

那时,我正专心致志地啃着手里的苹果:“当然该去。”

“为什么?”

我冷眼看他:“因为我不喜欢和没志气的人交朋友。”

少年眼底不复旧时的春光,是掩藏不住的失望,应了声“好”就离开了。

而我看着他的背影,眼泪不禁夺眶而出,没有哪一刻比现在更加难过。

我知道了他没能参加考试的缘由——我跃下树,害得他弄伤了手腕,那天我们遇见时,他手上还裹着纱布,所以,他才将手往后藏。他怕我内疚,才选择隐瞒。但这是他走近梦想的最后一个机会了,我怎么忍心耽误他。

何况,若是沈言书知道他为我所付出的一切都是不值得的呢。

08.你觉得有什么是能瞒得过我的?

明明是沈言书提出要露营的,他却一个人跑远去看风景了,留下烂摊子让我收拾。

他的行李乱七八糟的,里面有防蚊虫喷霧,有牛肉罐头,再往里翻,是几盒草莓味的饼干、粉粉猫橡皮糖、朗姆酒巧克力,甚至还有一个小型冰箱,里面还有几个草莓冰激凌……

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立刻打车去了挂同心锁的小桥。那天我留了个心眼,特地看清楚了他挂的同心锁的具体位置。

眼下我一看,上面清清楚楚地写着朱小画、沈言书,中间还画了个别别扭扭的心形。

我心下了然。

来去一趟并未花去多少时间,沈言书找我还是找疯了,他气急败坏地问我去了哪里,我漠视他,钻进了帐篷。

谁料到他居然也跟了进来,我撵他出去,他偏不要。

“你之前不是说你认床吗?”

他眉梢一挑,无赖气质尽显:“我只认有你的床。”

这话说得的确有些流氓意味了,我转身背对着他,心里冒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泡泡,咕哩咕噜的,灼烧着我的胸口。见我不搭腔,他又说:“这顶帐篷可以看星星,我只是想观景。”

这是一顶半透明帐篷,观景最佳,但买的时候是店子里最后一顶了。沈言书先看中的,可最后被我耍赖抢了去。

现在我无心与他争论这些,当然,帐篷我也不会归还。我说:“沈言书,我今晚看到你挂的锁了,你先别急着解释,我知道你聪明,能找到很多个理由。但我想告诉你,不管你想做什么,还是存在什么目的,都是不值得的——当初我故意装作不喜欢钢琴,引起你的注意,之后又费尽心思让你重回钢琴界,这些并不非是我为了你好,而是因为我曾受过你爸爸的恩惠,这是我答应他要做到的事情。”

心中藏匿已久的野兽被倾吐,我喘了口气,忽而感觉到轻快。

“你说的这些,我一直都知道。”末了,沈言书长长地叹息一声,“小花啊,你低估了我的智商,你觉得有什么是能瞒得过我的?”

我言简意赅:“那你想怎么樣?”

沈言书看着头顶的星空,表情难以捉摸:“你觉得呢?”

过了一会儿,他在我耳边悄悄说了句什么,可那时候我恰好走神,于是让他再说一遍,他却怎么都不肯了。

他还是回了自己的帐篷,我却失了眠,耳机里的男声深情款款地唱——

“爱与不爱,谁能决定,你已是我不悔唯一。千山啊万水的飞翔,却回不去你的心里。”

我沉沉地想,誓言会风化,石头终有一天开花,那么,隔着时光与隐瞒的我们,还能回到过去吗?

也是这时候,我不知不觉翻到了沈言书那个“一往无言”的微博号,往下浏览,全是一个年轻女孩的自拍,并且,他这样配以文字——亲爱的,我一定会为你穿上婚纱。

我心里一凉。

我突然记起那晚的月光,那是心碎了一地的凉薄。

09.好久不见,以后会天天相见。

第二天早上,我装鸵鸟不想起床,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把心中的疑问说出口,不料沈言书径直把我从帐篷里抱了出来,带我去了查理大学。这原本不属于我们的行程。

查理大学是世界两百强名校,我们走过栽满椴树的大街,花枝疏影横斜,肤色各异的人穿行而过,有个性格开放的捷克人还给了我一记飞吻。

我咂舌:“你看老外就是开放。”

沈言书鄙夷地看着我:“在这里,你才是老外。”

天都快黑了,仍然有散不尽的余热,我咕噜咕噜喝了一瓶矿泉水。沈言书忽然变得絮絮叨叨,他说很后悔没有留在国内,要不然,我们也可以像那些小情侣一样在操场散步了。

我心中像是有无数只快马奔驰而过,再想想昨晚的微博,不禁冷声打断他:“你都已经有女朋友了。”

他愣住。

我一五一十地说出来,他哭笑不得,原来那个“一往无言”根本不是他,他没中奖,但是想以此为契机来找我,所以甘愿花了双倍的价钱取代了“一往无言”。

哪有什么恰到好处,都是一个人的苦心经营罢了。

“小花啊,我是真的不容易,当初因为你的一句话,我心甘情愿就走了,可是,这几年你都不和我联系。我说我读书的地方不好,是因为那里没有你,少了你,一切都是不好的。现在我费尽心思来找你,如果你还那么狠心,那我就真的太可怜了。”他或许有装可怜的嫌疑,但我的确心软了。我偏头,白衬衫映着他干净明朗的侧脸,时光对他是多么偏爱,不吝赐予他如玉的风度。

月光簌簌地落下来,像是漫天流萤。

其实,我又何尝不念着他。比如,我心底早就期待这场未知的重逢,还偷偷幻想了无数次。比如,我选择布拉格作为旅行地点,完全是因为我们高中时代的期许。比如,面对他的威胁,我并没有舍不得那个只有转发抽奖的微博号,我只是故作矜持一下。再比如,当我误会他已经有女朋友时,我是那样心碎……

所有的喜欢与思念都是装不出来的。

千言万语都终结在这一刻,我闭起眼睛,轻轻伸出手抱住了沈言书。

男生的怀抱温热,还带着淡淡的松木香。

我突然记起他昨晚对我说的话了——小花,我还是那么喜欢你。

像梦中的呢喃,吹得心上千树万树繁花开。

一切就像预定好的那样,我会朝着他的方向步步前去。

如同月亮回到湖心,野鹤奔向闲云,雾霭沉沉会散,南山终归南。

亲爱的沈言书,好久不见,以后会天天相见。

编辑/周周

赞 (55) 打赏

裸捐你的1元钱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0.39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