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身怎么了,我们少女心永存!喜欢你这件事呀(三)

关注公众号 : Bucee雜誌館 , ID : buceezzg 免费下载《花火》《逃之夭夭》......PDF杂志

<台灣電子雜誌電子書下載>

6A情报局

主持人/沐沐

夏天来了,微博很多营销号都开始说着“夏天,恋爱的季节”,作为一名资深单身狗,我最爱夏天,因为它为吃货提供了超级多的美食——口味虾、花甲、烧烤、冰镇饮料……

身边的小伙伴都来问我:你作为青春言情小说编辑,却是个从母胎到现在都是单身狗,不会觉得很多小说的梗都get不到吗?

会吗?不会啊!编辑单身怎么了,写了那么多小甜梗的作者不也是单身人士吗!

重要的是,我们拥有一颗少女心啊!

大声告诉我,《喜欢你这件事呀》甜不甜?!

上期回顾:很多年前,秋栀被陈新北从废墟里带回来。如今,陈新北又将秋栀从被劈腿的现场带回家。秋栀回陈家住了一夜,除了和四哥斗嘴之外,秋栀的前男友又刷新了他渣男的新高度!

第四章 任性一回

秋栀的宿舍一共住了四个人,除了德语系的庄妍,其他都是英语专业的,但庄妍独来独往,完全不喜欢群居生活,大一开学后就搬出去住了,剩下的常住人口就只有方小景、何幸跟秋栀。

秋栀看了眼时间,发现还没到平时大家起床的时间,便轻手轻脚地打开了门。何幸的床帘拉得严严实实,看不到她醒没醒,倒是方小景,四仰八叉地瘫在床上玩手机,看样子,醒来有一会儿了。

秋栀放下包,拍了拍方小景的胳膊,指着何幸的床,张嘴却不发声:“她醒了吗?”

方小景摊手,表示不知情。

秋栀点点头,打算去背一会儿单词,却被方小景拉住了手。她递给秋栀一部手机,上面写着一句话——

“你和简渡禹分手了?那块手表不是你送的?”

看到这个名字,秋栀不由得皱了下眉,在下面打了一行字算是回答——

“分了,不是。”

方小景见她不愿多提,就没多问。

收起手机下了床,方小景麻溜地在阳台洗漱完,准备进去换衣服,被刚起床还闭着眼走路的何幸撞了个正着。方小景的后腰撞到桌角上,痛得只想骂人。

啥事没有的何幸反而火气更大,满脸不耐烦地对她吼:“方小景,你不看路啊,大清早的,闹什么闹!”

“你走路不睁眼,脑子有包啊,啊,说错了,脑子有毛病啊!”

方小景和秋栀都是土生土长的四川人,方小景情绪激动起来就容易说家乡话。

“土包子。”何幸冷笑一声,推开她,进了卫生间,门被甩得震天响。

秋栀看方小景那副还想到门边理论一番的架势,连忙把她拉走:“行了,小景,别跟她计较,换好衣服,我陪去你吃早饭。”

“就受不了她那公主病,晓得哪个是土包子哦。你皇城根下长大的,身上镶钻了,还是戴玉了,家里有几个臭钱就了不起了,你个龟儿子。”

嘴上说还不解气,方小景路过何幸的凳子,顺势踢了一脚。

秋栀在旁边看着,哭笑不得:“你用家乡话骂,她也听不懂啊。”

方小景更得意:“对啊,听不懂的才是土包子。”

“……”

幼稚鬼。

何幸和方小景不对盘也不是一两天了,秋栀本来也抱着要和室友好好相处的心态生活的,可何幸似乎并没有这个意思。她身上总有种来自大城市、家境优渥的优越感,谁都瞧不上。秋栀和方小景感受不到她身上的友善,自然也刻意保持了距离。

今天出门早,食堂里人并不多,秋栀找了个位置坐下,方小景去窗口买早点。

“你一点都不吃吗?”方小景夹起一个灌汤包问她。

秋栀摆摆手:“你吃吧,我在家吃过了。”

方小景喝了口豆浆,试探着问:“你昨天怎么回家了,不是说约高中同学去逛街吗?”

秋栀对她也用不着隐瞒,三言两语把昨天的事情说了一遍,刻意省去了陈新北踹简渡禹的那一脚。那到底是件不光彩的事情,就算分手了,秋栀觉得也没必要到处说,因为没有意义,也很掉价。

按照方小景的性格,她这个时候应该拍案而起才对。秋栀说完,看她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你这是什么反应?”

方小景放下筷子,拿出手机调出界面,推到秋栀的面前:“我老乡跟简渡禹不是同班的吗,这是他早上发给我的他们班群的聊天记录。”

秋栀狐疑地接过手机,一一看下去,脸色越来越难看。

什么叫作她傍上大款就把简渡禹抛弃了。

什么叫那块表是他陪上司买来送给客户的。

“后面還有图……大家都说有图有真相,简渡禹才是被甩的那一方。”

秋栀翻到最后看到了两张图。

第一张就是昨晚她留的评论,对比其他人的打趣,这个出门两百码[啥意思]看起来是够“恶毒”的。

第二张是陈新北拉着她的手离开的侧影,估计简渡禹拍照的时候手抖了,照片有点模糊,看不清陈新北的脸。

秋栀突然松了口气,幸好照片模糊了,她可不愿意把陈新北牵扯进这件事。秋栀把手机还给方小景,轻轻嗤笑一声:“他不去学表演,可惜了。”

简渡禹在学校的名声一直都不大好,仗着父母给了张好看的脸,很受女生的欢迎,加上在大学这几年得了几次大型比赛的奖,在学院里也称得上学霸,正好符合大多数女生心中男朋友的样子,秋栀也不能免俗,肤浅到以致现在被反咬了一口。

方小景替她着急,提议道:“这可怎么办,你要不要解释一下?”

“怎么解释?”

“这个男人不是你四哥吗?你发张家庭合照什么的,不就解决了。”大一报到的时候,是陈新北送她来的,所以方小景对这人有点印象。

“不用了,随他去吧。”

陈新北本来就烦简渡禹,她再把他扯进来,不是添乱吗?再说,陈家的家庭合照,岂能是她这个外姓人拿出来晒的。

方小景还想说什么,被秋栀打断:“反正快放假了,这种花边新闻几天就淡了。”

“好吧。”

快期末考试了,学业负担达到一学期的巅峰值,秋栀奔着奖学金去的,废寝忘食地看书。

简渡禹的事情不知不觉就被同学们扔到了一边。偌大的校园,谁和谁分手,谁和谁在一起,远远没有挂科来得更有震撼力。简渡禹的单方面指控并没有掀起什么波澜,这完全在秋栀的意料之中。

结束最后一科考试,秋栀去了趟辅导员的办公室。她之前申请了学校合作单位的实习资格,今天是公布名单的日子。这些单位几乎都是成江小有名气的外企或者翻译公司,英语系的名额就三个,好在是按照成绩进行择优录取的,所以,她势在必得。

办公室里人不少,秋栀一眼扫过去竟然看到了何幸。

她来做什么。

何幸正在和两个男生侃天侃地,感受到秋栀的目光转头迎上去,意味不明地笑了笑。秋栀心里隐隐发毛,越过人群,走到辅导员的面前,笑着问:“李老师,名单下来了吗?”

李老师看见是她,目光不自然地回避,拿起桌上的A4纸递给她:“你自己看吧。”

秋栀接过,一颗心扑通一下就这么沉了下去。没有她的名字,除了另外两个成绩优秀的同学,剩下的那个居然是何幸。年级第二名和第三名的学生和年级排名倒数的何幸占了这三个名额,她年年第一名,反而落空?!

“李老师,不是说择优录取吗……”秋栀轻声问。

“秋栀啊,这个优秀也是多方面的,别灰心,这种机会以后多得是。”

“哪方面?”

“嗯?”

秋栀放下表格,淡淡地说:“家庭背景吗?”

李老师尴尬地直冒汗,正在思索用什么托词应付过去,却被何幸抢了话。

何幸拿起名单,抖了两下,挑衅地看着秋栀:“没听过一句话吗,有的人啊,从一出生就已经输在起跑线了。作为室友,我在你进入社会之前提前给你上一课,别这么天真。”何幸凑到秋栀的耳边,“不是所有男人都喜欢小白兔的。”

秋栀攥紧了拳头,试图忍耐,最后冲动盖过了理智:“可简渡禹也不喜欢烈焰红唇的人。”

何幸的脸顿时垮了下来,涂着红艳口红的嘴唇看起来有几分狰狞,眼看着要发作,却被身边的人拦了下来。何幸喜欢简渡禹,这不是秘密,她在操场表白被简渡禹当众拒绝,更不是秘密。秋栀不想伤人,可也知道,刀子往什么地方捅,对方的心里才最痛。

秋栀走出办公室,穿过走廊跑下楼梯,在教学楼后面的小公园停下脚步。

一时口舌之快,完全不能弥补她心里的失落。她需要这个实习机会,为简历添砖加瓦,更需要这笔不菲的实习工资。

可任凭她怎么努力,别人一句话就能把这个机会抢走,哪怕何幸并不需要。

现实就是如此,秋栀可以勤能补拙,却无力与命运对抗。

手机在这时响起。

秋栀缓了缓情绪,拿起来一看,是陈新北打来的。

顿了几秒,她才接起电话,那头传来有些沙哑的男音:“考试结束了吗?”

秋栀嗯了一声。

“我从北京带了新鲜的烤鸭,还是热的,回家尝尝?”

“好。”

“打车回来吧,外面天热。”

秋栀鼻子直发酸,在他准备挂电话时,叫了声:“四哥。”

“怎么?”

秋栀绞着手指,任性了一回:“我想让你来接我。”

那边一顿,随后,秋栀听见他笑了,笑声清脆爽朗:“行啊,满足你。”

第五章 只做给女朋友吃

夏日的天气最是变化无常,前一秒还是晴空万里,秋栀走到校门口,头顶上已是乌云密布,身上的暑热退散不少。秋栀抬头望去,层层乌云中偶尔几丝银光闪过,伴随着雷声,不到一分钟,大雨如注,砸向地面纷纷溅开来,打在脚上还有点疼。

正门处没有避雨的地方,秋栀只好往回跑,路过门卫室,说了几句好话,被允许进去躲会儿雨。雨越下越大,如一道水帘阻隔了前路,秋栀有点后悔之前的任性,这种天气不适合开车。

二十多分钟过去,雨丝毫没有变小的趋势,秋栀死死地盯着校门外,这时,一道强烈的远光灯从转角闪过,凭借车前的光芒,她认出了这是陈新北的车。

正准备跑出去,秋栀的手机响了起来。

她接起来,陈新北问:“躲哪儿去了?”

“门卫室,我看见你的车了,现在就过——”

“待着别动。”陈新北挂断了电话。

秋栀拿着手机听话地待在原地,她看見陈新北下了车,身姿挺拔的男人,撑着一把黑伞朝她走来。哪怕在大雨中,他也是一个很难被忽视的发光体。

陈新北站在门槛外,冲她招了招手:“过来。”

秋栀把背包抱在胸前,向他走去。她低垂着头,没有注意到在靠近陈新北的这一秒,伞向她这边倾斜了约莫三十度。

伞外暴雨滂沱,伞内一片安稳温热。

陈新北随手搂住她的肩,隔着薄薄的布料,秋栀清晰地感受到他的体温,热得有点发烫。

秋栀握住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贴了贴,惊呼道:“四哥,你发烧了!”

“嗯。”

陈新北的目光落在她白皙的脸蛋上,短短几秒便移开,她的脸真小,还没他的手大,可是比他的手软多了。

秋栀像个啰唆的小老太婆:“嗯什么嗯,你好烫啊,咱们去医院吧。你烧多久了?在家吃药没……”

“小栀。”陈新北轻唤她,声音低沉,充满质感。

一瞬间,秋栀的话卡在了喉咙,心跳不知为何,像漏了半拍。

“怎么了?”

陈新北摸了摸她的头顶,有点嫌弃:“少说点话,吵得我头疼。”

“……”

秋栀拍开他的手,嘟囔了句:“没良心,活该单身。”

“我耳朵没聋。”

秋栀瞪了他一眼,表示不满。

“眼睛也没瞎。”

秋栀终于忍不住,怒了:“陈新北,你好烦。”

陈新北打开车门,看着她,似笑非笑地说:“叫我什么?”

秋栀瞬间认怂:“四哥。”

陈新北这才满意,关上车门,从车头绕过去坐到驾驶座上。

秋栀刚才走在他的右边,她坐在车内看见陈新北左边那一半的衣服都是深色的,难怪自己身上连一滴雨水都没有沾到。

陈新北丝毫不在意自己上衣的“泾渭分明”,系上安全带,将雨刷调到最高的频率,往前开去。车内还开着空调,秋栀心里像是打翻了百味瓶,各种滋味涌上心头。

陳新北见她伸手关掉了空调,问:“你很冷?”

秋栀摇摇头,想到什么,又点点头。

“我不碍事,出门之前吃过药了。”

“真的?”

陈新北不解:“我骗你做什么?”

秋栀安心地点了点头。

是啊,陈新北在外奔波惯了,哪是需要由她来操心的人。

越往南开,雨势越小,等车停在宅子门口的时候,已是大雨初歇。

正是饭点,可屋里空无一人。放在桌上的烤鸭还散发着香味,只是已经冷透。

陈新北把车钥匙扔进盒子里,朝卧室走去:“爷爷跟战友去云雾山避暑了,赵阿姨请了假,要回去几天。”

秋栀从袋子里拿出一块鸭肉放进嘴里,感觉比以前吃过的温热的还要好吃,这大概是心理作用。

“四哥,你这次待几天?”

“暂时不走了,项目告一段落。”

秋栀眼前一亮:“那太好了。”

陈新北开卧室门的动作一顿,想说点什么,又听到她说:“四哥,我好久没吃到你做的饭了,我可以随便点菜吗?”

陈新北胸腔有口气差点没上来,眼珠子一转,挑眉反问:“我以后只做给女朋友吃,你觉得可以吗?”

什……什么可不可以的。

秋栀蒙了:“问我做什么,我怎么知道?!”想了想,她又说,“小气,我自己也可以做。”

陈新北顺嘴接上:“那小子吃过你做的饭吗?”

那小子?哪个小子?

“6999。”陈新北吐出几个数字。

“没有。”

陈新北感觉浑身哪哪都顺气儿了:“那你做吧,我勉强吃点。”

“哦。”

房门被关上,秋栀回想起刚才那段对话——

不对啊,怎么现在成她做饭了!

吐槽归吐槽,秋栀记挂陈新北还在发烧,熬了一小锅白粥,配了点赵阿姨做的咸菜,等放凉了些,用托盘端着上了二楼。

房门开着,秋栀敲了敲虚掩的门板,过了几秒才走进去。陈新北换了身衣服,头发还在滴水,坐在电脑前目不转睛地看数据。

秋栀把托盘放在他的手边,提醒着:“喝粥,量体温,吃药。”

陈新北一工作起来就陷入忘我的状态,他空出一只手来,指了指旁边的椅子:“坐,你先吃。”

秋栀无力地反驳:“我吃过了。”

“嗯,再吃点。”

可以说,他说得十分敷衍了。

秋栀瞧着他滴水的头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去洗手间拿了块干毛巾,直接盖在了他的头上。他的视线被挡住,随手扯下就想扔在一边。

秋栀不厌其烦地重复了一遍:“喝粥,量体温,吃药。”

陈新北把毛巾放在她的手里,趁她发作之前,端起粥,几口喝了个干净,然后将体温计夹在腋下,最后说:“你帮我擦擦。”

秋栀恨得牙痒痒:“你使唤我上瘾了是吗?”

“我生病了,需要照顾。”陈新北说得理所当然。

“这不能明天再弄吗?”秋栀发泄似的揉着他的头发。

陈新北全然不在意,手指在键盘上快速地敲打着:“这个项目很重要,不等人。”

电子体温计的蜂鸣声响起来,陈新北拿出瞧了一眼,37.8摄氏度。

“退了,之前39.1摄氏度。”

工作狂。秋栀腹诽。

自知劝不住,也不再白费工夫,她将毛巾放在桌边,拿起托盘准备离开。她快到门口的时候,陈新北问了句:“之前你说暑假要去实习,都联系好了吗?”

秋栀顿住了,咬了咬嘴唇说:“都好了。”

“什么公司,实习多久?”

“还没确定,等学校通知呢……”

秋栀怕再多说就露馅,便转身匆匆离去。

陈新北从屏幕上抽出身来,盯着紧闭的房门,若有所思。

(下期更精彩哦……)

沐沐:连载之后,很多读者在微博上说《喜欢你这件事呀》好甜,故事里有作者自己的亲身经历吗?

南奚川:基本上没有,毕竟男主人设在现实生活中太遥不可及。不过,试问哪个小女生没幻想过霸道总裁爱上我的童话故事呢?《喜欢你这件事呀》的女主人设是个普通的小姑娘,写作过程中难免代入自己的情绪,诸多情节都是在满足自己少女心的心情下创作出来的。哈哈,如果要问为什么有很多超甜情节的话,大概是因为作者本身男友力max、天生的撩妹高手,就只差一个男儿身了吧。(捂脸跑走。)

赞 (27)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