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光寻觅到山峦

关注公众号Bucee雜誌館 ID : buceezzg 免费下载《花火》《逃之夭夭》......PDF杂志

<台灣電子雜誌電子書下載>

恋上一滴泪

约图建议:看日落的少女

作者有话说:不知道最近大家有没有注意到一个新闻,说是世界上最后一只雄性白犀牛已经死了。看到这样的新闻,我很心疼,刚好又从一个节目上,看到有野生动物学家去做了一个演讲,于是一口气写下这个故事。而且,这好像是我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写得特别暖的故事。希望你们会喜欢。

东非大裂谷有什么好看的?我觉得你更好看。

1.我是为了你才来的

说起初遇——

陈美意受邀来到某所211大学,做了一场时长四十分钟的演讲。那是之前校方说好的时间。对她来说,四十分钟已经是极限,可让她意外的是,台下的学生热情过头,一直要求延长演讲时间。

最后,陈美意做了人生中第一场长达两个半小时的演讲。下台以后,她莫名感觉一阵腿软,眼前的人影虚晃成更多重的样子,她才恍惚想起来,自己已有多年没有吃早餐的习惯,又因为这一场临时延长时间的演讲,连午餐也没有吃。

眼下,她饿得头晕眼花,心慌气喘,嘴唇发白,一副随时要晕倒的样子。

更可怕的是,许多学生不依不饶地围上来,想要继续跟她说话,要她的联系方式。换作平日,她应该还有力气拨开人群,杀出一条生路,可这一次不一样,她感觉自己真的要晕过去了。

直到,一双手斜斜地伸了过来,用力把她扶住。

陈美意心有余悸地喘着气,一双狭长的眼睛微微下垂,看到那只手的主人——男孩子有一张青葱白皙的脸,看上去跟这里的孩子一样,他的一双眼睛又黑又亮,像一盏灯,让人看着看着,不自觉地被吸进去。

“陈老师,我送你出去。”

这个男孩子真特别,所有人都缠着她问问题,要她留下,只有他看出她的不适,充满善意地送她走。他像个英雄来到她的身边,帮她抵挡其他人的热情,一直把她护送到酒店门口。

在对她说上一声普通的“再见”之前,男孩子将早就备好的一包饼干和一瓶矿泉水塞到她的怀里:“老师,你先吃点东西填一下肚子,等回到房间,记得点餐。”

其实,陈美意很不习惯别人称呼自己老师,因为她本来就不是老师,但很神奇的是,这个男孩子跟旁人一样尊称她为老师,她却没有任何的抵触与不愉快。

“还有,我叫顾嘉俊,你要记得我啊!”

那一天的最后,是陈美意一直傻站在原地,看着顾嘉俊的背影慢慢变小,变成一个小圆点。她后来才想起来,她忘了跟他说一声“谢谢”。

之后的一个月里,陈美意没有再遇上顾嘉俊。她要是愿意的话,很容易就可以打听到他的消息,但她并没有这样做。她与他应该不会再见了。

是啊……陈美意心想,惊鸿一瞥的人,往往不可能再遇到。

一个月以后,陈美意按照原定计划离开北京,乘坐国际航班飞回肯尼亚。跟以往一样的是,N大的校长亲自联系她,他们学校派了几个研究生跟她一起坐飞机去肯尼亚,说要做一个关于野生动物保护的毕业论文。

那天一早,陈美意与那几个学生在机场会合,有一个同学迟迟不来,打他电话也没人接。她等得不耐烦了,让所有人跟着她登机,那个人爱来不来,他们也不会等。

学生们不敢再吭声,都默默地跟着一脸严肃的陈美意走了。

说起来,陈美意每一年都会遇到这样的学生,她见过许许多多在家里娇生惯养的学生,到了野生动物保护区以后吃不好、睡不好,经常叫苦连天,嚷着要回家。

上了飞机以后,陈美意坐上靠窗的位子。她一向喜欢坐白天起飞的飞机,喜欢坐在靠窗的位子,她尤其喜欢看着庞大的飞机行驶在如梦境一样美好的、硕大的云朵上的样子,她会觉得内心很安宁。

飞机起飞的前一秒,陈美意感觉有人气喘吁吁地跑过来,然后坐在她旁边的座位上。

她有预感,旁边的人就是那位迟到的同学。她迟迟没有转过脸来,是因为她在心里酝酿着要教训的话,结果,等她真的转过脸来,却听到顾嘉俊充满真诚的道歉:“陈老师,对不起,我迟到了。”

是他?陈美意愣了几秒,只觉得不可思议。

顾嘉俊看上去只有十七八岁,其实也有二十四岁了,他跟其他同学一样,还差几个月就要硕士毕业了。

“老师,你不记得我了?”顾嘉俊的眼睛很大,又黑又亮,荡着明晃晃的光。陈美意也不知道怎么了,平时面对这些比自己小几岁的学生,她都表现正常,很有威严。一旦发现他们有任何做得不对的地方,她会立刻提出来,让他们加以改正。

然而,在这一刻,她只是半张着嘴,久久说不出一个字。

是缘分吗?原以为再也遇不到的人,被命运之手一个拨弄,神奇般地把他推向她的身边。

“我之前是不记得你了,但现在,我会因为你的迟到而记得你。”陈美意把下巴绷紧,故作镇定地说。

“老师,我是为了你才来的。”顾嘉俊抬了抬下巴,他的鼻翼上有一颗小汗珠,闪闪发亮,“未来几个月,请多多指教。”

2.我觉得你更好看

玛萨玛拉野生动物保护区,是非洲最大的野生动物保护区,也是众多动物纪录片的拍摄地点。

陈美意在这个动物保护区里,已经工作了七年的时间。

他们一行人是昨晚到的肯尼亚,在机场附近的酒店休息了一晚上以后,第二天一早,陈美意把他们一个一个叫醒,跟他们一起吃早餐,然后等到动物保护区的专车,再坐车过去玛萨玛拉。

路途遥远,他们又得在车上待上一天的时间。

陈美意每一年都会回国一趟,但不能经常在家,因为她需要接受不同媒体的采访,或者被邀请去一些高校进行演讲。她没有仔细算过每次回国待了多长时间,有时候待上几个星期,有时候会待两三个月,但绝对不会超过三个月。

她与N大的校长很熟,每一次从北京回肯尼亚,总要带上一些學生一起走。

前几年,她需要带二三十个学生,那时候她跟他们年纪相当,相处过一段时间以后,大家都表现得难舍难分的。感情细腻的女孩子,还会哭鼻子,抱着她说:“老师,以后每一年我们都会来肯尼亚看你”。

可后来她发现,等那些学生回国,把他们要研究的课题做完了,他们不再联系她或者不再需要她,时间一长,就会把她忘了。

这些年来,曾经亲口说过会来看她的,一个都没有来过。

近两年,愿意跟她一起来肯尼亚的学生越来越少。眼下,她微微蹙着眉,看着车内的三个男孩与三个女孩,他们在用玩微信游戏“谁是凶手”。之前有一个女孩子叫她一起玩,但她表示自己很少用微信,更不会玩里面的游戏。

不知道顾嘉俊是什么时候坐到陈美意的旁边来的,他变身成为小老师,教她怎么用微信查找游戏,然后点击进去,很有耐心地给她演示了一遍。

操作起来确实不难,可陈美意长年累月跟动物打交道,学了这个,跟谁玩儿去呢?

下午的时候,他们的车子经过有名的东非大裂谷,陈美意让司机停车,让这帮学生下去拍照。

她对这些景点一样的风景早已看腻,或者说是不感兴趣。她跟司机下了车以后,在旁边说话。他们说了不到十句话,司机忽然伸手拍了拍她的肩,笑眯眯地看向她的身后。

陈美意回头看去。

是顾嘉俊,他捧着一台专业相机,对着她的背影一通乱拍。

明明心跳得很快,但陈美意还是板起一张脸,佯装生气地问:“顾嘉俊,你怎么偷拍我了?”

外面风大,陈美意的一头长发被风吹得四下散开,连声音也被吹得支离破碎的。顾嘉俊的声音也似从遥远外太空飘来的一样:“老师,东非大裂谷有什么好看的?我觉得你更好看。”

陈美意怀疑自己听错了,可连司机仿佛也听懂了这句话,意味深长地看着她。

她的脸迅速涨得通红,远远看去,就像一只小龙虾。

又折腾了几个小时的车程,他们几个人终于来到玛萨玛拉。陈美意回到住处以后,累得快散架,可还是要打开笔记本电脑,开展接下来的工作。

动物保护园区里的员工,每一天都有非常繁重的活动等着他们,他们的工作,不仅有看似简单但十分必要的巡逻,还有各种保护动物的种族检测以及追踪等,有时候还要跟偷偷闯入禁区的偷猎者进行激烈的枪战……

其实,陈美意每一次带学生来,她的压力都很大,怕这些学生在自己这里发生什么意外,所以,她平时就像个导游一样,让他们像外来的游客,近距离地观摩一下珍稀动物,拍拍照片就好。

半夜,有人敲门,陈美意没想到是顾嘉俊。他特意给她煮了夜宵,香港人叫车仔面。

“你是香港人?”陈美意工作到刚才,一闻到食物的香味,顿时来了精神,很快就把他放进来了。

“是啊,你没听出来?”顾嘉俊像是很失望的样子。

陈美意是没听出来,但这也间接代表,顾嘉俊的普通话说得还不错啊。

“你怎么还不睡?其他人呢?”陈美意沉浸在顾嘉俊做的车仔面当中,她吃得很香,也没空留意他的嘴角弯弯,笑意更浓。

“他们都很累,很早就睡了,我怕你工作到太晚,肚子会饿,所以特意爬起来给你做夜宵。”他托着下巴,眼珠滴溜溜地转,又云淡风轻地说。

陈美意没有来得及消化这句话,连口中的面条也忘了咀嚼,下一秒,顾嘉俊继续说:“以后,你的一日三餐,我全包了吧!”

3.她想要时间停在这一刻

之后的时间,过得飞快。

顾嘉俊他们几个学生,也跟以前来这里参观学习的学生一样,刚来的那段时间,总是表现得很积极,每一天天还没亮就主动爬起来,拿着带有长焦镜头的照相机,一路追踪各种野生动物觅食的画面。

保护园区的范围很大,他们就跟着陈美意这些专业人员,坐上园区里的敞篷车,一边疯狂地拍照,一边欣赏成群出没的动物。

陈美意会带他们去近距离地接触它们——狮子、老虎、非洲象、羚羊、斑马,还有速度飞快的猎豹等。她告诉学生们,跟关在动物园里的动物不一样,野生动物天生天养,是属于整个大自然的,它们不怕人,更不会害人。

偶尔,他们也会看到不同种类的动物之间的互相追逐、残杀,甚至看到尸体……男孩子会看得咬牙切齿,女孩子会不敢看,总觉得太血腥与残忍。

一望无际的大草原,连说一句话都能听到回音。

陈美意看过太多这样的画面,表情是淡然的,她跟他们说:“适者生存、弱肉强食是自然界的最大法则,除非是人为的意外,否则,我们只能在旁边看着,完全不能插手。不然,就是破坏了这里的规矩。”

陈美意像是感应到什么,下意识地回头,看到顾嘉俊只是若有所思地看着自己。

总的来说,陈美意觉得这一次带来的学生都很守规矩,也没给她带来什么麻烦,但她还是很了解的,只要时间一长,这些年轻人看多了这里的景色、这里的动物,加上这里荒芜,交通不便捷,没有城市的繁华与年轻人最爱的夜生活,他们会感到厌倦、烦躁,然后觉得不安,想要离开这里。

只是,让陈美意意外的是,顾嘉俊每一天都会坚持给她做一日三餐。在此之前,她都快忘了吃早餐是一种什么滋味了。

每次吃早餐的时候,顾嘉俊都像个小大人,督促着她:“老师,人不能因为懒惰而不吃早餐,到时候身体搞坏了,你还怎么好好工作呢?”

陈美意很想告诉他,她不是懒惰才不吃的,她只是起不来,因为她都是中午才开始工作的。

“老师,顾嘉俊对你可好了。他特意从香港带来的车仔面,我们都没得吃,他只给你一个人吃!”

有同学把顾嘉俊给出卖了,陈美意难得看到顾嘉俊的脸红了起来,他的皮肤本来就是白皙,加上一点儿粉红,更可爱迷人了。

只是,她没有想明白,顾嘉俊为什么要对她好。而他本人,也从没对她说过一句暧昧的话。

那一天的下午,陈美意带着他们六个人去马赛马拉坐热气球。乘坐热气球也算是这里的一大游玩特色,虽然价格昂贵,但能从空中俯瞰整个东非大草原,来自世界各地的众多游客都在排着队。

排隊的时候,陈美意就觉得身体不舒服,她不想扫了学生的兴致,毕竟他们不是经常有机会过来这边。她好不容易撑了两个小时,终于轮到他们坐热气球了。顾嘉俊忍不住了,几步走过来,伸出一只手臂扶着摇摇欲坠的她。

“你的脸色很差,是不是不舒服?是不是啊?”

“我……我没事。”

“你们几个快上去!”顾嘉俊想要背陈美意,发现她已经没有任何力气了,于是,很自然而然地把她抱起来,“我送老师去看医生!”

陈美意窘迫得好几次想从他的怀抱里跳下来,活了二十七年,第一次感到这么丢人!可顾嘉俊是真的担心她,他手长脚长,跑得飞快,有汗水源源不断地沿着他的脸颊往下掉,掉到她的头发、脸上。

陈美意甚至能听到他的心跳声,一下又一下,她把头缩在他的手臂里,莫名地感到心安。

后来,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晕过去的,等她醒来,只看到自己回到园区的医疗室,右手的手背上打着点滴,而那个英俊的少年,顾嘉俊静静地趴在她的左边,露出半张脸,脸上有细碎的光斑在游弋。

眼前的景致,静谧、美好,犹如一幅大师的画作。陈美意忽然不想叫醒他,甚至想,时间能够在这一刻停住就好。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

4.我热爱这个地方,也喜欢你

那一次,陈美意得了肠胃炎,医生让她好好休息两天,她没听话,只休息了半天,下午又跑回园区继续工作。

她似乎突然之间变得很忙,顾嘉俊每次带着问题去请教她,她一看到是他,都推辞说没有空,让他找个有WiFi的地方上网搜索。

很快,顾嘉俊发现陈美意只对自己一个人说没空,其他同学找她请教问题,她再忙也会停下手头上的事情,事无巨细地跟他们讲,讲到他们坐不下去、主动告辞为止。

还有,顾嘉俊仍然坚持给她做一日三餐,尤其是她得肠胃炎的那段时间,他给她熬粥,每天天还没亮就爬起来开始准备……结果,她寻了一次机会,把他送来的粥还回去。

“顾同学,你以后别给我做一日三餐了,你有那个时间,还不如好好做毕业论文。”

發生什么事了?顾嘉俊想找陈美意问个明白,但她从来没有给过他机会。

直到有一天傍晚,顾嘉俊从陈美意发送的朋友圈定位得知,她在马赛马拉那边看日落,他迅速找到园区的司机,麻烦他把自己送过去。

司机人很好,他其实已经下班了,但还是愿意送顾嘉俊一程。

开车的路上,司机一时多嘴,跟顾嘉俊说了陈美意最近心情低落的原因——她的初恋男友结婚了,她通过几个老同学知道了这个消息。

很快,顾嘉俊来到马赛马拉看日落的地方。

远远地,在众多不同衣服、不同颜色的游客背影中,他还是一眼就认出了陈美意。她穿着白色衬衫,一头长发被草原上的风吹得肆意飞舞。她的身影依然瘦削、娇小,但她又是一个充满能量的人,工作起来的狠劲,比很多男人都要强悍。可不知道为什么,他每一次看到她,都会有一种特别心疼的感觉。

他很想抱抱她,很想心疼她的心疼。

巨大的落日在地平线上缓缓西沉,陈美意以为自己早就看腻了这样的美景,可是在得知初恋结婚的瞬间,她还是不管不顾地跑来这边,看一次落日。

这是她第二次来这里看落日。第一次,是七年前,她跟初恋一起来看的。

她甚至记得那一天所有的一切,包括初恋说过的话,他许诺她很快会回来,还包括他当时的眉眼、嘴角上扬的弧度以及眼睛里深藏着的、浓郁的爱意……

然而,故事的最后,是他说了谎。

陈美意在二十岁的那一年跟着初恋男友来到肯尼亚,两人一起留下来做野生动物的保护工作,可他干不到半年,就厌倦了这里的生活,选择跟她说再见。

直到最后,他也不敢亲口对她说,为什么走了以后不再回来,而她也没有去问。

之后这么多年,她也有收到别人的表白,不论是在北京,还是在肯尼亚,但她不想再碰恋爱这件事,怕苦心经营了一段感情以后,还是得眼睁睁地看着它走向破灭。她不敢再承受这样的伤。

“陈老师……”

直到一声称呼从身后传来,陈美意悠悠地转过头,一双眼充满泪水。

她发现,顾嘉俊有一双洞悉人心的眼,他似乎知道她为什么会哭,但他又很善良,什么也不问。

“我没看过这里的落日,你可以陪我一下吗?”

两个人安安静静地站在那里,看完一场壮观的日落。顾嘉俊也没有问陈美意,她最近为什么要疏远自己。他心中似乎有了答案。等游客散去,他俩拖着慢吞吞的步子,往保护区的住宿的地方走去。

“老师,我想等毕业以后,留在这边工作。”陈美意以为是幻听,可她又看到顾嘉俊那张坚定的脸,心里狠狠地一紧。

“为什么?”

“因为,我热爱这个地方,还有,我喜欢你。”

再次听到男生对自己说出“我喜欢你”这四个字,陈美意理应没有多大感觉,因为在她的记忆中,她带过那么多学生,很多年轻的男学生也会在分别之前,因为气氛伤感而跟她表白……

但这一次不一样,因为表白的人,是顾嘉俊。

陈美意说不上来对一个人的好感与喜欢,应该怎么区分。但自从七年前被初恋男友抛弃以后,顾嘉俊是唯一一个让她感到心安的男生。

就像是每一次坐飞机,她都要买白天的航班,都要坐靠窗的位子,要亲眼看到飞机行驶在云层上的那种心安的感觉。

但她还是拒绝了:“抱歉,我不喜欢……年纪比我小的男生。”

“我二十四岁!”

“小一岁也不行……”陈美意转过身,逃命一样地跑掉了。

5.我会再回来的

时间晃晃悠悠的,转眼来到六月份。

顾嘉俊他们几个学生,即将离开肯尼亚,飞回遥远的北京。

陈美意还是像以往一样,找来一些当地的同事和朋友,给他们办了一场小型的欢送会。

然而,顾嘉俊不知道跑哪里去了,一直没有来。其他学生似乎对他的缺席并不放在心上,一直缠着陈美意,要跟她拍拍照,要跟她说说话,还拜托她手写纪念册。

可,陈美意还是感觉到自己心不在焉。

时间很晚了,那些学生都各自回房间准备休息了,陈美意不放心,先是去顾嘉俊的房间敲门,发现他不在,最后才拨打他在肯尼亚的电话号码。

电话接通的瞬间,陈美意心里悬着的大石也放下了。她问:“你去哪里了?怎么不来欢送会?”

“老师,对不起,我没看时间……我在陪Dei Dei。”

什么?

动物园区已经关门了,陈美意一边赶回去,一边想,顾嘉俊这小子太大胆,也太鲁莽了。她更意外的是,顾嘉俊什么时候跟Dei Dei培养出感情了?

那是几年前的事情了,陈美意在巡逻园区的时候,刚好遇到一只非洲象妈妈在生小象,她全程陪在象妈妈的身边,一直在旁边给它加油打气,直到小象被生出来,她给它取名叫Dei Dei。

在她毫不知情的情况下,陪大象妈妈接生的过程被游客拍下来,然后上传到网络。没多久,陈美意就被网友冠上“最美动物保护专家”的称号。她因此成了所谓的网红,开始接到各种各样的邀约与采访……

陈美意很快就找到顾嘉俊,却在快要走到他身旁的时候停下,因为她看到他陪着四岁的Dei Dei玩得很开心。她听到Dei Dei发出一阵阵满足的声音——上一年,Dei Dei的妈妈被打扮成园区的工作人员的偷猎者用枪杀死了。

当时,Dei Dei哭得很惨,一双象眼都是泪水。而她本人也哭得收不住声。只要这个世界上,一天还有珍贵的野生动物,偷猎者也就会存在一天。

就像她跟所有带过的学生所说的那样,自然界的法则是适者生存、弱肉强食。有人为了获取暴利当偷猎者,就会有动物受到残忍的伤害。

“我真舍不得Dei Dei。”是错觉吗?陈美意看到顾嘉俊的眼睛,不知何时充满了泪水。

“要不是看在你们要走的分儿上,我肯定要骂你了。”

“从四年前,我在网上看到你陪着Dei Dei妈妈生下Dei Dei的视频开始,我就对野生动物保护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这四年来,我自学了不少知识,考研后念的动物保护相关专业,就是梦想有一天,可以到这里来,跟你一起工作,和你一起保护它们。”

“不要说了……”不要说了。难道这家伙从四年前就对自己“一见钟情”了?

“你可能不相信,但我保证,我一定会再回来的。”说完這句话,顾嘉俊勇敢地上前,把陈美意拉入自己的怀抱。

顾嘉俊不敢告诉她,这四年来,只要她回国,他都会跟进她的一切信息。她接受了什么采访,他都会重复地看,看到能背出来为止;她每一次的演讲,他统统一场不落地看完。

他最开始看到她,只是觉得她很勇敢,但也很孤单。通过各种访谈和演讲了解她更多以后,他对她的感情,慢慢地变成爱慕,是恋人之前的关怀。

把她抱住,成功攻下她的芳心,才是他最大的梦想。

翌日一早,陈美意吩咐司机开车送他们几个去机场,她本来不打算去了,但后来还是忍不住偷偷地跑去机场,打算不露面地目送他们离开。

结果,等她赶到机场,却接到一个同事的电话:“你快回园区!你的学生遇到偷猎者了!他被打伤了……”

直觉告诉她,那个人是顾嘉俊。

果然,等剩下几个学生上了飞机以后,其中一个女孩子才敢发微信给陈美意,说顾嘉俊没有跟着他们一起走,说要多待几天……

那时候,陈美意没看手机,正风风火火地赶去医院。

顾嘉俊很快被园区的同事送去医院。

看到他胸口上沾染大块血迹,命悬一线地被人送去手术室时,这个一向坚强勇敢的女人,当着所有医生和护士的面掉下脆弱的泪水。

陈美意真希望这只是一场噩梦啊,梦醒以后,顾嘉俊还是活蹦乱跳、毫发无伤的。

老天啊,他只有二十四岁,你不会那么残忍地夺走他的生命吧……

陈美意仪态尽失地跌坐在地,她是个无神论者,但还是虔诚地双手合十,希望那些神能够保佑顾嘉俊活下来。

只要他能平安无事,他想要什么,她都答应了吧!

6.你愿意嫁给我吗

一年以后。

马赛马拉,某一只巨大的热气球上。

热气球缓缓上升,飘过水潭,飘过草地,飘过低矮的树丛……直到升至半空,整个东非大草原尽收眼底,再庞大的动物都变成一个个会移动的小点,蓝天白云仿佛变得触手可及,这样美好的景致,能亲眼看到一次,已觉得无憾。

只是……

陈美意抱着手臂,冷眼看着被更年轻的女同学疯狂簇拥着的顾嘉俊。自从顾嘉俊选择毕业以后来玛萨玛拉野生动物保护区工作后,他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在网络上走红了。

网络上铺天盖地的,都是游客来园区参观时,给他拍下的照片。他不仅拥有自己的后援会、微博粉丝会,还有各种各样的QQ粉丝群……陈美意没仔细数过,只知道这家伙的粉丝数量庞大,可是得罪不起啊。

这不,她虽然心里恨得牙痒痒的,还是不敢过去说扫兴的话。但也多亏了顾嘉俊,她现在不用一个人去做演讲了,因为他都会陪着她。有他在,她只需要充当花瓶一样不说话、只静坐或微笑的角色。

但她没想到的是,顾嘉俊演讲起来还是很不错的,比起她是强很多了。尤其是,他每一次说到一年前在园区遇到偷猎者的那一幕,对方朝着他的胸膛打了一枪,他听到皮肉绽开的声音,以为自己要死掉的时候,台下的同学,都紧紧地捂着嘴巴,不敢发出任何声音。

“幸好,只是有惊无险。后来,等我醒过来,我想,是一个信念把我从鬼门关拉回来吧。”

台下的同学一听,马上起哄,问那个信念到底是什么。

顾嘉俊但笑不语,微微侧过头看向坐在自己旁边的陈美意:“我的信念,就是她啊。”他大概这辈子都不会忘记,那一天他无比虚弱地睁开了眼,看到陈美意眼睛通红地看着自己,他还没来得及确定这是不是梦境,下一秒,她整个人扑上来,避开他受伤的位置,抱住了他。

……这家伙,每一次都让她尴尬得下不了台。

突然,某个女同学一声惊呼,把还在神游太虚的陈美意给拉扯到现实中。她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顾嘉俊一只手举着一枚璀璨的钻戒,一只手捂着自己的左心房,对着她单膝跪下。

在升至半空的热气球上,蓝天白云作为映衬的背景,底下还有他俩都无比熟悉和爱护的动物……在这样的环境下,顾嘉俊向陈美意求婚了。

“你、你干什么?”陈美意心里一跳,明知故问。

“陈美意,你愿意嫁给我吗?”

“我、我要是不答应呢?”陈美意没想过他会突然来这么一招,虽然大家都觉得她二十八岁,要为自己的婚姻大事着急了。可是,她真的不急啊!

“你会答应的。”顾嘉俊无比笃定地说,“因为你曾经说过,只要我能醒过来,不论我要什么,你都会答应我的。”

“……”

“你要是现在不答应,我之后每一天都对你求一次婚。以你的性格,准会答应我的。”

陈美意目不转睛地看着顾嘉俊,她看到,他那双又大又亮的眼睛里,映着小小的自己。

在这个世界上,能遇到一个懂你、珍惜你的人,很难得,更难得的是,他与你有着共同的兴趣爱好,有着相同的伟大使命,但是,最难得的,应该是他做到对你许下的承诺,排除万难地回到你最爱的这个地方,打算用自己剩下的人生,陪你一起完成你的事业。

而你们,是彼此相爱的。

所以,为什么不嫁给他呢?陈美意笑着笑着,轻轻点头。

编辑/墨子

赞 (75)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