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甜的药

关注公众号Bucee雜誌館 ID : buceezzg 免费下载《花火》《逃之夭夭》......PDF杂志

<台灣電子雜誌電子書下載>

兮酒酒

约图建议:提着外卖的少女

作者有话说:

租房子的乌龙是闺密给我的灵感,特此敬上书面感谢。男主来源于我喜欢的一个话剧演员,喜欢他是因为看过他演的第一场话剧。现在,我已经是他的专业捧场粉丝,爱到倾家荡产,也要砰砰撞墙的那种。欸,肖鼎臣,我可不可以做你的优秀市民呀?

就像袁湘琴在开学典礼上看到江直树,像杰克第一次在甲板上看到露丝,像樱木花道第一次看见赤木晴子……贝重森第一眼看到谢繁,就知道自己完了。

【序】

1994年7月14日,梁朝伟的《重庆森林》上映。

作为梁朝伟头号粉丝的贝妈妈要求去看首映,可是她大着肚子,贝爸爸很犹豫,最终没能赢过孕妇的一哭二闹,还是去了。在电影放到王菲潜入663家的时候,贝妈妈突然阵痛,在大家的惊慌失措中,贝重森在大荧幕下提前二十多天出生了。

一个生下来就娇滴滴的女孩子,硬是为了纪念意义,被取名为重森。

贝妈妈骄傲地说:谁追星能追得这么死心塌地啊?

前二十四年确实没有,可是,贝重森今年二十四岁了,这一年她遇到了谢繁,就像他妈妈当年喜欢梁朝伟一样,她有过之无不及。

就像袁湘琴在开学典礼上看到江直树,像杰克第一次在甲板上看到露丝,像樱木花道第一次看见赤木晴子……贝重森第一眼看到谢繁,就知道自己完了。

【1】

相亲之前,余宝对贝重森说:“如果你对他满意,就小口吃,吃两口就说饱了,显示你的小鸟胃。如果一般般,就吃你的正常饭量。如果不满意……”

“不满意就怎样?”

“不满意就给我打包!”

“……”

后来,在约定的相亲地点,贝重森与谢繁第一次见面,当晚她吃了一口松饼,喝了两口咖啡,余宝把这称之为“一眼订终身”的信号。

贝重森自己也知道,如果这不是一场惊天动地的绝恋,就是一场不得善终的虐恋,虽然做好了鏖战的准备,但还是期望着对方即便不和自己一样,也稍微对她有些好感。

然而,现实的残酷超出了预期,正如谢繁的得分超出了贝重森给男生的最高标准一样。

谢繁迟到了半个小时,贝重森主动替他解释:“没事,下班的点,路上肯定很堵。”

对方不仅不领情,还面无表情地指了指天花板:“我就住楼上。”

貝重森的心凉了凉。

然后,两人开始点餐,贝重森忽然想起出发前余宝的良言警句里有一句是这么说的:从点的东西就能看出两个人是不是同一个世界的,胃口的甜咸浓淡,一看就知道。

贝重森点了一杯焦糖棉花糖和一份树莓松饼,而谢繁只要了一杯白开水和小份金枪鱼三明治。

现在的情况很明显,贝重森的心又凉了大半截,比对方杯子里的冰块还凉。

“我叫谢繁,今晚来之前,我和介绍人说过取消这次相亲,但好像并没有通知你,所以没办法,我只好来了。”对方终于开口,却说了这么一句尴尬透顶的话,贝重森一口松饼卡在喉咙里,谢繁立即递来一杯清水,“我没有冒犯你的意思,我只是想表达这次相亲对我的不必要性,以免引起误会。”

架不住对方好看,而且除了说的话残忍一些,其他方面都很绅士,贝重森心里给了他无数块免死金牌。

“你有女朋友?还是被家里强迫来的?”贝重森想了想,对方虽然长得无一不满足自己的审美,但做人还是要厚道,也要有尊严。

谢繁认真地看着她:“我刚分手,还没从失恋的阴影中走出来。现在也有了新的人生方向,恋爱、结婚暂时不在计划内。”

贝重森听完,沉默良久,抬头说道:“可是,我已经把你列入人生计划了……”

“……”

【2】贝重森就这点好,越被打击越有动力。

虽然和相亲对象的看法有了很大的分歧,但谢繁还是出于礼节提出送贝重森回宿舍。已经晚上九点多,贝重森饿得前胸贴后背,回去的路上忍不住偷偷点了外卖,想起没给余宝打包,又多点了一份。

谢繁的车一直停到宿舍楼下,贝重森十分淑女地压着裙子下车,故作风情地把碎发撩到耳后:“谢谢你送我回来。”

“感谢你的理解。”谢繁说完,转身上车。

“我理解你。”贝重森忽然叫住谢繁,“那你能不能也理解我一下……虽然你单方面说不可以,那我也单方面试试,可以吗?”

谢繁明显愣了一下,忽然笑了:“我没权利让你不这么做,但是……我建议你不要做没意义的事。”

这个人怎么回事啊,要是把他放到电视里按下静音,光看这张脸,还以为发生了什么美丽的爱情故事,可是,一听声音,说的话却句句锥心。

贝重森就这点好,越被打击越有动力:“没关系啊,既然你不反对,那我单方面努力一下,力的作用还是相互的呢,我不信你一点都不会被影响。”没等谢繁作出反应,贝重森扭头就跑进了宿舍楼。

刚到门口,手机响了,是外卖小哥打来的电话,贝重森只好返身跑下楼。

外卖小哥两手拎着满满的食物袋,疑惑地问:“同学,你确定只要两份餐具吗?”

“两个人吃,当然只要两份。”贝重森无语地接过外卖,刚要走,忽然觉得不大对劲,转头一看,谢繁还没走,贝重森当场愣在原地,恨不得手里的食盒立刻变成两颗手榴弹让自己英勇就义。

“没吃饱?”谢繁走过来问。

贝重森颤抖着一字一句地回答:“不……宿舍……聚餐……”

“这是不是你落在我车上的?”谢繁举着一个抠鼻屎的坂田银时的造型的钥匙扣。

贝重森咬了咬唇:“不……不是我的……我和你一样,爱看《罗生门》《悲惨世界》……不看《银魂》,你看我的名字就知道,我还爱看《重庆森林》……”

“原来是《银魂》里的人物?我孤陋寡闻了,那我再问问看是谁的。”谢繁说着,将钥匙扣收了起来,贝重森微笑着,心里却在号啕大哭。

“好了,你快上去吃……聚餐吧,再见。”谢繁说着,云淡风轻地走了,贝重森感觉很绝望。

【3】房东没说有人合租呀?不过,是你的话……那也可以啦……

介绍人给的关于谢繁的信息是,国外某建筑系高才生,毕业后会回国工作。而根据余宝手机搜索来的情报,谢繁因为暑假一次意外试镜的成功,已经去了某位话剧大师的工作室当了学生,现在正在学习话剧,努力成为一名话剧演员。

看来,谢繁回国的事是瞒着家里的呀,难怪他说不要谈恋爱,不然,不就暴露了吗?贝重森又花了些精力弄清了“某位话剧大师”是谁,工作室的据点在哪,然后就开始了漫长的蹲守行动。

谢繁每周去排练六天,白天有课的时候就晚上去,比贝重森高考前一晚还要用功。

虽然相亲之前两人就互加了微信,但是,谢繁一直没说过话,朋友圈也是空白一片,除了偶尔转发一首歌,其余的时候,吝啬到让人根本无法挖掘出任何个人信息,更不要说情感状态。

贝重森为了近水楼台先得月,在纠结两家公司选哪家的时候,果断选择了离谢繁所在的工作室更近的那家。

毕业面临的事无非是找工作和找房子,贝重森完成了第一件,就剩下房子的苦恼了。这一点,她很羡慕本地人余宝,为了不影响工作,她很快租了间两室一厅。

那天,贝重森和房东约定晚上八点在公寓门口交钥匙,贝重森欢天喜地地带着两个大行李箱早早地就在门口等着了。然而,到了晚上九点,她也没等到房东,给房东打了几个电话,都没人接。

晚上十一点,谢繁回家的时候就看见一个女孩子蹲在门口,旁边是两个贴着坂田银时大贴纸的行李箱:“贝重森?”

贝重森忽然听到有人叫她,抬头一看,差点吓得一个蛙跳跌坐在地上:“谢……谢繁……”

相亲之后的第二次见面,在这么偶然的情况下。

“你坐在这里干什么?”谢繁问。

贝重森有些尴尬,只好谎称:“那个……我刚搬出宿舍,这不忘记带新家钥匙了,等人送钥匙呢。”

“你搬进了这家?”谢繁看了眼门牌号,贝重森立即运用余宝教的面部表情管理知识调整出一个优雅的表情,并且小声地回道,“嗯呀。”

“你确定?”

“嗯呀。”

谢繁皱了皱眉,直接拿出钥匙开了门,贝重森的脸僵住了,趴在门上反复看了几遍门牌号,还是一脸不可置信:“房东没说有人合租呀?不过,是你的话……那也可以啦……”

“贝重森。”谢繁忽然严肃地看着她,“把行李拿进来,然后去派出所。”

“什么?”

“是什么导致你不实地验房就交了租金?是你那不值一提的常识?还是根本不属于女人的直觉?”谢繁瞄了眼她花里胡哨的箱子,“还是坂田银时?”

“你嘲笑我可以,不可以嘲笑阿银!”贝重森把箱子往身后一拉,“你要是不愿意跟我合租,也没必要把我送到派出所吧……”

谢繁简直无语得头顶冒青烟:“你被骗租了,你知道吗?”

“哇……”贝重森愣了两秒后,突然一声哭出来,“我已经押一付三了……”

【4】这世界上的人本来都好好的,是爱情诱发了大部分的笨蛋啊!

因为租房比较仓促,又加上没有经验,贝重森发现自己被骗的时候,已经押一付三,相当于交了四个月房租了。

在异地上学数年,第一次碰上这种事,贝重森也是不知所措,哭哭啼啼地在派出所做着笔录,听得工作人员头都疼了。

“就没想过去看一下房子吗?”

“对方给我看过房产证复印件和身份证复印件了……而且,房东说就剩一间了,再不交订金就来不及了。”

“但是,一般租房还是会亲自去看一下房子的吧?”

“我以为就剩一间了……”贝重森忽然偷偷瞥了眼不远处的谢繁,偷偷对工作人员说道,“如果不赶紧租下来的话,就不能跟他住同一间公寓了啊!”

做笔录的警员恨不得翻个大白眼,内心不禁吐槽这世界上的人本来都好好的,是爱情诱发了大部分的笨蛋啊!单身狗警员很生气:“你的个人保护意识实在太不强烈了,相当于没有吧!”

因为警员不自觉地提高了音量,谢繁看了过来,贝重森没想到警员会突然凶她,目瞪口呆时,谢繁走了过来:“抱歉,先帮我们解决一下眼下的情况吧,关于常识,我会教育她的。”

贝重森感动得涕泗横流,谢繁嫌弃地讽刺道:“你不会找工作找的都是假公司吧,明天也赶紧去确认一下吧。”

等一下,谢繁在贝重森心里一向是个仙风道骨、不沾情欲的形象,怎么突然就如此嫉惡如仇、毒舌了?

贝重森正满腹疑问地做笔录回答问题,忽然听到不远处一个人也在做笔录,说的情况好像和自己的很像,果然,两人是被同一个骗子骗了。不过,对方比贝重森机智多了,只交了一个看房订金。

两人拿出骗子发给他们的个人信息,除了照片和手机号码,其他信息明显都是假的。警员看着照片,神色有些奇怪,很快几个值班警员聚在一起看起了骗子的个人信息。

谢繁看着小声嘀咕的几个警员觉得有些奇怪,身边的贝重森信誓旦旦地说:“我一定要捉住他,把钱拿回来!这是我全部的积蓄,不然,我就要流落街头了!”

另一个妹子虽然不计较一点订金,但也表示一定要严惩骗子,以防他再继续行骗。

谢繁想了想,忽然问那个女生:“你只交了订金,没交房租,也没看过房,对吗?”

那女生不明所以地点了点头,谢繁又说:“那表示他还不知道你已经知道自己受骗了,因为我们可能已经暴露了,所以,你可以利用交房租的理由把他骗出来。”

女生听完,一脸崇拜,而贝重森则完全沉浸在谢繁那句话里的“我们”两个字里。

【5】原来喜欢一个人是这样小心翼翼。

带着贝重森回到自己家里的谢繁看看贝重森,再看看她的箱子,这么晚把一个女生赶出去实在……但是,场面又有些尴尬,于是,他说:“你要是不介意,今晚就在这休息,住的地方明天再找。”

“住这里吗……”被骗了钱,贝重森明明应该难过气愤的,可是一听能住在谢繁的家里,又不由自主地激动起来。

谢繁很快补充一句:“你睡我的房间,我去工作室睡一晚。”说完,他拿了点换洗的衣服就要出门。

贝重森过意不去,叫住他:“我可以睡沙发!”

谢繁回头看着她,她很认真很正经地点头:“真的,我睡沙发!”然而,谢繁只是说了句“明天中午派出所见”就开门走了。

贝重森忽然一个人被留了下来,看着周遭陌生又向往的、关于谢繁的一切,说不清是激动还是忐忑。她从箱子里拿出衣服冲了个澡,走出浴室时,看见地上的水渍,立刻拿来拖把非常小心地拖干净。她也没有用洗衣机,将换洗的衣服手洗好后挂在阳台。半夜渴了,她看着厨房里的杯子也不敢乱动,谢繁看上去很整洁,搞不好还有洁癖的人,她干脆用手在水龙头下用手接了点水喝了几口。睡在床上,她也没有钻进被窝,掖着被子一角躺在外层,幸好是夏天,也不怕感冒。

原来喜欢一个人是这样小心翼翼,在今晚之前,她也曾被余宝质问得动摇过怀疑过,也许自己纯粹是见色起意,根本没走心呢?可是,眼下她忽然坚定了信念,这份坚定不是因为对方的风度和帮助,而是来源于自己对这份喜欢的尊敬和保护。

她越想越复杂,怎么也睡不着,几次摸出手机想发信息给谢繁,又怕他陪她折腾到这么晚,早就累得睡着了。她翻来覆去几次后,手机竟然响了,有人发微信进来。

“需要喝水的话,除了最里面一个白色的杯子不可以用,其他随意。”

是谢繁,贝重森激动得一个翻滚滚到地上。她反反复复地看着这句话,像做阅读理解,一瞬间几百种含义涌上心头,他果然有洁癖啊!但是,他这么细心周到,一定设想过很多情况吧!她一骨碌爬起来跑到厨房,出于好奇,她拿出那个不能使用的杯子,杯身上刻着两个字:眈眈。

贝重森脑海里一道霹雳,眈眈就是那个刚分手还没让谢繁走出来的前女友?!

【6】反正多谢你们了,得给你们颁个优秀市民奖!

第二天下午,骗子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发现,答应另一个受骗人出来见面。而在约定见面的餐馆里,便衣警察早就埋伏好了,贝重森不想错过,也在附近的店里闲逛,等着骗子露面。

大概是想着能收钱,骗子很早就到了,那妹子也是沉着冷静,可是骗子突然接了个电话,之后神色就有些不对,贝重森怕骗子已经意识到被套路,抢先一步现身了。

谢繁彩排间隙和贝重森约好了去派出所,结果到了那里才知道贝重森已经不在了。警员说她有事先走,一会就回来。谢繁虽然跟她认识不久,但对她的脾性多少还是有点了解的,果然,一问,便衣警察和另一个上当的女生已经出门去约骗子了。

谢繁刚要离开派出所,忽然听见昨晚做笔录的警员在跟另一个人说话:“我就说照片上的人有点眼熟,结果,真的是他,这可是一级通缉犯啊,快,现场再加派警力!”

谢繁扭头就跳上车,赶到骗子所在的餐馆,现场已经乱成一片,嘈杂中只听到有一个人在哀号:“我有糖尿病!不要刺激我!我有病!”

“你长这么胖能没有糖尿病吗!赶紧起来,别装死!”

谢繁拨开人群,就看见骗子已经被一个人扭在地上,只是一直撒泼打滚不肯起来,扯着嗓子喊自己有病。

贝重森才不相信他,一个劲地想把他拽起来送进派出所,谢繁见状,上前一把拽开贝重森:“你凑什么热闹啊?”

他的语气有点凶,贝重森被吓了一跳:“我……我这不是练过吗……我跆拳道……”

“就算是巴西柔术红带师圣又怎么样?”谢繁松开贝重森,缓了缓语气,“不是有警方吗,瞎掺和。”

眼看骗子一路哀号着被带走了,贝重森想跟上去,被谢繁叫住:“我开车了,走吧。”贝重森像个被训话了的小学生,蔫蔫地跟着走了。

回到派出所,警员一看骗子真人,叹了口气:“好久不见啊。”

骗子翻个白眼:“两三年前才见过。”

贝重森一脸莫名,警员解释道:“这下你们误打误撞地立功啦,这人是国家一级通缉犯。”

“什么?!”贝重森和那妹子都是一脸震惊。

只听谢繁毫不惊讶地问:“请问他犯了什么罪?”

“金融诈骗,金额达到一定等级了,这不就成一级了吗?具体的不能说,反正多谢你们了,得给你们颁个优秀市民奖!”

不知道为什么,贝重森总感觉谢繁听到“金融诈骗”的时候好像松了口气。

“那有奖……”貝重森将要吐出口的“金”字被谢繁及时逼了回去。

他说:“谢谢你们了,我们还是比较关注被骗的房租能不能要回来。”

“你们回去等消息,一有消息就通知你们。”

有些事程序复杂,不是一两天能解决的,贝重森也就没说什么。回去的路上,她坐在副驾驶座上不停地给谢繁描述当时情况的危急和自己的英勇,当然大部分是添油加醋的,谢繁虽然全程一言不发,但也注意到她有一个词重复了无数次,那就是:虎视眈眈。

比如,那个骗子虎视眈眈地看着我……要不是我们及时阻止,他还不知道对多少人虎视眈眈呢……我不甘示弱,也虎视眈眈地看着他……有的符合语境,有的则用得莫名其妙。

“你中了虎视眈眈的毒吗?再说几遍,我就没法直视这个词了。”谢繁终于感觉到违和,忍不住问。

贝重森一脸神秘地问:“你有没有听出什么来?”

谢繁转头瞥了她一眼:“没听出什么,就觉得你现在也是虎视眈眈地看着我。”

“我能不能问问你为什么分手啊。”贝重森顾左右而言他。

谢繁更觉得莫名其妙了:“这跟你说虎视眈眈有什么关系?我拒绝回答。”

逃避,是还没走出来的重要特征,贝重森这样一想,不禁觉得自己更加任重道远了。但她不泄气,冷不丁地问:“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他是一级通缉犯,所以才急急忙忙来找我呀?”

谢繁愣了愣,没有说话。

【6】它永远新鲜,就永远不喜欢你!

后来,房子的事解决了,谢繁也帮贝重森搬了家,一个投入新工作,一个沉浸在排练中,好像除了那次租房的乌龙,两个人再也没什么交集了。

直到谢繁的处女作话剧上映,网上开始倒计时售票,连贝重森去上班的路上都开始可以在大厅的电子屏幕上看见谢繁的照片。

她忽然意识到,谢繁所说的新的人生方向,原来是那么明确的事情,那么,恋爱、结婚不在计划内,也不是一句搪塞的话,他是真的没有将那些算进日程。

贝重森不是个文艺的人,不爱看话剧,更不爱看什么《悲惨世界》和《重庆森林》,她却守在电脑前等着售票开始。

贝重森没经历过抢热门演唱会门票的惨烈情况,因此在谢繁的话剧票开售时还淡定地去倒了杯水,回来却发现票已经一售而空,一看时间,才过了两分钟。她眼前一黑,真是低估了那位大师的影响力,或许还有谢繁的魅力?

她正一个人在屋子里哭天抢地,忽然有人按门铃,是快递小哥。小哥递来一个信封,她一看见封面上的名字就迫不及待地打开了,里面是谢繁寄来的两张嘉宾席门票。

“啊!”贝重森忽然叫出声来,快递小哥刚走出几步,被她吓得一大堆快递掉在了地上。

首演那天,贝重森和余宝早早地就去场外候着。大厅里巨幅的海报上,谢繁穿着布满褶皱的白衬衣站在最前面,头发是精练的板寸,露出细长的脖子,脸色苍白,真是极度考验人的造型。但是,谢繁的颜值撑住了,不仅撑住,还格外加分,给人羸弱又强劲有力的悲凉之美。

贝重森沉浸在对那张脸的欣赏里,忽然想起来,这话剧讲的是什么,她还不知道呢,光兴奋了,于是她赶紧拿出手机百度。

《会哭的房子》讲述一个被女人抛弃的男人,日日夜夜将自己困守在曾经两人共同居住的房子里……描述了一个失去所爱的人的绝望和自我分裂。

贝重森抖了抖,怎么看都觉得它像一个恐怖故事。

可是,开场三分钟后,贝重森就恨不得为自己的无知疯狂捶地,原来话剧这么好看啊!

谢繁笑的时候,她跟着笑,谢繁哭的时候,她跟着哭,全场观众都是如此,像情绪被人操控的玩偶。

“你走之后,我常常在夜里听到房子哭泣的声音……”谢繁揪着自己的衬衣闷声哭诉,接着又低沉地嘶吼,“如果这世上一定有什么不会过期的东西,那大概是一颗怎么也没法喜欢你的心。它永远新鲜,就永远不喜欢你!”声嘶力竭之后,谢繁整个人瘫倒在地,那一瞬间,掌声雷动,据余宝回忆,当时要不是她在旁边,贝重森简直差点被弹射到舞台上。

【7】前女友是什么东西?

首演大获成功后,剧组开始全国巡演。贝重森看着谢繁开了微博,并见证他粉丝破十万,五十万,百万……虽然觉得自己眼光很棒,但是怎么想都觉得自己一下子多了不少情敌。她随便翻开一条微博,底下都是:小哥哥加油!我爱您!

看着一条条表白,贝重森恨不得个个都回复过去:他不会谈恋爱的!

正躺在床上翻白眼,贝重森收到了来自谢繁的第二条微信:本周末有空吗?

贝重森高兴得跟旋转烟花似的一下子弹跳起来,打了一句“有空”,想想删掉了,换成“有啊”,还是删掉了,琢磨了半天,最后回了句:有。

可是,按了发送键,她又后悔了,没想到谢繁很快回复:周末见,我来接你。

这句话导致贝重森直到周末看见了谢繁为止,才终结了这几天的魂不守舍、傻笑、发呆等恋爱症状。

可是,谢繁沒带她去别的地方,而是开进了一个小区,敲响了其中一家的门。

他打开门,就见到一对和蔼的老人家,好奇地打量着贝重森。贝重森扭头看了眼谢繁,谢繁的眼里也明显有些惊讶:“爷爷,奶奶,你们怎么……”

贝重森立即开口跟着叫了声爷爷奶奶,两位老人家很直接地说:“跟你没关系,你让开,我们是来看你女朋友的。”

两人都是一愣,谢繁有些尴尬:“谁说的?”

两个老人家很默契地指指里面,干脆地甩锅,同时还冲里面喊了句:“你们儿媳妇到啦。”

贝重森被“女朋友”和“儿媳妇”两个高粉词汇连续暴击,整个人都差点从头粉到脚。

饭桌上,谢妈妈做了一堆拿手菜,谢爸爸热情地聊着天,忽然谢妈妈起身说了句:“差点忘了叫眈眈出来吃饭。”

等等……难道说,前女友也在这里?这是什么局面?

贝重森感觉如临大敌,可是谢妈妈出来后,只是怀里抱着一只小比熊,瞪着圆溜溜的眼睛,感觉在问贝重森:前女友是什么东西?

谢妈妈正在喂狗,谢繁见贝重森脸色不大对劲,低声问:“你怕狗?”

贝重森赶紧摇头,她怎么好意思说她把他家的比熊误会成了他的前女友……

“贝贝啊,今天喊你过来吃饭呢,是阿姨想诚恳地跟你道个歉。”谢妈妈回到餐桌前,贝重森闻言一愣,都忽略了“贝贝”这个尴尬的昵称。

谢妈妈继续说道:“之前你房子被骗租,是我的失误。那套房子呢,以前一直是给谢繁住的,可是谢繁一直在国外,我就想空着也是空着,不如租出去赚点钱。后来遇到一个租客,就是那个骗子,说是公司有住房补贴,但需要我复印房产证和身份证,都是阿姨法律意识太低,上了当。后来他说不租了,我也没起疑。他就根据我们的证件做了假证,到处骗钱,谁知道后来谢繁瞒着我们偷偷跑回来了……”谢妈妈说着,瞪了谢繁一眼,“后来房租的钱拿回来了吗?”

贝重森一听,原来是这么回事:“拿回来了,您放心吧。”

谢繁看了眼贝重森,当时一查,发现受害人有好几个,被骗的金额累计有十万左右,都被骗子一下就挥霍了,根本拿不回来,但贝重森没有说实话。谢繁不禁有些触动,她就是因为这么老实善良才会被骗啊。

“那就好,那就好,早就让谢繁带你回家吃饭了,他一直说太麻烦你了,拖着呢。说起来真是……那首歌怎么唱来着?”

“一定是特别的缘分,才可以一路走来变成了家人……”谢爸爸小声提醒,“对、对,你看你们还相过亲,能没有缘分吗!谢繁他从小到大连恋爱都没谈过,也是第一次相亲,居然一看一个准!简直……”

“妈!”谢繁终于忍不住了,“我去看看眈眈吃好了没……”

贝重森听到“没谈过恋爱,第一次相亲”,又是一愣,然后心里像烟花一样炸开了。

吃完饭,谢繁送贝重森回家,贝重森刚到家坐下没多久,外卖小哥就来敲门,账单上的备注写着:今晚这种场合肯定没吃饱吧。

贝重森打开包装盒,有焦糖棉花糖、树莓松饼……

【8】想记住的记不住,想忘掉的忘不掉。

演出越来越忙碌,谢繁全国各地跑,贝重森渐渐从无知莽撞的少女进入了稳重而紧张的职业女性状态中。虽然谢家四位长辈全部看好贝重森,但她知道,只要谢繁不投她那一票,她的胜率就是零。

因此,为了不给谢繁增加负担,贝重森再也没提起过她对他的喜欢。

人这一生,有两个遗憾——想记住的记不住,想忘掉的忘不掉。就像贝重森怎么也记不住要背的单词和合同内容,怎么也忘不掉不喜欢自己的谢繁。

所以,贝重森认命了,每次谢繁演出,无论在哪座城市,只要贝重森得空,一定会飞过去看。她每次都买同样的位置,那样,她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常驻嘉宾,即便不能在谢繁的现实人生里有什么重要角色,但起码在观众席里她是个钉子户。

一个人的时候,贝重森渐渐地看起了《超脱》《午夜巴黎》那样的文艺片,因为心有所爱,也更能理解《重庆森林》里王菲在梁朝伟家摇头晃脑听的那首《California Dreaming》(加州梦)……

但是,她不知道,谢繁在演出后疲惫又失眠的夜晚,在酒店里看着一集又一集的《银魂》,坂田银时说:不许逃!你自身不先改变的话,一切都不会改变!你逃也逃不掉的,尤其是你真正想要忘却的事!

谢繁忽然意识到,人生虽然有计划,但也可以有意外啊。

这一年年末,《会哭的房子》的最后一场演出定在了首演的地方。贝重森当时正在外地出差,虽然提前完成了工作想着赶回来,可是飞机误点,她到时已经散场,觀众一个个满脸留恋地走出来。

谢繁谢幕时就注意到了那个空着的位子,那是贝重森的位置。演出时,谢繁从来不敢看,因为怕它空着,他的注意力也会空出一块。

谢繁谢完幕抱着鲜花走回后台,换好衣服从后门回家。夜里十一点的家门口,有一个贴着坂田银时大贴纸的行李箱,谢繁一愣,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这时贝重森拿着外卖飞奔上楼:“你吃饱了没呀?”

女孩子换了成熟的打扮,可是说话依旧那么俏皮。

这一晚,两人吃着大份的外卖,看着《银魂》的新电影,电影结束,黑色的屏幕一下子让房间里的亮度低了不少。

谢繁忽然开口:“还记得那个‘优秀市民锦旗吗?”

贝重森点头,那面派出所送的锦旗当时就被贝重森转赠给了谢繁。那时的谢繁并不想要,还是被半威胁半逼迫才接受的。可是谁知道呢,那样丑不拉几、和房间整体都不搭的一面锦旗,从那天开始就挂在了谢繁的家里。

“优秀市民应该不会见死不救吧?”谢繁问。

贝重森不解:“不会……”

“那优秀市民能不能救救我?”

“救你?”

“救我于靠近你与远离你自我矛盾的水深火热之中,救我于看着你、拥抱你不可多得的缠绵悱恻。”

“新戏的台词?”贝重森的心疯狂地跳动着、

谢繁微微一笑:“是的,是一出叫《我喜欢你》的老套戏码。”

编辑/墨子

赞 (111)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