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医以后看医疗剧和看笑话书没有区别

作者简介:李慕渊,本科毕业后弃医从文,成为同学中的异类;专业后遗症喜欢洗手;学生时代觉得小说没什么好的,后来自己写小说写到凌晨被送急诊。

新书《鲤若安好》即將全国上市!

我们医学生群里流传着一句话:只要专业选得好,年年期末胜高考。

高考结束,还处于懵懂无知状态的我,被我妈连哄带骗地选择了学医。结果,上大学以后,只要想起这件事,我捶胸的力度都能把自己捶出内伤来。

学医真的没有小说里写的那么轻松,艺术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我曾经尝试着按照百分百的复原度把医学生的真实生活描述出来,结果只是弄出了一部苦难成长史……毫不夸张地说,我的室友卷卷在拜读了超真实的第一版小说后,眼泪汪汪了好长时间,她对我说:“阿渊,你不说,我还没发现,我们学医的人真的好苦哦!”

其他学院的帅气学长,可能是篮球打得最棒,歌唱得最好的。可是,在我们医学专业,真正令人敬佩的帅哥,永远是第一次上解剖实验,搬好大体老师(遗体捐献者捐献的人类躯体标本)的……

学医已经如此悲剧,谁不想看点开心的东西?所以,每每看到市面上的主角是医生的小说,我总是会格外兴奋。可我每次在求知欲的驱使下打开书,又会在求生欲的努力下合上书——这写得太假了吧,哪有医生是这样的?

每一个学医的人最后基本都会被强迫症和洁癖折磨。基于现代医学对细菌的认识,每一个医生都会在学生时代就对“无菌”留下特别深刻的印象——所以,他们总是在洗手。

但我看过最过分的一本医生为主角的小说,竟然还描写了一个医生出手术室没摘带血手套的画面……说句实话,那样的医生应该在迈出手术室第一步时,就被器械护士一巴掌拍在墙上了。

我依稀记得大四那年看某部热门电影,结局为了表现配角去世,画面切成了心电监护显示器上一条直线的示意图。可惜,面对那个镜头,我完全没办法悲伤起来,因为……那条线实际上不是代表心跳停止,而是血氧饱和度探头接触不良啊……

可是,那次电影的终场,我指出了画面上心脏电极片贴错、血氧饱和度探头没有接好的错误后,我哭得眼泪汪汪的妈就再也不和我一起去看电影了。

其实,“医生”变成小说主角的热门职业,并不是不能理解。在绝大多数人眼里,“医生”这两个字,代表着高收入和被人尊重。可是,在成为独当一面的医生之前,每一个医学生要经受什么样的磨炼,又有谁会在意呢?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能够站在手术台上的名医,也曾在手术台下默默地缝了很多猪肉。第一次练习医学操作,我们的练手对象往往是同学或者室友,我第一次拿针,就让卷卷的手整整肿了三天。

所以,如果有一个机会,我一定要尝试着尽量真实地复原医学生们成长的过程。这一次,他们不是名扬四海的名医,也不是将挂号费炒到天价的专家,只是和你和我一样,迷茫而无助的学生。他们忙着学习实习,忙着处理爱恨情仇,忙着为了青春奋不顾身。

他们带着准成功人士的臭习惯,也被紧张的生活搞得疲惫不堪,或许你也一样。

他们失恋失意,伤心痛苦,但最终学会站起来,或许你也一样。

我愿意在《鲤若安好》上市那天去买一本,或许你也一样。

赞 (30)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