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山人海,我的眼里只有你

尚方宝剑:我,一个出场自带背景音乐的小可爱。等灯等灯,跟我念一遍,有没有感受到这文字里深情的律动?

等灯等灯,我闪亮登场。红变绿,绿变黄,翘首等灯时,请想起我。

作者介绍:尚方宝剑,杂志人气写手,常驻《花火》,多次获得读者票选前三名。《欢喜又怯怯》已上市!

《欢喜又怯怯》上市半个月,我收到不少反馈,大部分读者都说很喜欢,也有少数几位颇有微词。

有读者问我,男主和女主在一起后,为什么要出来一个露蔓,这是刻意给他们制造恋爱的坎儿吗?

是,也不是。

恋爱过的人都知道,像露蔓这样的角色,在现实生活里随处可见。这种人优秀,有魅力,总给人一种某某某与她在一起更合适的错觉。

要是男主与女主在一起后,连个其他可能户与他们发生故事的人都没遇到,那才是见鬼。这世间到处是人,只要有人,就有可能遇上,就有可能节外生枝。

生活总是有诸多意外,多得是有人在恋爱之后,遇到另一个似乎更合适的人,于是有的人见异思迁,有的人坚守旧爱,所以,这世间有了分分合合。

我以前看电视看过一句挺经典的对白,一个女孩为了让男孩死心,对他说:“就算全世界只剩下你一个男人,我都不会爱上你。”

如果用这句话做逆向思考,那大概是——纵然人山人海,我的眼里只有你。

穆梓郁的眼里只有洛祈然,就算遇到一百个露蔓,他都不会为之倾心。

也有读者说,穆梓郁和洛祈然都太骄傲了,经不起现实的考验。

我当时回复说,不肯为对方妥协,不等于经不起现实的考验,放下自我有多难,只有自重的人才懂。

我当然知道,在现实生活里,也不乏委曲求全、勉强幸福的人。

我认识一个这样的女孩,为了她喜欢的人,她的姿态可以低到尘埃里去,她为了那男生学跆拳道、打游戏,做着从前她想都没想过的事,每天都在努力扮演自己想象中的男生喜欢的样子,每天都在卖力地讨好。

她如此努力了一年半载,男生还是不为所动。她愤愤不平,开始自暴自弃。最后,她找我倾诉,告诉我她为了那男孩能沦落到那步田地。

我当时很生气,问她,你还有没有尊严啊?!

她十分有底气地说,为了他,我连尊严都可以放下!

呵呵,简直可笑。

她连尊严都可以放下,连她自己都不爱自己,凭什么指望他人会爱上她。

她抛开了自己,连自己的心都没守住,居然还痴心妄想守住别人的心?

只有经过权衡和思考,所做出的妥协和退让,才会显得珍贵。

而任何妥协,都应该是双方的。就拿我的朋友来说,如果男孩对她有好感,自然会对她好奇,自然会试图去了解她的兴趣,而不是要她迈出一百步走近他,他还在原地一动不动,冷静地围观她唱独角戏。

还有好些读者反馈,看小说看哭了。

这点让我很意外。第一个读者這么告诉我时,我没太当回事,我想她可能太敏感,泪点低,我明明没有在小说里设置泪点。

后来又有读者跟我分享,她和她前男友也有过类似穆梓郁和洛祈然的争吵,她太感同身受,忆起往昔,气得哭了。

我当时读完私信,不知道要怎么回应,一直没有回复。

刚好那几天我在重温一部TVB电视剧——《栋笃神探》。

这部剧几乎全程爆笑,到了最后一集却给了我沉痛的打击。男主死了,谁会想到那样一个风趣幽默的人,在一次设局捉拿杀人凶手时被伤,纵然醒了,也康复不了。

我当时特生气,骂编剧刻意制造狗血情节。

我家小闫同志在一旁,冷静地劝我,说,人家编剧也想要有笑中带泪的东西,正因为男主是个讨喜又乐观的人,他的死才更让人惋惜。至于牺牲,这难道不是一个警察随时都该做好的心理准备?这不算刻意狗血,只能说,男主遇到了所有警察都有可能遭遇的不测。

嗯,笑中带泪,这大概也是我想说的故事吧。

《欢喜又怯怯》能让你们开怀大笑固然好,但如果在读完这本小说后,你们眼角有泪,那一定不是因为这个故事,而是因为感情共鸣。

我很高兴遇见你,有缘共鸣的某某。

赞 (27)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