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我请随意

莱弗

有一天,和胖子吃完晚饭压马路,我看着学校附近的这条国道突发奇想,想看看这条道路的前方还有什么风景。

恰逢初夏,夜风拂面。

想象一下,凌晨三四点钟,开着一辆车在空无一人的道路上奔驰,放着我最爱的音乐,多浪漫!

我就对胖子说了。

胖子听完,没说话。

没过几天,他半夜约我出来,说准备好了车在等我。

我真是感动得不要不要的,一路非常少女地蹦跶过去,一看——

我说,今晚月色撩人,星光满地,的确适合开敞篷车兜风没错,但是你开一辆电动车是不是有点儿过分了?

然而来都来了,我只好坐在后座抱着他的腰启程。

胖子說:“我没有驾照,不会骑摩托车,电动车是现学的。”

早说啊,过分!

可是——“嗯嗯,人家好感动呢!”

五分钟之后,车子“吱吱呀呀”不堪重负地缓慢前行。

月黑风高,沿途一片漆黑。

觉得自己是个傻缺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太尴尬了,于是我拿出手机开始放歌。

又过了三分钟……好的,我承认行了吧,我真的是个傻缺。

杜弘廷:“要不要……”

我:“要!”

车头掉转,往回赶。

难得有默契,居然是在这种时刻。

开着开着,遇到一个坑,我赶紧攥住胖子腰间的肥肉稳住自己。

哐!骑过去的时候突然感觉自己像抓住了一个水袋,稀里哗啦一片晃荡。

“哈哈哈!太好玩儿了!你瞅瞅前面还有没有坑,再来一次行不行?”

杜弘廷:“滚!”

不一会儿又“哐”了一下。

“哈哈哈!”

我一边哈哈大笑,一边在他的腰上揉来揉去。

看他恼羞成怒的样子突然觉得好可爱,于是趁他回头骂我的时候,凑过去在他的脸上轻轻地亲了一下。

结果车头一歪,差点儿摔倒。

我惊魂未定,拍了他一把。

他突然双脚落地,停车了。

我问:“你干吗?”

他回过头,满脸黑线,说:“我有反应了……”

我假装听不懂:“晕车反应?”

“闭嘴!”

“哈哈哈!”

胖子说他要一个人冷静一下。

我看着他默默忍耐的背影心中充满了遗憾,这种时候他难道不应该对我说:“女人,你点的火,你自己负责灭掉!”然后发生一些旖旎的事吗?

一个人冷静一下是什么鬼?

我问他,一个人要如何冷静?

他回我,说:“回宿舍,看《数值线性代数》。”

……

杜弘廷啊杜弘廷,你到底是真纯情还是假正经?

从那一刻起,我知道,我不再是一个纯洁的姑娘。

隔日,和胖子去超市大采购。

他买了很多东西,左右手各提了一个大袋子。

走得太久,又热又渴,途经一个小卖部,我突然想吃冰棍,但是没带钱。

他说他有零钱,就在左边裤子的口袋。

我把手伸进去摸了半天,才找到两个硬币。

不够,再伸进去摸摸,够了。

他也说:“够了。”抿着嘴唇,耳尖绯红。

我伸手摸向另一边口袋:“你想不想吃冰棍?”

杜弘廷头也不回地提着袋子飞奔:“我不吃!我没钱!”

是吗?口袋明明还有很多钱!

好不容易追上他,我手里的冰棍都快融化了,水滴滴答答往下掉,我本能地去舔。

杜弘廷静静地看了我一会儿,突然说:“孟琪琪。”

“嗯?”

“你能不能把冰棍扔了?”

顺着他的眼神我看向自己手中紧握着的冰棍……

哦……

我故意曲解他的意思:“你是不是嫌我吃相太难看了?”

“扔了!”

我舍不得,一口塞进嘴里,杜弘廷直接把我的冰棍抢过来扔掉了。

真是的,我只是吃根冰棍而已,死胖子,明明是自己满脑子邪念!

——节选自《莫名我就喜欢你》

【ps:放立体封+二维码】

赞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