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通”,我的少女心

仙子有病

简介:编辑俆筱宁偶然撞破漫画家作者阎遇白的非人类身份,可对于他要“吃掉”她的威胁,她不但不害怕,居然还有点儿心动是怎么回事儿?

【一】

俆筱宁抱着合同站在这栋小洋房的门口半天了.台阶下小花园里的玫瑰开得正好,呼吸间都是馥郁的香气,她深吸一口气,终于鼓起勇气,敲响了面前的门。

“阎老师在家吗?我今天把合同拿过来了哦。”

无人回应,只是被简单带上的门却因为她敲门的动作而开启了一道缝。

没关门?她狐疑地朝里面探了探脑袋,脑海里冒出了一百条关于入室抢劫杀人的新闻。

没人回应,她试探地推开门走进去。客厅里静悄悄的,只有她的脚步声轻轻地回响,她狐疑地巡视一周,这才发现了沙发前的地毯上似乎躺着个人。她抱着合同缓缓走近,发现那的确是阎遇白。

“阎老师?阎老师你没事儿吧?”她上前去晃了晃他,他这才缓缓地睁开眼睛。

青年有副漂亮的面容,深目挺鼻,眉目如画,轮廓精致如同画报上的男模,此刻茫然地望着天花板,一副喝高了还没完全清醒过来的样子。

而桌上,只放着一盒启了封的巧克力——酒心的。

“阎老师,你怎么了?”她扶他坐起来,却总是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儿,手背上划过某种毛茸茸的触感亦仿佛在验证着这一点。

等等,毛茸茸?

她狐疑地低下头,望向自己的手刚刚触到的地方——

一条尾巴。

毛茸茸又软蓬蓬的尾巴。

她愣了半晌,才像是想起什么一样,傻傻地抬起头,这才发现到底是什么不对劲儿了。

耳朵,黑发间冒出来的是一截同样毛茸茸的狐耳。

“阎老师?”

“你是……漫画社的徐编辑?” 似乎是“房间里有人”这个认知唤醒了一点儿意识,青年的瞳仁终于对准了焦距,他眯了眯眼,声音仍带着一点儿慵懒沙哑的醉意:“徐编辑,你怎么会在这儿?”

“我来……”她再次确认了一下自己手中那种柔软蓬松的质感,艰难道,“给您送合同。”

“嗯。”他点点头,似乎清醒了一些,推开她自己坐起来了。

“那个,老师,尾巴……” 某种猜想在脑海里渐渐成型,俆筱宁颤声开口。

面前青年动作一滞,下一瞬,她感觉到那条柔软蓬松的尾巴迅速滑过她的手,然后消失了。她再抬起头,黑发间那对毛茸茸的狐耳也同样迅速地收了起来。

阎遇白冷眼睥睨她,问:“什么尾巴?”

“阎老师,”她咽了口口水,艰难地开口道,“我又没喝醉。”

如果刚刚她还只是怀疑耳朵和尾巴只是大龄单身漫画家酒醉后准备的奇怪装饰,那么他欲盖弥彰地收起尾巴和耳朵这种行为,已经足够让她确定了——

这个漫画家不是人类啊!

【二】

俆筱宁成为漫画编辑有两年了,她带过的漫画家足以写一本奇葩录。漫画社里的一众编辑也统统都承认,这群靠脑洞吃饭的家伙们全都是一群脑洞堪称黑洞、行为和思维完全没有办法用常理判断的“非人类”。

可是她没想到,“非人类”这个词,有时候它居然不是比喻而是描述!

此时此刻,坐在地毯上,她望着面前的“非人类”久久不能回过神来。

“别这么看着我。”面前冷淡的男声打断了她的理性思考,俆筱宁这才发现自己盯着人家半天了。

“哦。”俆筱宁点点头,移开目光,可没两秒,又不自觉地转过来。精灵啊,她现在算不算也体验了一把少女漫画的情节啊?根据她刚刚看到的尾巴和耳朵的花色形状来看,好像是一只……

“用你们人类的说法……”他淡淡解释道,“叫精灵。”

“哦。”俆筱宁又点点头,一时间心里百感交集,有点儿好奇,又有点儿兴奋……满腹疑问她还没想好先问哪一个,却忽然又听他道:“徐编辑。”

“嗯?”她抬起头。

“我说……”面前的青年微微睐起眸子,仿佛狩猎一般缓缓地俯下身去,让她的瞳仁中可以清晰地倒映出自己,他轻声提醒道,“你到底知不知道,你现在很危险?”

自古以来他这样的“非人類”都是人类见之而躲避不及的存在,虽然他们可以化形与人类无异,可她到底知不知道,现在面前这一只,不是家养的温驯大型犬,而是一只千年狐?

客厅中一片寂静,连一丝风声也没有。面前的小编辑睁大眼,愣愣地望了他半晌。

渐渐地……

脸红了……

阎遇白无言退开, 伸手揉了揉眉心,忽然觉得非常地——烦躁。

这也不怪俆筱宁,实在是那张漂亮的脸离自己这么近的时候,拥有正常审美的女孩子是没有办法继续保持理性思考的——

哪怕知道对方是个非人类。

理智回笼,俆筱宁才明白他所说的意思,猛地跳了起来,险些把面前的青年撞个趔趄。

“对、对不起!我不会告诉别人的!”俆筱宁朝他鞠了一躬,道,“您就当我今天下午没来过!我这就走!”

说完,她拎起包便匆匆跑出了门,却又想起今天的来意,忍不住从门边伸头望向客厅里的青年,犹豫道:“那……阎老师你一会儿记得把合同签了,我过两天来拿,成吗?”

说完她小心翼翼地看他的神色。

很好,青年的脸色看起来更烦躁了。

这件事儿发生了好几天,俆筱宁想起来,觉得自己好像是做了个奇怪的梦。

其实在她带的漫画作家里,阎遇白已经算是最正常的一个了。他虽然不爱出门,性格也冷冰冰地不太爱搭理人,可在俆筱宁看来,他比那帮动不动就拖稿玩儿消失,还找出一大堆借口的漫画家们更像个认真负责的正常人啊!

所以,一定是做梦!她想。

但她一直没敢去他家拿那份合同。

几天后,阎遇白亲自上门来交合同时,俆筱宁才再次见到他。青年独自坐在漫画社的洽谈室里,身姿闲适优雅。俆筱宁给他倒了杯咖啡,坐在他对面重新看了一遍合同。确认了合同上的身份信息都没有半分不对劲儿,她才抬起头看他。

“阎老师,我看了合同没什么问题了。”她道。

阎遇白没说话,俆筱宁笑了笑,打算缓解一下尴尬的气氛,于是道:“阎老师,我跟您说,我那天做了个特别好玩儿的梦,我梦见您啊……”

她的话说到一半就顿住了,青年撑着下巴靠在桌边,懒散又淡漠地望了她一眼。一条毛茸茸的尾巴伸到桌上来,颇有节奏地在桌面上拍了一下,又一下。

【三】

俆筱宁很快接受了自己带的漫画作家是个精灵的事实。虽然人家是精灵,也是个勤勤恳恳画稿子、从不拖稿的正经精灵啊。

想起这两年来他按时交稿的好习惯,俆筱宁又重新对这位非人类漫画家生出了敬意。为了避免他被什么科研组织抓去研究,她决定替他好好保守这个秘密。

可自从上次阎遇白来过一次漫画社后,看见过他的人不少。虽然大家都不知道这位漫画家是个非人类,可是他那张着实惊艳的脸就已经有足够的爆点了。主编甚至提出,漫画社这次的粉丝线下见面会让他也务必要到场。

俆筱宁十分为难,道:“主编,可我怎么觉得,遇白老师不会答应啊?”

主编看她一眼,仿佛她问了一个多么愚蠢的问题,道:“对啊,所以就需要你去做思想工作啊!这两天你跑勤点儿!加油吧!”

于是俆筱宁只好又战战兢兢地来敲阎遇白家的门。

“不可能。”在听完了她的来意后,阎遇白只淡淡地抛出这三个字就要关上门。俆筱宁顾不得尊严,当机立断地扯住了他的胳膊,道:“求您了!阎老师!”

长臂扯了一下,没扯出来。阎遇白低头望过去,只望见一双眨巴眨巴越发可怜的眼睛,只听俆筱宁道:“只是和一些粉丝见个面而已,不会很累的!我跟您保证!”

“你拿什么保证?”他问。

“啊?”这种话不都是随口一说吗?还需要拿什么保证?俆筱宁一头雾水。

面前漂亮的青年懒洋洋乜她一眼,道:“人类啊,果然都是没什么诚信的。”说着又要关门。

被贴了“没诚信”标签的人类小编辑一脸茫然,但很快地,她意识到再这样下去是达不到目的的,连忙道:“我以人格担保!绝对不会让你觉得烦或者累的!”

“人格什么的,本身就不可信啊。”他望了她一眼,忽然弯唇笑了笑,然后俯下身来,仔仔细细地盯住了她的脸。四目相对,他漆黑的瞳仁像是一汪深潭,要将人往里拉似的。在呼吸可闻的距离里,她忽然嗅到一股淡淡的香气,又甜又香。

他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却酥酥痒痒像是要钻到她脑袋去一样,道:“……不然,拿你自己做担保怎么样?”

“呃……”她顿了一下才清醒过来,纳闷道,“虽然我很想答应你,可是阎老师,我已经卖身给漫画社了。”

阎遇白顿了顿,神色疑惑地望着她。

俆筱宁没注意到他的神色,自顾自地说道:“月薪三千,朝九晚六,加班没有加班费,实习期还没有五险一金……人类世界的卖身条件,很苛刻吧?”

真是闻者伤心,见者落泪。

阎遇白收回手,忽然感到一种实实在在的挫败。

“也罢,我答应你。”他靠在門边,终于无可奈何地道。

俆筱宁仍然扯着他,反应过来后,连忙抬头朝着大发慈悲的精灵露出一个狗腿的笑。

逆光中,青年薄唇扬起一抹笑,看起来颇有些不怀好意地意味,道:“不过你们可要想好,是不是真的要我去。”

这个笑——

脑海中负责危险感知的区域分明疯狂地拉响了警铃。

心脏却狂跳起来……

【四】

对于最后阎遇白这句似是而非的话,俆筱宁忐忑不安了好几天。

他这个意思,难道是他去了见面会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儿?总不至于他要吃人吧?想到见面会书城的安保条件,拦下一个发狂的阎遇白应该还可以吧?她又放下了心。

可等到见面会这一天,俆筱宁才明白他的意思。

——的确是要“吃人”,可要“吃人”的不是阎遇白,是现场的粉丝。

见面会还没开始,整个活动厅就仿佛被一种奇怪的磁场笼罩着。空气里漂浮着一丝甜甜的香气。活动厅里乌泱泱地挤满了人,人数早已远远超过了他们当初预计的人数。其中大部分也根本不是漫画社的粉丝,而让他们无知无觉地进入活动厅的原因只有一个——阎遇白。

活动厅奇怪的狂热在他出现在台上的时候达到了巅峰,像是往沸油里倒了水,台下瞬间沸腾起来,一时间乌泱泱的人统统都朝着台上的阎遇白疯狂地拥过来!

俆筱宁转头望向安保人员,希望他们能赶紧维持秩序,可她很快发现不妙……就连场边的安保大叔也一脸荡漾地跟着人潮往这边挤过来。

再这么下去要出事儿!

俆筱宁当机立断地冲上台,一把抓住阎遇白的手腕,拉着他转身就跑!台下的人群仿佛愣了一瞬,随即也紧跟着他们跑了起来。

简直像是一场万人马拉松。

俆筱宁拉着阎遇白,跑出书城,才渐渐看不见身后有人追来。气喘吁吁地靠在没什么人经过的小巷子里,俆筱宁简直快哭出来了,道:“阎老师,这算怎么回事儿啊?”

她倒霉兮兮、要哭不哭的样子倒是让青年感到十分愉悦,扬了扬嘴角,道:“用你们人类的话来说,这叫作魅力?”

俆筱宁觉得,他对“魅力”这个词的一定理解出了什么偏差。

按照阎遇白的说法,这几乎是每个精灵都会有的能力。平时在开阔的地方倒还好,风一吹,入迷的人多半就都能醒了,可谁让见面会偏偏选在了封闭的活动厅?

俆筱宁感叹了一下世界物种的多样性,却又忽然想起了什么,问道:“可你之前来漫画社也没有出问题啊?”难道他这种奇奇怪怪的能力对漫画社的众人就没什么用?

“你觉得没出问题?”他挑眉。

俆筱宁愣了愣,后知后觉地想起,那天他走的时候,的确有一大帮编辑跟着她送他到公司门口,她那时候还以为是大家出于对作者的尊重……

她不可思议地抬头望向阎遇白,他也正望着她。

“不过说起来……”他俯下身缓缓凑近她。俆筱宁不明所以地抬头,他的瞳仁漆黑,清晰地映出一个傻里傻气的她。

俆筱宁不由自主地屏住呼吸,脸颊却渐渐升温。

“为什么你会没反应?”保持着这个暧昧的距离几秒后,她忽然听到他问。

“什么?”她愣了一下才清醒过来。就在刚刚那零点零几秒的时间里,她居然觉得,他会吻她!被自己脑子里闪过的荒诞想法吓了一大跳,她连忙退开了一大步,整理好情绪才抬头接话道:“什、什么反应?”

“刚刚在活动厅里,所有人都入迷了,你为什么还能清醒地拖着我跑出来?”他直起身冷静地望着她。事实上不只是刚刚的活动厅,甚至那天她求他来参加见面会时,他刻意对她施了魅惑,她也没有半点儿反应。

这个问题让俆筱宁也愣了,可她当时,的确没有什么其他的感觉啊?除了场地太小、人太多、有点儿闷……俆筱宁皱着眉,苦苦思索着刚刚的情况。阎遇白垂睫,将她的神情统统收入眼底——微微皱起来的眉毛、思考时不自觉地咬着红润的唇……

好想咬她一口。

“算了。”半晌,他道。

俆筱宁刚想抬头问什么算了,他却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道:“我总会知道原因的。”

【五】

经此一事,俆筱宁觉得自己能深刻理解自己的这位漫画家作者为什么宅在家不愿意出门了。

试问谁愿意出门去个超市都要遭遇一群狂热爱慕者的围追堵截呢?可她能够理解,却并不代表漫画社里的其他人能够理解。五月的时候漫画社里组织外出旅游,原本只是漫画社里的内部员工旅游,可作为人气漫画家的阎遇白也被主编邀请了。

想起上次粉丝见面会的惨状,俆筱宁还心有余悸,试探地问主编:“能不能不请遇白老师啊?”

主编看了她一眼,道:“俆筱宁,上次见面会上还没怎么样你就拉着阎老师跑掉了,我都还没找你算账!你这回又准备搞什么幺蛾子?能不能对作者有点儿最基本的尊重?”

在不知道阎遇白身份的漫画社众人看来,见面会上粉丝的“狂热”大概只是因为阎遇白的超高人气——虽然他们也搞不懂他为什么有那么高的人气了,还一度私下讨论过这个问题。

作为知情人的俆筱宁全程低头不说话。

还能为什么啊,因为遇白老师是个迷惑人的精灵啊!

这种话俆筱宁当然不可能说出来,只有默默地低头,背了“莫名其妙拉着作者跑掉”的锅。下班后,她拿着主编特别印发的邀请函,又一次摸到了阎遇白的家。

或许是上次建立的友谊,这一次阎遇白只是从猫眼看了一眼,就开门放她进来了。

“又要做什么?”阎遇白靠在沙发里懒洋洋地问。俆筱宁说明了来意,他没说话,她连忙道:“要是阎老师你不想去,我就回去说你婉拒了吧?”

她不想让他去的意思流露得太明显,阎遇白乜她一眼,道:“员工旅游……你们要去哪儿?”

俆筱宁报了个地方,员工旅游向来抠门,这次去的地方,还是个颇偏远的山区,据说是個什么民族风情旅游区。想来阎遇白也不会想去,可没想到听了她说的地方后,他顿了两秒,非常干脆地点头道:“好啊。”

俆筱宁一头雾水。这下他不担心被狂热的爱慕者围堵吗?而且漫画社旅游的大巴车是那种密闭的空间,一待就是好几个小时。他就算不担心自己,也要考虑下同车人的感受啊!

她现在就很担心到时候连司机师傅的心智都被他迷惑,丢了方向盘怎么办啊!

到了员工旅行这一天,俆筱宁怀着忐忑的心情刚到集合地点,正在想坐在哪个位置比较适合应对突发事件时,就被主编一把拉住了。

“你不跟我们坐一趟车……”主编朝着远处的阎遇白抬了抬下巴道,“阎老师不坐大巴,要开车去,特别跟我提,让你坐他的车,路上好跟他说说话。”

俆筱宁愣了愣,随即恍然大悟,这样既能保证他的安全,也能保证大家都能安全抵达了。她认同地点点头,下车朝着阎遇白走去。

上了他的车,俆筱宁系好安全带便乖乖地不再说话了。小车跟在大巴后开出一段距离,她才忽然想起了什么,非常不确定地问阎遇白:“那个……阎老师,你是有驾照的吧?”

阎遇白没说话,以一记险些让她把早饭颠出来的急刹作为回答。

这个小气鬼。

【六】

等抵达住宿的地方已经是下午了。简单地休整后,大家一起出去吃饭。

晚饭是在露天的地方吃的,夏夜山里的风吹过脸上格外舒服。俆筱宁没和阎遇白一桌,社里几个男人坐了一桌,剩下她们几个女孩子坐在另一桌。

开席前,俆筱宁就担心阎遇白那一桌难免喝酒,颇不放心地将他拉了出来,递给他一罐女宾席上的果汁,让他一会儿用这个代替。

阎遇白望了她一眼,不知道是不是想起了上次在家几颗酒心巧克力就醉得露出尾巴的事儿,半晌,才默默地接过那盒果汁。

一顿饭吃到快结束时,俆筱宁吃得心满意足,尤其是席上的果汁,她一个人就喝掉了两瓶,有些晕乎乎地准备再去拿的时候就被同事拉住了,道:“筱宁你少喝点儿吧,这果酒是这边的特产,后劲儿特别大……”

俆筱宁愣了一瞬才反应过来:“你说这是什么?”

“果酒啊。”她道。

俆筱宁忽然想起什么,转头望去,刚好看到隔壁桌的阎遇白“咚”地磕倒在桌子上……她那点儿醉意瞬间就被吓没了,连忙跑过去一把将他架了起来:“不好意思啊,阎老师的酒量差,我先送他回去了!”

说完,她架着昏昏沉沉的阎遇白以最快的速度逃离了酒席现场。

俆筱宁一路飞速地把阎遇白架回了房间,将门锁了,才放心地把阎遇白扶到了床上。直起身子一看,这厮果真又醉得露出了耳朵和尾巴。

兽耳狐尾的男子面颊绯红,神志不清地瘫倒在床上……这样的场景,怎么看都像是某些漫画场景。

俆筱宁站在床前望着醉得不省人事的阎遇白以及他毛茸蓬松的尾巴,她忽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阎老师,对不住了。”她双手合十默念了一句,闭了闭眼,终于忍不住朝着他伸出了手。

她真的很想知道,他的尾巴到底是怎么伸出来的?裤子上有洞吗?

她伸手揪住那条毛茸茸的尾巴,小心翼翼地俯下身去,准备把他翻个身好一探究竟。

毛茸茸的尾巴揪在手里,柔软又蓬松的手感又让她忍不住揉了揉。这个疑问正要解开的时候,头顶却传来一个冷冷的男声,道:“喂!”

醒了?俆筱宁顿时浑身一僵,被抓了个现行。她小心翼翼地抬头望去,床上的阎遇白正迷迷蒙蒙地瞪着她,凶巴巴地道:“不许玩儿我的尾巴!”

说完,他跟小孩赌气似的,抽回了她手中的那条毛茸茸的尾巴。

俆筱宁这下确定了他还醉着。

这种状态的阎遇白太难见了,让俆筱宁忍不住想逗逗他。她又伸手抚了一下他的尾巴,朝他扬扬下巴道:“我就玩儿了,要怎么样?”

靠在床头上的男人微微眯着眼,薄唇微勾露出一个笑。

俆筱宁一愣,脑海中忽然疯狂拉响危险的警报,可还等不及反应,便被他攥住手腕拉倒在怀里,眼前一片天翻地覆,她再抬眼望去,视线里只剩下青年漆黑狭长的眼。

“会被吃掉。”他眯着眼轻声道。

【七】

第二天阎遇白彻底酒醒的时候,已经快接近中午了。他眯了眯眼睛,试图回忆昨晚断片之后的事情却无果,起床去找自己的小编辑。

可她不在房间,餐厅和大堂也没有人,他随手逮了个漫画社的人问:“看见俆筱宁了吗?”

“刚刚好像看见她自个儿跑到旅游大巴上去了。”那人回道。阎遇白点头道谢,转身朝门口走去。

大巴车就停在酒店外,俆筱宁一个人躲在最后的座位上。他刚刚上车,她便犹如惊弓之鸟一般地抬起了头,在他走过来后,更是恨不得整个人缩进椅背里面去。

“你、你别过来!”俆筱宁防他简直犹如防洪水猛兽。

阎遇白站定,看着她:“做什么?”

“总之,总之你先别过来!”她道。她一下子也说不出来个一二三,但就是不想让他靠过来。

“嗯。”他抱臂,好整以暇地站在车里,等她的后话。

俆筱宁平复了好一会儿的心情,才开口道:“阎老师,上次你是不是说,你这种魅惑人的能力,单单对我没什么用?”

阎遇白狐疑地望她一眼,点点头。

“可我昨晚……咳咳,我昨天觉得,应该还是有一点儿用的!”她不大自在地移开脸道,“所以,为了以后我们之间正常友好的合作关系,我会尽量注意保持我们之间的距离……”

保持距离?

青年眯起眼,不知道为什么,这个词从她口中说出来,让他感觉格外不爽。

“总之,就是这样了!要吃午饭了,阎老师我先走了!”说完,她没敢看他,起身准备走,可他还站在大巴前方的过道上。俆筱宁艰难地抉择了一下,没敢过去,也没敢叫他让,干脆转身拉开大巴的窗子,从窗口翻出去了。

阎遇白站在原地看着笨手笨脚的小编辑翻窗出去,忽然觉得非常烦躁。

下午漫画社一起出去爬山,俆筱宁也不肯再跟他同车,坐到了大巴上,找了个位置缩着假装睡着了。大巴开到山脚底下,阎遇白冷眼看着她下了车就飞快地窜到队伍最前面,头也没回地上山去了。

爬山从下午两点开始,到傍晚太阳快落山的时候,漫画社的众人才三三两两地回来。阎遇白刚刚回到车里,就有人来敲他的车窗。他打开车窗,漫画社里另一位编辑十分着急地问他:“阎老师,您看见筱宁了吗?她好像不见了!”

阎遇白顿时心里一沉。

【八】

俆筱宁是天还没黑的时候就发现自己迷路了的。

她一个劲儿的埋头在队伍前面走,等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身后的大部队一个都没有跟上来。这片景区没有被完全开发,她原本想按照原路走回去,谁料越走越荒,最后自己都不知道走到了哪里。

茂密的高大树林中,手机信号几乎到了没有的地步,四周也只能听到某种不知名的鸟鸣,眼看着落日西沉,俆筱宁越发害怕起来。

害怕之余,又有一点儿后悔。要不是为了和那个人“保持距离”,她也不会自己一个人在队伍前面冲得飞快,也不至于迷路啊。

又想起昨晚发生的一切,她抱住了脑袋,懊恼地蹲了下来。

他倒是没有真的“吃了她”,可是,在说完那句话后,他忽然低头吻住了她。

生平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情的俆筱宁心跳迅速破百,简直像是从云霄飞车上最高点落下来。

她瞪大眼睛望着他,脑海里一片空白。似乎是察觉到她的走神,他低头望了她一眼,惩罚似的在她下唇上轻咬一下,随即抬手覆住了她的眼,更深地吻了下来。

空气里那股迷惑人心神的甜香又开始蔓延,她在那股气息中,不自觉地伸出手揽住他紧绷的腰背。

像是丧失了理智,迷惑了心神……像是不由自主地就被他诱惑了。

诱惑?这个词在脑海里一闪而过,让她一团糨糊的大脑瞬间清醒!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劲儿,她一把推开他,连滚带爬地跑出房间。

回到自己的房間关上门,她像是逃脱生死关一般抵在门后好半晌才缓过劲儿来,又悔不当初地想,明明是知道他具备那种奇怪的能力的,怎么还是被诱惑了呢?

思绪回到现实,俆筱宁眼看着太阳渐渐在山间收起了最后一丝光线,蹲在原地很想哭。她揉揉眼睛,这时,却隐约看见了小路前方的一点儿光亮。

有人?

想到可能是有人来找她了,她连忙站起来,边喊边朝着光亮处小跑过去:“有人吗?我在这儿。”听到她喊,前方的人影不动了,却也没有折回来找她的意思。

俆筱宁觉得有点儿诡异,不由自主地放慢了脚步。可走得近了,她才发现那似乎是一个熟悉的背影。

“阎遇白?” 她小心翼翼地朝着他喊了一句。

“嗯?”青年提着一盏防风灯转过身来,嘴角斜斜挑了一抹笑。

不是别人,正是今天中午她还强调过要“保持距离”的阎遇白。顾不得自己才说过的话,她飞快地冲过去一把抱住了他。

“可算是找到你了……”回想起一下午的害怕、恐慌和茫然,俆筱宁鼻头一酸,差点儿哭出来,“我刚刚喊你你也不动一下,吓死我了……”

青年不说话,俆筱宁觉得他大概还是在为中午的事情生气。而中午还在和他放话要“保持距离”的自己,此刻抱着人家不撒手,的确有点儿打脸。

她抽了抽鼻子,试探地问道:“你是不是还在生气啊?”

“生气?”青年温柔带笑的声音在头顶响起,“我怎么会生你的气呢?”

俆筱宁低下头小声地道:“其实我也不想跟你‘保持距离的,可是你那个能力实在是有点儿厉害,我觉得再这么下去我也要控制不住自己了。”

“哦?怎么个控制不住法?”他的声音低低地在她耳边响起,像是诱哄一般。俆筱宁迷迷蒙蒙地眨眼,忍不住就实话实说了:“就是想抱你啊,想牵着你啊,想……亲你啊。”

听到回答,青年低低笑了一声,道:“你这样,明明是喜欢上我了呀,小傻瓜。”

是吗?她迷迷糊糊地想,脑袋里又好像是一团糨糊,分明觉得哪里不对劲儿,却又想不出个究竟。这时,身前却传来了脚步声,她顺着声音的来源望去,却忽然顿住了。

“给你五秒钟,放开她,然后离开。”青年的声音从前方传来,像是穿透了层层雾气。俆筱宁打了个寒战,脑袋瞬间清明,抬头望去,阎遇白站在前方的小路上静静地望着她。

等等?他在她前面,那她现在抱着的是谁?

“哎呀,正主来了,真讨厌。”娇俏性感的女声从顶头上响起。俆筱宁愣了愣,抬头望去,正对上一张娇艳的面容,女人笑眯眯地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道:“走了啊,小可爱,有空再见吧……”

“大半夜把人叫来帮忙,找到了还不感谢一下,啧,男人。”漂亮的大姐姐自顾自地说着,摇曳的身姿很快就消失在小路尽头。俆筱宁转头看向阎遇白,话都说不利索了:“不对,你那个……她是?”

“同类。”他意简言骇道。

“可她刚刚……”她无意识地指指自己,又指指他,一头雾水。

“不是早跟你说过吗?”他挑了挑眉,“我们这种精灵的能力啊。”

“可是我刚刚明明看到的……是你呀。”

俆筱宁完全被弄混乱了。阎遇白听见她的话,眼底掠过一丝极淡地笑,很快又恢复了惯常的懒散淡漠,伸手牵起她往下山的路走去,路上颇有耐心地跟她解释道:“你觉得那些被迷惑的人,被迷惑时看到的我是什么样子的?”

“不是你的样子吗?”俆筱宁一无所觉。

“不是。”他弯唇,若无其事地道,“他们看到的,只是自己喜欢的人的样子。”

俆筱宁愣了愣,后知后觉地想起了什么,霎时间像是所有血液都涌到了脸上,一张脸通红。所幸有夜色掩饰,她觉得他一定没看到。犹豫了半晌,她故作镇定地问道:“你、你来的时候,我们说的话你听了多少?”

“没多少吧?”他顿住脚步回过身来,挑了挑眉,道,“也就听了个十成十?”

她那些羞耻的告白?全部?

俆筱宁捂着脸,一语不发地蹲了下来。

什么都别说了,她现在非常想表演一个原地爆炸。

【九】

俆筱宁没想到还会再遇到那天那个精灵姐姐沈苏叶。

那是从景区回来两个月之后的事情了,漫画社楼下开了一家新的奶茶店,奶茶都又贵又难喝,可每天经过那里的时候,总是能看见买奶茶的人排成长队。

俆筱宁一开始非常不理解,直到某天她看见那个精灵姐姐坐在店里。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算是诈骗吧?

同样认出了她的沈苏叶笑眯眯地跟她打了招呼,一来二往地,俆筱宁也跟她渐渐熟悉了起来,当然每次聊天都要保持距离就是了。

这天她没忍住疑惑,问了沈苏叶那个之前一直困扰她的问题——明明她能对阎遇白的“魅力”没有反应,怎么到了沈苏叶的身上,就不行了呢?

听了她的问题,沈苏叶笑得打颤。笑够了,她才肯给她解释道:“我们精灵的魅力向来无人能抵,独独只对自己的命定之人起不了作用。”

“命定之人?”俆筱宁忍不住小声嘟囔道,“听起来怎么像言情小说的剧情。”

门口风铃一阵响动,俆筱宁抬头,正巧望见阎遇白走进来。精灵这种生物天生就有颜值加持,就算没有被迷惑,宽肩、窄腰、长腿以及那张漂亮的脸都足以吸引路人一票目光。

沈苏叶想了想,道:“所以你还是觉得……你喜欢他是因为被他那种能力迷惑了?”

说话间,阎遇白已经走到了两人面前。俆筱宁想点头,没敢。沈苏叶看出来她的想法,笑了笑,道:“如果你真的只是被那种能力迷惑的话,你绝对不会这么清醒地思考这个问题……不信你看。”

说完,她示意阎遇白附耳过来,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阎遇白听完,转头望了一眼一旁的俆筱宁,眼神里写满了“你们真的很无聊”,但仍无奈地轉身,随意锁定了店里一位独身的白领女性走了上去。

俆筱宁十分好奇地悄悄跟了过去,然后便听见这位精灵用平淡无奇的语调对那位白领女性道:“麻烦给我一下你的电话号码和家庭地址。”

俆筱宁被这种简单直接的证明方式震慑在原地!

而他面前的女子,居然还带着一脸幸福的笑容,二话不说地就从包里掏出纸笔,写好后双手奉上!

正当那位漂亮的白领准备挽上阎遇白时,俆筱宁终于忍不住跑过去,拉住某个还在莫名其妙散发魅力的精灵就往外拖。

她决定从现在开始看好他,为了让其他无辜的人类不再被他迷惑,那她就勉为其难地被他迷惑下去好了。

赞 (39)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