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和你都很美(三)

叶非夜

(上期回顾:情人节,校花秦依然在食堂找林嘉歌,被大家误认为是林嘉歌的女朋友;时瑶在玩儿游戏时被林嘉歌的其他室友夸声音好听,被林嘉歌怼了回去,然而他们依旧不知道对方并不只是游戏里的队友……)

陆本来抖着指尖指着林嘉歌:“你、你、你——”

夏商周惊得手机砸地:“我、我、我——”

面对被自己噎得说不出来话的两人,林嘉歌淡定地退出游戏,丢下手机,然后起身一边揉着泛酸的脖子,一边抽了旁边的浴巾和睡衣,悠悠然地进了洗手间。

关洗手间门的那一瞬,如林嘉歌所料,宿舍里果然传来了陆本来和夏商周的鬼哭狼嚎声。

“哎呀,拿错剧本了吧?不是说好要嘲讽老大的吗?怎么变成了嘲讽我自己?”

“编剧是谁啊,把他给我拖出来打死!”

“瑶妹,你听我解释,我绝对没有口是心非、言不由心,我是打心眼儿里觉得你声音好听……”

……

手机另一端的时瑶,将三个队友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

在【猴子派来的高手】和【是果汁啊】疯狂地澄清和解释中,她按捺不住地弯起了唇。

那个看着高冷而又寡言的大神中的大神,嘴巴居然这么毒!

看来,她所看到的都是假象啊!真实的他,绝对是个睚眦必报的存在。

否则他也不会逮住机会,就狠狠地还击了【猴子派来的高手】和【是果汁啊】……

結束了今晚的游戏旅程后,时瑶并没有能立刻退出游戏,因为她看到了【猴子派来的高手】给她发的私信:“瑶妹,你明晚还玩儿游戏吗?”

时瑶歪着头,想了想,在手机屏幕上按起了字。

【瑶妹爱吃冰激凌】:“玩儿,但是我不太确定时间。”

她上周答应了梁暮暮明天下午陪她去逛街的,所以她也不确定自己到底几点才能有空。

【猴子派来的高手】:“不确定啊?”

【猴子派来的高手】:“不登游戏是看不到你发的消息的,要不这样吧,你要是没意见的话,我拉你入我们的战队吧?进了我们的战队后,你可以点加入战队群,到时候就能进战队微信群了,这样,你什么时候玩儿游戏,直接在群里找我们就好了。”

【瑶妹爱吃冰激凌】:“可以啊。”

因为和他们玩儿游戏实在是太有游戏体验了,时瑶没能抵抗住这个诱惑。

很快,游戏中就有了提醒:【猴子派来的高手】邀请您加入【跩啊跩】战队

这战队名……

时瑶犹豫了一会儿,才点了确认,然后按照【猴子派来的高手】的提示,又点了加入战队群,随即她的微信就传来了“滴滴”的提醒声。

时瑶点开微信,看到是【跩啊跩】微信群里发来的消息。

【是果汁啊】:“欢迎瑶妹。”

【猴子派来的高手】:“热烈欢迎瑶妹。”

【潮汐】:“瑶妹是谁?”

因为他们的微信名和游戏名是一样的,所以时瑶很好辨认。

说是战队群,其实群里加上她才总共五个人。

【111111】在,但是没说话。

【潮汐】——时瑶不认识,下意识地打字问:“潮汐是……”

【猴子派来的高手】:“他是我们宿舍的,但是不玩儿绝地求生,不过他现在也不在宿舍住,然后他的床铺就变成了果汁的衣帽间。”

时瑶只是好奇【潮汐】是谁,没想到【猴子派来的高手】居然解释得这么详细,她回复的时候,特意多打了几个字:“哦,原来是这样啊。”

发完这条消息,时瑶忍不住又问了一个问题:“你们为什么要取这样一个……”

时瑶特意用了省略号,然后找了个合适的形容词继续敲打手机键盘:“……一言难尽的战队名?”

【是果汁啊】:“哦,老大取的。”

【猴子派来的高手】:“组战队的时候,果汁说要取一个够亮眼的名字。”

【潮汐】:“高手说,要取一个够跩的名字,然后身为战队队长的老大就取了这个名。”

时瑶面上发着“……”,心底叹着“真是够跩”!

知道【111111】是大神中的大神,但是没想到他竟然是这样一个大神中的大神!

加入微信战队群后,大家都互相知道了彼此的微信号,所以很快,时瑶就收到了除【111111】之外其他三个人的添加好友申请。

时瑶没拒绝,一一同意了他们的好友申请。

大抵是她的男神是Legend的缘故,以至于她对每一个游戏打得好的男生都有那么一点儿点儿感兴趣。

虽然【111111】没主动加她好友,但她还是好奇地去微信战队群里找了【111111】。

她其实是想着能不能看看【111111】的朋友圈,只是她刚点了【111111】的头像,都还没来得及去看一眼【111111】的微信页面,宿舍门就被推开,传来了何田田的声音:“瑶瑶,我们看电影回来了,还带了宵夜……”

宵夜……

时瑶猛地丢下手机,冲着何田田扑去。

……

第二天,时瑶睁开眼的第一件事就是问舍友等会儿去哪个食堂吃饭。

不过,在洗漱完,四个人出发去食堂之前,时瑶还是掏出手机,看了一眼短信。

林嘉歌依旧没理她。

连发了两条短信都不回复,是没看见,还是……时瑶沉思了三秒钟,觉得还是没看见。

她本能地想再给林嘉歌复制、粘贴并发送一次短信,但她随即又觉得,短信发得过于频繁也不好,等等再说吧。

上午四节课。

放学时,梁暮暮开着她的红色的小跑车已经等候在了G大的校门口了。

在逛街之前,时瑶先提议去吃午饭。

吃完午饭,时瑶陪着梁暮暮逛了一会儿箱包店,然后在梁暮暮说休息一会儿时,一路上面对梁暮暮询问“好不好看”只会点头的时瑶立刻双眼冒光地提议去二层吃满记甜品。

知道时瑶“特长是吃、爱好也是吃”的梁暮暮,递给时瑶一个“真拿你没办法”的眼神,然后和她一起去了二楼。

梁暮暮和时瑶边吃甜品边聊,聊着聊着,就聊到了林嘉歌的身上。

“瑶瑶,你和嘉哥是不是闹了什么矛盾啊?”

嘴里塞满东西的时瑶,被梁暮暮突如其来的话问得一愣,过了会儿,才摇了摇脑袋,表示没有。

本来就是没有,她和林嘉歌除了爷爷那一辈订下的娃娃亲外,再无其他任何多余的交集,何来矛盾之说?

“没矛盾?”梁暮暮蹙了蹙精心描绘过的眉毛,眼底划过了一抹不解:“瑶瑶,你和我可是最好的朋友啊,你不能这么骗我。”

将嘴里东西吞下去的时瑶,答得一脸认真:“没骗你,我和他真的没矛盾。”

“那那天在SKP,你和他为什么不打招呼?他又为什么装作不认识你?”梁暮暮一面问,一面歪着脑袋想了想,然后像是猜到了什么原因,又开口说:“难不成你们两个这是在玩儿什么特殊游戏?”

游戏个头啊……因为嘴里又塞了东西,时瑶不方便说话。

梁暮暮以为自己的猜测是对的:“没想到你们居然玩儿得这么有创意!”

“不过,瑶瑶,昨天是情人节,嘉哥是不是和你一起过节了?”

“老实交代,嘉哥是不是送了你很大一份情人节礼物?是什么啊?”

“嘉哥家里那么有錢,肯定送了你很好的东西吧?手表?包包?鞋子?衣服?是不是还有一大束玫瑰花?玫瑰花又是什么颜色的?粉色还是红色?”

“瑶瑶——”

在梁暮暮不断地逼问中,时瑶不得不停下吃东西的举动。

情人节……她和林嘉歌何时过过情人节?

至于礼物……他们认识这么多年,别说礼物了,就连一瓶矿泉水、一根棒棒糖、一包辣条他都没请她吃过……更别提什么包包,鞋子,衣服,手表,玫瑰花……不过那些东西好像也没棒棒糖、矿泉水和辣条来得有吸引力……

想到这里,时瑶一脸严肃地望着梁暮暮开口说:“暮暮,你确定你嘴里的嘉哥是林嘉歌吗?”

“废话,你见我除了喊嘉歌“嘉哥”外,其他人我喊过哥?”

“那你就是说冷笑话咯?你这个冷笑话一点儿也不好笑。嗯……我还有点儿想吃东西……”话语间,时瑶抬起手招呼了服务员:“服务员,芒果糯米糍、白雪黑珍珠、芒果布丁、榴莲班戟、芒果白雪黑糯米,一样再加一份儿……”

被时瑶搞得有些无奈的梁暮暮揉了揉太阳穴,加重语气:“瑶瑶,你能不能认真点儿和我谈话?我要生气了!”

其实她也没敷衍她啦,她刚刚的态度真的是很认真的……

时瑶沉默了一小会儿,然后掀起眼皮,望着梁暮暮,认真地开口说:“暮暮,我要跟他解除婚约了。”

“什么?”梁暮暮像是被惊到了一样,回了时瑶两个字后,整个人就呆住了。

过了好一会儿,她仿佛还是没能明白时瑶刚刚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又开口:“瑶瑶,你说什么?什么解除婚约?”

“就是,我要和林嘉歌解除婚约了。”时瑶回地坦坦荡荡。

时瑶语气很平静,不像是开玩笑。

梁暮暮望着时瑶愣了许久,然后神情浮动了好一会儿,才动了唇:“瑶瑶,你知道你刚刚说了些什么吗?”

时瑶点头:“我当然知道。”

梁暮暮:“是嘉哥提出的吗?林爷爷知道了吗?若是被林爷爷知道了,嘉哥他肯定又要挨揍了……”

时瑶摇头:“不是他提出的,是我提出的,我会负责跟林爷爷说我不要嫁给他,所以林爷爷这次肯定不会怪他的。”

梁暮暮惊呼出声:“你提出的?”

时瑶“嗯”了一声,过了会儿,又说:“其实我不想在你面前提他,不是因为我和他之间的事有意瞒着你,而是因为我和他之间真的没事。”

“暮暮,你知道吗?从六年前,我知道这门娃娃亲到现在,我见他的次数一个手就数得过来,我和他见面的时间超不过一个小时。坦白告诉你吧,那天在SKP,他不是装作不认识我,而是他真的就不认识我。”

梁暮暮听时瑶说了很长的话,才出声问:“所以,你是因为这些才和他提出要解除婚约的?”

“那倒不是。”

“那是因为什么?”

时瑶低头,脸上泛起了一抹红晕:“保密。”

梁暮暮定然不会罢休,可她逼问了时瑶良久,时瑶始终没有半点儿要吐露原因的意思,最后她也只能罢休。

以往和梁暮暮一起逛街,总要逛个昏天暗地,这次也不知道怎么了,吃完甜品后,梁暮暮居然提出送时瑶回学校。

时瑶随口问了梁暮暮一句“怎么不逛街了”,梁暮暮说身体不舒服,时瑶看得出来她是在撒谎,但也没拆穿她,只当她可能有什么不想让自己知道的事,所以由着她送自己回了学校。

晚饭过后,时瑶看了一眼短信。

林嘉歌还没回她消息。

她没什么事可做,退出短信,点开微信,去战队的群里发了一条消息:“有没有人要打游戏?”

消息刚发送成功,她的手机就在掌心里震动了一下,然后有着短信提醒声在耳边响起。

时瑶连忙点开短信。

是她等了好几天的林嘉歌回了她消息。

“有空吗?”

该来的终于要来了吗?

他这是找她聊解除婚约的事吗?

时瑶立刻将自己刚刚发在战队微信群里约打游戏的事情抛之脑后,按着键盘开始回林嘉歌的短信。

她的“有”字,只是按出一个“Y”,手机屏幕上就又进了一条新的消息。

林嘉歌:“如果有的话,大概二十分钟后,G大男生宿舍楼后面的小树林里见。”

他这是要跟她面谈?

其实没这个必要的,他只要和她约好时间,他们一同回林家老宅,跟林爷爷说清楚就好了……

时瑶虽然心底想着没必要,但为了让这件事快点儿过去,将刚刚打的拼音删掉,重新敲了两个字发了过去:“好的。”

林嘉歌没再回她消息。

时瑶抱着手机,大脑放空地坐了一会儿,然后从柜子里翻出衣服,开始换身上的睡衣。

正在追动漫的何田田,随口一问:“瑶瑶,你要出去啊?”

听见何田田的声音,坐在床上涂脚趾甲油的江月,抬头冲着時瑶看过来:“瑶瑶,这都晚上了,你要去哪里?”

“我……”时瑶本想说我约了人,可话到嘴边,她又停了下来。

平日里,没少有人约她,若是她告诉宿舍里这三个,她们怕是要和从前一样,悄悄地跟着去凑热闹。

这次她约的人,情况有点儿特殊……

时瑶想了想,改口:“……去超市买点儿东西。”

江月:“那你帮我拐去超市带块酸奶蛋糕回来,我明天当早餐吃。”

何田田:“我也要。”

江月:“冷暖不在,不过明天上午没课,我们肯定去不了食堂吃早餐了,瑶瑶你给她也带一块吧。”

时瑶应了一声“好”,穿鞋出了宿舍门。

出了宿舍楼,时瑶看了一眼手机,距离和林嘉歌相约的时间,还有五分钟。

因为学校的蛋糕店和小树林在不同的方向,时瑶干脆先去了蛋糕店,然后她拎着四份蛋糕,去了小树林。

时瑶到的时候,已经过了二十分钟,但林嘉歌还没到。

时瑶站着等了一会儿,觉得有点儿累,便随便找了个石头坐下。

也不知道具体过了多久,反正时间也不算长,时瑶听见有脚步声从不远处传来,她抬头,看到穿了一件白色卫衣的少年冲着自己走来。

比起以往她见他时那种闲云野鹤的架势,此时的他脚步略微有些急。

他是因为迟到,所以才着急的吗?

不过,他好像很喜欢穿白色,在她的记忆中,虽然见他的次数不多,可白色的衣服却是占了绝大多数……

时瑶想着,林嘉歌已经停在了她面前约莫半米远的地方。

时瑶连忙回神,然后她就听见了林嘉歌的声音从头顶砸了下来:“你到底在搞什么?”

他的声音很好听,但语气有点儿重,和上次在SPK电梯里见面时的那种清淡凉薄的语调截然不同。

他这是在……不高兴?

时瑶蹙了蹙秀气的眉心,有点儿不解地抬头,望向了少年的脸。

因为小树林的光线很暗,他冲她走来时逆着光,时瑶没能看清他的神情。

此时,他靠她近了,她借着不远处路灯折射来的微弱光线,发现他的脸色很难看。

他约她出来,不是要和她谈解除婚约的事吗?

和秦校花在一起的他,应该很开心才对啊……

有点儿搞不明白状况的时瑶眉心皱得更厉害了。

林嘉歌显然没什么耐心,没等时瑶开口,就又出了声,语气依旧很恶劣:“真没看出来,你表面上一套,背地里一套,还真是够有心机的!”

表面一套?背地一套?心机?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时瑶彻底被弄糊涂了,以至于开口的声音都有点儿茫然:“你能不能把话说清楚?我不是特别懂你的意思……”

“不懂?”林嘉歌似是被气到了一般,呵笑了一声:“你少在我面前来这一套,我看你是装不懂吧?一面给我发消息说要跟我解除婚约,一面又跑去爷爷面前告状,真没见过你这么恬不知耻的人!”

发消息跟他说解除婚约,这事是有的,只是跑去爷爷面前告状……她从过完春节到现在,根本就没见过林爷爷,何谈跑去林爷爷面前告状一说?

“你是不是弄错了?我根本就没见过林爷爷,怎么跟他告状?!”

“还装?爷爷都跟我说了,是你哭着跟他说,我要跟你解除婚约!”

林嘉歌想到自己下午打着打着篮球,被一通电话叫回家,然后刚进家门,一句话都没来得及说,就被爷爷迎面丢来茶杯,然后劈头盖脸一顿臭骂的场景,顿时心头的火气更大了。

“既然你不想跟我解除婚约,你就别给我发那短信,做人这么假,有意思吗?”

“还是说,你是故意的,故意引起我注意,玩儿欲擒故纵的手段?”

“我告诉你,多的是女生给我来这一套,但是玩儿这一套玩儿得让我感觉恶心的,只有你一个!”

林嘉歌的话越说越过分,让时瑶想起六年前,自己被带进奢华的林家老宅,林爷爷指着衣着朴素的自己,对着锦衣华裳的他说“嘉歌,爷爷给你介绍一下,这是你的未婚妻时瑶”时,他的反应。

那时的他,不过才十五、六岁,漂亮精致的眉眼间还带着一抹稚嫩。

那时的他,模样好看得让她觉得自己像是看到了橱窗里的洋娃娃,好生喜欢。

那时的她,所有的注意力都在他身上。

可是,在林爷爷介绍完她后,他的反应却深深地伤到了她。

他像是看到了多么令人生厌的东西一般,冲着林爷爷张口就来了句:“我不要!这又丑、又脏、又寒酸的丫头,我才不要让她当我的未婚妻!”

当然,他这话出口后,少不了被林爷爷一顿揍。

她那会儿虽然才十几岁,但也知道,他是讨厌她的,很讨厌的那种讨厌。

就是那个时候,她知道他和她之间是存在差距的。

随着年龄的增长,她后来才明白,他和她不是存在差距,而是天壤之别的差距。

他和她本该是两个世界的人,他出生在富贵家庭,而她出生在普通到接近贫困的家庭,若不是因为她的爷爷和他的爷爷当年有约,他和她根本不可能存在交集的。

家里虽没饿到她,但也没能给她很好的生活条件,所以她比平常人看起来要瘦小一些,但也不至于丑。

她不能像他一样每天都能穿不同的、漂亮昂贵的衣服,她的衣服大多都是亲戚家的姐姐穿剩下的,有点儿旧,但也不至于脏……

至于寒酸……

不得不说,他的那些话,真的狠狠地伤到了她幼小的自尊心。

所以即便后来,他在他爷爷的逼迫下,答应了这门娃娃亲,她也没因为自己是他的未婚妻而主动找他说过话,甚至就连过年,林爷爷给她的压岁钱,她都没花过一分。

想到这些往事的时瑶,抿了抿唇。

她虽然不知道哪里出了岔子,但她也不愿站在这里任由着他冤枉,所以她干脆选择了什么也不说,转身走人。

她的舉动,惹得林嘉歌心头之火燃得更旺了。

明明是她捅的乱子,凭什么她说走就走?

想着,林嘉歌就猛地伸出手,去抓时瑶的手腕。

时瑶走得急,林嘉歌的手落了个空,扯在了时瑶手中拎着的袋子上。

他的力道很大,“唰”地一下,就将袋子撕裂了,里面装着的四块蛋糕,散落一地,沾了泥土。

时瑶猛地顿住,低头看向了地上的蛋糕。

蛋糕都不能吃了……

时瑶也有点儿生气了,她的手忍不住握成了拳头。

她盯着地上的蛋糕看了好一会儿,才抬起头,气鼓鼓地瞪向了林嘉歌:“我再跟你说一遍,我没有去找林爷爷,也没有告你状,更没有欲擒故纵的意思!”

“还有,你不要自恋到觉得人人都喜欢你,我一点儿也不喜欢你,我根本就没想过要嫁给你!”

“所以,你不要太过分了,小心……”

时瑶从小就是个乖宝宝,很少骂人,她用尽全力地想了很久,想出来了一句自己觉得特别过分的话:“……小心被饿死!”

“还有,你到底有没有看到我这两天发给你的短信,要不要我给你重复一遍?”

说着,时瑶就真的把短信内容重复了一遍:“你打算什么时候,对家里的人提出我们要解除婚约的事?”

“所以,能不能麻烦你今天给我个确切的时间,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有女朋友了!”

“既然你都有女朋友了,你还跟我牵扯不断,你觉得好吗?对得起她吗?”

自恋到觉得人人都喜欢你……自恋?

开什么玩笑,他需要自恋吗?

还有女朋友……这是什么鬼?他什么时候有女朋友了?

莫名其妙地被扣了个女朋友的林嘉歌,心底莫名其妙地更不爽了。

只是他没去细追究自己为什么不爽,只当是被她那句“自恋”鄙视的,下一秒就开了口:“好巧,我跟你一样,我也一点儿都不喜欢你!”

“麻烦你也不要每天给我假惺惺地发短信问我什么时候跟家里提出解除婚约的事了,你着急,我比你更着急!”

“今儿我就把话给你撂在这里了,你给我听仔细了,我——林嘉歌要是不跟你解除婚约,我名字就倒过来写!”

“所以,你大可放心,我一定会跟你解除婚约的!”

顿了顿,林嘉歌又开口说:“今天太晚了,明天,明天一早,我就带你回家跟爷爷摊牌!”

说完,林嘉歌似是片刻都不愿多逗留一般,转身扬长而去。

林嘉歌的步子迈得很快,他腿又长,没一会儿就出了小树林,然后他在校园小道的路边,停了下来。

女朋友……她凭什么给他安个女朋友?

林嘉歌越想,心底越不舒服,甚至他还浮现了一股想要转身冲回树林质问她的冲动。

不过短短的数秒钟,他就意识到自己的不对劲。

真是奇怪啊,他怎么会有这种冲动?

她爱说什么就说什么,他何必这么在意?

林嘉歌紧绷了一下唇角,似是陷入什么沉思般,神情略恍惚了一会儿,然后才回过神,大步流星地离开了。

……

林嘉歌离开后,时瑶盯着地上的蛋糕,难过了好一会儿,才将垃圾收拾起来,然后走出小树林,满心不舍地将蛋糕丢进了路边的垃圾桶里。

她盯着垃圾桶悠悠地叹了一口气,才转身冲着宿舍楼走去。

走了两步,她忍不住又回头望了一眼垃圾桶。

虽然时瑶又拐到蛋糕店重新买了四份蛋糕,但她回到宿舍后,还是难过了好一会儿,才拿起手机。

她这才发现,自己的微信有好几条未读消息。

她点开,全是战队微信群消息提醒,然后她后知后觉地想到自己之前在群里问过谁打游戏,她急忙进入微信群。

【猴子派来的高手】:“瑶妹,我打!”

【是果汁啊】:“我也打。”

【猴子派来的高手】:“咦,人呢?”

【是果汁啊】@了【瑶兮爱吃冰激凌】。

【猴子派来的高手】@了【瑶兮爱吃冰激凌】。

……

将群消息刷完后,时瑶冒泡:“不好意思,我刚刚没看手机。”

还有点儿生气的时瑶想到那四块蛋糕,忍不住又冒泡:“好不爽啊,今天遇到了个神经病!”

没人回她。

时瑶想,大家可能都在忙。

她将手机放下,刚准备去洗个苹果吃,手机“滴滴”了一声,是战队群消息提醒。

时瑶以为是【是果汁啊】或者【猴子派来的高手】冒泡了。

她随手点进去,竟看到——

【111111】:“巧了,我今天也遇到了个神经病!”

时瑶千想万想都没想到,接自己话的居然是数字先生。

她和数字先生他们三个认识了两天,在一起玩儿了将近十个小时的游戏,这还是他第一次跟她讲话。

时瑶不可思议地盯着手机屏幕,再三确认了许久,确定自己没看错,这才回了一条消息:“那还真是好巧哦。”

时瑶以为,这个话题到此结束了,可她万万没想到的是,手机屏幕上居然很快又跳出了一条消息。

【111111】:“嗯。”

只有一个字,透过屏幕,时瑶都能感觉到满满的敷衍。

可她若是不回复的话,怕是群气氛会有些尴尬,但她又不知道该怎么接【111111】的话,她绞尽脑汁地想了好一会儿,觉得能让很少讲话的数字先生开金口吐槽,怕是那个神经病的神经功底非同小可,于是就敲着键盘,回:“不过,你遇到的那个神经病,肯定比我遇到的这个神经病更神经病吧。”

(下期预告:林嘉歌心情不佳,游戏没能继续打下去,他下线之后,时瑶手抖发送了微信邀请……林爷爷突然生病住院,林嘉歌和时瑶再度碰面,林嘉歌的心情好像发生了些许变化……他们又将如何发展?快加入我们的连载剧情讨论群245643390讨论吧!)

赞 (11)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