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音止戈(三)

韩八荒

前情提要:前一秒因为出现情敌而暴走,后一秒又因天音的密室邀约而欣喜。天戈乐极生悲,一场喜事变惨剧,洞房花烛梦醒后,悲剧了……

我全然感觉不到凤凰珠的存在,而且胸口剧痛难忍,就算是我这样的硬汉,也忍不住疼得呻吟出声。双眼不管怎么聚集灵力,也不能视物,我心一横,闭上双目,将头部幻化为鸟身,顶上三根翎羽根根竖起——翎羽尖端是凤镜,原本只是眼睛状的羽毛,如今渐渐地锐利、凸起,幻化成精光四射的双目,翎羽转动十分自如。幻化成双目之后,才发现周身有着淡淡的光芒,以至于我能清楚地看到自己此刻的惨状。

这个陌生的空间呈蛋形,四周被散发着寒气的冰蓝色蛋壳包围,凝起白雾状的冰气。我的身下是漆黑坚硬的寒冰,上面已然被我身体流出的鲜血覆盖,形成一汪血泊。

巨大的血泊之上燃烧起凄美的火焰,我惨白的身躯颓然半卧在上面,眼窝深陷留下两道血迹,双目显然已经被人夺走,难怪刚刚无法视物;一只手冻在蛋壁上,苍白僵硬,跟拔光了毛的长臂猿似的。顺着手看到胸口,我才发现胸口那原本安放凤凰珠的位置,此刻已然洞开,胸膛之上皮肉外翻,破了一个大洞,里头虚无一物,只残余了几点零星的星火。

而我,就是靠着这残存的几点三昧真火保持着全身的温度,以及所剩无几的性命。

思绪在我脑子里飞速地运转。我不是头一次濒临死亡,每一次涅槃,都是一次死而复生。但是,我从未像现在一般凄惨过。

周身充斥着极寒的气息,麻痹了我的知觉,让我感觉不到身体的疼痛。虽然不知为何会胸口洞开,凤凰珠丢失。但是此时我的血液几乎被凝固,流失得极其缓慢,显然身体里残存的凤凰血也已然不多,怕是醒来得再晚一点,我就要在这个陌生的空间里无声无息地死去了。

我双目失明,翎羽的尖端虽然能视物,却分辨不出色彩,所以我只能凭着血泊上跳动的三昧真火感觉得到那从血液里散发出来的热气。那是最精纯的灵力混合着凤凰血所燃烧起来的熊熊火焰。我醒来之时,就是睡在这火焰之上,所以感觉不到寒冷。

然而,一伸手就不行了,我那触到洞壁上的右手被冻住,无法被血液温暖。我想了想,左手在地上摸索着,将地上温暖的凤凰血一点点地涂到右臂之上。麻木的右臂一点点地恢复知觉,最后被我生生从墙壁上扯下。右手皮肉翻卷,却早已没有了血液,只留下刺骨的寒冷和热辣的疼痛。

做完这一切,我脑子有些迷糊,昏昏沉沉地很是想睡。脑子一迷糊,连身体的疼痛感也跟着少了不少。我知道这是失血过多的征兆。没有本命元珠支撑,我怕是活不了多久。

天音这是又想让我涅槃了。可没有了凤凰珠和凤凰目,我下次涅槃出来,不再是凤凰,而回归青鸾了可怎么办?我急得在蛋里面大喊大叫了起来。蛋里面传来重重的回应,我身体虚弱,就算大喊大叫也发不出太大的声音,这回音却陡然增大了数十倍,震耳欲聋不說,还带着寒气如排山倒海一般迎面扑来。

眼瞅着那寒气就要席卷我全身,将我冻成一块冰凌,我赶紧伸手一拨,将地面上的血液幻化出一面盾牌,这才堪堪挡住了扑来的寒气。

寒流过去之后,我低头一看,不由得苦笑出声——被我那么一拨拉,地面上的凤凰血只剩下了一半,周身的温度陡然一降,我不禁瑟瑟发抖。

胸口的伤被我生生扯了三根头发缝好,里面空荡荡的感觉令我不适,只能再次抠开,从地上抹了把血,结成里面安放着天音的幻像的珠子,放了进去,再缝好。做完这一切,我痛得颤抖了半天,还强行安慰自己:听说人界的男子,喜欢一个女人,就会把她的名字刺在心口,我做得也不过入乡随俗,并不可笑。

眼睛怕是寻不回来了,就先勉强用翎羽视物吧。

这一切都做完,其实也就意味着,这一次我不打算遵从天音的心意去涅槃了。

老实说,我心里很气。我费了八百年的工夫,卖力了十天,她怎么能翻脸不认人呢。

我做错了什么?又是挖眼又是掏心的!看把我给整的,都快没命了!

我气得呼呼直喘气。可我知道天音素来是个杀伐果断的女人,她的决定,从不轻易改变,更何况就算我在这里大喊大叫,她也听不见。

为今之计,只有自救。总之,先从这蛋壳之中出去再说。

按理来说,每次涅槃,天音都是先结起结界,再将我弄死,最后将我的真身投入到结界里面。这样我就会慢慢地在结界的阳气淬炼之下,化作一团血水。血水一开始只是被一层膜包裹着,随着我慢慢地长大清醒,那层膜会越来越厚,最终等我成型的时候,才会彻底形成坚硬的蛋壳。可如今我还没有死呢,怎么蛋壳就这么厚了!

我心下不解,但是破壳的方法还是有的,只是会有点痛。我叹了口气,没有受伤的左手在脑袋上摸索着,犹豫片刻之后,终于抓住了最中间的那一根翎羽,却半天下不得手。

那是我全身的修为所在,我们凤凰一族,以头部和尾巴上翎羽的根数来判断灵力和年岁。翎羽的数目越多,就证明这个凤凰越厉害,相应地,年岁也越大。因为如果不能多修炼出一根翎羽,也意味着生命会终结,而当尾部的翎羽到达第七根的时候,便能与天地同寿。

凤凰一族的主神朱雀,翎羽多达九根。听说他飞过天际的时候,身后的尾翎全部展开,宛如闪着金光的七色祥云。我其实还是个孩子。所以我的头顶上,只有三根翎羽。

我握住的,是最粗壮的那一根——我的初翎。想着天音,我奋力一拔,痛得蜷缩在地上大张着嘴巴,叫都叫不出声来。另外两根翎羽条件反射性地闭上了凤镜,导致我的眼前霎时又是一片漆黑。

手里握着带肉的翎羽,脑袋顶上噗噗地喷着血。我眼前又有点发晕,连带着手脚都发软。

然后,我扯下手上天音给我系的丝带堵住脑袋顶上的血,强行睁开了凤镜。

这具身体一时冷,一时热,蛋壳里面又阴风阵阵,我怕是撑不了多久。

那凤翎一到我手上,就陡然变大了十几倍,看起来像是一把华丽的铲子。我勉强站起身来,握住铲子就吭哧吭哧地开了工,对着蛋壳壁奋力挖起洞来。

凤凰翎羽坚韧无比,尖端又锋利无匹,但坑爹的是,这个蛋壳竟然刀枪不入。

我沮丧地一屁股坐在血泊里,累得直喘粗气。此路不通,得想别的办法。

四周的蛋壳闪着寒光,一看就不太好惹。

我一拍脑袋,刚想出办法,不料这一拍,脑袋上好不容易止住的血窟窿又开始滋滋冒血。我暗骂了自己一句蠢猪,然后眼前一黑,脑袋一晕,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再次醒来的时候,感觉整个地面在剧烈地晃动,不对……是整个蛋在晃动。

地面上抹了我的血,撒得到处都是,滑不溜秋差点让我滚下去。旁边是极寒的蛋壳,触碰上去立马冻得梆硬,再一晃悠,就会砸得粉身碎骨。

哐当一下,那蛋又是一个剧烈的震动。我手比脑袋反应快,一翎羽扎进了身下的地面上,这才勉强稳住了身形,让自己没有接触到四周的蛋壳。

我气得要死,两只手拼命抱住翎羽。我都这么惨了,还把个蛋颠来倒去地作甚?不过我也意识到了,可能是有人在运送这个蛋,因为接下来蛋壳之内平稳了很多。仿佛是有人驾起了祥云已然飞上半空一样。

外面有人就好办多了!我正待拿着翎羽使劲敲打蛋壳,外面却突然传来人声,虽然模糊,却勉强听得清:“师叔运气真好,没想到咱们渊摩之境也有不再需要纯阳之气的一天。”

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响起:“是,这是我第一次被免于至阳之刑。”

先前那个声音再次响起:“那录雨师叔,咱们是要把这个旧少主丢掉吗?”

然后,录雨的声音响起,听不出任何情绪,只淡淡地答道:“是。”

什么叫旧少主?什么叫丢掉?你当老子是玩意儿,用坏了就丢掉呢?

我骂得声嘶力竭,外头却毫无反应,想来这个蛋壳从外面并不能听到里面的动静。我骂着骂着,突然就感觉不太对劲,一抬手,摸到一脸的湿润。

竟然是气哭了吗?都道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我如今胸口破了一个大洞,里头空荡荡的,却依然为了天音伤心。

我哭着哭着就很气自己。为什么不反省一下是不是自己哪里做得不好?要不然人家也不会用了一次就想把你丢掉!我拍了拍脸,打起精神来。那蛋再次剧烈地颠簸了一下,然后录雨的声音响起,竟然罕见地有些冰冷:“你先回去吧。这不惟山我独自一人进去。”

那个小少年有些迟疑:“可是师叔……”

录雨的声音变得严厉:“我做什么,你听从便是!”

那少年才唯唯诺诺地下去了。

许久之后,外面不再传来响动,直到我以为外面没有人的时候,又听得录雨一声叹息:“少主,小神曾承你旧情,原本以为无机会再报,如今老祖让我将你弃尸不惟山底,可我觉得,山底阴森,不比这山脚下风光秀丽,不如您就在此地安歇,全当我还您当日之恩吧。”

我沉默不语。玉简上并未記载我给过他什么恩情,想必也不是什么大事,他却为我违背天音的意思,想必是个知恩图报之人。

不过,不惟山底其实是埋葬有罪弟子和闯入的妖族的地方,天音要我葬身此处,必然是恨极了我。我有些纳闷,我到底做了什么,才让她这样深恶痛绝啊?

想了许久,依然想不出答案,外头一片安静。我竖起了耳朵,也听不到任何动静。想是录雨已经离去。我挥动起手臂,将翎羽那尖尖的一头插入黑色的冰面之中,再奋力握住凤镜那一头,迅速地旋转了起来。巨大的翎羽像是一把钻头,在我手中开凿着坚硬的冰块。

令我惊喜的是,那看似坚不可破的冰面,竟然被我钻出了一个小小的洞。

黑色的冰面原本被凤凰血融化了一些,这么钻动,竟然没有冻住,而是随着我的钻动,洞口逐渐变大,越来越大……

我大喜过望,脑子里面灵光一闪,突然想起天音曾经教我的一个法诀,于是在地上沾了凤凰血,迅速对着翎羽写了一个咒文,那带着血光的文字慢慢浮起来然后浸入翎羽杆中。

紧接着,翎羽疯狂地旋转了起来。那个洞被钻得越来越大,越来越接近蛋壳。它终于可以自动刨坑啦!我叉腰大笑,却在看到头顶黑色的漩涡时,表情凝固了——凤镜高速旋转竟然带起了一阵漩涡状的风,它已然成型,只等着翎羽承受不住就朝着我席卷而来。

我急得跳脚。解开的咒文是怎么念的来着……

我一拍大腿!天音根本就没有教我解开的法咒……

眼瞅着那黑色的旋风铺天盖地,夹着如刀的寒冰朝我逼了过来,我内心一片绝望。

惨了,我怕是要死在这儿了。我紧紧闭上了眼睛,奋力往那钻出来的洞里一跳——死就死吧,躲进去再说。轰隆一声,地动山摇。我蜷缩在地上,等着死亡的感觉来临。

许久后,黑暗依然没有袭击到我。我慢慢地睁开头上的凤镜,直直地和录雨对上。

他看着狼狈的我似乎吃惊不小,面无表情的脸搭配着惊恐又欣喜的眼神显得格外诡异,以至于那语气也听不出来是个什么意味:“少主,您怎么出来了?”

“我怎么出来了,我怎么知道!”我没好气地用凤镜瞪了他一眼,“你刚刚做了什么?”

他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后脑勺:“我刚刚只是感觉这蛋里似乎有些动静,就用手在发出声响的地方轻轻弹了弹……”

我去!我在里面又砸又摔地,毫无破绽,你在外面轻轻一弹这个蛋就坏了?

带着怀疑,我走到那个巨大的蛋前面,伸手一拳——咔嚓,整个蛋应声而碎。蛋里面空空荡荡的,没有寒冰,也没有黑色的旋风,只有一根小小的凤凰翎羽,在一片碎裂的蛋壳里面,金光闪闪的,十分醒目。

我呆怔在那里,半刻才将那翎羽拾起,抬起头问录雨:“你说,老祖是真的要杀了我吗?”

录雨此时正伸手比了个法诀,冰凉的灵力笼罩在我皮肉翻卷的手掌和破败的胸口之上。闻言,他那常年没有表情的脸上突然涌出一抹红色,来得既突然又浓重,让他看起来像个涂了胭脂的变态:“少主过于求成犯下大错,老祖惩罚在情理之中。”

我不明就里地问:“我怎么就犯错了呢?”

还是大错?

他双目低垂,似乎很是赦然:“少主您涅槃之后,以女子之躯强迫老祖,能留得全尸已属不易,如今录雨将您救下,虽属无意,但也难辞其咎……”

我大喝一声打断了他:“录雨!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什么涅槃失败!什么女子之躯!

对方仿佛是被我吓了一跳,半晌之后才转过脸来说:“老祖自火狱返回,布告六徒,言少主涅槃失败,还以下犯上,欺侮老祖,故而弃杀……”

她是这么说的?我猛然回头,怒喝:“她胡说八道!!”

我抬头看向录雨,目眦欲裂:“老祖怎么能如此信口雌黄!她养了新的男宠,就能这样颠倒黑白吗?”

心口肿痛无比,那安放天音幻像的地方剧烈地颤抖了起来。我抓着录雨的手就要往下按去:“你来摸一摸!这是不是男人中的男人!

“她凭什么这样侮辱我!

“你看看我,何曾像个女人!”

我一声一声逼问着,录雨通红着脸奋力挣扎许久,才强行将他的手从我手中抽了出去。由于他用力过猛,我甚至被他推倒在地,一屁股坐在了碎裂的蛋壳里。

录雨眼神古怪,语气却镇定:“少主!那日老祖从火狱出来,衣衫不整,遍布被凌辱的痕迹。您与老祖十天独处,她是否得到了男女至乐也就您最为清楚。

“如今您被弃杀,凤凰珠和双目都是老祖亲手所夺。您阴差阳错捡回性命,还不速速逃走,难道要等老祖发现,再将你诛杀吗?”

我看他一眼:“那你怎么办?”

录雨顿了顿,答道:“便当是回你当日之恩。”

他这是要为我赴死了?我到底是给了他一个什么样的大恩情啊?心中一转,我追问他:“新的少主在哪里?”

录雨一时不察,快嘴接到:“在五合殿。”

我冷笑一声,问:“是那头混沌?”

录雨不再开口。

我不由得捂住了胸口。那人有了新的少主。她取走凤凰珠和我的双目,植入混沌体内,再涅槃之,就能得到新的凤凰少主。混沌产生之初,并无性别,若以阳气淬炼,自然成雄凤,这天资,确实好过我太多。我蓦然大笑出声——可是天音,我怎能如你所愿?

录雨看着我笑得前仰后合,善良地劝阻:“少主,老祖下的决定,自有她的道理,你千万别闹事。”

我慢慢地止住笑容,看向他:“你以为我现在会去找那混沌的麻烦?”

录雨惊愕地问:“难道不是?”

我摇头:“当然不是!”

闻言,录雨抚着胸口说:“太好了……”

事实证明,他这声好叫得太快了。话音未落,我已经准确无比地伸手一把抓住他的胳膊,道:“快,带我去玉山之巅!

录雨皱眉道:“少主,你不要做无畏的抵抗。”

我不耐煩地催促他:“本少主无畏还是不无畏,需要你来判断?你速速腾云,带我回玉山之巅。若是晚了一秒,我就告诉所有人,你贪图我的凤凰精血,违背老祖命令,私自放了我。小心你吃不了兜着走!”

录雨苦笑道:“少主,录雨一身清白,贪图你的凤凰精血什么的,老祖真不会相信,您只管去说。”

话虽如此,我俩的脚下却依然升腾起了云雾——他似乎没有自己的坐骑,全靠腾云驾雾出行。云雾速度虽快,但无形体,全凭腾云之主的灵力操控,一旦遭遇打扰,很容易散掉。我此时灵力全无,身体虚弱,只能紧紧握住他的胳膊,一起站在了那云端之上,战战兢兢地防止自己掉下去。好在录雨这人虽然面相诡异,法术倒不水,一路顺顺利利地到达了我的府邸。

“少主,其实您不用这样紧紧地抓住我,我没有没用到驾个云还会栽跟头的地步。”到了玉山之巅的洞穴门口,录雨郁卒地出声,“如今我已安然把少主带到,这就告辞了。”

他行了礼就要走,我却突然一拍脑袋道:“哎呀,录雨,我想起来了上次老祖有个法宝要赏赐给你,我替你给接了,就搁在我这洞府里呢。要不你今天顺路把它搬走?”

录雨狐疑地看了我一眼:“老祖赏我的东西怎么会在少主这里?”

我摸头哈哈两声,找了个借口:“这不是想要私吞嘛……”

录雨干脆一拱手:“既然少主喜欢,录雨自当相让。”

我一计不成,见他依然站在门口不动,只好继续编着借口:“如今老祖要赶我走,这东西自然就不好带走啦,所以就打算物归原主。”

录雨抬头看了我一眼,有些迟疑地没有出声,似乎在等待我拿出那件法宝。我低头叹了口气:“这法宝太重,被我置放在洞府深处,只是如今我已经是一只废鸟啦,搬不动。所以,你自己来搬走吧。”

说完,我也不管他了,转身就朝门里面走。走了两步用眼角余光一瞟,发现对方果然已经不疑有他地跟了上来。我微微勾起嘴角,将人引到洞府深处,指着泉塘边上的一把古椅对他说:“就是那个了,千年玄铁制成,某位古佛坐化所用,坐上去能邪气不侵。老祖赏赐给时说,这法宝最适合正直的你了。”

录雨站在那椅子面前并未靠近:“少主,古佛素日都坐蒲团,如何会在铁椅上坐化?”

我见他不信,不由得勃然大怒:“少主我还会骗你不成!不就是拿了你一把椅子吗?你就这样疑神疑鬼地不信任我!我坐给你看!”

我一屁股坐在那椅子上,左右扭动,对着录雨挤眉弄眼:“胆小鬼,有法宝都不敢用,难怪你总是不得天音欢心!”

录雨额上青筋暴起:“小神从未想过要讨何人欢心,少主慎言!”

我嘲笑地起身:“你还不如录谦呢……”

话未说完,录雨就三步并做两步走了过来,端端正正地坐在那椅子上,道:“小神坐了!又能如何?”

我的嘴角勾起得逞的弧度。录雨看着我微微一愣,然后突然反应过来一般,猛地起身。

他起不来。我哈哈哈大笑。笑完,就慢吞吞地出去把洞府的大门给关了,再慢吞吞拿了一捆绳子走了回来,拿着那捆绳子往他身上一圈圈地绕。

无视他愤怒的目光,我一边绕一边对他说:“录雨啊,少主我也是逼不得已。如今我失了势,又体残虚弱,你若是乘机去告状,带人上来,我岂不就如瓮中之鳖?”

他仿佛受到了侮辱一般瞪圆了眼睛,叫叫嚷嚷:“我录雨岂是这种背后伤人的小人!”

我斜了他一眼:“说不定除了我,你就是老祖的枕边人。我天音挚爱是何等的美貌,难免你不做肖想。那么,你做出弑主之事,也就情有可原了!”

录雨声音都有些发起抖来:“录雨修炼的法诀在于清心寡欲,又怎会起这样欺师灭祖大逆不道的心思?”

“你撒谎。”我说。

我家天音妖治姝丽,佛祖看了都会动心思。就连那不男不女的混沌,也不知廉耻地纠缠于她。一定是他在天音面前行了狐媚之术,她才会对我这般狠心。

不过他得意不了多久了,待我抓到他,定把他扯成碎片,看他还如何勾引有妇之夫!

录雨还在絮絮叨叨地说个不停,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我撇撇嘴,对着他的嘴巴贴了个符咒,他就再也说不出口。

……

莺飞草长,日落月升,时光转瞬即逝。

在玉山之巅,我一共把录雨囚禁了三年。这三年千梧谷前所未有的繁忙和喜悦,新的少主即将产生使得千梧谷的气象焕然一新。人人都在期盼着新少主进入涅槃,好早日重生,以解老祖万年之旱。至于旧的少主,也偶尔有人提起,但都是匆匆一句:涅槃不成也便罢了,还白白浪费了这数万年的光阴。

对此,我自然是气愤到不行,却又无能为力。

每隔几天,我就会用造颜丹幻化成录雨的容貌去千梧谷走一遭,一方面向录雨的同门以及更低阶的仙人展示他依然完好地存在,另一方面,则是悄悄打听千梧谷的动静。

我不敢去见天音,怕被她发现就立刻诛杀。思念得紧的时候,我就跑去千梧谷东北方的演武场——那里的高台之上竖着一面幻境,能照出心爱之人的身影。将此幻境置于此处,便是让弟子在练功之余,可以见一见挚爱之人的音容,不忘前尘,方得始终。

平日里演武场总有比试习武的弟子,我不敢靠近,只有在万籁俱寂的时候,才敢偷偷去看一眼。这个时候天音一般在打坐或是炼器,清冷出尘。可诛心的是,有两次我看到天音竟然坐在那混沌的床榻边上,凝望他熟睡的容颜。她眼睛里面的灼灼深情,差点刺瞎了我的眼睛。

我泪奔着回了洞府,哭了整整十个时辰。可到了下一次时机来临,我的脚依然背叛主人一般往高台之上疾行。看着她敛眉,看着她垂眸,看着她满面愁容,内心便有微微的痛楚。

情之所钟,身不由己。

余下的时间,我就会回玉山之巅练功。我的身体很是诡诈。明明失去了凤凰珠,那一天也明明掏空了所有灵力。可是当我往灵石堆中一坐,加上以往搜刮来的那些法器支撑,丹田之处,竟然又充盈起澎湃的气浪,宛如翻滚的云海。随着我日夜修炼,竟然也恢复了一些仙力。日修月练地,竟然慢慢也變得和普通的仙人差不了太远。

因为无人指点,我的法术却没有精进多少。但凭着自己的琢磨,我学会了练三种丹药,和几样粗浅的法术。但是凤凰珠已经遗失,三昧真火便再也使不出来。头顶翎羽已拔掉了一根,身体便再不如以往一般耐打。再加上凤镜视物,看不出色彩,我的反应便变得迟缓。

总之,比起刚刚涅槃成功之时的威武雄壮,现在的我弱得恐怕连千年山鸡精都不如。

录雨被我绑着绑着就习惯了。我给他解开失声符的时候,他还随口教了我一些口诀心法。

他身为天音的嫡传弟子,仙法自有其精妙之处。而我虽度过了数万年时光,却都在涅槃,空有一身灵力,只会蛮干。好在我聪明绝顶,他所教的仙法,我都一点就通。时日一长,便有了令人惊喜的突破。

三年的时光倏忽而逝,天音那边一切的事情都已经准备好,只等算个吉利的时辰就可以将那混沌送入涅槃。整个千梧谷的紧张气息陡然加强了三倍。天音点了录谦、录闽、录杳三人护法,其余弟子不得擅入,我便再也难以打探消息。

玉山之巅的洞府内,我蹲在录雨前面的地上抓耳挠腮。

“少主,这可是老祖的大日子,您不会去惹是生非吧?”录雨担心地看着我。

我垂头丧气。

“少主,倘若您这次去破坏涅槃仪式,老祖定不轻饶。您保得这一条命在,已然万幸,若是再生事端,老祖雷霆手段之下焉有命在?不如先忍过这段日子,等老祖腻了那新少主,您再出现,老祖念及旧情,定然会和您重归好的!”录雨一本正经地道。

他说得很有道理,我缓缓点头,在他亮起来的眼神中面色一正,问他:“录雨,你可曾爱过什么人?”

录雨摇头:“小神修炼讲究的是清净忘情。”

我望向他的眼睛,说:“所以,你不会懂我的执念。”

他“啊”了一声,片刻之后,宛如被我说服了一般低下了头:“小神明白了。”

孺子可教。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三日之后,便是涅槃仪式,少主我若是一去不回头,你恐怕就得在这椅子上坐满三千年,为我的魂灵祈福。”

如果我还能留得下神魂的话。

录雨飞快地接嘴:“少主必然能如愿归来!”

真是不经吓,我微笑着说:“真会说话。”

站起身来,去外室挑了一身衣裳,又捧了香炉进来,点好,我缓缓地走到泉水湖边蹲下身来伸手试了试水温。禁锢录雨的椅子离泉水湖不远,他看着我一顿忙活不由得好奇:“少主,您干吗呢?”

我伸手去解衣裳,背对着他头也不回,不耐烦地回答:“没看见我这焚香沐浴吗?一会儿得劫人去。”

录雨大惊失色:“劫劫劫……劫人?少主,您不是说三天之后才是涅槃仪式吗?”

我翻了个白眼:“以我对天音老祖的了解,今晚她就得将人给涅槃了。三天之后,只是假形式而已。”

迅速扒了身上的衣裳,我纵身一跳,就跃入了泉水湖中。湖水温热,踩在脚底下的暖石微微发烫,熨帖得人无比爽利,我在泉水之中畅快地游了两个来回,这才从湖心缓缓地走到岸边浅水处。我将浑身细细搓了一遍,这才觉得自己干净清爽,准备出水换衣裳。

录雨也是男人,他有的我都有,所以当下我就没有避讳,当着他的面就从水里走出。这一站起来不要紧,那一头录雨发出了娘们儿一般的尖叫,吓得我衣裳差点掉水里尽数湿掉,幸好我眼疾手快,这才挽救了那一套长衫。

我勃然大怒。一抬手就是一套失声符打出,正中他张大的嘴巴,生生将那惊恐的声音封在了他的喉咙里,这才得到了片刻的宁静。不过,他的声音虽然发不出来,从来面无表情的脸上此刻却反常地十分扭曲,眼神尽量看天看地不敢看我,一副面红耳赤又饱受惊吓的模样。

我顿时乐了,好心地迅速穿好衣服,这才解开了他的失声咒:“好了,别叫了,少主我洗好了,这就去劫人。”

他说不出话来,只紧闭着双目,泪盈于睫。这也太可怜兮兮了。

我伸手弹了弹他的额头,嘻嘻一笑:“别自卑,小子!不是人人都有你少主这般本钱的。”

转过身,我将一个发簪戴于头上——那发簪里是一个巨大的空间,里面几乎装满了我洞府里面所有的宝物,虽然不甚珍奇,也是我多年在仙妖两界搜刮所得。我想了想,再将那捆仙绳从录雨身上扒下来,当成腰带系在腰间,这才转身离去。

我想当时我的背影一定非常悲壮。所以,在我走出去不远,身后就传来录雨的喊声:“少主!带小神一起去!!

“小神愿意帮您去劫……劫人!”

哦?我不由得回身问:“你三年被缚都不愿意跟我狼狈为奸,为何今日突然改了口?你该不会是想坏我大计吧?”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更何况是这样危急的时候。

结果,他看了我一眼,脸上似有几分羞意,却坐姿一正,决绝地开口:“今时不同往日。小神见了少主玉……玉体,自然是要为少主赴汤蹈火的。”

我理解了一会儿才恍然大悟:“你是指看见了我洗澡?”

他點了点头。

我一拍大腿:“早知道让你看着洗个澡就能多个帮手,我就喊你下来帮我搓澡了!说不定你还能为我去送死呢!不过今日来不及了,若是有下次,我叫你伺候我搓澡啊。”

他有些难过地看着我:“少主玉体,切不可这样随意。”

我一挥手,说:“你发个誓。”

他立刻明白了过来,以灵力为剑,划破食指,血气划破青冥,开始起誓:“我玄灵陆羽愿意誓死效忠少主天戈,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如违此誓,神魂俱灭,永堕黑暗。”

呃……说发誓就发誓,这么狠?我奇怪地将他上下打量了许久,只见他面无惧色,这才一拍椅子,缓缓地念出冗长的一段咒文出来,解了他的控制。在这凳子上坐了三年之久,他起来却很是从容,未有仙气凝滞之感,不愧是我家音音座下六大弟子之一。

我看了他一眼,道:“走吧。”

跳上录雨的仙云,我们一路疾飞,两个时辰便到了滏阳山山脚下。

整个滏阳山已然入了深夜,整个山脉如同一头沉睡的猛虎一般趴在这天地之间。看似万籁俱寂,实则危机四伏。我嗅到空气里戒备的气息,比以往都要浓烈。

看来天音果然已经到来。

这次不是我涅槃,我自然不会傻到走原来那条熟悉的路线。直接从山门进到山腹中去,再跳到天音面前来一句——呔!放开那个狐狸精。

那肯定会被天音锤死。

而是和录雨悄悄地绕在滏阳山的另一边。这一边可以攀爬到滏阳山半山腰,到了半山腰,便可以通过冰河悄悄潜入山腹的寒潭,那里就是天音涅槃各路少主的所在。

攀爬滏阳山倒是容易,这一侧极其陡峭,生长着怪石和炎兽。怪石是一种甲壳极厚的妖兽,很喜欢砸攀爬的无辜路人;炎兽极小,靠吸食路人的血液为生,这家伙极其喜欢浪费,往往吸两口就跑,可被吸过的人,会迅速融化为一团火焰。

不过,这两种妖兽我们都没有遇上。因为我们根本不是用爬的。

虽说在滏阳山,一般神仙都会被压制法力,导致只能靠原始的攀爬步行,可耐不住我的原形是只鸟啊!虽然滏阳山极高又陡峭,但对于凤凰而言,不过是飞得长久一些罢了,于是我驮着录雨直接飞升到了半山腰。中途出现过好几只善于飞行妖兽和幻兽,都被录雨展剑一一顺利地除去。

到了半山腰,便是层层的密林,冰河从山顶开始盘山往下流动,等到了这里便从一个溶洞往山腹中去,成为地底暗河。我和录雨在漆黑的林间小心地行走,寒气从远处扑面而来,录雨在我身边抖成了筛子。真没用。我从簪子里翻出一件大氅扔给他:“先穿着。”

那大氅乃我以前脱落的羽毛所制,有凤凰之火魂存在,十分保暖,他穿上去之后,果然就不再发抖,暗夜里看着我的眼神露出感激的光亮。

我不敢大意,冰河尚未见着,便已经这样寒凉,若是下去,该是怎样的光景?想到这里,我赶紧从怀中摸出几粒暖身的丹药,吞了下去。

远处传来水流的声音,看来冰河已然不远。循着声音走过去,一条冰蓝色的十丈来宽的大河就出现在我的面前,那河水在暗夜里散发着凛冽的寒光,河面上闪烁着细碎的冰凌,随着河水的流动发出轰鸣。我打了个喷嚏,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对着一边的录雨道:“河水太冷了,你不是凤凰之体必然受不了,你就不必下去了。”

录雨迟疑道:“可是……”

我喝止住他:“没有什么可是!你待在此处,若是天亮我还回不来,你便到玉山之巅去为我立一牌位,再为我烧上一卷天音老祖的画像即可。”

闻言,他露出哀伤的眼神来。男人为我露出这样的神情真是恶心死了。我心里一膈应,顿时一脚把他踹翻在地:“得了,我去了!”

转身一跳,便进入到了滚滚冰河。

下期预告:历经千辛万苦,终于见到了天音那张面若冰霜的脸,天戈委屈得只想问一句“你为什么不要我了?”画面极度煽情,真相极度残忍——我以为你垂涎我的美色,没想到你只把我当成为爱人锻造肉身的容器……

赞 (15)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