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茶胜雪?

告示

魔幻茶肆

今晚说茶!

未进茶肆,只闻说书人珠玉掷地之声:

“只见那茶树叶儿噘着嘴,摇头晃脑落入老祖宗神农氏的杯中沸水里,顿时叶翻香滚。饮毕,他尝百草之辛酸尽扫,整个人神清气爽……”

1.一落座,茶博士便端来一碗又咸又辣的茶(菜)汤

喝还是不喝,这是个问题。

眼前这碗,与其说是茶汤,不如说更像菜汤。“葱、姜、枣、橘皮、茱萸、薄荷”一味不少,长得一副黑暗料理的模样。难怪陆羽老爷子亲口批评——此乃沟渠弃水!甚至在《茶经》中只留下盐来调味。

这碗从汉代到南北朝都喝得极不讲究的茶,南朝人爱喝,北朝人吃着奶酪,取着“酪奴”的外号明确表示不爱喝……既然这样,那就勉为其难不喝吧……

2.不动声色,茶博士又端上一碗精致茶汤

“沫沉华浮,焕如积雪”,知道把茶碾末,也懂得救沸育华,晋朝人这番捯饬,倒是让茶精致了起来。这茶看着有颜,有身份的人自然更喜欢。恭敬不如从命,这茶,饮下!

说书人此刻正讲到茶圣陆羽——

“自从陆羽生人间,人间相事学春茶。饮茶这事儿不是从唐代开始就有的,却是自陆羽《茶经》之后,这南方的嘉木名声越来越大。话说陆羽,他身世可怜,是个被禅师收养的弃儿,自小耳濡目染僧俗共坐共饮的茶筵之风,后又因缘际会移居到了贡茶顾渚茶的产地湖州……”

3.听得尽兴时,忽见旁边有唐人、宋人点茶

从前喝口茶都要被嘲笑,如今啜饮一番还要偷着笑。“茶”字从唐代开始确定下来,时人饮茶多以煎茶为主,就是将饼茶碾末,再放到锅里煎煮喝。点饮茶汤也越来越常见,唐人点茶,宋人让点茶愈加流行。文人士大夫喜欢,宋徽宗更是喜欢,甚至亲手注汤击拂,使得“白乳浮盏面”。茶也越来越细,似黄金粉,更似瑟瑟尘,偏又如飞雪轻。

唐人点茶队:碎茶,碾茶,罗茶(筛茶),茶末置盒,入盏,点茶(注汤),击拂(搅拌茶末),最后将茶盏放于茶托之上,一套工序行云流水。

宋人点茶队:先用汤瓶煎汤,炙盏,盏中加热水,调均茶末成膏状,再用汤瓶边注汤,边用茶筅搅拌到茶汤鲜白,所谓击拂也。击拂能带起盏面泛花,“乳雾汹涌,周回旋而不动,住盏无水痕”,所谓咬盏也。“密云惊散阿香雷,坐客分尝雪一杯”,美哉,妙哉。

4. 看那儿,正在斗茶,茗战一触即发

在点茶的基础上,宋人发扬光大,刮起了强烈的斗茶之风。诗歌为证:北苑将斯献太子,林下雄豪先斗美。斗茶,一种是斗茶味,是非常高端、体现鉴赏水平的“试吃”评价。

看眼前这场景,应该是第二种斗茶,“争新斗试夸击拂”,怎么判断胜负——茶汤纯白为上,水痕晚出现者为胜。可讲究了,茶末要细,调膏要匀,汤候要适宜,水温还要恰好……

“罗细则茶浮,粗则水浮……”

“这茶末的浮沉可是斗茶胜负的关键。”

“可不是。”

“看这边,茶汤色泽纯白,哪是旁的那几个青白、灰白、黄白汤色能比的!”

“是啊,看汤色能瞅出不少东西来呢。那些青灰的,八成是蒸茶火候没把握好。”

“瞧这汤花多匀细,茶面上银粟翻光,沫饽咬盏,好极!”

“水痕也出现得晚,赢定了!不像那些烹点不得法的,末粗茶沉,云脚涣乱,水痕也来得快。”

说书人手捧黑盏,眼里金光闪闪:

“瞧这喝茶的盏,陆羽他是不看质量看釉色,唐人偏爱青釉之上,茶色白红。宋代呢,宋人爱黑盏,为什么,因为宋徽宗爱极了它,爱这黑中闪青的色儿。更何况时人好茶色白,黑盏装着还怪好看的。据说黑盏还有保温效果,再專注斗茶而忘饮,也不担心茶味大打折扣啦。

而且宋人还很有钱!茶匙,要黄金的,因为这样搅拌时才能击拂有力呀;点茶的汤瓶,宋徽宗认为,自然也是金银的好;碾茶的罗碾也是银的好……这……没钱的人还怎么玩……”

5.目不转睛,才对得起宋人分茶这项绝活

当茶末细腻起来,与水相撞,会发生什么呢?

不是爱情的化学反应,而是茶汤中变化万千的图案和文字。所谓茶百戏也。

点茶,斗茶之后,分茶姗姗来迟。这种玩茶法,是才艺表演,更是另一部分人卖艺挣钱的手段。至于味道,甭关心了,好看就行。

看那位分茶高手,整出了一幅“水丹青”,茶面上出现的禽兽虫草花鸟鱼惊艳了人眼;

瞧这位分茶大师,大神啊!并点四瓯,注汤幻茶,每碗茶汤上都出现了一句诗,合起来念还是一首四言绝句!太玄幻了。

6. 咦,这里有一杯贡茶,要不要喝?

唐代兴,宋朝盛,茶可是越发讨人喜欢了。宋太宗也是个爱喝茶的,兴起了北苑贡茶,唐代名茶湖州顾渚紫笋与常州阳羡茶只能抱头哭唧唧。

北苑贡茶,是在唐宋流行的饼茶基础之上发展来的,上面还有龙凤图样噢。

“这龙茶献给皇帝、宰相和亲王。”

“凤茶是赏给其他皇族成员和重要将领吧?”

“对。至于其他人,‘京挺‘的乳‘头金赐近臣,馆阁学士赏‘白乳。”

“哇,这还有仁宗时蔡襄制成的小龙团,宰相都很难得到了,一斤值黄金二两!”

“贾青制的‘密云龙,能在茶饼上看到云纹密布。听说苏轼得了这赏赐,稀罕得紧呢。”

“我的天,竟是‘龙团胜雪!看那表面蜿蜒的小龙,银丝雪芽,再看看它每饼的价格——四万钱,宋徽宗真奢侈呀!”

说书人:

“剔除新茶外皮,取当心一缕细芽,放入清泉中浸泡,使得茶白如银丝,制成团茶,香甘重滑。这茶,谁敢多喝!欧阳修身居要职二十多年,就被赏赐过小龙团那么一次,都不舍得喝,只在有客临门时传玩鉴赏。如他感叹:金可有,茶不可得!

“说到小龙团,还有一桩秘闻,听说制这个小龙凤团茶,是蔡襄为了让久无子嗣的仁宗开心,特意做出精致的小团茶,寓意官家子孙多多呢。”

7.喝到最后,只有散茶了?

宋朝有钱吗?有钱的,但是北苑贡茶这么稀罕,也不是人人都能得的。那只好开放茶叶市场,让想喝茶的人自己捣鼓去。然而,让贡茶们想不到的是,散茶发来的挑战太过凶猛,宋室南渡后,茶渐不再研膏。到了明代,散茶彻底排斥末茶,皇帝都下令,不要再搞高级茶饼了,我们需要的是撮泡的散茶!于是乎,黑盏失势,紫砂茶具异军突起,碾、罗、筅溜了……

说书人:

各位的茶都喝光了吧?那本次说书,到此为止。

赞 (33)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