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你知道我在追你吗?

凤尾七

为了追求喜欢的男演员,我熊贝贝一冲动就混入了演艺圈。小哥哥,小哥哥,你愿不愿意做我的专属男一号呀?什么?嫌我演技差?

一 失败的吻戏

推开门,屋子里黑漆漆的一片,我有些疑惑地打开灯,只见红艳的玫瑰铺了满地。

“这……这是怎么回事?”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低沉且带着笑意的男声从我身后响起,伴随着渐近的脚步声。

云桓?我正准备转身回头,不料,一双手穿过我的耳畔,覆在我的眼睛上。

一阵熟悉的金纺洗衣液的香味沁入鼻间,嗯,还是老配方,还是老味道,果然是我的未婚夫谢云桓。

“闭上眼,往前走……往左转,小心,别撞到头……”随着谢云桓温柔的声线,我内心躁动的小鹿仿佛就要撞破胸口。

“你要给我看什么?”

“不告诉你。”片刻后,谢云恒站定,移开手,“到了。”

我的视线中是一束盛放的蓝色妖姬,簇拥着一个蓝色丝绒首饰盒。

“这……”

“打开看看。”

我颤着手打开,首饰盒里是一枚钻戒,鸽子蛋那么大。

“爱你就要给你最好的。”谢云桓突然单膝跪地,亲吻我的手背,“贝贝,你愿意嫁给我吗?”

“愿意,愿意!我愿意很久了!”我点头如捣蒜,分分钟戴上了鸽子蛋大的钻戒。

只见谢云桓的眉头微微一皱,不过,很快又恢复了深情款款:“贝贝,你真美。”

我娇羞一笑,拿小拳拳捶他的胸口:“那你还不亲亲我。”

谢云桓一愣,随即俯身贴近我的脸,温热的气息悉数落在我的脸上,有些痒,又有些烫……眼瞅着我俩嘴唇的距离只剩下0.01厘米时,谢云桓唰地扭过头,一脸冷漠:“导演,我亲不下去。”说完,他还不忘补充一句,“她还乱改台词破坏气氛。”

“我这不是太激动忘词了吗。”我撇了撇嘴。

没错,之前的一切都是在演戏,我是女一号,饰演我未婚夫谢云桓的是新晋男演员严子陌,也是剧中的绝对男一号。

“都怎么回事?”导演拿着剧本走过来。

“熊贝贝的表情太猥琐了,这段吻戏能不拍吗?”

“不行!”我比导演都回答得干脆利落,说完,才意识到自己的意图太明显,便又尴尬地一笑,“剧本里不是有写吻戏吗,我们演员要尊重编剧。”

“贝贝说得有道理。”导演赞许地点点头。

谢云桓沉默好一会儿才开口答应:“也行。”说完,他顿了顿,提出补充条件,“不过不真吻,只借位。”

“导演……”我可怜巴巴地向导演施展眼神求助。

“借位就借位吧。”导演干脆眼一闭,狠心说完,便转身离开。

“……”啊喂!我可准备为严子陌献出我的荧屏初吻呢!

Action!

“贝贝,你愿意嫁给我吗?”谢云桓依旧是单膝跪地,脸上的柔情似水与之前的冷若冰霜判若两人。嗯,一秒入戏,我爱的男人就是这么出色。

我故作矜持地伸出手,任由谢云桓起身给我戴上鸽子蛋大的钻戒。

“贝贝,你真美。”谢云桓目光灼热、毫不避讳地注视着我,某一瞬间,我甚至有种错觉,仿佛这都不是演戏,谢云桓,不,严子陌确实是真真切切地深爱着我。

严子陌的唇离我越来越近,他微微侧头,睫毛低垂,营造出正在热吻的假镜头。

“停,非常好。”导演对这个借位吻戏很满意。

呵,可我熊贝贝一百二十分不满意!

于是,我趁严子陌不备,一踮脚,吻上了严子陌的唇……结果,还没等我品尝够,他已经闪电般地推开了我。

“你是不是有毛病?!”严子陌拿手背狠狠地擦着嘴唇,好看的眉眼间满满的都是嫌弃。

我微微一怔,好几秒才反应过来,没错,他已经不是深爱我的未婚夫谢云桓了,而是厌恶我的男演员严子陌。

“是啊,我熊贝贝就是有毛病,才会喜欢你。”我挑了挑眉,假装毫不在乎他对我的态度。

严子陌似乎没有料到会得到这样的回答,所以,他皱着眉头瞪了我好久,最后只憋出一句:“你没救了。”说完,他转身快步离开片场。

“严子陌!我早晚会把你拿下的!”我朝着他的背影得意扬扬地喊道。

严子陌身形一颤,脚下打了个趔趄。

二 马场的意外

等回到酒店的时候,我看到酒店门口停了一辆熟悉的银白色宾利,我叹了口气,看来我那爱女如命的爸妈又来了。

果然,我刚进门,导演就悄悄拉住我,小声说:“熊导和阮女士正在楼上等你呢。”说完,他顿了顿,脸上露出讨好的神色,“我今年年底有一部大制作院线,你帮我问问熊导愿不愿意挂个名,对了,里面还有个角色,我一直挺想请阮女士出演的……”

直到我走进电梯,导演还絮絮叨叨个不停,我随便回应了一句,便赶紧按了关门键。

就因为我爸是国内外大奖拿过一堆的导演,我妈是十年前红极一时的明星,所以从我进演艺圈以来,诸如此类的巴结就没少过。早些時候,我还会幻想自己要是普通出身就好了,后来想通了,也多亏我爸妈,我的演艺生涯才这么顺风顺水。

“贝贝!”一进房间,我那一身奢侈品的妈妈就扑过来一把抱住我,浓郁的Dior香水熏得我分分钟想打喷嚏。

“在剧组吃得好不好?背台词累不累?演员有没有欺负你?导演有没有凶你……”我还没开口呢,我妈就说了一连串关心的话,气都不带喘的。

“喀。”我爸干咳了一声,走过来,“好了,好了,先让贝贝坐下来休息一会儿吧。”

“对哦。”

十分钟后,我穿着睡袍斜靠在床上,吃着我爸给我切的水果,享受着我妈给我捏腿。

“你都追严子陌追到剧组了,差不多得了。”我爸听我说了一些在剧组的近况,劝我道。

“那小子到底哪一点好,要名气,没名气,要钱,没钱。”我妈为我愤愤不平,“你说你这家世,换作其他男星,早就巴不得入赘,他倒好,假清高!”

“他才不是假清高呢,他真是演艺圈的一股清流。”我反驳道,“要是他真会为了我的家世跟我在一起,这种心机boy,你们两位大佬能放心?”

爸妈也知道劝不动我,便也不再继续说下去。

其实,有时候我也不是没想过,假如严子陌不是那么出淤泥而不染,假如他也有一些其他男星的坏毛病,是不是就不会那么讨厌我了……但很快,我又会想,那样的严子陌就不是我最喜欢的严子陌了。

我突然冒出一个问题:“对了,你们觉得严子陌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

爸妈对视了一眼,得出结论:“努力的。”

“那努力应该是什么样的?”

……

经过了爸妈一晚上的科普,第二天,我信心满满地来到剧组。嗯,今天,我一定要让严子陌喜欢我。

今天有一场戏是男主角邀请女主角骑马,一般为了防止演员被马摔伤,都会找替身来演。本来吧,我是有替身的,可这不为了展现我的努力嘛,所以,我在开拍前偷偷跑去找了导演。

“什么?你不用替身?!”导演听完我的请求,着急道,“我的小姑奶奶哟,你别添乱了,你要摔著了,我以后在这影视圈就别混了。”

“这事情我跟我爸妈提过了,他们都同意,你还有什么意见?”我挑着眉,撒了个谎。

最后,我好说歹说,终于说服导演,骑马那场戏让我亲自上阵。

Action!

一身棕色骑马劲装的严子陌,或者说谢云桓,牵着一匹白马朝我走过来。

“好漂亮的马。”我故意矫揉造作地发出一声惊叹。

“贝贝,你想骑一下吗?”

“这……”

“没关系,我扶着你。”说着,他动作轻柔地扶我上马,“它很听话,你不用害怕。”

他说得没错,影城里这种从小受过严格训练的马,出意外的几率低到跟买彩票中奖差不多。不过……为了博取同情,我萌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嗯,心动不如行动,我悄无声息地夹紧马肚子,然后脚尖稍稍用力,正中马的痛神经。下一秒,吃痛的白马仰天嘶鸣,扬起前蹄想把我甩下,严子陌见形势不对,闪电般地拽紧缰绳,他的额头沁出汗,指节因用力而泛白,眼神里的担忧第一次是因为我……直到工作人员蜂拥而上控制住马匹,他才松掉缰绳。

我捂着胸口,一脸惊魂未定。

“下次还是用替身吧。”严子陌装作不经意地背过手,淡淡地说了句。但这微小的动作,引起了我的注意。

“给我看看你的手。”

“……”

我蛮横地一把拉过他的手,果然,上面被缰绳勒出一道道红痕。

“疼吗?”我小心翼翼地开口,悔恨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严子陌不动声色地挣脱我的手:“不用放在心上,没事的。”

“我只想努力一下,让你不那么讨厌我。”

“我没有讨厌你。”严子陌的语气中透着一丝无奈。

最后,骑马这场戏还是用了替身——一个满脸稚气、眼神怯怯的女孩子。拍完后,导演忙着看素材,也没空招呼她,她就紧张地站在那里,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我没忍住,走上前,朝她笑了笑:“可以了。你演得很棒,比我好多了。”

女孩子有些受宠若惊:“我只是个替身……”

“替身也是演员啊。”

送走女孩,一回头,我便看到严子陌正看着我,神情复杂,眼神里有我捉摸不透的东西,有些诧异,又有些怀疑。

三 一起吃盒饭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骑马那场戏之后,严子陌对我的态度居然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嗯,他至少不再整天把我当瘟疫病毒,唯恐避之不及了。

嗯,我爸妈说得没错,严子陌果然喜欢努力的。

拍完今天的夜戏,全剧组一起吃夜宵的时候,我东张西望了好久,也没看到严子陌,问了工作人员,才知道他去了西广场。

这大半夜的,严子陌去那里做什么?不行,我得去看看。

等我在影城西边的角落找到严子陌的时候,他正坐在台阶上,和周围几个群演相谈甚欢,时不时还发出爽朗的笑声,再加上路灯橘黄色的灯光一打,他整张脸都温柔得像能淌出蜜来。

我放轻脚步,走到离严子陌两米开外的地方停下,此时此刻,竟也不想上前打扰他。

“你怎么来了?”没过多久,严子陌还是发现了我。

我赶紧摆出一副岁月静好的端庄模样:“来看看你。”

我说完,几个群演便开始起哄,严子陌似乎有些不好意思,示意我坐过去。

严子陌抛出的橄榄枝,我自然是要接的。我挨着严子陌坐下,心跳怦怦个不停,明明以前伶牙俐齿、可以毫不害臊地调戏严子陌的我,这一刻,却像得了失语症一样,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这些都是刚才和我们一起拍夜戏的群演,我猜他们也饿了,就订了些简单的盒饭。”严子陌开口,打破了尴尬的局面。

听他这么说,我才发现这几个群演确实有些眼熟。

“想不到你还挺关心人的。”

“没什么,我以前也在影城当过群演。”严子陌轻描淡写地说起自己的过去,深邃的双眸眺望着远方,似乎在回忆什么,“所以比别人更能体会他们的辛苦罢了。”

我望着严子陌好看的侧脸,情不自禁地说了句:“我知道的。”

没错,我知道严子陌当过群演,也知道他是怎么凭借自己的实力,一步步脚踏实地地爬到今天的位置,因为,我熊贝贝早就喜欢上他了。

严子陌转头望着我,眉眼带着笑意:“你知道什么?”

我深吸一口气,准备把心里的秘密和盘托出:“我知道……”

“盒饭来了!”外卖小哥不合时宜地打断了我,我刚刚酝酿起来的情绪瞬间消失殆尽。

严子陌站起来招呼着群演们,忙碌了好一会儿,才重新坐回我的身边,手里拿着一盒盒饭。

“没想到你会来,你吃我的这份吧。”严子陌把盒饭递给我。

我连连摆手:“不用了,我刚才和剧组的人吃过了。”这自然是谎话,急着出来找严子陌,我压根什么都没吃。

“好吧。”严子陌也没怀疑,打开盒饭自顾自地吃了起来。

我没其他事情做,只好无聊地看严子陌吃饭,简单的青椒炒肉丝,却被严子陌吃出了一种赏心悦目的感觉来。看来,网上说得没错,好看的男人,不管做什么都好看。

严子陌被我盯得有些不自在,停下来跟我聊了一句:“对了,你刚才想说什么来着?”

可惜,我已经没有讲秘密的心境了,于是打了个哈哈:“我说我知道群演挺辛苦的。”

“好吧。”

“你也挺辛苦的。”

“……还好。”

……

我和严子陌就这样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我以为这已经是尴尬的最高境界了,直到我的肚子发出爽朗的咕咕声。

我欲哭无泪,我这不争气的肚子啊!

显然,严子陌也听到了,他有些不好意思地停下筷子,把剩下的盒饭递给我:“你要是不嫌弃的话……吃一点?”

“好。”我用幾乎轻不可闻的声音说了句。

自诩吃过无数山珍海味的我,却对一份吃剩的青椒炒肉丝盒饭产生了一种莫名的紧张感,我感觉我的脸颊发烫,拿筷子的手有些颤抖,内心有一百只土拨鼠在咆哮——严子陌居然主动把他吃剩的饭给我,还问我嫌不嫌弃,这按四舍五入的方法算的话就是他终于开始接受我了!

严子陌对我内心的活动一无所知,天真地问我:“是不合胃口吗?”

“我只是在想……”我夹起一根肉丝,坏笑道,“这算不算是间接接吻?”

严子陌愣了愣,飞快地扭过头,却还是被我发现了微红的耳根。

四 二人约会日

第二天上午,戏拍得出奇顺利,除了我背错几次台词外,其他几乎一条过,以至于导演心情大好,宣布下午休息。

脱下戏服,我正准备走的时候,导演突然神神秘秘地喊住我:“你跟严子陌感情进展不错啊。”

“你哪里看出来的?”我有些诧异,心想,严子陌拍戏的时候,也没什么出格表现啊。

“眼神。”导演得意扬扬地解释道,“严子陌确实是个演技很好的演员,但是,他之前跟你演对手戏,眼神都是刻意装的,今天就不一样了,他看你的眼神,越发真情流露了。”

说真的,对于严子陌的眼神细节,我确实属于神经比较迟钝的,不过,经导演这么一点拨,我竟觉得确实有这么点意思。

看来,严子陌对我也不是毫无感觉的。

天时地利人和,我熊贝贝今天的皇历上肯定写着宜约会。于是,我打算下午把严子陌约出来,好好过一下二人世界,嘿嘿嘿。

结果,我千算万算,连我今天穿什么颜色的内衣都想好了,却没想到严子陌会拒绝我。

“有事吗?”我拨通严子陌的电话,他一惯清冷的声音传来。

“今天下午不是休息吗,我闲着没事干,想约你出来玩。”

“我下午打算看剧本。”

“啊?”

“你台词背完了吗?下次拍戏别又反复出错。”

听严子陌说完,我只感觉明媚的阳光都照不暖我无限冷却的心,沉默片刻,我才低声回应了一句:“好的,我知道了。”

也许是听出了我的失落,严子陌的语气温柔了许多:“你给我个地址,看完这页剧本,我去找你。”

“好!”

你看,于我熊贝贝而言,只要严子陌轻描淡写的一句话,我刚刚冷却的心不但死灰复燃,而且还燃烧起了熊熊火焰。

半个小时后,我和严子陌面对面地坐在影城某咖啡馆中。

严子陌浅抿着咖啡,好看的喉结一上一下,我看得如痴如醉,直到他微微皱眉,放下杯子望向我,两人大眼瞪小眼了一阵,我才回过神,意识到要说些什么。

“不好意思,耽误你看剧本了。”我讪讪地说了句。

“你喊我出来就为了跟我说这个?”严子陌挑了挑眉,勾起嘴角,“那我还不如回去看剧本。”

“唉,我就随便客气一下嘛。”

严子陌收敛了笑意,语气突然有几分认真:“我是愿意被你耽误时间的。”

“……”我心里咯噔一下,隐约觉得这里面有些告白的意味,又觉得不太像,最后脑子一短路,说道,“那谢谢你了。”

我的话音刚落,严子陌的神情就僵住了,显然,我的回答超出了他的想象范围。悔意涌上心头,我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熊贝贝,你咋又把天聊死了啊!

“要不,我们还是出去走走吧。”我提议。

“好。”

其实,影城能逛的地方真的没多少,但是和严子陌在一起,我总觉得就连墙缝里长出的一簇小花,或是门背后一个涂鸦都变得有趣起来。

不知不觉,我和严子陌走到了仿民国时期修建的教堂。教堂里的一切摆设都有些陈旧不堪,而且自从前年在另外一条街道搭建了一座新教堂之后,这里已经很久没有剧组来拍戏了。

严子陌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嘴角渐渐噙起一抹笑意:“你信不信,我在这座教堂遇到过天使?”

“啊?”我忍不出惊呼出声。原本正准备上楼梯的我一脚踩空 ,眼看就要摔下去时,严子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大步上前,伸出手稳稳地接住了我。

我落进严子陌温暖的怀中,听到他略带歉意的声音从我的头顶处传来:“没想到会吓到你。”说完,他还不忘解释了一句,“我遇到的天使不是圣经里的那种,而是一个善良的女孩子。”

其实,严子陌猜错了,我惊呼并不是因为我受了惊吓,而是,这座老教堂是三年前我对严子陌一见钟情的地方。

彼时,我不知道他的名字,而他连我的长相都不知道。

五 初遇的记忆

从我初遇严子陌至今,已经有两年八个月,四舍五入就是三年了。

是的,对什么事情都三分钟热度的我,唯独在喜欢严子陌这件事情上,执着了这么久。

我还清楚地记得第一次见到严子陌的场景,那时,我还没踏入演艺圈,只是在我妈的威逼利诱下去剧组看望我爸,嗯,說好听点是看望,其实就是监视半夜有没有女演员敲我爸的房门聊剧本。

那年,影城的冬天特别冷,男主演有一场落水戏,现场那么多替身演员竟没有一个愿意演,眼瞅着我爸就要发飙骂人时,一个清冷的男声响起。

“我来吧。”一个高瘦的男人从人群走出来,正是严子陌。

听副导演讲完戏,开拍的时候,严子陌几乎没有犹豫便跳进了冰冷刺骨的河水,我在岸上看着,只觉得胸口一沉,整颗心也随着他的身影落入水中,又随着他的身影浮上水面。

咔!

严子陌一句话也没说,嘴唇冻得乌青,发梢挂着冰霜,披上工作人员递上的大衣就走进一旁用作休息室的老教堂,鬼使神差地,我也跟了进去。

结果,一进去,我就傻眼了,严子陌正在换衣服,刚脱完还没来得及穿,呈现在我眼前的是一具美好年轻的男性裸体……然后,我发出一声惊呼的同时,老教堂也十分碰巧地断了电。

黑暗中,声音显得特别清晰,整个教堂只有钟摆的摆动声,和严子陌换衣服的细微声响。

片刻之后,严子陌干咳了一声,问道:“你……还在吗?”显然,他这句话是冲我说的。

“嗯。”我轻声回应。

“……”

“不过,你放心,我刚进来就断电了,所以,我什么都没看清。”说完,我就后悔了,总觉得这个解释太无力,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思。

“没事。”虽然严子陌很努力地装正经,但我能听出他强忍着笑。

“我知道你在笑我。”

“那你走近点,我保证不笑了。”

……

说来也奇怪,明明教堂旁边的房子就有灯,而且两人的手机都有电筒,却谁都没有提出换个地方或者打开手机里的电筒照明。黑暗中,我们看不清彼此的脸,只是紧挨着坐着,听着彼此的呼吸声,但或许正是因为这样,两个身份不明的人才能相谈甚欢。

“刚才看你落水,那么冷的天气。”我顿了顿,继续道,“其实,你没必要那么拼的,明明只是不露脸的替身……”

“替身就不是演员吗?”严子陌打断我,反问了我一句。

“呃?”

“你也是群演吧,珍惜每一次机会,演好每一个角色,只要努力,肯定能熬出头的。”

“……”看来是被误认为群演了,我也没解释,“嗯,那你也别放弃。”

“一定,我们约好了。”

严子陌伸出小手指,跟我拉钩。微凉的触感从指间传来,我的脸却开始发烫,那一瞬间,我就知道自己完了,原来,电影里的怦然心动真不是导演瞎拍的。

十八岁的冬天,我喜欢上了一个我连名字的都不知道的男人,后来我偷偷托人问遍了群演,才知道那是二十二岁的严子陌。

“爸,严子陌一定会火的。”我异常坚定地跟我爸说了一句。

“严子陌是谁?”我爸一边捣鼓设备,一边问我。

“你女婿。”我的语气还是异常坚定,“还有,我要进演艺圈。”

“啥?!”

那一天,我爸一个手抖,摔坏了十几万的设备。

之后,严子陌确实如我所说那般,越来越火,很快,靠着不俗的实力成为一线演员,而我熊贝贝,靠着爸妈的光环加持,走得也算顺风顺水。

这次搭上严子陌,是我蓄谋已久的邂逅,但是,严子陌没有认出我,他只知道我是演艺圈公认演技最差、后台最硬的女演员熊贝贝。

“你在发什么呆?”严子陌应该是喊了我好几遍,我都没听到,所以他略微有些不耐烦,“你是想赖在我的身上不走了吗?”

我这才反应过来,此时此刻,我正在和严子陌进行二人世界活动——影城半日游。

“我只是在想一件事。”

“什么?”严子陌松开我。

“我在想……”我狡黠一笑,朝严子陌竖起小拇指,“你遇到的那个天使,会不会是我?”

严子陌打量了一下我的小拇指,又打量了一下我的脸,眉眼间渐渐流露出温柔。下一秒,他伸出手,勾起小拇指,稳稳当当地勾住了我的。

六 谎言被揭穿

我和严子陌四目相对,钩着的小拇指迟迟没有松开。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当我已经脑补到我和严子陌的孩子取什么名字好的时候,我的好闺密林嘉一个电话杀了进来。

我和严子陌这才松开手,两人的表情仍有些羞涩。

“贝贝,你在哪呢,中国好闺密来探望你了!”电话里,就能听到林嘉扯着大嗓门喊。论猪队友,我只服她林嘉,要不是严子陌在场,我都恨不得让她分分钟打道回府。

林嘉面对我的沉默毫无察觉,还在碎碎念:“我在影城门口呢,你来接我一下呗!”

显然,一旁的严子陌已经听出了个大概:“是你朋友来了吗?”

我点点头,在电话里嘱咐林嘉不要随意走动,我过会儿就去接她。

“没想到她会来。”想不到我熊贝贝有生之年,也会陷入爱情和友谊的抉择中,然而,贪心如我,两个都不想耽误,“要不……你跟我一起去接她?”

严子陌诧异地看着我,我以为他会拒绝,或者说一句“你没救了”,不料,他竟然同意了。

事实证明,人就不该贪心,因为见到林嘉后,她开口说了两句话,就彻底坏了事。

她看到严子陌,打趣我:“这就是你费尽心思进剧组,准备泡到手的小哥哥?长得挺帅啊。”

第二句:“对了,我记得这个影城有马场,骑马去不去?我记得你在英国很喜欢参加马术俱乐部的。”

简单的两句话,我在严子陌心中,刚刚树立起来的良好形象,瞬间碎成了渣,我变成了处心积虑、用尽手段,甚至不惜撒谎的心机girl。

我焦虑地绞着手指,像个做坏事被发现的小学生,不敢看“严老师”的表情。

“原来,骑马那场意外是你装的啊。”严子陌的声音异常冰冷,还带着一丝嘲讽,“熊贝贝,那真是你演得最像的一场戏呢。”

“还有,为了接近我,你到底查了我多少资料,在教堂我差点就被你骗了。”严子陌显然已经对我失望透顶,“你今天约我出来,就是为了去教堂演场戏吧。”

明明真相不全是這样,我却百口莫辩,因为费尽心思接近严子陌是真的,骑马假装出意外也是真的……我头也不敢抬,直到严子陌的脚步声渐远,我依旧垂着头,死盯着脚尖。

“人都走远了……”林嘉的榆木脑袋终于变得正常了,“我是不是说错话了?”

我这才猛地抬起头,却连严子陌的身影都快瞧不见了,我怅然若失,却怎么也哭不出来。

我和严子陌的关系,没有了任何转圜的余地。以前他待我最坏的时候,也只是冷漠或是嫌弃,那现在,就只有深深的厌恶了。

有多厌恶呢?厌恶到后来严子陌主动找到导演,强烈要求他的戏份提前杀青。于是剧中的男主谢云桓莫名其妙领了便当提前杀青了,然后女主熊贝贝像丢了魂似的,莫名其妙地和男二结了婚。好端端的偶像剧,硬生生拍成了一部悬疑恐怖片。

即使是后来的发布会,一向敬业的严子陌都没有露面,仅仅是拍视频宣传了一下。

娱乐圈都在说,男星严子陌和女星熊贝贝关系破裂,有生之年,两人都不会再有合作。

嗯,这一次他们大概真的是老死不相往来了吧。

我没有再厚着脸皮出现在严子陌的面前,把自己光在房间一整天,吓得我爸妈要喊工人撬门时,我推开门,只说了句:“我想好好演戏了。”

从那之后,我每天把自己的时间规划得满满当当,学习或是接戏,演技一次次突破,甚至有导演开始夸我跟我妈年轻的时候差不了多少了。

只是,深夜静下来,我都会想到严子陌。我可以不见他,不出现在他的视野里,不跟他接同一部戏,但我没法不想他,我甚至像个疯狂的粉丝一样暗中调查他的行程。

结果,我调查着调查着,就来事了。

严子陌最近身边出现了一个女人,十八线野模,人长得一般,黑料倒是不少,我隐约觉得她接近严子陌是奔着炒作去的。

我辗转反侧,满脑子想的都是不能让她祸害了严子陌。这样想着,我从床上弹起来,忍不住给严子陌发了封匿名邮件,洋洋洒洒的几千字都在提醒他,最后不忘附加上野模的黑料。

结果邮件发出去没多久,我便收到了回信——

熊贝贝,你做这种事情有意思吗?白莉是我当群演时认识的小妹妹,她什么为人,我比你清楚。

看完的瞬间,我就像个装满汽油的铁桶遇到火星一样,气炸了。

我猛地关了笔记本,好啊,我熊贝贝再管那姓严的一件破事,我就自己都瞧不起自己!

我气得一宿没睡,然后天亮时,娱乐圈就给了我一剂猛料。

头条新闻——男星严子陌在街头与陌生女子拥吻。

这个陌生女子不是别人,就是名字都透着一股白莲花气息的十八线野模白莉。

七 头条大新闻

等我站在严子陌家门口按门铃的时候,我就知道我熊贝贝又打自己的脸了。说好的不管姓严的一件破事,出息呢!

门铃响了好一阵,严子陌才一脸憔悴地打开门。

“我看到新闻了。”意识到开门见山或许不太合适,我顿了顿,又补充了句,“想不到你严子陌背着我偷偷上头条啊。”

“……”

“下次上头条带带我呗。”

我很努力地想幽默一下,但感觉气氛更冷了。

最后,严子陌叹了一口气:“进来再说吧。”

进了房间,我才发现,原来严子陌的经纪人也在,正焦头烂额地写着东西。

“昨天半夜白莉给我打电话,说在酒吧喝多了,让我接她,我没多想就去了。”严子陌跟我解释道,“想不到她突然抱住我就亲了上来,还安排人偷拍了照片。”

嗯,果然跟我脑补的剧情一模一样。

似乎是怕我不相信,严子陌的神情又严肃了几分:“这事情我会向媒体澄清的,一大早我已经让经纪人联系公关了。”

“我熊贝贝什么时候没有相信过你。”我抬头,与严子陌对视,语气却不由自主地变弱,委屈至极,“倒是你,可不可以试着相信我一次?我承认,我确实为了让你喜欢我,做过两件不该做的事情,一件是靠关系进了你的剧组,第二件是马场那次意外,但其他的我真的没有骗你,你为什么偏偏要一棍子打死呢?我在你的眼中,就是一个谎话精吗?”

严子陌神情微微一怔,眼里流露出歉意。

他刚要开口,我便竖起食指堵住了他的嘴:“道歉的话,我现在不想听,当务之急,是帮你解决这次危机。”说着,我收回手,“你接下来好好听听我的计划,别整什么破公关了,既然已经上了头条,不如将计就计。”

严子陌有些发愣:“将计就计?什么意思?”

“反正照片那么模糊,也看不清脸,不如,我来当这个‘陌生女子好了。”没错,这就是我在过来的一路上想出的法子,抢在白莲花曝光自己的身份之前,我来坐实真相,让媒体知道和严子陌拥吻的人是我,毕竟,我喜欢严子陌也算是圈内尽人皆知的事情了。

“这不是拿你的名誉开玩笑吗?”严子陌急了,“闹出这种绯闻,你以后怎么办?不仅你的演艺生涯会受影响,而且你以后的丈夫怎么看你?熊贝贝,这件事情,我不同意。”

“你不同意也没用,通稿我已经让我的经纪人发给各大媒体了。”明明这事情要被我爸妈知道,非骂死我不可,我仍然故作潇洒地笑了笑,“再说了,因为你,我才会进演艺圈,除了你,我也没想过嫁给别人。”

面对我的真情告白,严子陌愣了好久,我猜他肯定在心里组织了很多语言,但最后他的话说出口,只剩下轻描淡写的一句:“你没救了。”

是啊,在喜欢严子陌这件事上,我早就放弃治疗了。爱一个人,真的是件无药可救的事情。

“你说你喜欢努力的女演员,我也一直在磨炼演技,为的就是有朝一日,我能自信满满地站在你的面前,问你愿不愿意喜欢我一点点。”我毫无保留地把内心的想法都说了出来。

严子陌望了我好久,眼里有些莫名的情愫,最后还是拗不过我,亲自修改了通稿,不过,除了说明陌生女子是我之外,他竟然还添了一句“严子陌和熊贝贝假戏真做,早已私下确立关系”。

“等等……你这是不是写得太过了?”我突然感觉有点蒙,“救命之恩,不用以身相许吧。”

“你朝我走了九十九步,这剩下的一步,由我向你走来又有何不可呢?”

这次就算我的情商是负数,我也听明白了严子陌的告白。

结果,这次头条事件,以我和严子陌的恋情曝光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至于白莲花怎么气得跳脚,那就不关我的事了。

谁让我熊贝贝在圈内影响力大呢,嗯,我很膨胀。

深夜,我依偎在严子陌,哦,不,现在应该叫老公的怀里。

“以后,你当我的专属男一号好不好?”我撒着娇。

严子陌的目光深情款款,语气温柔地说了句:“那等你好好磨炼下演技再说。”

“……”导演!这个剧本不对啊!

赞 (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