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邻居又在偷吃了

吾乃二哈

美食街的良民莫莉最爱做的事就是惩恶扬善,看到异常的情况就爱举报一下,这不,刚举报了某只野生吸血鬼,就得了一面锦旗。等等,怎么这厮缠上她了?

某只野生吸血鬼:怎么养吸血鬼,了解一下?

莫莉:不了,不了。

01野生吸血鬼

乌云避月夜。

莫莉提着垃圾路经深巷,眼前一晃,一道黑影如疾风般越过她的肩头,紧跟着,一只大掌从身后蹿出,迅速捂住她的嘴巴,拖着她拐入巷子深处。

来人动作快得不同寻常,手脚甚是灵活敏捷。

片刻后,莫莉的后背被来人推了一把,撞上坚硬的水泥墙,疼得她眉头直皱。这人欺身压上,扼住她的喉咙,浑身散发着令人战栗的戾气,一双猩红的眼睛狠狠地盯住她,仿佛恨不得吸干她的血。

“小兔崽子,老子终于找到你了!”

莫莉手里还提着两袋垃圾,闻言,松了手,垃圾坠地,发出吧唧一声。

她面不改色,冷静地回视他:“恕我直言,你哪位?”

来人非常抓狂,他粗暴地抓了一把自己的头发,暴怒道:“半个月前,就在这儿,你举报老子,害老子被吸血鬼联盟拘留了半个月,害老子啃了大半个月的冷馒头!”

莫莉挠挠头:“不用感谢,身为五好良民,这是我该做的,我会继续努力的。”

闻言,莫扎莫德简直气结,他一拳头砸在墙壁上,爆发出一声巨响,墙面顿时留下一个拳印。

莫扎莫德:“你!”

他话音方落,莫莉就十分淡定地弯腰拾起垃圾,往垃圾箱一扔,转身就准备走。

莫扎莫德一见,赶紧拦住她的去路,怒道:“为什么举报我!我一没抢劫,二没伤人,是奉公守法的五好吸血鬼,我跟你到底什么仇、什么怨?你为啥要举报我!不要以为你是女人,我就不会打你!”

莫莉哪知道这其中的弯弯绕绕,她只知道那夜店里打烊,她扔垃圾路过这条街,惊见一黑影暗暗地蹲在角落,满嘴鲜血,旁边还躺着一具“尸体”,画面如此惨绝人寰,作为美食街居委会的一员、正义的化身,她当然是选择举报他了。

莫莉道:“你又吸血,又杀人,居然这么快就被放出来了。”

莫扎莫德:“……”

莫扎莫德见莫莉绕开他接着往外走,不禁暴跳:“老子没杀人!那是个醉汉,他自己躺在我面前的!老子也没吸血,那晚在吃生毛血旺而已!”

大哥,吃生毛血旺也很惊悚好吧!

莫莉回头,淡定地掏出手机,拨了一串数字:“喂,你好,请问是××街吸血鬼联盟管理处吗?是的,我抓到一只野生吸血鬼,嗯,麻烦你派卫兵过来一下,我在,嘟——”

通话终止。

莫莉目瞪口呆,她掌心空空如也,身后砰地一响,手机在地面被砸得稀巴烂。莫扎莫德得意扬扬,下巴扬得老高,十分满意自己的杰作。

见状,莫莉拳头捏得啪啪直响,要知道,这部老年机,可是她在跳蚤市场顶着烈日杀价一下午买来的,满满的都是她的血汗,而这吸血鬼竟然把它砸碎了!

莫莉气势汹汹,凶狠地瞪向莫扎莫德。

上一秒还得意的莫扎莫德忽然觉得后背一凉,遂偷偷地将下巴缩了回来,心虚地瞟着凶神恶煞的莫莉,猩红的眸子闪过一丝怯意。

毕竟他见过的女人个个都温婉有礼,还没见过一个眼刀杀来就令他汗毛竖立的女人,有点怕。

莫莉上前,揪住他的领口,恶狠狠地道:“赔钱!”

被她强大的气场吓得一愣一愣的莫扎莫德老老实实地从裤兜里掏出钱递过去。莫莉一把抓过钱,松开了他,数了数,颇为满意,瞥了他一眼,大摇大摆地往外走。

她没走几步,莫扎莫德猛地回过神来,不对啊,老子是来报仇的!

莫扎莫德飞快地抓住莫莉,一个旋转又把她堵在水泥墙,双手撑在她的肩头,呈一个壁咚状。

莫扎莫德很生气:“你竟敢耍我!”

莫莉:“?”

吸血鬼生气了,后果很严重。

他按住莫莉的双肩,双目发红,微微张嘴露出两颗獠牙,随即,猛然咬向莫莉的脖颈,欲来个报仇雪恨、鱼死网破。

莫莉纹丝不动,一副坦然的样子。

突然,深巷回荡起一阵惊天地泣鬼神的惨叫。

莫扎莫德摸了摸空荡荡的牙床,一时间有点蒙,满脸都写着:这是什么鬼操作!他引以为傲的尖牙呢?这人的脖子咋这么硬?他的牙呢?

莫莉:“哎呀,你的牙掉了。”

莫扎莫德:“……”

02霸王餐

隔天清晨。

服务生老王叫住忙着做毛血旺的莫莉,指着店内已吃了几大碗毛血旺的某吸血鬼,道:“老板,你管管吧,他快把今天的毛血旺全吃了。”

莫莉面不改色:“你把账算好,等会儿让他埋单。”

那边莫扎莫德埋头苦吃,边吃边哭:“妈呀,太特么好吃了!等等!我不是来吃垮她的吗!算了,算了,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为啥这东西这么好吃!”

老王拿着账单开始算账,莫莉也在厨房忙碌着,饭点一过,客人便开始减少,不多时,大厅里就没人了,除了莫扎莫德。

莫扎莫德如痴如醉地吃着毛血旺,不知不觉,面前就摞起两堆碗,他挪开一些,就见对桌坐着莫莉和老王,三人面面相觑。

莫莉低头看了眼账单,率先开口道:“先生,你一共消费了两千三百三十三元,请问是用手机支付,还是现金?”

莫扎莫德夹起的一块毛血旺吧唧落进汤碗,他震惊地看着莫莉,难以置信道:“我……我居然……”居然没把她吃破产!

莫扎莫德内心抓狂:我的天!这女人竟然这么有钱?

莫莉真摯地注视他,他顶着两道灼热的目光把剩下的一碗吃光光,旋即抬头,与莫莉四目相对,就是不掏钱。

莫莉面露微笑,朝老王使了个眼色,老王坚定地点点头,躲去后厨打电话联系吸血鬼联盟会了。

不到片刻,吸血鬼联盟会的黑衣卫兵齐齐挤进这间小小的毛血旺店铺。莫扎莫德眨巴眨巴眼,被卫兵左右架着就要走了。

莫扎莫德惊叫起来:“干啥玩意儿?!为啥又抓我?老子没乱咬人!放开老子!你可知道老子是谁!”

众人无视之。

莫莉道:“卫兵同志,就是这只野生吸血鬼吃霸王餐。”

莫扎莫德:“……”

莫扎莫德挣扎:“老子没吃霸王餐!”

莫莉把账单放到他的眼前:“先生,那你倒是结账啊。”

想到自己设计的“吃到仇人破产,也不罢休”的完美计划,莫扎莫德一时间表情纠结,难以抉择。

莫莉见他迟疑,道:“卫兵同志,这厮显然是来吃霸王餐的。”

闻言,莫扎莫德大叫:“老子没吃霸王餐!这女人冤枉我!”

卫兵不由分说地把他架走。

然后,莫扎莫德又被逮进吸血鬼联盟的禁闭室,又啃了半个月的馒头。被紧闭期间,他重新计划了一番,只待出去实施。

安安静静地过了大半个月,莫莉因做好事不留名全记在笔记本而得到了美食街居委会的嘉奖,并领到了一面锦旗。

这日,莫莉正拿着得来的锦旗回店里,路过某深巷,她忽然心念一动,错身到路边弯腰系鞋带。后方端着麻袋的莫扎莫德瞬间扑了空,险些跌倒,见她闻声扭头,他赶紧钻入深巷。

莫莉疑惑地挠挠头,她刚才好像听到了什么动静?错觉?

想罢,她接着往前走,转弯后又路经一条巷子。莫扎莫德举着麻袋蹲点已久,就等着莫莉自投罗网。

不料,美食街毛血旺店那边徒然响起一道女人惊恐的尖叫声,差点没把莫扎莫德的耳朵给震聋,待他揉着耳朵再一回神,哪还有莫莉的踪影。

莫扎摸德赶紧走出巷口,街上空空如也,也没有看到莫莉的人影。

他正納闷着,倏然间,后颈被人猛地一击,顿时没了意识。

03救命之恩?

莫莉掉头去找回之前系鞋带时丢的硬币,再原路折返,就见路中央躺着某只快被寒风吹成咸鱼干的吸血鬼,他手上还牢牢地拽着一个麻袋,死不松手。

探了探他冰凉的脸,莫莉买了杯热水给他喂下,又买了围脖替他围上,一番折腾,愣是不见他有任何动静。

她戳了戳他,没反应。

她捏了捏他,也没反应。

她想探脉、闻心跳,然而,这对于吸血鬼又没啥用,她顿觉很是棘手,要不就将他扔这儿吧。

这么想的莫莉绕开平躺在地面上的莫扎莫德,淡定地往店里走。行至一半,她发现锦旗不见了,遂折返回去。

在莫扎莫德附近捡回锦旗,莫莉看了看锦旗,又看了看他,眼中一闪而过什么情绪。

莫莉张望了一下四周,轻咳一声,凑到莫扎莫德的耳边,道:“莫莉来了。”

莫扎莫德一个鲤鱼翻身,猝然醒来,忙道:“那兔崽子在哪儿?”

莫莉微笑脸:“那兔崽子在这儿,一不小心还救了你。”

听罢,莫扎莫德满脸狐疑:“你会这么好心救我?你会不让人送我去吸血鬼联盟?”

他一串反问,莫莉一瞬间觉得这厮怕是被关傻了,像她这样温柔善良、可爱漂亮的市民,怎么可能会送他去吸血鬼联盟,最多举报一下而已。

“你看,你不说话就是默认了,难怪别人都说长得漂亮的人都很阴险。”莫扎莫德一脸嫌弃。

无形之中被夸的莫莉,眯眼一笑,心里甚是舒畅。

莫扎莫德扭头正欲骂她,却见这人傻呵呵直乐,不由得心道:这兔崽子不说话,笑起来还是有点好看的。

想罢,他又狠狠地否决,假象!都是假象!

莫莉看了一眼老年机上的时间,快到饭点了,虽说今天美食街停电,老王也不在,但生意还得照做。于是,她赶着回去准备食材,将热水递给莫扎莫德就离开了。

莫扎莫德一脸莫名其妙,但想到这次偷袭莫莉的plan A失败了,他略有不爽,不过幸好他准备了plan B,哈哈。

另一边,莫莉回到店子,才得知美食街来电了,但电路修好后,却发生了一起命案。案发地点就是她店铺对面的早餐店,死的是老板,今天停电后,老板去检修电箱,然后就失踪了,来电后,老板娘在后厨发现了老板,但他已经遇害。

听闻他死状凄惨,不像是人为所致,更像是被怪物袭击,咬伤致死。

如今正是吸血鬼与人类和平共处的时代,非人犯下的案子,自然而然让人联想到吸血鬼。一时间人心惶惶,各方吸血鬼联盟会开始核对境内吸血鬼的身份,逐个排查,人类的相关部门也开始严查此事,毕竟事关两方和谐,必然要深究。

一段时间内,莫扎莫德都没来捣乱,不过莫莉店里多了一位包裹得严实、特能吃的客人,凌晨时分来去匆匆,吃得不少,偶尔还要点外卖加餐,不用说,莫莉也知道是谁了。

又是凌晨时分,那人欲走,莫莉一把抓住他的手腕,迅速掀开他的防霾口罩,露出莫扎莫德那张白皙精致的脸。

莫扎莫德怒道:“你干啥玩意儿!”

莫莉道:“那件命案与你有关?”

莫扎莫德瞠目结舌:“滚你大爷!老子没做过!”

莫莉一头雾水:“那你戴啥口罩,裹得这么严实?”

莫扎莫德也莫名其妙:“戴口罩只是最近雾霾吸太多不舒服,裹得严实是因为没洗头发!还有,老子可是核查了身份的,正经得不能再正经了!”

莫莉:“……”

他的话听起来漏洞百出,却又甚有道理。

莫莉放开他,准备关店打烊,哪知莫扎莫德偷偷地凑上来,问道:“喂,听说你们对面出了命案之后,好多老板都不做了,低价卖铺面,是不是真的啊?”

“你问这个做什么?想买铺面做生意,还是监控我啊?”

被莫莉一语中的的莫扎莫德顿时有些尴尬,他真的想开个小店,不过,主要目的是抢莫莉的生意,顺便打发时间。

莫扎莫德道:“我……我只是想做个生意而已,谁没事整天盯着你,老子又没暗恋你!”

莫莉看他一眼,不出声。

莫扎莫德心虚地挪开视线,眼睛往天花板上飘:“你说啊,是不是要卖铺面?”

不知他打的什么主意,莫莉又瞥了他一眼,没说话。

见状,莫扎莫德仿佛确认了一般,阴险地一笑,心情甚好地打着饱嗝离开。

04沙县小吃

几天后,对面店铺简单翻修,新开了一家小吃店,开业当天五折优惠,平常福利满十减四,活动期限为一年。开业当天,食客络绎不绝,人满为患,导致莫莉店里一个客人都没有。

老王打了个哈欠,道:“老板,对面的沙县小吃这么一做活动,把生意全抢走了。”

“不过,照他们那种营销方式,老板得多有钱才撑得起,这状况,早晚得关门吧?”

莫莉端着保温杯喝了一口水,不慌不忙道:“慌什么,这不还有一个吗?”

说着,她朝旁边看去。

靠墙的座位坐着一个黑衣人,从头到脚裹得严严实实,除了一张嘴,其他都包在黑衣之下。这人一边吃,还一边发出桀桀的偷笑声。

老王:“……”

莫莉很淡定地又喝了一口水。

蒙着脸不见眼睛、鼻子的莫扎莫德瞥了一眼莫莉,掐尖嗓子假装自己不是莫扎莫德,道:“老板,我还要一碗中辣毛血旺。”

啪地一响,莫莉把保温杯搁在桌上:“先生,你已经把今天限量的毛血旺都吃了。”

莫扎莫德一脸蒙:“这是什么操作?限量?我怎么不知道?啥时候开始的?”

不明真相的吃瓜老王:“?”

莫莉道:“就刚才。”

莫扎莫德:“什么!你在逗老子吧,口罩都摘了,你就给我吃这几碗?”

莫莉:“你还是别吃了,回去招呼自家店里的生意吧,我看都忙不過来了。”

莫扎莫德道:“要你管!不对,你怎么知道我是……”

说着,他立马闭嘴。

莫莉摇摇头,若有所思。

莫扎莫德恍然大悟,大笑不止道:“是不是被抢走客人,心里不爽啊?哈哈,老子终于报仇成功了!哈哈!”

莫莉瞥了他一眼,满脸写着“我不想跟这个智障沟通”。

“不过,只要你肯诚服,肯向我道歉,说句‘对不起,我就原谅你,但我知道,像你这种心高气傲的人永远都不会说‘对不起,所以,你还是等着关门吧,哈哈!”

莫莉:“对不起。”

莫扎莫德:“……”

一瞬间,莫扎莫德的脸有点疼,仿佛被扇得啪啪响。

莫扎莫德道:“不……不要以为你道歉就有用,道歉有用的话,还要警察做什么?”

“不过……除非你愿意一辈子给我做毛血旺,我爱吃多少,你就做多少,我就考虑原谅你,不跟你抢生意了。”

这堪比表白的话落到老王的耳朵里,他偷笑一声,顿时来回看了莫莉和莫扎莫德几眼,眼神暧昧。

莫莉道:“建议你现在睡觉,会实现得比较快。”

莫扎莫德:“你!”

莫莉不想再搭理他,端着保温杯起身出门,径直往对面的沙县小吃店走去。要知道她初开这毛血旺店,可是经过一年多的市场调查,才根据人气选出来的,这沙县小吃是什么鬼?怎么分分钟把客人抢过去了!

满心疑云的莫莉坐在沙县小吃的店里,点了几样特色小吃,想尝尝到底是名至实归,还是故弄玄虚。

这厢莫扎莫德一见莫莉往对面去,心里咯噔一下,难道她流失客源后……伤心欲绝,自暴自弃了?

这么一想,他心底却没有半点复仇的快感,反而有种奇妙难言的感觉,让他觉得怪别扭的,似乎莫莉不开心,他也不见得多开心,这感觉让他措手不及。

见莫莉进了他家的店门,莫扎莫德忙搁下碗筷追出去,半道却被人横插一脚给拦住了。

老王:“先生,你还没埋单。”

莫扎莫德:“……”

05停电

沙县小吃店夜里没白天那么多人,莫莉找了个角落,安安静静地坐着,顺便打量贴在墙上的菜单。两面墙壁上的菜单上品类众多,看起来色香味俱全,蒸煮炸烤腌,样样皆有。

不多时,就有一人坐在她的对面,扭脸一看,是浑身包成粽子似的莫扎莫德。他凑近她,道:“喂,你不会因为没生意真的关门吧?”

莫莉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没……没什么意思,就问问。”莫扎莫德转移话题,“就你做的毛血旺勉强能入口,看你这么辛苦,这样吧,我们各退一步,只要你肯给我每天做二十碗免费的毛血旺,本大爷就放你一马,怎么样?”

莫莉斟酌一会儿,摩挲着下巴道:“免费?不存在的,成本了解一下。”

莫扎莫德显然一头雾水:“成本是什么?”

莫莉道:“麻烦摇一下你的脑袋。”

莫扎莫德依言照做,但很莫名其妙:“你让我摇脑袋做什么?”

莫莉喝了口水:“听下有没有大海的声音啊。”

见莫莉拐着弯儿骂自己,莫扎莫德顿时气得不行,半天憋出一句:“你等着!”

莫莉耸耸肩,无所畏惧。

没一会儿,店员端来了莫莉点的几样小吃,她下筷尝了尝,顿时眼睛一亮,情不自禁道:“我到地球这么多年,竟然没吃过这个,看来,我真的回不去了。”

莫扎莫德正掏着耳朵,没听清,道:“你刚才说啥?”

莫莉道:“没什么。”

闻言,莫扎莫德又掏另一边的耳朵。

莫莉吃了个蒸饺,道:“想当年夸下海口说要把地球上的美食吃遍才回母星,这都快十年了,我至今没走出这条美食街,这里的美食每天层出不穷,我怕是这辈子都回不去了。”

莫扎莫德掏完耳朵:“你刚才一个人嘀嘀咕咕说啥呢?我晕!你不会在念什么咒语诅咒老子吧!难怪刚才我觉得肚子不舒服。”

说着,他顿时面色一变,赶紧抓起一卷卫生纸奔去厕所。

此时,店里也没几个人,只有一个店员和两个客人,还挺清静的。莫莉慢悠悠地吃着东西,悠闲地品味着地球独特的美食。说真的,似乎回母星也没啥好的,回去也只有啃星球矿石,难吃,吃那东西,和咸鱼有什么区别。

莫莉正独自腹诽。

突然,店内的白炽灯剧烈闪烁,时明时暗,店内其他两位客人顿时不满地叫嚷起来。

旋即,只听滋的一声,所有灯都灭了,包括店外的一排路灯,整条美食街都在一瞬间陷入如墨的黑暗之中。

店内一片黑暗,伸手不见五指,漆黑得可怕,任何细微的声音都在此刻被无限放大,所有人都屏气凝神,除了莫莉。

毕竟她有着常人无法拥有的夜视眼。什么叫夜视眼呢?那就是关了灯看人视物跟白天没差别,这设定听起来非常酷炫狂跩,然而,實际上没啥用,这让她非常恼火。

一个客人见无人修灯,怒道:“老板呢?老板去哪儿了?”

莫莉心道:不靠谱的老板在厕所呢,可没空搭理你。

而店员这会儿也不知去向,本着邻里关系,莫莉决定帮忙看看情况。安抚好顾客,她迈腿进入后厨的通道,想找出安置总阀的电箱,最后再看看灯的情况。

刚一走进厨房,一股浓烈的铁锈腥味就扑面而来,她忍不住捂住鼻子,一边走,一边暗忖:这厨房都堆了什么东西,味也太重了。

莫莉扫了一圈厨房,终于在角落发现电箱,她径直走过去,脚下忽然踩到什么浓稠滑腻的东西,他忙收脚,却着力不对,顿时一滑,整个人猝不及防地摔在地上。

06有血

揉着磕伤的手肘坐起身,莫莉发觉自己身上沾满不知名的液体,凑近嗅了嗅,味道非常刺鼻,闻起来跟鲜血很像。

她有夜视眼,却无法辨清是否真的是鲜血,更无法得知这是动物的血,还是……人的血。

但她细想,莫扎莫德没道理在厨房撒动物血,怎么想都不大可能。

一时间,莫莉神经紧绷,心也高高悬起,这么一来,她忽然想起,上次的命案似乎还没有告破,至今仍是悬案,而且那次也停电了。

难不成……

那是个连环杀手!

莫莉身体猛地僵直,她扶着支撑物起身,迅速扫了一遍周遭,却不见任何人影与尸体,心下不由得松了口气。看来是她多想了,这只是像血的液体而已。她挪了挪脚,避开地面上的液体,正欲往前走向电箱。

突然,她的脚脖子被什么东西牢牢地抓住。

莫莉无畏无惧地低头,见置物柜横出一样东西,此物正挂在她的脚踝处,定睛一瞧,那是一只惨白可怕的手!

见状,莫莉面无表情地抬起另一只脚,对准惨白的手一脚踩下,动作敏捷有力、一气呵成。紧跟着,惨叫声乍响,一道黑影迅速从置物柜下滚了出来。

那黑影裹得那么严实,莫莉看也不看就知道是谁。

莫扎莫德腾地跳起,举着被踩得红肿的手掌,小心翼翼地吹了吹,大骂道:“莫莉!你明知道是我,还下脚那么重!”

莫莉微笑脸:“若有下次,我会踩得更重。”

莫扎莫德恨得牙痒痒,“你这王八蛋!”

莫莉不慌不忙地怼回去:“王八活千年,多谢吉言。”

莫扎莫德:“……”

莫扎莫德觉得自己斗不过她,只得偷偷把气憋回去,琢磨着这厮巧舌如簧、能言善辩,他一定要想个十全十美的方法,让她跪地求饶叫爸爸。

这么一想,他顿时笑出声。

莫莉此刻已走至电箱处,她谨慎地打开箱盖,发现总阀跳闸了,只是不知是人为,还是电路的自我保护机制。

她往上一拨闸门,灯却未亮。

看来,真的是人为所致,而且不止沙县小吃店,整个美食街的电都受了影响。

莫莉顺着电线往下一看,果然,所有电线都齐齐被利器割断了。又是关电闸,又是割线,这是要做什么不可见人的事,才会这么谨慎地将灯全数灭掉。

等等,不对。

关电闸不一定是灭灯模糊视线,还可能是阻碍监控拍下自己的真实面目,美食街有好几个摄像头,几乎没有死角。

那么,这人会是谁呢?

另一边,莫扎莫德舔了舔手腕上的残血,道:“莫莉,你流血了?好香甜。”

莫莉冷静道:“那不是我的血。”

07老王

说罢,他俩脸色皆是一变。

吸血鬼作为吸血族,对血有与生俱来的渴望,人血更甚,除了人血,任何血液都无法令他们产生香甜的口感。

莫扎莫德啐了几口,企图吐出来,骂道:“莫莉!你用不着这么坑我吧!你分明知道我们血族沾染人血,可是违法的,要关禁闭室吃一百年大蒜的!”

闻言,莫莉一瞬间有点儿抓不住重点,这莫扎莫德到底是怕被关一百年,还是怕吃一百年大蒜。

莫莉道:“你摊上大事了,这风口浪尖上,你店里出人命。”

莫扎莫德的脸色又黑又青道:“胡说,就凭一摊人血,怎么能断定这是命案。”

莫莉道:“单是人血当然不算什么,可你别忘了,你是什么身份、什么立场。”

说罢,莫莉一把抓住莫扎莫德惨白的手腕,接着道:“你是什么?你是吸血鬼,是吸血族,但凡店内稍微沾染一点人血,都会被有关部门介入彻查,你又不是不知道最近两界之间的形势。”

莫扎莫德道:“你这么紧张做什么,又不是你要被抓被查。”

说着,他停顿一会儿,道:“莫非你对我有什么非分之想?不行,不行!我喜欢的是中世纪的贵族小姐姐,她们温柔似水、雅致非常,可不像你这种凶巴巴的女人,不过,你看起来也不差,眼睛挺大,腰也挺细,胸也——”

砰的一声,莫扎莫德痛苦地号叫。

片刻,他捂着被揍得红肿的眼眶,倒吸凉气,内心泪流满面:这种凶巴巴的女人除了他,还有谁能忍!谁能忍!

莫莉正环顾四周,欲找出“尸体”,不料身后猛地掠过一道劲风,速度极快,动作亦是极敏捷,随之而来的,还有一道寒光,是利器。

她迅速转身,想赶紧避开,哪知倏然对上一道肉墙。莫扎莫德不知何时,挡在她的身后,替她接下这雷霆般的一击。

滴答滴答……

莫扎莫德捂住淌血的胸膛,道:“真是锋利的爪子。”黑暗中的他又一笑,“不过,跟我比还差得远!”

莫莉清楚地看见他的冷笑,那笑中含有轻蔑、不屑,亦含有胜券在握,笑容绚烂夺目,令莫莉一瞬间晃神,仿佛想起了什么。

那黑影形如鬼魅,身姿如风,有夜视眼的莫莉也未能看清对方是何来历。

莫扎莫德乃是一老不死的吸血鬼,尚能抵挡一时,莫莉也暗暗定神,琢磨着她还是不急着出手,以免暴露身份。

莫扎莫德穷追那黑影,两道身影在房中打斗,黑影逐渐处于弱势,却是发狠回击。突然,黑影见自己不敌,便攻向看似弱小的莫莉。

见莫莉受袭,莫扎莫德猝然追去,怎知对方就是抓住这个机会,反身一爪,狠狠地抓向莫扎莫德,他避闪不及,再次被划伤。

莫莉看莫扎莫德受伤,眉头一蹙,心情极度不爽,转身提腿,猛地一脚将黑影踹飞,动作一气呵成,十分迅速。

黑影砰地撞上墙,引得墙面剧烈颤动,险些坍塌,旋即黑影发出一声闷哼,跟着便飞快地跑了。

莫莉无意紧追,因顾及莫扎莫德的伤,于是回身赶紧扶起他。

莫莉皱着眉,忧心地问:“你没事吧?”

莫扎莫德疼得要死,道:“你说呢?我说这儿没你的事,你不会站到边上去吗!等着被打,你怎么这么蠢。”

莫莉扯开他的衣服,紧急处理其伤口,边弄,边道:“到底谁蠢,你以为他能伤得了我?”

如此反问,莫扎莫德倒是无话可说,按照莫莉彪悍的个性,那人能不能碰到她的衣角都是个问题,而他跑去救她,仿佛上赶着送人头一般。

莫莉又道:“以后做事别这么莽撞。”

莫扎莫德不服气:“要你管!”

莫莉一把按上他的伤口,他顿时大叫。

08又起命案

莫扎莫德叫罢,忽闻前厅也有一声尖叫,随即,他俩疾步奔出去。

这时,所有灯竟在一瞬间全亮了,诡异的是,明明莫莉看过电箱,发现线都被割断了,这灯又是怎么亮的呢?不过眼下也顾不上这些,他俩都一心奔向前厅。

果然,还是发生命案了。

一个客人躺在地上,已无气息,脖子上有两个小洞。尖叫的是店员,她已经吓得瘫在凳子上。

莫莉掏出自己新买的老年机,正准备联系吸血鬼联盟和报警。突然间,门外一阵骚动,一行身着制服的卫兵迅速闯了进来,个个拿着克制吸血鬼的银枪,一入沙县小吃店,瞬间一字排开,枪口齐齐地对准他俩,将他俩团团包围。

莫扎莫德往前一步,不着痕迹地将莫莉挡在身后。

一个面熟的、为首的卫兵道:“莫扎莫德,殺人违法,你将受到吸血鬼法则的惩罚。”

莫莉探出脑袋,惊奇道:“老王?”

为首的卫兵正是在莫莉店里做兼职的老王。

老王道:“老板,真巧啊。”

莫莉道:“没想到你居然还有副业,套路太深了,明天工资减半。”

老王:“……”

莫扎莫德道:“你们有什么证据证明我杀了人,我可是血族和人界奉公守法的好公民,您可别冤枉了我这个好吸血鬼,我亲爱的卫兵大人。”

老王道:“既然如此,那么,无辜的莫扎莫德,你敢摘下你的面罩吗?据第一目击者说,当天她趁机给了凶手一棍子,就打在后颈,如果有瘀青,且凶手是吸血鬼,那伤痕想必一时半会儿也不好消退吧。”

闻言,莫扎莫德沉默了。

老王见之笑出声。

莫莉道:“老王,你要是冤枉别人,这个月全勤奖被扣了。”

老王:“……”

最是无情莫老板,真是无时无刻不在扣工资,老王表面笑嘻嘻,内心却在咒骂。

莫扎莫德没有动静,老王更判定他有鬼,正吩咐属下动手,却见莫扎莫德做了个制止的手势,旋即,他慢慢摘下面罩。

那是一张白皙精致的脸,妖冶得几乎可以倾倒众生。他一双眼睛深邃如海,狠狠地扫向老王,目含不爽。

老王查看了他的后颈,竟真的有深紫色的瘀青,不过已消退了一部分。老王当即要带走他。

莫扎莫德记得他是被袭击的,就立马反驳了。

“发生命案的当天,我是被人从背后偷袭才受伤的,根本不是那个老板娘打我的!我感官很敏锐,那人能悄无声息地偷袭我,根本不是人类!”

老王又摸出一张纸质证明,道:“现场死者伤口的牙印检测出了你的DNA,并且在现场发现了你的两颗獠牙。如果你是清白的,那么,你能拿出你掉落的两颗尖牙吗?”

莫莉终于总结出他们的意图:“所有不利的证明都指向了莫扎莫德,你们这是要冤枉他。”

09外星人

老王闻言,顿时老脸没地方搁,忙道:“老板,你别乱说。”

莫莉理也不理,一个响指召唤自己的座驾,旋即,扣住莫扎莫德的手,又一个响指,瞬间化成两道电波消失在他们的眼前。

等莫扎莫德回神,他俩已经在一个椭圆形的飞行器上,浮在高空,高速运转着。

莫扎莫德抓狂:“救命啊!老子被外星人绑架了!”

莫莉端着她的保温杯,道:“大哥,佛系一点,不就是外星人吗,有什么好稀奇的,你不还是吸血鬼吗?”

莫扎莫德转念一想,说得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但好像有什么不对的地方,琢磨一下,他又说不上来哪儿不对劲。

莫扎莫德刚坐下,又立马跳起来,道:“他们竟然冤枉我!我这么好的吸血鬼,打着灯笼都找不到,他们凭什么冤枉我!”

莫莉道:“你有没有得罪什么人,或者得罪什么吸血鬼?”

莫扎莫德略一想,摇摇头。

随即,他道:“不过,那天,我准备拿麻袋套你的头,啊,不是,我那天偶遇你,正准备打招呼,突然后方被猛地一击,我就被打晕了。”

莫莉道:“那袭击你的人,多半就是凶手,这凶手对你可以说是十分了解,不仅知道你的獠牙被磕掉,还知道你会出没于美食街,他,极有可能是你见过的人。”

莫扎莫德道:“哎呀!我见过的人太多了,这可咋办?”

莫莉简直要给他翻白眼了,她道:“脑子是个好东西,希望你有。”

“那人既熟知你,又熟知我,更熟知美食街,还那么急切地想要嫁祸给你,让你做这替罪羔羊,你仔细想想,还会有谁?”莫莉循循善诱,希冀着莫扎莫德自己找到答案。

闻言,莫扎莫德震惊地瞪大眼:“没想到啊,没想到。”

莫莉欣慰地点点头,看来孺子可教也,他也知道凶手到底是谁了。

莫扎莫德咬牙切齿地扑倒莫莉:“没想到你要这样害我!莫莉,我们到底什么仇、什么怨!就因为你暗恋我,得不到回应,你就要跟我同归于尽吗!”

莫莉:“……”

她真是不知道这厮怎么安然无恙地活到现在的。

莫莉一拳头揍在他的下巴:“冷静点,用你的脑子想。”

莫扎莫德疼得眼泪汪汪,可怜巴巴地蹲在角落:“你仗着自己是钢铁直女,百牙不侵,就欺负弱小!你给我等着!”

莫莉道:“是老王。”

“什么?!”

莫莉接着道:“每次命案他都恰好不在,他一走,就恰好停电,而这次,一出人命,我们根本没来得及报警,他一个休息在外的人,又怎么会这么及时地知道,且这么迅速地赶到命案现场,除非,他根本就没有离开过沙县小吃!”

莫扎莫德觉得他分析得有条不紊、滴水不漏,情不自禁地鼓起掌。

莫莉反手给他一掌:“走心啊,现在到底是谁被冤枉。”

莫扎莫德反应过来:“对哦!是我!不行,我要去找那老头算账。居然冤枉到我头上来了,老子不让他关五十年禁闭室,我就……”

莫莉扶额:“好了,好了,当务之急是找到他遗留的证物,如果是有监控能拍下,便是最有力的证物,届时他就百口莫辩了。”

莫扎莫德疑惑:“作为外星人,你好像很懂地球规则啊。”

莫莉叹了口气:“你在一个地方待个几百来年,自然啥都知道了。”

10追凶

两人在飞行器上待了接近一周,待风声不那么紧了,才选择某一深夜,下降到地面,而降落地点就是最危险的地方——沙县小吃店。

两人乔装过后,各自去了自己行动的地方。老王那夜来去匆匆,一定余留了蛛丝马迹,而前些天警方会封锁案发地,老王不会有机会来这儿销毁证据,今夜来得正合适。

莫扎莫德抹黑走入店内,一路直入后厨。当天后厨的地面上有一大摊鲜血,有可能是第一现场。

伏在地面上,莫扎莫德打着电筒,小心翼翼地挪动着寻找遗留物。

倏然间,后方掠过一道劲风。

莫扎莫德原地一滚,险险避开来人一击,随即,他连忙起身,只见一道银光飞射而来,他后仰躲开,忽闻身后墙面闷响一声,紧接着,又是接二连三的银光逼来。

是加了消音器的银枪,专门用来剿杀吸血鬼的!

来人出声:“莫扎莫德,逃什么,出来啊,你杀了人就该偿命。”

声音很熟悉,正是老王的。

老王发现了莫扎莫德,现在想杀了他,来个死无对证。

莫扎莫德道:“你為啥要杀我?我们又没什么冤仇。”

老王哈哈一笑,“恐怕你也不记得了,那夜躺在地上的醉汉就是我,你蹲在那里吃生毛血旺,不仅踩了一晚上我的手掌,后来还因为你表情惊悚,把我吓死了。但我运气好,被路过的吸血鬼咬活了。”

“你害死了我,我要找你复仇,所以,进入了卫兵队,然后又咬死人嫁祸给你,就是为了让你永永远远地消失。对了,还有那个莫老板,我也要咬死他,我兼职这段时间,他天天扬言扣我工资,太可恶了!万恶的资本家!”

莫扎莫德:“……”

莫扎莫德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个醉汉最后的检测结果出来,是饮酒过度酒精中毒致死的。”

老王举着枪,难以置信:“什么!不可能!”

莫扎莫德边说,边摘下面罩:“如果你不相信,大可以去医院调查情况,甚至申请当事人的身份了解真相,你不该这么武断,好不容易活,却又要永生被困于联盟会的禁闭室。”

灯啪地一响,全都亮了。

摘去面罩后的脸却赫然是莫莉的,而她穿着莫扎莫德的衣服。

事情败露,老王欲逃,门外却迅速涌入卫兵团,真正的莫扎莫德领着联盟会会长艰难地从储物柜钻出来。

莫扎莫德拍拍灰,道:“你的罪证已由你亲口所述,老王等着吃大蒜吧。”

老王未理他,却对会长问道:“我真的是酒精中毒死的?”

会长道:“是啊,当时你浑身酒味,已无生命迹象,初步判断是酒精中毒,正要送去法医处进一步尸检,却在半路被好心的吸血鬼拦下救活。而当时咬你并给你重生机会的,就是莫扎莫德。”

老王倏然腿一软,跪倒在地,双目失焦,似乎被打击得不轻。

莫扎莫德忙道:“因果循环,报应不爽。”

莫莉道:“真是出乎意料啊,老王,你害了人,工资扣三倍。”

莫扎莫德:“……”

随即,卫兵押着老王离开。临走时,路过莫扎莫德身侧,老王哭着连连说“对不起”,莫扎莫德连连摆手,不知原谅与否。

莫莉也摇摇头,暗道:自作孽,不可活。

11番外

莫莉是拉姆拉姆星闻名遐迩的星际警探,堪比高岭之花,冰冷孤高得几乎用鼻孔看人,对谁都不屑一顾,然而,大家都不知道的是,如此厉害的冷面女汉子,竟是一个吃货。

某日,她偷渡至地球,买了一堆美食准备打道回府,结果飞行器飞至半路,她正美滋滋地吃着美食,突然发现这一堆美食中混入了一个小娃娃。

这个小娃娃黑发乌目、唇红齿白,十分好看,就是那两颗咬在她钢铁胳膊的尖牙,让她有点着急。挂在她的胳膊上吮吸一会儿,小娃娃很不满意。

小娃娃:“呸!老子牙都要磕没了。”

莫莉挠挠头,怎么觉得这人类娃娃有点奇怪?他这牙生得好奇怪啊,尖尖的,不过看起来真可爱。

小娃娃下地环顾一遭,顿时号啕大哭:“妈呀!老子被外星人绑架了!老子,嗯——”

莫莉往他的嘴里塞了块毛血旺:“哭什么,吃。”

小娃娃哭哭啼啼地看着她,仿佛见到了什么冷面煞神,顿时吓得不敢吱声,偷偷地把嘴里的东西咽下,继而低声嘀咕:“哼,你给老子等着!”

吃着吃着,他觉得味道不错,就把一碗都吃完了,结果把吃货莫莉气得不得了。她顿时暴打了他的屁股,疼得他哇哇直叫。他哭累后,也就睡着了。

不多时,莫莉折返回去,把他裹得严严实实扔在一条名为美食街的深巷中,还留下一份毛血旺。

赞 (83)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