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们红尘作伴,活得嘻嘻哈哈

自从上次“透过鱼缸”,和新来的校对小哥哥“确认过眼神”后,这一群×渴(注:对稿子校对求贤若渴)的女人,为了早日让自己的项目排上校对,已经在花式“贿赂”小哥哥了——“胖又,麻烦打个电话给小哥哥,我周末请他去唱歌”“我请他泡温泉”“我请他吃口味虾”……

就在这时,明明是正经的上班时间,胖又、小雨、带针居然集体憋红了脸、一副想笑又不敢笑的羞涩表情,纷纷侧脸小声嘀咕——“啊,又来了”“这个感觉……”“哦,哈哈哈”!

虽然觉得不妥,但哥还是觉得有必要关心一下组员的,哥走过去一瞧,原来是对面来了个新人,正在奋力地有节奏(……)地擦桌子。

嗯?这有啥?

十分钟后,月儿开始向我们介绍:“这位是我们组新来的校对,资深校对的那种哦!大家掌声欢迎!”

哇!资深的!

众:“胖又,我不要小哥哥校对了!周末的行程记得取消!”

一群人再次抱上了资深校对的大腿。

哼,真是一群善变的女人!

【一枚超级活(话)泼(话)的病号】

自从2018年开年以来,桃夭组的幺蛾子们似乎都处在水逆期:

胖又感情不顺,众人陪她买醉;

穆迪去相亲,对方看中了陪同的鹿凡;

带针去旅行,订的海景房居然建在了N年前的坟山上……

而我们最活泼可爱(……)的任天天,在某一天上班时间,突然和我们说:“各位朋友,我走啦!我要去办签证啦!我要去环球旅行了!”

众人一脸发蒙地看着任天天离去,后来才被告知任天天生病了,要进行紧急(小)手术。

至于生病的原因,任天天掐着我的脖子咆哮道:这段必须隐去!消音了没!亚瑟,你要敢说出来,我诅咒你生小孩没(哔——)……嗯……为了尊重病人的隐私,就不和大家说了。

进行手术的当天一早,桃夭组的同事们就焦急地等在了手术室外。

做完手术,任天天被医生推出来,众人一窝蜂地涌上去。

月儿一时紧张……张口就来:“天天,天天,你还认得我是谁吗?”

任天天给了她一个鄙视的眼神:“放心,我还是你的‘球迷!”

月儿:哦哦……不对,你说啥呢!

等挪床的时候,因为麻药还没退,任天天还能嬉皮笑脸地要和大家来一局《王者荣耀》。就在这时,任天天像看到什么诡异的东西似的,突然开始作死地拍打自己的大腿!

众人惊吓了:“天天,你在干吗!快停下!”

任天天:“这是谁的腿?怎么在这里!那么粗壮的两条白花花的大腿!”

众:“那是你的腿啊!”

任天天:“啊,这是我的腿吗?”

说完,她用力地掐了一下,表情惊呆了:“好软!这手感还不错哦!”

看到这枚病号如此活泼,众人终于松了一口气。

希望任天天能够早日康复,回到我们“大桃夭”的怀抱,也希望各位桃妖们能保重身体,健健康康、无病无忧就是最大的幸福。(亚瑟:嗯,这期我们的画风就是这么正经。)

【叮咚,您的官方小可爱已上线】

1.

最新桃夭组的新书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官方QQ君因此也变得非常活跃。

比如这天,全国管理群的小伙伴们正在热烈讨论“浅仓和穆迪谁更帅”——

读者A:我投穆迪一票,我就喜欢肌肉直男!

读者B:你们难道忘了,有一次互动里提到在穆迪家里发现了粉红色贴身衣物?

读者C:明明浅仓更帅,不然,也不会将月儿女神收入囊中啦!

读者D:仓老师妥妥的小白脸一枚,不解释。

突然,官方小可爱插楼了——

【各位小可爱,想要收割男神吗?快来点一点这个链接,捕(pu)获(dao)男神不是梦!】

附链接:http://××××××××××××

众人点进去一看,原来是《金牌助理2》漫画版的预售福利微博。

众人齐呼:套路真深!

又比如这天,群里正好在讨论抽风的天气——

读者E:我回家什么衣服都没有,衬衫外面穿大衣,我妈说我像个乞丐。

读者F:我最近早上穿棉衣,中午脱得只剩短袖。

官方小可爱插楼了——

【五月繁华盛开,阿逸与你在广州不见不散。来广州,与见鬼的天气说再见!这里有一份邀请函,各位小可爱不来了解一下吗?(眨眼)】

众人點开图片一看,原来是“5月5日广州购书中心二楼新华书店吕天逸首场个人签售会”的消息。

每天各地的桃夭群都很热闹,偶尔冷清的时候,某些桃妖就会调侃道:“奇怪,官方小可爱今天怎么没来打广告?好不习惯,呼唤桃妖官方君。”

而今天,官方QQ君在发送关于《太子》预售消息的时候,发现广东读者群在福建读者群下面,调皮了一下的QQ君,就问:“福建的朋友们,你们在广州下面 怕不怕?听说广州人会吃福建人哦!”

福建的小读者们纷纷表示:不怕!我们超凶!

只要后来官方QQ再次出现,可怜兮兮的(画掉)福建朋友就会问:我们还在广州下面 吗?

官方小可爱有点哭笑不得,众桃妖:谁让你一个官方号那么调皮的呢!小孩子不能皮,否则,会变皮孩。

2.

为了打造与读者朋友更亲近的互动平台,也就是我们的“魅丽桃之夭夭杂志”QQ空间,桃夭组的幺蛾子们也是够拼了——

首先,认证官方QQ空间,腾讯客服要求我们提供老板的正面手持身份证照片。

桃夭组一群编辑不得不你拉着我、我拉着你,端着“五十六个兄弟姐妹是一家”“风风火火闯九州”的架势往大BOSS的办公室进发。

确认过眼神,月儿敲了敲门,大BOSS:进来!

月儿:哇,老板,你最近是不是瘦啦,头发也茂密了、地×海也不见了,呸呸呸……(囧)

浅仓和穆迪狗腿地分别帮老板按摩肩颈和敲打大腿……

老板:说重点!

月儿:老板,麻烦你拿出身份证,放在胸前,我们帮你拍个照哈!

老板茫然地掏出了他的身份证,机灵如我亚瑟小王子,已经找好角度,拿出了我的专業单反相机。

我:来,老板,看镜头,微笑。

啪——照片有了!

确认过眼神,众人火速撤离,独留大BOSS一人还在思考:我是谁?我在哪?刚刚发生了啥?

(PS:想要获得第一手桃夭新鲜资讯,快来加官方小可爱的QQ——1914527548,不客气地大胆调戏他吧!官方QQ空间每天都有新书连载,超多福利活动,还有夜撩话题大放送哦!)

【做编辑以来,收到过最逗(奇)趣(葩)的稿件】

为了赶进度,众编辑在收稿方面也是操碎了心,天天在作者那上演“雪姨连环夺命催”——“我知道你在线,别躲着不出声”“你就像个zha男!第N次放我鸽子了”……

收不到稿子,月儿表示很忧伤:“你们还有稿子吗?杂志又要开天窗了啊!”

这个时候,带针在群里发了一张截图:↓↓

浅仓:哇!厉害了!

月儿(突然惊喜):是完稿了吗?终于有稿子了吗?

带针(笑哭):不是短篇,嘤嘤,是各种歌颂四季、歌颂家乡的抒情……诗歌……比如《有关家乡月亮的思念啊》《家乡深邃的秋色》《拿一把小雨伞啊,献给我的爱人》……

小雨:这个人也给我投稿了,给我的是各种笑话段子……神回复……

月儿:哈哈,我看看他的段子?

(众:不是急缺短篇吗?这么快就放弃抵抗了?)

小雨:比如,哪件事让你对自己的无知感到震惊?回复,小时候写作文要写笔名,我写的一直是中华绘图铅笔。

众:哈哈,也是很有才了。

【亚瑟】自从上次穆迪一不小心在粉丝群把我的QQ曝光之后,我的邮箱就炸了,虽然我不收稿子,但是,请问一个中年油腻大叔每天给我发自拍照是出于什么心理?这个时候,我就很羡慕人家鹿凡了,微博私信里清一色的小仙女自拍照……

【胖又】我觉得你们收到的那些奇葩的投稿都弱爆了,而我,收到过某个小哥哥(误)发的一封很长的信件……当时我就想,这年头居然有人用QQ邮箱写信,好奇心作祟,就回复了,结果我们就聊上了……还成了笔友……当然,后来这段友谊结束于他爆照的那一瞬间……

【小雨】还记得那天,我突然被前台叫去拿快递,可是我想了想最近并没有“剁手”啊,难道是有好心人给我的惊喜?想到这里,我一溜小跑飞过去拿了。哇!是一个良品铺子的盒子!那肯定是有人给我寄吃的了啊!我赶紧打开看看……一层泡沫包裹着……再打开……一层塑料袋包裹着……再打开……一个小纸盒子……打开小纸盒子……是一沓信纸!妈呀,原来是有小读者投稿啊,还是亲笔写的那种!小可爱,你包裹得也太严实了吧,看出来,你真的很重视!

赞 (13)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