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反差萌

烟柳

患有强迫症的处女座兵王湛绪燃,绑架了个姑娘,可是绑着绑着,他发觉不仅自己的心被这个姑娘绑住了,自己的强迫症,好像也要痊愈了……

1. 处女座雇佣兵

湛绪燃是个很精致的男人,是在一群同事中,活得最講究的一个。

这种讲究,倒也不是说他每天涂脂抹粉、娘娘腔,相反,他很man,有健壮的身体、英俊的轮廓,站在街上,就能俘获无数少女的芳心。

他活得讲究,具体表现在,衣服不能有一丝褶皱,摆放东西不能出现不规则的排列,如果目之所及之处有一筒筷子里的一根筷子是倒着放的,那他一定浑身不舒服,不管手上在做什么事情,一定会把事情放下,把筷子正过来。

是的,他是个处女座。

一个男人是处女座,原本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可让人惊悚的是,他的职业。

他是个雇佣兵。

你想一想,一个雇佣兵,在执行任务的时候,持枪前进,本来正和敌方紧张对峙呢,突然就扔了抢,冲向一旁的掩体边缘,把一袋横着摆的沙袋摆正了,敌方看到这种情况,意不意外?惊不惊喜?

如果不是湛绪燃素质过硬,又是这帮雇佣兵的头儿,他早就不知道死多少次了。

又是一次出任务,一个小弟趴在他的旁边,几乎是以哀求的姿态对他说:“老大,我们已经几个月没开张了,再把事情干砸,兄弟们都要喝西北风啦。”

湛绪燃很不满,他看着身后可以说是很浩荡的队伍,皱眉,冷硬的气质凸显出来。

“绑架个小姑娘而已,需要出动这么多人吗?”

众人齐声:“我们得看着你啊,老大!”

湛绪燃沉下脸,一言不发地转过身,轻松地潜进了龙城防护力最强的别墅区。

一切都很顺利,当湛绪燃进入目标房间时,对方还完全没有察觉,正穿着浴袍擦头发呢,一转身就对上了一个从窗外空降的、全副武装的帅哥。

从他落地到现在,没有听见任何杂音,他确定这栋别墅里面没有其他人,面对一个小姑娘,他也就没有那么多戒心。

他拿枪向前指着,说:“过来。”

姑娘唇红齿白、眉目清秀,但有一股淡定的气质藏在里面,突遇危险,也没有慌,而是乖乖举起了双手,走了过来。

湛绪燃就这样看她走过来,白色浴袍衬得她脖颈间如玉的皮肤更加嫩白。

湛绪燃眼中的光暗了暗,突然有些不忍心,却还是保持着职业素养,将手里的抢稳稳地指着。

突然,姑娘在离他两步之远的地方,停住了。

作为一个非常讲究的处女座,湛绪燃在自己的外形方面也是非常注意的,就算是出来执行任务,头发也是一丝不乱。姑娘也是个观察力很强的人,注意到了这一点,手便向前指了指。

“你的扣子,好像……扣错了。”

湛绪燃低头一看,果然,他见着那扣错的扣子,便感觉全身都不舒服起来,纠结缠绕在一起,有一种别扭的不适感。

“谢谢提醒啊。”

他把枪塞到口袋里,双手去解那扣子。

电光石火之间,湛绪燃只感觉眼前白影一闪,身旁一阵花香飘过,口袋就空了,枪落在面前姑娘的手上了,枪口正对准了他的腰。

姑娘身上的清香萦绕在他的鼻尖,温软的声音响在他的耳边。

“是我叫人来赶你走呢,还是你自己走?”

湛绪燃嘴角勾出一抹笑,鬼魅般的身影一闪。姑娘枪都没来得及收,后脑便被枪口抵着了。

地处三国交界处的龙城,已经不太平了很多年,特别是邻国中势力最大的科拓国,对龙城觊觎已久,一直以火力试探骚扰。稍微有些身份地位的人家,都会让子女练几招防身术,所以,湛绪燃也不是没有准备,之前拿着枪指着她的时候,连保险都没开。

姑娘的声音终于有些发抖了,她缓缓举起双手,做出投降的姿态。

“大哥,我开个玩笑而已,来,枪还给你。”

2. 湛绪燃就感觉,他找到了知己。

湛绪燃觉得,简臻,也就是被他绑来的姑娘,是个很有意思的人。

兄弟们都在喝酒庆祝,他们终于不用被老大拖累,终于干成了这一单,终于有肉吃了。湛绪燃看着这一帮人在外面唱歌跳舞喝酒,脑子里就浮现出那晚简臻如玉的面庞,想起他将她挟持着上车,有力的臂膀环住她绵软的浴袍的感觉。那时候,他第一次希望劫持目标的移动距离能更长一些。

湛绪燃突然觉得没意思,走到里面关着简臻的地方,放下了一个袋子。

“给你买的衣服,穿上吧。”他言简意赅。

说是被关,其实她所在的房间是这里最好的了,因为这是湛绪燃的房间。他把她从车上抱下来的时候,直接就把她放到了自己的床上,小弟们都问:“老大,你这是干啥啊?”

湛绪燃莫名其妙,甚至怀疑这位小弟的智商,回答得理所当然:“关押人质啊。”

“有关押到自己房间里的吗?”

“从今天起,我去外面睡。”

“我们有专门关押人质的地方!”

湛绪燃回头,望了一眼坐在床上的简臻,她直直地看着他,眼里仿佛马上就能溢出泪水来。他立马将脸别开,斩钉截铁地说了一句:“这里最安全,她以后就住这儿了!”

此刻,被劫持来的简臻,依旧穿着浴袍。她缩在床角,双手抱臂,听了湛绪燃的话,伸出一只手,翻了翻袋子,最后嫌弃地扔到一边:“我不要。”

“为什么?你这样一直穿着浴袍也不好吧?”湛绪燃在心里暗暗不爽,手下那帮傻小子看穿着浴袍的简臻的目光,让他很想抽他们一巴掌。

简臻嘟了嘟嘴,她好像一直没有意识到,此刻站在她面前的是个让龙城所有雇佣兵闻风丧胆,除了是处女座,没有其他缺点的兵王湛绪燃。

“我只穿国际一线品牌的衣服,这是什么破衣服?我不要穿。”

简臻话一出口,湛绪燃就感觉他找到了知己。

他抬手就把那袋衣服扔得更远了,在简臻的身边坐下,绘声绘色道:“你也觉得这个牌子烂吧?我也觉得!可是,我手底下这帮子人不会欣赏,只会挑些花里胡哨、带蕾丝边的衣服,太丑了!我反而觉得简单的就是最美的,比如,××、×××品牌的主打款,都是以线条的设计取胜的。”

简臻的目光立马亮起来,连连点头:“是啊,是啊!你也喜欢这两个牌子?我是他们家总设计师的铁粉啊,出新款必抢!不过,我觉得××的女装做得更好,×××的男装更出色,你觉得呢?”

“我对女装没什么研究,不过,×××的男装更出色,我认同。”湛绪燃简直激动得快要落泪,天知道他成天混在一群大老粗里有多痛苦。那些人不了解他的品位,还践踏他的星座,所以,见到简臻,他感觉就像遇到了知己!

他们就这样聊着,从服装聊到餐厅,从建筑聊到旅行,到最后,湛绪燃甚至把他在雇佣兵界的装×利器——特殊打造的弹头拿了出来。

湛绪燃是个很喜欢耍帅的人,就像电影里演的那样,厉害的人物一定要有自己独特的标志。为了耍帅,他特意联系了一个武器精造师,给自己制造了一批刻有独特花纹的子弹。

简臻看着那弹头,眼睛都亮了亮,她指尖抚摸着一颗雕刻着龙纹的子弹,道:“这个真酷。”

因为知道湛绪燃有强迫症,所以武器精造师给他打造的子弹,花纹都是对称的,只有这种龙纹子弹不一样。

湛绪燃点点头,道:“酷是酷,不过——”他伸过手,接过那子弹,触及简臻的手掌,突然间,仿若一阵电流从两人接触的温热处弹开,让他的心狠狠一跳。

简臻快速收回手,她低了头,耳尖也微微红了。湛绪燃感觉自己的心口处在不自觉地发慌,又隐隐有些兴奋,他的嗓子有些干哑,继续说道:“因为这上面雕刻的图案不是对称的,所以子弹质量不对称,准头有些差,只能收藏,不能使用。”

他们围绕着许多话题聊了许久,聊到最后,简臻弱弱地问了一句:“到底是谁要你绑架我的啊?”

湛绪燃顺口就说了出来:“龙老大,龙坤。”

简臻的眼睛狂眨:“你这么干脆?雇佣兵不是不能出卖雇主的信息的吗?”

湛绪燃道:“在龙城这块地界上,他怕过谁?绑你这样的富家女,就是为了拿点钱而已,不在乎别人知道是他干的。我告诉你,只是为了让你放心,龙坤现在正忙着为夺取龙城政权而到处集资,不会彻底得罪龙城的有钱人,你没有危险。”

简臻偏头看他,面颊贴在柔软的浴袍上,热得发慌。她看着他线条流畅的侧脸,他给了她一个阳光的笑,之前那些恐惧和不快就统统消失了。

湛绪燃拍了拍她的脑袋,想把她按在自己的怀里,还是忍住了,说:“你回去以后,记得多配些保護你的人,不是每个雇佣兵都像我这么好心。”

简臻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鼻子又莫名有些发酸,她察觉到了湛绪燃隐忍的情愫,也从刚才的聊天中,知道了他对雇佣兵身份的无奈。

在这个连年动乱的城市,善恶已经成为了一件模糊的事,谁也无法通过身份断定一个人是否正直,政府的大楼里也有蛀虫,强盗也有劫富济贫的团体。简臻静静地看着湛绪燃,心就渐渐柔软下来。

3. 大嫂,你得防着点龙老大。

对自己的人质有了好感,放在雇佣兵身上,是一件比处女座更加歪画风的事。

在龙城,政府兵和反叛兵的战斗由来已久,可谓是三天两头起冲突,一副誓死要把对方摁在地上起不来的架势。这两方势力的冲突激烈程度,大到连对龙城素来有野心的邻国也不敢随便掺和进来,经常是走在街上,突然前面就出现了反叛军,后面出现了政府军,一不小心就成了夹心饼干。

龙坤就是反叛兵的老大,龙城所有的雇佣兵团,都为能被龙坤雇佣为荣。因为龙坤看中湛绪燃的“兵王”称号,所以也是湛绪燃雇佣兵团的老客户,完全不介意他办砸过多次任务,甚至在之后给他安排了轻松好赚钱的绑架富家女任务,连他底下的弟兄们都怀疑,老大是不是和龙老大有一腿。

湛绪燃第一次听到这个猜想时,结结实实地打了个趔趄。

龙老大派人来据点带走人质的时候,就有之前看到简臻和湛绪燃聊得欢腾的搞事的小弟提醒她了:“大嫂,你得防着点龙老大。”

简臻整个身子抖了抖,慢慢看着那搞事的小弟:“我叫简臻,不叫大嫂。”

小弟露出大家都懂的猥琐眼神,说道:“我们老大,一个丧心病狂的处女座,八百年都没让我们进过他的房间,你一来,他就让你住了进去,不是喜欢你,那是什么?”

简臻的脸腾地一下就红了。

正好湛绪燃进来,看到简臻不自然的神色,又看见自己的小弟正胆大包天地凑到简臻的身边讲话,一脚就朝那小弟踹过去:“你干吗呢?”

“对、对、对不起老大!我这就滚!这就滚!”

待那小弟极有眼色地将门关好后,湛绪燃才坐在简臻的身边,轻声安慰道:“你不用怕,龙老大是个很有原则的人,要钱就要钱,不会为难你。”

简臻看着这个雇佣兵的头目向自己这个人质保证背后黑手的人品,也是觉得很惊奇,问:“你和龙老大很熟?”

湛绪燃忧伤地长叹:“是很熟。”

简臻歪头,看他:“是因为他信任你?”

“信任也说不上,我已经把他的任务办砸十八件了,绑架你这事儿,是我今年唯一完成的任务。”

简臻挑眉:“就这样,他还能继续和你合作,那龙老大对你一定是真爱了!”

湛绪燃转头看向简臻,眼皮耷拉下来,无奈:“是不是我那多事儿的小弟跟你说什么了?”

简臻摆手:“其实也没有什么。”

“你不用掩饰了。”

“哦,那好的,你的小弟为了让我安心,给我透露了一丝你和龙老大不太寻常的关系。”

湛绪燃拍头,为自己小弟的脑回路不解,说:“为什么透露我和龙老大的关系,可以让你感到安心?”

简臻突然被噎住,她愣愣地盯着湛绪燃,脸渐渐热起来,吞吞吐吐,说不出完整的话来。

湛绪燃一看到简臻的模样,就知道自己那脑回路笔直的小弟跟简臻说什么了。

那小弟肯定是猥琐地替他表达了对简臻的喜欢!龙老大和他关系不一般的话,看在他喜欢简臻的分上,龙老大也不会为难她。

湛绪燃真想冲出去拿枪把那小弟给崩了。

“……总之,你不要有心理压力,有我在,龙老大不会伤害你。”

简臻抬头说:“你到底……为什么对龙老大这么有信心?”

“因为他是我爹。”

4. 我要对自己的业务负责

被龙坤的人带走的时候,简臻的脑袋里,还一直3D立体声环绕着湛绪燃那一句“因为他是我爹”。

……难怪龙坤一直这么照顾湛绪燃的生意。

全副武装的车上,简臻坐在后座,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湛绪燃算不算是龙城雇佣兵里的小公主?

她转头看身旁的某人,问:“你为什么还在车上?”

湛绪燃:“送佛送到西,我要对自己的业务负责。”

简臻:“……”

到了龙坤的基地,湛绪燃仔细叮嘱一番龙坤的人,才看起来稍微放心一些,对简臻说道:“要是受委屈了,别忍着,有我罩着你!”

感受到湛绪燃坚定的力道,简臻也坚定地点头:“放心吧!”

简臻一步三回头地进了基地大门,湛绪燃也像送女儿一样眼巴巴地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门后,才轻叹一声,回身上车。

就在车开动前一秒,砰的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响彻天际。

车被掀翻,湛绪燃的头被爆炸的气流震晕了两秒,不过好在经验丰富的他很快就缓了过来,纵然听力还没恢复,也立马一脚踹开掉落在一旁的车门,往基地里奔去。

他在院子的墙根处找到了倒在地上的简臻,他们一行人也被爆炸掀翻了。

湛绪燃检查了她的身体,发现她是被爆炸波及,暂时失去意识,一只手将她的身体托住,大声问旁边的人:“怎么回事?”

“不知道!”

爆炸是发生在基地最靠近前门的三层建筑里,威力不大,但因为和他们距离太近,所以受到的波及不轻。龙坤一直在龙城是横着走的,湛绪燃一时间想不明白,会有谁愿意冒着极大的风险,在龙坤的老巢制造一场威力并不大的爆炸。

比起试探,这更像是挑衅。

龙坤手底下的人训练有素,很快稳住了现场局面。湛绪燃对简臻进行了简单的施救,看见她睁开一双眼睛,才算松了口气。

他抱着简臻,一边轻轻拍打着她的背安抚着,一边后悔不迭,要是刚才他再厚着脸皮拉扯几句,简臻也不会被爆炸波及得这么厉害。

“把受傷的都挪去后院。”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湛绪燃回头一看,是龙坤回来了。

龙坤朝他走来,脚步沉稳,气势瘆人,他却哼了哼。

他一直不认同龙坤做的那些事:和政府军作对、绑架、制造黑色恐怖。在他很小的时候,龙坤还是政府军的军团首长,送他去军校的时候,还叮嘱他好好锻炼,将来报效祖国。可后来随着龙城局势一步步恶化,以科拓为首的邻国对龙城开始不断地骚扰和侵犯,龙坤就变了,开始和政府作对,无利不图,甚至把野心都放进了姓里,改成了和龙城一样的姓。

这都是他不想看到的。

龙坤蹲下来,看了看他,看了看他怀里的美人儿,有些惊讶,微微张了嘴,道:“这是你的新女朋友?”

湛绪燃不知道是先该为自己老爹终于有野心之外的八卦之心而高兴,还是要为他惊天的记忆力而绝倒。

“这是你绑架的人啊,爹!”

简臻的眼睛,随着湛绪燃的吼叫,眨巴眨巴。

龙坤的眼睛立马瞪直了,脖子也直了,紧接着离开他俩三丈远,说:“我什么时候让你绑架过……她!”

“你下的任务!说你没粮了,让我们绑了××别墅区第十五号的女儿来换粮!”

龙坤不可置信地看了看自己的儿子,又看了看他怀里那满脸尘土、看起来柔弱不堪的女孩儿,问:“你叫什么名字?”

“简臻。”

龙老大对着自己那坑爹的儿子深深叹息:“绑错了。”

5. 那能放人了吗?

龙坤快被自己的儿子烦死了。

自从他确定湛绪燃绑错了人之后,他儿子就一刻不停地跟在他的后面,念叨着:“既然绑错了,那就换人吧,老爹,多个人,你这儿也不好养啊,不是说没粮食了?”

龙坤仰天长叹:我为什么当初要生个处女座的儿子啊!

龙坤和湛绪燃讲道理:“那姑娘小猫一样,吃不了多少粮食。”

“能省一点是一点。”

“把绑来的人完好无损地放回去,不是我的做事风格。”

“那由我悄悄地送回去,绝对不让别人看见,伤不了龙老大的面子。”

龙坤爆发了:“你亲爹的基地差点儿被人炸了,你都没有关心一句,反而找我不停地叽叽喳喳,让我放走一个女的,你还有没有点良心!”

湛绪燃被他吼得一立正,面无表情地问:“哦,亲爹,你的损失不大吧?”

龙坤烦躁地把烟一灭,没好气道:“不大。有这胆子往我基地里放炸弹的,不是政府军,就是科拓的人。政府军做事不会这么恶心,多半是科拓的人。”龙坤的眉眼沉了沉,道,“这几个月以来,科拓越来越沉不住气了,大概是知道了龙城总督去首都求援军的消息,他们怕三足鼎立的状态一瓦解,就再也得不到龙城,所以想趁着总督不在的时机,先灭我,再灭政府军。”

湛绪燃却一副后面的话都没听到的样子,道:“那能放人了吗?”

龙坤心塞了一会儿,坚定道:“不能!”

湛绪燃转身就朝门外走去,却被龙坤一嗓子叫住:“别想着把她偷偷放出去,我这儿不像你那破狗窝,防卫严得很,就算你是我儿子,他们也不会手下留情。”

湛绪燃道:“你不就是要粮食吗?”

龙坤挑眉,看着自己难得坚定的儿子。

“我给你绑个真正能拿出粮食的人来,你把简臻放了。”

“也行。”

“借人给我。”

“自己去挑!”

6. 老师没有教过你,行动要留好退路吗!

夜。

湛绪燃一行人贴着墙前进,蹲守一刻后,他伸手做出几个手势,身后的人立刻四处散开,只留下紧贴着自己的一个小兵。

湛绪燃看周围没人了,回头解下那小兵沉重的头盔,露出简臻莹白的脸来。

他低声道:“我只能送你到这里了,南方一公里处有我的人接应你,安全之后你赶紧离开龙城,听清楚了?”

月光下,简臻的眼眸水润明亮,她问:“那你呢?你来科拓在龙城的驻地,想干什么?”

“你就不用管了。”

简臻一把拉住湛绪燃的手,力道凶狠得不像个姑娘。

她眼睛直直地盯着湛绪燃,道:“你救我出来,我是要谢谢你的,你别让我连感谢的机会都没有。”

湛绪燃的眼睛眯起,他意识到,自己在她的注视面前,撒不了谎。他什么也没说,用力地抱了抱她,他们隔着沉重坚硬的作战服,也能感受到对方鲜活跳动着的心脏。

他放开她,留下一句“快走”,就持枪朝里面奔去。

湛绪燃和同伴配合默契,很快就摸进了科拓的老巢。

湛绪燃和龙坤虽然一直不对付,但亲父子终究是亲父子,更何况是在一致对外的情况下。他了解到,一个月前,科拓把龙坤和政府军的粮仓都烧了,又围困住了龙城,几乎让龙坤陷入绝境,所以,龙坤才想绑架要粮。

湛绪燃是个很有原则的人:他可以欺负他爹,但外人不行。

他和同伴悄无声息地解决了几拨看守的科拓士兵,一步步朝东北角摸去——科拓的武器库就在那里。

湛绪燃沉稳地前进,眼看库门就在前方,后面却传来一阵骚动。

他被发现了!

他再也顾不了那么多,持枪一扫,看守武器库的士兵就倒了大半。他飞身前进,一个扫堂腿,放倒了剩下的士兵,速度快到连对方提抢的机会都没给。

跟在后面的小弟们,这才见识了湛绪燃令人闻风丧胆的王牌雇佣兵的实力。身后的枪击声潮水一般涌来,他们在武器库门口掩护着湛绪燃,却也撑不了多久!

湛绪燃进入武器库,手脚麻利地接上了炸药的引线,他通知了在外掩护的同伴撤退,之后打火点燃引线。

大门外全是科拓的人,他是没法从大门出去了,只有武器库上方的通风窗口还有出去的希望,他借着库内堆积的物资,三下两下爬到高处,却始终还差一米的距离无法够到。

离爆炸只剩几秒时间了,湛绪燃额间满满的汗,就在他打算从正面突围时,窗口处一只手伸了进来。

“快!”是简臻!

湛绪燃来不及多想,伸手便够着了简臻的手,他握住那温热的手,纵身一跃,出了武器库。

他们才跑几步,身后就传来爆炸的巨响,湛绪燃将简臻扑倒护在身下。两人埋着头,等待着一阵接一阵的爆炸声结束,才敢睁眼。

湛绪燃的后背被炸出的碎片嵌进肉里,火辣辣地疼,他勉力检查着简臻有没有伤着,手摸到她的脸的时候,感受到了一片冰凉的湿意。

他愣住了,侧身,看她。

简臻偏头,瞪他,眼里泪光泛滥,声音也哽咽了。

“你在军校的时候,老师没有教过你,行动要留好退路吗!”

看着她气极的模样,湛绪燃弯了弯嘴角:“总有行动是无法留退路的,但也要去做。”

“你之前,那些归咎于处女座、强迫症而没有完成的任务,是你故意的吧?”简臻抹了把脸上的泪,道,“刚才的行动执行下来,能让你犯强迫症的地方有几十个,你一个都没理。”

湛绪燃的头无力地磕在地上,道:“没办法啊……”

如果他次次任务都不出错,那他作为一个雇佣兵,在龙城这块动荡不安的地界,一定会被指派去完成更多他不想完成的任务。

他因为不想和老爹作对,所以没有去当政府军,而是组建了不受任何人管制的雇佣军团,可他还是不想出任务。他厌恶战争、厌恶争端、厌恶这炮火连天的日子,他还记得小时候的龙城,平和、繁荣。

可自从邻国科拓实力渐强,科拓对龙城的垂涎就止不住了,龙城也渐渐地变了模样。

他很不喜欢科拓,所以在科拓对老爹发起挑衅之后,他干脆长驱直入,捣毁了科拓人的武器库,磨平了老虎的爪牙,即使搭上命,也值了。

简臻对湛绪燃不要命的做法很生气,她一想到,刚才如果不是她及时赶到,他被炸成了碎肉,就浑身颤抖。

他们两人都被爆炸波及得不轻,内脏里一阵翻搅地疼,简臻知道湛绪燃肯定伤得不轻,忍住了眼泪,想扶他起来,却被头顶上冰凉的触觉惊得僵住。

“别动。”

黑洞洞的枪口指着他们两个,湛绪燃抬了抬头,看着面前的科拓士兵,嘆了口气。

湛绪燃说:“我是龙坤的儿子,你们可以拿我做人质。”他一只手指向简臻,一只手拿出腰间的手榴弹,威胁道,“你们放了她,让她回去报信。”

旁边军官模样的科拓人,蹲下身来,看湛绪燃的目光凶狠恶毒,他转过头,仔细看了看简臻,突然笑起来。

“这回捡到宝了。”

他指了指湛绪燃,道:“你,回去报信。她,留下!”

7.她是龙城总督

湛绪燃强撑着回到龙坤基地的时候,基地已人去楼空,只剩下一个小弟在等着他。

“先走,龙老大会和您解释。”小弟道。

他们开车来到政府军的驻地,湛绪燃一被小弟扶下车,就看见政府军和反叛军一起值守的和谐景象。

更惊奇的是,当一进政府大楼的门,他就看见自己的老爹和政府高层正在把酒言欢。

湛绪燃:“?”

真是活久了,什么都能见着。

他老爹一见着他,就笑着上前来,拍了拍他的肩,强大的力道差点让他双腿一软。

“是我儿子,干得不错!”

“您这是改邪归正了?”湛绪燃看了看龙坤,又看了看政府高层。

那边的政府高层笑着走来,解释道:“龙老大一直是我们龙城的英雄。当年科拓国有觊觎之心的时候,首都因为各方牵制,不能及时给我们支持,为了保住龙城,龙老大就瞅准时机,假装反了。”

湛绪燃明白过来,说:“所以,这些年反叛军和政府军的作对,其实是为了制造乱像,让科拓不能顺利介入龙城!而现在,因为科拓越来越嚣张,到了必须铲除的程度,也因为我炸毁了武器库,断了他们的爪牙,所以,你们干脆合并,准备一起去对付科拓了!”

“是的!”龙坤赞许地点头,又问了一句,“对了,简臻呢?你小子偷偷把她放到哪个安全地方了?”

湛绪燃这才道:“你们快去营救她,她被科拓抓了!”

龙坤和政府高层同时变了脸色:“你说什么!”

湛绪燃问出了心中的疑惑,道:“简臻到底是什么人?”

龙坤与政府高层交换了一个沉重的眼神。

“她是龙城总督。”

纵然早有心理准备,湛绪燃还是被这答案惊得站立不稳。

湛绪燃花了一会工夫才平息住自己内心的震动,他道:“科拓的人说,要我们的军队退出龙城西城,划分出一半的地界给他们,要不然,就不留她的命。”

湛绪燃转达这话的时候,眼中涌起一股嗜血的寒意。他没有想到,自己也会有被威胁的一天。

不过,敢拿简臻的命来威胁他,他一定让那帮人有来无回!

沉寂了许久的热血在他内心熊熊升起,因为爱好和平,他已经许久未曾真正战斗过,这一次,他一定要让科拓人看看,他雇佣兵之王的称号,绝非浪得虚名!

8.这次我给你留了后路。

龙城划分东、西城的中央大街上,两方人马正紧张地对峙着。

对面的科拓军官拿枪指着简臻,朝这边大喊:“西城已经没有你们的人了吧!”

湛绪燃回道:“没有了!你们可以放人了吧!”

科拓的军官一笑,将枪掉转了枪头,放到简臻的手里。

他低声道:“总督大人,我们可以放了你。杀你,我们得不到好处,可是——”他指向湛绪燃,道,“那个炸毁我们武器库的人,一定要死!”

简臻怒目而视,狠狠地瞪着科拓的军官。

“拿他的命,换你的命,很值。”

简臻颤抖着拿起了枪。

龙城总督是世袭制,她从小就知道,未来会担负着怎样不同寻常的责任。这龙城近百万人民的安危,全都系在她一人身上。

科拓入侵之初,她隐忍着,一边努力稳定着龙城的局势,一边向首都寻求支援。她是个女生,要付出比男生更多的努力,为了龙城,她几乎倾尽了所有的心血。

首都的志愿军,会在三天内秘密赶到,本来,她也是要随着志愿军一起到的,只是,她放心不下龙城,提前赶到。为了隐藏身份,她随便挑选了一家空置的别墅住了进去。

谁想到好巧不巧,那家别墅的主人大概是意识到形势不对,提早溜了,这才让湛绪燃绑错了人。

她远远望着湛绪燃,望着那道坚毅的身影,心中感慨万千。

她知道湛绪燃是为了救她才来的,他原本可以凭着自己的实力,在龙城安居一隅,不必掺和进这场争斗中来。

她想起那天晚上,爆炸之时,他想也不想就把自己护在身下……

她抬起枪,稳住手,对准了他,闭着眼,扣动了扳机。

子弹滑过长空,在众人凝固的表情中,向湛绪燃射来。

湛绪燃没有躲。

他坚定了眉眼,不退反进,子弹自他耳边滑过的同时,身子也动了。

他顺着中央大街旁边的建筑,凭借着惊人的弹跳力朝科拓军奔袭而来。此时科拓军已经朝他开火,他用耳朵精准地辨别出密集的弹道,灵巧地躲避着,几秒之内便冲过了百米距离,来到科拓军的阵前,翻身一跃,在科拓军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用枪抵住了军官的太阳穴。

他昂首挺立于战车之上,身旁站着他深爱的龙城总督,在正午太阳的照射下,光芒万丈。

他侧头,向简臻眨了眨眼,道:“抱歉,我又没给自己留后路。”

簡臻提枪,抵住那科拓军官的后腰,笑道:“没关系,这次我给你留了。”

9.厉害的是总督大人,副业都做得这么好。

科拓人觊觎了龙城十来年,骚扰了政府军,再去骚扰反叛军,本来他们也纳闷,怎么这两方谁都不肯与他们合作,结果到最后才知道,人家本来就是一家人。

湛绪燃以一人之力,挟持了科拓的军官两天。

第三天,首都援军赶到,终于把科拓人赶了回去。

有了援军的进驻,龙城终于兵马充足,不必害怕别国的觊觎。

简臻这位总督也终于在龙城人民面前公开露面了,因为龙坤被自己儿子屡次擅自行动气得回去养花种菜,发誓再也不受这刺激,所以,军团首长的职位,简臻让湛绪燃接任了。

有好事者劝简臻:“让一个曾经是雇佣兵的人当首长,总督,您可要小心。”

简臻嘴角噙着胸有成竹的微笑,道:“放心,他不会反。我和湛绪燃就算有矛盾,都只能算家庭矛盾。”

“我们连家庭矛盾都不会有!”湛绪燃的声音从后面传来,他一把扒拉开那个多事的人,坐在简臻的身旁,把一本图集放在简臻的面前,说,“婚礼想要什么主题?你做主。”

而后,他满意地看着那个多事的人惊恐地逃走。

简臻捕捉到湛绪燃的目光,不由得笑了,她拍打着湛绪燃的头,嗔道:“幼稚!”

湛绪燃像一头温顺的牧羊犬一样,任她摸着脑袋,道:“本来就不会有矛盾,我们都默契到你朝我开枪,我也知道你不会杀我的程度了,还能有什么矛盾?”

简臻凑过来:“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我手里有龙纹子弹的?”

“见面的时候就有怀疑了,知道我有强迫症的女生,只有那个武器精造师,后来把子弹拿给你的时候,你那熟悉的眼神骗不了我。”

简臻见周围没人,放心地把脑袋靠在湛绪燃的胸膛蹭了蹭:“你真厉害。”

“厉害的是总督大人,副业都做得这么好。”

简臻察觉到湛绪燃语气里的不善,讨好道:“总督大人也有总督大人的难处,她为了安全,要隐瞒身份,还得罪了她喜欢的人,总督大人也很可怜的。”

湛绪燃听着她委屈的小奶音,心都软成了巧克力酱。

他抱着简臻,道:“以后不能这样了,知道你的命金贵,就不要随便豁出去救人了,下次,我可没把握再把你救下来。”

简臻不敢正面回答他,因为她知道,就算有下次,她也会做同样的选择。

他们静静地相拥,看着这片他们拼命守护下来的家园,心中充满了幸福。

利益与争端,永远比不上爱意强大。

赞 (151)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