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游世界的陀螺

尤今

我在德国南部慕尼黑的火车站上车,准备到离此20公里的达豪集中营去。

他就坐在车厢角落的位子上。短发,瘦削,肤色白皙,带着若有所思的神情。我注意到他的膝盖上放着一本书,书名是《西歐八国游》。

他来自香港,单枪匹马游德国。一个人走天下,是需要胆识的。我看着那张年轻的脸,问他在德国的行程,他说:“我的第一站是汉堡,由汉堡南下去纽伦堡,再北上到法兰克福。前天,我才由法兰克福那儿下来到慕尼黑。”这小子的行程,竟然不是根据地理位置的便利性安排的。忽南忽北,其间不知浪费了多少时间在冤枉路上!

我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他,他竟然说:“没关系啊,反正我有的是时间。”

知道他前天已经来到慕尼黑,我问他:“啤酒屋,你去了吗?”

他露出茫然的神情:“什么啤酒屋?”这是慕尼黑最出名的地方标志呀,他居然不知道!我指了指他膝盖上的旅游指南,问他:“你的书上没有介绍吗?”

他摇头。一本150多页的旅游书,介绍了欧洲8个国家,对于每个国家的介绍,如蜻蜓点水般一掠而过,绝不足以作为自助旅行的指南。我再问他:“你没有别的资料了吗?”他耸耸肩,说:“旅游资料对我不重要,因为我旅行的目的不在看名胜古迹。你知道啦,我是读社会学的,更大的兴趣在于观察当地的社会概况。”

对于那个社会的一切一无所知,又怎样去观察所谓的社会概况呢?我暗自纳闷。

我换了一个话题问他:“你现在要去哪里?”没想到他又耸了耸肩,说:“我没有固定的目的地,反正我买的是有效期两个月的欧洲青年卡,火车嘛,不坐白不坐。我白天坐,沿途看到有趣的或是美丽的地方,便下去走走。到了晚上,我就坐在车厢里睡觉。”

我愈听,头愈晕。

他自称采取自助的方式去旅行,但是,在我眼中,他和一只陀螺并无区别。

陀螺不辨方向、没有目的,转呀,转呀,转累了,便停下来,自言自语地说:“啊,我终于环游世界一圈了。”

(生如夏花摘自《辽沈晚报》2018年7月18日,视觉中国供图)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