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白短信

邓安庆

又一次收到父亲发来的短信,毫无疑问,打开短信,一片空白。

我能想象那个场景:父亲坐在后門口,穿着拖鞋,一边抽烟,一边把玩手机。

我给他的手机上存了我的、哥哥的、嫂子的手机号码。他只需要懂得解锁、打开、拨打、挂断这几个功能的操作就足够了。至于发短信这种既需要输入字母,又需要选择相应字词的复杂操作,对父亲来说还是太难了。

手机是父亲的玩具,他没事的时候就喜欢拿出来把玩,而我收到的空白短信常常就是这个时候不小心发出的。一开始收到这样的短信,我会非常奇怪,忙打电话过去问怎么了。他会说:“我发短信了?我不晓得呀。”

后来我渐渐习惯了这样的空白短信。

看短信发过来的时间:早上六七点,上午十一二点,下午一两点,晚上八九点。由此可以想象出父亲的作息时间:早上起来玩玩手机,中午干完活休息时玩玩手机,晚上洗完澡躺在床上玩玩手机……有时候他就这样睡着了,手机搁在一边,翻身的时候压在上面。于是,我又会在深夜接到电话,听到的是他的鼾声。

我突然想起很久以前,在电话和手机还不普及时,我在读小学、哥哥读中专。那时,父亲在院里剥棉花,而我坐在房间里拿着笔和本子,父亲口述我来写,内容多是让哥哥节省用钱、保重身体之类。哥哥也许不知道自己有多幸运,能收到父亲这样的信。

现在我收到这样的空白短信,就像是父亲隔着遥远的时空吹来的一阵微风,轻轻一拂,心头一疼。

(天 玑摘自豆瓣网)

赞 (1)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