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鱼

扫描二维码关注,回复"免费" 可获得花火/桃之夭夭/南方人物周刊/等PDF杂志下载链接


我买了一条斗鱼。我好喜欢斗鱼,它飘逸、倨傲,并且甘于孤独。

但它的孤独只在视野以外,在视野以内,就完了。

本来是照鱼贩嘱咐,单独养着它的,但我看它獨处缸中,淋漓雄伟,心想,如放在大鱼缸中,当更具壮观。

我把大鱼缸中劫后余生的小红鱼留置保护箱中,放斗鱼进来。此公一下水即锁定小红鱼不放,绕着鱼缸浮沉,想追杀小红鱼,甚至在入夜熄灯后,它还“睡”在保护箱外面。夜夜轮值,其疯狂可想而知。结果4天后,它终于自沉在大鱼缸一角——死了。

小号的敌人健在,大号的它却累死了。

(司志政摘自人民文学出版社《李敖自传》一书,123RF供图)

赞 (0) 打赏

裸捐你的1元钱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0.54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