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不灭星空,日复一日的梦

池薇曼

作者有话说:自从留了刘海以后,我必须半个月修剪一次。总结我多次剪刘海的经验,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大家几点——:1.剪刘海时一定不要对自己太自信!;2.要控制住你拿起剪刀时放飞自我的冲动。;3.一次性不要剪太短……虽然失败给我积累了很多经验,还是没能避免我刚刚又剪坏了刘海的惨剧。

我对他的感情,好比一个喜欢上海市蜃楼的旅人,永远得不到回报,因为一切都是假的。

01.言晓行轻易原谅了我,怎么看都有些不合理

穗森高中每个月的第二个礼拜叫作“做好事周”,顾名思义,就是鼓励学生学雷锋做好事。

为了提高大家的积极性,学校还设立奖励制度,学生每做一件好事被人上报后,将有机会得到奖励分。奖励分在“好事周”结束后被公布,得分前十名的同学将得到表彰。

我在“好事周”的前两天做了十件好事。然而,受到我帮助的同学上报给负责记录好事的纪律委员言晓行后,却全被他驳回。

第一次,他说:“你说宁琉辅导你学习?我看到的是你让她把作业借给你抄而已,不算。”

第二次,他说:“你说宁琉帮你做值日?我看到的是你去打球让她帮你做值日,不算。”

第三次,他说:“你说宁琉照顾生病的你?我看到的是你打瞌睡讓她帮你望风,不算。”

……

每到“好事周”,大家都会主动拜托周围的人做点事,好让人人都有奖励分可拿。这个“好事周”过半,我还是零分,我不得不认为,言晓行对我有意见。

至于我哪里得罪他,我心里有底。

上周末,言晓行来我家的药店抓药,我一看药方,随口问了他一句:“你便秘吗?”

他那双流光溢彩的凤眼瞪得像青蛙的眼睛,耳根猝不及防地红了:“我替家人来抓药。”

空气突然安静,我假装认真称药。

有几味药放在中药柜最上层,我踮起脚还是够不着,言晓行自告奋勇地帮我拿药。

看着他往里边挪动,我想起一件事:“你小心脚下……”

话音未落,他洁白的球鞋“吧唧”地踩中地上摊开的捕鼠贴。近来鼠灾为患,我妈在柜子下放了超强力的捕鼠贴。

他惨叫:“宁琉,我的鞋子是限量版的!”

为了不用赔他一双鞋子,我让他言晓行帮忙看店,我进里屋帮他洗鞋子。

我卖力地拿着刷子“洗刷刷”了好久,才把粘在鞋子上的强力胶清理干净,顺便将鞋面上的一道鬼画符清理干净。

我把亮白如新的鞋子还给言晓行,他的表情比刚才更惨痛:“你把上面的球星签名给洗掉了?这是我考了年级第一名,我爸才答应买给我的……”

呵,他是在向我这个年纪第七名还挨骂的人炫耀吗?

“我以为是谁在上面乱涂乱画,随手帮你洗掉了。要不,我帮你重新签一个?”

事到如今,言晓行唯有死马当活马医,同意让我试试。

我在网上找到签名,模仿笔迹,用马克笔签了一个。小学时我的成绩很差,有一段时间刻苦地模仿班主任的字迹以便修改分数,从那以后来,我便能惟妙惟肖地模仿别人的字迹。

我的签名还原度极高,让言晓行瞠目结舌:“宁琉,你厉害。”

当时我以为此事一笔勾销,现在想来,言晓行应该很生气。

我不是不能理解明星签名的意义。每年春节,亲戚家的小孩来我家,我都守在房门口虎视眈眈,曾经有个熊孩子在我最宝贝的漫画家签绘上画了堆便便,我将他揍得再也不敢来我家。

言晓行轻易原谅了我,怎么看都有些不合理。

周一,我帮人在楼下的宣传黑板画黑板报,楼上突然泼下来一桶水,还好我躲闪及时。我冲上二楼,看到言晓行拿着一只水桶。

翌日,我进教室时,发现有人往我的凳子上涂了层胶水。,环顾四周,言晓行冲我爽朗一笑,桌面上还有瓶胶水。

我快速回忆起近期遇到的一系列恶作剧,愈发觉得是言晓行为报复我所为。

我出神间,一团纸“啪”地落在我的课桌上。

纸团上写着一行歪歪扭扭的字:我有话跟你说,午休时来一趟天台,不见不散。

我回头望向言晓行,他冲我扬起嘴角。

——看,绝对是他。

02.更让人目眩的,是他的微笑

吃过午饭,我避开其他人来到天台。

头顶的烈日绽放出七彩光晕,光线宛若从筛子筛落般均匀,和风拂面,甚是惬意。

身后传来脚步声,我回头。言晓行朝我走来,风将他的纯白校服下摆吹得鼓起,他犹如置身于云端,遥不可及。

知道他的恶劣本性后,我可不会被他的外表迷惑。

我叉着腰准备跟他理论,天台的门砰“嘭”地被关上,还传来拉门闩门栓的“吱呀”声响。

离门最近的言晓行最先反应过来,他用力推门,却纹丝不动。

“我们被锁了。”

听他这么说,我急得团团转:“都怪你叫我来天台,现在怎么办?”为了防止学生发生意外,学校禁止学生上天台活动,被老师发现私自上来是要记小过的。

“我叫你来天台?”

他无辜的模样真让人火大,我将手里的纸团展开,一一细数他的罪行:“这不是你丢给我的吗?你还泼我水,往我课桌里涂胶水,在我的笔筒里放屎壳郎……”

言晓行听得一头雾水,他接过字纸条。

“这不是我写的,我爷爷是书法协会会长,我不会写出这种鼻涕虫爬行痕迹般的字。”

“另外,泼水的不是我,我听到泼水声才走到走廊上,拿起水桶是因为想确认桶上的班级编码。至于你说的其他事,真不是我干的。”

我半信半疑:“我洗掉你球鞋上的签名,你真的不生气?”

“你又不是故意的,我有什么好气的?我没多喜欢那个球星,不过是想在同学面前炫耀。”

我还是不信:“那为什么每次我看你,你都在笑?”

“我以为你暗恋我啊。你怎么把《牛津英语词典》举起来了?有话好好说……”

言晓行慌忙抢走我手里的《牛津英语词典》,这是我带来防身用的。

我可是有备而来,拿出另一本厚厚的《汉语词典》,另一只手搭在墙上,挡住他的去路。

“那你为什么故意不给我算奖励分?”十件好事累计有十分,因为他,全都泡汤了。

言晓行的态度强硬起来:“我不能说。”

我举起词典,作势要砸向他的俊脸,他却闭上眼,一动不动。

他不反抗,反而衬得我像个大恶人。我的气势像被扎了一针的气球,“哧的一声嗤”地跑光了。

我收好词典,有气无力地盯着地上的蚂蚁搬家:“我们该怎么出去?”难道真要等到午休结束,教导主任发现我们?

他得意地拿出手机:“我让珊娜来给我们开门。”

挂了电话,言晓行愧疚地告诉我,徐珊娜不接电话,估计还在午睡。

离午休结束还有一个小时,我头一次觉得,穗森高中两个小时的午休时间无比漫长。

烈日当空,我仿佛一根海带,渐渐被晒干水分;,反观言晓行,他像一株向日葵,精神抖擞地找我聊天。

头顶一片清凉,言晓行将外套脱了,举在我的头顶替我擋太阳。

“不如我们一起找出捉弄你的犯人,证明我是清白的,你意下如何?”

他额头细碎的汗衬得眼睛愈发明亮,太阳耀眼,更让人目眩的,是他的微笑。

我点点头,捏紧拳头,故作凶狠地说道:“等找到那个人,我一定要揍他一顿。”

03.他的身影宛若从电影里截取的特写,让我怦然心动

午休结束的钟声回荡在校园上空,徐珊娜来解救了我们。

她用手肘撞了撞言晓行的胸口:“放学后,跟我去做苦力。”

徐姗娜跟言晓行经常出双入对,言晓行遇到麻烦,第一时间想到找她求助,说明他们交情匪浅。

意识到这点,我有点不舒服。

下午最后两节课是大扫除,就算做再多好事,言晓行也不会给我算奖励分,我拒绝帮其他同学打扫教室,去图书馆看漫画。

我看得正入神,一道阴影覆盖下而来。

言晓行笑眯眯地把手机屏幕亮给我看:放学后跟我还有珊娜去养老院慰问老人。

和我们这种为了分数形式化地做做好事的学生不同,他和徐姗娜,据说时常去养老院看望孤寡老人。

“她叫你陪她去,又不是叫我。”

言晓行施施然地斯斯然说道:“你要是不去,我就找教导主任举报,说你今天擅自上天台。”

“老师凭什么相信你?”

“我有证据能证明你在天台。”

言晓行给我看了他手机里拍的照片,是我在天台的照片,可恶,他什么时候拍的?

我宁琉从来都不是轻易向恶势力低头的人:“能拍到这张照片不就证明你也在天台,还有,学校禁止学生带手机上学,你要是举报我就是罪上加罪。”

“我不介意两败俱伤。”

他说完,朝借阅登记处值班的老师走去,我连忙拉住他:“我很乐意跟你去!,但是,你得把照片删了。”

他笑得眼睛弯弯如月牙,眼里底波光潋滟:“一言为定。”

今天跟我们一同到养老院的义工很多,徐姗娜给老人理发,让言晓行给她打下手。

我帮不上忙,听老人们闲聊,他们说年纪大了,身体老是各种小毛病。

我搬出平时在药店帮忙时积累的知识,给他们一些建议。来找我咨询的老人越来越多,我的“临时诊所”生意兴隆,直讲得我口干舌燥。

言晓行也过来凑热闹,端给我一杯水:“宁医生,我感觉手脚无力,你知道是什么原因吗?”

我喝完水,神色凝重地回答:“你还没吃晚饭,饿的。”

在养老院里的时间过得很充实,不知不觉间,天色已晚。

走到我家门口,言晓行叫住我:“今天你做了好事,我回家后帮你记十分奖励分。”

我忽然明白:“难道你是为了给我加分,才特意叫上我的?”

他笑而不答:“周末植树节,我们去郊外种树,没有奖励分分数可拿,你要来吗?”

“要去!”当然,这句话我只是在心里喊。

表面上,我依旧无法直率:“你要是找不到人,我就勉为其难地陪你去。”

他笑着朝我挥手:“我们不见不散。”

远方传来悠扬的钟声,归巢的乌鸦从头顶掠过,他的身影宛若从电影里截取的特写,让我怦然心动。

04.我对他的感情,就像一个喜欢上海市蜃楼的旅人

早读课上,班主任神色凝重地叫我去来一趟。

我茫然地跟着班主任走进办公室,他递给我一张照片:“宁琉,你能跟老师解释一下是怎么回事吗?”

那是我打开天台大门的照片。老师接下来的话,我完全听不进去,不用说,肯定是约我到天台的人偷拍的。

回到教室,我怒火中烧,径自去找言晓行,想告诉他这件事。

他的座位前照例围着不少人,看到我,他似乎有些意外,放下手里的拍立得:“怎么了?你的表情好像要吃人。”

我的视线落在他手中的相机上:“给我拍张照。”

“行,你站到后面的黑板前。”

言晓行端着相机,一副职业摄影摄像师的架势,不停给我下指令——

:“来,笑一个!”

“摆个剪刀手。”

“要不,还是双手比心吧。”

“干脆把手握成拳摆到头顶做猫耳,更可爱。”

我一脸冷漠地按照他的要求摆姿势,看到拍出来的照片,我确信了自己的猜想。

我深吸一口气,问他:“其实你知道捉弄我的犯人是谁,对吗?”

班主任给我看的照片是拍立得的相纸,跟言晓行拍出来的照片一样。我忘了最为重要的一点,偷拍我的那个人应该是约我到天台的人,如果那个人不是言晓行,那言晓行他为什么会出现在天台?

除非,言晓行他知道那个人是谁。

上课铃声响起,英语老师夹着课本进来。这节课有听写,因为照片的事,我完全没有背单词,听写本上留了好几处空白。

学习是我唯一的长处,我得振作,说不定那犯人还躲在暗处看我出糗呢。

越是越想着要集中注意力学习,我反而越无法如愿。

我害怕那个犯人会是言晓行。他在天台说“我们一起找出捉弄你的犯人”时,我心里涌出从未有过的狂喜,仿佛在沙漠里穷途末路时候,脚下突然涌出甘甜的泉水。

从来都是别人找我帮忙,主动说要帮助我的人,他是第一个。

我后悔问言晓行那个问题了。或许是太过害怕听到他的答案,我一整天都在回避他。他好几次想跟我说话,我便假装去洗手间。

终于到了周末,天气很好,爸妈去进货,让我留在家晒药材。

我百无聊赖地翻晒药材,忽然听到有人叫我:“宁琉!”

是言晓行,他提着两棵树苗,朝我招手。

突然,他一个冲刺,冲上前抓住我的手。

我感觉脑袋里有一壶烧开的水,冒出滚滚热气,试图甩开他:“你、你、你……干吗嘛?”

“我怕你逃走,先把你抓住。你答应今天跟我去种树,我连树苗都买好了,难道你想赖账?”

“今天我要晒药材,没空。”我低头,连忙推开他,“喂,你踩了我们家晒的陈皮!”

他一脸无辜:“抱歉,我以为是谁乱丢的橘子桔子皮。你等等,我去去就回来。”

我将被他踩过的陈皮丢进垃圾桶,思忖着怎么跟父母解释。

不一会儿,言晓行回来了,他提着一大袋桔子橘子,冲我天真无邪地笑。

“来,吃桔子橘子吧,桔子橘子皮是我赔给你的。”

市面上卖的桔子橘子皮都有农药,不能用来做陈皮,我不忍心告诉他真相,陪他坐在门前吃桔子橘子。

桔子橘子的清香扑鼻,酸酸甜甜的滋味,一如我的心情。

我默不作声地吃完三个桔子橘子,才开口:“我决定不找那个犯人,冤冤相报何时了。”

言晓行听我这么说,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我也赞同。”说着,他眯起眼,笑着指着我剥橘子的手笑道,“你的手都被染黄了,像外星人。”

“彼此彼此。”

橘子太酸,我的眼睛跟着发酸。他是不是一开始就知道那个犯人是谁,说帮我找出那个犯人,其实是为了包庇那个人犯人?

就算他的关心有假,老是对我露出这样的笑容,岂不是要又害我心动。

我对他的感情,好比一个喜欢上海市蜃楼的旅人,永远得不到回报,因为一切都是假的。

05.熟睡的少年没有听见,我这全世界最小声的告白

临近中午,爸妈才回来。

言晓行提起树苗,神秘地跟我说:“这两棵树跟我说,让我们快点把它们种下,不然,它们要渴死了。”

我配合地点头:“帮我转告它们,现在出发。”

我们到达植树地点,植树的大部队早已撤退。

我偶尔跟父母上山挖药材,走山路毫无困难,身后的言晓行上气不接下气:“你走慢点,别丢下我……”

终于走到种树区,我们在树荫下坐好,拿出带来的食物,准备补充能量。

头顶传来“沙沙”的声响,一道道黑影扑来,夹杂着凌厉的风。

言晓行連忙起身护住我:“小心!”

居然是几只猴子,它们将我们带来的食物一抢而空,在树杈上朝我们做了奇丑无比的鬼脸,叽叽喳喳地带着战利品叽叽喳喳地扬长而去。

我跟言晓行面面相觑,不约而同地开怀大笑,直笑得瘫坐在地上。

笑够以后,他从外套口袋里拿出两颗糖:“只剩这个可以吃,一人一颗吧。”

三月的正午气温挺高,糖有点融化,我却觉得这是世界上最好吃的糖。

言晓行凭本能察觉到危险,第一时间选择保护我,我能不能认为,其实他还是挺重视我的呢?

我们把树种好,言晓行取出两个玻璃瓶和纸、笔,朝我神秘一笑。

“来,把愿望写上,让树来守护我们的愿望。”

他还真是个浪漫主义者。我想偷看他写了什么,他言晓行耳根通红,连忙退后几步。

“你别看,看了就不能实现了。”

“小气鬼。”

“那你让我看看你写了什么?”

我当然不同意,连忙将写了愿望的字纸条塞进玻璃瓶里封好,挂到树丫树桠上。

猴子把我们带来的瓶装水也抢走了,我的喉咙干得快裂开,跟言晓行提议上山找水源。

我找到一处泉眼,四周还有动物的脚印,水源清澈,应该能直接饮用。

言晓行学我俯身掬了一捧水送到嘴边,他喝完,双眼明亮:“宁琉,这水好甜,还有草木清香。”

我“噗嗤扑哧”一笑:“你连喝水都要发表感言吗?喝完,我们下山吧,好像快下雨了。”

我们走到半山腰,下起骤雨,还好路边有凉亭可供避雨。

天地被雨幕模糊成雾白色,雨声磅礴,我感觉有温热的气息呼吸扫过脸颊,不由得泛起鸡皮疙瘩。

言晓行的额头抵在我的肩上,整个人逐渐靠过来,我的身体随着他的靠近愈发僵硬。

“宁琉,肩膀借一下。”

我这才发现,他脸色煞白,乌黑的短发被不知道是冷汗还是雨水打湿了一大半,睫毛轻轻颤抖。

难道是喝了生水腹痛?泉水寒凉,并不是所有人都适合饮用。

我抬手,轻拍他的后背:“你睡一觉,等雨停了,我们再回去。”

他低低地“嗯”了一声,闭着眼,似睡非睡。

雨无休无止,纠缠的雨丝仿佛我内心杂乱的想法,越是靠近他,内心的感情便越难以控制。

趁着有雨声做掩护,我轻轻说道:“言晓行。”他没有反应,于是,我大胆起来,“我好像真的……对你有意思。”

雨一直下,熟睡的少年没有听见,我这全世界最小声的告白。

言晓行醒过来,天空放晴,下山的路上,看到两个峡谷间分别有一道彩虹,他叹为观止。

“宁琉,能跟你一起看到这样的人间美景,真好。”

他站在向阳处,和被雨水冲刷干净的树木一样,闪闪发光。

耀眼的人和事总让人想流泪,是不是因为我们潜意识里都知道他们不会属于我们呢?

06.如果她们为难你,你拿我当挡箭牌好了

烟花节是我们市每年一度的盛事,今年的烟花节恰好是周六晚上,大家都满怀期待。

周五的班会课上,班主任一再交代待大家,去看烟花要注意安全。

“宁琉,我们几个人去看烟花烟花节,你要不要一起来?”

同桌的邀请让我有些意外,学校里的小圈子分明,同桌很少叫我去玩。

“呃,我——”

“难道你有约了?”

还真被她猜对了。半个月前,言晓行翻日历时,就跟我约好一起去看烟花。

在关系一般的同桌和言晓行之间,我当然选择跟后者去。

近来,我跟言晓行来往过于密切,要是引起误会就不好了。之前班上有一对走得稍微近点的男女同学,曾被同桌带头起哄,导致女生不得不转到别的班级。

我不怕被人误会,我只怕言晓行会强烈否定。

想到这,我摇头:“没有啊,我跟你们一起去吧。”

放学路上,我告诉言晓行,我打算跟女生们去看烟花。

“明明是我先约的你,算了,你玩得开心点。”

他轻易接受我的变卦,让我有点失落,我希望他能再挽留一下我。

烟花节当天,我在海滨公园入口处等了好久,却还是不见同桌的人影。

晚上八点快到,我打电话问她,她同桌才恍然大悟:“哎呀,我忘了你。”

“呵,明明是你约我,你居然把我给忘了??”

当然,这番话我只敢在心里说,我在女生们他们面前永远是老好人。我苦笑:“怪我太没存在感,你们在哪里?”

人潮密集,我艰难地往同桌说的地点挪动,感觉自己像一尾溯源洄流的大马哈鱼。

就在我快要窒息时,一道声音钻落入耳中:“宁琉!”

他的声音犹如氧气注入体内,让我精神一振。

我回头,发现言晓行朝我挥手。看到他身后緊跟着徐珊娜,我又觉得呼吸不畅。

不远处,同桌的声音传来:“宁琉,我们在这边!”

仿佛从天而降一张有力的巨网,将我从鱼群里捞出来,迎面吹来的风沁人心脾,我回过神来,才发现言晓行拉着我在往前跑。

他没说要去哪,我也没问,只是跟着他不断越过人群。

不知跑了多久,言晓行停下来,气喘吁吁地朝我笑道:“劫持成功。”

“要是我说让你跟我一起来,你多半不肯,所以,我决定先斩后奏。现在她们都知道是我把你劫走了,如果她们为难你,你拿我当挡箭牌好了。”

我的内心被难以言表的喜悦填满,甚至忘了像往常那样嘴硬:“谢谢你把我劫走。”

其实,我隐约察觉到,同桌是在试探我跟言晓行的关系,才故意约我的。

她知道,对别人的请求几乎有求必应的我无法拒绝,不敢拒绝,因为我不想被人讨厌。

今年的烟花品种繁多,让人目不暇接目不接暇,我的手机震动起来,是同桌打来的。

言晓行探过头来,果断地把电话挂了。不一会儿,手机又震动起来,还是同桌打来的。

这次,言晓行没有替我挂掉,我迟疑着,不知道该不该接。

少年叹息:“宁琉,你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你怕惹她们生气,难道就不怕我生气吗?”

07.唯独你,我用尽全力,也触手难及

我抬头看向他,少年没有转头脸,依旧仰望着漫天烟花。

焰火在头顶明灭,他的侧脸忽明忽暗。他,少年嘴角上扬,语气里却完全没有笑意。

“刚才我挂断电话是因为害怕你接了电话,又轻易放弃我。看到你举棋不定,我很难过,我对你而言,是像她们那样的普通同学吗?”

“忘了告诉你,今天是我的生日,之前你答应陪我来看烟花时,我非常开心。后来你突然变卦,我不想把生日当筹码让你选择我,我希望你能主动选择我,所以什么都没说。刚才带着你逃走时,看到你的笑容,我还以为你其实想跟我一起来看烟花。如今我总算明白,一切不过是我的自作多情。”

“我从很久以前就知道你。小学时,有一次我去药店帮爷爷抓药,你安慰我说,‘一定会好起来的,你别难过。大人们都说,爷爷的病好不了,当时我害怕极了,你的这句话给了我很大的慰藉。进入高中后,我也一直关注着你。从小我想要什么,都能靠自己争取到,唯独你,我用尽全力,也触手难及。”

他的叹息几不可闻,余音袅袅,比漫天焰火炸裂的声音更让我的鼓膜刺痛。

在他说话时,我的喉咙被堵住了一样大堵车,无数话语争先恐后地想要往外挤——

“你在我心里不是普通的同学,我确实想跟你来看烟花,但是怕得罪别人,请你原谅我。”

“你带我逃走,我真的很开心。”

“你不是自作多情的单恋,我也喜欢你啊,很喜欢。”

……

这些话语拥堵在喉头,哪一句都想说,却都无法说出口。

烟花节结束,言晓行送我回家。

“刚才的话是我的自言自语,一切都不算数,你全忘掉吧。”

门口的路灯很亮,我才发现他的睫毛有些湿润。刚才他没有看我,估计是不想让我看到他的失态。

我捏紧衣角:“怎么忘得了?你把真心摆在我的面前,让我知道你有多挣扎,我得该多铁石心肠,才能像翻书般忘掉你的话?”

“宁琉,你总是不想让任何人受伤,宁可委屈自己。你这番充满同情的话,只会让我更难过。”

“我没有同情你……”

我清楚自己必须得说点什么,却说不出口。

见我沉默,他转身,走进夜色浸染的街道里。

周一,到了学校,同桌追问我:“那天晚上你跟言晓行去了哪?”

我回头,言晓行应该注意到我的视线,却没有看我,继续跟别人谈笑风生。

“跟你无关,你有空担心这些,不如担心你的成绩。”

同桌被我噎得无话可说。

日历翻过一页又一页,言晓行再也没有来找我。

他不仅把那个夜晚说的话当成没发生的事,也把我们间那么多过往一笔勾销。

体育课上,老师让我们分组练习排球。近来我拒绝了所有人的请求,没有人愿意跟我一组,我小心翼翼维系的友谊,不值一提。

真正应该珍惜的人,我却伤害了他。

徐姗娜走过来:“宁琉,我们一组。”

在我的印象中,这是她第一次主动跟我说话,我挖出心中埋藏已久的疑问——

“之前约我上天台的字条是你写的?还有,从楼上泼水是你的干的?,给班主任的照片也是你拍的吗?”

如果这一系列恶作剧是她所为,就能解释为什么言晓行要包庇犯她人,以他们的交情,他袒护她理所当然。

徐姗娜朝我发球,力道之大,与她娇小的身躯完全不符:“没错,是我。”

我将球打回给她:“为什么?”

她回我一记扣球:“我们从小一起玩,因为你,他完全无视我了。”

“被无视的人是我吧,他今天早上不是还跟你说话了,他已经一个礼拜没跟我说话了。”

“少来安慰我。烟花节那晚,他本来是跟我一起去的,看到你快哭的样子,他立刻忘了我……”

“你那么希望他關注你,怎么不直接跟他说?就算我跟他不再来往,还会有另一个人下一个我出现,你又要故技重施重施故伎吗?”

排球在我们间往返不停,我将所有不悦吐尽,感觉畅快了不少。看徐姗娜的表情,她应该也一样。

集合中的哨声响起,我发现言晓行往我这边看。

我快步奔向他:“放学后,我有话跟你说,你能等我吗?”

再懦弱的人,偶尔也该勇敢一次。

08.喜欢一个人,不需要多么冠冕堂皇的理由

我忘了今天是我值日,言晓行让同桌先走,留下来陪我打扫教室。

体育课时萌生的勇气早已消失。,我犹豫间,教室已经打扫完毕。

率先打破沉默的,是言晓行,他说:“宁琉,我看过你的愿望了。”

少年从课桌抽屉里拿出一个玻璃瓶,我仔细一看,不正是我们种树时绑的许愿瓶吗?

——我还记得我写的愿望:希望以后还能待呆在他的身边。

即使我不指名道姓,他也该猜得到是谁。

我急了:“这不公平,我还不知道你写的是什么。”

他拿出另一个玻璃瓶:“我的愿望就在里面。”

“这些天远远地看着你,我才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我该保护的不是自己无聊的自尊,宁琉,是你,我从一开始想保护的人是你。”他的声音有些发抖,“事到如今,或许为时已晚,你能再给我一次机会吗?”

明明该请他再给一次机会的人,是我才对。

“……在那之前,我有一件事要确认。”

“什么事?”

我拿起《牛津英语词典》,恶狠狠地逼问道:“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徐珊娜就是那个犯人,你确定你真的站在我这边?”

他举双手投降:“相信我,我真的站在你这边!我不说,是因为担心你。你不是说找到那个人犯人后要揍她一顿吗?珊娜会跆拳道,拼武力的话,我怕你吃亏。”

我有些无语:“就因为这个理由?”

“难道还不够?你不知道我多担心你……”

这个理由确实足够了。喜欢一个人,不需要多么冠冕堂皇的理由。

午后的日光将我们包围,我打开言晓行的许愿瓶,想起那天他写愿望时,我不停猜测他会写什么。如今,答案就展现在我的面前。

字纸条上面写着一行整齐的正楷,他的字确实很漂亮:希望我跟宁琉两情相悦。

真好,我们的愿望都在不知不觉间早已实现。

编辑/叉叉

赞 (19)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