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爱恨情仇

朋友们,我好痛苦……每次一到写互动的日子,组里的各位就疯狂地表现自己,特别是张美丽!而朵爷和叉妹,甚至会以互相厮打来获得博版面!就算我没看见,也总会有人积极举报!我的中场休息素材包满得快要爆掉了!由于张美丽的失忆戏码过于精彩,这期已经放不下,只能下期再见了。

1.热烈庆祝叉妹在近期旅游中用上了全套化妆品

有一、两个月编辑部常收到读者倍感困惑的提问:叉叉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啊?

……你们猜呀!

除了力大无比的壮汉形象(叉:我没有!),“直男”传闻主要来源于叉妹像多数男生一样,对护肤和化妆知之甚少,最近,她还在问我们“是先上粉底,再涂防晒霜吗?”(当然不是!)。

但叉妹作为一个连粉底都涂不匀的人,当朵爷连脸都没有洗(噫!)就赶来上班的时候————她居然——

叉妹(假装害怕):(假装害怕)你……你是谁?

朵爷用自己没有眉毛的脸对着她,并用眼神发出了警告。

叉妹(不为所动):朵爷?你去画个眉毛好吗!不行,我不能看你……好像在和一个陌生人对视。

当张美丽涂了大红色的口红————

叉妹:张美丽要去哪里呀?化画着这么浓的妆!

张美丽:叉妹,你清醒一点,我没有化妆,我只是涂了个口红!

偶尔叉妹还会对着全妆的夏沅问道:咦?皇后今天没有化妆吗?

夏沅否认之后,叉妹也绝一点也不不慌张,立马夸张地感叹:和你的素颜有区别吗?真是天生丽质!

……不愧是求生欲最强的叉叉。

不过,叉妹有时候也会真心夸赞值得夸赞的人。

某天下班,叉妹盯了我三秒钟。

叉妹:今天的妆还不错嘛!(假装自己很在行。)

我拿起镜子发现自己的眼影和睫毛膏晕作一团……

我:叉妹,你知道“晕妆”是什么意思吗?反正……答应我,不要偷偷尝试这种妆,好吗!

其实,叉妹还算比较好的了,她只是误错以为这是一种新的妆容————对不起,是我的错,都怪我连晕妆都这么好看,呜呜呜……(朵爷:王小明,你被开除了!)真正啥也不懂的男孩子是这样的:“晕”妆”?怎么会有人“晕”妆”!是像晕车那样吗?

2.霸道夏沅爱上你

整理《我们混在一起》的稿子时,我才知道,原来早在我来以前,叉妹就做了一期“夏沅大魔王”特辑!更可怕的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大魔王夏沅的暴躁指数呈直线上升了!

当工作进度被耽误的时候,夏沅会开始暴怒。

朵爷:冷静,冷静……

我(夏沅的同桌):皇后的字典里没有“冷静”这个词。

过了一会儿,夏沅开始回答“花粉来信”。

我:皇后……“弄死”这两个俩字能过审吗?用词是不是太严重了?

夏沅:可是,不用这个词,难以充分表达出我的愤怒!

我:一定是因为你刚发完脾气,等平静的时候再写互动吧!

叉妹(夏沅的室友):不,她没有平静的时候。

夏沅思考良久:那就改成“手刃”吧。

可能对于夏沅来说,“手刃”已是最温和的词语了。、

除了夏暴躁,还有我们的老朋友夏霸道。

某天,张美丽又独自对着电脑傻笑:哈哈哈嚯嚯嚯。

夏沅(瞪她):张美丽!

张美丽:干吗?

夏沅:笑什么笑!不许笑!

有时候本小明饿了,一下班就准备冲出公司。

夏沅(拦):王小明!不许走!

我……扭动笨重的身体,飞速地逃走。

可是,我最近发现,夏沅也许是一个心地善良柔软的小女孩。(朵爷:小明真可怜,又被威胁了。)

正值叉叉请假出国散心的第二天,张美丽也请了假。

上午早上十点……

夏沅(大吼):张美丽还回不回来!

我(小心):她不是……有事请假了吗?

夏沅:什么事要办那么久!

中午十二点,夏沅在群里点名张美丽。

夏沅:你怎么还不回来!@张美丽

我:张美丽,你别来了!皇后念叨了你一整个上午,不知道要对你做什么!

啊!我这不畏夏沅而、保护张美丽的同事情谊真的太美好了,被自己感动了!(夏沅:那你对我的同事情谊呢!)

夏沅看着聊天框里张美丽的那句“我今天不去公司了”,忽然伤感了起来,可怜巴巴地抽泣:张美丽不在的第一天,想她;叉妹不在的第二天,也想她……

怎么回事!我阿明仔还在这呢!,怎么不想我!(夏沅:?)

3.本内容来自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群众举报

画外音————

叉妹:你这个偷线贼!小明,快给我做作证!啊————小明,我要举报!朵爷打我!

今天一早,叉妹又在找她的数据线。

她在自己的位置位置上翻找了三分钟,又逼问了张美丽两分钟(张美丽:……),最后果然在朵爷的电脑主机上发现了遗失的数据线。

我仿佛看到了三个月前的自己。

那时,会在公司常备一根数据线充电线的我,每天早上来到办公室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朵爷的位置上找数据线线……

直到有一次放假前,我把数据线借给朵爷拿去车上充电,从此便再也没有见过我那可怜的数据线小线线……

而朵爷由于心虚,再也没借过我的新数据线线,而是把魔爪伸向了叉妹……

通过本小明亲身经历及深入调查,我要公布,朵爷的恶行远不止私占数据线!

很久很久以前,我把自己的大背包积极推荐给了假期出门旅行的朵爷————阿明仔真是一个过于单纯的女孩。

朵爷回来后,不知道是不是忘了(也许不是),只字不提我的背包。某个夜晚,被遗忘已久的背包給我发来了心灵感应————我忽然想起到:我的大包包呢!

我在群里质问朵爷:朵爷!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事情?

过了一个小时,朵爷假装才假装想起来:包包!

我以为第二天就能和我的包包重聚了,没想到,!第二天朵爷又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两手空空地来上班了!

我那可怜的小……大包包啊!会不会和小数据线线线一样,今生都无法再与我相见?

另一位受害者夏沅,案发当时正在和其他人讨论工作。

没吃早餐的嫌疑人朵爷摸过来,偷拿了夏沅的吐司,转头跟叉妹窃窃私语。

朵爷(装模作样):啊,这是最后一片吐司,被我吃了,皇后不会发脾气吧?

叉妹(极力撇清):你要吃就吃,不要把我弄得像同谋!

朵爷嚼着吐司,灵光一现!

她塞了一本书在空空的吐司袋里,又仔细地扎好口子,放回了原位……

目睹了全过程的我,脑袋一片空白,宛如一只呆鹅。

(朵爷好奇怪!)

我:……朵爷,你应该知道吐司袋是透明的吧?

另外,过去一个月了,这本被放在吐司袋里的书,依然没有被拿出来。

(夏沅好懒!)

赞 (3)

目录